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昔韓信背水為陣,所謂致之死地而後生也。」

王平挨了訓斥,心中不服,他是坦陳的性子,就繼續說道:

「不然。昔者韓信,料敵人無謀而用此計;今將軍能料趙雲、黃忠之意否?」

徐晃對王平的絮叨非常不耐煩,就開口說道:

「你可引五千步軍立寨拒敵,看我引五千馬軍前去破黃忠和趙雲。」

徐晃不聽王平之言,下令軍卒搭起浮橋,隨即率騎兵過河,迎戰黃忠和趙雲。

王平雖然料定徐晃必敗,但也不敢違抗軍令,只得領五千步軍過河,找了一個易守難攻的渡口,紮下營寨,準備接應敗退的徐晃。 曹軍上次在米倉山布局,轉運糧草之時,用了不少騾馬。

但因為那裡的地形複雜,不利於騎兵作戰,派出埋伏的軍隊,是以步軍為主。

所以,雖然張郃和徐晃很容易就把黃忠為困住了,但趙雲沖開包圍圈,突出重圍以後,曹操的步兵在追擊時,反不如慣走山路的趙雲、黃忠軍的速度快,讓他們從容逃走。

曹操對趙雲再次從自己的重圍中逃走也非常鬱悶,這次讓徐晃為先鋒攻打漢水,吸取了上次機動力不夠的教訓。

徐晃也是用騎兵的好手,要求曹操撥給他五千騎兵、其中兩千是弓騎兵,大大增加了軍隊的機動能力。

正是因為騎兵的優勢,徐晃才有了底氣,執意要引軍渡過漢水,背水為陣,引誘劉備軍來攻。

徐晃、王平渡過漢水,早有細作報知劉備。

劉備不想渡水作戰,並沒有派兵半渡而擊,任由徐晃渡過漢水。

但如何迎戰,劉備卻還沒有拿定主意,但他不可能自降身價,親自領軍對付曹操的先鋒軍。

劉備身邊的大將看似不少,但真正用起來還是有些捉襟見肘。

張飛、馬超、魏延等人,都已經派出去了,為的是奪取南鄭城。

劉備所領軍卒不少,有近十萬之眾,但現在身邊能夠獨當一面的大將,只有黃忠、趙雲兩人。

劉封雖然武功不弱,但絕非徐晃這等名將之敵。

上次劫糧,黃忠被徐晃和張郃車輪戰,兩人曾經數十次單挑,知道徐晃的武藝高強,以自己一人之力,很難佔得上風。

上次黃忠被張郃和徐晃以眾凌寡,用車輪戰欺負,心中一直不忿,也想還以顏色,就向劉備請戰道:

「徐晃已經渡過漢水,看來是想背水一戰,但因為河岸並不寬闊,缺乏加速時間,雖然騎兵眾多,但也沒有優勢可言,我願與子龍各引本部兵馬前去迎戰。」

劉備既然已經出兵,對曹操的一萬先鋒,還不至於堅守不出,就讓二人各引三千軍馬前往。

還是老規矩,黃忠是主將,但趙雲依然是自領一軍,分別紮下兩個營寨,互為掎角之勢。

自從得到法正的面授機宜和言傳身教,年過六旬的黃忠猶如醍醐灌頂,對軍謀的認識和運用一下子提到了一個很高的程度。

因為得到了用計的好處,黃忠出戰非常重視軍謀,一路上,黃忠騎在馬上沉思,思得一計,就對趙雲說道:

「今徐晃恃勇而來,我們暫且不與他交戰;待日暮兵疲,你我分兵兩路出兵,分進合擊,則徐晃可擒也。」

趙雲深以為然,於是,兩人據住寨柵,並不出戰。

徐晃領五千騎兵過江而來,並沒有被半渡而擊,以為劉備軍怯戰,心下打定,引兵耀武揚威,徑直來到黃忠營寨前,從辰時搦戰,直至申時。

黃忠和趙雲,只是按兵不動。

徐晃眼看天色將晚,似乎心中非常憤怒,盡教弓騎兵向前,拿出弓弩,鋪天蓋地的箭支,望黃忠營內射去。

黃忠一看,馬上派人通知趙雲道:

「徐晃令弓弩射我營者,其軍必將退也!我們可乘時擊之。」

趙云然其言,整軍完畢,忽見曹兵后隊果然退動。

於是,黃忠營內鼓聲大震,黃忠首先領兵從左面出擊。

趙雲聽到鼓聲,也領兵從右面殺出。

兩下夾攻,徐晃抵擋不住,大敗而走,退往自己的營寨。

因為徐晃的營寨是在漢水之旁不遠,河堤並不很寬闊,敗軍擁擠不堪,不少軍士連人帶馬被逼入漢水,死者無數。

徐晃害怕被黃忠和趙雲圈住,不敢回寨,領軍殺開一條血路,退往王平的營寨。

看到王平的營寨守得嚴實,黃忠和趙雲領軍退走。

徐晃被王平接應入營,清點敗軍,五千騎兵折損近半,心痛之極,又不知道如何向曹操交代,就責備王平道:

「你看見我軍危急,如何不出兵相救?致有此敗!」

王平怒極而笑,大聲反駁道:

「我若領軍前去救援,此寨亦不能保。我曾諫此地騎兵施展不開,將軍暫且休去,將軍不肯所,以致此敗,現在反而怪罪於我,是何道理?」

徐晃一見王平不肯服罪,還要狡辯,心中大怒,吩咐手下把王平抓起來,推出斬首。

王平到曹操手下未久,頭一次領兵出征就受到徐晃的刁難,心中有不妙的感覺,早就有了準備。

不等徐晃動手,王平早已領自己親信人馬,就營中放起火來。

曹兵大亂,徐晃棄營而走,退回漢水之北。

王平卻乘亂領本部人馬,來投趙雲。

趙雲不敢耽擱,當即引王平前去見劉備。

王平本來有機會歸順劉備,但他卻選擇了曹操,現在沒有了選擇,再就沒有任何隱瞞,盡言漢水地理,並獻上一個水淹之計。

劉備聞之大喜,對眾將說道:

「孤得王子均,取漢中無疑矣。」遂命王平為偏將軍,領嚮導使。

黃忠留守營寨,趙雲領軍渡過漢水。

徐晃雖然還有數千人馬,但他新敗一場,軍心未定,不敢對戰,領軍逃回曹操大營。

徐晃知道這次失敗是自己太過輕敵,但王平的不配合也有關係,向實事求是地向曹操報告道:

「我領軍與黃忠、趙雲對戰,讓王平守寨接應,我軍敗退之時,誰知道王平卻按兵不動,致我軍大敗,想是害怕魏王降罪,王平領軍去降劉備矣!」

曹操非常關注先鋒的戰況,早就得到探馬的報告,知道這次失敗是因為徐晃用兵不當。

現在正是用人之際,曹操也很為難,還真不好把徐晃怎麼樣。

修改超凡 聽到王平領軍投靠劉備,曹操心中大怒,剛好把戰敗之罪,全部推到王平身上,仍然讓徐晃為先鋒,親統大軍,來與劉備決戰。

趙雲只有三千軍,在漢水北岸獨自立寨,探知曹操領大軍前來,恐孤軍難立,領軍退回漢水之南,與黃忠合兵一處。

劉備仍然按兵不動,曹操也暫時沒有渡過漢水,兩軍隔水相拒。

對數倍於自己的曹軍,劉備也不敢輕敵,就與諸葛亮一起,領著王平、劉封等人,前來觀看雙方形勢,籌謀破敵之計。 諸葛亮跟在王平身後,看他指點漢水兩岸的地形。

諸葛亮抬頭看向對岸,見曹操營寨上游十里處,有一座土山,可伏千餘人,心生一計。

回到營中,諸葛亮把執行力高的趙雲悄悄叫過來,吩咐道:

「子龍,你可領五百人馬,皆帶鼓角,今夜悄悄渡過漢水,伏於土山之下;明晚夜間,只聽我營中炮響為號:炮響一番,你就領軍擂鼓一番,只是不要出戰。」趙雲領計而去。

諸葛亮為了預判曹軍的起居動向,隔岸居於高山之上,暗中觀看曹營。

次日,曹操派來使者過江,向劉備下戰書。

但劉備軍營中轅門緊閉,高掛免戰牌,營中一人不出。

曹軍使者無奈,就把戰書留在轅門處,自回大營。

當夜更深,諸葛亮在山上,見曹營燈火方息,軍士歇定,約莫半個時辰過去,諸葛亮下令手下放號炮。

趙雲在土山上,聽得號炮聲響,令五百軍士鼓角齊鳴。

曹兵在睡夢中被驚醒,慌亂不已。

曹軍將領,只疑是劉備軍劫寨,想著在魏王面前好好表現一番,以最快的速度整軍迎戰。

等到大家點亮燈火,整軍到營門外列陣迎戰,卻不見劉備一兵一卒過來。

折騰這一陣,已經快一個時辰過去,曹操讓軍士們回營休歇。

營中才熄燈火,對岸的號炮又響,上游又是鼓角齊鳴,吶喊震地,山谷應聲。

曹兵徹夜不安,無法入睡,軍心疲憊,無法出戰。

曹操驚疑不定,司馬懿獻計道:

「此乃疲兵之計,魏王可留下警戒將士,其餘照常歇息。」

曹操然其言,當天晚上,讓各將留下警戒的軍士,其餘將士照常歇息。

但人心惶惶,休息的軍卒也難以合眼,一連三夜,都是如此,曹軍士卒,睡眠不足,疲態盡顯,戰力明顯下降。

曹操見此,非常擔心,害怕劉備軍真的前來劫營,就拔寨後退三十里,在空闊處紮下營寨。

看到曹操後退,諸葛亮笑著對劉備說道:

「主公,曹操雖知兵法,不知詭計。」

因為是曹操親臨,也只有劉備才有資格與他對話。

於是,諸葛亮請劉備親自領軍渡漢水,背水立下結營。

徐晃背水結陣,才敗了一陣,現在諸葛亮也用此計,劉備驚問其故,諸葛亮附耳道:

「可如此這般……」

曹操後退以後,也是在試探劉備,看他敢不敢過江迎敵。

見劉備居然背水下寨,曹操心中疑惑,又使人來下戰書。

這次劉備大開轅門,把使者迎進去,以禮相待。

劉備看完戰書以後,遞給諸葛亮,當場批下四個字「來日決戰」。

次日,兩軍各前進十餘里,位於兩軍營寨的中間,剛好有一片開闊地,雙方出一萬人馬,列成陣勢。

按照規矩,曹操畢竟是大漢丞相,地位崇高,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他首先出馬,立於門旗下,兩邊布成兩列龍鳳旌旗,擂鼓三通,喚劉備答話。

劉備雖然只是自領益州牧,但也是皇室宗親,大漢皇叔,沒有弱了聲勢,引劉封、吳班等川中諸將而出。

曹操以大漢丞相自居,揚鞭大罵道:

「劉備,你枉為皇室宗親,忘恩失義,甘當反叛朝廷之賊!」

劉備一直與曹操針鋒相對,自然不會被他這幾句話嚇住,大聲反駁道:

「吾乃大漢宗親,當今天子欽定的皇叔,奉天子衣帶詔,討伐你這個逆賊。你先弒貴妃,再弒母后,自立為王,僭用天子鑾輿,非反而何?

曹操雖然還沒有正式篡位,但權勢已經熏天,與皇帝無異。

在朝堂之上,曹操的威嚴日重,滿朝文武,無人敢忤逆於他,養成了唯我獨尊的習慣。

就連漢獻帝,都要看他臉色行事,很多年沒有人敢在他面前言語放肆。

上次濡須之戰,曹操與孫權陣前相見,曹操也是以大義責備孫權,但對方並沒有惡語相向。

劉備卻是一頓毫不留情的指責,曹操不由心中大怒,命先鋒徐晃出馬搦戰。

趙雲、黃忠,被諸葛亮安排領軍設下埋伏,劉備身邊武功最強的,就算義子劉封,劉備下令他前去迎戰。

劉封尚未出陣,劉備叮囑了幾句,就先走入陣中,率領衛隊飛馳而去,引入山谷不見。

劉封雖然不知劉備有什麼的計策,但出陣之時,已經得到劉備不可力敵的吩咐,他與徐晃只斗得數個回合,力氣不加,抵敵不住,撥馬便走。

手下軍卒,見主將敗陣,跟隨他一窩蜂往後便逃。

曹操雖然派徐晃出戰,但並沒有指望在斗將上取勝,因為已方並不佔優。

劉備軍中有張飛、黃忠、趙雲、魏延等勇將,而曹操部下只有許褚、張郃、徐晃堪與匹敵,明顯處於劣勢。

因此,曹操打的就是混戰的主意,他一見徐晃建功,劉備的敗軍沖亂了自家陣腳,就急忙下令道:

「眾將士可奮勇殺敵,無論官職大小,捉得劉備,便為西川之主。」

這可是一步登天的機會! 迷霧之夢 曹軍將士眼都紅了,齊聲吶喊,奮勇向前,向劉備軍追殺過來。

劉備軍陣勢大亂,盡皆望漢水而逃,馬匹軍器,丟滿道上。

曹軍見到如此多的戰利品,不少人撿起來,負在背上,追趕的速度,也慢了下來,曹操見狀,急令鳴金收軍。

眾將都是騎馬,勒馬返回,軍士們雖然停止向前,但不少人還在收取戰利品,戰場一片混亂。

眾將問曹操道:

「我等奮勇向前,正待捉得劉備,大王何故鳴金收軍?」

曹操回答道:

「我見蜀兵背漢水安營,其可疑一也;多棄馬匹軍器,其可疑二也。此必是諸葛村夫之計,可急退軍,休取衣物。」

曹操傳下軍令:

「妄取一物者立斬。火速退兵。」

曹兵聽了軍令,這才戀戀不捨地往回走時,那邊山頂上,諸葛亮看得分明,舉起號旗。

軍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劉備領中軍從山谷中殺出,黃忠領軍從左邊殺來,趙雲右邊殺來。

曹兵因為停止追擊,陣型散亂,不能抵禦,被趙雲和黃忠兩邊夾擊,大潰而逃,劉備領軍連夜追趕。

曹操眼見劉備軍追趕甚急,就傳令大軍先回南鄭,再作計議。 曹操大舉進攻漢水之時,馬謖領命悄然來到張飛軍中。

與魏延軍匯合以後,先由馬謖傳達了這次進取南鄭的軍令,然後悄悄從米倉道前往南鄭城。

雖然張飛在下辨之戰中戰敗,折了副將雷銅,但他軍卒的損失並不大,只折損了數百人。

張飛退回米倉山,還有四千餘人,劉備有心給張飛上點眼藥,並沒有給他補充軍隊,讓他率領殘兵,在米倉山附近作為疑兵。

因此,當黃忠和趙雲在漢水大戰的時候,張飛卻因為兵力不足,不能主動出擊,只能率領軍隊在山溝里轉來轉去,和許褚捉迷藏。

雖然沒有什麼損失,但也無寸功可言,張飛心裡非常鬱悶。

聽說讓他領軍前去攻打南鄭,張飛知道馬謖謀而後動的性子,認為這次一定能夠建功。

張飛也知道南鄭的守將是夏侯惇,但這次他再不敢推辭了,他自己需要功勞,馬謖更需要功勞。

劉備雖然對張飛可以有些敲打,但對馬超只能採取懷柔的手段。

馬超的損失比張飛大得多,從下辨敗退回來以後,劉備並沒有半句責怪,而是對馬超多方安撫。

又撥給馬超兩千軍卒,讓他領軍前往太白山一帶休整,扼守斜穀道,準備攔截從斜谷過來的曹操援兵。

魏延這次能夠與張飛一起進攻南鄭,也是劉備刻意栽培他的結果。

雖然取得西川以後,論功行賞,魏延的職務和地位得到了很大提升,但與張飛相比,還是差的太多,本部也只有一千軍馬。

魏延自從跟隨劉備進入西川以後,一直在劉備的眼皮底下做事,顯示出對劉備的無比忠誠。

在劉備眼中,魏延雖然還有一些不足,但其重要性還在黃忠之上。

黃忠雖然表現非常出色,但畢竟已經年老,實力處於快速下降期,能用的時日無多。

而魏延正當壯年,武功和謀略直追黃忠,而且實力還處於上升期,可謂潛力巨大,是劉備重點培養的後輩幹部。

這次攻取南鄭,劉備並沒有把魏延劃歸到張飛的麾下,而是另外給他兩千人,讓他獨領一支三千人的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