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明原因就鬥起來。」

「隨便你。我現在派人全力追捕封景。你有足夠的時間,跟封家說清楚情況。」

「謝謝你,洛琛。」

啪!

電話被掛斷。

宮瀚聽著電話裡頭傳來的忙音,忍不住嘆了聲氣。

這都什麼事!

封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對慕家的女兒下手。

引火燒身了!看他怎麼收場! 宮瀚清楚,如果慕洛琛抓不到封景,很可能拿封家出氣。因此,他第一時間,給封景的父親撥打了電話,把現在的情況告訴了他。

封父傻了眼,「那現在該怎麼辦?我去慕家負荊請罪吧。」「請什麼罪?你以為背著幾根荊條,跪下來說對不起,人家就能原諒你兒子了?我告訴你,想都別想!慕洛琛是抱著宰了你兒子的心,去抓他的!你想保全封家,和你兒子,唯一能做的事情是——趕緊把封

景叫回帝都,向警察局投案自首,看看這事能判多少年!否則,落在慕洛琛手裡,封景就是不死,那也得生不如死!」

「可是……」封父有些猶豫了。

畢竟是他親生兒子,哪個能下得了狠心,把他送到監獄里呢?

「你可是什麼?你是不是非得等著慕家的人,把國內掘地三尺,找出你兒子來?」宮瀚冷了聲音,道:「我告訴你,真到那個時候,你哭著來求我,都沒用了!我們宮家也會跟你封家劃清界限!」

宮家和封家是老交情。

也因為這點,他才打電話提醒封父,放封景一條活路。

但如果封家想把封景往死路上送,他也沒法攔著。

且,必須在封家和慕家之間,二選一站隊。

宮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慕家。

他看好慕洛琛,只要慕洛琛還活著,整個慕家會繼續發揚壯大。這些年來,因為裴娜的關係,慕家和宮家走的越發頻繁,他對慕家的兩個兒子,也有很深的印象。尤其是慕天佑,完全繼承了慕洛琛的聰穎。倘若將來,慕天佑能接手慕氏集團。那整個慕家在這一百多年

,都會長盛不衰。

傻子才會選擇一無是處的封家!

宮瀚欲掛斷電話。

封父急的差點哭了,痛苦的說:「宮瀚,你別生氣,我這就跟景兒聯繫,讓他趕緊去警察局投案自首。他不肯去,我強行押著他,也會去警察局的!」

這還差不多!

宮瀚悶聲說:「嗯,你千萬按照我們商量的辦。別想著把你兒子,偷偷地送出過國。你若是再整出什麼幺蛾子,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他!」

「我知道該怎麼辦。」

宮瀚沒有再說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

封景覺得自己的X能力恢復了,拉著雪薇嘗試了一番,卻沒能雄起。看著毫無反應的某處,封景黑了臉。

自己該不是被打出毛病,以後都不能進行愛的鼓掌了吧?

雪薇心裡暗暗地高興,面上卻做出善解人意的模樣,勸說道:「你別會心,肯定是這幾日太忙了,沒恢復好。咱們再等幾天。養足了精神,再試一次。」

「這還用你說?我肯定會好的!」

封景扯著嗓子嚷嚷,不知道是說給別人,還是說給自己聽。

雪薇撇嘴,道:「你那麼大聲幹嘛?又不是我害你這樣的,我先回去了。」

話說完,她扭動著身體往外走。

封景又自己嘗試了一番,結果還是沒什麼反應。

他惱怒的抬腳,踹在了床上。

腳指頭碰到實木,痛的不行,他歪倒在床上,痛苦的呻吟。

而就在這時,手機嗡嗡的響了起來。

封景忍著疼痛,接通了電話。

孤獨王冕 聽到電話那邊傳來父親的聲音,封景道:「爸,什麼事?」

「小兔崽子,你說什麼事?」封父暴怒:「你把慕家的閨女怎麼了?現在慕家全國上下的搜捕你!你真是造孽!」「爸……我沒拿她怎樣呀。我只是想跟她玩玩,誰知道慕家把動靜鬧得這麼大?」封景替自己叫委屈,他真的輕薄了妞妞也好啊,現在偷雞不成蝕把米,他冤不冤?「爸,你可得幫我把這件事擺平呀,我媽有

三高,萬一知道了我的事,一個不留神,背過氣了,怎麼辦?」

「滾!我怎麼幫你擺平?那慕家,整個帝都都沒人敢惹。我把自己這條老命,交給人家都擺不平!你趕緊給我回來,我帶你去警察局自首!咱們有多少年判多少年,讓慕家消了這口惡氣!」

「爸,你竟然要我坐牢?」

封景不敢相信。

「是,沒錯!你馬上給我回來,否則,我們封家不承認你這個兒子了,你想怎樣就怎樣吧!」

封父說的絕情。

封景卻覺得父親在逗自己。那慕家算個什麼東西?不過是有點錢。整個帝都有錢的人多了去了,誰敢跟封家過不去?他從小到大,扎進商人堆里,哪個不是阿諛奉承,求著他辦事的?

別說只是綁架了安清歡,他就是強行要了安清歡,慕家能把他怎樣?

封景不服道:「爸,你怎麼能認慫了?我們跟慕家的人對著干!看誰更有本事!我就不信了,我們封家鬥不過區區一個慕家!」

封父聽到這話,差點暈厥過去。

真是無知者無畏!

蠢到家了!

封父道:「跟慕家對著干?你知道慕家後面有多少錢嗎?一旦跟慕家對立,大半個帝都的人,都會成為我們封家的敵人!孽子,你這是要把我們封家的基業,全都葬送在你手裡呀!」

「爸……」

「你別叫我爸!我告訴你,如果你今天晚上不趕回帝都,那我明天一早就宣布,跟你斷絕父子關係!從今往後,你和封家再無半點瓜葛!慕洛琛想怎麼處置你,就怎麼處置你!」

封父說完,結束了通話。

封景再打過去,對方手機關機了。

他傻傻的站在地毯上,腦子有些發懵。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是惹到了一個慕家,親生老子竟然要和他斷絕關係了?

難道慕家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眼下已經沒有調查清楚慕家實力的機會了,擺在他眼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拒絕回帝都,和家裡斷絕關係;二、回帝都,老老實實的去警察局自首。

不管是哪條路,他都不喜歡。

封景苦惱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腦子裡一團漿糊。

事情怎麼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呢?

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

雪薇躲在門口,聽到封景和封父的談話,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不能再拖了,封家逼著封景去自首。

一旦封景下定了決心,那她也休想跑路了。自己必須在封景做出選擇之前,離開這裡。 雪薇下定了決心,便給雪莉發了消息,讓她把賬戶里的錢,全都轉移到別的地方。

喬母那麼久沒聯繫,估計已經被慕家的人抓住了。

未免自己暴露在慕家人的跟前,她得做好萬全的準備。

把這段時間從喬母和封景手裡套出來的錢,全都安全的存放到別的賬戶。再潛逃回美國,和雪莉匯合。

電話這頭雪莉聽到雪薇的話,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敏感的問:「姐姐,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你別問了,等我回到米國,立刻帶著你去巴西住一段時間。」

「……」

雪莉的沉默,令雪薇不安。

「怎麼了?你不願意去巴西嗎?」「嗯,姐,能不能你一個人去巴西呀?我現在在米國上學,過得挺好的。我不想離開這裡。」巴西有什麼好的?那麼落後的國家,沒有一丁點地方,能比得上米國。而且,她想留在米國,繼續跟傅靖安待在

一起。

哪怕他不喜歡她,她也想和傅靖安,待在同一片地方。

雪薇厲聲道:「你知道你留在米國,有多危險嗎?現在慕家的人發現了我的身份,在全力追捕我。你是我妹妹,如果他們抓到你了,肯定不會放過你。」「我現在有全新的身份,誰知道我是你妹妹?姐,只要你不聯繫我,沒有任何問題。」雪莉頓了頓說:「之前,我也警告過你了,別再去招惹慕家的人,為什麼你不聽我的話呢?每次都跟慕家的鬥爭,落得不

好的下場。媽媽和弟弟,就是你害的……」

聽到最後一句話,雪薇的胸口一窒,痛的無法呼吸。

「你怪我害死了媽媽?」

雪莉咬著下唇,有些後悔,自己一時口快,說出了真心話。

但她的確是這麼認為的。

哪怕姐姐責怪她,她也不會違心,改變自己的想法。

當初,若不是姐姐固執的要強行插足喬崢和安清歡,怎麼會惹怒慕洛琛?慕洛琛也不會招來那些高利貸的打手,他們也無法對雪陽下手,母親更不會死了……

「好,好……都是我的錯。我承認,是我錯了。你雪莉沒有半點錯誤,總可以了吧?」雪薇失望道,「既然你心裡埋怨我,那我們姐妹以後都不要見面了。你就當沒有我姐姐了吧!」

話說完,她掛斷了電話。

「姐……」

雪莉想說什麼,電話那頭卻傳來了嘟嘟的聲音。

……

雪薇把自己丟進了柔軟的大床里,捂著臉,默默地掉眼淚。

自己做了那麼多,都是為了整個家。

可他們呢?

一個兩個都是白眼狼,責怪她太貪心,害了家裡人。

也不想想,當初家裡人被高利貸追殺。

若不是她想法設法的勸說安清歡幫忙,整個家的人早被丟進大海里了!

真不該替他們著想。

雪薇狠狠地擦了把眼淚,臉上露出了狠絕的表情。

她不會認輸的!

哪怕是最親的人,而已無法把她打倒!

等離開封景后,她接了雪陽,立刻飛巴西。

用手裡的幾百萬美金,足夠支撐她過幾年的了。

雪薇攥緊了手心,把銀行卡放到了自己的貼身內衣里,而後帶著幾件昂貴的首飾,轉身走出了房間。

到了客廳門口,她打算出門。

保鏢卻將她攔了下來。

「雪薇小姐,沒有封先生的允許,您不能離開這裡。」

雪薇聽到這話,心頭咯噔一跳。

不能離開這兒?

之前看的比較嚴格,但也沒嚴令禁止她離開這兒啊,頂多說要保鏢陪著。

難道在自己給雪莉打電話的時間,封景已經做了決定,要回去自首了嗎?

雪薇心裡驚疑不定,面上卻沒有任何錶露,淡定的跟保鏢說,「我的衛生條用完了,想要出去買新的呢。你們不讓我出去,我怎麼辦?」

「我們找傭人幫您買,不用勞煩小姐親自去。」

「那好啊,剛巧我身體懶,不想過去呢。」雪薇笑了笑,沒再跟他們說話,轉身施施然的上了樓。

走到封景的房間門口,雪薇輕輕地敲了敲門。

門內傳來了封景略顯低落的聲音,「進來。」

雪薇推門而入,看到封景的那一刻,揚起笑容,說:「保鏢怎麼突然不讓出門了?難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封景看到雪薇,沒好氣道:「沒事。現在局勢亂,你別到處亂跑了,免得出什麼意外。」

父親要他把雪薇帶回去,一併贖罪。

等慕家的人興師問罪,還能把一切罪責,推到雪薇身上。反正,這一切本就是雪薇挑唆她的。

慕家人對雪薇的恨意,肯定比對他的深。

沒告訴雪薇,是因為害怕她跑了。

封景直勾勾的盯著雪薇。

雪薇心尖顫了顫。

果然不對勁。

她剛才明明聽到封景跟他父親爭吵的那麼凶,要是沒談攏,封景肯定會朝她發脾氣。

現在沒聲沒息的更說明出事了。雪薇走上前,柔順的摟住了封景的脖子說,「沒事就好。封先生,我這輩子沒什麼特別想要的東西,唯一的奢望便是,能在您身邊伺候您一輩子。若是出了什麼事,您一定得告訴我,我幫您分擔。哪怕拼了

我這條賤命,我也會護您周全。」

封景聽到這話,心裡生出了一絲絲的內疚。

雪薇對他,也算掏心掏肺了。

自己卻要拉她墊背,實在不厚道。

「雪薇。」

「封先生,我今晚幫您做一餐飯吧?我們認識了那麼久,我還從沒有親手為您做過飯呢。」雪薇搶在封景開口之前說。

封景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點點頭說:「好。」

「那您等著嘗我的手藝吧。做的不好吃,您也得捧捧場,多吃一點。」雪薇低頭,親了親封景的唇瓣,笑的嫵媚。

封景的情谷欠被勾起來,扣住她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

傍晚。

雪薇獨自為封景,做了一桌子豐盛的飯菜。封景讚不絕口,很賞臉的吃了大半。

飯後,雪薇又纏著他,在客廳里跳舞。封景看著懷裡柔順的雪薇,良心發現,內疚的說:「雪薇,對不起。」 「先生,您說什麼對不起呀?你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雪薇眨了眨眼睛,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