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更是在海島的根部,有著一股恐怖的靈壓,阻隔了他的靈識,讓其無法繼續向著地底探之,這股力量似乎是某種封陣之力。

「吼!」就在二人交談之時,前方不遠處,忽然傳力一聲低吼。

原本平靜的海面,隨之忽然變得翻滾起來。

視線掃去,可見海底深處,不知從何而來,出現無數頭形態各異的海獸,似乎正向著遠處中心的某一個點聚集而去。

「嗯?前面有人。」葉飛目光一閃,隨即低聲道。

李麗聞言,同時抬眼望去。

沒有過多的猶豫,二人隨之移步向前,可見前方一處漩渦海域,海面之上此刻正站著一位身穿藍色錦衣,短髮,白面的男子。

此人周身幽光閃動,散發出一股獨特的氣息,向著海底擴散開來,吸引著四面八方的海獸。

這片群島區域,本身靈氣極為充沛,以至於海底海獸,實力有些極為恐怖,甚至生存歲月過長的海獸,力量達到劫境的地步,那是並非異事。

「是他!」李麗穩住身形,此刻抬頭望去。

此刻的她,似乎是一眼認出了此人。

「你認識他?」葉飛面色如常,此刻臉上不禁來了一絲興緻。

他的靈識感受到,下方那位白面男子,本身的實力有著通神後期之列,而下方海底之內,那數以千計的海獸,其中不乏通神後期氣息的巨獸。

海底深處,更是有著幾條身長千米的長嘴大魚,全身被金色的鱗片覆蓋,其氣息已然達到了劫境,可見此地海域隱藏的海獸有多麼恐怖。

「中原之地,除去三大古宗之外,還有幾個頂級宗門,被稱之為三門五宗。」

「這八個宗門,向來關係不錯,其中以葉門為首,相互扶持之下,就算是三道古宗也要對其忌憚三分。」李麗此刻輕聲開口。

她說的極為詳細,似乎是知曉,眼前之人對於中原之地極為不熟悉一般。

「前方那人,名叫葉方。」

「葉門現任門主,年輕一輩之中,此人的戰力可稱第一,傳聞此人極為好戰,但凡遇到同輩之人都會忍不住與之一戰,簡直是個瘋子。」李麗繼續開口,同時忍不住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若說年輕一輩,眼前之人,無疑才是真正恐怖的存在。

李麗身為古獸宗的師叔級強者,本身在宗內身份獨特,而且較為喜愛觀查閱看古籍,對於源那傳說中的神域仙境,她顯然是有著一些了解。

在她看來,懂得兩大古宗秘術,又有劫境傀儡,荒獸護體之人,憑藉通神境斬殺劫境強者,眼前之人的來歷只有一個可能。

若非如此,李麗也不會冒險,帶著葉飛來到此地。

「葉門……」葉飛目光一閃,此刻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你可知,這個宗門是何人創立?」葉飛眼中有微光閃過,此刻腦中不禁有些思索。

不知為何,他感覺這個葉門,應該不是巧合。

海面半空,李麗聞言在思索了片刻之後,隨即輕聲道:「葉門創立,應該在三百年前,但發展的極快,短短百年之內,便是成為中原三門五宗之首。」

「創立者,我沒有記錯了話,應該如今葉門的老祖葉黎,傳聞此人實力極強,在劫境老怪中,那也是不可小視之人。」

此言一出,葉飛頓時腦中一陣嗡嗡作響。

他此刻不在多言,隨即望向下方的海面之上,只見那白面男子,周身氣勢一凝,抬手之下掌中竟是出現一把九環大刀。

「哈哈,哈哈!」

「吃你爺一刀,殺……」

下方海面之上,那葉方長相白凈,但此刻身上的氣勢,已經口中的叫囂,無疑是個十足的莽夫,手中的大刀更是增添了幾分莽氣。

「吼!」

「呼嘯。」

海底深處,一隻只海獸,此刻仰天長嘯,不知是被什麼氣息吸引,海獸的雙瞳,均是一片鮮紅無比,爭先恐後地向著那葉方而去。

「哈哈,來的好。」葉方低喝一聲,臉上的表情,略顯有些瘋狂。

這一刻,他體內通神後期的力量,瞬間爆發到了極致,隨之大刀落下,斬出一刀刀驚天的刀芒,一隻只海獸慘死刀下。

海面之上,此人彷彿不知疲倦,眼中得到那股瘋狂之意,變得越發的濃郁。

半空之中,此刻的李麗見此情景,忍不住眉頭微皺。

「簡直是個瘋子,果然名不虛傳。」

李麗在開口的同時,臉上不禁露出厭惡之色。

而此刻的葉飛,此時眼前卻是不禁泛起了微光,當他看到下方之人,周身慢慢開始泛起紅芒之色,心中也屙屎忍不住動容。

那不是正是戰神訣的氣血之力么,除了葉家之人,已經華夏武道界的葉門之外,懂得此術之人,絕對是屈指可數。

「仲黎。」葉飛低喃一聲,嘴角不禁泛起了淡笑。

當年的夢界之內,他收下仲黎,助其渡過第一到天劫,在離開之時,傳給此人不少的秘術,讓其去中原之地闖蕩。 天洪的夢界,應該有那一絲規則之力,其中虛中有實,實中有虛。

夢界並非完全的虛幻之地,無論是練氣宗,天族,還是仲黎,這些人在源界都是真實存在的。

當初的葉飛,儘管無法領悟規則之力,但他根據自己的猜測,做出的一系列決定,並非是隨意為之,當年送仲黎離開東洲,無疑是正確的選擇。

「三百年了么……」

葉飛低喃一聲,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儘管此刻的他,不曾看到仲黎,但那把九環大刀,葉飛可謂是熟悉無比。

「你……為何改姓?」葉飛雙目微閃,臉上的表情,不免露出幾分複雜之色。

夢界的時間,本身與外界,就存著斷層,認真的算起來,距離他離開夢界,最多也就三年多而言,而對於仲黎來說,卻是足足過了三百年。

下方海面,那白面男子,此刻周身凝聚的氣血之力,隨著他的不斷地斬殺,變得越發的濃郁。

「那葉方,在他所處的位置,撒下了獸引,那是一種吸引凶獸的古葯。」此時的半空之中,李麗的雙眸稍有停頓之後,便是隨即輕聲開口道。

「嗯,此子,不錯。」

葉飛低喃一聲,臉上帶著微笑。

用這種方法,修鍊氣血之力,無疑有著極高的效率,但同樣這般殺戮之下,人很容易陷入瘋狂,一旦無法穩住心神,後果不堪設想。

但此刻下方,那白面男子,陷入是心智堅韌之輩,眼中瘋狂之意雖說極為濃郁,但他手中每一刀落下的節奏,掌握的非常穩定。

這就證明他的意識,始終保持清晰。

下方海面之上,那位白面男子,似乎是發現了葉飛二人,他的忽然猛然抬頭。

「斬!」白面男子大喝一聲。

他手中的九環大刀,此刻忽然抬起,便是猛然一刀斬向半空,劃出一道驚天的血芒。

「呼呼……」

刺耳的破開聲,此刻隨之臨近。

半空之中,李麗此時面色微變,體內的力量隨之轟然爆發。

「葉飛,小心。」

「此人,就是個瘋子!」李麗目光一凝,此刻開口提醒道。

海面之上,葉飛不禁淡笑一聲,他的眼中紅芒一閃,身上的氣息隨之陡變,體內的氣息之力爆發,隨即握掌成拳。

「無妨。」葉飛轉頭,掃了身旁之人一眼。

說罷,他的身形隨之閃動,在半空之中,同樣劃出一道紅芒,一拳向著前方轟去。

刀芒,拳鋒,兩股力量瞬間碰撞。

「砰,轟隆!」恐怖的爆裂聲,隨之響徹天地。

如此同時,下方的白面男子見見此情景,頓時眼前一亮。

「在下葉方,兄台可願與我一戰?」下方海面之上,那位名叫葉方的男子,眼中露出少有的興奮之色,不等回應隨之同時身形踏空而起。

顯然與武修交手,相比他在此地斬殺海獸,那無疑是要有趣很多。

半空之中,葉飛聞言不禁笑道:「你可隨意出手。」

這眼前之人,無論與仲黎有什麼關係,那都是葉門的後輩,葉飛也很想知道,在中原之地,葉門的實力達到了怎樣的程度。

此言一出,下方白面男子,眼中頓時紅芒一閃。

「好大的口氣,一會你可別哭。」白面男子身形閃動,那速度之快,下一刻便是已然出現在了葉飛的跟前不遠處。

此人見到葉飛沒有祭出法寶,隨即也是收起了自己的九環大刀。

說罷,右手握掌成拳,周身的氣血之力,同時爆發到了極致,他的目光鎖定了前方的葉飛,隨之便是猛然一拳轟來。

半空之中,傳來陣陣音爆之聲。

前方葉飛,臉上的神情平靜,身形並未後退分毫,此刻他抬頭望向前方。

「力量不錯。」

「戰意有些不足。」葉飛周身氣息一凝,此刻低語一聲。

在說完之後,他的眼中同時爆紅芒,幾乎是同樣的動作,右臂抬起握掌成拳,但葉飛身上的氣勢,卻是遠超前方之人。

鮮紅的血芒,在他的周身,泛起了一道血色漩渦。

前方半空,那白面男子,頓時身形一顫,方才還氣勢洶洶的一拳,竟是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之中,他在前方身上,感受到了一絲死亡威脅。

哪怕前方之人,實力要低於他不少,哪怕明明知道,眼前之人不會下殺手,但這種畏懼之感,卻是來自葉方的心靈深處。

「我,我居然不敢出拳了……」前方半空之中,葉方身形頓住。

這一拳之力,他沒有打出,而這一場較量,似乎也是在這一刻隨之結束。

前方葉方,臉上露出迷茫之色,他此刻身上氣息,忽然變得有些混亂,似乎是自己一直堅信的東西,此刻忽然崩塌了一般。

前方不遠處,葉飛這一拳則是沒有停止。

「戰神訣,其根本在於無畏。」

「無畏世人,無畏天地,無畏本心,燃血一戰,雖時足矣,告訴我你修得是什麼?」葉飛聲音如雷,在前方之人的耳邊回蕩開來,身形此刻已然臨近。

他周身的氣血之力,已然將其前方之人完全鎖定。

那一拳之力,更是眼看要正中前方之人身形,就在這時此人忽然反應過來,他的眼中瞬間爆出濃郁的血光。

「燃血!」

「砰,轟隆……」

隨之,爆裂之聲震耳,泛著血光的餘威,向著四面八方橫掃。

海面半空,二人的身形,同時向後退了數步,遠處的白面男子,在穩住身形之後,身上的氣息隨之攀升,四周空氣中的靈力,還是向周身瘋狂聚集。

此人眼中的紅芒消失,通神境後期靈壓,此刻橫掃開來,在攀升之中竟是達到了半步劫境的地步。

遠處,一直圍觀的李麗,頓時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居然突破境界了?」李麗在愣了許久之後,這才忍不住低聲道。

此時的葉飛,身上的氣勢收斂,他抬頭望向前方之人,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方才在此人與海獸搏鬥之時,他便是已經察覺到,那葉方的境界正在突破的邊緣。

不多時,海面半空之中,四周的靈氣收斂。

下方海底,似乎是藥力散去,海底的那些海獸,此時也是隨之散去。

「葉門,葉方,多謝前輩大恩!」前方不遠處,那位白面男子,身上的氣息收斂之後,他隨即連忙上前,同時抬手抱拳。

方才那一拳,不光是境界的突破,就連他的戰神訣,似乎也是達到了另外一個層次,此時的葉方感覺自己完全可以與劫境一戰。

「仲黎,近來可好?」葉飛掃了前方之人一眼,隨即開口笑道。

此言一出,後方的李麗微微一愣,似乎不太明白眼前之人意思。

而相比之下,前方不遠處,那位名叫葉方的白面男子,此刻身形猛然一顫,頓時只感覺就溢著頭皮發麻,他下意識地瞪大了雙眼,忍不住盯著眼前之人。

葉門老祖,本名仲黎,這個名字除了葉門嫡系傳人,便是再無他人知曉。

「您是……」葉方強忍住內心的驚駭,此刻下意識開口。

前方半空,葉飛淡笑一聲,只見他周身氣息一凝,抬手之下掌中印訣凝聚,隨之緩緩抬起手臂,向著前方虛空一指。

下一刻,只見前方之人眼前,一陣靈光閃動。

「呼!」一聲低頻傳來,隨之而來是一股渾厚之芒。

只見那把九環大刀,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半空之中,隨即向著葉飛閃動而來,瞬間落入了他的手中,前方之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透視神醫在都市 可見那九環大刀,在葉飛的手中,爆發出耀眼的靈光,彷彿是遇到了真正的主人一般。

「這把刀,是我當年贈給仲黎的。」葉飛掃了手中的大刀一眼,隨即低聲開口道。

他能夠感受得到,手中的九環大刀,其上蘊含著極強的雷威之感,比起之前似乎要更為強勢了許多,發生這種變化,唯有經過天劫之力而不毀的法寶才會擁有。

「您,您是。」

「葉祖……」

前方半空,葉方面色劇變,此刻瞳孔不禁微縮。

這原本在他的認知中,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只是眼前之人的相貌,似乎與門中的雕塑極為相似,而且那把九環大刀,唯有葉門嫡系傳承者才能將其握在手中。

就在九環大刀離開他出手戒指的那一刻,他便是與此刀失去了聯繫,這絕不是一個通神境中期的武修能夠做到。

「後輩葉方,見過葉祖!」葉方在回過神來之後,連忙上前一步。

他的臉上露出恭謹之色,隨即彎身一拜,神情滿身崇敬。

前方半空,葉飛淡笑一聲,看了一眼手中的九環大刀,隨即將其還給了前方之人,此刀經過天劫的淬鍊,可以說堪比仙寶。

若非如此,仲黎也不會擋住葉門的傳承至寶。

「無需多禮,我且問你,仲黎可在這聖靈寶地之內?」葉飛開口的同時,掌中靈力涌動,將前方前方之人的身形托起。

中原之地,有葉門的存在,這裡便不再陌生,他尋到靈兒的神魂的把握,無疑是瞬間增大了數倍不止。 「老祖不在此地。」

「這次的聖靈寶地,由晚輩與門主幾位長老領隊,除去三大古宗之外,以本門為首的三門五宗,已然齊聚群島。」

葉方不敢怠慢,此刻連忙開口,將他所知曉的信息,一一告知眼前之人。

中原之地,勢力劃分,大致以三大古宗為首,隨後便是仲黎所在三門,五宗,一共十一個頂點修鍊門派,其中劫境強者無數。

若仔細算來,五重劫境的老怪也是同樣不在少數。

「嗯,先帶我去看看葉門。」葉飛目光沉靜,隨即低聲道。

源界葉門,起源與他在夢界之時所收的弟子仲黎,儘管近三百年來,葉飛與這個宗門,沒有任何來往,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確實是葉門老祖。

「葉祖請!」葉方連忙抬手開口。

說罷,二人便是向著前方的群島踏空而去。

如此同時,後方半空之中,李麗在愣了許久之後,這才慢慢回過神來,但她眼中的震驚之色,仍舊是不曾退去。

要知道,一個宗門老祖,那至少是活了數百年的老怪,一身實力深不可測。

而三門五宗,為首的葉門老祖,更是中原之地,早已公認的五重劫境強者,如此說來那葉飛至少不會比此人弱上多少。

開局成為諸葛大力同桌 「還說不是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