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王墨的話剛剛落下,立刻有人就跟著說道,環顧一圈,確實是沒有發現江南基地市的人。

「江南基地市的人還沒有到,如果到了的話,我肯定第一時間就會知道,我想他們應該是明天才會到。」

孔志昌笑了笑說道,其實他也很奇怪,這江南基地市作為東道主,按理說應該是要早點來,和大家商量一下明天遷移的事情,給大家安排下護航的事情,可是直到現在,也沒見江南基地市的人。

「這個王影難道還想給我們一個下馬威不成,大家雖然以後是合併到一個基地市,但是我覺得我們也應該要掌握一定的話語權,可不能任由江南基地市的人擺布。」

王墨的話剛剛落下,頓時整個原先熱鬧非凡的宴會大廳就變的安靜下來,一個個基地市負責人、草頭王紛紛看向王墨,這個王墨說出了大家最想說的話。

「王兄弟說的對,我們一個個在各自的基地市過的瀟瀟洒灑,這合併到江南基地市之後,雖然有點寄人籬下的感覺,這王影雖然是地頭蛇,但是只要我們團結一心,我們也可以爭取到話語權,可不能什麼事情都由他們說了算。」

江東基地市的章弘在女人身上哆嗦了幾下,爽完之後也是毫不在意大家的目光,直接就對著眾人說道。

「我覺得以後江南基地市必須成立一個類似於議會的結構,無論大小事務,都必須有議會投票決議,議會的成員由每一個基地市的負責人組成,畢竟這江南基地市以後就不是他王影一個人的江南基地市了,而是我們大家所有人的。」

「我覺得這個提議不錯,開議會,有事大家一起商量著來,這樣才更好。」

「另外我個人覺得,這江南基地市應該劃分成很多的區域,我們每一個基地市遷移過去之後還是獨屬一個區域,各自管各自的,這樣也更好一些,大家說有沒有道理。」

「對~這樣好,分成很多區域,每一個基地市遷移過去的獨屬一個區域,大家各自管各自,關係整個江南基地市的事情時大家就一起開議會商量,這樣才像話,我可不想以後有人天天對著我吆三喝四的。」

有人開了頭,很快,一個個基地市的負責人、草頭王也都紛紛跟著吆喝起來,一個個都顯得很激動,很顯然即便是遷移合併到了江南基地市,依然還想當自己的草頭王。

孔志昌看到眾人的表情,聽聽眾人的發言,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想繼續當草頭王的看來不止他一個人,雖然合併是沒有辦法的選擇,不過大家顯然都不想因為合併就失去了手中的權力。

「我提議啊,等江南基地市的人到了,我們大傢伙就先當場讓王影簽下協議,合併到江南基地市以後,必須要保證我們大家的利益,可不能任由他王影擺布。」

「對、對。沒錯,這王影別以為是江南基地市的草頭王就可以在我們的頭上吃喝拉撒,不保證我們大傢伙的利益,他休想有好日子過。」

「只怕他未必會答應。」

「不答應,我們就逼他答應,我們怎麼多人加在一起,領悟境界的先天境後期高手就有十多個,他王影再厲害,難道還能夠以一敵眾不成?」

「怕他個卵,現在要是慫了,以後就別想有好日子過,就兩個點,以後合併在一起之後,分成不同的區域,各自管各自的區域,關係整個江南基地市大事的大家開議會商量。」

現場一個個草頭王都嚷嚷起來,隱約之間有馬上結盟的打算。

「一群草包,也想斗過王影、高武、陳司令他們,簡直就是找死。」

羅堯一直冷眼旁觀,仔細的聽,仔細的看,就是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他在江南基地市和雷正、高武等人爭鬥失敗了,他很清楚江南基地市這邊的實力是何等的強大,即便是現在雷正去坐鎮西疆基地市了。

江南基地市當中依然高手如雲,岳飲川這個王境的高手就先不說了,單單是王影,在先天境就可以殺了王境的怪獸,妖孽的程度比起劉遠山來還要更可怕。

劉遠山在的時候,羅堯、張子辰等人可是不敢有半點異動,現在王影坐鎮,再加上還有岳飲川,羅堯可是已經打定主意,以後在江南基地市絕對是老老實實,潛心修鍊武道。

對於世俗的這些權力和利益,他現在算是看通了,他一切都向雷正看齊,雷正能將江南基地市如此龐大的基業交到王影的手中。

可見在雷正的心中,這些東西根本就不重要,所以雷正能夠快速的進入到王境,心無旁騖,鑽心於武道,拿得起也放得下,這境界比起以前的自己不知道高了多少。

所以知道雷正放下一切去坐鎮西疆基地市之後,他對雷正也是心服口服,徹底輸的心服口服,現在也是想清楚了當初雷正為什麼會對自己說那一番話了。

在強大的武者實力面前,世俗的權勢根本就不算什麼,他雷正去了西疆基地市,很快又可以成為西疆基地市的實際掌權者,這就是王境武者,無論走到哪裡都是最有說話權的存在。

相比之下,眼前這些人,根本就是一群烏合之眾,一個個眼中只有手中的那點權勢,還想著合併之後繼續當自己的草頭王,根本就是做夢。

任何一個人換成王影,也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情況存在,在自己基地市,還分成一個個區域,還有眾多的草頭王,遇事還要大家一起商量,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

更何況自古以來都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些草頭王遲早也是會被修剪的乾乾淨淨。

「羅堯~你們江北基地市是什麼意見?」

就在羅堯不斷思索以後的事情時,章弘這邊對著羅堯問道。

「哦~大家商量就好,我們江北基地市沒什麼意見。」

羅堯微微一愣,接著笑了笑說道。

「那就好~等明天王影等人一到,我們大家就一起逼著他簽下協議,不保證我們大家的共同利益,他王影就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章弘一聽,頓時滿意的點點頭。

「看來明天有好戲看了,也不知道這個王影的實力到底有多強,當時我在的時候,他崛起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羅堯一聽,頓時就知道,明天有好戲要上演了。 「江南基地市王影到~」

這邊章弘的話才剛剛落下沒多久,一道聲音就從外面響起。

接著在宴會廳的大門口這裡,王影、高武、陳司令、餘慶全、楊繼業無人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頓時整個現場的氣氛就一下子轉變,原先嚷嚷著要讓王影簽訂城下之盟的人一個個也是瞬間閉嘴,老老實實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人的名兒樹的影兒~

江南基地市上一次遭到三頭王境怪獸的圍攻,王影以先天境的實力斬殺王境的銀月天狼,這事在全國各大基地市早就已經傳開,對於如此強大、可怕的武者,即便是這些草頭王雖然有心想要讓王影簽訂城下之盟,可是一個個也是變的圓滑起來,不敢當這個出頭鳥。

即便是表現的最囂張的章弘,此時也是老老實實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全然沒有剛剛意氣風發,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豪邁。

能夠到一個基地市的負責人和草頭王,自身實力固然要強大,但更關鍵的是一個個也都是聰明人,有時候會故意表現出一些假象出來迷惑人。

比如這個章弘看起來似乎色中餓鬼,當著眾人的面都可以上演活春宮,可是真實的情況就一定是這樣,那也未必,或許這也有可能只是他表現出來的假象。

「王兄弟什麼時候到的,也不通知下我,我也好去歡迎一下。」

即便是野心勃勃的孔志昌,此時也是趕緊起身上前歡迎的到來,滿臉笑容。

「我也是剛到不久,想著先進來逛一逛,所以也沒有通知你。」

王影滿臉笑容,目光掃視一圈。

「看來大家都比我們早到一步,也好,正好我們一起商量下明天的遷移方案。」

王影似乎也沒有跟孔志昌客氣的意思,直接就大咧咧的坐到了原先孔志昌的位置上,嫣然一副主人的態度,這讓孔志昌的眉毛都忍不住皺了皺,不過很快也是鬆開,露出笑容,一副洗耳恭聽的態度。

王影雖然說是商量,不過未等眾人發言,王影又繼續說道:「在來的時候,我已經將江湘高速清理了一遍,所以明天撤離的時候,我們走江湘高速。」

「所有先天境武者分成兩邊,距離撤離隊伍5里左右的距離太空而行,一旦發現怪獸,立刻擊殺,普通一流武者和二流武者跟隨隊伍前進,對漏網的怪獸進行補刀,同時維持隊伍的秩序,防止發生混亂。」

「另外修鍊到先天境後期,並且領悟境界的武者組成巡邏隊伍,在遷移的隊伍上空進行巡邏,專門對付實力強大的先天怪獸。」

「如果有王境怪獸來襲的話,及時通知我,我會處理。」

「大家都聽清楚了嗎?」

王影乾脆利落,將自己事先制定好的遷移方案說了出來,根本就沒有和大家一起商量的意思。

王影的話落下,現場一片寂靜,既沒有人回答王影的話,也沒有人表示反對,草頭王們一個個皺著眉頭,彼此互相用眼神看來看去,似乎都在叫對方率先出聲。

「怎麼?我剛剛說的聲音不夠大呢,還是大家都沒聽明白,怎麼一個個都不出聲?」

王影的眼睛冷冷的環顧一圈,用不滿的語氣說道。

其實剛剛這些草頭王在討論的時候,王影就已經潛伏進來,自然是將這些草頭王們的談話聽的清清楚楚,現在王影表現出氣勢逼人的態度,自然也是為了刺激下這些草頭王。

王影倒是想要看看這些草頭王們到底有沒有膽量站出來,自己也好藉機來個殺雞儆猴,不然這些草頭王一個個自以為了不起,根本就不聽從自己的調令,甚至還想在江南基地市當中繼續當草頭王。

這可不符合王影的打算,對於合併之後的江南基地市,只能有一個聲音,絕對不可能讓這些草頭王亂來。

如果老老實實的按照江南基地市的規矩做事,王影自然也不會去刻意的刁難,可是如果還想繼續爭權奪利,當自己的草頭王,王影自然也是不介意將這些草頭王殺得乾乾淨淨。

王影的話還是沒有人回答,一個個草頭王彼此大眼瞪小眼,既不回答王影的話,也出頭提出異議。

章弘的眼睛四處張望,原先一個個叫得凶的人都在用眼神鼓勵他站出來發聲,硬著頭皮,他站起來說道:「王兄弟,我們大家呢覺得這個方案非常不錯。」

「不過以前我們大家開視頻會議,不方便講話,現在大家聚在一起,也是緣分,很多東西我覺得我們還是先小人後君子,將話給講明白了,省得以後在一個屋檐下過日子的時候鬧得不愉快。」

「哦?你是江東基地市的章弘吧,有話不妨直說。」

王影看向章弘,章弘這裡一片混亂、狼藉不堪,有人依然還在我行我素的上演活春宮,而且大家的目光聚集過來的時候,似乎變的更加激動,以至於孔家的這些奴隸都在忍不住嬌喘吁吁。

「我們大家活在你來之前也是商量一下,覺得大家合併在一起之後,應該劃分成不同的片區,一個基地市的人歸屬一個片區,彼此互相隔開,畢竟大家來自五湖四海,風俗習慣都完全不同,混雜在一起就不方便管理了。」

「另外我們覺得以後大家都是一個基地市生活了,都算是江南基地市的一份子,我們也想為江南基地市的建設盡一份力,所以我們也是覺得如果有什麼事情話,大家商量著來辦比較一些。」

章弘看著王影冰冷的眼神,此時也只能硬著頭皮用比較委婉的話題將大家商量的兩件事情提出來。

王影、高武、陳司令幾人一聽,頓時就聽的明明白白,這是想要繼續在江南基地市當自己的草頭王,又想以眾人的力量來壓倒江南基地市的本土力量。

「大家都是這樣認為的?」

我成了領主流放者 王影聽了,似乎根本就沒有任何生氣,用商量的語氣對著眾人問道。

「對,我們覺得還是分成不同的區,各自管各自的比較好,有大事我們大家再一起商量,這樣大家才能夠和諧相處嘛。」

「沒錯,沒錯,畢竟是來自五湖四海,風俗更不相同嘛。」

大家將王影似乎好商量的樣子,也是跟著紛紛嚷嚷起來表示支持。

「我們江南基地市有一項傳統,這傳統叫勝者為王、敗者寇,說的直白點呢就是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

「大家以後都要合併到我們江南基地市,自然而然也是要入鄉隨俗,大家所說的分區管理自然是不可能的,所有合併到我們江南基地市的全部都是要打亂混合管理。」

「至於大家所說有事大家商量著來辦,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最終又該聽誰的?所以還是那句話,誰實力強就聽誰的。」

王影微微一笑,接著聲音一變,變的冰冷可怕,整個人的氣勢一下子爆發出來,瞬間在這熱鬧無比的宴會大廳之中,眾人彷彿看到了一道可怕的海嘯陡然升騰而起,隱約之間還聽到了讓人膽戰心驚的海嘯聲。

可怕的大風從王影所在的位置向著四面八方颳起,一下子就將整個宴會大廳刮的狼藉一片,孔家的奴隸頓時一個個花容失色,驚慌的尖叫起來。

即便是各個基地市的負責人和草頭王也都一個個瞪大了眼睛,臉上異常的難看,覺得自己彷彿是置身於狂風大浪之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可能被這可怕的巨浪給打翻。

「好可怕的氣勢~」

眾人的心裡一個個都驚呼起來,僅僅只是隨意的展露自己的氣場,整個大廳之中的人都感覺到自己彷彿要窒息了一般。

原先很多人覺得自己也是先天境,王影也是先天境,彼此的差距應該沒有想象中那樣大,可是在這一刻,眾人才知道這個王影的可怕,一個氣勢就壓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頭戴冠冕的徽南基地市草頭王魏延更是嚇得不輕,頭上的冠冕都被可怕的氣勢給吹掉,但是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用驚恐的眼神看著王影。

「難怪能夠在先天境就殺了王境的怪獸,這氣勢實在是可怕,這才多久,他竟然已經成長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

羅堯此時也臉色難看,原先也是還是有點小自負的,覺得自己這幾個月來一直在潛修,雖然比不上已經進入王境的雷正,但是和王影相比應該不會差多少。

但是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自己和王影之間的差距,也明白為什麼王影和可以王境武者平起平坐了,這種可怕的氣息,他就覺得比起曾經的劉遠山還要更加可怕。

腹黑寶寶養成計劃 「嘖嘖,幾個月不見,這個小弟弟是越來越厲害了~看樣子是已經領悟了真水之力了。」

羅堯的旁邊的,花玉貞眉目閃爍著光芒,看向王影的時候都兩眼發光,她可是記得上次江南基地市的一站,眼前這個小弟弟被自己整的很慘,沒想到現在竟然已經成長到了如此強大、可怕的地步了。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m. 炎黃大廳之中,王影釋放出自己的可怕氣勢,猶如波濤洶湧的海嘯,驚濤駭浪的聲音回蕩在寂靜的宴會大廳,平地颳起可怕的大風,將整個宴會大廳吹的狼藉不堪,整個現場一片寂靜。

原先一個個嚷嚷著要讓王影簽下城下之盟,甚至揚言要是王影不簽下城下之盟就別想活著出去的草頭王,此時一個比一個更乖,縮起自己的腦袋,夾起自己的尾巴,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一群草包,都沒長骨頭~」

羅堯冷眼旁觀,對於這些草頭王更加的不削一顧,被王影的氣勢一壓,頓時一個個老老實實,服服帖帖,什麼城下之盟、什麼爭奪話語權等等,現在一個個都連吭都不敢吭一聲。

「大家還有什麼意見嗎?」

「我這人很好說話的,有意見就先提出來,大家商量著辦,可是如果一旦事情定下來了,誰要是在中途反悔或者是搞破壞,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王影的身影顯得很溫和,一副有事好商量的語氣。

可是話語之中的霸道展露無疑,關鍵是此時王影還在釋放自己可怕的氣勢,整個宴會大廳之中依然波濤洶湧、驚濤駭浪。

「沒….沒意見~」

章弘被王影直視,受到的壓力最強大,此時他整個人都已經站不住,巨大的威壓之下,他幾乎都是咬著牙齒底下了自己高傲的頭顱。

「嗯~你們呢?」

王影滿意的點點頭,接著又轉頭看向其他人。

「我也沒有意見~」

「沒意見~」

「一切聽王社長的安排~」

其他人一個個也是趕緊點頭,表示服從安排,即便是孔志昌此時也是一邊額頭滴汗,一邊俯首恭敬的表示沒有任何意見。

「那就好~」

王影身上的氣勢一收斂,頓時彷彿烏雲散去、陽光明媚,一下子就風平浪靜,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

「呼~」

眾人頓時一個個鬆口氣,輕輕地擦一擦額頭上的汗水,特別是那些一開始叫嚷的最凶的一些人,一個個都被嚇的不輕,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撞到王影的槍頭上,毫無疑問,王影是不介意殺幾個人來樹立下自己的威風。

「大家該吃吃,該喝喝,明天開始就要麻煩大家辛苦一些,接下來的日子,我們要一個個基地市的來回跑動,可能會比較辛苦,希望大家能夠理解一下,等基地市穩定下來之後,我們就輕鬆很多。」

王影看了看眾人,自己還要仰仗這些人來配合遷移一個個基地市的人,所以前面的大棒用過了,接下來也是要胡蘿蔔,語氣也是比較客氣,完全沒有了剛剛霸道無比的氣勢。

「王社長客氣了,這是我們應該的。」

「對,對,應該的,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了,以後還請王社長多多關照。」

「王社長,俺老張是個粗人,話不多說,我敬你一杯,我先幹了,您隨意。」

隨著王影變的溫和,氣氛也是一下子又開始活躍起來,一個個基地市的負責人、草頭王也是開始頻頻向王影示好。

「來人吶,速度把這裡清理趕緊,重新準備宴會~」

孔志昌這邊也是非常識相,立刻就讓人進來清理宴,再次舉辦隆重的宴會。

很快,有眾多的孔家奴隸進來,將狼藉的宴會場清理的乾乾淨淨,重新換上全新的一切,衣著暴露的舞女又開始載歌載舞的歌唱起來。

「王社長,我是皖南基地市的呂豪,今天有幸能夠認識張社長,實在是三生有幸,我敬您一杯,我後面這幾位兄弟都是我們皖南基地市的先天境……」

「早就聽聞王社長在先天境都能夠斬殺王境的怪獸,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以後我們江南基地市有您坐鎮,絕對是穩如泰山,再也不用擔心怪獸的圍攻。」

「是啊~是啊,我們也正是知道王社長的強大,所以才會選擇要遷移到江南基地市,相信以後在王社長的治理下,我們江南基地市絕對會蒸蒸日上。」

王影的身邊,一個個基地市的草頭王端著酒,排著隊來給王影敬酒,一個個都恭敬的很,全然沒了草頭王的霸氣。

「哈哈~好說、好說。」

「以後江南基地市就是我們大家共同的家,需要我們大家齊心協力,共同去努力經營。」

「過獎~過獎了。」

王影笑著和一個個基地市的草頭王喝酒碰杯,心中也是暗暗的觀察這些草頭王。

前面的時候,自己潛伏進來的時候,可是將這些草頭王的真面目看的清清楚楚,就這樣呂豪,自己沒有進來之前,他可算是最積極、最桀驁、最張狂的一個人,和章弘、魏延、譚曉國、王墨等人更是嚷嚷著要讓自己簽下城下之盟,不簽的話更是放言要讓自己再也出不去。

可是現在,不管是這個呂豪,還是頭戴冠冕、身穿龍袍的魏延,又或者是帶著眼罩只剩下一隻眼的王墨,又或者是一身軍裝威武不凡的譚曉國,一個個都自己都非常的恭敬,各種各樣讚美之詞從他們的嘴裡不斷的湧出來。

倒是有些基地市的負責人、草頭王,從頭到尾都變現的很平靜,像江北基地市的羅堯、花玉貞,還有鄂東基地市的李漢青等人。

原先一個個都沒有什麼表示,現在也是依然自顧自的喝著自己的酒,對一切似乎都漠不關心,沒有任何的波瀾。

王影心如明鏡,心中很清楚,如章弘、魏延、譚曉國、王墨之流的根本就不可怕,會叫的狗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不會叫的狗。

更何況王影已經清楚的知道了這些人的真面目,等江南基地市將一個個基地市合併之後,王影就可以騰出手來好好的收拾乾淨。

可是羅堯、花玉貞、李漢青等人,王影此時還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所以這些人才是真正的難以對付。

無論任何時候,這些人都不會將自己的真實意圖展露出來,就好說一個真正的刺客,沒有動手之前,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只有當尖刀刺到你胸口的那一刻,你才會知道他的真面目。

「還有這個孔志昌,也真是會隱忍,如果不是自己視線就來到了湘北基地市進行考察的話,很有可能就會將他給平常話對待。」

王影一邊高興的和眾人喝酒,聊天,一邊冷眼觀察。

此時的孔志昌表現的很恭敬,被王影占著主位子也沒有絲毫的生氣,似乎毫不介意,站在王影的身邊,王影酒杯中的酒一喝完,他就立刻給王影滿上,很是恭敬。

「呵呵~世間的一切都是逃不過真香定律啊~」

江北基地市等人所在的這裡,羅堯看著熱鬧非凡,被人群給淹沒的王影、高武等人,笑著對身邊的人說道。

「我們要不要過去和老朋友打個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