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回T城,Tiffany交給你。」似乎連猶豫也沒,男人便重新點燃了一支煙,任由煙灰一點點地落在車裡。

「四哥,你不在,那我——」黃晉一驚。

一個旭門,一個彭五,我死定了!

黃晉的潛台詞很明顯,但並沒有打動到那人。

煙霧籠罩在封閉的車裡,果不其然地,男人那沒有波瀾而血腥的聲音環繞在車裡。

「即使死,你也記得死遠點,別讓她知道。」

這四哥,除了三哥外,其他人在他眼裡都不是人了! 夜幕降臨,米蘭城卻燈火輝煌!

米蘭時裝秀的主辦會場——

米蘭國際舞台會場徹底沸騰,總共分為兩層,成鏤空狀,高高的五彩霓燈從大廳的上空打下來,一束一束密集型的燈光帶著夢幻般的色彩。

……

經過了重重的檢票,洛晨在專人的帶領下,走到了超級VIP貴賓區一排C座。

左右看了一下兩邊的位置都沒人,洛晨也不在意,坐了下來。

坐下來后,洛晨抬眸,巡視了一下舞台四周。

偌大的舞台下,無數配槍的保安盡責地來回巡邏,可以看得出來,時裝秀的安保工作做得非常的嚴密。

洛晨扯了扯唇,突然,一個不大不小的重力「撲通」地一下撞向了她的小腿。

她低頭,一個穿著軍綠色小軍裝,約莫3,4歲的小西瓜頭就這樣撲倒在她的鞋邊。

雖然撞得很重,但那小小的西瓜頭堅強的很,一點都沒哭,反倒用肉嘟嘟的小手扯著洛晨的褲管,哼唧哼唧地掙扎著起身。

但無奈那小身板有點笨重,他扯著洛晨的褲管一直起不來,乾脆地,他用力地扒上了洛晨的腿。

洛晨額冒黑線,敢情這小傢伙當她的腳是柱子。

似乎感覺到了洛晨的吐槽,小西瓜頭這時揚起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著她,半晌,他朝洛晨伸出了小胳膊。

「要抱抱。」

「哼。」

洛晨抱起手,酷酷地扭開了頭,假裝看不見,卻沒想到那個小西瓜頭不屈不撓得很,一直昂著小腦袋,端著小胳膊,期待看著她。

「要抱抱!」

半晌,在那水汪汪的眼神下,洛晨完敗了,她彎下了腰,將那肉嘟嘟的身子托起,抱在了懷裡。

「笨傢伙。」

小西瓜頭咯咯地笑,在她懷裡用力地揮著小胳膊。

洛晨心裡莫名一柔,竟不自覺地勾起了唇。

小西瓜頭的媽媽追過來時,看到自己的兒子乖巧地窩在洛晨的懷裡,連聲謝謝后,連忙將小西瓜頭抱起,狠狠地親了他一口。

「以後再跑那麼快,媽媽就不要你了。」

雲傲越來到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洛晨雙眸緊緊地看著那母子兩人離開的背影,月牙般的雙眸微彎,臉上的柔和的笑容幾乎要滴出水來。

當雲傲越坐下時,洛晨剛好懶洋洋地收回了視線,見旁邊有人坐下,她慢吞吞地看過去,卻驀地瞪大了眼睛。

「雲傲越你——」

為什麼會在這裡?

不是說只有一張票?

似乎注意洛晨疑惑的眼神,雲傲越淡淡地看著舞台,眉波微動。

「總裁後來又給了我一張票,相比兩個人,一個人看秀比較孤單。」

……

「Ladiesandgentlemen,welcometomilanfashionshow,todaywewillshowthelatestproductnewsofthedifferetbrand。(歡迎到來秋季米蘭時裝秀,今天我們將會展示最新的各大品牌最新品!)」

五彩的霓燈一暗,將整個大廳變成了一片漆黑。

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中,一道黑白的燈光從尖尖的頂點處高高地打下T台,「啪」地一聲,飛快地讓整條T台倏然亮起。

「First,welcometoLidoofGUCCI(首先歡迎古馳之麗都島)」

高高低低的大提琴演奏曲倏然響起,長長的T台上,一個接一個風情萬種的金髮女郎擺著臀走了出來。

……

「Sixth,welcometoFendi。(接著歡迎芬迪)」

小野貓個個化身為加勒比女海盜,性感而火辣——

熱烈的附和聲,痞子的口哨聲,吞口水的驚艷聲!

Hi翻全場!

……

還沒走到Tiffany的秀,洛晨稍顯無聊地四處環顧。

在滿目的洶湧大波和長腿下,幾乎所有的男人都滿眼猩紅,他們站起來吹哨,甚至尖叫一片。

直到她不經意間看到了旁邊的男人——

和其他的男人瘋狂的樣子不同,雲傲越坐姿矜冷,神色波瀾不驚,修長的指尖淡淡地搭在椅背上,深邃的眼眸甚至涼如溪流。

彷彿如此熱辣美妙的時裝秀,在他眼底,不足以引起他絲毫的波瀾。

太冷漠了!

洛晨支著下巴,突然有點好奇,這樣一個冷漠的人,會有瘋狂的時候嗎?

實在很難想象雲傲越為人瘋狂的樣子,洛晨頗為好笑地晃了晃腦袋,重新看向了舞台上。

正當她轉頭的一刻,恰逢錯過了雲傲越轉頭看向她,那冷漠而完美的側臉在黑白霓燈下像極了一副勾勒的山水畫。

雲傲越淡淡地注視著旁邊的那人,表情平靜而冷淡,但深藏於眼底深處的波動,卻宛如大海里的潮水一般。

一浪接一浪。

半晌,他淡淡地收回了視線。

……

當性感的野貓海盜一個漂亮的轉身,黑白霓燈倏然黑了。

一陣抑揚頓挫的大提琴演奏曲低低地響起,如小溪劃過石頭,如微風拂過綠草,緩緩地,柔柔地,似乎想平復全部人的熱烈情緒。

「Seven,TiffanyFromAsia。(來自亞洲的Tiffany)」

眾人一愣。

洛晨眯了眯眼,視線回到了台上。

黑白霓燈瞬間打下到長長的T台,「唰」地一下打亮了出口,金髮模特一步一步地扭著腰肢,邁著貓步,從T台上一直走過來。

正在如此的萬眾矚目之間,黑白霓燈忽然毫無預兆地倏地一暗,「唰」地一下,金髮女郎頓時被黑暗淹沒了,完全消失在眾人眼裡。

「啊——」

眾人驚叫出聲!

「嚓——」

正當這樣的鬼哭狼嚎之中,一道比平常亮上十倍的黑白霓燈再一次從高高的頂點上打了下來,「啾」地一下打到了站在T台最前面的女人身上。

金髮模特嘟起美唇,昂起小臉,宛如白天鵝的頸脖上,一條低調而讓人不能忽視的項鏈爆發出奪目的光芒。

細膩的圓弧流線,整體簡潔而流暢,數百顆細細碎碎的鑽石被串在一起,細細碎碎的光芒奪目而生輝,但細細看去,裡面的每一顆鑽石,竟是完全不同形狀的流光溢彩。

天下無雙!

Tiffany!

黑白霓燈橫掃T台,映在那數百顆鑽石上,一絲一縷的光芒竟如流動的水一般,緩緩地漫了出來——

驚心動魄的美,讓眾人怔住了。

全場,頓時鴉雀無聲!

見到這條傳說中的項鏈,洛晨勾起了唇,殷紅的色澤微翹,黑白的霓燈下,竟帶著一絲邪肆。

這個,就是林爺需要的Tiffany?

還真不賴!

雲傲越清冷的雙眸也淡淡地注視著那條項鏈,一絲熟悉感微不可見地湧上了他的心頭,但又很快消散了。

他靜靜地在腦海里搜索這條項鏈的蹤跡,卻發現,只有對它的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卻沒有任何關於這條項鏈的記憶痕迹。

憑他的記憶力,他居然想不起在哪裡見過這條項鏈。

可能?

雲傲越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

「嚓——」

正當全部人都沉浸在亞洲之美時,黑白的霓燈再一次毫無預兆地暗了下來,眾人的思緒被抽了回來,頓時憤怒地大叫起來,「Shit,Openthelight!(靠,開燈)」

「light!(開燈)」

……

一波接一波的怒吼,一波接一波的劇烈嚷嚷!

但是,長長的T台上,卻是一點動靜也沒有,巨大的音響,幾乎連一絲顫音都聽不到——

平靜得可怕!

「撕——」

黑暗中,一絲高速旋轉的顫音撕裂著空氣,在眾人的嚷嚷聲中,毫無預兆地徑直刺穿了一個人的大動脈。

血液爆裂!

「噗——」

美麗的T台上,頓時傳來「啪」的一聲,重重的倒地聲。

「啪啪——」

震耳欲聾的嚷嚷聲,完全遮住了那一個接一個的重重的倒地聲,但卻依舊沒逃過洛晨敏銳的聽覺。

遠處,殺意凜冽的紅外線對準了離舞台前面最近的VIP區,大手毫不留情地按下了扳機。

「撕——」

黑暗中,撕裂著空氣的高速顫音換了目標,從舞台的左方射了過去。

屠殺目標是VIP區的貴賓,首當其衝是離舞台最近的人——

洛晨。

子彈高速撕裂著——

兩米

一米

……

熟悉的氣流尖銳地撕裂飛近,電光火石之間,洛晨身子猛地一躍,驀地向前一翻,完美地躲開那直射而來的子彈,卻突然想起了坐在她旁邊的男人。

雲傲越。

那人話不多,很冷漠,但每次都會恰好出現在她的身邊。

七盤一豆漿,每天陪著她吃早餐。

跟著她吃火鍋,卻會為所有人出頭。

提了兩個要求,和她一起對付周璇,卻是讓她唱歌給他聽,陪他吃晚飯。

在她拍戲發高燒時,送她去醫院。

沒有任何利益,卻幫她搶奪冰點廣告,手撕譚韓楓。

在她需要時,冷漠地給她米蘭時裝秀的票。

……

她想起了那天在機場,他從她手裡接過行李,冷淡至極,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幫她拿行李,卻自然地這樣做了。

這樣的雲傲越。

殺意黯然的黑夜中,第二顆子彈緊接著第一顆子彈,在扳機的發射下高速射出,尖銳地撕裂著射向一排B座。

時間彷彿靜止了——

周圍的尖叫聲和嚷嚷聲似乎都消失了。

安靜一片。

他的動作在一瞬間停止了。

雲傲越只感覺到一個柔軟的身體驀地撲向了自己,動作迅猛而矯捷,力度之大,甚至讓兩人重重地滾落在地上。

下一秒,她便敏捷地翻了個身,似乎不要命般地撲在他身上,而後飛快地用力拉下他的頭,猛地將自己貼緊他的身體。

任由身後一顆凌空射來的子彈,殺氣凌冽地從她背上「嗖嗖」地擦了過去。

黑暗中,似乎亮如晨星,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近在咫尺的眉眼,感覺到她伏在他身上微微的喘息。

「為什麼?」

她似乎聽懂他的話,雙眸彎了起來,眼中深凝瀲灧,像極了那夜的明月,生出了動人心魄的美麗。

「因為你是雲傲越啊。」

寥寥幾個字,偏生了最動人的話,他彷彿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動,不再是那樣死一般的沉寂。

他垂眸,忍不住扯了扯唇。

洛晨,原本我對你,只是好奇。

因為你的耳鑽,和那個在男色裡面讓我第一次有想要的東西——那個女人,她留下的耳鑽一樣。

所以,我好奇。

而我會幫你,僅僅因為好奇,僅僅因為那顆耳鑽。

因為我以為,那個女人是你。

……

也許因為那個女人和你有關係,你費盡了心思,把蘭素推到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