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到了這個時候了,寧貴妃還是很不甘心,不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就這樣被韓楉榛給軟禁了起來了,連自己的宮門都出不去了。

平時,寧貴妃也不是很喜歡出去走動的,可是,自己不喜歡出去,和別人強迫著不讓她出去,那可是不一樣的。

「哈哈,本宮,貴妃娘娘還真的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你以為,你還真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貴妃娘娘了嗎,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話,你馬上就能過的比那些奴才還不如了。」

不能讓韓楉樰好看,韓楉榛的心裡,已經窩了一肚子的火了,這會兒,寧貴妃還偏偏要往自己的槍口上面撞,那可就怪不得她了。

韓楉榛想著,自己對付不了韓楉樰,難道連寧貴妃都對付不了了嗎。

留著韓楉樰,還能威脅一下容初璟,留著寧貴妃,有什麼用,韓楉榛可不相信,對禹帝來說,她是重要的,還能威脅了他。

「你,你大膽,你簡直就是不要臉!」

這個是時候,寧貴妃也被韓楉榛的話,說的來心裡生出了滿滿的怒火了,指著她,語無倫次的說了一些髒話。

而這個時候,韓楉榛已經不想在理會寧貴妃了,反正,她也蹦躂不了幾天的了,到時候,她是死是活,也沒有人會關心了。

「你們,去好好的招呼一下貴妃娘娘,讓她閉嘴。」

韓楉榛對著那個侍衛長帶進來的人說道,她不管他們用什麼樣的方法,反正,只要能讓寧貴妃不再說話就好了。

想到剛剛侍衛長阻止了自己,這會兒,那幾個士兵,聽了自己的話,也沒有馬上行動,韓楉榛看著他,冷笑了一下。

「怎麼,難道,容楚越也說過,我不能動寧貴妃了嗎?」

那個侍衛長,沒有想到,韓楉榛會這樣的問他,一時間愣住了,等反應過來之後,直接沖著她搖了搖頭。

「當然沒有,你們幾個按照韓姑娘說的去做吧。」

後面的一句話,是侍衛長對著,自己帶來的那幾個士兵說的,於是,在他的話落之後,那幾個士兵,就朝著寧貴妃走去了。

「你們做什麼,你們別過來!啊,你們這些混蛋,你們別碰我,你們······唔!」

寧貴妃在看到那幾個人,果然過韓楉榛所說的,向著自己過來的時候,馬上就心慌了,開始一個勁兒的大聲的叫喊著。

那聲音,尖銳有刺耳,一個士兵,見到了旁邊有一張手帕,就直接拿了過來,將寧貴妃的嘴給堵住了,頓時,大家都覺得,這時間,終於安靜了。

會有醜女替我嫁給你 見寧貴妃還想要掙扎,另外的幾個士兵,馬上找了該找的東西,將寧貴妃給捆綁了起來了,然後就扔在一邊,再也不管她了,她這個樣子,想必也說不了話了吧。

「娘親。」

見到那些士兵,那樣粗魯的對待寧貴妃的樣子,韓小貝有些擔心,怕韓楉榛也那樣對待韓楉樰,畢竟,在他的心裡,韓楉榛可不是一個什麼好人。

「小貝別怕,你放心,她不敢那樣對我們的。」

韓楉樰知道韓小貝在擔心著什麼,不過,剛剛,她也聽到了侍衛長和韓楉榛的對話。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容楚越會下了那樣的命令,可是,韓楉樰知道,這對他們來說,至少是個好消息了,韓楉榛在這兩天,是不會動他們的。

雖然寧貴妃被綁了起來了,嘴巴不能說話,可是,她的眼睛還是很靈活的,一直在盯著韓楉樰看,那求救的意思,很是明顯。

寧貴妃這個時候,也算是明白了,自己是真的已經成為了階下囚了,往日的那些風光,都已經是不復存在了。

而在這宮裡,韓楉榛和雲娥他們,是指望不上了,寧貴妃很明白,現在,能幫助自己的人,就只有韓楉樰了。 「娘親,我們要幫她嗎?」

韓小貝也看到了寧貴妃那求救的眼神,看向了韓楉樰。

「那小貝,你想幫她嗎?」

韓楉樰,是不想幫助寧貴妃的,要不是,她聽了韓楉榛他們的蠱惑,用韓小貝,將自己給引到了這裡來。

現在的情況,也不會這樣的嚴重,至少,在外面的時候,韓楉樰覺得,自己還能給容初璟他們送些消息什麼的,不像現在一樣的束手無策。

又或者,在自己察覺了不對勁,想要離開的時候,寧貴妃放自己離開了,也不錯,而現在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的愚蠢,韓楉樰覺得,她應該為自己的愚蠢,而付出一些代價的。

現在這樣就正好,先讓寧貴妃好好的冷靜一下,至少,韓楉榛段時間內,是不會殺了她的,韓楉樰這樣想著,可是,如果,韓小貝想要救她的話,她也能想想辦法。

「不想,娘親。」

韓楉樰原本以為,韓小貝會想要救寧貴妃的,畢竟,他還是一個善良的孩子,看到弱者,會想要幫助,也是很正常的,她也不想改變他這樣的天性。

沒有想到,韓小貝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說出了不想幫助寧貴妃的話來了,這讓韓楉樰一時之間,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見到了韓楉樰眼中的疑惑,韓小貝就向她解釋了一下,自己不想幫助寧貴妃原因。

「娘娘雖然平時對我不錯,可是,剛剛她卻想到打娘親,還有,我覺得,她很笨,也很吵,這樣正好,娘親,我是不是很壞,這樣做,是不是不對的?」

韓小貝到底還是小孩子,依然有著小孩子的柔軟,雖然不想救寧貴妃,卻依然會為此感到有些愧疚。

沒有想到,韓小貝居然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才不想救寧貴妃的,韓楉樰連忙安慰著他。

「不是的,小貝,你這樣做,沒有不好,也沒有不對,這是應該的,是寧貴妃應該承受的,而且,她現在並沒有生命的危險,要是有的時候,你一定會選擇救她的,對不對?」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韓小貝的心情,就放鬆了不少,重重的點了點頭,平時的時候,寧貴妃也沒有為難過自己,要是她真的有了生命的威脅,他肯定是會選擇救她的。

當然了,韓小貝想,前提條件是,不能給韓楉樰他們帶來危險,那樣的話,他才會救寧貴妃的。

「娘親,爹爹什麼時候會來啊?」

韓小貝這個時候,覺得,他和韓楉樰,只能指望這容初璟了,所以,很迫切的希望,他能快點來,將他們給救出去。

「放心吧,你爹爹,很快就會來了。」

其實,韓楉樰也不知道,容初璟他們,什麼時候能到來,甚至,連他們知不知道容長天和容楚越造反的事情,都不清楚。

可是,這個時候,韓楉樰只能這樣安慰著韓小貝了,同時,也是在安慰著自己。

韓楉樰想,這樣大的事情,朝中不可能沒有人知道,文武百官,也不可能,全部被容長天和容楚越給收買了,至少,華若謙和寧文田就不會。

只要他們知道了這個消息,肯定是會給容初璟他們送信的,到了那個時候,他們應該很快的,就能回來了。

而這個時候,韓楉榛正在和侍衛長說話,韓楉樰沖著韓小貝比了個噤聲的動作,讓他先不要說話,她要聽聽,他們再說些什麼。

這個時候,任何的消息,對他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於是,韓楉樰開始凝神,細細的聽韓楉榛他們在說些什麼。

「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韓楉榛想著剛剛外面的打鬥的聲音,剛才,一直在和韓楉樰還有寧貴妃對峙,還沒有來的及了解。

「我們的人,現在已經占著一些優勢了,不過,這禁衛軍,是皇上的人呢,沒有皇上的命令,是很難拉攏的。」

那侍衛長,就是禁衛軍的人,只是,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是容楚越安插在裡面的人呢,這麼多年了,也才坐到一個侍衛長的位置,帶領了一小隊的人。

「佔了優勢就好了,那其他的兵馬呢,都是誰的?」

侍衛長沒有想到,韓楉榛還會關心這樣的問題,而且,問的全部都是關鍵,這樣看來,容楚越會和她合作,還是很有道理的。

韓楉榛並不是自己剛剛看到的那樣,只會嫉妒撒潑的,還是有些聰明的,這樣想著,侍衛長,就將一些情況,都告訴了她了。

「還有一些事御林軍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二的,都是我們的人,而五成兵馬司,都是太子的人,至於京畿衛,這次,皇上走的時候,帶走了大半,剩下的,我們也不能調動了。」

兵部的尚書,黃志忠,就是掌管五成兵馬司的人,他是容長天的舅舅,這兵馬,自然是要幫助自家的侄兒了。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容楚越才會暫時的和容長天合作,要不然,就憑他那一點兵馬,他是很難打進皇宮裡裡面來的。

「原來是這樣,那那些大臣呢,他們怎麼樣了?」

韓楉榛是知道的,容楚越說過,他要想辦法,將這些大臣,都困在皇宮裡,讓他們沒有辦法,去給禹帝他們報信。

「韓姑娘放心吧,我們過來的時候,主子已經將那些大臣,都困在了大殿裡面了。」

侍衛長沒有想到,連這樣的事情,容楚越都和韓楉榛說了,於是就更加沒有任何的隱瞞了。

「這樣看來,我們已經勝利在望了。」

聽了侍衛長的話,韓楉榛滿意的點了點頭,嘴角終於露出了一個笑容來了,看來,他們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而韓楉樰,聽了侍衛長和韓楉榛的對話,心裡也很震驚,她還真的是沒有想到,容楚越居然將文武百官,都給困在了宮裡了。

這下,就真的沒有給人容初璟他們報信了,那等他們回來的時候,不就是等於被容楚越他們,給打個措手不及嗎,就像他們現在這樣。

韓楉樰覺得,自己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她的像個辦法,讓容初璟他們知道這件事情才行。

很快的,韓楉樰就想到了,還躲在自己的空間裡面的糰子和圓子,想到,自己上次在認出被軟禁的時候,就讓他們給自己送過信了,他們也有經驗了。

糰子和園子,還是在出事的時候,韓楉樰將他們放在空間裡面的,她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自己進不了空間,可是,那兩隻狐狸是可以的。

「娘親,華叔叔他們也和我們一樣了嗎?」

韓小貝和韓楉樰一樣,耳朵都是很靈敏的,所以,韓楉榛他們的對話,雖然說的小聲,可是,他們也都聽見了。

「是啊,所以,現在娘親,要想辦法,通知他們消息,你要幫助娘親。」

韓楉樰也沒有隱瞞韓小貝的意思,而且,等會兒,她確實是有需要他幫忙的地方。

能幫助到韓楉樰,對於韓小貝來說,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馬上就點頭答應了。

「娘親,你要讓我做什麼?你放心,我肯定會做好的。」

韓小貝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只是,現在還不是行動的時候,韓楉樰只能先將事情,和他詳細的說一下,免得等會兒出了什麼差錯了。

在愛裡等你 「等會兒,娘親會給你華叔叔寫些東西,那些東西,是不能讓其他的人看到的,你等會兒,就幫我好好的看著其他的人,不要讓他們發現了,要是有不對的地方,你就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韓小貝想了想,覺得這件事情,也不是很難的,就痛快的答應了下來了。

韓楉樰見韓楉榛已經和侍衛長說完話了,而這個時間,也只有兩個侍衛在那裡,侍衛長已經出去了。

韓楉榛對著雲娥和葉芷芳說了一聲,要進去看看寧貴妃的房間,於是,三個女人,就往裡面走去了。

這個時機,對韓楉樰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了,她對韓小貝點了點頭,見他擋住了那兩個侍衛的目光,就將自己藏在空間裡面的紙筆給拿了出來。

韓楉樰很快的,就將自己知道的事情,給寫好了,還將另外的一些事情,都寫上了,雖然字寫的很小,可還是佔了一整張的紙。

原本,韓楉樰想著,是將這裡的情況,直接告訴容初璟的,可是,後來想了想,還是先告訴華若謙好了。

畢竟,朝中的事情,還是華若謙了解的比較得多,而且,他們那裡,萬一也有一些情況的話,讓他一起將消息給容初璟送去。

「好了,小貝,娘親已經寫好了。」

自從韓楉樰才是寫字,韓小貝就一副進入了高級戒備的狀態,全身都僵硬了,這會兒,聽見了她說好了的話,才吐出了一口氣來。

身子也慢慢的放鬆了下來,就好像完成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人物一樣,韓小貝轉過身來,對著韓楉樰笑了笑。

「小貝真棒!」

韓楉樰也笑著誇獎了韓小貝一句,就見他臉上的笑容更大了,還沒有說上兩句話,就看到剛剛離開的侍衛長回來了。

還好,韓楉樰沒有將糰子和圓子給放出來,要不然,這個時候,可就糟了,至於那封信,她也已經收好了。

韓楉樰見到那個侍衛長,提著食盒,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剛剛他離開,是去拿吃的東西去了,這才驚覺,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用晚飯的時間了。

「行了,這些東西,都是我們的了,不用給他們吃了,給他們吃點稀飯就行了。」

等了一會兒的時間,韓楉榛和葉芷芳她們也出來了,每個人的身上頭上,都帶了幾件價值不菲的首飾,一看就是寧貴妃的。

而寧貴妃見到了他們,眼睛瞪得更大了,要不是現在,她的嘴吧被堵上了,肯定會狠狠的將他們給大罵一頓的。

出來之後,韓楉榛見到了侍衛長帶來的飯菜,還是很滿意的,至少,色香味俱全,這樣的東西,她當然是不會給韓楉樰他們吃的了。 既然不能毀了韓楉樰的容貌,那就讓他們餓著,韓楉榛就不信,等她餓到了面黃肌瘦,沒有人形,瘦的來皮包骨頭的時候,容初璟還會喜歡他。

還有韓小貝這個小雜種,想當初,自己在益生堂的時候,對他多好,可是呢,到了現在,居然連叫自己一聲,也不肯,還用一種仇視的目光看著自己。

韓楉榛覺得,就應該好好的教訓韓楉樰和韓小貝他們一頓才可以,於是,那侍衛長帶來的飯,果然沒有給他們吃,她和雲娥好友葉芷芳,一起高興的吃完了。

畢竟是御膳房做的東西,那味道,當然是不錯的了,以前,韓楉榛他們,可沒有吃過,這次吃到了,還是很滿意的。

「貴妃娘娘,你要是答應了,等會兒將你放開之後,不亂來,也不要說話,我就將你放開,要不然,你可就什麼都吃不到了。」

這次,那個侍衛長倒是沒有說什麼,真的按照韓楉榛所說的,弄了幾碗粥來,讓韓楉樰他們吃,當然了,他們也沒有想要馬上弄死寧貴妃。

也不可能不讓她吃東西了,容楚越也沒有說過,對寧貴妃的處置,也不知道,對他有沒有用處,那侍衛長也不缺幾碗稀飯,就讓手下的人,來將她給解開。

寧貴妃還是早上的時候吃了點東西了,現在,都已經是晚上了,剛剛看著韓楉榛他們吃的香,她的肚子已經餓的咕咕叫了。

就算是只有稀飯,只要能填飽自己的肚子就好了,這個時候,寧貴妃,覺得自己沒有更多的要求了,聽了那個士兵的話,連連的點頭。

這次,那個士兵,對寧貴妃的反應,還算是比較得滿意的,只是,還是有些不放心,在將人給解開之前,還想著要威脅她幾句。

「貴妃娘娘,你可要牢牢的記住我說的話哦,要不然,我的刀,可是不長眼的,到時候,不小心傷到了你,那可就不太好了。」

說著,那個士兵,還當著寧貴妃的面,在自己腰間的佩刀上面拍了拍,就像是在證明,他的話,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的。

而寧貴妃,看著那個士兵的動作,眼裡眼有著驚恐,連連的點頭,她已經知道了,這些人,都是沒有將自己給放在眼裡的。

就算是自己以前是貴妃,對他們來說,現在也沒有韓楉榛的一句話,來的有用,這個時候,寧貴妃當然不敢在和他們對著來了,她也是很珍惜自己的命的。

那個士兵,很滿意的從寧貴妃的眼裡,看到了對自己的畏懼,於是,也不再為難她,將她手上綁著的東西給解開了。

「咳咳。」

寧貴妃將自己嘴裡的東西給拿出來了之後,就咳嗽了幾聲,這麼長的時間,一直被堵著,連一口水都沒有喝,只覺得,自己的喉嚨都要冒煙了。

「娘娘,你先吃的東西吧。」

這個時候,還能喊寧貴妃是娘娘的人,也就只有她身邊的親近的人了,而這個,是她的貼身的宮女,叫音兒。

這個時候,音兒已經端了一碗稀飯過來了,剛剛,見那些人,凶神惡煞的樣子,她縱然想幫助寧貴妃,也是沒有膽子的。

萬一要是讓那些人不高興了,說不定,到時候的情況,對寧貴妃來說,更加的不利了。

而現在,見那些人已經主動的將寧貴妃給放了,音兒就馬上將那些人給他們準備好的稀飯給她拿過來了。

「給我。」

這個時候,寧貴妃也顧不得什麼禮節了,端過了音兒給自己的稀飯,就喝了幾口,這才感覺自己的嗓子舒服了一些了。

這稀飯,就真的是稀飯,裡面只能依稀的見到幾粒米飯的樣子,就連湯,都清的來,有些透明了。

可是,寧貴妃連嫌棄的資格都沒有了,有心的想要說上兩句,可是想到剛剛那個士兵對自己的威脅,有隻能將話給咽了回去了。

「娘娘,你放心吧,皇上他們,肯定很快就會回來了的。」

音兒見寧貴妃的神色很是不好,只能在她的耳邊,這樣輕聲的安慰著她了,而這個時候,禹帝就是他們全部的希望了。

寧貴妃聽了音兒的話,神色稍微的緩和了一些了,她也希望,禹帝能儘快的回來,當時候,她定要將今天欺負了自己的人,狠狠的收拾了。

尤其是韓楉榛這個賤人,她肯定是不會讓她好過的,這樣在心裡想著,寧貴妃才覺得,自己的心裡舒暢了不少了。

「行了,音兒,你也吃點吧。」

這樣什麼味道也沒有得稀飯,寧貴妃是不想吃的,剛剛喝了一碗,肚子里已經有些飽了的感覺了。

音兒是自己身邊的大丫鬟,寧貴妃平時,對她也算是不錯的了,而且,這個時候,她還能在自己的身邊關心著自己。

寧貴妃也不是不識好歹的人,要是音兒出了什麼事情,那到時候,她才真的是只有一個人了。

「奴婢知道了,娘娘,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

音兒見寧貴妃這樣的關心著自己,聲音都有些哽咽了,原本,他們的生活好好的,哪裡想到,會遇上這樣的事情,他們主子,哪裡受過這樣的苦啊。

寧貴妃看了一眼韓楉榛,然後又看了一下,正安靜的喝著稀飯的韓楉樰還有韓小貝,將自己眼裡的情緒都給隱藏了下去了。

而韓楉樰,喝著這個沒有什麼味道的稀飯,也在想著自己的事情了,現在這樣的情況,她也不知道,這些人什麼時候會離開。

更何況,還有一個時時準備著,要找自己麻煩的韓楉榛和葉芷芳在,所以,她只能找機會,讓糰子他們,將消息給華若謙他們送去了。

「小貝,你餓不餓?」

這樣的稀飯,最多就只能當水喝了,哪裡能真的填飽肚子啊,韓楉樰關心的看著韓小貝。

「娘親,我不餓。」

韓小貝不想給韓楉樰惹麻煩,只能搖了搖頭,可事實上,他是真的有點餓了,原本想著,今天讓她給自己做點好吃的東西,結果,卻出了這樣的事情。

從韓小貝的表情,韓楉樰就能看得出來,他其實和餓了的,只是怕自己擔心,才這樣說的,她的心裡,頓時很是心疼。

「小貝,你在忍一忍,等會兒就有好吃的了。」

見到韓小貝這樣的懂事,韓楉樰實在是不忍心,可是,這個時候,人很多,她實在是不方便將吃的東西給拿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