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沈小姐?」

頭頂飄下來一道聲音,那聲音像是隔著水幕一般,聽的有些飄忽。

溫如意艱難的扭頭,看向發聲的地方。

入目的是一輛黑色的路虎車,車窗降下,露出唐南適清俊的面容。

「唐先生,你怎麼會在這邊?」

溫如意低低的應了一聲。

「我帶北北去城郊玩,剛好路過這邊。」唐南適注意到她臉色的不對,又問,「你不舒服?」

「嗯,有些感冒了,正準備去醫院看一下。」溫如意說。

「我載你過去。」

「不用,你還是帶著北北去玩吧,我自己走過去就好。」溫如意拒絕。

唐北北趴在窗口,一張嫩生生的臉上,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溫如意說,「阿姨,我不著急,還是先送你去醫院吧。」

溫如意搖了搖頭,還想說話,但唐南適已經從車上下來,打開了車門。

然後扶著她上了副駕駛座。

溫如意渾身沒有力氣,坐在車上,又是一陣暈眩,便沒有說什麼,由著唐南適開車。

車子穩穩的向著醫院的方向前進。

溫如意不知道是車子里太過暖和,還是生病的緣故,她把自己縮在圍巾里,漸漸的閉上了眼睛。

唐北北坐在唐南適後面的車子,探出腦袋來,看著溫如意說,「四叔,阿姨好像昏過去了,你快看看。」

他聲音有些大。

唐南適回頭看了眼溫如意,見她眼帘瞌著,露出一段纖細的脖頸,目光頓了下,而後緩緩地移開,看向唐北北壓低了聲音『噓』了一聲,「不要大聲說話,沈小姐是睡過去了,讓她好好休息。」

「哦。」

唐北北認真的點頭,然後乖乖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車子平穩的停在醫院前面。

唐南適停穩了車,溫如意還沒有醒來。

唐南適先讓唐北北下了車,然後走到副駕駛座,將溫如意抱了下來。

等唐北北鎖了車。

三人一起往醫院的診室走。

溫如意睡的很沉,一直到診室里,都沒有醒過來,醫生輕輕的喚醒她。

溫如意睜開眼睛,看到自己已經在醫院裡了,而眼前大大小小,六隻眼睛都看著自己,便知道是唐南適把自己帶進來的,不由得覺得欠他的太多人情。

醫生沒有察覺到溫如意的心思,問了她一些癥狀,然後說,「流行性感冒,需要打針,不然就打點滴,不過打針好的快一些。」

溫如意原本昏昏欲睡的,聽到『打針』兩個字,頓時清醒了不少。

「醫生,能不能不打針?只吃藥?」

醫生斜了她一眼,「怕打針?」

「不怕。」溫如意一本正經的說。

醫生笑了笑說,「既然不怕還是打針吧,這次的流感是新型病毒,不打針,只靠吃藥是好不了的,你大概不知道,每年因為感冒死的人還是不少的。」

唐北北仰著腦袋說,「阿姨,不要怕打針,北北就不怕打針。」

溫如意皺了皺鼻子,她不喜歡怕打針,可也不想在醫院裡呆時間太久,因為醫院總給她一種不詳的感覺。

「好吧,打針就打針吧。」

溫如意最後點頭同意。

醫生開了藥劑,給唐南適去排隊等葯拿過來,然後交給護,由護士打針。

唐南適讓唐北北守著溫如意,自己獨自一人去了大廳。

溫如意坐在椅子上,唐北北就站在她跟前,兩隻黑眸子瞪得圓溜溜的。

「阿姨,我給你講個笑話吧,講個笑話就沒那麼難受了。」

唐北北說。

溫如意輕輕的點頭。

「如果一個陌生人,走過來,給了你一巴掌,你會怎麼說?」

溫如意聽到唐北北說的,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

她還以為小傢伙,要跟自己講笑話呢,沒想到是冷笑話。

「……給他一巴掌?」

溫如意試探著回答。

「不對!是問他要不要再來一巴掌!這樣對左臉右臉才公平!」

唐北北笑著說。

溫如意:「……」

唐北北又連續講了三四個,溫如意忍不住笑了,可一笑腦仁就疼,只好綳著不笑。

唐南適帶著護士進來,就看到兩人在說說笑笑的。

大掌按住唐北北的腦袋,把他往後面一拉,說:「不是讓你安靜一些嗎?別吵到沈小姐了。」

唐北北扭著胖乎乎的小身子,說:「沈阿姨喜歡我,四叔,你放開我啦。」

唐南適沒放開他,而是把他抱了起來。

然後讓護士給溫如意打針。

「沈女士,跟我去裡面。」護士溫柔的說。

溫如意知道要打針了,頭皮發麻,本來就白的臉色,這會兒徹底的沒了血色,可當著唐北北這個小鬼的面,還是咬著牙,硬撐著起身。

唐南適看著溫如意明明害怕又強作鎮定的樣子,安慰道:「不用怕,閉著眼一下子就過去了。」

溫如意白著一張臉說,嘴硬道:「我沒害怕,誰說我害怕了?」

唐南適只盯著她的臉龐不說話。

溫如意無力的抬起自己的手,摸了摸臉頰,自欺欺人道:「我這臉是病的,不是害怕的。」

唐南適笑了笑說,「嗯,我相信,是病的。」

兩人正說著話,護士已經把藥劑吸到了針筒里,然後把白色的窗帘放下來,阻擋外界的視線。

「沈女士,請過來。」

「嗯,我這就來了。」

溫如意回了護士一句,慢慢的走了進去。

針是打在屁股上的,哪怕有窗帘隔著,唐南適還是抱著唐北北走到門口等著。

可兩叔侄站在門口,依舊能聽到裡面傳出來的,溫如意和護士的對話。

「護士,打完了嗎?」

「沒有,還有好多。」

「怎麼這麼慢,平常不是都挺快的嗎?」

「沈女士,推快了會疼。」

「我現在就挺疼……」

……

不知道是不是護士加快了速度,溫如意倒抽著涼氣,提高了些聲音,再讓護士慢一些。

唐南適的嘴角,忍不住牽起一抹弧度。

真是嘴硬,明明那麼害怕打針,卻還那麼嘴硬,真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會服軟一次。

「四叔,你又笑了哎。」

唐北北捂著嘴喊。

唐家的所有人都知道,唐南適不愛笑,因為他有一雙桃花眼,一笑起來,兩雙眼睛就跟放電似的,他是有些討厭自己有這雙眼睛,所以在家裡很少笑。哪怕要笑,也是那種眼裡沒有笑意的笑容,給人沒溫暖的感覺,反倒有種毛骨悚然的森冷感。

唐北北發現,他四叔,跟沈綿綿在一起的時候,好像總愛笑。

是因為,四叔喜歡沈綿綿嗎? 小姑姑說,沈綿綿將來會成為自己的四嬸嬸。

四嬸嬸……

是和四叔過一輩子的人呢。

難怪,四叔那麼開心。

唐北北抿著嘴笑。

唐南適淡淡地看了一眼唐北北,然後斂了笑意,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模樣。

打完針,溫如意坐在椅子上休息,屁股實在是太疼了,她覺得自己能不能走出這個房間都成問題。

護士收拾好東西,走出醫務室,讓唐南適和唐北北進去。

唐北北跑到裡面,摸著溫如意的手,問:「阿姨,很疼嗎?」

「不疼。」

溫如意咬著牙根,搖了搖頭,站起來說。

唐南適注意到她走路一顛一跛的,想著她可能還疼著,便說:「還是再休息會兒再走吧。」

「不用,還是走吧。等下出去,你帶著北北去玩吧,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家。」

溫如意不想再耽誤唐南適的時間。

哪怕疼,還是往外走。

唐南適拉著唐北北的手,看著她一瘸一拐的走,聲音平靜的說,「沒關係,我跟北北可以明天再去,我送你回家,順道有些事情請你幫忙。」

溫如意聽到他的話,豎起了耳朵:「什麼事需要我幫忙?」

她一直想報答唐南適,但沒什麼機會,現在聽到唐南適找自己,連病痛都忘記了。

「我有些資料要翻譯,但翻譯部那邊抽調不出人手。我聽南楓說,你之前做過法語翻譯嗎?想讓你幫我翻譯下。」

「關於哪方面的?」

「等你看過就知道了,我等下email給你。」

「好。」

離開醫院,回到溫如意的公寓。

溫如意拿了一些零食給唐北北吃,然後進卧室把自己的筆記本拿出來,讓唐南適發需要翻譯的文件發給自己。

但唐南適說不急,給她倒了一杯水,監督她把葯吃下去,這才把要翻譯的文件發給她。

溫如意接收了郵件,打起精神看了開頭一些,就有些愣住了。

因為唐南適給她的這些,是對法國相關政策方面的,這些都是絕密資料,一般都是由國家高翻部專門負責的人翻譯。

她這個不入流的翻譯,別說翻譯這些資料了,連知道的資格都沒有。

唐南適把這些資料給她,難道就不怕她泄密嗎?

溫如意關閉了閱覽,扭頭對唐南適說,「唐先生,你不會發錯資料了吧?」

唐南適看了眼資料,確定的說:「沒有。」

「沒發錯的話,那這份資料我不能翻譯,你還是請政府翻譯部的人翻譯吧。」

「為什麼?」

唐南適阻止她把文件刪除,不緊不慢的問道。

溫如意心道,你明明知道為什麼,但還是說:「這些都是機密資料,有關政府方面的,不能那麼草率。很容易泄漏。」

「我敢把這份文件交給你,自是經過考慮的,我相信沈小姐不會泄密。沈小姐,你只要告訴我,能不能翻譯這份資料,若是你能翻譯這份資料,那就幫我翻出來吧。不行的話,我再找其他人。」唐南適目光望到溫如意的眼眸深處,沒有任何起伏。

他信她。

溫如意對上唐南適的眼睛,從心裡這麼覺得,攥著資料的手緊了緊。

沉默了許久,溫如意還是點頭說,「能。」

「那就可以了,這份資料要的比較急,所以,等你病好了,要快一些翻譯。」

這是放心把翻譯任務交給她了。

「嗯,好,我盡量。」

溫如意把資料加密,然後放到移動U盤裡。

做完這些,溫如意打了一個哈欠,知道是藥效上來了,溫如意揉了揉眼睛。

唐南適看著她含著淚光的雙眼,抱起來唐北北,說:「沈小姐,我跟北北先離開了,你注意休息。」

「嗯。」

溫如意送走唐南適后,倒在床上,蓋上被子,連衣服都沒拖,便沉入了夢鄉。

溫如意這一覺睡的很沉,打從她跟容子澈分手后,就沒睡過這麼踏實的覺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來的時候,外面天已經黑了,有刷刷的雨打著窗戶。

溫如意只開了一盞燈,倚靠在床頭,翻看著那些法語文件。

她大學學的是法語專業,後來找的工作都是和法語相關的,不過法語還是漸漸的退步了,現在看著這些文件,總覺得有些拿不準,尤其是政策方面的用詞,都要求的很嚴格,哪怕一丁點的差錯,都有可能導致別人鑽了空子。

溫如意認真的查找著資料,不知道過了多久,隱約聽到外面有門鈴聲響起。

起初,她以為自己聽到的是錯覺。

可鈴聲堅持不懈的響了十多分鐘,溫如意放下電腦,從床上下來,趿著拖鞋跑到門口。

從貓眼裡看到是陌生人,問了是誰。

外面的人回答是外賣。

溫如意這才打開門。

外賣小哥問,「沈綿綿小姐嗎?」

「我是。」溫如意說了句,「不過我沒訂外賣,你們是不是送錯地方了?」

「沒有,是一位唐先生幫您訂的,他已經付過錢了。」

外賣小哥說完,把單子遞給溫如意,讓她簽名,然後自己拎著外賣箱,進了客廳放在了客廳的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