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多讓他們兄妹親近親近,她相信,路南是不會有別的想法。

只要路西西恪守本分,她也沒有什麼好介意的。

想到這裡,蘇北立馬給路南回消息。

蘇北:路南,西西那邊,還是你去叫吧,畢竟,你是她的哥哥,你叫她,跟我叫她那是不一樣的!

路南拿著手機,盯著手機上的消息,想了半天,最終給蘇北回消息。

路南:好,那我叫她吧!

蘇北:行呢,那我先忙了!

路南跟蘇北聊完天,就直接給路西西打電話。

路西西跟瑟琳談判玩,正在床上做瑜伽呢!

聽見手機久違的鈴聲響起。

她差點從床上栽下去。

這不是她給哥哥設置的鈴聲嗎?

已經好久都沒響起了,真的是哥哥給她打電話的嗎?

他不是說,以後都要跟自己,斷絕兄妹關係嗎?

路西西儘管腦子裡亂想一團,可是,她還是快速的接通電話。

"西西,你在幹嘛呢?"路南說。

聽到熟悉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路西西驚喜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真的是哥哥,他不跟自己斷絕關係了!

路西西吸了吸鼻子。

"哥哥,我在呢,我有點無聊,在床上做瑜伽呢!"路西西笑著說道,聲音里還帶著一絲哭腔,像個小孩子一樣。

路南有點無奈,在他的眼裡,路西西還是個小姑娘,他的妹妹啊!

"西西,是這樣的,晚上有個飯局,在帝爵大酒店,我跟蘇北,還有星空娛樂的一個藝人都過去,算是朋友之間的一個聚會,你要不要來,反正你也在帝爵酒店,挺方便的!"路南說道。

DARK時空 路西西連連點頭。

"要的要的,我肯定會按時到的!"路西西激動的說道。

"那好,晚上的時候,我把包廂發給你,你直接過來,好不好?"路南說道。

路西西點頭。

"好的,哥哥,我一定來!"路西西笑著說道。

路南似乎聽見,她笑得都哭出來了。

路南的心裡,也怪難受的。

他點了點頭。

"那好,我現在工作了,你繼續做瑜伽吧!"路南說道。

"嗯嗯,哥哥再見!"路西西說。

"再見!"路南說完,就掛了電話。

他重重的出了一口氣。

自從知道,路西西喜歡自己,並且做出許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後。

為了將她的思想改變,自己不惜出國,回來后,又跟蘇北結婚,最後,不惜要跟她斷絕關係。

很多很多事情,才讓她慢慢轉變。

現在,她終於發生了變化。

自己的心裡,卻非常難受。

路西西本來是自己的親生妹妹,他本應好好的寵著她,保護她。

可是,她的思想,卻讓他們一步步遠離。

現在終於,一切都慢慢回到正軌了,真好!

路西西掛了路南的電話,就聽到房間外面的敲門聲。

她下意識的皺了皺眉。

誰啊,大白天的敲門。

路西西走過去,一把將門拉開。

看著嬉皮笑臉站在門口,一副玩世不恭的靳東。

路西西沒好氣的看著他。

"什麼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路西西不客氣的說道。

靳東被她噎了一下。

"你個女孩子,長得這麼淑女,怎麼能說粗話呢!"靳東看著路西西,耿直的說道。

路西西嗤笑了一聲。

"我說粗話,管你什麼事,我們到底有什麼關係啊,你站在我門口,你知不知道,很厭煩啊!"路西西說道。

靳東正了正色。

"別啊,千萬別厭煩我,再說,我是站在酒店走廊里啊,怎麼就變成站在你門口了,你得給我個說法啊!"靳東沒皮沒臉的說道。

路西西簡直無語到極點。

"行!你要是說法,不是嗎?你把你的手拿開,我現在就給你個說法!"路西西粗暴的說道。 靳東愣愣的看著路西西。

"我為什麼要把手取開,我把手取開,你不就有機會把我拒之門外了嗎?"靳東厚臉皮的說道。

路西西冷笑了一聲。

"靳東,你臉呢?你不是說自己沒有站在我門外,而是站在走廊里嗎?我讓你深刻的體驗一下,什麼叫站在走廊里!"路西西瞪著靳東說道。

靳東咽了口唾沫。

"好吧,你厲害,我還是承認,自己就站在你房門口吧,是這樣的,我找你是真的有事,你以後對我的態度,可千萬別這麼粗暴啊!"靳東語重心長的,想要教導路西西一番。

路西西猛地要一把將門關上,靳東趕緊用身體擋住門板。

"別啊,你先聽我把事情說完!"靳東著急的說。

路西西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好啊,你說吧,我聽著呢,還有,我對你的態度,完全取決於你對我的態度,我就很討厭你這樣厚臉皮,如果你能改掉,我也能對你態度好一點,聽懂了沒?"路西西語速像機關槍一樣的說道。

靳東點了點頭。

"以前不知道,現在完全知道了!"他由衷的點點頭。

"是這樣的,晚上有個飯局,我帶你一起去,好不好,到時候瑟琳也會一起去的!"靳東覺得,瑟琳和路西西是閨蜜,毫不猶豫的將她拋出去,做誘餌。

路西西想到瑟琳現在的樣子,她再想到,路南剛才讓她晚上去吃飯。

她便毫不猶豫的拒絕了靳東。

"實在不好意思,我晚上有事,可能不能跟你們一起去了,祝你們玩的開心!"路西西漠然的說道。

靳東愣了愣,還真是有事。

他還以為,是瑟琳在氣頭上,說的氣話呢!

原來路西西晚上真的忙著呢!

"那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打攪你了,也祝你晚上用餐愉快,可是,千萬別忘了我啊!"靳東笑眯眯的說道。

路西西拋出白眼。

"神經病!"她氣呼呼的說道。

靳東身體依舊抵著門。

他伸手食指搖了搖。

"nonono!我可不是神經病,我只是把自己的心,全部落在你這裡了而已!"靳東說的好不正經。

路西西才不會相信他的鬼話呢!

兩個人認識才幾天啊!

路西西瞪著他。

"讓開,我要關門,如果你要是再不讓開,那我可就不客氣了!"路西西冷漠的說道。

靳東無奈的嘆口氣。

"好吧,美人這麼生氣,我也不好繼續惹你了,那我先走了,拜拜!"靳東說完,果真讓開了身體。

路西西幾乎一下子都沒有想,就直接關上門。

路南看著門。

"砰"的一聲,在自己面前緊閉,他摸了摸鼻子。

好心塞,好無辜啊!

他用錯方法了嗎?

可是,他是真的很心儀路西西啊。

怎麼辦?

如果有一見鍾情,那肯定指的就是他跟路西西。

看見路西西那一刻,他真心覺得,自己的眼珠子都不會轉了。

可是眼下,很顯然,美女不怎麼待見自己。

看來,只能一步步感化嘍!

靳東無奈的攤開雙手,聳聳肩,向著自己房間走去。

白天很快過去。

蘇北和顧茜瑩下午的時候,就回了公司。

路南下班的時候,給蘇北打電話的時候,蘇北和顧茜瑩,正在辦公室討論劇本。

接到路南的電話。

蘇北剛說到緊要之處。

她看了看顧茜瑩,無奈的翻翻眼睛。

"路總的電話,應該是叫我們去吃飯,我先接聽一下!"蘇北說。

顧茜瑩點點頭。

"我們又不急,你先接路總電話吧!"顧茜瑩說道。

蘇北"嗯"了一聲,接通路南的電話。

"喂,北北,你和顧茜瑩現在在哪裡,我來接你們,我今晚做東,要早點過去!"路南的聲音,從電話中傳過來。

蘇北想了想。

"行呢,我們這會就在星空娛樂,你直接下樓吧,我跟茜瑩,也直接去車庫等你!"蘇北說道。

路南點了點,他一邊走路一邊說話。

"行,那我們車庫見!"路南說。

蘇北"嗯"了一聲,便掛了電話。

她轉身看向顧茜瑩。

"走吧,茜瑩,路總現在要出發了,我們跟路總一起過去!"蘇北說道。

顧茜瑩將劇本收起來,點點頭,跟著蘇北,一起向外走去。

兩個人到了地下車庫的時候,路南已經站在車旁邊等著了。

蘇北和顧茜瑩快速的走過去,上車。

車上。

蘇北好奇的問路南。

"路南,那個靳總是個什麼樣的人啊?我記得,以前盛世和凌風集團,應該沒有什麼合作的啊,怎麼現在,凌風會往盛世集團投資的戲里,加他們公司的藝人啊?"蘇北說。

其實,在內心深處,對於瑟琳,她還是比較介意的。

尤其是當初,瑟琳處心積慮的設計自己,還跑到辦公室,打了自己一巴掌。

路南透過後視鏡,看著蘇北的表情。

他一邊開車,一邊回答蘇北的問題。

"其實,也不是你想的那樣,就算兩個集團以前沒有過合作,也不代表以後沒有,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商業利益最大化,我們現在接納凌風集團的藝人,算是一個良好的開端吧,等到凌風集團真的將市場開拓到南希市,到時候,合作的地方肯定非常多,所以,現在建立一個良好的關係,還是必要的。"路南說到這裡,稍微停頓了一下。

"再說,凌風集團的靳總今天來拜訪我了,總體來說,他很會做人,待人也很熱情,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誰也不願意熱臉貼冷屁股,所以,既然人家都上門了,我這主動提出接風,也是理所應當的,北北,你就不要亂想了,這些事情,我會處理好的,你不用擔心,你只要將顧茜瑩這邊安排好,在片場的時候,多多小心心懷不軌之人,別讓上次的事情再發生,就好了!"路南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其實,商場上的事情,我也不太懂,就是當時看到演員表上的演員,多問了茜瑩兩句,有點好奇而已,對了!路南,今天晚上吃飯的事情,你跟西西說了嗎?"蘇北問。

路南點了點頭。

"說了,她滿口答應下來了,再說,她人本來就在帝爵大酒店,應該沒有多大的事!"路南說。

蘇北"嗯"了一聲,便沒有再多說話。

她跟顧茜瑩兩個人坐在後面,繼續討論了會劇本。

不消片刻,帝爵大酒店就到了。

三個人下車,門童將車開走。

聖者降臨 他們剛剛走進酒店大廳,雲帆就迎上來。

"總裁,包廂已經訂好了,我這就帶你們過去,靳總這會一直在酒店,他說,來了給他打電話就行,顧總正在路上,應該一會就到了!"雲帆說道。

路南一邊走路,一邊點頭。

"嗯,我知道了,等顧總來了,再給靳總打電話吧,畢竟,我和顧總都算是主,哪有客人等主人的道理,我們先過去等等吧!"路南說。

雲帆點點頭,在前面帶路。

路南和雲帆,帶著蘇北和顧茜瑩,四個人到了包廂,等了一會,顧念城便姍姍來遲。

他剛一進門,就一個勁的道歉。

"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我今天剛下電梯,就被一個客戶給纏住了,好不容易才打發走,靳總呢,他什麼時候來?"顧念城,一邊問,一邊隨意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