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旋即,轉身對著葉浪說道「葉老師,讓你受委屈了,我替凌菲跟你道歉,你以後就住我家吧!」

凌菲當即一愣,旋即一臉委屈「愛住誰家住誰家,李雅珊,你早晚都會看出這個壞蛋的本質,哼,你會後悔的!」

「嘭!」

凌菲一氣之下,將門關上,讓李雅珊與葉浪同時一愣,此時的凌菲簡直是委屈急了,李雅珊根本不知道葉浪是一個什麼人,就這麼冤枉自己!

李雅珊一臉歉意,對著葉浪說道「葉老師,我這個表妹……」

「哪位是葉浪?校長讓你去趟會議室……」

「額!」

正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葉浪頓時一愣,李雅珊更是發愣,奶奶個熊的,校長就在這,去什麼會議室? 第46章

葉浪與李雅珊同時一愣,皆是疑惑的看著此人,葉浪忍不住問道「你確定是校長要我去會議室?哪個校長?」

聽聞此話,男子閃過一抹不耐煩「紫金國際的校長,還能有誰?哪呢么多問題,消息我傳達到了,去不去隨你!」

話落,那男子竟然轉身徑直離開,留下一臉錯楞,還未來得及說話的李雅珊!

葉浪一臉懵比的看向了李雅珊,李雅珊比葉浪還要懵,正牌校長在這裡,誰敢有那麼大膽子越過校長直接下達命令!

忽然,李雅珊美眸一皺,四周查看一番,趙永輝並沒有在這裡,李雅珊心中有些明白,趙永輝雖然是董事會的人,但畢竟自己才是正校長,雖然趙永輝有心思活動,但怎敢越俎代庖,未通知自己的情況下,行駛正校長的權利?

李雅珊不笨,相反很聰明,顯然,這趙永輝是想著利用葉浪這次事件,藉機發揮,李雅珊容顏之上,露出一抹冷色,喃喃道「趙永輝,現在我還是紫金國際的校長!」

葉浪看著李雅珊面色上的變化,心思活動著,看來李雅珊這個校長並沒有那麼風光啊!

李雅珊穩定了一下情緒,轉過身形,對著葉浪說道「我跟你去一趟,我倒要看看是誰的膽子有這麼大,敢以我的名義假傳通知!」

李雅珊的話語雖然很淡然,卻露出一抹與年紀不相符的霸氣,那是久居上位的氣勢,讓葉浪心中一愣,旋即釋然,李雅珊能在紫金國際校長這個位子上做了這麼久,自然有幾分本事,既然李雅珊沒跟自己說什麼,那葉浪也不點破,點了點頭「那就去?」

話落,李雅珊已經向前走去,葉浪吹了一下劉海,看的出來,李雅珊這次是動了真怒,當即邁開步子向著李雅珊追去!

穿過教學樓,兩人來到辦公區,一路無話,很快,兩人便來會議室前,至此,李雅珊才對葉浪說道「見機行事!」

葉浪微微一愣,從李雅珊的眼神中,看到了怒火,還有更多的無奈,顯然,今天這事情,不簡單啊,當下點了點頭!

「嘎吱!」

李雅珊深吸了一口氣,當即推門而入,葉浪隨後跟上,暗紅色的會議桌足有十幾米長,可此時,兩邊卻坐滿了人,見到李雅珊出現,眾人紛紛站起身形「校長!」

李雅珊快步走到正坐上,目光凝視著眾人,眾人打完招呼之後,剛想落座,卻發現李雅珊並未坐下,眾人身形戛然而止,有些人屁股已經挨到了座位上,見到這一幕又噌的一聲站了起來,一個個看著李雅珊平淡的臉頰,心中暗道一聲糟糕!

「人來的不少,各主任基本都到齊了?」

李雅珊一句話語,卻是讓眾人不知道怎麼接,同時李雅珊心中更是氣憤,這麼多主任,這麼多管事的人在短短一瞬間全部都聚齊了,要知道剛才趙永輝還跟自己在醫務室門前,這才多久?

不知不覺,趙永輝的力量已經如此可怕,而最關鍵的是,自己身為紫金國際的校長,居然是最後一個知道這件事的,如果不是葉浪,恐怕自己都不知道這件事,這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李雅珊面色徹底陰沉了下來,王炳山的事情才剛剛解決,現在又發生了篡權的事情,一天處理這麼多,自持涵養極高的李雅珊都開始有些把控不住!

見到這一幕,葉浪暗道一聲要壞事,這明擺了是一個鴻門宴,針對自己是其次,拿下李雅珊才是最主要的,葉浪急忙為李雅珊,倒了一杯水,快步走到李雅珊身前,輕聲說道「校長,辦法總比問題多,冷靜點!」

李雅珊微微一愣,看向葉浪,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行了,大家都別愣著了,坐下吧,站著說話多累!」

這時,趙永輝微微一笑,對著眾人揮了揮手,旋即自己率坐下,在趙永輝的帶領下,居然真的一大部分開始坐下,而此時的李雅珊還站著,這一刻,李雅珊徹底忍不住了,剛要發怒,葉浪卻一步攔住李雅珊,握住李雅珊的手「淡定,淡定,衝動是魔鬼!」

而此時,更多的人也注意到了葉浪,對於葉浪這個面孔,大家很是陌生,卻感覺到跟校長的關係不一般!

感覺著葉浪手中的溫度,李雅珊長出了一口氣,將心中憤怒放了下來,葉浪這才鬆開了李雅珊的手,沖著李雅珊微微一笑,旋即葉浪轉過身形,沖著趙永輝便是一陣大喝「你他媽的,校長在這站著你就坐,你自己坐就算了,還讓別人也坐下,你他么是個傻子嗎,你長的就是一個傻子樣,我看見你就脹氣……」

「額!」

場面瞬間安靜了,針落可聞,李雅珊剛剛喝進去的一口水,差點吐了出來,葉浪瘋了么?

「你他么瞅什麼瞅,說的就是你,對,那個留著一縷小鬍子的下流人,你看你穿的那是什麼,飄帶啊?你以為你是唐僧啊,能過就過,不能過就吃肉么?你個兔崽子,小矮子,生孩子沒屁眼的,就他么你這種人,活在戰爭時期也他娘的是個叛徒,你瞅瞅你,我要是你,我早就死去了,活著浪費空氣,出殯浪費人民幣,我滴個媽媽啊,你長的是真過份,你也活著……」

葉浪一陣狂罵,徹底震驚了眾人,周圍人一個個張大了嘴巴,震驚的說不出話來,趙永輝簡直要暴走了,猛的反應過來,大吼道「我殺了你,我……」

「對不起,一時間沒忍住,因為他太賤了,他自己賤不行,還得讓別人跟他一起賤,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極品賤人,簡直是賤人中的VIP,抱歉,失態了!」

話落,葉浪竟然謙謙有禮的退到一旁,深吸了一口氣,沖著大家微微一笑「大家繼續,當我不存在!」

李雅珊嘴角一陣抽搐,想起剛才葉浪讓自己淡定的模樣,再看向葉浪,此時的葉浪確實相當的淡定,淡定的讓人蛋疼…… 第47章

葉浪話音剛落,針尖可聞的呼吸聲讓人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良久,各主任便炸開了鍋!

俗話說的好,主辱臣死,更何況是身為趙永輝手下的狗腿子,張主任一聽葉浪這般不堪入耳,當即喝道「混賬,葉浪我告訴你,這裡是會議室,不是任由你撒野的地方……」

「怎麼?輪到你當校長了?」

李雅珊冷笑一聲,雖然葉浪把她也給驚著了,但不得不否認,他聽完之後都覺得罵的很爽,見張主任出頭,李雅珊不咸不淡的對著張主任說道「我這個校長的位置真是便宜,誰都可以坐一會呢?」

張主任頓時一哆嗦,不由看向趙永輝,趙永輝使了一個眼色,張主任這才悻悻的落座!

眾人見此紛紛不在說話,很明顯,李雅珊護著葉浪,此時李雅珊心情明顯不美麗,誰敢觸這個霉頭!

「好了,都安靜一下,開會吧!」

趙永輝面色陰沉變幻了一下,這口氣他實在受不下去,不過轉念一想葉浪的下場,旋即便釋然了,小王八蛋,就讓你在多得意一下!

「哦?不知道趙副校長打算開什麼會呢?」

趙永輝面色一沉,不打算在跟葉浪與李雅珊逞口舌之快,奶奶個熊的,這對狗男女簡直要把人氣死了,當即說道「我們紫金國際,秉承著,公正,公開,公平的教育理念,認真的對待每一個孩子,每一個他們的未來,所以在用人上一直都很慎重,可是如今,我們紫金國際卻出了一個小混混,沒錯,小混混,不僅毆打學生,辱罵家長,還頂撞上司,這種人,嘖嘖,大家可以腦補一下……」

趙永輝的誇大其詞,果然有了反應,眾人一片議論,趙永輝笑眯眯的看著李雅珊,直奔主題!

「這種人絕對不能出現在我們紫金國際,趙校長,你說的這個人是誰?」

「我們紫金國際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人存在,不行,絕對不行!」

「開除,必須開除……」

趙永輝喝了一口茶水,將視線轉移到葉浪身上「葉浪,你對於自己的行為有何辯解的么?」

「嘩!」

現場一片嘩然,趙永輝成功的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葉浪身上,眾人心頭一震,想起剛才葉浪對待趙永輝的樣子,不由恍然大悟,原來葉浪是這樣的人!

李雅珊面色一沉,眼神透著一抹冷厲,趙永輝的目的性很明確,不過借著學生家長事件,將葉浪開除,讓自己陷入孤立無援的下場,想到這裡,李雅珊又轉頭望向葉浪,眼神中帶出一絲愧疚,葉浪本不需要捲入這場陰謀之中!

而葉浪此時也看明白了,趙永輝與李雅珊之間的狀況,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夠概括出來的,這就是個大坑啊,對於李雅珊那愧疚的眼神,葉浪報以一個燦爛的微笑!

都市之無敵高手 葉浪隨便找了個位置,一屁股坐在上面,兩臂環胸,雙腿搭在會議桌上「有什麼好辯解的,就是那樣子唄!」

瞧見葉浪這般弔兒郎當的模樣,張主任驟然起身,指著葉浪訓道「葉浪!這裡是會議室,不得如此沒大沒小!」

聽聞此話,葉浪依舊那般,揮揮手無所謂的說道「行了,別比比了,省電勁吧,我都是馬上要走的人了,你就收起那你欠揍的嘴臉吧,不然我怕忍不住!」

「你……」

張主任欲要說些什麼,卻被趙永輝伸手阻攔,張主任怒氣沖沖坐下,李雅珊眼中帶著糾結,輕聲道「葉老師……」

「校長,學生家長的事情,我知道給您惹了麻煩,所有的後果我一個人承擔!」

葉浪燦爛一笑,顯得很大度,卻讓李雅珊更加愧疚,葉浪如此做法,明擺著就是不想讓自己有錯誤讓趙永輝借題發揮,當即說道「葉老師,你是我特批進來的老師,我自然有責任,責任不應該由葉浪一個人承擔!」

此話一出,眾人一片嘩然,趙永輝眼中閃過一抹精光「校長這般話,知道有多嚴重的後果么?」

「校長……」

一些親近李雅珊的人,不禁有些著急,急忙打斷李雅珊!

「行了,校長,事是我一個人出的,是我的一個人做的,你不用攬在你身上,你是一個好領導,好囂張,但,我不是一個好老師!」

葉浪嗤笑一聲,眼神中閃過一抹柔咦,或許這兩天過的很平凡,但卻讓葉浪感受到了生活,或許,他真的不適合教師這條道路!

「所以,葉浪,你對於自己這些違規行為供認不諱?」

趙永輝很樂得看到李雅珊吃癟的表情,同時挑釁的看著葉浪,好像在宣告勝利,跟我斗的結果,你知道了么?

「不承認……」

葉浪淡淡的說了一句,趙永輝微微一愣,面色一沉「你還想辯解什麼?」

「不想!」

「那你就是承認了……」

「不承認……」

「你那就辯解……」

「不辯解……」

「那你……」

「不承認……」

趙永輝噌的竄了起來,指著葉浪,這他么簡直氣死了,這簡直就是一個死豬,奶奶個熊的,不承認,又不辯解,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你是要逆天啊!

「校長,何須在這個問題上糾結,直接宣布會議結果吧!」

這時,看著面向難看的趙永輝,張主任急忙在旁邊提醒道,趙永輝猛的反應過來,是啊,他愛承認不承認,跟自己有毛線關係,當即整理了一下衣衫,清了清嗓子說道!

「二班班,班主,任葉浪,我們一致決定,介於你這幾天以來,為學院帶來的負面影響過大,犯下的種種錯誤,給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名譽與實際上的損失,你將於本日被學校解僱,限你今天下午放學前,交接好一切事物,不得在本校逗留!」

趙永輝話語剛落,就收到李雅珊反對的聲音「我不同意!」

而趙永輝竟是沒有理會李雅珊的聲音,直接對其問道「當然,如果你有同夥,或者有人指使你這麼做的,可以說出來,我們紫金國際會為你做主的!」

「只要我供出背後的主使者,我就能繼續留下么?」

葉浪微微一愣,旋即向著趙永輝問道,趙永輝當即一愣,旋即驚喜道點頭「沒錯,我以紫金國際校長的名譽向你保證……」 第48章

聽聞葉浪此話,所有人都看向了李雅珊,以目前的情形來看,與葉浪有關的人,除她以外,還有誰能夠讓葉浪有如此大的底氣?

李雅珊美眸微微跳動,看向趙永輝的眼神徹底冰冷,趙永輝的居心顯而易見!

葉浪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趙永輝,又看了看李雅珊,旋即不徐不疾的說道「這件事情是校長……」

聽見這句期盼已久的話語,趙永輝的眸光中滿是興奮,雖然趙永輝不認為李雅珊能在一個月之內改變二八班的情況,不過能讓李雅珊在今天走人,這種好機會,趙永輝絕對不想放過!

李雅珊聽聞葉浪這番話語,也是微微一愣,深深地看了一眼葉浪,眸中並無任何的情緒,有的只是愧疚與惋惜!

「那個……」

一道聲音打斷了眾人,大家循聲望去,只見開口之人正是葉浪!

「葉浪,你還有什麼話要補充的?」

瞧見是葉浪開口,趙永輝如此問道,趙永輝現在是越看葉浪越順眼,這小子也忒上道了!

葉浪身為李雅珊身邊的人,知道的事情一定很多,所以由他爆出消息,對他來說更為有利!

「趙校長,你指使我做了這麼多事,我都辦到了,沒想到你卻卸磨殺驢,希望我不在的時候,你一定要好好的注意身體!」

「額!」

眾人紛紛錯楞,這才明白葉浪口中的這位校長是誰,話落,葉浪便轉身瀟洒離去,本想對李雅珊說些什麼,可好似開不了什麼口,搖搖頭,抽出一根煙點燃,邁著步子離開!

「混賬……」

趙永輝臉色發綠,這個混賬葉浪居然敢戲耍自己,拍案而起,指著葉浪站起身形,然而,葉浪卻頭也不回的瀟洒離去,讓趙永輝有種吐血的衝動,看著周圍眾人怪異的目光,趙永輝勃然大怒「你們看什麼,不會真的以為是我指使的?」

眾人自然不信,葉浪也知道無用,只不過是想噁心一下趙永輝!

「哼,副校長好大的架子,今天的事情,我會牢牢的記在心裡!」

眾人如此對葉浪,饒是李雅珊好涵養也以忍不住,竟是直接說出了這種話語,旋即拂袖而去!

眾人心頭一震,紛紛看向趙永輝,趙永輝則是滿面怒容,好像吃了蟑螂一樣噁心,不過趙永輝自然有自己的底氣,他今天敢這麼做,那自然是做了十足的準備,絲毫不用懼怕李雅珊!

一方面是紫金國際的正校長,另一個背後是董事會,對於這兩人,這些主任絲毫不敢得罪,一個個只得當沒聽見一般!

只有趙永輝的嫡系,張主任,看了一眼趙永輝,上前附耳小聲說道「校長,真不是您指使的?」

趙永輝微微一愣,旋即一張臉都沉出水來了,對著張主任喝道「滾,滾,滾,都給我滾!」

一陣怒吼,可見趙永輝有多生氣,眾人紛紛一哆嗦,尤其是張主任,被趙永輝噴的滿臉口水,不敢在多說什麼,急忙起身離開!

李雅珊心情簡直糟糕透了,葉浪的離開,無疑是破滅了自己的夢想,從而也見識到了趙永輝的隱藏實力,能在不通知自己的情況下,將主任全部都招齊,可見一般!

「葉浪,葉浪!」

絕美的臉頰上有著不甘,漂亮的眸子閃爍著怒火與愧疚,邁開兩條大長腿,踩著一雙高跟鞋嗒嗒作響,向著葉浪快速追去!

葉浪腳步微快,好似沒聽到李雅珊的聲音,李雅珊急忙快跑幾步,一把抓住葉浪「葉浪,你聽我說兩句!」

葉浪身形一頓,急忙道「校長,這大庭廣眾之下,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

看著葉浪與自己的距離感,李雅珊心頭一震,不禁更加愧疚「葉浪,對不起,我保不住你!」

「噗!」

看著如此的李雅珊,葉浪倒是笑了「好啦,校長,感謝您的知遇之恩,以後但能有的著我的地方,我葉浪義不容辭!」

葉浪本想還說些什麼,想要體香李雅珊放著趙永輝,可看目前這種狀況,李雅珊比自己更明白,笑了笑,搖頭轉身,頭也未回的沖著李雅珊擺手「校長,再見,你是我見過漂亮的校長……」

看著葉浪的背影,李雅珊張了張嘴,最終也未說出什麼,恨恨的跺了一下腳,心中儘是彆扭與仿徨!

此時的葉浪,溜溜達達的來到辦公室,心中腹誹,媽個比的,剛找到這麼一份好工作,幹了兩天,他奶奶的,又得重新找工作!

「嘎吱!」

當葉浪推門而進之時,整個辦公室瞬間安靜了,葉浪早已習慣了這種氣氛,也未多說,走到自己辦公桌前收拾物品,

上班兩天,根本就沒什麼東西可收拾,好像沒有一件事屬於葉浪自己的,何故回來?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份留戀該怎麼形容?

「各位同事,再見!」

忽然,葉浪對著眾人揮了揮手,眾人紛紛一愣,向著葉浪看去,葉浪哈哈一笑「我以為自己能超過三天呢,沒想到連三天都沒過,你們賭贏了!」

旋即,葉浪走到董問身前,輕輕的拍了拍董問的肩膀「董老師,你是一個好老師,加油!」

「葉老師,你這是怎麼了?」

董問急忙站起身形,對著葉浪問道!

張輝這時站起身形,鼻青臉腫的模樣,肩膀上還纏著繃帶,這一切自然都是敗葉浪所賜,當即也是不客氣「還能怎麼樣?被學生折磨到懷疑人生,然後覺得自己不適合這份工作,滾蛋了唄!」

葉浪拍了拍董問的肩膀,旋即微微一笑,走到張輝面前,張輝惡狠狠的看著葉浪,他嗎的,不是葉浪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子,葉浪倒是沒說什麼,直接拍了拍張輝的肩膀「組長,再見,我會記得你對我的『好』」

話落,葉浪徑直轉身離開,瀟瀟洒灑,不帶走一片雲彩,因為根本沒他東西!

三秒鐘之後,嗷的一聲慘叫,葉浪所拍的位置,正好是張輝的傷口,當即流著眼淚大吼道「葉浪,你個混蛋……」

聽著慘叫聲,葉浪微微一笑,整理了一下心情,葉浪從來都不是一個庸人自擾的人,抽出一根煙點燃,吐出一縷青煙「隨他去吧,天空海闊還不夠老子飛!」

露出一抹微笑,葉浪快步離開,然而,當葉浪走到教學樓門口之時,這一幕,驚呆了葉浪!

只見二八班的學生,整齊的站成一排,王炳山眼睛纏著繃帶,站在最前面,班長柳櫻雪一揮手,喊道「同學們,開始……」 旋即,一陣整齊的背誦聲,響徹整個紫金國際!

「話不絮煩,兩個相別了。林沖自來天王堂,取了包裹,帶了尖刀,拿了條花槍,與差撥一同辭了管營,兩個取路投草料場來。正是嚴冬天氣,彤雲密布,朔風漸起,卻早紛紛揚揚卷下一天大雪來……」

六十八個人,整個二八班的學生,雄赳赳,氣昂昂,一個個伸長了脖子,一張臉激動的憋的通紅,在這過程中,竟然沒有一個人停頓,行雲流水的將課文背了下來!

葉浪身形一震,對於這篇課文,葉浪最熟悉不過,正是《水滸》七十一回本第十回,林教頭風雪山神廟!

如此浩大恢宏振聾發聵的背誦聲,徹底震驚了紫禁國際,無論是漫步師生,紛紛駐足停下!

「這是?二八班魔鬼班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