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之前的戰場上,林楠帶著無敵之師大殺四方,救下了不少人。

不少仙王境,無數的天仙境,都被他們救過。

而今,毫不遲疑!

劍王寒著臉,一邊控制著在場之人,一邊看向至尊皇族之人。

「諸位,請回吧,真若是至尊皇族善意邀請,我等必然感到榮幸,倘若居心叵測,恕難從命了。」劍王沉聲。

頓時,一群至尊皇族強者臉色難看之極,尤其是為首的年輕男子,怒極而笑。

「好,好的很,你們當真是好膽!」年輕男子猖狂之極。

「好一個東林!」

然而這句話剛一說完,這位年輕男子彷彿被一隻無形大手卡住,直接提了起來,臉色煞白,眼中帶著濃濃的駭然之意。

一瞬間,一股死亡的陰影籠罩在頭。

高空中,三位至尊皇族帝尊臉色頓時陰沉不少,帶著濃濃的冷意。

出手之人,自然是東林帝尊!

「一個小輩,敢在本座面前出言不遜,至尊皇族就出這種貨色?」東林帝尊淡淡說道。

言語中,帶著極大的不滿。

「住口!」一位至尊皇族帝尊怒斥一聲。

「哼!」東林帝尊冷哼一聲,隨即剎那間,年輕男子慘叫一聲,被丟出無窮遠之地,出現在十餘萬里之外。

「再敢踏入仙庭一步,至尊皇族身份也保不了你!」東林帝尊冷笑一聲,充滿了濃濃的警告之意。

三位至尊皇族帝尊冷哼一聲,差點當場發作,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東林帝尊,之前的大戰早已展露實力,也是一位超強者。

在這主戰場中,他們三人自問不是對手。

而且,至尊皇族也不打算這個時候再起戰端。

轉頭,一位帝尊目光看向林楠所在。

「林楠,跟本座走,只要你配合我族之事,可保你無礙,更有大機緣贈與!」這位帝尊沉聲開口。

「得罪皇族,哪怕是東林仙庭和天庭,也保不住你!」

讓林楠乖乖配合,是最好的方式。

殺人,只是下乘之法!

然而,哪怕是面對這位帝尊,林楠依舊如此。

「沒興趣!」簡單直接。

「堂堂至尊皇族若是想殺我,可以儘管來,我天仙境後期,諸位是至尊皇族高人,覺得沒有自信能殺我,仙王境乃至帝尊境的不要臉來也行,我都接著!」

林楠的聲音不大,但卻傳遍整個東林帝城。

不卑不亢,甚至,直接進行了辱罵。

不屑!

林楠敢戰,不懼分毫!

威脅,沒用,有種來戰!

天仙境,來多少,林楠都不懼!

仙王境,也敢一戰!

當然,帝尊境願意不要臉的話,也是可以的,林楠已經道了出來,不過真如此眾目睽睽之下,帝尊境還真不能不要點臉面。

高空中,三位帝尊被林楠這一句硬核頂的臉色難看之極。

「好,很好,多少年都不曾有人敢如此對我皇族了,無知小兒,本尊倒是小看你了!」一位帝尊冷聲道了一聲。

「皇族,是皇者的族群,按理說本該充滿敬意,但前輩等人趾高氣揚,跋扈之勢,實屬配不上皇族,真若是仙皇在世,估計也會覺得諸位此刻的言行覺得蒙羞!」林楠繼續開口說道,針鋒相對。

「仙界之民,應該是皇者的子民,而非奴僕,你們不配和皇字沾邊!」

此話一出,整個東林帝城沸騰了。

林楠的話,直達無數人的心底最深處。

這一點,恰恰也是東林帝尊和青帝他們一直實施的政策。

子民百姓,而非僕從!

子民信賴,尊敬,造就了皇者的地位,而非是奴役,更非眼下的趾高氣揚!

「說的好,皇者,需億萬子民信服,哪像你們這些人,簡直侮辱皇族之名!」一位仙王境高手聞言,頓時大笑而出,極為贊同。

東林帝城內,更是響起了歡呼聲。

「支持戰王!」

「支持戰王!」

「不配稱皇族你等!」

一道道爆喝,響徹天際。

剎那間,三位至尊皇族帝尊,以及下面戰王府的四位仙王境,十位天仙境,這一刻臉色都奇差無比,怒不可遏!

「反了,還真是反了!」一位仙王境強者怒吼一聲。

高空中,東林帝尊這一刻輕笑,林楠的一番話,雖然得罪至尊皇族,但說的十分在理。

這一刻,他真的明白林楠如此修為能成為下界人皇了。

仁心!

皇者,也需要!

不是眼下的高高在上,趾高氣昂!

「諸位,看來理念不同,真若是諸位覺得他的話重了下,本尊可以代為致歉,但人你們是肯定帶不走了。」東林帝尊輕笑,不過言語中並沒有什麼客氣之意。

嚴格來說,至尊皇族也是仙界本土勢力,現在雖然底蘊極深,實力也極強,但他們連仙界聯軍都不怕,豈會怕一個至尊皇族。

至尊皇族真正的能量,其實也是調動那股力量。

「哼!」三位帝尊聽的出來,齊齊怒哼一聲。

「好一個東林,本尊記下了,還有林楠,一個下界小輩,禍亂仙界,屠戮無數,無人可保你!」

說完,這位帝尊直接就準備帶著人離去。

在這裡,他們佔據不到任何優勢,無法動強。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林楠再度開口了。

被人威脅,自然不是好事。

反正得罪死了,也不差這點。

「就這麼走了?我給至尊皇族一個面子,我天仙境後期,你們這十位都是天仙境巔峰高手,若是你們覺得可以,倒不妨讓他們一起動手好了,免得到時候派遣仙王境或者帝尊境,被人罵不要臉。」林楠開口說道。

此話一出,三位帝尊臉色一凝。

緊隨其後,崔慶開始補刀。

「天仙境後期,戰傳說中的至高皇族十位天仙境巔峰強者,這若是傳出去,會不會說咱們欺負他們?」

「我倒是覺得不公平,人家是皇族,肯定強大的不行,咱們普通人,一打十,說出去也是丟至尊皇族的臉,要不十對十?咱們一起活動活動,讓至尊皇族的高手們,教教咱們什麼能配得上至尊二字?」庚俗也笑著開口。

絲毫不懼!

剎那間,一股肅殺之意從一群至尊皇族高手體內散發而出。

怒不可止! 「噗嗤!」

歐陽莎莎聞言后禁不住掩嘴輕笑出聲來。

她發覺方逸天跟她接觸過的很多男人不同,她之前所接觸的那些男人個個都是虛偽之極,在她的面前都極力的掩蓋他們身上的缺點,把他們自認為優雅大方的一面展示出來,而往往都是適得其反。

而方逸天呢,雖說前後認識還不到一個小時,但是她覺得方逸天的身上並沒有那些男人那般的虛偽,至少,方逸天很坦然,並沒有刻意的去掩蓋或是展示自己,言行舉止都很自然。

然而,歐陽莎莎能夠看得出來,方逸天的這種淡定自如率性而發,完全是一種基於對人生有著足夠的閱歷以及滄桑才能養成的心態,因此,她甚至好奇這個男人以前都經歷過些什麼。

蘇婉兒聽到了方逸天那番話之後心中不免暗暗著急起來,不知怎麼的,她突然破口而出,很是霸道的說道:「不行,方哥哥你不能娶媳婦那麼快!」

這下,方逸天比之前聽到蘇婉兒說她喜歡的人就是他還要感到驚愕,禁不住轉過頭,看向蘇婉兒那張美麗清純得讓人感到窒息的臉蛋,苦笑了聲,說道:「婉兒啊,你不讓方哥哥娶媳婦這不是逼著方哥哥太監嗎,方哥哥老了,再不找對象就晚了。」

蘇婉兒猛然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話說得有點急了,禁不住俏臉微微一紅,嗔聲說道:「現在這個社會男人三十多四十歲結婚都很正常啊,方哥哥目前想的不應該是成家而是立業,等你事業有成了再成家也不遲啊。」

「婉兒,首先方哥哥很感激你對我鼓勵,不過啊方哥哥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可不是什麼人中龍鳳,所以不會一飛衝天,不會一鳴驚人,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方逸天淡淡地說著,語氣間帶有種落寞之色。

是啊,這些年來他一直背負著「戰狼」的名號在國際上執行著各種S級別的高難度任務,不斷的在戰場上斬首殺敵,這些年來的浴血殺敵已經讓他累了,深深地感到累了,他早就想隱退回來過著一個普通人那種平平淡淡的生活。

而陳剛的死則是讓他下定了決心隱退,回歸都市當一個普通的人,因此,對於他的過去他都不曾跟任何人提起,甚至是………那個名義上的指腹為婚的未婚妻藍雪他都不曾告訴過!

要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普通人,要想過著撲通平淡的日子想必沒有什麼困難,然而,對於一個有著不凡經歷,在黑暗世界中名聲大振的戰狼來說,要想徹底的隱退過著平凡的生活談何容易?

就在方逸天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旁邊的歐陽莎莎敏銳的捕抓到了他眼中一閃即逝的那一絲落寞之色,那是一種唯有經過了大風大浪人生起伏之後才會有的落寞與蕭索。

那一刻,她分明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芳心似乎是微微的顫動了一下。

「方哥哥,你怎麼能說出這種消磨志氣的話啊,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蘇婉兒幽幽說道。

「呵呵,我不是沒志氣,而是認清了自己的定位,人有各種活法,不一定要是大富大貴的活著,也可以平淡如水的生活。這樣,興許你才能感受到生命的真諦。」方逸天淡淡說了句,舉步朝前走了。

方逸天的這句話讓歐陽莎莎與蘇婉兒若有所思,歐陽莎莎忽的一笑,說道:「喂,方逸天,其實你都不了解婉兒。」

方逸天一愣,回頭看著歐陽莎莎,問道:「哦?怎麼說?」

「婉兒不讓你娶媳婦那麼快是有原因的哦,至少這四年之內你不能娶媳婦,因為啊,婉兒還要上四年的大學。」歐陽莎莎狡黠的笑著,悠然說道。

「莎莎你………」

蘇婉兒那張美得驚為天人的臉蛋頓時漲得通紅通紅起來,歐陽莎莎剛才那番話什麼意思她當然能夠懂,那意思就是她不讓方逸天娶媳婦那麼快是為了她要等到她大學四年畢業之後再嫁給方逸天!

一時間,蘇婉兒就像是被說中心事了般,粉臉兒滾燙滾燙的,漲得通紅之極。

方逸天也聽出了歐陽莎莎話中之意,看著蘇婉兒低垂著頭,一臉羞紅的樣子害得他也有點小小的尷尬起來。

「咳咳……」他輕咳了聲,說道,「今天還真是熱啊,對了,我們走快點吧,進商店就有冷氣了。」

方逸天說著便快步走在了前面,他的後面,蘇婉兒沒好氣的瞪了歐陽莎莎一眼,暗暗伸手去擰了一下歐陽莎莎的小蠻腰,似乎是在怪罪著歐陽莎莎剛才的口無擇言。

歐陽莎莎卻是狡黠的笑了笑,那純美柔靜的笑容無疑是很多男人夢想中的完美情人的微笑。

……

美女之所以稱之為美女是因為無論她們走到哪裡都會引起別人的一看再看,成為眾人目光中的焦點。

單單是一個蘇婉兒已經是驚為天人,顛倒眾生,更別多旁邊再多上一個柔美文靜的歐陽莎莎,於是乎,走進百貨商店之後無一例外的迅速引起了商店內的眾多男性牲口的目光。

不過,這些男生牲口唯一感到不協調的是這兩大美女的中間竟夾著一個臉上似乎帶著懶散的笑意,看上去並不咋滴的男人。

更讓這些男生牲口們受不了(準確的說是嫉妒)的是,這兩個美女對這個男人似乎還很熱情,其中一個更是毫不避嫌的挽著這個男人的手臂,這一刻,商店裡的男性牲口們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這樣的美女擁有一個已經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更別說霸佔兩個了,這絕對是天怨人恨的事啊!

雖說心中有著強烈的不滿,可是這些男性牲口們也只能是眼巴巴的看著方逸天跟這兩個大美女談笑風生而一籌莫展,哎,人比人氣死人啊!

一路上,蘇婉兒的確是一直挽著方逸天的手臂,方逸天想要推開都不行,沒辦法,只好迎著商店裡眾多男性牲口嫉妒的目光任由蘇婉兒撒嬌似的挽著自己的手臂。

在這兩大美女的陪同之下,他很順利的買下了一輛粉色的小自行車,本來這輛自行車的開價是258快錢,可這兩大美女聯合起來殺價,恰好店主是個男人,在蘇婉兒與歐陽莎莎的殺價糾纏之下,這輛自行車以185的超低價錢成交。

最後在付錢的時候這個店主跟方逸天說著:「老兄,你行啊,這輛車子算是我虧本賣給你了,不過你的確是很厲害,找來這兩個美女替你砍價,我還真是經不起她們的糾纏!」

方逸天一笑,並沒有說什麼,他心知這個老闆說虧本賣給他不過是種客套話罷了,這輛車要貨進來絕對不超過185塊錢,要說虧本是假的,只不過是不能大賺而已。

方逸天提著自行車與蘇婉兒、歐陽莎莎朝著外面走去,他笑道:「今天還真是多虧你們了,真看不出來你們砍價這麼厲害,看來我以後需要買點什麼東西得要叫上你們一起幫忙殺價。」

「嘿嘿,方哥哥,我們女孩子逛街最喜歡的就是跟店主老闆砍價了,砍價成功了那是很有成就感的哦。」蘇婉兒笑道。

「其實這都是婉兒的功勞啦,我可幫不上什麼忙,方逸天你有所不知啦,婉兒殺價一直都是很厲害的呢。」歐陽莎莎也輕笑著說道。

「莎莎你只要在旁邊一站,店老闆都因為你的美麗而頭暈目眩了,再加上漂亮的婉兒在旁殺價,店老闆也就招架不住了。」方逸天笑了笑,不著痕迹的誇了下歐陽莎莎的美麗,當然,順帶著也誇上了蘇婉兒。

否則,只怕會引起婉兒的吃醋吧?

果然,歐陽莎莎似乎是很受用,臉上的笑容更加甜美了。

蘇婉兒也應為她所喜歡的方哥哥稱讚她一句漂亮而愈發高興起來,臉上的微笑更加的燦爛。 走出商店之後蘇婉兒正欲要走到前面的公交車站等車,可方逸天卻說道:「婉兒,不用去坐公交車,我開車來了。」

說著,方逸天便把這兩個小妮子帶到了在商店的停車場停著的那輛賓士車前,先是掏出了車鑰匙打開了車子的後備箱,將買來的自行車放了進去,隨後打開車門讓蘇婉兒與歐陽莎莎走進去。

方逸天上車之後蘇婉兒詫聲問道:「方哥哥,你什麼時候有輛車了啊?」

「哦,這輛車並不是我的,是我老闆在我工作期間配備給我開的。」方逸天隨口答道。

「工作期間開的?」蘇婉兒更是吃驚了,她記得上次方逸天跟她說他新找的工作是份保安工作,這年頭當保安也能配備一輛賓士轎車?未免也太雷人了吧?

於是她忍不住問道:「方哥哥,你上次跟我說你的工作是份保安,保安也配備一輛車啊?」

「呃……是這樣的,當保安的第一天就被公司的老總看中,他非要我擔當他女兒的保鏢,因為這段時間他要出國,擔心他女兒出現什麼不測之類的,推脫不過只好答應了。為了方便,他就給我配了這輛車。」方逸天如實回答道。

「啊……原來是這樣的!」頓了頓,蘇婉兒似乎是想起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連忙問道,「方哥哥,你當保鏢保護的那個老總的女兒是不是很漂亮啊?」

「………」

方逸天一陣汗顏,暗想這小妮子的小心思還真是多,稍有回答不甚肯定會引起她的不高興,於是他笑了笑,說道,「要真么看了,平時看上去是不錯,如果以你為參照物那麼只能說是一般吧。」

蘇婉兒臉上頓時笑靨如花起來,隱約著還泛起了一絲的暈紅,歐陽莎莎看在眼裡,禁不住暗嘆方逸天的馬屁拍得是巧妙而又不著痕迹啊。

「對了,方哥哥,當保鏢要有一定的本事吧?不然那個老總也不會看上你,方哥哥,你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很厲害?」蘇婉兒連忙問道。

「很厲害?什麼很厲害?」方逸天詫聲問道。

「你當別人的保鏢至少身手很厲害吧?我就知道前兩天報紙刊登的那個無名英雄就是方哥哥你。」蘇婉兒直言不諱的說道。

「婉兒,你胡說些什麼,什麼無名英雄的,你看我像嗎?」方逸天淡淡說道。

「像,像極了,就是方哥哥你。報紙上描寫的那個無名英雄的外貌跟之前的你完全吻合,你不要狡辯了,原來方哥哥果真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哦。」蘇婉兒欣喜的笑著,眼中流露出一絲崇拜之意。

歐陽莎莎忍不住問道:「婉兒,什麼無名英雄啊?」

「莎莎你忘啦,就是前幾天報紙上刊登的那個降服四匪的無名英雄啊。我敢肯定這個無名英雄就是方哥哥,雖說他一直矢口否認,我知道肯定就就是方哥哥!」蘇婉兒語氣堅定的說道。

「哦,我想起了,」歐陽莎莎恍然大悟,想了起來,饒有興趣的問道,「方逸天,那個無名英雄真的是你啊?」

「婉兒瞎扯的話你也相信啊?你覺得我像是個當英雄的料嗎?」方逸天問道。

「像!」

這一次,蘇婉兒與歐陽莎莎兩人竟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

方逸天一陣無語,暗想難道女人的直覺真的是那麼準確嗎?他不再說話,生怕話說得越多就越容易露餡,索性一心開起車來。

方逸天先是把歐陽莎莎送回去,歐陽莎莎的家住在新城銀座住宅區。

新城銀座乃是天海市有名的高檔住宅區,住宅區內的房子都是好幾萬一平米的,歐陽莎莎的家住在這片高檔住宅區內可見她家裡的背景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