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顧閱卻是嘴角一陣抽搐。

雖然來之前她已經交代那些與別人攀談的事情她不會管,可總也要做做樣子吧?就這樣在所有人注視下走進來,徑直跑這裡躲著真的好嗎?

「你要做什麼自己去吧,不用管我。」休息區準備的有各種精緻的點心以及飲品,風玫正拿著盤子為自己挑選著。小說娃小說網

顧閱臉色一黑,正要開口,從旁邊卻插過來一道聲音。

「這位就是暢樂的新任總裁覃知知覃總吧?覃總年輕有為,可喜可賀啊。」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端著一杯紅酒,一臉討好的笑容。

風玫正在猶豫挑選起司蛋糕還是芝士蛋糕,聞言頭也不回地道:「恭喜我死了爸媽嗎?」

「咳咳——」顧閱成功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不知是什麼身份的禿頂男人臉上的笑容僵住了,額頭很快冒出冷汗,慌忙說了一句「覃總說笑了」就快步離開,走的時候慶幸自己剛剛沒有自爆身份。

人家剛死了爸媽……這時候似乎確實不適合道喜。

拍馬屁拍到馬尾巴上了,他需要一個人去靜靜壓壓驚。

禿頂男剛走,又來了一個風度翩翩的帥氣男:「覃總晚上好,不知有沒有榮幸請覃總喝一杯酒呢?」

風玫抬手指著自己旁邊柜子上的一對飲品:「這些我能隨意喝,不用你請。」

「咳咳——」顧閱剛緩過氣來,又被自己口水嗆到了。

帥氣男一挑眉,抬手瀟洒帥氣地一撥額前的碎發:「覃總真幽默,那不知能不能邀請覃總跳一支舞呢?」

晚會正式開始,舞曲已經奏響,中央舞台上已經有不少人在跳舞。

風玫終於選定了芝士蛋糕,轉身端著盤子坐下:「家有嬌妻,不約。」

顧閱已經沒有口水可嗆了,但是他還是沒忍住又咳嗽了幾聲,家裡那個嬌妻就是蘇黎嗎? 「啊!這不可能!……」雲嵐看著葉修的眼神,像是見鬼了一般。

廚房的喵靈娜被嚇了一大跳,還以為是來了獅子鱷魚呢。跑出來一看,是雲嵐自己在發神經。

葉修也不明白,雲嵐為什麼會尖叫的這麼離譜。

但是雲嵐卻說道:「葉修,你是如何坐到的?昨天你才剛剛突破的築基期!」

「是啊。」葉修點頭回道,「昨天真是多虧了你的築基丹。」

「我說的不是這個,我說的是你用什麼方法提升的修為,你現在是築基中期,你是如何做到的!」

「我……」葉修回道,「我之前就已經給你說過,我修鍊的功法很厲害,修鍊進度一日千里。」

「你又吸收了誰的靈氣,敵人在哪兒?」雲嵐環顧了一眼門外四周,並未發現有什麼痕迹。

「並沒有敵人。」葉修淡然回道,「還是昨天吸收的靈氣,昨晚上我把所有的靈氣都煉化了,修為再次提升。」

「啊!快把你的功法交給我,快點兒!」雲嵐大美女現在已經不能淡定了。

「我之前不是已經交給你了嗎?」葉修遲疑道,「但是你一直沒有下決心修鍊,所以這不怪我哦。」

雲嵐只覺得心頭一沉,葉修的確給了她一部分的功法,但是她卻不願意承擔那個巨大的風險。

想要修鍊噬靈真經,就必須得從頭開始才行,雲嵐現在是練氣後期修為,她想修鍊噬靈真經的話,就得把自己的修為先調整到練氣初期初始狀態。

雲嵐問道:「葉修你不會騙我吧?我可是苦修了十多年,才修鍊到練氣後期的,萬一被毀了之後……」

葉修從懷中摸出來一顆築基丹,給雲嵐遞了過來:「嵐嵐,你現在立刻就可以築基,這一顆築基丹成色要比你煉製那一顆好,吃了吧。」

「你是怎麼得到的!」雲嵐望著成色上佳的築基丹,滿臉狐疑。

「我自己煉製的。」葉修硬著頭皮說道,「你可以試試效果如何。」

昨天晚上的事情,葉修暫時還不想對外宣布,免得引起恐慌。

「不用了。」雲嵐覺得心頭一暖,隨即說道,「葉修,我現在吃了這一顆築基丹,是浪費,你把我體內的靈氣吸收了吧,我要修鍊噬靈真經。」

葉修問道:「你已經修鍊了吧?」

幾天前,葉修把功法交給雲嵐之後,她立刻就開始研究修鍊了,昨天葉修吸收那個女修靈氣的時候,雲嵐也過去嘗試了一次,卻沒有任何效果。

功法她雖然懂了,但不是從頭開始修鍊的,沒有效果很正常。

雲嵐疑問道:「那我要如何才能把我自身的修為降到練氣初期啊,想要修為跌落,除非是受了嚴重的內傷。你打我?」

「我打你做什麼?」葉修搖頭晃腦說道:「我只需要吸干你體內的靈氣,你的修為自然就沒了。」

「啊!」雲嵐大吃一驚,後退了好幾步,獰聲說道:「葉修我警告你不要亂來,不然我就殺了你!」

「嗯。」葉修點了點頭,「飯已經做好了,我們去吃飯吧。」

葉修現在都築基中期了,雲嵐還只是一個鍊氣後期的小雜魚,就算是吸幹了她體內的靈氣,對葉修也沒什麼意義。

周欣欣已經端起碗了,不過周欣欣這第一碗卻沒有自己吃,而是交給了毛靚,讓毛靚吃第一碗。

毛靚笑道:「欣欣怎麼突然變的懂事兒了?竟然這麼善良給我端飯。」

周欣欣說道:「媽,我想和老公在大草原旅遊結婚,可以不可以?」

旅遊結婚?毛靚微微一愣道:「你不是要等到城堡建成以後再結婚的嗎,現在城堡還沒有建成。」

「我不管了。」周欣欣搖頭回道:「城堡早晚都是我的,但是大草原我這一生都不一定會來第二次了。」

一句話出口,讓毛靚都為止嘆服了。

「好好好。」毛靚說道:「丫頭長大了,我也管不了,你想結婚就結婚吧!」

周欣欣大喜,但又問道:「媽,我結婚,想讓我爸也過來一趟,怎麼樣?」

「讓他過來做什麼!」毛靚臉色一沉,厲聲說道:「以後不要在和她有什麼瓜葛,你要是狠不下心的話,就回去找他,我沒有挽留你留下!」

周櫻櫻是周大成的親閨女,她捨不得丟下周大成,雖然她非常憤恨周大成,但還是硬著頭皮留了下來。

而周欣欣,在周櫻櫻留下之後,就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毛靚,說是要給毛靚養老的,不過毛靚現在還年輕。

周欣欣紅著眼圈說道:「媽,你們倆的恩怨都已經結束了,我讓他過來,我私下裡看看他還不行?」

「總之,不要讓我看到他!」毛靚抬手把碗丟在了桌子上,不吃了。

「我不見了,我不見他了!」周欣欣把碗又端了起來,送給毛靚,「媽,我以後再也不理他了,你吃飯吧!」

毛靚這才滿意的接過碗繼續吃飯。

對此,葉修也只能無奈的聳聳肩,之前周大成的做法的確是太無恥了。

周欣欣能夠原諒周大成,是因為周大成把她撫養大,她心中感激周大成,潛意識就會偏向周大成。

而葉修站在一個第三方觀點,卻能夠辨別這事情的來龍去脈。

全都是周大成一手造成的惡果,毛靚能夠承諾不報復他已經算是極大的寬恕了,想要化解恩怨幾乎是不可能的。

「哦!天吶,娜娜你不要那麼瘋癲了,趕緊過來吃飯。」喵蓮臘王妃一聲驚呼,把葉修驚醒了。

霍!回頭一看,葉修被嚇了一大跳,喵靈娜公主在門口,抱住一顆拖把桿粗細的小樹,正在鉚勁兒拔樹。

「起來!」喵靈娜憋了半天沒有拔掉,猛然一咬銀牙,怒叫一聲,呼的一下就把小樹連根拔起。

劇烈的衝擊慣性,是的她噗通一屁股癱坐在草地上。

「娜娜,你沒事兒吧!」喵蓮臘慢慢肉痛,終於不走她的小碎步了,狂奔著跑向了喵靈娜。

喵靈娜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笑著說道:「母妃我沒事的,我想試試我還有沒有少林功夫,我的武功還在呢!」

撩完就跑超刺激 少林功夫?雲嵐抬頭一看之下,這才發現,喵靈娜公主身上也有著非常微弱的靈氣波動。

勉強算是練氣初期了。

喵蓮臘轉身問道:「葉修,你這大力丸效果會持續幾個時辰,娜娜現在已經瘋了,我要阻止她!」

葉修尷尬道:「母妃,這大力丸是永久效果的,沒有時限。」

「什麼!」喵蓮臘頓時花容失色,恐慌難安的說道:「葉修,你為什麼不早點兒告訴我,我也吃了大力丸!」

按照普遍認知,大力丸都是有時間限制的,藥效過去之後,人就蔫了。

葉修躬身回道:「母妃大人,是娜娜公主讓您吃的,而你自己也沒有拒絕。」

「太好了,太好了!」喵靈娜大喜,「我要的就是永久效果的,以後我就是天下第一少林功夫高手了,我天下無敵!」

你這個神經病,之前在王宮的時候,喵靈娜公主整天跟王妃呆在一起,窩在房間裡面不出來,非常低調。

現在這是怎麼了?突然就瘋狂失控了,和之前簡直是判若兩人。

「娜娜,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喵蓮臘嚴厲說道:「如果你再這麼淘氣的話,父王和母妃就不再喜歡你了。」

喵靈娜硬著頭皮道:「母妃,我嫁給葉修之後,就是他的人了,以後父王就管不到我了!」

「他管不了你,還有我!」喵蓮臘揚起巴掌想揍人,不過一巴掌也沒有打下去,下不去這個辣手啊。

「咯咯咯。」喵靈娜嬌笑著說道:「母妃,女兒出嫁之後,你不是可以跟著女兒一起陪嫁嗎?你又不是王后,是可以跟我一起過來陪嫁的。」

「陪嫁是什麼?」雲嵐問道:「是不是讓你老媽,陪著你一起嫁給葉修,那這小子艷福可就大了。」

「去你的吧!」喵靈娜憤然回道:「我是母妃親生的,我們怎麼可以共同嫁給一個男人,你瘋了嗎?」

雲嵐臉色桃紅,但還是硬著頭皮回道:「那你說什麼是陪嫁嘛,我對此非常好奇。」

「陪嫁,就是我嫁人了,她可以過來一直陪著我生活!」喵靈娜說道:「她可以把我家當成是她的家,父王需要她的時候可以打電話讓她臨時回去。」

之前那就是陪嫁嘍,王妃跟著公主一起搬出王宮,住進海景別墅。持續半個月都沒有回王宮。

葉修還以為喵蓮臘王妃是過來串親戚,害怕閨女受委屈沒想到這竟然是陪嫁,九江國的風俗真是讓人驚訝。

小島國有這種風俗也沒什麼,小島總共才十幾公里的長寬,做公交車就能到達島內任何地區。

葉修問道:「公主,你母妃可以陪嫁你一起過來,那麼你父王為什麼不可以陪嫁你一起過來呢?」

「啊!天吶。」喵靈娜大驚,走上前摸了摸葉修的額頭,凝聲說道:「老公你沒有瘋狂吧,怎麼可以說出這麼瘋狂的想法呢?」

讓國王陪嫁過來,虧你想的出來!

喵蓮臘卻說道:「大王退位之後,才可以過來和我們同住,在位時候他必須住在王宮。」

我還以為你們九江國一點兒規矩都木了,出嫁一個閨女,還得爹媽陪著一起呢。娶你還得順便把你全家都帶走?

…… 這一天還是要繼續狩獵的,因為毛靚不同意讓周大成過來參加婚禮,周欣欣就暫時取消了自己的旅遊結婚。

隨時時間的流逝,毛靚應該能夠逐漸忘卻心中的傷疤,到時候再喊周大成過來,也不遲。

喵靈娜吃了聚靈丹之後,體內靈氣旺盛,力量大增。端著槍射擊比昨天穩健太多了。

葉修帶著眾人離開小房子,立刻便有一黑衣女子從二樓窗子跳入了房間內。

搜索了一大圈兒,什麼也沒有發現。

黑衣女暗自嘀咕道:「難道說顏狼他們幾個人全都死了?」

顏狼一行人追殺葉修過來,來的是四個人,不過營地還有一個人等候消息,可以顏素在後面等了大半夜,也沒有把顏狼他們等回去。

黑衣女過來的時候,戰鬥早就結束了,顏狼等人屍骨無存,只剩下一灘衣服,也被葉修丟入火中燒了。

顏素在樓外監視了幾個小時,一直到天亮葉修他們在房內回合,也未找到顏狼他們幾個人的蹤跡。

此番她有突入房間內搜尋,更是空無一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算了,我再叫幾個人過來,找葉修當面問問就知道了。」顏素自己不過是一個築基初期高手,實力還不如顏狼。

如果葉修能幹翻顏狼的話,她上去也只是送死罷了。

從早忙碌到晚,葉修等人再次打到了大量的獵物。

連續兩天的打獵生活,已經讓喵靈娜過癮了,喵靈娜決定明天不再打獵,深入大草原深處找別的玩意兒。

今天晚上,大家沒有再分居,而是集中住在了一座樓內。

哪怕擁擠一點兒,葉修也不想再冒險了,昨晚上幸虧是他遇襲了,要是匪徒襲擊的是雲嵐她們幾個人,那麻煩可就大了。

雲嵐一個練氣後期小修,肯定干不贏顏狼那個築基期高手。

一群女人在樓上大通鋪集中休息,葉修決定一個人獨守一樓,防範敵人來襲。

喵靈娜在樓上發飆,毛靚,周欣欣兩人聯手都不是她的對手。

周欣欣暴跳如雷,怒氣沖沖跑下樓。

「葉修,把你的大力丸給我來一百顆!」周欣欣咆哮著吼道,「我要打敗這個瘋丫頭!」

「欣欣,有我在不會讓她欺負你的。」葉修拍著胸脯道,「來,來老公懷裡休息,沒有人趕來欺負你的。」

「去去去,臭美吧你!」周欣欣沒好氣道,「結婚之前你休想碰我,快把大力丸給我交出來,不然我就自己動手搶奪了!」

葉修想哄騙吃了欣欣小美女,沒想到這小美女防範意識還挺強。硬是不讓吃。

周欣欣是自己內定的婆娘,葉修自然不會對她有所保留,立刻給她取了一顆聚靈丹。

周欣欣接過去葯,咕嚕一口丟入腹中,還伸著手繼續索要。

「吃一顆就行了!」葉修斷然回道,「這東西可不能吃多,多吃的話會對你身體造成劇烈反噬傷害的!」

「我拿去給我媽……給我姐吃!」周欣欣對毛靚這個稱呼,始終就是變不過來。

葉修這才放心,把最後一刻丹藥,連瓶子一起遞給了周欣欣。

「沒了?」周欣欣翻起來瓶子一看,不由得眉頭大皺,「我還想給我姐留一顆呢。」

「拿去吃吧。」葉修說道,「回頭櫻櫻過來,她想吃的話,我再想辦法給她弄來吃。」

「好好好!」周欣欣大喜,轉身要走。

但走了一步之後,她又轉過身軀,紅著臉頰說道:「葉修,事實上我也想和你親熱的,可是我怕我媽知道后傷心,所以你再等等好嗎,等咱們新婚之夜,我會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毫無保留的交給你!」

哎呦,欣欣姑娘也知道吃人家的嘴短了,拿了我的東西之後,還知道安慰我?

「去吧去吧。」葉修說道,「欣欣,咱們都是一家人了,你還跟我客氣這麼多做什麼?」

周欣欣問道:「葉修你既然喜歡我,為什麼還要接受喵靈娜?你將來怎麼安排她?」

「哈哈哈。」葉修笑道,「欣欣你別傻了,喵靈娜虛歲才十七歲,我怎麼可能會對她起歪心思?等城堡修建好了之後,咱們兩個人結婚,我就和她攤牌唄。」

「嗯,我知道了。」周欣欣點了點頭,「我相信你是一個有分寸的人,你肯定不會亂來。」

周欣欣快步衝上了樓梯,雲嵐又從樓上走了下來。

「雲大美女,你怎麼來了?」葉修調笑道,「是不是看小弟一個人在樓下孤獨難耐,下來陪我來了。」

「是的啊!」雲嵐瞪大美目,嬌聲說道:「葉修,姐姐怕你一個人在下面孤獨,特意下來陪你消遣來了!」

嗷呦,這也太直接了吧,葉修直覺的自己渾身上下獸血沸騰,難以自控!

雲嵐的容貌不下於周欣欣,加上她看起來要比周欣欣更加成熟一些,女人味十足。

葉修想上去揩油,雲嵐突然說道:「葉修,雲霄的七七還有十一天就結束了,你最好克制一下,到時候我保證會讓你舒服的。」

「哎,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葉修憤然回到:「我有那麼下賤嗎?這麼多天來,我可曾對你無禮過一次?」

「沒有。」雲嵐搖頭回道:「如果你敢對我用強的話,我早就你傻掉了,請讓你亂來?」

開口閉口就要殺人,母夜叉果然不凡。

葉修懶得理會這個瘋癲貨色,縱身躺在小鐵床上,準備休息。

帝少的億萬啞妻 雲嵐突然說道:「葉修,我決定了,我要修鍊你的噬靈真經,你現在就動手吸了我體內的靈氣吧?」

「這麼,你不怕我害你了?」葉修反問道,「如果你體內靈氣被我吸干,你再不能夠修鍊噬靈真經的話,那你就麻煩了。」

「怕什麼?」雲嵐說道,「就憑你這種垃圾資質的人,都能夠修為一日千里,我有什麼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