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楊暖暖的小臉因爲疼痛皺巴巴的擰在一起,她表情痛苦的說:“也可能不是受傷,大概是女性例假吧……”

龍少軒擡眼望着楊暖暖,他的臉上不自覺的出現一道‘你當我是白癡’的神色,龍少軒雖然人很淡漠,對這個世界很疏離,但是快三十的他,真的不是一個毛頭小子了,該懂的事情,該知道的事情,他全部一清二楚。

龍少軒靜靜地道:“不,暖暖,你用因爲害怕我擔心,而故意輕描淡寫,來例假,不可能會出這麼多血。”

“……”楊暖暖沉默不語,她也知道如果只是來大姨媽的話,血是不可能這麼多的,要知道現在從楊暖暖下身流出的血,已經染紅了一大片河牀裏的石頭了。

楊暖暖沉默了大約十秒鐘,她慢慢吞吞的開口問:“那,我爲什麼會流這麼多血呢?”楊暖暖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她的眼神靜默無波。

龍少軒看着楊暖暖,不語。

“啊!”一道劇烈的疼痛襲來,楊暖暖痛苦的叫了一聲,她的身體猛地朝後一倒,眼疾手快的龍少軒在楊暖暖就到倒地的時候,他一把拉住了楊暖暖。

龍少軒拉住楊暖暖,他將楊暖暖用力的往自己面前一帶,她的身體猛地朝前傾,剛纔一系列的動作,幅度很大。

這樣陡然一動,楊暖暖清晰的感覺到一團黏黏糊糊的肉從她的身體中滑過,她的心突然砰砰砰的加速。

楊暖暖猛地伸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一股無比強烈的直覺涌上她的心頭。

楊暖暖怔怔的睜大眼睛,她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肚子:“我怎麼會流這麼多血,我怎麼會流這麼多血?”楊暖暖發怔的眼神唰一下的拍到龍少軒的臉上:“龍少爺,你說,突然之間,我爲什麼會流這麼多血?”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龍少軒看着像是魔怔了一般的楊暖暖,他輕輕地搖了搖頭,靜靜地說:“我……我不知道。”

楊暖暖忍着劇痛在龍少軒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她一站起來,血順着她的腿,一路往下,染紅了楊暖暖的牛仔褲。

“我們走,龍少爺,我們走。”楊暖暖拖着沉重的身體,忍着蝕骨的疼痛,艱難的往河岸上走,“我要去醫院,我要去醫院,我一定生病了。”

龍少軒擔憂的看着楊暖暖,現在的龍少軒無計可施,除了聽從楊暖暖之外,他別無他法。龍少軒靜靜地說:“好,暖暖,我現在就帶你走,帶你回家。”

楊暖暖才走了一步,那些不久之前才被打散的鬼怪悄無聲息的再次聚攏在一起,晶瑩的汗水順着楊暖暖的臉頰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她的臉色慘白如紙。

好疼,真的好疼,楊暖暖從小到大都麼有經歷過這種疼痛,不僅僅是身體疼,楊暖暖的心也好疼。

“不怕死的,儘管攔住我們回家的路。”龍少軒舉起了手中的偃月劍。

楊暖暖和龍少軒停住腳步,她虛弱的喘息,擡頭盯着那些舉棋不定的鬼怪。現在的楊暖暖看起來就像個病入膏肓的將死之人,它們正在猶豫要不要來幫楊暖暖一把。

楊暖暖虛弱的喘息,她望着那一層兩層三層的鬼怪正聲道:“我,楊暖暖,乃是A市楊家,楊修的嫡孫女,我們家世代降妖除鬼,你們這些小鬼要不是速速給我讓開路,休想活過今夜。”

一句完整的話才說出口,楊暖暖幾乎要暈倒,她的話,似乎沒什麼作用,那些貴聽到之後,不但沒有半分後退的意思,反而好似朝楊暖暖前進了半步。

楊暖暖深吸了一口氣,隨即又道:“當然,你們也看到了,現在的我受了重傷,在不久之後,我很可能會死於非命……”

楊暖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龍少軒打斷:“暖暖!不許胡說!!!”龍少軒低沉着嗓音,話裏帶着怒氣。

楊暖暖看了一眼龍少軒,沒理會她繼續自己的話:“如你們所見,我楊暖暖真的受了很嚴重的傷,你們來這裏也只是爲了取我的性命。如果你們不想讓我再多活一會的話,大可以現在就過來殺了我!但是,在殺我之前,請你麼牢記了我的身份,我楊暖暖,是楊修的親孫女,我相信你們都認識楊修,瞭解他的爲人,如果我死在你們的手裏,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你們自己細細的想一想。好了,我的話已經說完了,我就站着這裏,你們要動手的儘快,因爲我真的活不長了。”

楊暖暖說完之後,她彎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氣,要是有龍少軒的攙扶,楊暖暖現在一定已經倒在地上了。

楊暖暖的此番話落地之後,那些鬼怪沉默了一會,隨即它們一個個的轉身離開了楊暖暖。

小鬼們相繼離開,楊暖暖徹底鬆了一口氣,看來在某些關鍵的時候,吊炸天的身份真的救人一命啊。

所有的小鬼都離開了,楊暖暖腹部的疼痛已經在翻轉,一個最早離開的紅衣女鬼在楊暖暖和龍少軒準備繼續前進的時候,她又晃晃悠悠的飄了回來。

楊暖暖看到空中的那麼豔麗的紅色,她眼睛一眯,感情還真有不怕死的啊!

“龍少爺,小心一點,準備出手。”楊暖暖小聲的囑咐着身邊的龍少軒。

龍少軒也在觀察着那些小鬼,遠遠的看到那麼紅影之時,他便已經緊緊地握緊了手中的偃月劍。

龍少軒靜靜地沉聲道:“放心,我知道。”

紅衣女鬼慢悠悠的來到楊暖暖和龍少軒面前,她嬌-媚的呵呵一笑:“咳,那個,龍少爺,還有這位,這位,楊小姐是吧,你們不用那麼緊張的,我沒有惡意,今天我本來就是跟着家裏的老人們出來遊玩的,我對於殺人這件事一點興趣都沒有。”

龍少軒靜靜地問:“那你回來做什麼?”

紅衣女鬼盯着虛弱的楊暖暖,她想了一會隨即道:“楊小姐,你懷孕了,但是很不幸運,你現在正在失去你的孩子。你現在的症狀是流產,而且……”女鬼說着視線移到了楊暖暖已經被鮮血染紅的牛仔褲上,“而且看你這樣的流血量,這個孩子絕對不會有可能保住了。”

女鬼隨即又把視線移到了龍少軒臉上:“龍少爺,我建議你儘快把楊小姐送到醫院,再這樣流血下去後果不堪設想,一旦血崩,那大人和孩子就都會死翹翹了。”

龍少軒和楊暖暖在聽到這個女鬼的說法之後,他們同時露出了不可思議的驚訝表情。

龍少軒頓時覺得楊暖暖的身體燙的嚇人,他扶着楊暖暖的手猛地收回,龍少軒的手一離開,楊暖暖身體踉踉蹌蹌的往後退。

眼淚再次從楊暖暖的眼中飛濺出來,對,對,對,就是因爲孩子,因爲我的孩子,所以我的心纔會這麼痛。她全身都在顫抖,顫抖的手捂住肚子,眼淚肆意的流出,孩子,媽媽要怎麼樣才能把你留下來,寶寶,你告訴媽媽,要媽媽怎麼做,你纔不會離開我。

紅衣女鬼說:“你們兩個人最好別懷疑我的判斷,我還活着時。是帝都婦幼院婦產科的主任。就這樣吧,我的朋友們都回家了,我也應該走了。”

楊暖暖顫抖的身體如同一片在風中的枯葉,她是那麼的無助,那麼的孤獨,她無所依靠,只能咬牙拼命的站穩自己的身體。

龍少軒臉色唰一下變得很難看,他低垂着眼睛,手緊緊地握成拳頭,眼神定定含着殺氣,楊暖暖懷孕了,她怎麼能懷孕!!!

楊暖暖的身體搖搖晃晃,她滿臉淚花的看着龍少軒道:“龍少爺,你聽到了嗎,我懷孕了,我馬上就會有自己的孩子了。”說着,她嘴角揚起了一道苦澀的笑容。

苦澀的笑容,淹在鹹酸的眼淚中,場景悽美的讓人心酸。

夜幕緩緩降臨,楊暖暖好幾次差點倒地,她都靠着頑強的毅力,站穩了身體。

“我有孩子了,我有孩子了,我多麼期盼我能有個家,現在我有孩子了,我馬上就有自己的家了。”楊暖暖嘴裏不停的喃喃自語。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楊暖暖身體顫顫巍巍的站着,血順着她的腿止不住的往下流。龍少軒臉色慘白的盯着楊暖暖,良久之後,他擡腿緩步朝楊暖暖走過去。

“暖暖……”眼看着就走到楊暖暖的身邊了,龍少軒艱難的開口。

楊暖暖全身都止不住的顫抖,她淚眼婆娑的看着龍少軒。“龍少爺,你知道嗎,我懷孕了,我懷孕了。”說着說着,眼淚簌簌的往下落。

龍少軒走到楊暖暖面前,他慢慢地伸出手,楊暖暖的身體抖如篩糠,龍少軒伸出的那隻手也在輕輕地顫抖,他望着楊暖暖,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暖暖,孩子……孩子,孩子是誰的?”龍少軒的心在滴血,楊暖暖懷孕的消息,對他來說實在是太殘酷了。

“我有孩子了,我有孩子了,呵呵呵,我還有孩子了。”楊暖暖不自覺地喃喃囈語,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她能清晰的感覺到那個小生命,正在一點一點的從她的身體中剝離。

天漸漸的暗了下來,一直躲在暗處的阿king見時機已經成熟了,安靜的山林中,一抹銀光一閃而過,一身黑衣的阿king憑空出現。黑衣黑髮,身材頎長,立在夜色中,宛若暴君。

阿king靜站在龍少軒的背後,他望着虛弱哭泣的楊暖暖,心間猛地一痛,他立馬閉上眼睛,再次睜開眼睛時,阿king那雙湛藍色的眼眸中沒有一絲波瀾,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漠。

“楊暖暖。”阿king語氣乾硬的喊了一聲虛弱的她,龍少軒聞聲轉頭,看到周身縈繞着冷冽寒氣的阿king,他眼中出現了一絲疑惑,這個男人是誰?

龍少軒不認識阿king,他們之間見都不曾見過,但是阿king卻知道龍少軒的存在,誰讓他和龍少決是老對手呢。

龍少軒兩隻手扶住虛弱的楊暖暖,他回頭看着阿king道:“不管你是誰,既然你認識暖暖,那麼請你救救她,我求你救救暖暖。”龍少軒的語氣很淡漠,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他心痛到窒息。

有什麼比看着自己喜歡的女人受傷自己卻無能爲力、不僅四無能爲力,更需要去求另一個男人更加窩囊的事情?

如果不是楊暖暖,龍少軒絕不可能這麼窩囊,在楊暖暖面前,爲了她做一切事情都是值得的,即使知道現在楊暖暖已經懷孕了,龍少軒仍然願意爲了她,放棄自己的生命。

“楊暖暖,你願意跟我走嗎?”阿king盯着楊暖暖,他一步一步的朝楊暖暖走過去。

楊暖暖看着阿king,她滿臉淚花:“跟你走,你能救我的孩子嗎?”她知道阿king不是人,既然不是人,他當然也會有一些遠勝於人的本領。

阿king的腳步一停,他靜站在原地,湛藍色的眼眸直勾勾的望着楊暖暖,現在,只要阿king出手,那楊暖暖和龍少決的孩子當然能保住,可是,阿king絕對不會出手相救!

阿king怎麼可能會出手救楊暖暖和龍少決的孩子呢?阿king看着可憐兮兮的楊暖暖,他突然失聲輕笑,笑了大約兩分鐘,阿king朝前走了半步。

阿king看着臉色慘白,下身滴血的楊暖暖,他笑着道:“我當然能救活你的孩子了。”楊暖暖聽到他的話,一道強烈的渴求猛地在她眼中爆炸。

阿king看着眼神充滿希望的楊暖暖,他冷漠的勾脣:“楊暖暖,你別開心,也千萬別覺得看到了希望!雖然我能救你腹中的孩子,但是我非常明確的告訴你,我絕對不會救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就不應該出現,他必須死!”

楊暖暖的心猛地一沉,她不可思議望着冷漠絕情的阿king,楊暖暖臉上不可思議的神色沒有保持多久,很快她就想通了,他不出手那是本分,若是出手那便是大恩了。

楊暖暖深吸了一口氣,她撥開了龍少軒扶住她身體的手,楊暖暖忍着疼痛,拖着沉重的身體,手緊緊地捂住肚子,一步一步的朝阿king走過去。

阿king看着正向自己步步靠近的楊暖暖,他繼續冷漠的笑道:“不過,楊暖暖你放心,我雖然不會救你的孩子,但是隻要有我在,你的生命就不會受到一絲危險,我不會讓你死的。”

一直無聲無息跟在楊暖暖身後,小心翼翼護着楊暖暖的龍少軒,在聽到阿king這番話之後,他靜靜地擡眼看着阿king,很好!

阿king準備做的事情,所說的話,正和龍少軒的心思,暖暖的孩子不能生下來,就算阿king不出現,龍少軒也不會特意去保住楊暖暖腹中的孩子!

楊暖暖走到阿king面前,她蒼白的臉上掛滿淚水,身體止不住的顫動:“求你,我求你,請你救救我的孩子。”她定定的盯着阿king的眼睛。

阿king湛藍色眼中波瀾不驚,他看着楊暖暖,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漠絕情:“我會救你,但,你肚子的孩子本就不應該降臨人世,我的存在已經是天地的忌諱了,我絕對不會救他。”

“爲什麼!!!!爲什麼我的孩子不應該降臨在人世?你告訴我,爲什麼!!!!!”楊暖暖突然失控的盯着阿king大聲喊。

正穿梭在山林中,急切的找尋着楊暖暖的龍少軒,突然從空中落地,只聽砰的一聲,他的身影漸漸地出現在山林中。

龍少決坐在地上,他失神的擡手捂住自己的心口,這裏,好痛!

“你說,你說啊,你告訴我,爲什麼我的孩子該死!!!!憑什麼,他還那麼小,他怎麼會該死,你說,你說清楚。”楊暖暖拉住阿king的胳膊,她瞪着他嗓音沙啞的怒聲質問。

阿king看着情緒接近奔潰的楊暖暖,他遲疑了大概三秒鐘,阿king冷冷的開口問:“你真的想知道爲什麼?”若非不得已,阿king絕不會主動用刀剜楊暖暖的心。

“是,我想知道,我很想知道,求你!求你告訴我,爲什麼我未出生的孩子會該死,難道該死的不是我嗎,我知道,我最該死!!”

阿king藍色的眼眸一靜,他脣瓣微動,幾欲開口,卻都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說啊,你說啊,請你告訴我,請你現在就告訴我。”楊暖暖抓住阿king的手微微用力。

阿king伸手,他把楊暖暖的手拿開,阿king握住楊暖暖的手,他的手涼薄如寒露,楊暖暖的手卻因爲腹部的疼痛而出了一層細密灼熱的汗水。

阿king握住楊暖暖的手:“我不會說的,總有一天你什麼都會知道,楊暖暖等你的孩子徹底隕落,我會帶你走。”

一直安靜站在一邊的龍少軒靜靜地說:“你不能帶走暖暖!”楊暖暖是我的未婚妻,你怎麼能帶走她。

“不!!!!我不要失去我的孩子。”楊暖暖突然往後退了兩大步,她望着阿king尖叫,開口的瞬間,眼淚在空中飛濺。

楊暖暖捂着肚子,轉身就跑,她現在的身體太虛弱了,腹部的疼痛還在繼續,即便她拼盡全力朝前跑,她的速度還是慢的如同烏龜在爬。

“我要去醫院,我要去醫院,寶寶,你別害怕,媽媽不會讓你消失的,我要去醫院……”楊暖暖拖着沉重的腿艱難的邁步,她一路走着,一路低聲喃喃自語。

手握偃月劍的龍少軒一聲不吭的跟在楊暖暖的左右,阿king靜看着楊暖暖,一路目送着她。

神情冷漠如阿king,一直靜靜地阿king突然睜大眼睛,他警惕的擡頭四處張望,他感覺到了,龍少決來了。

阿king的視線猛地移到楊暖暖身上,只需一眼,他便知道,如果龍少決在五分鐘之後出現,那麼楊暖暖肚子裏的孩子就依然能保住,不行!阿king不能讓楊暖暖肚子裏的孩子降生!!

龍少決不是人,他和楊暖暖的孩子,本就不是如同人與人之子,強悍的生命力,大概是鬼寶寶的最初所擁有的超能力。

阿king朝楊暖暖跑過去,他才跑了兩步,轉眼間,他便已經來到了楊暖暖身後。

敏銳的龍少軒一下就探知到身後有人,他腳步一滯,回頭望,看到阿king,龍少軒眼睛一眯,他從阿king的臉上看到了殺氣。

龍少軒看着阿king問:“你想做什麼?如果你要是敢傷害暖暖一根頭髮,我發誓一定會讓你十倍、百倍、千倍奉還。”說着,他舉起手中的偃月劍,做出一副要用命守護楊暖暖的架勢。

楊暖暖腳步不停,喃喃自語的朝前走。

阿king眼神冷漠的掃了一眼龍少軒,他沒說話,背在身後的手,悄然閃過一陣銀光。

“啊!!”楊暖暖突然尖叫,她的後腰剛剛不知道被什麼突然重重的擊打了一下,楊暖暖的腹中傳來一陣剜心蝕骨般的疼痛。

那道疼痛非常劇烈,楊暖暖從來不知道原來一個人可以這麼痛。疼痛一閃即逝,當疼痛消散之後,楊暖暖滿臉大汗,臉上的汗水滴滴答答的往下落,鮮紅的血嘩嘩的往下流。

楊暖暖神情恍惚,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現在她的肚子一點都不痛了,只有好似無窮無盡的熱流嘩嘩嘩的從身體中奔涌出來。

楊暖暖的身體劇烈顫抖,她臉色蒼白,蒼白的臉上粘着兩根髮絲,楊暖暖的手摸着空蕩蕩的肚子,她眼眸中閃爍着不知所措的絕望神色。

“暖暖。”在聽到楊暖暖痛苦的尖叫之後,龍少軒擔憂的轉頭看了一聲楊暖暖,發現楊暖暖似乎沒什麼大礙之後,他猛地回頭,龍少軒瞪着阿king:“你對她做了什麼?”他平靜的語氣中,夾着不可遏制的怒氣。

阿king冷冷地道:“我一直站在你身後,我能對她做什麼?真是奇怪,呵!”他生人勿近的冷笑了一聲。

龍少軒咬牙道:“別以爲我看不出來,你!根!本!就!不!是!人!你是鬼,鬼若是出手,需要走到人面前嗎。你敢傷她……”龍少軒的話只說了一半,他眼眸一暗,一道殺氣從眼中掠過。

龍少軒突然出手揮劍,阿king身體一虛,他往左靈活一移,他的躲開了龍少軒的劍。龍少軒立刻追上去,他盯着阿king一下一下的揮劍:“去死吧!惡鬼!敢傷她的人,都得死!!”

楊暖暖捂着空空如也的肚子靜站在原地,她現在一點都不疼,一絲疼痛都沒有,可是……爲什麼,已經不痛的她,眼淚一直在流?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難道你就這樣離開我了嗎,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你會該死,你明明很可愛,我最可愛的寶貝,是媽媽對不起你,是媽媽對不起你。

眼淚簌簌簌簌的往下流,楊暖暖的眼睛漸漸失去所有色彩,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腦袋越來越沉,然後,她慢慢地往地上倒。

龍少決終於確定了楊暖暖的方向,他快步在的林中奔跑,他和楊暖暖之前的距離越來越近,他能夠清晰的聞到楊暖暖味道,可是,那些屬於楊暖暖的味道都是來源於一種讓龍少決心慌的東西——血。

是血,楊暖暖流了很多血,她流了很多很多血,她爲什麼會流那麼多血呢?

龍少決的臉色陰沉,速度越來越快。一分鐘之後,龍少決終於看到了楊暖暖,他高聲喊:“暖暖。”

聽到最熟悉的聲音,楊暖暖一直微閉的眼眸徹底合緊,砰的一聲,她的身體重重地倒在地上,倒地的一瞬間,那個孩子留在楊暖暖體內的最後一點東西,順勢滑出。

孩子,真的沒了……

轉眼間龍少決來到楊暖暖身邊,他動作慌亂的把躺在地上的楊暖暖包起來:“暖暖,暖暖……”龍少軒用手擦拭着楊暖暖臉上的汗,他那雙隱匿在夜色中的手,微微顫抖。

楊暖暖眉頭緊皺,即便現在的她失去了所有的意識,可她的眼淚一刻都沒有停歇。

龍少決手一扯,他的外套包住了楊暖暖的身體,他抱着楊暖暖站起來,地上好多血,那些血扎的龍少決眼睛痛,心更痛!

那些血中有他的氣息,有楊暖暖的氣息,只是輕輕一嗅,龍少決就知道那些血是什麼,他盯着地上的血,屏住呼吸,心痛在蔓延。

他、和楊暖暖的孩子,就這樣,沒了…… 在月亮山的第二夜裏,龍少決終於找到了楊暖暖,彼時的楊暖暖已經徹底的失去了她肚子裏的孩子,陷入昏迷中。

龍少決抱起楊暖暖,只需要鼻尖的一點輕嗅,他便知道在楊暖暖身上發生了什麼,他心痛到不得不自己屏住呼吸。

阿king失去孩子的楊暖暖,他冷漠的勾脣輕笑,孩子沒了就好!龍少軒一直追在阿king的身側,是他弄傷了楊暖暖,他龍少軒絕對要讓阿king血債血償!

看到了龍少決已經到了,阿king也不像繼續與龍少軒糾纏,他突然雙腳離地,阿king一個飛腳踢開了龍少軒,龍少軒身體往後飛了兩米遠,砰的一聲,他重重地落地。

龍少軒落地之後,立馬從地上爬起來,天知道他是從哪裏來的毅力與體力。再次站起來龍少軒幾乎沒有片刻的思考,他朝阿king就飛奔過去。

“砰。”阿king再次狠狠地踢了龍少軒一腳,龍少軒從地上爬起來,有血順着他的嘴角緩緩流下。阿king看着龍少軒,他眼神嘲諷的就像是在看一個笑話:“真是,不自量力。”

不知道爲什麼,當阿king看到龍少軒一下一下的摔倒,又一下一下爬起來的時候,他心中居然涌起了莫名的興奮,大概是因爲龍少軒的這張臉,龍少軒和龍少決長的一模一樣。

龍少軒再次落地,原本只是嘴角有血絲的他,現在已經滿嘴鮮血,阿king落地,他活動着拳頭,一步一步的朝龍少軒靠近。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他眼神一冷,只見夜色中有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掠過,轉眼間龍少決便出現在龍少軒的身邊,他看了一眼滿嘴是血的龍少軒,沒有說話。

龍少決一把奪過龍少軒手中的偃月劍,他單手抱着楊暖暖,另一隻手拿劍。手握偃月劍的龍少決直接朝阿king衝過去。

“唰!”一道凌冽的劍氣,墨色的深夜中,一道異常璀璨耀眼的銀光猛地乍現,龍少軒的這一劍直接落在阿king的身上,光芒褪去,只見阿king的身體一分爲二。

被龍少決一劍割成兩半的阿king立在空中,兩邊的半張嘴上都帶着笑容,若把那兩半身體粘合在一起,他臉上那全是不屑的譏笑一定會徹底惹怒了龍少決。

阿king笑着說:“不錯,幾天不見,身手見長,照顧好你懷裏的楊暖暖吧,再不走,她會死的,呵呵呵。等她康復之後,你可一定要看緊她哦,因爲我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帶走她!”

因爲龍少決懷中虛弱的楊暖暖,阿king不想在這裏跟龍少決耗時間,他知道於他和龍少決而言,他們耗的時間,可是對楊暖暖來說,一秒一秒耗盡的便是她的生命了。

阿king笑看了一眼龍少決,一道璀璨的如同煙火一般的光芒綻放在山林中,光芒褪盡,阿king他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龍少決懷抱着虛弱的楊暖暖,倒在地上的龍少軒從地上站起來,他望着龍少決的臉,擡手擦了一把嘴上的血:“你能救暖暖嗎?”

龍少決道:“我當然能救她,你現在最應該擔心的是自己,如果你這樣回家的話,爺爺一定會讓人炸了這座山。”

龍少軒道:“你快點帶楊暖暖走吧,我知道,我應該怎麼做,放心。”

龍少決看了一眼龍少軒,他道:“你在這裏等一會,我會讓人來接你,這附近小鬼太多,你一個人走不安全。”

龍少軒看着龍少決,他輕輕地點了點頭,他目送着懷抱着楊暖暖的龍少決漸漸離開,龍少軒幾次張嘴想要說點什麼,卻都沒有說出口。

龍少軒最想問的問題是:楊暖暖肚子裏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才從龍少軒的視線中離開,他們無聲無息的便消失在黑暗中。

十分鐘之後,金俊在月亮山的找到了龍少軒。金俊和龍少軒默默無聲的並肩下山,金俊沉默了的許久,金俊道:“龍少爺,你失蹤了整整三天……”

金俊的話還沒說完,龍少軒便靜靜地打斷了他:“我知道應該怎麼和向爺爺解釋,你不必多言。楊暖暖現在在哪,她怎麼樣了?”

金俊回答道:“我不知道,不過你大可以放心,有你哥在,她不會出事的。”

“她真的不會出事嗎?” 從現在開始當男神 龍少軒低聲問,他靜幽幽的語氣像是在問金俊,又像是在問自己。暖暖怎麼可能會沒事呢,她的孩子沒了,她失去了她的孩子,她怎麼可能會沒事呢?

帝都郊外的那片別墅區,平時一向安靜靜謐的別墅區,今晚格外的熱鬧。

正在冥界帶着顧悠嵐去見老鬼王的左白帆,硬生生的被兩隻兇鬼擡到了龍少決家裏。

龍少決家外聽發放了許多豪車,各種人,各種鬼形形色色的來往於別墅內外,他們的數量很多的,但是在進出間沒有發出一絲動靜。

所有的人安靜的都像是死了一般,令人無比壓抑的低氣壓在別墅中流轉。

二樓,龍少決的臥室中,嘩嘩啦啦的水聲從浴室裏傳出來,十分鐘之後,水聲消失,龍少決抱着臉色慘白,頭髮溼漉漉的楊暖暖從浴室中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