小說軀體的智慧

快遞員沒有把宋德華威脅的話放在心上。既然對方要看自己的真本領那麼快遞員也不好意思再留手了。

咻!

一道短促而帶着寒意的聲音響起,四周衆人屏住呼吸看着,內心也隨着那破空聲而提到了喉嚨上。

宋德華身子一閃,在宋德華原來站裏的位置立刻閃過一到白光,下一刻白光直接射進牆壁上,刀身完全沒入牆壁,手柄在外。

“好快的速度。”宋德華欣賞道。

“死!”下一刻宋德華聽到了快遞員的聲音,而在他的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兩把稍長匕首。一來就是咻咻兩道揮舞匕首的聲音。

一切發生的太快了,根本就沒讓他們有半點時間休息。

快遞員猛然發力,雙手化做殘影揮舞,手上的匕首變成兩到閃爍的光芒在陽光照射下偶爾道射幾道光芒閃耀衆人。

咻咻咻……

快遞員連連逼攻。

宋德華連連躲閃後退:“就這點本事?我太看得起你了。”

宋德華不想再繼續了,原本他還期待着快遞員能給點驚喜給他,讓他看到不一樣的厲害。可是眼前的快遞員也就是匕首厲害點。

“那你就受死吧!”宋德華的話剛說完,只見快遞員的雙眼變的通紅,而雙手匕首化爲長刀直接呼嘯的砍向宋德華。

變的太快,原本還和宋德華保持幾寸距離的匕首瞬間變成長刀,一下子頓時讓宋德華感覺到危險,雙手直接化爲防禦姿勢硬是對上那幻化長刀的鋒利刀尖。

叮叮!

兩聲金屬的碰撞聲,接着快遞員和宋德華瞬間分開。

快遞員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宋德華,剛剛他親自感受到自己的長刀已經攻擊在這個人身上,但卻被他雙手硬是抵擋下來。

原本能砍斷對方雙手的長刀卻如碰在堅硬無比的鐵塊上一樣,分毫刺不進,而且還讓他感覺到吃力。

“果然是有門道,我大意了。”幸虧宋德華的身上一直綁着鐵塊,從沒有將它們卸過。這一次是綁在雙手上的鐵塊救了自己。

同時宋德華已經知道了快遞員那匕首的攻擊,力量象徵。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化的匕首,匕首可長可短,旨在殺人。

快遞員連攻不下,知道今天不管怎麼樣都不可能有機會傷對方了,更別說殺了對方。 快遞員還是選擇了逃跑,趁那人依舊沉醉在被自己的凌厲攻擊下。快遞員返身就逃,身子猛然竄起。

“咦?!”身子剛縱跳上前,眼前出現一個熟悉的臉龐。剛剛還距離自己百多米的灰白鬥服戰士。

對方速度居然能達到這樣快?!快遞員震驚,這也是他最後的想法。下一刻太陽穴被宋德華一拳擊中,鼻子出血,眼角流血,直接保持着還起跳的姿勢,然後落地。

寂靜,四周只有寂靜的聲音。

剛剛的戰鬥太激烈太快,等衆人回過神來的時候,地上遺留着一道屍體,四周還有不少遭到破壞的牆壁和汽車。

宋德華一手一個,左手夾烈赤月,右手夾猥瑣走前面,龍月蘭跟在後面。

“宋德華,你現在還是宋德華?”龍月蘭不得不說現在她感覺宋德華陌生了,尤其是剛剛戰鬥的時候。他能感受到宋德華身上的強大和暴戾。

“龍月蘭,你現在還是龍月蘭?”宋德華學着龍月蘭的話道。事實上他能感覺到龍月蘭的疑惑。但這些她慢慢會知道的。

“你學我講話,你想耍賴?”龍月蘭心裏突然鬆了口氣,宋德華這個的語氣纔像龍月蘭認識的宋德華。

回想剛剛戰鬥的場面,若是宋德華不表現出強大,恐怕躺地上的人就是宋德華了。

“你身上的衣服是怎麼回事?”龍月蘭一直有留意。

“鬥服,你不懂。但你要知道的就是,以後將很多這樣的人會對你下手。”宋德華解釋道。

“鬥服?很多人對我下手?”龍月蘭不明白爲什麼宋德華要這樣講。自己根本就不認識這些人,也不知道他們要對自己做什麼。

現在她已經不是龍家集團的當家人,只是虛有其名了。對方若是綁架自己也沒多大價值。

“你不懂,但是我能告訴你的是後面的人是一個比一個強,你自己也得當心,最好天天在我身邊。”宋德華回憶自己這半個月裏不斷被僞七級鬥士追殺的日子。

宋德華只能說對方真的很強大,而且令宋德華震驚的是居然還遇到了過去傲氣傭兵團的“特殊的人”,只是對方是來殺他的。

這也讓宋德華隱隱感覺到了什麼,這些僞七級鬥士全是從那些消失的傭兵團裏培訓出來的。

宋德華殺了傲氣傭兵團的僞七級鬥士,只因爲對方是來殺自己的。縱然自己表現出絕對的友誼,但換來的就是對方對着自己的心臟就是一擊。

若不是宋德華經過殘酷無比的訓練,在身手上比過去要強大很多,恐怕那一次,宋德華就已經倒下。

那天開始,宋德華知道,所有成爲黑星的人已經註定不再是過去自己認識的人,不是敵死,就是我亡。

“哦。”龍月蘭聽了宋德華的話後確實不懂,但龍月蘭內心卻是隱隱感覺這是宋德華在對自己暗示什麼,比喻那句天天在他身邊,這就是愛情嗎?

宋德華看了看龍月蘭臉上的幸福樣就知道龍月蘭是誤會了自己意思。不過宋德華也沒解釋,事實上龍月蘭已經是他名義上的老婆,就當是自己送給她的甜蜜。

“現在去那?”龍月蘭不明白宋德華就這樣提着烈赤月、猥瑣到底要去那裏。

“接小紋。”宋德華來之前怕這些血腥場面被小紋看到所以直接讓小紋在拐彎邊上的咖啡店等自己,而此時宋德華則去接小紋。

“小紋?”聽名字是女的。此時龍月蘭有些惱怒起來,宋德華這混蛋又多了個女人。

直到龍月蘭見到那天真眨着眼睛喊她姐姐的小紋後,龍月蘭的惱怒才徹底消失,取代而來的則是開心和喜歡。

“很討人的孩子,宋德華,你的?”龍月蘭感覺這小女孩既然跟在宋德華身邊,那麼說不定是宋德華的私生女。

這種事情很正常的,未婚先孕和做個未婚爸爸也是生活中常見的事情。

“不是,但以後就是我的。”講到這裏宋德華的表情陰沉下來,這次他回來還有一件事是要做的。向鳳蓮……

小紋聽到宋德華的話時直接蹦跳到宋德華的身邊,仰頭笑了起來。但沒說話,小紋自從媽媽不見後就一直沒講過話。

“走吧,烈赤月、猥瑣需要住院。”宋德華帶着他們上了車,直接開到醫院把烈赤月、猥瑣安置好後,宋德華才重新停了下來。

希望烈赤月、猥瑣沒什麼事。和快遞員戰鬥的時候烈赤月、猥瑣幾乎受的是皮外傷,還有內傷。這樣的傷情屬於一般的醫治範圍,不會有問題的。

把一切辦妥好後,宋德華重新來到守候在烈赤月、猥瑣病房的龍月蘭身邊。輕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走吧,你留在這裏只會讓烈赤月、猥瑣更加危險。”宋德華說的是實話。

現在已經有僞七級鬥士盯上龍月蘭,那麼接下來就會有其他的僞七級鬥士會盯上。如此下去只會害了烈赤月、猥瑣。

誰讓龍月蘭是他女人?只怕接下來高慕等人也不見得會好到什麼地方去。

龍月蘭最後點頭,看着纏滿紗布的兩人離開,跟在宋德華身後向住房走去。

回到宋德華住房的時候炸窩了……

“宋德華,你給我解釋清楚!”

“對呀,怎麼能確定小紋不是你的女兒?”

“原來出去這幾個月就是爲了帶自己女兒回家……”

現在所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小紋身上,當看到宋德華牽着小紋的手回到住房,所有人首先就把小紋圍了起來,抱起紛紛說着可愛之類的話。

而宋德華則完全被冷落在一邊,就這樣面無表情的看着衆人。

最後宋德華還不得不面臨被他們審問的結果,這讓宋德華相當無語。

在外面的的任何負面情緒回到這裏,宋德華感覺都突然就消失了,自己依舊是過去的自己,似乎什麼都經歷一樣,自己生活在宋德華住房裏和他的衆多女人幸福的生活着。

知道又有一個小夥伴來到宋德華住房,那和小土哥一直躲在背後c縱電腦的白板也跑出來,圍着小紋就是一陣哄,給她玩具呀,給她吃零食什麼的。

不過也好,宋德華在小紋的臉上看到了久違的笑容。已經很久沒看到小紋這樣對着別人笑了,平時的話小紋只會對着自己笑,也只會和自己講話。但若是有外人的話則不笑也不說話。

看到這樣的場景宋德華的心裏踏實多了,也只有這樣宋德華才放心小紋。

“宋德華,出去外面的一個多月裏過的還好吧?”衆人都圍繞着小紋,還有歡迎龍月蘭。也只有神宮來到宋德華的身邊關心問道。

宋德華看着這個不論什麼時候都會想到自己的女人。

當初,遇見她,她還是陌生人。

如今卻微笑站在自己身邊成了自己的女人,和自己住在一起。

時間蹉跎,一切過的太快,再回憶就如那些事情剛發生一般,只是眨眼,卻瞬間萬變。

“還好,這不?還多帶了個小傢伙回來。”宋德華取笑自己。

神宮笑了,看着宋德華,一臉深意。

宋德華突然有種被神宮看的不好意思,彷彿自己的所有一切都被她看穿了一般。

神宮比過去成熟了,而且更加迷人。這就是和王敏分開時王敏自己經歷過後的成長,人也只有經歷過許多才會成長,不斷長大。

“看,看什麼……”宋德華是越被神宮這樣看就越不自然。

“沒呀,太久沒見你了,想你。”王敏笑道,然後挽着宋德華的手就向外面走去。

這一出倒是把宋德華弄的有些愕然。什麼時候神宮變的那麼成熟,現在居然主動挽着自己的手,這種感覺,令宋德華很溫馨。

兩人就這樣挽着走出宋德華住房,在宋家地盤上隨意走着。同時宋德華也看到了許久不見的藏獒們。

“最近,還好吧。”神宮道,臉上始終掛着微笑,好像什麼事都讓她感覺到開心一樣。

“還好吧,只是經歷了些事情,晚上睡覺的時候總會想起那一幕幕,傷感呀。”宋德華完全把自己的心事說出來,和神宮在一起,宋德華會有這種衝動。

神宮聽了後沒有講話,而是挽着宋德華的手,自己惦着腳尖走着路,十足一個小女孩一樣,調皮的像精靈。

“你不穿高跟鞋?”宋德華才發現王敏居然不像白板她們喜歡穿高跟鞋,而是平板鞋。此時的神宮倒是顯得有點另類,不過宋德華卻喜歡這種感覺。

“高跟鞋是上班才穿的拉,現在我沒打算繼續工作了,我要你養我呀。”神宮輕笑,說完不忘在宋德華的面前轉幾個圈子,跳着一段小舞。

宋德華有些癡醉的看着眼前的王敏,看着她扭着身子,左跳,右跳,很調皮,性感。讓宋德華有將神宮抱進懷裏的感覺。

“真美。”宋德華低聲讚美。

“哈哈……”神宮聽到宋德華的話輕笑,繼續轉着自己的身子。 宋德華看的心裏頓時也有了跳一曲的感覺,接着自己嘴上哼着歌曲,學着神宮的樣子開始轉着身子,雙手平舉,快樂的旋轉開來。

神宮和宋德華就這樣在宋家地盤穿梭着自己的身影,在他們兩人四周有着小黑和率領的數十條藏獒看着,又如在保護他們一樣。任由神宮和宋德華跳着,舞着。

最後兩人鬧累了,直接找到一塊石頭坐下,依偎在一起。

“宋德華,你跳舞太難看了。”休息許久後神宮輕聲道,但臉上的笑意卻充滿幸福。

宋德華尷尬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腦勺:“沒跳過,這個是以前看着別人跳着好玩,自學的,能有什麼水準。”

但事實上的舞蹈卻是很厲害,“特殊的人”的日子需要培訓的東西太多了,品酒,舞蹈,禮儀等等。

“那有機會我們得好好跳跳才行,我教你!”神宮看着宋德華認真道。

“感謝,親愛的女人。”宋德華用手颳了刮神宮的小鼻子笑道。

“好,你敢摸我鼻子!”神宮假裝生氣,雙眼瞪大。

“神宮敏,問你件很認真的事。”宋德華不理神宮的撒嬌,而是一臉正經的道。

“什麼?”神宮疑惑,看着宋德華認真的樣子以爲宋德華真的有事問自己,當下也不撒嬌了,看着宋德華。

宋德華不說話,就這樣看着神宮。

“什麼事嘛。”神宮以爲宋德華有重要的事情問她,頓時有些急了。

“你什麼時候變的那麼調皮了!”宋德華依舊嚴肅問道。

神宮一楞,知道自己上當了,頓時大聲道“好呀,姓宋的,你耍我!”

說完整個人就掐向宋德華的脖子,而宋德華自然快速閃開,任由神宮在後面追着自己,但宋德華就是不被神宮碰到自己。

“嗚……”

正當宋德華和神宮追逐着的時候宋家地盤裏卻傳來哀叫聲,是藏獒的哀叫聲。

“不好!”這些藏獒在宋家地盤充當護衛的工作,此時聽到藏獒哀叫,宋德華知道肯定有人闖進來了。

“神宮,你先回住房!”情況危急,宋德華能感覺兩股強大的氣息,七級鬥士!

“好!”神宮聽到宋德華的話後看着宋德華那焦急的表情就知道出問題了,當下直接向宋德華住房走去,生怕自己讓宋德華分心。

“哈哈,還能走嗎?”神宮剛奔跑出去沒多久,在他前面卻出現一個年輕人,一臉猙獰,手中帶血,邊玩弄着手邊逼向神宮。

神宮連連後退,宋德華正欲轉身,卻發現自己的眼前也多了個人,手中正掐着一隻藏獒,面無表情,但卻在他身上散發很強大的氣息。

“該死的狗,差點就咬到我了。”來人直接厭惡的看了眼手中的已經死去的藏獒,然後直接一甩,藏獒直接被甩出十多米,落地,早已死去。

宋德華忍着心痛,恨恨的看着眼前的人。

宋家地盤的藏獒都是宋德華一手帶大的,從他們小小隻開始,都是由宋德華看着長大。它們忠心,它們魁梧。在宋德華的眼裏,它們就是他的夥伴,朋友一般。

九十九隻藏獒無時無刻的保護着自己的宋德華住房,但此時卻眼睜睜看着它被眼前的人殺死,丟出去,宋德華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殺了祭奠藏獒。

可是對方是七級鬥士,純白的鬥服,身上的強大氣息不是宋德華現在輕易打敗的,何況眼前有兩個七級鬥士,而且其中一個對上了神宮,這讓宋德華的內心頓時焦急起來。

“徐季同,你殺了多少隻死狗?”攔着神宮的青年突然笑道。

“十三隻!”站在宋德華前面的徐季同冷冷道。

“我才十一隻……比你少了,不過似乎四周還有很多藏獒呀,不如我們比比誰殺的多,殺的多的人有決定權,到時候我們可以決定誰先出手解決這個界主手下的僞七級鬥士。”青年建議,眼睛已經四下觀察起來。

宋德華能感覺四周的藏獒開始向這裏彙集過來,每當發生什麼事它們總會第一時間趕過來,用自己的兇悍來捍衛宋德華住房的安全。

但是此時要面對的人卻不是普通人。宋德華可以肯定自己的藏獒若是全部過來,不消多久就會被對方殺死。這不是宋德華想看到的,絕對不是。

“沒興趣!”徐季同冷淡道,他殺人,從來不講什麼選擇權,想殺就殺,也沒人和他搶。

“呵呵……”青年的建議沒被自己同伴錄取,頓時有些尷尬的笑了。

“美女,你說你,跟着那個快死的僞七級鬥士多划不來。不如跟着我吧,我會讓你很幸福的。”見和徐季同說話沒意思,而自己又不敢和他搶人殺,所以他只好調戲眼前的女人了。

“你們究竟是誰?!”神宮看着突然出現的人,也聽到他們殺藏獒的話後冷聲道,語氣很不善。

青年聽了神宮沒有生氣,而是吹了下口哨:“你家男人知道我們是什麼人,你不會問他?我又不是你男人。”說完,青年人一臉得意。

“你們……”明知道眼前的人是在耍自己,但神宮此時也無可奈何。而且她能感覺到宋德華似乎很謹慎,這也代表兩個人肯定比宋德華還厲害。

宋德華心裏只道該死!此時這種情況讓宋德華都不知道怎麼辦了。這裏兩個七級鬥士,宋德華只能拖住一個,剩下的那個青年宋德華就沒辦法了。

而且宋德華明顯能感覺到在自己眼前的這個叫徐季同的七級鬥士要比青年強大一點。

“有我徐同在,別想傷害老闆的任何一個女人!”徐同在聽到藏獒那異常的叫聲後就趕了過來,剛好看到宋德華和神宮被兩個人攔截下來。

他是後來被招進來的保鏢,負責四周安全。

宋德華一看是徐同頓時出聲“徐同,你給我滾回去!”徐同在他們面前就只有死的份,宋德華不想讓這個憨厚的徐同被眼前的兩人殺死。

聽到宋德華的話,徐同停住了腳步,疑惑的看了看那兩個陌生的人,也看到了那躺在遠出的藏獒。徐同大概猜出了什麼,但是當徐同看向神宮的時候,他依然向神宮身邊走來,站好,然後把神宮擋在自己身後,一臉憤怒。

“徐同,你……”宋德華想不到這個人這次居然不聽自己的話。

“老闆,拿錢辦事,我該做的。”徐同輕笑。

其實徐同知道,宋德華根本就不需要自己保護,或者說自己的能力有限。

至於爲什麼宋德華要請自己,徐同心裏比誰都清楚,只因爲他需要這份工作。

“好感動,不過卻是來了個送死的。”青年從徐同的眼睛裏看到了什麼,想來這個蠢貨是來報恩什麼的吧?這類的事情只在故事裏騙小孩子纔有。

想不到在這裏都能看到,青年輕蔑笑了。

“爲什麼要來這裏。”宋德華收回心,低聲問眼前的徐季同。

“殺你。”徐季同冷冷道,黑界主那邊早就下命令要殺眼前這個人,只不過似乎這半個月裏死了不少僞七級鬥士,所以只好派他們兩人出馬解決問題咯。

“爲什麼?”這點宋德華也想知道,似乎他們都在集中殺自己,一路追趕。

“都要死的人,知道那麼多對你沒好處。”徐季同沒再說,而是一步一步向宋德華走去。

砰!

“不要!”神宮尖叫,剛剛徐同正準備攻擊那個青年,怎麼料到這個青年只是一巴掌就把徐同打飛出去,撞在樹上就再也沒起來,地上還不斷流血,受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