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孫嫂把電話遞過來:「少夫人,快接吧。」說完就轉身出去了。

封嬈只好把電話放在耳邊,電話那頭傳來戰御宸忍住笑意的聲音:「怎麼發了照片之後,就不接電話了?」

封嬈呵呵笑了一聲:「什麼照片?哦,我剛才發錯了。」

「發錯了?」戰御宸的聲音低沉了下來:「那你原本是要發給誰?」

封嬈:不會撒謊被老公當場揭穿怎麼破?在線等,很急!

還好封嬈急中生智,立刻說道:「我剛才是準備發給念念姐的。因為我覺得我最近長大了,想問問她這是不是正常的,念念姐這方面比較有經驗嘛!」

「原來是這樣。」戰御宸慢悠悠地說道。

封嬈聽到了他翻看文件的聲音,原來他是一邊打電話還一邊在工作。

「對啊,就是這樣。」封嬈點點頭:「你還在工作吧?我就不打擾你工作了。」

戰御宸低沉地笑了一聲:「別擔心,我很滿意你的大小。」

封嬈:「……」

「現在這樣就很好,不用糾結變大的事情。」戰御宸一本正經地說道。

封嬈:「那就好,哈哈,我掛了啊。」

落荒而逃地掛了電話,她臉頰滾燙,她為什麼要和戰御宸討論她胸部大小的問題啊摔!

掛了電話,戰御宸嘴角的笑意不減。

他拿著手機,點開封嬈剛才發過來的那張照片,點擊保存到手機相冊,再加密。

封嬈拍這張照片的時候,穿的比較隨意,是一件簡單的圓領T恤。

她故意把領口往下拉,露出了半個小饅頭。

戰御宸想起,昨晚他還愛不釋手地把這對饅頭拿在手心裡把玩,認真地捏成各種形狀。

那種溫軟滑膩的觸感,一手剛剛掌控的大小……

戰御宸的喉結不自覺地滾動了下。

下腹猛地升起了一團火焰。

他已經有兩個月沒有吃肉了,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他暗暗咬牙,今晚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訓下她,吃不到肉,能喝點肉湯也是好的……

電腦里傳來「叮咚」一聲,這是戰御宸私人郵件收到新信息的提醒聲。

他隨意地打開了那個信封狀的新信息,發現裡面是一個視頻。

點開視頻之後,戰御宸臉色大變!

這段視頻的時間大概在30秒左右,是一個女人赤果著跪在男人的面前,嘴裡塞著男人的東西,正在忘情地吞咽。

戰御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因為視頻里那個女人的側臉像極了封嬈!

他仔細地把這段視頻看了好幾遍,臉色漸漸鬆緩。

縱然這個女人長得再像,但是戰御宸還是認出來,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封嬈。

憑著對封嬈的熟悉,戰御宸可以確定這一點。

可這段視頻是誰發給他的?

他立刻查看郵件源代碼,顯示發件的IP地址是在國外。

不過這種IP地址可以作假,換成是國外任意一個地址。

要查到確切的地址的話,需要專業的技術人員。 戰御宸打了一個電話到技術部,讓人去查發件人的真實地址。

他心裡覺得很噁心,因為這個女人頂著有七八分相似封嬈的臉,在做這麼噁心的事情!

對方發這個視頻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戰御宸握緊拳頭,現在他和封嬈剛剛有了孩子,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破壞他們的感情!

公司開會的時候,戰御宸頻頻走神。

助理跟他彙報工作,戰御宸的手機響了,是提示到下班時間了。

他立刻站起來,踢開椅子,二話不說就要走人。

助理知道因為總裁夫人懷孕了,所以總裁從工作狂人變成了居家好男人,是堅決不會加班的。

公司的員工在私底下一片叫好,總裁不加班,他們也就不用加班了。

其實這樣也很好,因為工作必須在上班時間玩成,反而提高了不少工作效率。

真希望總裁夫人再接再厲,三年抱兩。

戰御宸回到家,封嬈正靠在沙發上看電視。

戰御宸走過去,把電視機關掉:「別老看電視,對眼睛不好。」

「你回來了?」封嬈習慣性地伸手去環住他的脖子。

戰御宸伸手把她撈在懷裡,曖昧地低笑:「嗯,一下班就馬上回來了,怕你等著急了。」

封嬈乖乖地靠在他的懷裡,嘴角忍不住地上翹:「我哪裡著急了?」

戰御宸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腦袋:「你都發有溝的照片了,還說自己不急?」

封嬈立刻漲紅了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都說了是發錯了!」

「好吧,發錯了。」戰御宸低低地喘息了一聲,在她的嘴上用力咬了一口:「是我著急了。」

封嬈對上他灼灼的黑眸,心慌意亂地別開了眼睛。

這個人,一本正經說著情話的樣子,真的好犯規!

看出她想要閃躲的樣子,戰御宸伸手輕輕捏住她的下巴,低低地笑著:「你自己說,我們都多久沒做了?我都快憋瘋了,你還故意發照片撩我。」

修仙強者重回都市 「呃……晚上我們吃酸菜魚好不好?」封嬈畫風突變地專題話題,雖然轉移得很硬:「我突然好想吃酸的哦!」

戰御宸挑了挑眉,要不是考慮到她現在懷孕了,他一定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她。

他揉了揉她的頭髮,輕嘆道:「好,先吃飯,一會兒晚上的消耗會比較大。」

「什麼消耗?」封嬈眨著無辜的大眼睛。

封嬈莫名有點腿軟,想到今天自己作死的行為,戰御宸一會兒該不會真的要做什麼吧?

其實她也挺想他的,可現在懷著寶寶,絕對不能亂來。

天哪,她為什麼會想這種色色的東西?

封嬈,你完蛋了,你墮落了!

吃完了飯,戰御宸去書房工作,因為他現在幾乎沒有加班了,所以每天都必須要把做不完的工作帶回家來繼續做。

封嬈想到戰御宸那雙快要噴火的眸子,她覺得自己今晚恐怕不太安全。

指不定會被戰御宸欺負,讓她用手什麼的……

她被欺負過好多次了,都已經知道他的套路了。

想了想,她決定今晚還是把門給鎖了,比較安全。

封嬈進了衛生間洗澡,很快浴室里就霧氣瀰漫。

水流聲嘩嘩的,封嬈閉著眼睛沖洗頭髮,並沒有聽到浴室開門的聲音。

直到她的後背撞到了一堵堅實的肉牆時,她嚇得差點叫了出來!

正要開口尖叫,卻聽到一陣熟悉的低笑聲。

熟悉的氣息讓封嬈頓時安定了下來,可聽到低笑聲卻又讓她火冒三丈!

她有些慌亂地將重要部位遮住,扭頭瞪他:「你進來幹嘛?」

戰御宸嘴角的笑意加深:「我進來洗澡。」

家裡又不止一個浴室,幹嘛偏偏要挑她在洗澡的時候進來?

戰御宸完全沒有介意封嬈咬牙切齒的樣子,反而聲音低啞地說:「驚喜嗎?」

封嬈頓時覺得自己以為鎖好門就可以的想法,簡直是太天真了!

在自己家裡,戰御宸當然是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了!

「我還沒有洗好,你先出去。」封嬈低頭漲紅了臉。

她現在肚子平時看不出來,但是沒穿衣服的時候,還是能夠看到微微鼓起。

她覺得有些影響美觀,不想戰御宸看到她變醜的樣子。

身後男人的體溫卻在升高,戰御宸目光深沉:「我幫你。」

「不用了!」封嬈急忙拒絕。

「沒關係,反正上回你也幫我洗了,這回到我幫你。」 太子妃她是我的葯 戰御宸已經往手上倒了沐浴液,往她的身上抹去。

他的手心滾燙,偏偏動作又慢又認真。

封嬈死死抿著唇,努力忽視那種要命的觸感。

她聽到戰御宸逐漸加重的呼吸聲,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她清晰地感覺到他那雙帶著薄繭的大手,在她的身上四處遊走,每一寸都不曾放過。

封嬈覺得臉紅得快要燒起來,雙腿也在發軟。

她的女兒身在他的面前綻放,被他認真地觀賞著,肆意地褻玩著,羞得她情難自禁。

強勢霸道的封大總裁,此刻卻像是她最虔誠的奴僕,努力地為她擦洗。

封嬈實在忍不住了,一聲嗚咽聲脫口而出,沙啞又曖昧。

她簡直不敢相信,這種聲音竟然會是她發出來的!

戰御宸似乎很滿意,低頭咬住了她通紅的耳垂:「難怪別人都說孕婦那個什麼特彆強。」

封嬈扭頭想要瞪他,卻看到他的眸底似乎有黑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燒,炙熱洶湧。

她忽然覺得口乾舌燥,小心臟也呯呯直跳。

他低下頭,吻上她柔軟的唇瓣,吻得細緻又深情。

封嬈只覺得呼吸急促,身體輕顫,身體里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燒盡她僅存的理智。

她迷迷糊糊地想著,難道孕婦那方面的感覺真的會特彆強?

「老婆,幫我。」戰御宸聲音沙啞地說。

封嬈愣愣地看著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

戰御宸笑了出來,拉著她的手……

很久之後,封嬈覺得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

她趴在戰御宸的懷裡,累得一動也不想動一下。

戰御宸細心的用毛巾幫她擦乾身體。

看到她累到不行的樣子,他勾了勾唇:「知道沒餵飽你,先忍一忍,等寶寶出生了再說,嗯?」 封嬈把腦袋埋在他的胸前,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這個吃飽喝足的男人,還裝什麼大尾巴狼!

戰御宸低笑了一聲,抱著她走出了浴室,把她輕輕地放在床上。

封嬈刺溜一聲就鑽進了被窩,把自己從頭到腳裹得嚴嚴實實的。

戰御宸在她的身邊躺下,順手一撈,連人帶被子一起撈進了懷裡。

封嬈被迫和他面對面,呼吸彼此交纏。

她裝死地閉上了眼睛,聽到男人低沉的笑聲,不由得連耳朵都紅了。

偏偏戰御宸還一本正經地問道:「老婆,你剛才還滿意嗎?」

封嬈睜開眼睛,瞪著他:「不滿意,差評!」

她的小臉紅彤彤的,眼角眉梢都還帶著沒有退去的春意,聲音也有些暗啞。

瞪戰御宸的那一眼,看上去不僅沒有什麼威懾力,反而勾得人心痒痒的。

看得戰御宸心頭一熱。

他低頭在她的唇上輕輕啄了一口,語氣要多誠懇就有多誠懇地說:「請問親是哪裡不滿意呢?親說出來,我才好改進啊?」

封嬈欲哭無淚,戰御宸就看過一次她在淘寶買東西,和賣家旺旺聊天,就學會了這種淘寶體。

戰御宸還不放過她,道貌岸然地問道:「親覺得哪裡不好?是速度還是力度?想要快一點還是慢一點?」

媽個雞,明明是她在幫他,她的手都酸得快要斷掉了好嗎?

還說什麼快慢,氣死人了啊摔!

封嬈咬牙:「也沒有那麼多要求,差不多就行了。」

剛才在浴室里,她被迫用手幫了他一次又一次。

她怎麼求饒喊叫都沒有用,嗓子都快喊啞了,手都快要斷掉了,男人也不肯放過她。

現在還好意思要她打五分好評?

還有漫長的八個月,肚子才會卸貨。

想到以後暗無天日的日子,封嬈有種奶疼的感覺。

看著封嬈生無可戀的小眼神,戰御宸又是好笑又是憐惜。

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下次不用手了。」

封嬈一聽,情不自禁地鬆了口氣。

可接下來,戰御宸卻又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補充了一句:「可以用嘴……」

他瞄了一眼她日漸豐滿的小饅頭,彎了彎唇角:「還可以用這裡。」

在封嬈徹底炸毛之前,戰御宸在她的唇上結結實實親了一口,特別無辜地說:「不是你給我發照片的嗎?老婆大人這樣明示我,我不努力一點怎麼行呢?」

這個王八蛋,又提照片!

封嬈清楚這個男人的慾望是多麼容易被挑起,分分鐘都會化身為狼。

她不由得淚流滿面,未來的日子似乎很黑暗呢。

「睡吧。」戰御宸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了一個吻,聲音低沉溫柔:「晚安。」

封嬈立刻如蒙大赦,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臉上掛著甜蜜的笑容,秒睡。

很快,她就發出了細微的鼾聲。

戰御宸有一秒鐘的愣神,繼而失笑。

封嬈乖巧地窩在他的懷裡,橘黃色的小燈暈染出了一圈金黃的色澤,環住了她露在被子外面的兩個肩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