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會娶她,真的娶她。」唐茗認真道,「她說懷了我的孩子。」

「就算是這樣,你也沒必要娶她,一開始就是她算計了你,唐茗,這麼做你是為了錦溪吧?

你不想要讓她收到輿論的傷害,所以才會用這樣的方式來保護她。」

唐茗笑了笑,「三叔,我可沒有那麼高尚,這件事本來罪魁禍首就是我,錦溪也是被連累。

身為男人自己做的事情當然應該負責不是么?不管是為了誰,我都該這麼做。」

司厲霆沒有拆穿他的謊言,唐茗根本不用做到這個程度,如果不是為了蘇錦溪。

「你自己想好。」

「我已經決定好了,現在我們就要聯手一起對抗輿論,還錦溪一個清白。」

司厲霆知道唐茗是一個聰明的人,這麼做無疑不是讓他又跌進了一個火坑。

「那白小雨呢?她那邊你打算怎麼處置?」

「我知道自己不愛她,即便是沒有出這件事,我也會和她說清楚。」

「唐茗,我替蘇蘇謝謝你。」

「謝什麼,我說了我不是為了她,我看到消息說她在商場被人推下了電梯,打她手機一直關機,她沒事吧?」

說著不關心蘇錦溪,但每句話都是在圍繞著蘇錦溪,愛一個人就是這麼卑微的事情。

「受了點傷,已經包紮好了,剛剛才洗漱睡覺,你放心吧。」

「三叔,好好照顧錦溪。」唐茗誠懇的請求。「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她。」司厲霆掛了電話。 蘇家。

蘇夢歡天喜地回家,「爸媽,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

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蘇家上下都愁眉苦臉的,本來蘇家手頭就緊,這件事一出蘇家上下更是沒有臉面出門。

「咋咋呼呼的幹什麼?」蘇媽媽一臉鬱悶的看著蘇夢。

「爸媽,我要嫁給姐夫了。」

雖然被唐茗給打了一巴掌,但這絲毫不影響蘇夢的好心情。

「夢兒,你說的什麼話,什麼叫你要嫁給姐夫了?」蘇媽媽和蘇爸爸都是一頭霧水。

蘇夢笑得合不攏嘴,「媽,唐茗答應娶我了。」

「什麼?你和他什麼時候有了關係?」蘇媽媽一聽蘇夢的話就很震驚。

蘇夢不知道唐茗的情況,但是他們是知道的。

唐茗有個喜歡的女人,就是為了替那個女人當擋箭牌才娶的蘇錦溪。

這些她們之前就清楚,還和唐茗簽過一個特別協議,要是蘇錦溪懷孕就可以再獲得一千萬。

協議的事情蘇錦溪並不知道,唐茗也一直沒有碰過她。

正如唐茗所說,一開始娶她就是有目的,誰也不會料到後面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蘇錦溪竟然和唐茗的三叔勾搭在了一起,這就不說了,蘇夢又往這水裡扎什麼?

「媽,姐夫和蘇錦溪又沒有感情,而我喜歡姐夫,我要嫁給他。」

「閉嘴,你這個傻瓜,你嫁給唐茗是不會有幸福的。」

蘇夢惱羞成怒,「媽,你們偏心!憑什麼蘇錦溪就可以嫁給唐茗?

當初我那麼懇求你們,你們都不同意,你們心裡只有蘇錦溪,難道我不是你們的女兒?」

「傻孩子,我們是為了你好才不讓你嫁給唐茗,唐茗家世是不錯,可是他不喜歡你。

一個女人要是嫁給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嫁過去了也是受苦。

當初你撒潑耍無賴我們也不答應你就是這個原因,要是好事我們早就留給你了,怎麼可能給蘇錦溪那丫頭?

夢兒,你聽媽媽說,媽媽是過來人,嫁人不是買衣服,要是不喜歡就換下一件。

尤其是我們女人,名譽更是重要,要是二婚就不值錢了。

你以為唐茗娶蘇錦溪是喜歡?當然不是了,他是為了讓蘇錦溪當擋箭牌。」

蘇夢聽得迷迷糊糊的,「媽,你在說些什麼,什麼當擋箭牌?」

「說得明白點就是蘇唐兩家結親都是各取所需,蘇家需要禮金來周轉。

而唐茗則是需要一個女人來掩人耳目,他早就心有所屬,只不過那個女人身份低微,唐家不認可。

所以他才娶了蘇錦溪,是為了應付唐家人的逼婚,其實也是為了掩蓋他和那女人在一起的實情。

想必蘇錦溪就是因為這樣才不甘寂寞勾搭上了他的三叔,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夢兒,你是媽的心肝寶貝兒,我可捨不得讓你往這火坑裡面跳。

況且還是在這麼亂的情況下,現在所有人都在罵蘇錦溪,由她一個人承擔就夠了,你可不要去趟渾水。」

提到女人,蘇夢想到上一次那個女人,難道唐茗做這麼多都是為了她?

蘇媽媽不說還好,一說蘇夢心中更有些不爽,她才不會拱手相讓。

蘇錦溪沒本事留不住唐茗,並不代表她蘇夢沒有本事。

「一隻連唐家都不認同的野雞有什麼好怕的,媽,我可有秘密武器,到時候一定讓唐茗服服帖帖。」

「什麼秘密武器?」蘇媽媽疑惑問道。

「媽,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說咱們蘇家沒落,想要找一個和唐茗一樣厲害的人,你覺得別人會看上我么?

越是上流社會,人就越是現實,我好不容易才讓唐茗答應娶我,以後我就是唐太太了。

蘇家不是困難么,之前你們讓蘇錦溪找唐茗要錢,她一分錢都沒有要回來。

我比她聰明得多,我一定會給蘇家帶來更大的利益價值,爸媽,我不是小孩子,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

「夢兒,你確定真的要嫁給唐茗,如果你嫁給了他也被他冷落呢?

蘇錦溪那樣性格人的都出軌了,你未必能夠忍受這種冷落,夢兒,爸媽還是希望你能夠嫁個良人。」身為父母,首要條件還是希望自己兒女幸福。唐家是有錢,要是蘇夢嫁過去不幸福,再多錢也沒用。「唐茗就是我的良人,他在業界可是好好先生,從來都沒有什麼緋聞,

要只是那個女人的話,我只要除掉就好。」

蘇夢和蘇錦溪根本就是兩個類型的人,她性格霸道囂張,帶有極強的攻擊性。

「夢兒,總之爸媽是不希望你嫁給唐茗,但你非嫁不可我們也沒有辦法。」

兩人也有自己的考慮,確實不嫁給唐茗的話,她們難以再找到一個像唐茗這麼厲害背景的人物。

為了孩子的前途,她們也不能論斷嫁還是不嫁。

「媽,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幸福的,你女兒可沒有蘇錦溪那麼沒用。

我已經和唐茗說好,我要辦一場盛大的婚禮,高調嫁入唐家。」

「他同意了?」蘇媽媽有些好奇,畢竟當初和蘇錦溪唐茗就沒有辦婚禮,就私下讓兩家人吃了一頓飯而已。

「是的,他同意了,但是要求蘇家人配合他,一開始他要娶的人就是我而非蘇錦溪。」

「這個沒問題,我和你舅舅她們說一下就好了,那禮金的事情他說了沒有?」

蘇爸爸最關心的還是錢,嫁了兩個女兒,豈不是就能收入兩份禮金了。

「唐茗能夠答應娶我就不錯了,禮金他說之前已經給了一次,不打算再給。

爸媽,你們放心,我到時候嫁給了唐茗,一定會給蘇家爭取更大的利益,才不會像蘇錦溪那個吃裡扒外的。」

蘇家算是被她給說服了,唐家這邊也是亂了套。

唐老爺子氣得不行,雖然他之前已經知道了大家的關係,不曾想現在事情爆料了出去,別人議論的話有多難聽。

「茗兒,這消息是誰傳出去的啊?現在該怎麼辦吶?」唐媽媽著急不已。

唐茗安撫著唐媽媽,「爺爺,媽,我已經想到了應對之策。」

「什麼應對之策?網上那些噴子的口水都可以將我們給淹死,要是這件事處理的不好,就會讓唐家被人恥笑一輩子!」

「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也不想,顯然是有人刻意在暗中針對我們。

爺爺,我已經想好了公關辦法,只要說我娶的是蘇二小姐,和蘇大小姐無關。

反正我沒有和錦溪辦婚禮,也沒有公布過她就是我妻子的事情。

現在只有偷梁換柱,讓蘇大小姐變成蘇二小姐就可以。」

唐茗回想了一下在游輪上只有林菲菲等人知道蘇錦溪嫁給了自己,林菲菲自己都自顧不暇。

就算她站出來說話也沒有用,沒有證據誰會相信她?

「你要娶蘇二小姐?」老爺子看了他一眼,「你可想好了,婚姻大事不是兒戲,你已經戲了一次,這就是你自己種下的苦果。」

「爺爺,我知道當初是我做錯了,現在種下的苦果也要我自己來嘗。」

「也罷,反正你們的事情我也管不到了,只要能夠將負面輿論消下去,我也不管你是用什麼辦法。」

唐媽媽為難的看著他,「茗兒,你喜歡那個蘇二小姐嘛?我聽說她很刁蠻任性。」

之前她已經確定好唐茗喜歡上蘇錦溪,這段時間也沒有和白小雨往來,怎麼現在又和蘇夢扯上了關係?

「媽,喜歡不喜歡已經不重要了,這件事你就別管了。」唐茗轉身從書房出去,這一次的公關必須要做好,才能讓蘇錦溪成功從大家的視野退去。

走到院中,正好遇到唐鄀,唐鄀帶著一抹很討打的笑容。

「大少爺還真是清閑呢,這次的事情打算怎麼解決?」

唐茗對上唐鄀的眼睛,「是你爆料公布的?」

這件事知道的人並不多,嫌疑最大的就是唐鄀。

「我? 我只想做藥師啊 我是唐家的人,我幹嘛要抹黑唐家,那不是等同於抹黑我自己了?」

唐茗冷冷看了他一眼,「唐鄀,最好你不要讓我查出來是你做的,否則我饒不了你!」

「口氣還真大,唐茗,上一次你是僥倖逃過一劫,我倒是要看看這一次你們怎麼逃。」

「那就睜大你的狗眼給我好好看著,我是怎麼逢凶化吉的。」

唐茗轉身離開,唐鄀的確是最大的嫌疑人,無奈手中暫時沒有他的證據。

「我就拭目以待你是怎麼走向滅亡的。」

身後傳來唐鄀的聲音,唐茗沒有回頭,手指緊握。

蘇錦溪對這一切毫不知情,身體疲憊的她很早就在司厲霆的誘哄下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來,床邊已經擺放了一套華麗的服裝。

「寶貝兒,醒了?」司厲霆溫柔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嗯,三叔你不是讓我最近不要出門么?這衣服是?」

「今天你陪我去一個地方。」司厲霆溫柔的撫過她臉頰。

「去哪裡?」

「去結束這一切。」

蘇錦溪這才發現司厲霆今天換了一套華麗的衣服,和他平時低調的穿著不同。雖然有些奇怪,但他總是不會害自己的,蘇錦溪乖乖起身換了衣服。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昨天他還告訴自己最近不要出門,誰知道今天竟然會讓自己盛裝打扮。

蘇錦溪心中覺得十分奇怪,但還是乖乖的聽從了司厲霆的吩咐,化了妝,盤了發。

車子緩緩駛向一個會場,還沒有下車看到那密密麻麻的記者,蘇錦溪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就和之前在商場的那些人眼神一樣,他們的眼中帶著疑惑,帶著戲謔,帶著好奇,什麼樣的眼神都有。

蘇錦溪想到那些人的惡言惡語,下意識她就想要逃。

車門被林均給打開,司厲霆看到蘇錦溪的眼中有些驚恐之色。

想到昨天在商場的事情讓她嚇壞了吧,頓時柔聲寬慰。

「別怕,有我。」

只有四個字,他給了她安全感,讓她心中覺得舒心不少。

當他一出現,所有的閃光燈閃爍不停,司厲霆彎腰將蘇錦溪給抱了起來。

「三叔,我可以自己走的。」

「昨天才受了傷,傷口沒有癒合,走動會扯動傷口。」司厲霆對她總是那麼細心。

蘇錦溪並不是明星,她很不習慣在這麼多人面前和司厲霆這麼親密。

司厲霆將她從車裡抱出來,坦然面對所有記者。

「司先生,聽說你是唐家的私生子,也就是唐總的三叔,你為什麼會對自己的侄媳下手呢?」

「蘇小姐,網上有人將你比作現代潘金蓮,你有什麼想法?」

各種刁鑽古怪的問題像是雪花一樣四面八方朝著兩人砸來。

那些針對司厲霆的問題司厲霆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當有人問到蘇錦溪的時候,司厲霆朝著那人冷冷看去。

分明是極為好看的藍色雙瞳,此時那瞳孔好似千年寒冰,僅是一眼就讓提問的記者背脊發涼。

司厲霆停下腳步,一字一句道:「侮辱我可以,但凡有人侮辱我太太一個字,我會不遺餘力的報復到底!要是想要你們的公司早點關門,你們大可繼續。」

太太?這是怎麼一回事,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他身上傳來的冷意,不敢再問。

那個提問的記者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他還是頭一回被人這麼威脅。

從前那些出了醜聞的明星遇到媒體,為了挽回形象都會好言好語,生怕再有一點閃失讓記者胡亂添油加醋的報道。

他們忘記了一件事,司厲霆不是明星,他更不會在意自己的形象。

低調許久的他因為這件事才走入大眾的視線,很快所有人就會慢慢知道。

這位司大總裁在寵妻這件事上壓根就不知道低調為何物。

他冷冷的威脅之後果然沒有人敢再上前,對於帝凰這個隱秘的幕後老闆,大家知道的少之又少。

林均好脾氣的走到大家面前解釋道:「各位,今天我們召開記者會就是想要澄清真相。

所以大家不要著急,很快你們想要知道的一切都會真相大白。

還有我家總裁雖然低調,但是脾氣並不好,你們最好記住了,惹誰都不能惹上我家的太太。

總裁愛妻如命,要是惹了太太,就不會像是剛剛那樣只是警告了。」

記者們紛紛讓開一條道,至少他們又得到了一個寶貴的信息。

大家拿出小本本記錄好,總裁大人愛妻如命,傳言有誤。

哪怕是還沒有澄清內容,聽到司厲霆直言不諱說蘇錦溪是自己的妻子,哪個偷情的人敢這麼大膽?

蘇錦溪窩在司厲霆懷中,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眼中的慌亂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堅定。

有三叔在,她什麼都不害怕。

司厲霆溫柔的將她放下,蘇錦溪發現唐茗也來了,只是他為什麼牽著蘇夢的手?

她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蘇夢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還有蘇媽媽和蘇爸爸也都現身在了會場。

「厲霆,你們究竟想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