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哈哈哈哈,斷骨殤和他的骨神大軍都不說話了。」

「還說什麼話啊?你話再多,不如南宮舞一個吻來的有力度。」

……

……

吧唧吧唧吧唧。

南宮舞在鹿一凡臉上是親了又親。

每親一次,斷骨殤就感覺自己的臉被狠狠的抽了一次。

自己追了幾年的女神,在人家大腿上坐著,親著,這種滋味有多難受?

鹿一凡看著一片寂靜的彈幕,知道自己肯定是把斷骨殤還有他的粉絲給刺激的夠嗆。

「敢在老子面前裝逼?

我氣不死你!」

說完,鹿一凡大手一揮,霸氣的道:

「坐到我正面來,來個法式舌(和諧)吻!!!」

南宮舞直接轉過身來一把抱住鹿一凡的臉,兩人嘴對嘴,親在了一起。

南宮舞根本不在乎粉絲們怎麼想。

她現在眼裡和心裡就只有鹿一凡。

什麼前途,什麼未來,都見鬼去吧!!!

只要我老公開心,他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南宮舞親的那叫一個賣力!

各種騷技巧,全部施展了出來。

隨之而來的,是一千萬人瘋狂的刷屏!

末世之無敵集卡系統 整整親了十分鐘!

觀眾們都感覺自己看的要窒息了。

鹿一凡和南宮舞這才從忘我的狀態中,恢復了過來。

斷骨殤也怒了!

命令自己的骨神大軍進行彈幕刷屏!

企圖遮蓋住這個畫面!

然而就在他們要刷屏的那一瞬間。

所有骨神大軍的人,驚愕的發現……

自己的賬號被封禁了!

而且是被永久封禁!

甚至是斷骨殤本尊的號也被封了!

這個消息很快也被鹿一凡和南宮舞的粉絲們知道了。

然後骨神大軍和斷骨殤,就只能看著兩人的腦殘粉在那幸災樂禍的罵著他們。

沒有任何還擊的方式!

而且就在這個時候,更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古歌:「哈哈,小舞妹子居然跟一凡弟弟在一起了!恭喜恭喜啊!開個皇帝給你們玩玩!」

楊蜜:「我也來湊個熱鬧!嘻嘻嘻!」

趙小骨:「郎才女貌啊!!!真不知道那些居心叵測的人,有什麼好罵的?」

楊陽:「凡哥,我來晚了!千萬不要被那些人給影響了,做你自己,你是最棒的!加油!」

黃博:「哎呀呀,讓我看看誰家姑娘和小夥子這麼般配啊?」

……

……

所有人就看到,娛樂圈一線大牌明星,紛紛湧入直播間里,又是開皇帝,又是刷火箭,又是送祝福。

那場景,簡直就好像是娛樂圈的頂級大佬結婚了一樣!

「卧槽,黃博都來了!」

「古歌!我的偶像古歌!!!」

「我大蜜蜜賽高!!!」

「這些不會是假的吧?」

「我覺得有可能是高仿號。」

「肯定是高仿號啊!!!你們見過誰直播的時候,全娛樂圈的大牌都來祝賀的?」

「就是啊!莫說是整個娛樂圈了,就是全華夏,也沒有人有這種待遇啊!」

「是真的!大家去微博上看看就知道了!」

「我去微博看了,不是高仿號!!!」

見彈幕里有人這麼說,所有人紛紛打開微博去看。

然後,包括斷骨殤和骨神大軍在內的所有人就看到。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24小時熱門微博、微博話題榜全部被跟鹿一凡和南宮舞直播親嘴的話題給佔據了!

這一天,所有娛樂圈大牌明星,紛紛置頂了一條微博。

那條微博的內容,正是鹿一凡的直播間鏈接!

黃博:「小友一凡弟弟開直播了,大家跟我一起去查個房啊!」

古歌:「感恩一凡弟弟,要不是他,我可能還演不了江左梅郎這個角色。」

楊蜜:「之前演三生三世的時候,因為懷孕去生孩子了,女主角給了一凡弟弟的朋友。

本來這沒什麼的,我懷孕了,沒辦法開工,誰也怪不了。

但是人家現在直接把《扶搖》劇的女主角塞給我,還讓許晶和王雅妃兩位大牌姐姐給我演配角。

這份恩情,我必須要還!」

(本章完) 什麼叫有牌面?

一線大牌明星,有一個算一個,全都來了!

這,就叫有牌面!

反觀斷骨殤,那所謂的什麼骨神大軍,連一個名人都沒有!

窮酸的要死!

一眾明星大腕進了直播間以後,骨神大軍更不行了。

這些明星的腦殘粉有多可怕?

之前為明星們打榜應援的時候,他們分工明確,比上班打卡還勤快!

有明星被罵了,他們立刻就會組織人,去反擊!

微博上,只要是有關明星的負面新聞,他們都會去控評,保證你在熱門評論里看不到一條明星的負面評論。

這些人的戰鬥力爆表!

一進直播間,直接逮著斷骨殤還有他的骨神大軍一頓狂罵!

不但如此,他們還進行了自己的拿手好戲——ps斷骨殤的遺照,微博掛斷骨殤家的地址等等。

反正是掛照片p遺照人肉全家,都給您安排上了。

斷骨殤怒了,直接去找鬥魚的高管孫笑川進行理論。

斷骨殤:「孫笑川,我的號怎麼被封禁了?告訴我,怎麼回事!否則別怪我翻臉!」

孫笑川:「翻臉?翻臉又怎樣?你現在已經是一個乞丐了,還有資格在這跟我叫?

滾!!!」

說完,孫笑川就刪了趙玉田的>趙玉田愣住了。

「乞丐?竟敢說我這個千億富翁是乞丐!

這個孫笑川怕不是石樂志吧!」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蘇煙男的電話打來了。

趙玉田一看是自己的大金主,馬上變了一副態度。

「蘇總,您找我……」

「趙玉田,你個臭傻嗶,你活膩歪了是吧?

我認識你,簡直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

我艹你@¥¥#¥%(此處省略一萬句髒話)」

沒等趙玉田說完話,蘇煙男劈頭蓋臉的直接一頓熊。

罵的趙玉田整個人都不好了。

但是他還不敢還嘴。

人家蘇煙男什麼身份?

天泉集團的董事會成員之一!

傳媒世家現任的家主!

他趙玉田雖然這些年賺了不少錢,但是跟蘇煙男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蘇總,您罵我幹嘛?我……我沒得罪您啊!」

趙玉田還委屈巴巴的道。

「要是你得罪我反倒好了!

麻痹的,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

老子差點被白總當場給掐死!

你自己作死無所謂,別帶上老子!

趙玉田,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你,還有你的公司!

就是我還有天泉集團集體的仇人!」

「我已經下令了,現在你的公司已經破產了。」

「哎哎哎……等等!等等!!!」

趙玉田都懵逼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怎麼我就成了天泉集團這種龐然大物的敵人了?

等一下……

他說……

我的公司已經破產了?!

唰!

趙玉田一瞬間出了一身的汗水,整個人眼冒金星,頭腦發昏。

他急忙拿起手機,哆嗦著道:「蘇總!

蘇總!您別掛!

我……我到底得罪什麼人了?

死您也得讓我死個明白啊!」

「得罪什麼人了?你自己心裡沒b數嗎?

趙玉田,看在你跟了我這麼多年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

好好想想你今天的所作所為,然後想辦法彌補。

我走的時候,白總那邊可是已經聯繫上了白家養的世界級殺手了。」

說完,蘇煙男掛斷了電話。

只剩下趙玉田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獃。

滴滴滴~~~~

「骨神!你怎麼回事啊?」

「就是啊骨神,快讓鬥魚的高管給我們解封!」

「我還能再戰五百年!」

「麻痹的,只看著鹿一凡的粉絲罵我們,我們不能回罵,太憋屈了!」

「我受不了這個委屈!」

粉絲群里的消息發過來了。

趙玉田一看,心中咯噔一下。

他想起了鹿一凡剛剛直播的時候給他的一句警告:「你得罪了根本得罪不起的人!」

難道是他?!

想到這裡,趙玉田整個人都忍不住哆嗦了起來。

如果這是真的,那鹿一凡會是多麼可怕的一個人物啊!

鈴鈴鈴!!!

王俊凱惡魔總裁 趙玉田電話響了。

一接聽,居然是銀行來催債的!

而且是一個接一個的催!

最後趙玉田無奈只能關機保平安。

坐在沙發上的那一瞬間,趙玉田突然感覺,好像自己的額頭上有一個紅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