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寧千雪在聽完之後,臉上的表情凝固,猛然轉頭望向一旁的寧錦。

對於這位堂弟,寧千雪還是有著一些了解的,但她萬萬沒想到,寧錦竟然會聯合外人來算計她,

「寧錦,待回到寧家之後,我會按照武道家族的家法處置,廢除你武道根基,從此逐出寧家。」寧千雪面露嚴肅之色,頗有一家之主的威嚴。

悟空傳 這件事情,已經超出了家族底線,哪怕是她的親堂弟,也一定要受到懲罰。

「哈哈…哈,處置我?」

「寧千雪,你以為你們二人,今天能夠活著離開這裡?等你二人死後,我父親自然會順理成章地接任家主之位。」寧錦哈哈大笑,臉上毫無半點畏懼之意。

寧千雪俏眉微皺,臉上的怒意見顯,體內的真氣隨即涌動。

寧家自從她父親死後,一直沒有真正的家主,但按照家規,下一任家主毫無疑問會是寧千雪。

家中無主必亂,若非是她一直呆在黑石鎮,跟隨呂爺爺磨鍊武道,很少回到家族,寧家之人也不會變成這樣。

「你做夢,今天我寧千雪以家族的身份,宣布將你永久逐出家門。」寧千雪面色冷艷,沉聲開口道。

她說完之後,身上屬於化境宗師獨有的罡氣隨即爆發,一道勁氣憑空而現,直接向著寧錦斬去。

寧錦的實力,不過區區內勁,與寧千雪相差甚遠,這一擊若是擊中,就算不死估計也廢了。

「大人!救我。」寧錦自知不是對手,身形向後退的同時,連忙大聲喊道。

他的話語未落,四周漂浮的霧氣之內,陡然伸出一條黑色觸手,將其身形直接拖入了陣法霧氣之人,消失在了別墅的房間。

如此同時,四周的空氣之中,陡然出現一道極強的壓迫之力,這是來自硬實力上的壓制,明顯不是那朱時水所為。

「終於出現了么…葉某等你很久了。」葉飛低喃一聲,隨即控制著前方的法器,將寧千雪保護在其內。

他方才叫醒寧千雪時,就已經感受到了這股強悍的真氣,同濟會的那位黑衣使者,顯然一直隱藏在暗處。

「是北山沙暴裡面出現過的那個人?」寧千雪很快反應過來,臉上的表情也是凝重了幾分。

她可是清楚的記得,當時二人幾乎沒有還手之力,若不是退入黑色漩渦之內,估計已經死在了北山。

「嗯,這裡的陣法,被此人的真元包裹,短時間內我無法破開。」葉飛轉頭看了寧千雪一眼,低聲開口回應道。

寧千雪聽聞,臉上露出苦笑,如今是真如她堂弟所說,他們要死在此地了。

這股壓迫之力出現之後,四周的陣法也是隨機翻滾起來,原本瀰漫在別墅內部霧氣,迅速變成了黑色同時向著屋頂上升。

「跟我走,不在離開我的視線範圍。」葉飛轉頭望向寧千雪,同時開口說道。

他說完之後,隨即向著寧千雪點了點頭,示意她跟上自己,便是閃身離開了房間。

不多時,葉飛的身影出現在了別墅的屋頂之上,寧千雪輕咬著銀牙,面露警惕之色跟在他的身後。

面對這樣的強者,寧千雪也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她如今能做只有萬分戒備,不讓葉飛為她分心。

別墅的屋頂,四周翻騰的黑氣,已經全部升空,化作一道黑色的屏障,將整棟別墅完全封鎖。

「呵呵,葉飛,你也是陣法大師,可知曉這是什麼陣?」朱時水的身影,此時出現在了屏障之上。

為了困住葉飛,他可是下了不少功夫,這座陣法有使者大人的力量融入,能夠很輕易地困住築基強者。

「鎖龍陣,你這次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引我踏入此陣吧。」葉飛掃了一眼四周,最終緩緩抬起頭來。

這鎖龍陣,對他而言並沒有多高明,若是同樣的實力之下,葉飛憑藉他的精純的真元,就能輕易震碎此陣。

但重點是這鎖龍陣遇強則強,陣法的牢固程度,與布陣者的實力是成正比的,

看如今鎖龍陣內的氣息,已經遠超與葉飛,顯然是那位黑衣使者出手所致,想要靠力量破陣有些艱難。 「不錯,正是鎖龍陣,要是你剛來之時,就想辦法先破陣,這道陣法可能困不住你,但現在…」

朱時水的話語沒有說完,在他的身後不遠處,一道黑影憑空而現,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葉飛二人的視線中。

此人一聲黑衣,看不清面容,身上散發出來的壓迫之感,縱然是身處陣法之內,也能清晰的感受到。

「見過使者大人。」朱時水連忙轉身,向著身旁之人恭謹一拜。

別墅屋頂的葉飛,在見到此人之後,眼中殺機湧現,體內真元暗自運轉。

那日在北山沙暴之內,他沒有選擇與此人正面一戰,更是因此差點死在黑色漩渦之內,如今此人再度現身,瞬間激發了他的戰意。

「小輩,把你在黑色漩渦內得到的定風珠給本使,本使可饒你二人其中一人的性命。」黑衣使者聲音沙啞,氣息鎖定了葉飛的身形。

葉飛目光一閃,心中也是不免有些暗驚,此人怎麼知道他得到了定風珠?

黑色漩渦裡面的事情,除了他與寧千雪之外,好像沒有第三個人知道,同濟會的這位使者開口就要這定風珠,顯然是極為確定此珠在自己手中。

寧千雪不可能告知這些人,如此一來只有一個可能性。

「呂良么…這個老東西,若是今後遇上,定不能輕易放過他。」葉飛目光冰冷,內心忍不住暗道。

呂良的態度不明,也不知道是什麼身份,但此人既然讓他得到定風珠,今後必然是再次出現。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淡笑一聲,隨即抬手一揮,儲物戒指閃過一道靈光,定風珠落入了他的掌中。

「你想要這個?回答葉某一個問題,此珠給你何妨。」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直接開口回應道。

上方的黑衣使者,在看到定風珠后,身上的氣息有了明顯的波動。

這種變化,自然無法逃過葉飛的感應,看來這顆珠子的來歷,怕是有些不簡單。

在踏入武道界之後,葉飛手中聚集了不少的寶貝。

除了法器之外,略帶著神秘來歷的,唯有淮江吳家的那枚玉佩,和此刻他手中的這顆珠子。

「你想知道什麼?」黑色使者並沒有著急出手,而是望向葉飛開口回應道。

「呂良你是認識吧,告訴我他現在在哪裡。」葉飛不假思索,直接開口問道。

這次來到崑山,他除了這顆珠子之外,幾乎是一無所獲,有這時間還不如呆在江東閉關修鍊,說不定此刻他已經踏入築基中期了。

要是找到那呂老頭,不要他個十來二十件法器,葉飛絕不會善罷甘休。

「他不再崑山了,此人不想見你,你是不可能找得到他的。」

「本使言盡於此,將定風珠拿來,你二人可想好,哪一個死在此地?」 總裁狂霸拽:債主大人太小氣 黑衣使者聲音平淡,如似不帶絲毫感情。

說完之後他身上的黑衣浮動,籠罩別墅的陣法,再次變得翻滾起來,若非是為了定風珠,以他的身份,豈會與一個小輩這般廢話。

別墅屋頂之上,寧千雪目光閃爍,臉上露出了果斷之色,便是要直接走上前來。

「你站在原地別動,這裡交給我。」一道溫和的聲音,此刻忽然傳到了她的耳邊。

寧千雪微微一愣,隨即臉上露出焦急之色,抬頭前方風葉飛。

她可是見識過那個人的實力,二人絕對不可能是此人的對手,如今最好的選擇就算留下一人,換來另外一個人活下去。

「可是…」寧千雪本想開口,但卻見此時的葉飛轉過頭,向著她微微一笑。

「放心吧。」葉飛輕輕點了點頭,同時身形一晃,直接踏空而起。

只要不是先天強者,他就有一戰之力,這一路走來,跨越實力的戰鬥葉飛遇到過很多次,對於自身的戰力的判斷也越發的準確。

別墅陣法之外,黑石使者冷哼一聲道:「小輩,你是想反悔嗎?」

「你沒有給我想要的答案,又何來反悔一說。」葉飛面露淡笑,身上的氣勢爆發,狂暴的雷霆之力表明了他此刻的態度。

前方的黑衣使者聞言,身上的氣勢陡然凝聚,別墅周圍的陣法內,那些翻滾的黑霧,如同活過來一般。

霎時間,黑霧之中伸延出數道漆黑的觸手,向著葉飛洶湧而來。

一旁的朱時水,此時忍不住面露不屑之色,望著葉飛連連搖頭,眼中不免閃過一絲惋惜。

「此子也算是人才,不過可惜不能為我同濟會所用。」朱時水開口低語,同時向著後方退出了數丈之遠,以免被二人的戰鬥波及。

別墅屋頂,葉飛目光如電,掃了一眼周圍的黑色觸手,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這些觸手裡面有東西…」葉飛低喃一聲,雷霆罡氣護體,赤劍落入手中。

隨手一斬之下,將一條黑色觸手斬斷,在看清裡面的東西后,葉飛不由地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那哪是什麼黑霧,組成這些黑色觸手的是無數的黑色甲蟲,數量根本無法估計,葉飛一劍斬落的,怕是不足這群甲蟲的百分之一。

「果然世間之大無奇不不有,華夏武道界向來有著卧虎藏龍之稱,此言可謂不虛。」葉飛臉上的表情,也是嚴肅了幾分。

這種攻擊手段,他之前從未見過,而且如今身處陣法之後,也沒辦法做出有效的反擊。

不等葉飛過多的思索,四周的那無數的黑色甲蟲,已然再度向他襲來。

黑色的出手,在別墅的屋頂張牙舞爪,陣法屏障之外,又有同濟會的強者虎視眈眈,今日這崑山西郊顯然是必殺之局。

「先破開此陣再說。」葉飛目光一閃,心中已然有了決斷。

一直被動的挨打,顯然不是他的風格,葉飛的身形閃動,隨即落在寧千雪的身旁。

不等寧千雪反應過來,葉飛便是將其抱入懷中,如此同時他手中的赤劍消失,定風珠閃爍乍現。

「黑風,給我現。」葉飛低喝一聲,真元融入定風珠內,將其內蘊含的黑風完全釋放出來。

眨眼間,別墅的屋頂之上,一道巨大的黑色龍捲風忽然拔地而起,狂暴的氣息向著四面八方擴散。

這道黑風的力量,可謂是極其驚人,出現的瞬間便是將整棟別墅淹沒,連同那些黑色甲蟲,全部北捲入其內撕碎。

面對那同濟會的黑衣使者,葉飛之所以毫無畏懼,便是因為有著定風珠在手。

「嗯?他能夠控制定風珠,這絕不可能!」別墅陣法屏障外,黑石使者忍不住先前一步,抬頭凝望而去。

一旁的朱時水,此時面色微變,身上的真元不自覺地遠轉,額頭忍不住冒出了冷汗。

「這…這是那北山的黑風,我的陣法快要撐不住了。」朱時水嘴角再次溢出鮮血。

這鎖龍陣雖然有使者大人的力量融入,但主導還是在他的身上,一旦葉飛爆發出來的力量,壓制住了使者大人,他會立刻遭到反噬。

此時前方的陣法屏障,在黑色龍捲風的撕扯之下,已經明顯地有些支撐不住,一道道裂痕在屏障之上蔓延。

而此時,黑色龍捲風的中心處,有著兩丈範圍的無風之地,葉飛與寧千雪的正站在其內,絲毫沒有受到黑風的影響。

「半靈器,此寶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葉飛的臉上露出笑容,望向掌心內的那顆黑珠。

這道黑色龍捲,並非定風珠內的全部黑風,以葉飛的實力只能祭出一小部分,而且很難控制。

「葉飛,這是什麼法器,你能控制這些黑風?」寧千雪看了一眼四周,忍不住開口問道。

這些黑風她自然認識,與北山之地的黑風一般無二,那陣陣的撕扯之力,如似能夠撕碎萬物。

「這是半靈器,我也只能勉強喚出黑風,談不上控制,但衝破這裡的陣法問題不大。」葉飛看了身旁之人一眼,開口解釋道。

這定風珠,與葉飛傳承記憶中的靈器,有著很大的差距,可能是因為不完整的關係,畢竟只是一件半靈器。

真正的靈器之內,據說隱藏著器靈,其威力之大讓人難以想象。

「靈器?」寧千雪面露疑惑之色,她只知道法器,葉飛口中所說的靈器,卻是從未聽聞過。

葉飛淡笑著點了點頭,也沒有過多的解釋,只是簡單了說了一下靈器與法器的區別。

真正的靈器,他也是從未見過,說不定這種逆天的寶物早已經在武道界絕跡。

很快在黑風的撕扯下,鎖龍陣已然支撐不住,轟然碎裂開來,陣外的朱時水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面色頓時變得慘白。

黑色龍捲風的中心處,葉飛嘴角泛起淡笑,在感應到陣法破開之後,他隨即將手中的定風珠拋出。

定風珠融入黑風之內,轉眼間黑風消散,四周頃刻間恢復了平靜,如似這股力量從未出現過一般,唯有此地的這棟別墅被夷為了平地。

寒門崛起 「小輩,本使問你,你可是煉化了定風珠?」半空之中黑衣使者,身上的氣息躁動,盯著葉飛開口道。 別墅廢墟之上,葉飛示意寧千雪退到後方,他隨即走上前去,抬頭望向前方之人。

「是又如何?」葉飛眼中閃過一道雷威,身上的氣勢同時衝天而起。

既然此陣破除,接下來就可以與此人真正一戰了,這樣的強敵讓葉飛心中的戰意,此刻提升到了極致。

「該死的呂良,居然欺騙本使,定風珠被煉化了,本使就算得到了也沒用。」黑衣使者聲音中,帶著惋惜之感,身上的氣勢竟然逐漸收斂。

他似乎對於定風珠極其了解,說完之後似乎輕撇了葉飛一眼,隨即身形向著後方退去,氣息很快消失在了空氣中。

「跑…了。」葉飛一臉的愕然之色,一時間有些發愣。

反應過來之後,他已經無法感應道黑衣使者的氣息,沉默片刻之後,葉飛抬起手掌,目光落在了手中的定風珠上。

此寶究竟有何來歷,他此刻可謂是一頭霧水,同濟會的那位黑衣使者,選擇不戰而逃的舉動,更是讓葉飛極為費解。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忍不住搖了搖頭,此事怕是唯有找到呂良,才能夠徹底的弄清楚。

別墅廢墟遠處,朱時水也是一臉迷茫之色,望向黑衣使者離去的方向,他的大腦瞬間一片空白。

「這…葉飛你聽我說,此事其實是個誤會。」朱時水此時面色難看至極,身形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

他之前已經被葉飛所傷,在加上陣法的反噬,此時根本無法在葉飛的眼前逃走。

「誤會么…」葉飛臉上的表情,讓人有些難以捉摸。

他緩步走上前去,抬手之下掌心一道電絲並出,直接融入了朱時水的體內,隱藏在了此人的心脈旁。

「你…你做了什麼?」朱時水瞳孔微縮,身子忍不住一顫,急忙開口問道。

他感覺體內似乎多了什麼東西,但自己的靈識卻是完全感覺不到,這種未知的東西最讓人感到到恐懼。

「沒什麼,只是種下了一道真元種子而已,今後你的生死,便是在葉某的一念之間。」葉飛面露淡笑,如實開口說道。

這種控制之法,他的傳承之中,記載著不少,只要不是實力超過他太多,葉飛種下的真元種子,這世間無人可破。

同濟會太過神秘,葉飛不免有些忌憚,這個朱時水不能殺,這個組織的秘密,此人想必知道不少。

「你不準備殺我了嗎?」朱時水在反應過來之後,臉上的表情也緩和許多。

無論如何性命最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什麼真元種子既然能夠種下,朱時水相信他能找到破除的方法。

「暫時留你性命。」葉飛掃了眼前之人一眼,低聲開口道。

若是能夠斬殺了那位黑衣使者,葉飛怕是會毫不猶疑殺了朱時水,但如今情況,留下此人此時明智之舉。

看了一眼四周的廢墟,葉飛便是不準備在繼續逗留,與寧千雪交談幾句之後,二人便是一同離開了這片別墅區。

朱時水也是連忙跟了上去,他如今性命掌握在葉飛手中,自然不敢有絲毫怠慢。



天色逐漸暗淡下來,三人回到寧家之後,夜色也是徹底降臨,與他們一起回到寧家的還有一人。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算計他們的寧錦,有朱時水在找到此子顯然輕而易舉的。

寧家廳堂內,在寧千雪的召集之下,寧家眾人此時都聚集在在了堂內,寧家老爺子也是問詢趕來。

廳堂之內,寧錦全身真氣被廢,嘴角掛著鮮血,面色蒼白至極,正跪在堂前,樣子可謂慘不忍睹。

寧家眾人皆是心驚不已,目光也是同時落在了寧千雪身上。

「爸,救我,寧千雪瘋了,她打傷了我,還要將我逐出寧家!」寧錦一見到自己的父親,便是連忙大聲開口道。

此言一出,寧家眾人都是面露震驚之色。

「小雪,這…怎麼回事?都是一家人,什麼事情都好商量啊。」寧大路面色有些難看,忍不住開口說道。

寧老爺子目光沉靜,同時也是抬頭,望向了自己的孫女。

葉飛此時坐在了一旁,一直沉默不語,這是寧家的家事,他自然不會多言,而且以寧千雪的實力,在寧家她想要做些什麼無人可擋。

「大伯,父親去世之後,寧家一直無主,今日召集大家來,正是為了這件事情。」

「從今天起,千雪便是繼承父親的遺願,接任寧家家主之位。」寧千雪目光凌厲,身上的氣勢也是頓時爆發。

她並沒有回答寧大路的話語,而是直接宣布繼承家主之位。

寧家眾人面色微變,臉上的表情各有不同,但感受道寧千雪身上的氣勢后,廳堂之內也無人敢有所反駁。

武道世家家規嚴厲,無論寧千雪是不是後輩,一旦接任家主之位,那便是真正的寧之主,主宰整個家族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