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姜辰怒了,直接下達了命令,很快這邊導彈發射基地,無數導彈屁股上面冒著熊熊烈火,朝著岩蛇谷裡面飛去,而下一秒再度壯觀的場景出現了,只見這些岩蛇全部都立了起來,紛紛張開嘴巴開始接導彈。

「我去!趕明兒這些傢伙的胃是鐵打的啊!這樣都炸不爛,命令炮火不準聽,天都城的遠程洲際導彈也鎖定岩蛇谷,給我遠程支援轟炸,我就不信這些傢伙每一顆都能接住」

姜辰這次是下了大本錢的,面對這麼幾十條岩蛇居然動用這麼多導彈去轟炸,很快如同漫天花雨般的導彈從天空落下,這些岩石畢竟數量有限不可能沒一顆都能夠接住,很快他們曬太陽的地方,立馬產生了巨大的爆炸聲,也在岩蛇谷裡面行程了一場人為的地震。

整個岩蛇谷地動山搖,在如此猛烈的炮火攻擊下,整個他們休息的場地變成了一塊焦土,連整個山體都被削平了幾十米。

看著滿天的煙霧,所有人都緊盯著屏幕,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都解決了嗎?」

夜歌公主試探性的問道!

「應該是解決了吧畢竟現場已經寸草不生變成了一堆焦土並沒有發現岩蛇的蹤跡」

歌賽走到了屏幕跟前仔細的辨別道!

「好誒!終於解決了,還是姜辰有辦法,既然這些蛇的胃是鐵打的,那身體可不是鐵打的,雖說是岩蛇構造的,但是也不可能,能夠抗得了如此猛烈的炮擊啊」

正當指揮室裡面的將領們都慶祝歡呼的時候,只見被炸成焦土的平地突然震動了起來,眾人再次不安的看向了屏幕。

「什麼情況?不會猛烈的炮轟真得引發了地震了吧!」

「快看!是岩蛇他們沒死,全部從地里鑽了出來,好像是炸起來的碎石泥土將他們掩埋了而已,他們一條條全部都毫髮未傷,完了!完了!」

而看到這裡姜辰也泄氣了。

「這簡直比神族的魔法結界都還要恐怖,居然這樣都殺不死,這下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姜辰癱軟在椅子上有些不知所措。

「要不適用原子彈吧!現在他們就好像曾經神族的結界一樣,這些導彈他們都能夠抗住,原子彈神族不是依然沒有抗住嗎?我就不信他們能夠抗住原子彈的攻擊?」

這個時候一個人族將領上前提議道!

「不行!原子彈一炸血紅花都沒有了,那我們擊殺他們的意義何在我們的目標不就是需要血紅花嗎?現在先不要輕舉妄動,叫導彈部隊在撤退遠一點,如果這群岩蛇被激怒了報復就不好了。」

「是!我立馬下達命令」

歌賽說道,一下子整個指揮室變得死氣沉沉了起來,而這些岩蛇好像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似的,又躺在了被炸成了焦土的平地上曬起了太陽。

「對了!石頭怕什麼?」

突然沉默了半晌的姜辰開口道

「石頭啊!我想想應該怕水吧!」

夜歌公主開口道!

「怎麼說?」

「你難道不知道水滴可穿石頭嗎?」

「得了吧!我還集中起來的意志可以擊穿頑石呢!這石頭不怕火不怕水到底怕什麼呢!炸彈也不怕就更別說槍了,看來回去的路還很漫長啊,行了今天累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說著姜辰宣布了散會,看得出這件事情還是讓他很是頭疼的。

就這個事情一直壓在姜辰心裡晚上睡也睡不好,而且天都城的現代人看見姜辰詢問什麼時候能夠回去的時候,姜辰還真不知道跟他們怎麼說,只是說能夠回去,不過現在還需要一點時間。

而姜辰把這個情況反映給了無憂國國王的時候,他聽了也無比的驚訝萬萬沒想到這些岩蛇居然會這麼厲害,連那麼強大的炮火都拿他們沒辦法,而姜辰也急忙問他,能不能想一個什麼好一點的辦法的時候,無憂國沉默了良久還是開口說,暫且他們也不知道怎麼辦,不過給姜辰說了一句,讓姜辰可以去問問妖精族他們應該是離岩蛇谷最近的一個種族,而且世世代代生活在哪裡肯定多多少少應該知道一些情況。 姜辰立馬說好,現在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機會,姜辰都要復出百分之100的努力,於是立馬聯繫了歌賽,歌賽說儘快去聯繫妖精族那邊看看那邊的情況。

又是兩天漫長的等待,而妖精族那邊是沒有現代科技的,只有通過歌賽的傳音鳥去傳話,因為可能妖精族世世代代已經習慣了他們古老的生活方式不喜歡和外界結交,就好現代世界一些非洲古老的部落一樣。

當兩天之後還沒有消息傳回來的時候,姜辰不由得有些絕望了,而夜歌公主則在一旁發話說,如果真的沒有辦法的話,就暫且在拖一些時間吧,畢竟也不是急著回去,你這樣茶飯不思的讓人很是心疼。

「我倒是不急啊!但是這他們急啊!離開家這麼久肯定想回去看看自己的親人啊」

「有消息了!有消息了!」

此刻無比激動的歌賽,直接跑到了姜辰的辦公室來激動的說道!

「怎麼說?」

姜辰頓時就跟打了雞血是的詢問道!

「在我們妖精族有一個古老的德魯伊,他已經活了快500年了,知道天下大陸很多古老的傳說,而他說這個岩蛇傳說是守護血紅花的神獸」

「什麼?神獸?不是蛇嗎?怎麼蛇也可以算神獸的?」

夜歌公主很是不解道!

「是這樣說的,他說血紅花有一種獨特的力量,他能讓人變得強大,能夠延年益壽,退回去上千年,天下大陸所發生的戰鬥都是圍繞著血紅花來打的,就是當時的貴族帝王大家都想得到血紅花神奇的力量,但是血紅花只開在血紅谷,那你有各個部落種族的人都來爭奪,所以那你戰死了無數的人,是學血液灌溉了這些花所以叫血紅花」

「後來天神實在看不下去了,便給血紅花施加了魔咒,就是一旦發生戰爭,所有的血紅花都會掉落,只有戰爭結束血紅花才會盛開,就是為了防止他們這些各個部落種族為了爭奪血紅花打仗,只要他們打仗花就凋零他們打仗的意義也就沒有了」

「後來這些貪婪的人,為了迷惑天生都達成了和解那就是假裝不打仗,但是卻來瘋狂採摘血紅花,但是因為分贓不均又經常發生戰爭,然後一個國家被打敗,戰爭結束勝利國獨享血紅花,然後其他的國家為了得到血紅花又招兵買馬希望自己強大吞併別人然後等戰爭結束來獨享血紅花,所以那個時候戰爭更加多了和血腥了,而血紅花則是勝利國的獎賞,促使了更大的戰爭,而換做以前我們人族勝利了結束了戰爭,現在血紅花就是屬於我們人類獨有了,而其他國家為了搶奪肯定會來打敗我們」

「那為何神族當時沒有去拿血紅花呢?」

晚霞公主發出疑惑道!

「首先神族的戰爭並沒有結束,他是和我們還有其他種族都在打要把所有人都打敗了戰爭結束,血紅花才會開他才能夠佔為己有,但是血紅花的秘密早在幾百年前就斷了,因為後來天神看見了人們對血紅花的貪婪,便派下了神獸,岩蛇一直守護著血紅花,他們的任務就是堅守血紅花,哪兒也不去,也不搗亂,當時的各種族軍隊聯合起來想去採摘血紅花都沒有成功全部被岩蛇給打退了,後來大家都知道岩蛇谷不能去,慢慢的久而久之那一代代人死去,幾乎很少有人知道這個秘密了,而無憂國的人還知道可能是他們長壽的願意,再加上他們的祖祖輩輩可能告訴了他們,你看他們那麼無憂無慮的不長壽才怪呢」

「我就說為何會那麼厲害,原來是神獸啊!難怪能夠張嘴吞導彈,不過聽你這個意思,應該是我們根本不要想拿到血紅花了」

「也不是並沒有機會,我們妖精族的德魯伊說過了,硬搶你肯定是搶不過的,不過你能夠在那些岩石的眼皮子地下能夠偷走一堆的話,還是可以的,只要你能夠逃脫岩蛇的追擊,反正他們是不可能離開岩蛇谷的追不到你,他們也不會追的,畢竟他們的任務就是守護血紅花,已經快上千年了。」

「那看情況這個最終還是只有我親自出馬了」

姜辰不由得苦笑著道!

「不行!你說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親自去,你要是死了,那他們怎麼辦,你讓那些現代人如何回去,再說了這個岩蛇這麼危險他可是神獸啊!神獸不是這個大陸該有的東西你能對付?」

一聽說姜辰要親自去,夜歌公主立馬激動了起來說什麼也不同意。

「我知道他不是這個大陸該有的東西,那我也不是這個大陸該有的東西,那我就和他碰一碰看看誰更硬。」

「你太自私了姜辰你有那麼多英勇的部下你怎麼不用,你考慮過我和晚霞的感受沒有,你要是死了,那我們是不是都得守活寡孤獨終老了,我相信只要你發出一句話出來,整個天都城的百姓都會爭先恐後的去的。」

「那你有沒有考慮過,他們也有妻子孩子和老人,如果他們回不來了,那他們的親人不會傷心難過嗎?」

「但是你是國王啊!你是英雄啊!你怎麼能夠去冒這麼大的風險」

「正是因為我是英雄這個事情才更應該我去,既然你選擇成為了英雄就註定無淚又無悔,那你說我不去派誰去,派歌賽去?人家的孩子都等著馬上要出生了,我知道你們擔心我,但是我在這些人裡面是身法最敏捷最靈活的,我成功的幾率比他們誰都大,所以這個人必須得是我懂嗎?」

我真要逆天啦 「行了!夜歌姜辰決定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晚霞趕忙在一邊相勸道!

「晚霞!那你想過這一次他萬一有一個三長兩短呢!」

夜歌很是氣憤的看著晚霞質問道!

「我不敢想,我也不願意想,我覺得這或許是他的宿命,如果他真的死了,我會陪他一起死,夫在我在,夫走我走。」

晚霞的一句話瞬間感染了在場的所有人。 「嫂子,你要接受現實。」周陽小聲嘀咕著,表情很是擔心。

面前的趙以諾,趴在沙發上,半眯著眼睛,神情很是憔悴,她怎麼也接受不了陳菲去世的現實。

「明天我們要去送陳菲一程,你這個樣子,還是不要去了。」旁邊的上官娜娜輕聲說道。

「我要去。」突然,趙以諾回答。

兩個女人驚了一下,立馬恢復之前的情緒,跑到她面前,為她捋著頭髮。

「以諾姐,你沒事了?」上官娜娜著急地問道。

這兩天,趙以諾一直渾渾噩噩的,分不清幻想與事實,方才的那句話,讓她們又看到了一點希望。

「明天我要去送陳菲。」說著趙以諾便直接站了起來,但是一個不穩,她又癱倒在了沙發上。

「快,周陽,給以諾姐做點飯吃。」上官娜娜趕忙說道。

周陽立即跑進廚房,開始忙碌起來。

辦公室里,顧忘坐在沙發上,盯著手機屏幕上的電話號碼,終於還是撥了過去。

「怎麼樣了?」他低聲問道。

「比之前好點了。」周陽回答。

「她要去參加陳菲的葬禮。」周陽補充著說道。

兩個人簡單了說了幾句,便直接掛了電話。

總裁之豪門啞妻 看著窗外的孤寂的月牙,顧忘嘆了口氣,感到有些頭疼。

第二天,一行人來到墓地。

「轟!」

突然天空下起了瓢潑大雨。

「你來做什麼!」天翔指著面前趙以諾的鼻子,大聲吼道。

「我來送送陳菲。」趙以諾看著墓碑,低聲回答。

「不需要!你給我滾!」說著天翔便狠狠地將她推開。

「天翔!」顧忘喊道。

「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是陳菲發生這樣的意外,並不是我們所能想到的!」顧忘接著說道。

如今的天翔,已經聽不進去任何人說的話。

「趙以諾,你給我滾!我不想看到你,陳菲也不想看到你!」天翔對著面前的趙以諾吼道。

瞬間,現場所有參加葬禮的人的光都齊刷刷的投向趙以諾,一副副很是八卦的模樣。

「聽說陳菲就是被她害死的。」

「那個女人,還真是一個害人精!」

旁邊的幾個人不停地低聲議論著。

「喂,你們在胡說八道些什麼!這根本就不關趙以諾的事!」周陽看不下去了,直接對著她們吼道。

「這女人又是誰?神經病啊!」

「就是,我們又沒有說她,幹嘛在這裡大吼大叫……」

周陽還想上前跟她們理論,但是被山貓給攔住了。

「行了,別鬧了。」山貓趕忙說道。

「我哪裡鬧了,你沒有聽見剛才她們在說什麼嘛?」周陽凜冽的喊道。

「行了,這裡本來就不太平,你就別再摻和了。」山貓輕輕敲了敲她的額頭,低聲說道。

周陽看了看周圍,終於還是閉上了嘴巴。

一旁的趙以諾,看著面前的墓碑,臉上的淚水與雨水混在一起,滴落在地面,看起來很是悲傷。

「陳菲!」

突然,趙以諾直接跑了過去,死死地抱住陳菲的墓碑。

一下子,大家都愣了。

誰都沒有想到趙以諾會做出這般驚人的舉動。

「趙以諾,你給我起開,不準碰陳菲的墓碑!」天翔一邊扒著她的手一邊喊道。

此時的趙以諾,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任憑天翔怎麼用力,都無法將她推開。

「怎麼著?還想在這裡向她賠禮道歉?」天翔緩緩站了起來,冷哼了一下,說道。

「對不起!陳菲,都是我害了你!」趙以諾將腦袋靠在墓碑上,哭著喊著。

旁邊的幾個人,看著這副畫面,表情充滿了同情。

「顧忘,難道你不管管自己的女人么!」突然,天翔對著旁邊的顧忘喊了起來。

「我尊重她。」顧忘低聲回答。

一句話,差點把天翔給憋死。

該死的,這女人,竟然還敢在這裡貓哭老鼠假慈悲!

「你給我滾!」

突然,天翔一個用力,直接將面前的趙以諾甩了出去。

DARK時空 「啪!」

趙以諾的腦袋,直接撞在了旁邊的墓碑上,頓時,一股鮮血流在了地面上。

「以諾!」顧忘立馬跑了過去。

躺在地上的趙以諾,伸出右手,輕輕撫摸著陳菲的墓碑,一副不舍的模樣,終於,她還是閉上了眼睛。天翔冷冷的看著她,而後將手裡的菊花放在陳菲的墓碑處。

「嫂子!」周陽忍不住了,直接哭了起來。

雷聲越來越大,雨聲也越來越大,面前的一切,突然變得模糊起來……

病房裡,趙以諾躺在病床上,打著點滴,臉色很是蒼白,嘴唇乾的發裂。

「醫生,我嫂子她怎麼樣了?」周陽顫抖著聲音問道旁邊的醫生。

「趙小姐的身體很是讓人堪憂啊。」醫生搖了搖頭,嘆息回答。

「到底怎麼樣了!別說廢話!」顧忘立即跑到他面前,問道。

「趙小姐身子太弱了,貧血,再加上最近勞累過度,有些營養不良……」醫生同情的看著病床上的人,解釋著。

「不過,只要她後期情緒穩定,身體完全可以恢復。」醫生立馬說道。

醫生說的沒錯,心態很重要,可是現在的問題是,趙以諾根本就沒有辦法從陳菲去世的陰影中走出來!

「陳菲,別走,求求你了,不要走……」病床上的人,一邊搖著腦袋,一邊嘴裡不停地嘀咕著,看起來很是慌張。

「嫂子,你醒醒,我是周陽。」周陽一邊晃著她的身子一邊喊道。

「陳菲!」突然,趙以諾坐了起來,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周圍的一切。

「周陽,助理呢?陳菲去哪裡了?」她緊抓著周陽的衣袖問道,嘴唇裂開處流了些許鮮血,她卻絲毫不在乎。

「嫂子,我求求你了,你醒醒好不好?」周陽一邊輕柔的撫摸著她的臉龐一邊說道。

「顧忘,我剛才做了一個噩夢,夢見陳菲不見了,她還留了一封信給我,她說她想辭職,要回老家照顧家人,可是我不想讓她走……」趙以諾看著不遠處的顧忘,撒嬌似的呢喃著。

「趙以諾,你夠了!」突然,顧忘對她大吼。

一下子,趙以諾低下了頭。 「放心吧!我肯定會沒事的,這麼多困困難艱苦我們都熬過來了,不可能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卻熬不過了吧,開心點等著我回來便是了」

姜辰擠出一絲微笑對兩個女孩兒寬慰道!說實話他心裡其實也沒多大的底氣,因為畢竟對面可是所謂的神獸,絕非一般的野獸,如果命不好的話還真可能死在裡面,但是姜辰此刻身上背負著這麼多人的希望他必須挺身而出。

「殿下我們也想了一些辦法,這個既然是蛇哪怕是神獸也應該有蛇的本性,據說這個蛇是沒有多少視力的,他們主要通過舌尖上的分叉捕捉獵物身上的氣息,到時候我們可以把那些植物全部碾碎成漿然後塗抹在你身上,這樣可以遮掩你身上的氣味啥的」

歌賽這個時候趕忙走上前來說道,對於姜辰的此次出行他也是萬分謹慎和小心。

「對了!煙霧彈和震爆彈有沒有用啊!」

夜歌公主也在一旁急忙詢問道!

「我想多多少少應該有些用吧!雖說不能傷害這些傢伙,但是起到一些干擾還是可以的,對了到時候我們也會前方的各種攝像頭密切注意殿下的情況,最好在蛇在外面曬太陽的時候,然後殿下進去採摘,我們可以通過遠程的無線耳機能夠第一時間跟你溝通,岩蛇的情況」

「在如果說就算岩蛇發現了你,我們也可以在遠程使用震爆彈煙霧彈,對岩蛇進行阻擾和干擾,哪怕導彈轟炸也會攔截岩蛇追你的去路,不過那個時候你得使出你吃奶的力氣向外面跑,不然到時候我怕導彈會不小心轟炸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