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浩毓:「唉,就是那三個小傢伙離不了嫣兒,不然可以帶她來辰國遊玩。」(站起身去屏風後面洗漱換衣服)

玉龍(換好衣服,走到王叔房外等著)

浩毓(換好衣服)

玉龍(敲門)「王叔好了嗎」

浩毓:「好了,走吧」(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玉龍:「王叔和父王還真像」

浩毓:「我和王兄不是很像,二哥和王兄很像。」

玉龍:「也是,福王叔和父王很像,有幾次差點認錯了」

浩毓:「我同王兄也就六分像。」

玉龍:「要是父王在就好了。」

浩毓:「是啊,不過還是龍兒你跟王兄像,簡直和王兄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

玉龍:「我們三兄妹,我最像父王,鳳兒是有些像父王母后,影兒是像母后。」

浩毓:「是啊」

雪珊:「天佑哥,王爺」

玉龍:「珊珊。」

浩毓(點頭)

雪珊:「天佑哥,我帶你和王爺去母后的寢宮,我父皇也在那邊。」

玉龍:「那就勞煩你了。」

雪珊:「不麻煩的」

【鳳鸞宮外】

雪珊:「天佑哥,我們到了」(讓人去通報)

宮女(敲了敲門推開門走進去)「陛下,娘娘,公主到了。」

百里柔:「趕緊讓公主進來啊,外面那麼熱。」

宮女:「是(退了出去)公主,娘娘讓您進去。」

雪珊:「對了,我父皇可在母后這裡?」

宮女:「回公主的話,陛下在娘娘這邊的。」

雪珊:「天佑哥,王爺,我們進去吧。」

玉龍:「好。」

雪珊(提起裙擺走了進去。看到人行禮)「雪兒拜見父皇母后」

慕容煜:「雪兒快免了,不用行禮的。」

雪珊:「謝父皇。」

百里柔:「雪兒,我們是一家人,不必行禮的。」

雪珊:「是,母后,雪兒記下了,對了,父皇母后,這是天佑哥,也就楚國的國主。」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指了指玉龍)

玉龍(抱拳道)「司馬玉龍見過辰國國主和王后。」

慕容煜:「你就是浩天的兒子啊。」

玉龍:「正是。」

慕容煜(點頭)

百里柔:「那這位是?」

玉龍:「這位是我王叔,也是楚國的攝政王。」

浩毓(抱拳道)「見過辰國國主和王后,浩毓奉我國太后懿旨一是拜謝辰國國主十五年前救了玉鳳她們姐妹,二是和辰國商定親事。」

慕容煜:「小事。那時雪兒走丟,我夫人正傷心難過,我正好看到她們姐妹倆就救回來了,才發現是浩天的女兒。」

浩毓:「我若不拜謝辰國國主,回去不好交差。」

慕容煜:「不說這些了,說說雪兒和楚國國主的婚事。」

浩毓:「好。」

慕容煜:「我呢,也就雪兒這麼一個親生的女兒,和親去你楚國,去了是什麼身份?」

浩毓:「自然是楚國的王后。」

慕容煜:「這個身份可以,我辰國公主和親去楚國,那你楚國是不是也該有個來和親的。」

玉龍:「我是真心想娶珊珊,不是和親,我和珊珊相識在前,珊珊恢復身份在後,是我司馬玉龍求娶珊珊,不是和親。」 浩毓:「那就聽龍兒你的,辰國國主就當我們這次是來求娶貴國的公主。」

慕容煜:「好,那成親的日子定在何時?」

玉龍:「就下個月月初。」

慕容煜:「好,那就下個月月初。」

玉龍:「多謝辰國國主成全。」

慕容煜:「你要對珊珊不好我可不饒不了你。」

玉龍(一撩衣擺跪下)「我會一輩子對珊珊好的。」

慕容煜(扶他)「快起來。」

百里柔:「好了好了,都是自家人,別這麼多禮。」

慕容澤:「父皇母后,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楚國。」

百里柔:「好,對了,澤兒。宸兒,雪兒都快嫁人了,你倆呢?何時給母后帶回來個兒媳婦呢?」

慕容澤:「母后,今日不是說雪兒的親事嗎?」

百里柔:「你要自己不找,那明日正好有個賞荷宴,邀請了朝中大臣的夫人和千金,你和宸兒一人挑一個。」

慕容澤:「不參加。」

百里柔:「煜,你看你兒子,一點也不聽話!」

慕容煜:「慕容澤,你要不參加,那為父就指婚了。」

慕容澤:「果然我是撿回來的。」

【鳳鸞宮外】

玉影:「小羽哥,我們到了」

趙羽:「累不累?」

玉影:「還好。」

宮女(行禮)拜見公主。

玉影:「免了,我父皇母后可在。」

宮女:「在的公主,雪珊公主剛進去。」

玉影:「勞煩通報。」

宮女:「是」(敲門)

百里柔:「進來。」

宮女:「娘娘,玉影公主到了」

百里柔:「快讓進來啊,天氣這麼熱。」

宮女:「是,娘娘。(退了出去)公主,娘娘讓您進去。」

玉影(點頭,提了裙擺走了進去,看到人行禮)「拜見父皇母后。」

慕容煜:「快平身,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禮的。」

玉影:「謝父皇,母后,這位就是影兒的駙馬,叫趙羽,也是楚國的忠義侯。」

趙羽(抱拳行禮道)「忠義侯趙羽拜見陛下,娘娘。」

百里柔:「免了,既然是影兒的駙馬,就和她一起叫母后就是。」

趙羽:「是」

百里柔:「雪兒,影兒,明日呢,御花園有個宴會你們就陪母后一起去。」

雪珊:「好啊,母后。」

玉影:「好啊,正好閑的無事。」

百里柔:「正好給你們大哥二哥選個妃。」

慕容澤:「母后,我是你親生的嗎?」

百里柔:「明日宴會你要去就是我生的,你要不去,就不是親生的,你父皇撿回來的。」

慕容澤:「我去就是了。」

百里柔:「真乖,對了,順便把朝政收回去,讓你父皇歇歇,好不容易才扔了,又要讓他再去。」

慕容宸:「母后,明日的宴會我就不用去了吧。」

慕容煜:「你也得去,你們妹妹都有人要,你倆呢?」

慕容澤:「我很不想成親。」

百里柔:「爺,你看你兒子,就不想我抱孫子。」

慕容煜:「你別惹你母後生氣。」

慕容澤:「母后,強扭的瓜不甜。」

百里柔:「不甜也要扭下來。」 “這就是我和你說的那位鳳棲縣遊樂設備廠的齊經理,我的銀河i型遊戲手柄就是從他手中拿的貨。”王顥把齊格介紹給了南宮龍曌。

“齊老闆你好。”南宮龍曌向齊格伸出手來。

“這位是我在黃鶴市的朋友,南宮龍曌,這次參加了實況足球手柄類的比賽,很有希望拿冠軍。”王顥向齊格也介紹了一番,說到冠軍的時候他還向齊格擠眉弄眼了一番,顯然是心照不宣的意思。

“南宮你好。”齊格和南宮龍曌互相握了握手。

“齊老闆,上午九點多鐘的時候,你是和楚小妹一起過來的嗎?”王顥向齊格問了一聲。

“哪個楚小妹?”齊格不太明白的表情。

“就是楚豪大酒店的楚總。”王顥提示了一下。

“楚總?不認識。”齊格搖了搖頭。

“你怎麼進會場的?”王顥不甘心地向齊格又問了一聲。

“你不是把寫着我名字的邀請函放保安那裏了嗎?我報了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他給我換了這個入場證。”齊格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牌子。

“我說不會的吧?你肯定是眼花了。”南宮龍曌推了王顥一把。

“嘿嘿,我可能是看錯了。”王顥也覺得不太可能,能和楚小妹在一起的人,中午的時候,怎麼可能跑到自助區來吃肉包子?

……

大多數參賽選手都在前天或者昨天就到了,少數是今天上午過來的,中午的時候基本全都到齊了。

比賽安排在下午和晚上,主要是爲了方便國外選手倒時差,以免影響到他們的競技狀態。電子競技和其他運動項目不一樣,正式比賽就那麼一、兩天的時間,特別是這種邀請賽,預賽決賽基本一天時間就搞定了。

下午是預賽,晚上是決賽,決賽結束,選手們拿了獎金可以立刻離開,或者在楚豪大酒店再免費住上一晚。

比賽前,王顥拉着齊格跑去了油彩志願者那裏,讓志願者在他們兩邊臉上各畫了一幅小國旗。

“以前做職業選手的時候,一到賽場我就會熱血沸騰,因爲我知道我們代表着一個國家,一定要拼盡全力爲國家爭取榮譽!”王顥在志願者畫小國旗的時候,表情很神聖地向齊格說了一下。

雖然他現在只是個商人,但只要曾經爲這面國旗戰鬥過,就永遠難以忘懷那種努力爭勝的使命感,今天只能做一名觀衆了,但他的心情同樣很激動。

“嗯,能爲國爭光的感覺肯定不錯。”齊格對王顥的話表示了贊同。

“這位哥哥,你長得好帥啊!”畫油彩的小姑娘看着齊格棱角分明、陽光帥氣的臉,忍不住有些臉紅。

“你長得也很漂亮。”齊格只好禮貌了一句。

“嘻嘻,口不對心。”油彩小姑娘一眼就看出了齊格的敷衍。

“是真的。”齊格連忙誠意十足地補了一句。

華國選手在此次比賽中全都配備了銀河i型手柄,王顥控制着在此次邀請賽之前並沒有對其他國家發貨,這導致這次的邀請賽,所有項目都沒有任何懸念可言,華國選手下午的時候,以壓倒性優勢殺入所有項目的決賽,而在晚上的決賽裏,已經決出的項目一項冠軍也沒有旁落。

這一幕讓在場記者和觀看直播的觀衆極爲振奮,要知道華國的選手在電子競技大賽中,特別是手柄類比賽中,從來沒有取得過如此輝煌的戰績。

(作者注:網絡小說和諧一切真實名稱,所以只能用華國人之類的代稱,大家明白怎麼回事就好。)

這次國際邀請賽的最後一個比賽項目,也是此次邀請賽的重頭戲,是手柄賽車項目。楚雲嫙參加了這個項目的比賽,並且順利進入了晚上的決賽,最終和她對陣決出冠軍的,是袋鼠國的選手霍頓。

“楚總!楚總!”楚豪大酒店的員工們一起爲楚雲嫙加油着。

“女神必勝!女神必勝!”南宮龍曌和王顥等人也一起爲楚雲嫙吶喊助威,他們心裏很清楚,有銀河i型手柄的助陣,楚雲嫙肯定能贏下這場比賽。

過來採訪比賽的記者也各種吶喊,現場的氣氛在這一刻達到了最高~潮。

霍頓是手柄類賽車項目的世界冠軍,是這次邀請賽國外重量級選手之一,霍頓爲人一直很傲慢,他認爲的電子競技強國是袋鼠國、米國、德國,在亞洲也只看得起島國和泡菜國的選手,從來不把華國的選手放在眼裏。

但是這次的比賽讓他很有些意外,居然最終是一位華國女選手和他對決,而且在比賽開始之後,他用盡全力,始終無法和楚雲嫙拉開距離。兩人的賽車交替領先,在感覺着情況不對之後,霍頓決定利用自己嫺熟的撞車技巧引發楚雲嫙失誤,確保自己能取得比賽的勝利。

可惜的是,在雙方的賽車發生撞擊之後,楚雲嫙的賽車並沒有失去控制,但霍頓的賽車卻因此減速被拉開了一個車身的距離,之後霍頓儘管用盡全力追趕,但仍然輸掉了這個賽道的比賽。

霍頓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起來,他根本不認爲自己會輸,更不認爲自己會輸給一名華國的女選手,但這件事現在卻是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現場陷入了一片歡樂的海洋,華國選手距離囊括所有項目冠軍又近了一步!

原本對電子競技不太關心的各大網絡媒體,收到前方記者發回的報道、發現這次的比賽在網絡上的熱度越來越高、搜索指數也越來越高之後,連忙臨時增加了直播頻道,把比賽現場的畫面放在了電子競技頻道、體育頻道的首頁,有的甚至放在了整個網站的首頁進行直播報道。

關注這場邀請賽的人越來越多,根據某權威技術網站初步的統計,在各門戶網站觀看現場直播的網民數量已經達到了八百多萬,並且還在迅速增加中。

手柄賽車決賽一共有五個賽道,只要贏下其中三個賽道就可以贏得比賽的冠軍,現在楚雲嫙距離勝利只剩兩個賽道了。 【次日一早】

慕容煜:「夫人,收拾好了嗎?」

百里柔:「著什麼急?我再怎樣現在是皇后,她們等著怎麼了?」

慕容煜:「是是,夫人是皇后,讓大臣夫人等著正常。」

百里柔(換好衣服)「煜,綰髮你來」

慕容煜:「好,為夫給你綰一輩子的發也行。」(扶她坐在梳妝台前拿了梳子梳理她的長發)

百里柔(挑了幾支簡單的發簪)

慕容煜(給她戴上)「好了。」

百里柔:「要不要上妝呢」(抬頭看著他)

慕容煜:「為夫幫你(幫她上好妝)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