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容子澈看著人走的差不多了,要跟慕洛琛說溫如意的事情。

但只說了開頭,便被慕洛琛阻止了。

「等下再說。」

慕洛琛淡淡地說了句,對周文達道:「你不用去醫院了,先把言邑帶到家裡,給他安排好住處,再去醫院。」

周文達說了聲是,走到言邑跟前,和他說了幾句話。

言邑看了一眼慕洛琛的方向,臉上沒有笑意的跟著周文達走了。

容子澈看到言邑,眉頭一皺:「那人是誰?」

言邑?

他之前沒聽過這個名字,更沒見過他。

這個人是誰?

「是簡汐的救命恩人。」慕洛琛沒打算跟容子澈解釋太多,因為他現在需要把精力放在對付顧家的事情上,沒必要為了言邑的事情分心,「你剛才想說什麼?」

「嗯……我想說的是,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慕洛琛問。

一胎二寶 容子澈有些猶豫,他不喜歡求別人幫忙,但現在已經跟家裡斷絕了關係,他能找的人也就只有洛琛和清華了。清華自從裴家那件事情之後,就被他家老爺子壓著,手裡沒什麼實權,幫不上他什麼忙,想來想去也就只有洛琛了。

原本幾天前,簡汐不見了,他不好意思找洛琛。

現在簡汐既然回來了,他也就想問問洛琛。

容子澈默了片刻,下定決心道:「這幾天,如意就會洗清嫌疑,從監獄里出來了。等她出來,我想辭去現在的職位,跟她在A市結了婚之後,就帶她離開A市。可是……阿琛你應該知道,顧家那邊不會放我跟如意離開。所以,我想,等我跟如意離開的那一天,你能不能幫我擋幾天顧家的人?」

只要擋幾天,他就能帶著如意,消失的無影無蹤。

等過幾年,顧家的人忘記了他和如意。

他說不定會再帶著如意回來。

容子澈已經把所有事情都規劃好了,但最關鍵的地方,在擋住顧家。

雖然只有幾天時間,但要擋住現在如日中天的顧家瘋狂的打擊,談何容易?

他不怕洛琛不答應,而是怕太麻煩洛琛了……

那樣他心裡會過意不去。

容子澈話說完,越發的不好意思。

慕洛琛五指攥成拳頭,在容子澈的胸口,不輕不重的打了一下,「你放心,我會幫你把後事擺平。不過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辭去了現在的職位,想要再復職可就難了。」

市廳長的位子,多少人虎視眈眈的盯著?更何況A市是國際化的經濟大都市,廳長的位子更是炙手可熱。

「早在跟家裡人斷清關係的時候,我就想好了。阿琛,只要跟她在一起,我什麼都捨得。」

容子澈笑了笑道。

他是真的甘願放下一切,跟溫如意遠走他鄉,到一個沒人的地方,平平靜靜的度過這一輩子。

慕洛琛了解容子澈,知道他是真的下定決心了。

剛才那麼一問,也是想再度確定。

畢竟子澈走了……

他們好兄弟三人,就只剩下兩人了,想想還是有些捨不得。

不過男子漢大丈夫,說那些捨不得話,太過彆扭。

只能以這樣的方式委婉的問。

既然子澈給出了明確的答覆,他也不會讓子澈改變想法。

要走就走吧。

地球就那麼大,早晚有一天會再碰到。

「好了,走吧。」

慕洛琛說著,率先走在了前面。

容子澈緊跟了上去。

葉簡汐平安的回到A市的消息,很快在A市傳播開來。

當初葉簡汐走丟,慕洛琛一點都沒想隱瞞下消息,把A市翻了個遍,又調用了整個團的人,聲勢浩大的去找葉簡汐。

這件事不止上流圈子裡人知道,連普通民眾都有所耳聞。

整個A市都沸沸揚揚的議論了好幾天。

眼看著輿論就要平息下去了,葉簡汐又忽然回來了。

這個消息就像是一陣風,吹進了每一個人的耳朵。

所有人都在暗暗地猜測,葉簡汐到底出了什麼事,忽然出去了,又忽然被找回來,這裡面怎麼看怎麼有蹊蹺。

而整個A市議論紛紛的時候,顧家的人也不例外。

不過他們不關心葉簡汐發生了什麼,只關心慕洛琛回來之後,對顧家的影響。

原本葉簡汐和慕洛琛不回來。

顧家要對付容子澈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現在兩人突然回來了,顧家所有的計劃都要再度被大亂。

顧老太太氣的直拿手敲桌子,「這個葉簡汐,真是瘋瘋癲癲,突然走了就走了,現在又回來。真是物以類聚,她跟那個溫如意都是禍害!」

話說完,抬眸看向顧明珠。

「明珠,你到底怎麼打算的?你不是說,會對付容子澈和溫如意嗎?怎麼現在都沒動靜?溫如意過不久可就要被放出來了。」 顧家上下都不去動容子澈,是因為明珠之前發話,要親自對付容子澈。他們想著,明珠被容子澈害的那麼慘,也就由著她了。

可這話都說出來好幾天了,也沒見她有動靜,顧老太太不由得著急。

容子澈害顧家的事情,怎麼著都要算清這筆帳。

如果明珠如果心軟下不了手,那就讓老頭子來,絕對不能就這麼把容子澈給放過了。

至少在沈綿綿出來之前,她要容子澈栽一個大跟頭!

顧老太太話問出來,見顧明珠不說話,沉下臉色道:「明珠,你是不是還捨不得那個容子澈?你可別忘記了,你媽還在監獄里,他現在也要跟那個沈綿綿複合。你就算護著他,到頭來,他也不會感激你半分!你下不了手,那我就給你爺爺打電話,讓他去收拾容子澈!」

顧老太太說著,要站起來拿電話給顧老爺子打電話。

「奶奶,你等等。」

顧明珠起身,攔住顧老太太,目光裡帶著鋒芒道:「奶奶,現在容子澈沒事,不代表他接下來不會有事。我顧明珠要對付他,不屑用那些下三濫的手法,要對付他就光明正大的對付。」

「你有法子了?」

顧老太太眼睛一亮。

顧明珠點頭,唇角露出極淡的笑容,「不用我去做,自有天來幫我。」

顧老太太滿頭霧水,想不清楚明珠到底要做什麼。

「奶奶,你等下就明白了。」顧明珠走到桌子前,打開自己的包,從裡面拿出一份檢查報告,遞到老太太跟前:「奶奶,你看。」

顧老太太半信半疑的接過來,翻看了下。

臉色漸漸的變了。

「這是……」

「奶奶,你現在明白我為什麼不著急了吧?容子澈走不了,他離不開A市。我只要等著,他把所有能做的都做了,自以為得到了一切,可最後什麼都得不到,親眼看著所有的希望都消失……這才是對他最大的報復。」

顧明珠話說完,將檢查報告放到自己的包里。

顧老太太有些不安,「你確定這份檢查報告是真的?別是容家做出來,糊弄你的吧?萬一他沒事,那……」

「奶奶,你放心。這份檢查報告是文叔叔給我的,外界很少有人知道。我也找了容家的人問了,容家很少有人知道實情。容家沒人知道,表示容老爺子是想隱瞞這件事,那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顧明珠笑了笑道,「而且,奶奶,你不相信文叔嗎?」

顧老太太見她有十成的把握,放了一半的心。

「我自是信他的,既然你有把握,那我且等著。」

「嗯,奶奶你就等著,容子澈作繭自縛的那天吧……」

顧明珠話說完,拍了拍老太太的肩膀。

顧老太太微微的點頭。

……

醫院……

葉簡汐進了醫院,又接受了一番檢查。

羅素看她把自己身體弄得亂七八糟,臉色綳得厲害,「簡汐,之前我就警告過你,生雙生子的代價是弄垮你的身體,你不聽……現在把自己弄成這樣,是不是開心了?」

這些話……

葉簡汐已經聽得耳朵都出繭子了,只賠笑不說話。

羅素無奈的嘆了聲氣,給她吊了一瓶滴液。

做好這些后,羅素帶著護士,離開了病房。

房間里只剩下葉簡汐一個人,她躺在床上,邊看新聞邊等慕洛琛回來。

剛才她讓洛琛去安置女兒了,女兒早產,身體不怎麼好,之前幾天都是靠著苗醫生和費德勒調養,雖然好了一些,但也沒能完全調養過來。如今回了醫院,費德勒準備好好的幫孩子調養身體。

其實……

她看的出來,洛琛不怎麼親近女兒。

哪怕她再怎麼把女兒往他懷裡推,他也只是勉強抱一抱,很快就鬆手了。

她知道,他不是因為重男輕女,而是……

在他心裡,大抵認為,是女兒害她成這樣的吧。

洛琛對女兒有芥蒂。

即使他沒表現出來,可她能感覺到。

生產之前,他那麼期待兩個女兒的到來,現在女兒來了,他反倒冷淡了下來。

多數是因為她的緣故。

可縱使明白緣由,葉簡汐也沒打算強迫慕洛琛,改變女兒的態度,因為或許洛琛自己都沒看透,自己的心思。

還是等洛琛和女兒多相處,自動解開心結吧。

血濃於水,早晚他會接納女兒的。

葉簡汐正想得出神,門口咔嗒一聲,傳來開門的聲音,下意識的認為是慕洛琛回來了,她扭頭看過去,在看到門口站著的人的時候,頓時愣住了。

「查理。」

門口站著的查理,長出了淺淺的鬍子,看起來整個人成熟了不少。

不過也憔悴了很多。

葉簡汐知道,自己忽然不見了,查理會著急,原本在Z省的時候,就想聯繫查理的,可電話撥打出去,號碼已經停機了。

聯絡不到查理,她還以為查理走了。

因為之前查理說過,他想到處走走。

「簡汐。」

查理推開門,三步並作兩步衝到床跟前。

注意到她蒼白的臉色,查理的眉頭皺在了一起。

「對不起,簡汐,是我疏忽大意,讓你出了意外……」

葉簡汐想要跟他說,自己沒什麼事情。

但還沒開口,餘光里注意到,門口站著的還有一個女人。

女人五官精緻,化著淡淡地妝容,典雅而高貴,一襲淡紫色的長裙,襯得她像是風中搖曳的藍鈴花。

葉簡汐看著她的面容,感覺有些熟悉。

……像誰?

葉簡汐仔細想了片刻,眼前忽然浮現了那天帶自己走的女孩子的面龐。

是了……

眼前這個女人和那個女孩子長得有三分相似!

不過,兩人的風格相差太大。

她一時有些轉不過彎來!

而就在葉簡汐閃神的片刻,裳於雲柔柔的出聲道:「慕太太,對不起,阿悅一時任性,給你造成了麻煩,我代替她跟你說一聲對不起。如果你需要補償,無論是什麼要求,只要提出來,我盡量滿足。我說這些話,沒別的意思,只是向代替阿悅,向慕太太致歉。」

「阿悅?」

葉簡汐疑惑的問出聲,頓了兩秒,想到了可能是那個女孩子的名字,抿了抿唇。

「阿悅是我妹妹,我是裳於雲。」

裳於雲自動解釋。

裳於悅……

葉簡汐默默地在心裡默念了這個名字,暗暗地記住。以後見到裳於悅一定要躲遠一些,否則什麼時候再被她坑了,也說不定。

葉簡汐綳著臉,肅聲道:「她做的那些事,的確讓我很生氣。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她真的感覺到歉意,就讓她親自過來道歉吧。」

如果不是裳於悅,她本可以順利的離開A市,找一個地方生下兩個女兒。

她也不會丟了一個女兒……

所以,她不會那麼輕易地原諒裳於悅。

哪怕她是為了查理好,也不行。 裳於雲聽到葉簡汐的話,怔了兩秒,道:「阿悅現在還被慕先生困著,難道慕太太不知道嗎?」

這下輪到葉簡汐愣住了。

裳於悅在洛琛的手上?她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看著葉簡汐的表情,裳於雲便知道,自己的猜測對了,於是解釋道:「之前阿悅把慕太太帶走了后,慕先生當天就把阿悅抓了起來,之後我跟查理,多次請慕先生把阿悅放了,他都沒有答應。我原先以為,慕太太知道這件事……所以才來求慕太太原諒阿悅,放阿悅回家。」

葉簡汐明白了前因後果,擰了眉頭。

她離開都差不多一周時間了。

洛琛把裳於悅抓起來那麼久,也難怪裳於雲會低聲下氣的來求她了。

想來洛琛收拾起來裳於悅,手段肯定比她重很多。

葉簡汐反倒有些擔心裳於悅的處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