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兩人的臉孔只隔著不到兩寸的距離,氣氛突然變得曖昧起來。李月茹竟然閉上了眼眸。

陳雲峰的心臟猛地一跳,她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難道暗示我去吻她?

陳雲峰不知道該怎麼辦,大腦好像完全失去作用了一般。身體不由自主地朝李月茹靠近,眼睛盯著那動人的紅唇,心情越來越激動。

李月茹也非常緊張,胸部都因為緊張的情緒而劇烈地起伏著,分外動人!

啊切!陳雲峰突然扭過頭去打了個噴嚏,曖昧的氣氛登時蕩然無存。

陳雲峰揉了揉鼻子,心裡鬱悶得不得了,關鍵時候居然打噴嚏!?

李月茹通紅著嬌顏,低垂著臻首。

兩人都沒有說話,氣氛有些尷尬。

「你……」兩人同時抬頭道。陳雲峰呵呵一笑,「你先說。」李月茹垂下頭去,「你,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很隨便的女人?」陳雲峰摳了摳腦袋,「怎麼會呢?剛才可能是我趁人之危吧!呵呵。」

李月茹抬頭看了陳雲峰一眼,一臉遺憾地道:「可惜你太小了!要不然……」只說了半截便打住了,不過她後面的意思很耐人尋味。陳雲峰就鬱悶了,他再一次痛恨自己為什麼還只是個高中生?* 李月茹送走了陳雲峰。回想起剛才那曖昧的情景,不禁臉頰發燒。她覺得自己真是失態了!當時自己怎麼會有那種反應呢?難道愛上了那個小男生?李月茹流露出茫然之色。

陳雲峰樓道拐角處,看見老爸老媽已經回來了,老爸正在開門。

陳媽媽看見兒子竟然從樓下上來了,詫異地問道:「這麼晚了,你去哪了?」

「呃。那個,我去龐源家了,問一些學習上的事情。」陳雲峰可不敢說他是去了李月茹的家裡,這麼深更半夜的去一個單身女子家裡算是怎麼回事?對於家長來說,絕對不會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讀高中的時候就出現早戀的情況,他們認為學業才是最重要的!

陳媽媽信以為真,沒再追問了。

陳爸爸把門打開了,三人回到家裡。

父母兩人一邊換衣服一邊聊著今夜的收穫,陳雲峰則走到電視機前打開了電視。搜索了半天頻道,終於找到了一個還看得過去的電視劇,是一部由遊戲改編的電視劇,片名叫《軒轅劍》。

陳雲峰坐在沙發上,一邊嗑瓜子一邊看著電視。當畫面播放到飛劍情節時,陳雲峰心頭一動。飛劍!?我的超能力應該能做到吧!這要是能用出來,可真夠帥的!想到這陳雲峰不禁興奮起來,很想立刻就嘗試一翻!

陳雲峰拍了拍手,站了起來,關了電視,揚聲道:「我去睡覺了!」

陳媽媽從主卧里走出來,笑道:「小峰真乖!快去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陳雲峰進入自己的卧室,關上了房門。隨即找出一堆鉛筆,迫不及待地試了起來。一堆鉛筆忽的一下全都飛了起來,然而問題來了,陳雲峰只能同時控制一支鉛筆飛行,根本無法兼顧其它,結果十幾支鉛筆全部失控,一股腦地砸在了陳雲峰的腦袋上。

陳雲峰揉著腦袋,鬱悶得不得了。

思考片刻,放棄了同時控制十幾支鉛筆的誘人想法,只控制一支。鉛筆在房間里上下翻飛,靈活的就就像一隻迅捷的昆蟲一般!

啪!鉛筆撞在了牆壁上,陳雲峰的控制還不是非常嫻熟。在醫院的時候,陳雲峰從未這麼練過,當時只是練習控制一個物體從一個地方移動到另一個地方,比現在這種控制方式要簡單得多了!

這一個晚上,陳雲峰根本就沒睡覺,一個人躲在房間里聯繫操控鉛筆。

第二天早上,陳雲峰打著哈欠從樓道里出來。

龐源從不遠處小跑著過來了。龐源,陳雲峰的死黨,雖然還只是高三學生,卻有一米七五的個子,非常肥碩,看上去根本就不像高三學生,倒向二十幾歲的成年人。

龐源一把摟住陳雲峰的肩膀,調侃道:「昨晚做賊去了?這麼無精打採的?」

陳雲峰打了個哈欠,揉了揉鼻子,用通紅的眼睛看了龐源一眼。龐源嚇了一跳,「靠!你這眼睛都快變成紅燈了!」

「忙了一晚上!我都沒睡覺!」

「忙?你忙什麼啊?」

「你說呢?」

龐源會錯了意,「我說兄弟,不就是半個月的課嗎?那有什麼?現在又沒有新課,就是複習罷了!沒必要這麼拚命的!」

陳雲峰就是要他這麼認為。

兩人一邊閑聊一邊朝公交車站走去。

「這一次寒假,我想去澳門!你去不去?」

龐源一愣,突然伸手摸了摸陳雲峰的額頭。

陳雲峰一把打掉了龐源的手,沒好氣地道:「幹什麼呢?」

龐源咋呼道:「兄弟你沒毛病吧? 野蠻生長吧 怎麼突然想要去澳門?跑那麼遠去幹什麼?」

名門驚婚,萌妻乖乖就擒 「賺錢唄!問這麼多幹什麼?你就說去不去吧!」

「去!怎麼不去?咱們兩個可是死黨啊!你去哪我就去哪?」

陳雲峰拍了拍龐源的肩膀,笑道:「真是好兄弟!」隨即指著前方叫道:「車來了!快快!」說著便朝公交車站奔去,龐源緊隨在後。

兩人費了好大力氣擠上了車。司機扯著嗓子叫道:「還有沒有人要下!上的人都上了嗎?」連續叫了三遍,見沒人回答,於是關上了車門,啟動公交車,開出了車站。此刻,公交車內黑壓壓的一片,一眼望過去全是黑乎乎的腦袋,人和人之間緊緊地貼在一起,最誇張的是陳雲峰前方的一個背著書包的小男孩居然被擠得凌空了,小男孩一臉的苦相!

大約十幾分鐘后,公交車在市一中站點停了下來。車門打開,中學生、小學生洶湧而出,那場面真是非常壯觀!

走進闊別了半個月的校園,陳雲峰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兩人朝教室走去。

旭日從東方升起,和煦的陽光灑滿整個校園;陸陸續續不斷有學生走進校園,操場上有同學正在打籃球;遠處的旗竿上,國旗在迎風飄揚。

「你幹什麼?快起來!」後方突然傳來一個少女懊惱的聲音。

陳雲峰和龐源不禁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只見一個西裝革履油頭粉面的學生竟然手捧一大蓬紅色的玫瑰花跪在一個女生面前,女生身著白色襯衫和牛仔褲,腳上穿著一雙跑鞋,梳著馬尾,雖然沒有進行任何修飾,但卻美得讓人難以置信,她便是市一中的校花,李若斯。眼前的這一幕場景就像是影視劇中求愛的場景一般。很多學生都在圍觀,各人的表情都有不同,有羨慕的,也有嫉妒的。

龐源撇了撇嘴,小聲嘀咕道:「又是這個公子哥!真他奶奶的可惡!」

李若斯通紅著俏臉懊惱地甩開公子哥的糾纏,急匆匆朝陳雲峰他們這邊走來。

公子哥竟然跪在地上大聲叫道:「若斯,你不接受我的玫瑰花,我就不起來!」

李若斯氣得要死,可是對於這個死纏爛打的傢伙她卻沒有一點辦法。就在這時,她看見了不遠處的陳雲峰。心裡登時有了一個主意,於是快步朝陳雲峰走去。

陳雲峰見李若斯竟然朝自己走來,不禁緊張起來。自打陳雲峰認識胡瑤后,面對年輕漂亮的女人已經完全不像過去那麼緊張了,可是此刻老毛病卻又犯了!

就在陳雲峰猶豫是不是要打招呼的時候,李若斯做了一個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舉動,李若斯竟然一把挽住了陳雲峰的手臂!

周圍所有人全都愣住了,就彷彿電視畫面突然之間定格了一般!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張著嘴巴,那模樣就好像看見母豬上樹了一般!那個公子哥更是一副無法相信的模樣!

李若斯就這麼抱著陳雲峰的,沖公子哥吼道:「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不要來纏我了!」 李若斯抱著陳雲峰的手臂,沖公子哥吼道:「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不要再纏著我了!」隨即便拖著陳雲峰離開了,只留下碎了一地的眼鏡片和一大群目瞪口呆的人們!

李若斯拖著陳雲峰來到教學樓下。

「我說大小姐,可以放開我了吧!」陳雲峰沒好氣地道。

李若斯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抱著陳雲峰的手臂呢,慌忙放開了,絕美的嬌顏微微一紅,陳雲峰和龐源都不禁愣了一愣。

「剛才的事情謝謝你!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龐源一臉驚訝地問道:「你不是說小峰是你的男朋友嗎?怎麼,怎麼連名字都不知道啊?」

李若斯感到很不好意思,對陳雲峰道:「對不起!剛才我……」

陳雲峰擺了擺手,「我明白。」伸出右手,「我叫陳雲峰,高三二班的。」

李若斯笑著與陳雲峰握了握手,「我叫李若斯,高三一班的,很高興認識你!」

陳雲峰笑道:「我早就認識你了!只不過你不認識我罷了!」

李若斯微微一笑,「要上早自習了!不聊了,再見!」朝陳雲峰揮了揮手,徑自離開了。

陳雲峰看著李若斯的美好背影,不禁心中感慨。

龐源走了上來,拿肩膀撞了撞陳雲峰。陳雲峰看向他,他朝陳雲峰擠眉弄眼地道:「我說兄弟,你什麼時候和咱們學校的公主有一腿了?我怎麼都不知道啊!」

陳雲峰翻了翻白眼,「什麼叫有一腿?」

龐源沒好氣地叫道:「還說沒有!人家都當眾說你是他的男朋友了!」

「拜託!她根本就是利用我擺脫那個公子哥而已!你沒聽到她剛才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嗎?」

龐源眨了眨眼睛,「好像還真是這樣的!」隨即羨慕地道:「這樣也不錯啊!至少和她真正的認識了!說不定真能發展出什麼關係呢!」一拍陳雲峰的肩膀,「兄弟,我看好你!」

陳雲峰搖頭苦笑。

陳雲峰與龐源一道走進教室。同學們抬起頭來,看到竟然是陳雲峰,都不禁流露出意外之色。有人大聲道:「陳雲峰,還以為你犧牲了呢!」教室里響起一陣鬨笑。陳雲峰笑罵道:「我好著呢!你死了我也不會死!」那個同學沒好氣地叫道:「呸呸呸!晦氣!」這傢伙名叫肖邦,呵呵,你沒聽錯,就是肖邦,那個著名音樂家的名字,為此他沒少被同學們調侃過,同學們都叫他『大師』。他與陳雲峰的關係也非常不錯。

陳雲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看著碼放在面前的教輔材料,心裡居然升起莫名的親切感。 重生在康熙初年 而旁邊的龐源則對著面前的教輔材料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此刻,教室已經重新恢復了安靜,大家不是在埋頭做題,就是翻看教材。

陳雲峰翻開黃岡代數模擬試題,一邊思考一邊解答,不知不覺間便做完了六七道試題。一旁的龐源把腦袋伸了過來。正沉浸在題海中的陳雲峰被這個突然出現的大腦袋給嚇了一跳,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低聲罵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龐源看著陳雲峰的黃岡代數模擬試題,驚訝地道:「不是吧!這些題你都做出來了?」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這些題也不難嘛!」

「不難!?」龐源扯著嗓子叫道,立刻引來了同學們憤怒的眼光。龐源連忙壓低聲音道:「這些可都是五星級的難題啊!別說咱們班了,就算一班,能全部做出來的也不會超過這個數!」龐源伸出五根指頭。

陳雲峰看著面前的試題,一臉不解地道:「我就覺得奇怪了!這麼簡單的題,怎麼也能成為五星級呢?」

龐源翻了翻白眼,打量了陳雲峰一眼,一臉古怪地道:「你不會住一次院,就變成了天才吧?!」

陳雲峰呵呵一笑,「要不你也去住院試試!」

「呸呸呸!大吉大利!我沒事才不要住院呢!」隨即一把將陳雲峰的試題搶了過去,「我看看!你也許是亂寫的!」隨即開始對照答案比對起來。

陳雲峰呵呵一笑。扭頭朝周圍看去。看見一個嬌小的女同學正好朝他看來,不過一碰見他的目光便趕忙轉過頭去了。這個女同學名叫王芳,成績不錯,不過家庭條件不好,又膽小,因此經常被別人欺負。

龐源抬起頭來,用看怪物般的眼神盯著陳雲峰。

陳雲峰沒好氣地道:「有話說話!這種眼神算是怎麼回事?哥可沒有不良嗜好!」

「妖孽啊!」龐源感慨道。

「放屁!什麼妖孽?」

龐源看了看陳雲峰的代數試題,「你你你,居然全都做對了!而且,而且方法與標準答案還不一樣!」隨即把代數試題一扔,一把抓住陳雲峰的手臂,一臉熱切地道:「兄弟,你是不是有什麼訣竅?可不能瞞著兄弟啊!」

陳雲峰好不容易才從龐源的魔爪中擺脫出來,沒好氣地道:「狗屁的訣竅!這些題我看著也不難!做著做著不就做出來了!」

龐源盯著陳雲峰,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怎麼?難道以為我騙你?」

龐源搖了搖頭,感慨道:「難道我真的也得去住一次院!」他並非完全在開玩笑,而是真的有這樣的打算了!

早自習結束了。第一節課是英語。老師講的內容,陳雲峰很快便記住並理解了,完全沒有平時那種困難的感覺。陳雲峰有一種感覺,如果說之前自己的大腦是一架生鏽的機器的話,那麼現在就是一架嶄新的機器,兩者簡直不可同日而語了!

課間休息時間。陳雲峰和龐源、肖邦在走廊上閑聊說笑。

就在這時,陳雲峰的手機響了。陳雲峰拿出手機,打開來,「喂,誰打電話?」

手機里傳出一個嫵媚的女聲,「才沒見一天時間,就忘記姐姐了?」

旁邊的龐源和肖邦聽到這個聲音,不禁骨頭都輕了幾斤。兩人非常不解地看著陳雲峰,不明白他什麼時候認識這麼個聲音誘惑的女人了?而且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很不一般!* 陳雲峰拿著手機走到一旁,「一天沒見就想我了?」「小壞蛋!」

龐源和肖邦神色古怪地互望了一眼。龐源小聲道:「想我了!」肖邦則道:「小壞蛋!」兩人一起打了個寒顫。肖邦看了一眼陳雲峰,一臉不解地道:「陳雲峰好像跟過去不一樣了!難道真的是識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龐源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誰說不是呢?我也覺得他跟過去好像變了個人似的!要是過去的他,哪敢跟女人這麼說話啊?現在的他,我都覺得有點不認識了!」

胡瑤突然在電話里嘆了口氣。

陳雲峰不解地問道:「瑤姐,怎麼了?」

「沒什麼。小峰,你今天下午有時間嗎?我想找個人說說話!」

「嗯,下午要上課。不過我可以請假!到時候我打電話給你吧!」

「好的。那下午我就等你的電話!」

「嗯,好的。」

「下午見。」「下午見。」陳雲峰關上手機,把手機放回褲兜里。

龐源、肖邦立刻奔了上來。龐源尖著學著胡瑤道:「小峰,你今天下午有時間嗎?」陳雲峰和肖邦不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肖邦苦色道:「龐源,你學女人實在太有殺傷力了!」龐源沒理肖邦,興沖沖地問陳雲峰道:「快說說,那是誰啊?是不是你的女朋友?」肖邦也流露出感興趣的神情。

陳雲峰搖了搖頭,「不是的!我和她只是朋友!」

龐源、肖邦齊齊翻了翻白眼,肖邦一副思考者的姿態,「男人和女人之間能成為朋友嗎?」龐源很肯定地搖了搖頭,「不可能!要麼是老婆,要麼是情人!」

陳雲峰懶得解釋,這種事情越說越說不清。

……

當天下午,陳雲峰請了兩節課的假,來到了與胡瑤相約的地方。這是距離學校不遠的一座免費公園,中間是一座大型的人工湖泊,湖面上有仿古石橋,有水榭涼亭,還有遊船在湖泊上蕩漾著,湖泊周圍綠樹成蔭。此刻正值上班時間,因此公園內的人並不多,多是些老人在納涼閑聊!

陳雲峰走到湖泊邊,四下張望,看見石橋上有人朝這邊招手,正是胡瑤。陳雲峰立刻奔了過去。

陳雲峰來到石橋上,這時微風拂來,胡瑤的一頭青絲飛揚。陳雲峰不禁愣住了,他覺得此刻的胡瑤似乎比之前更加迷人了!胡瑤身著一身職業女裝,顯得嫵媚而又不失端莊!

胡瑤抿嘴一笑,沒好氣地道:「發什麼呆呢?」

陳雲峰迴過神來,呵呵笑道:「瑤姐真是太美了!」走到胡瑤身旁。

胡瑤開玩笑似的道:「那你願不願意做姐姐的男朋友呢?」

陳雲峰一愣,苦笑了一下,「瑤姐你就別耍我了!對了瑤姐,今天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胡瑤的神情變得憂鬱起來,望著面前碧波蕩漾的湖面,「還不是因為我媽?」

「呃。她怎麼了?」

胡瑤很煩躁地道:「她又去賭博了!而且這一次欠了很多的債!哎,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那她欠了多少啊?也許我可以幫忙!」

胡瑤感激地看了陳雲峰一眼,「謝謝你!不過這件事你可幫不了我!」

「究竟是多少啊?」

「三百萬!」

陳雲峰咂吧了一下嘴吧,「這個,還真有點多!」

胡瑤苦笑了一下。

就在這時,胡瑤的手機突然響了。胡瑤似乎嚇了一跳,連忙取出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眼眸中流露出不知所措之色。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接通了電話,「喂……」陳雲峰聽見她的聲音有些發顫。

「胡小姐,我想我們該談談你母親的債務問題了!」手機里傳出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胡瑤怒聲叫道:「這是賭債!按照法律我可以不償還!」

「呵呵,胡小姐,你這話就孩子氣了!你如果不想還,那大可以試一試!看你們母女兩個是不是能夠安然生活!」

胡瑤的態度軟化了下來,「熊哥,能不能寬限些時間?三百萬的數目實在太多了!」

「呵呵,以你的條件要還上這筆賭債實在是太容易了!你過來,我們再細談吧!」

「今天嗎?」胡瑤顯得不知所措的樣子。

「嗯。我在辦公室等你!」電話掛斷了。

胡瑤看著手中的手機,美眸中充滿了無助和害怕之色。陳雲峰第一次看到她這樣的神情,一直以來在他的印象中,胡瑤給他的感覺都是一個嫵媚而又自信地女人,而現在她卻像個小姑娘似的手足無措了!

「瑤姐,我陪你去!」

胡瑤驚訝地看著陳雲峰,「他們可是黑社會啊!你敢去?」

陳雲峰呵呵一笑,「總不能讓你一個女人獨自面對吧?」

胡瑤突然感覺這個小男生變得好高大,情不自禁地撲進了陳雲峰的懷中,低泣起來。那豐滿柔軟的觸感和醉人的馨香,弄得陳雲峰神魂顛倒。

「嘖嘖嘖!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太開放了!」一個坐在湖邊垂釣的老頭搖頭晃腦地感慨道。旁邊的朋友朝石橋上看了看,呵呵一笑。

陳雲峰、胡瑤乘坐計程車來到熊哥的的大本營。

陳雲峰抬頭看了一眼面前這幢黃金地段的寫字樓,難以置信地道:「不會吧!難道現在黑社會都搬到寫字樓里辦公了?呵呵,難怪經常聽見新聞里說,寫字樓里發生群體性的暴力事件呢!」見胡瑤一臉緊張的樣子,於是握住了她的縴手。胡瑤緊張的心情瞬間平復了不少,看了一眼陳雲峰,縴手緊緊地握住了陳雲峰的手掌,此刻陳雲峰就是她所有的依靠了!

兩人乘坐電梯來到十三樓。電梯門打開了,兩人走進走出了電梯。映入眼帘的景象大大出乎陳雲峰的預料,完全沒有港產片中古惑仔的形象,一個個全都西裝革履,完全就像一個正規的公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