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嘩嘩!」

周圍無垠森林內的強者也紛紛後退開來,這萬劍歸宗一旦放出,非同級別的卻強者不能抵擋。

林逸見狀,心念一動,也把面前的上萬丹藥全部收了起來。

「林小子,怎麼樣?」

唐七看著林逸有些擔憂的問道。

「呵呵,強悍到了極致,要不然這樣好了,咱們直接找個借口跟他們一戰,等書院的支援過來,把他們一鍋端了好了?」

林逸咧嘴,盯著唐七殘忍的獰笑道。

唐七一聽,神情一怔,不過馬上就明白了,咧嘴笑道:「還是算了,就算是能夠殺了他們,我們也必定損失慘重不划算啊!」

說著,兩人便跟著劍老一起朝著外面走去。

幾十名無垠森林的強者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三人的背影離開。

可劍老,唐七,林逸此時也是緊張的不行了啊!甚至掌心處都抑制不住的開始冒汗了,一旦動手,他們三個死定了。

「喂?」

突然,琨生上前一步,盯著三人的背影喊了起來。

這一道聲音,頓時讓三人緊張到了極點,別看他們說的牛比哄哄,可一旦動手,死的絕對是他們。

「怎麼了?」

林逸扭頭看著琨生有些心虛的問道。

「以後無垠森林不歡迎你們!」

琨生陰沉著一張臉,不滿的抱怨道。

這次無垠森林可是把裡子面子都丟完了,興師動眾來這裡一趟,結果什麼好處都沒有得到,反而還落得一個死傷慘重的局面。

「呼呼……嚇死老子了!」

「瑪德,趕緊走啊!」

「你把你那什麼狗屁萬劍歸宗手了啊?」

三人都是一副劫後餘生的樣子,慌忙催動體內的靈氣朝著前方急速飛去。

當飛出七彩毒瘴的瞬間,隱藏在遠處的虎踞便一臉激動的沖了上來看著林逸激動的笑道:「主人!」

「呵呵,趕緊帶我們走。」

林逸焦急的催促道,這他嬢的要是讓無垠森林的那群強者回過神兒,他們可就死定了啊!

「吼!!!!」

一聲咆哮驚天動地,虎踞直接催動體內的血脈之力化成了妖獸的狀態,一隻足足有數十米長的妖獸,乍一看有點猛虎的樣子,可卻遠比猛虎威風許多倍。

「呵呵,林小子,混的不錯啊!這才來無垠森林沒幾天,竟然就弄了這虎踞當坐騎,有兩把刷子嘛!」

唐七咧嘴一笑,便跳上了虎踞的背上。

林逸跟劍老也不敢遲疑,急忙落在上面,隨後,林逸也第一次見識到了虎踞的可怕,這縱身一躍竟然就是數千米的距離啊!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背後的七彩毒瘴竟然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呼呼,可把老子嚇死了,你小子,以後千萬別搞事兒了啊。」

一直神情冷峻的劍老捂著自己的胸膛,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抱怨道。

「可不是,瑪德,如果那些人的智商再稍微高一點,今天咱們可就死定了啊!」

唐七聞言,也是一臉的唏噓啊!對方人強馬壯,一旦動手,他們恐怕只有挨打的份兒了啊!

林逸一聽,不禁神情一怔,「你們剛剛不是挺牛的嘛?萬劍歸宗都整出來了啊怕什麼?」

「整你妹啊!我那是假的,若是真的那麼好修行,豈能嚇唬住琨生那等恐怖的存在?」

劍老沒好氣的白了林逸一眼抱怨道。

「呵呵,那書院的支援也是假的了?」

林逸扭頭看著唐七咧嘴笑問道。

「呵呵,自然是假的了,仙域內的選拔提前開始了,現在人都已經到了天諭書院了,所有人的都已經提前出關,準備參加比賽了。」

唐七看著林逸一臉欣慰的笑道,這些年,天諭書院可是一直沒能夠進入仙域,這幾乎成為了整個書院內所有人的心頭病了。

可林逸的出現卻讓他們看到了一絲希望,以林逸的實力,想要進入仙域絕對不難,到時候,他們所有人都能夠因為林逸而得到天大的好處。

「什麼?為什麼會突然提前?」

林逸一聽,眼睛一瞪,有些驚呼道。

「不知道,應該是仙域那邊出了什麼問題吧!要不然是絕對不會提前的,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以你的實力想要進入仙域應該不會太難!」

唐七解釋道。

「不好!」

林逸突然面色驟變,尖叫了起來。

「怎麼了?難不成中毒了?」

唐七跟劍老同時緊張的盯著林逸問了起來,實在是林逸對天諭書院乃至整個崑崙虛來說太過重要了,若是林逸出了什麼問題,那他們多年的心愿可就又要報廢了啊! 「不是,那血珀珠好像在改變我的血脈!」

林逸抬頭看著緊張萬分的兩人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個王八犢子,想要嚇死老子啊?」

「趕緊煉化,這血珀珠這麼珍貴,說不定你的實力還能夠再度提升,如果那樣的話,你進入仙域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啊!」

劍老焦急的催促道。

林逸聞言,倒是不敢再開玩笑了,急忙盤膝而坐,開始催動靈氣煉化這血珀珠。

而林逸在七彩毒瘴內斬殺超越地仙之境強者的消息,也在這一刻宛如瘟疫一般,快速的在整個崑崙虛內傳揚開來。

當第二天的清晨,林逸一行人的視線中能夠看到西仙源的時候,林逸才睜開了眼睛,只是原本黑漆漆的眸子,此時卻有可怕的紫光在閃爍,充滿了強大,高高在上的感覺。

便是虎踞在這一刻都像是感受到了什麼,竟然不敢不在前行,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血脈?為什麼他的瞳孔是紫色的?」

劍老瞪著眼睛,同樣一臉驚恐的尖叫道,紫色的瞳孔便是他也聞所未聞啊!

唐七的臉上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凝重跟不解,搖頭說道:「我見過無數的資質,可也從來不曾見過這等紫色的瞳孔,那氣息彷彿凌駕於世間的一切之上一般。」

劍老微微點頭,沉聲說道:「不管怎麼樣,他的實力鐵定會有一個提升,對他進入仙域肯定是有幫助的,我也放心了。」

話落。

劍老面色一紅,整個人直接從虎踞的身上摔了下去。

「劍老,你怎麼了?」

唐七一看,頓時面色一變,急忙一把抓住了劍老,把對方從地上拽了起來。

「呵呵,中毒了!」

劍老看著唐七咧嘴無奈一笑,便腦袋一歪,當場昏死了過去。

此時,林逸瞳孔里那無比高貴的紫色,也宛如潮水一般慢慢的蟄伏在體內,眸子也恢復了往日的正常顏色,當看到昏迷不醒的劍老時,林逸急忙沖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靈氣絲絲縷縷宛如一條條蚯蚓一般快速的在劍老的經脈之中遊走。

「怎麼樣?」

唐七無比緊張的盯著林逸問道,他跟劍老是一個時代的人,兩人雖然不經常見面,可彼此的那一份情誼卻一直放在心底深處,否則,也不會一起聯手前來救林逸了。

現在見老朋友竟然落得一副這樣的下場,他如何能不緊張,不擔心呢?

「呼呼,沒事兒,不致命,我有辦法救他!」

林逸看著一臉緊張的唐七,咧嘴笑道。

「呼呼,瑪德嚇死我了。」

唐七聞言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

「林逸,你回來了?」

「老大!」

「大師兄!」

一道道驚呼聲驟然響起,赫然是天心跟姚若天等人急匆匆的沖了上來,只是每個人的笑容看起來都有些慘淡,牽強。

「怎麼了?」

林逸皺著眉頭問道,可怕的殺機也在他的經脈之中肆虐,劍老的情況,可遠比他說的要嚴重的多,幾乎處於頻臨的狀態就算是他親自治療,恐怕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在這個時候,如果有人膽敢招惹天心等人,那在林逸看來就是自尋死路了。

天心,姚若天等人一聽,頓時面色一變,紛紛低下頭,眸光閃爍不定,顯得有些尷尬。

「那個你剛回來,有沒有受傷?要不要休息一下?」

天心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林逸不自然的問道。

「說!」

林逸咬著槽牙,沒有廢話,冷冰冰的呵斥道。

姚若天見狀,只能了咧嘴無奈的笑道:「其他地方的天才都來到了天諭書院,今天是競爭去仙域名額的時候,我們已經七連敗了,而且被打的很慘,有幾人甚至丹田都被廢掉了。」

林逸一聽,頓時咧嘴猙獰的冷笑了起來,如果只是正常的比賽,怎麼可能打破丹田呢?現在很明顯就是其他地方的勢力在聯合欺負他天諭書院。

「呵呵,好,好,好啊!老子在七彩毒瘴內沒有殺個痛快,倒是沒想到回來能夠得償夙願了,他們在哪裡?」

林逸冷漠殘忍的獰笑道。

「老大,你不要亂來,這次前來的都是真正的天才,甚至連人皇榜上第一的都來了,你的實力不俗,可犯不著為我們去冒險,安心進入仙域,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不錯,沒有什麼事情是比你進入仙域更重要的了,只要你能夠進入仙域,到時候我們也跟著能夠得到大量的好處。」

「大師兄,我們知道你為人仗義,想要為我們出頭,可我們更希望你能夠進入仙域啊!」

一名名天諭書院的強者,紛紛上前一步一臉激動的看著林逸勸說道。

「林逸不要衝動。」

天心也上前一步,擋在了林逸的面前,神色關切的說道。

在他們看來只要林逸能夠進入仙域,那麼現在所受到的恥辱,對他們來說都不算什麼。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用這句話來形容是最好不過的。

一旦林逸能夠有資格進入仙域,到時候,仙域中的強者就會撕裂虛空,降臨到天諭書院所在的位置,仙界之內的靈氣也會如同泄閘洪水一般傾瀉而下。

整個書院內所有的修士都能夠得到大量的好處,甚至是境界突破,最不濟整個天諭書院的靈氣也會變得無比濃郁起來。

到時候,他們這些書院的學生幾乎個個都能夠得到恐怖的資源。

看著眼前的師兄弟,林逸咧嘴自信滿滿的笑道:「你們放心,我不會亂來的,超越地仙之境的存在,我都能夠斬殺,你們覺得,這區區的比賽能夠難住我嗎?」

「什麼?你,你說你斬了一名渡劫期的超級強者?」

天心杏眼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超越地仙之境后,便是渡劫期,若是能夠衝過這渡劫期,那便等同於是得到了天地的認可,不但實力直線飆升,甚至壽元也會有極大的改變,堪稱是仙人。

這等級別的存在,簡直堪稱是無敵於崑崙虛的存在啊! 姚若天等人一聽,也是個個面色大變,震驚不已啊!

渡劫期的高手,那簡直就是隱匿在深山大澤之中的神龍,不要說是斬殺了,平時他們想要一見也是極為困難的啊!

「他斬了奎山道人,憑藉一己之力,滅了胡家的兩位老祖,還有胡青雲以及大量的胡家強者。」

唐七緩緩開口說道,這一系列的戰績,一旦爆發出來,足以讓林逸成為這整個崑崙虛內最恐怖的天才,沒有之一啊!

甚至可以用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來形容了。

「轟!!!」

人群瞬間炸開鍋了,渡劫期的強者他們不曾見過,可是卻不能否認渡劫期強者的恐怖,可怕啊!

「老大,你,你不是人啊!」

姚若天看著林逸激動的語無倫次的說道,在天龍之境就能夠斬殺渡劫期,這哪裡是人能夠做到的呢?

「呵呵,好了,你小子少在這裡貧嘴了,告訴我比賽的地點在哪裡!」

林逸咬著槽牙,神情陰森而殘忍的獰笑道,他可是一個極為護短之人,這些人在天諭書院比賽也就算了,可現在,竟然敢傷他的師兄弟,那就是在找死。

「呼呼,在殺戮台上,不過你千萬不要大意,高手如雲!」

姚若天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林逸說道,彼此認識的時間並不長,可是對於林逸的脾氣他卻了解的非常透徹,絕對是一個為了兄弟朋友願意兩肋插刀的人。

否則,這次也不會冒那麼大的危險去無垠森林幫他了,要知道無垠森林內的人可是極為排外的,一般情況下進入其中,弄不好都會有巨大的危險,更不用說救人了,幾乎可以用九死一生來形容了。

「放心,你老大的實力,可比你想象的要恐怖的多!」

林逸自信滿滿一笑,便朝著殺戮台走去,姚若天等人一看,也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一行人浩浩蕩蕩,殺氣騰騰,倒是有幾分小混子去砸場子的感覺。

「呼呼,唐七,我們是不是老了?這一幕最少有五十年不曾發生過吧?」

劍老看著林逸一行人的背影,有些唏噓的說道,曾經他們也年輕過,也熱血過,只是時光卻磨滅了他們的一切稜角,當親人的離去,當朋友慢慢死亡,當周圍再也沒有一個熟人的時候,他們就像是烏龜一樣慢慢的讓自己龜縮在了烏龜殼裡。

甚至已經不願意在跟外人交流,也不願意在被外人打擾,所以兩人才會一個選擇地獄海,一個選擇劍林,這種無比危險的地方居住。

唐七聞言,也抬頭看著林逸咧嘴笑道:「這小子就是一股新鮮的血液,他的出現,一定會改變整個崑崙虛的,走吧!咱們也過去看看,這可是拿命救回來的,我可不想他死在書院了。」

劍老一聽,神情一怔,隨後也哈哈大笑了起來,便跟唐七聯袂朝著殺戮台而去。

仙域可以說是崑崙虛內所有強者心目中最美好的地方,傳聞,哪裡靈氣充沛,修行資源多如牛毛,甚至人們就算是什麼都不做,恐怖到了極致的靈氣也足以讓他們長命百歲。

所以,每次決戰進入仙域名額的時候,都是最激烈,最熱鬧的一天。

只是今年這最後的比賽定在天諭書院倒是有些意外,畢竟天諭書院在所有人的心目中,幾乎沒有任何的地位。

老遠就能夠看到天原勝等一眾長老,面色陰沉的坐在觀戰台,這一次進入仙域,他們本以為已經找到了希望,卻沒想到竟然提前舉行了,最要命的是林逸還沒有回來啊!

按照目前的情況,如果林逸不能夠趕回來,就算是天心也未必能夠拿下名額,實在是今年的天才太過耀眼了,很多人的實力,甚至超越了人皇榜第一的黃正龍。

「天原勝啊!你這個人真的很有意思啊!這些垃圾你都是從哪裡找來的?為什麼每年你們都能夠墊底呢?」

「哈哈,陳兄,話不能這麼說啊!每年都能夠墊底,這也是實力的一種啊!要知道,天諭書院可是已經連續十屆被評為最垃圾的書院,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啊!」

「可不是,還真是有些讓人羨慕啊!不像是我們這些家族,幾乎每次都能夠有人進入仙域。」

正當準備朝著天原勝走去的時候,突然,有幾道冷嘲熱諷的聲音響起。

林逸眉頭一皺,下意識的看了過去,這才發現,原來在天原勝不遠處,竟然臨時又搭建了一座看台,這看台更加的穩重,奢華,簡直就像是純金打造而成金光燦燦,好不威武。

而看台之上,則是坐著一群穿著奢華,眼神高傲鄙夷的男子,彷彿整個天諭書院真的如他們口中所言一般,都是垃圾。而這幾人的實力,也都非常的恐怖,其中一名女性身上竟然散發著一股渡劫期的威壓,就算是她旁邊的幾人修為不如他,也已經跨過地仙之境,算是半渡劫期的修為了,遠不是天原勝能夠相比的。

「師傅,我可以入場代表天諭書院參加比賽嗎?」

林逸抬頭,盯著天原勝咧嘴笑問道,畢竟這裡是大場合,而天原勝也是一個對他非常不錯的師傅,林逸還是決定按照禮節來,以免讓天原勝顏面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