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那……那小落哥哥,我這就去給你準備好吃的了。」王嘉嘉說完,就滿臉羞紅地跑掉了。

「嗯嗯。」

盛雪落單手支著下巴,滿心疑惑地開始想著哥哥到底認識了個什麼樣的女人?

她感覺王掌柜在提到那個女人的時候,語氣里是掩飾不住的不屑和輕蔑。

這讓盛雪落覺得很擔心,怕那個女人不是什麼好人。

她了解自己的哥哥是什麼性格。

盛英奇看似風流不羈,其實是個很重感情的人。

就怕哥哥所愛非人,會被人欺騙……

王嘉嘉端著飯菜走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畫面……

面容俊美的少年單手支著下巴,看向窗外。

陽光灑在他的身上,就像是給他的周身都鍍上了一層金光。

有風輕輕吹起他的髮絲,讓他的臉部輪廓更加柔和。

王嘉嘉覺得自己的小心臟撲通撲通的快要跳出心臟了。

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

她真的好喜歡小落哥哥啊!!

以前她不明白,為什麼言情小說里的女主會愛得死去活來。

現在她終於明白了。

因為她也找到了,那個她想一直喜歡的人。

只要看到他,就覺得滿滿的小幸福!

「那個……小落哥哥,可以吃飯了。」王嘉嘉滿臉羞紅地喊了一聲。

「哦。」盛雪落一聽,轉過頭來,笑眯眯地看著她問:「有什麼好吃的?」

王嘉嘉見她感興趣,急忙端著托盤快走了幾步。

她把托盤放在桌子上,將精美的食物一樣樣擺在桌子上。

盛雪落沒想到這些食物看上去還真的挺漂亮的,從散發的香氣來看,味道也一定不差的。

「這些都是你做的嗎?」盛雪落滿眼驚奇地問道。

「嗯。」王嘉嘉紅著臉點點頭,然後十分期待地指著一道糖醋魚說道:「小落哥哥,你先嘗嘗這道菜。這個是糖醋味的,外表我炸了一下,很酥脆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盛雪落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糖醋魚放進嘴裡。

魚肉外酥內嫩,入口即化,再配合上酸酸甜甜的味道,真是無比可口!

王嘉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滿眼期待地看著她,問:「怎麼樣,好吃嗎?」

盛雪落點點頭,朝著王嘉嘉笑了笑,「好吃。」

「真的嗎?」王嘉嘉頓時眼睛一亮,急忙把另一道蟹黃蒸蛋朝著盛雪落的面前推了推,「小落哥哥,你再試試這個。」

盛雪落用湯匙舀了一勺,放在自己的碗里,再吃了一口。

蒸蛋的爽滑配上蟹黃的美味,讓人的味蕾全部打開了,口齒留香,回味無窮。

「很好吃。」盛雪落毫不吝嗇的誇讚。

王嘉嘉開心得小臉滿滿都是笑容,「那我給你盛飯,小落哥哥你喜歡就多吃點。」

「好!」

盛雪落原本不是太餓,可面對這滿桌子好吃的,她還真有點把持不住了。

直到吃了兩碗飯之後,盛雪落才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朝著王嘉嘉道:「我已經吃好了,謝謝你啊!」

王嘉嘉遲疑了一下,問:「小落哥哥,你真的覺得我做得飯菜很好吃嗎?」

盛雪落毫不猶豫地點頭:「你看我都吃了兩大碗飯,還能騙你嗎?」

王嘉嘉先是一陣開心,接著又垂下了腦袋,有些小失落地說道:「可是我爸爸總說我沒出息,說做菜好吃有什麼用,以後又不是要做廚子。」

看到她垂頭喪氣的樣子,盛雪落安慰道:「做菜好吃怎麼沒用?我覺得用處可大著呢!會做菜的女孩子特別受歡迎!」

「真的嗎?」王嘉嘉一雙眼睛亮晶晶地看著盛雪落。

盛雪落果斷點頭:「嗯!」

王嘉嘉瞬間覺得被治癒了,她開心地說:「還有一道甜點,你等等,我馬上去給你拿!」

她因為太激動了,腳下滑了一下,差點摔倒。

盛雪落眼疾手快地扶住她,「小心點。」

王嘉嘉滿臉都是紅暈,剛剛小落哥哥又抱她了呢!

她這輩子,值了! 「那個……小落哥哥你等著我!」說完,王嘉嘉就低著頭快速地跑掉了,一溜煙就跑到外面去了。

盛雪落無奈地笑笑,果然還是個孩子。

她心裡還挺喜歡這個王嘉嘉的,長相可愛,性格也單純。

不一會兒,王嘉嘉就拿著甜品回來了。

除了甜品,她還帶來了一個畫板。

王嘉嘉一邊看著正在吃甜點的盛雪落,一邊小臉紅撲撲地說道:「小落哥哥,我可不可以邀請你當我的模特?」

盛雪落抬起頭,有些茫然地看著她,「模特?」

「嗯!」王嘉嘉不好意思地說:「這是老師布置的作業,要畫人物畫像,我想畫小落哥哥,可以嗎?」

盛雪落吃人嘴短,也不好拒絕,只好滿眼無奈地說:「可我沒有當過模特,我沒經驗呀!」

王嘉嘉害羞地看著盛雪落說:「小落哥哥長得最好看,我想要畫好看的人,希望小落哥哥可以答應。」

盛雪落看著她害羞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然後習慣性地摸摸她的腦袋,道:「真看不出來,原來你還是個顏控。」

王嘉嘉像是想到了什麼,又害羞地低下了頭。

她心想,自己不僅僅是個顏控,而且還是個手控、聲控……

只要是小落哥哥的,她全部都喜歡!

「那……小落哥哥你可以做我的模特嗎??」王嘉嘉眼睛亮晶晶地問。

「好吧,我試試。」盛雪落笑眯眯地點頭答應了,然後看著王嘉嘉遲疑了一下,開口問道:「我現在應該怎麼做?」

「小落哥哥這是答應了嗎?」王嘉嘉滿眼驚喜地問道。

「嗯,你來教我該怎麼擺姿勢吧?」盛雪落看了看自己的手腳,不知道到底該怎麼放才行。

「好,我來教你!」王嘉嘉有些激動地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歡快地上前,拽著盛雪落的手教她怎麼擺姿勢。

「小落哥哥,你就坐在這裡,不用太死板,眼睛很自然地看著外面就行了。」

「哦,這樣嗎?」盛雪落隨意地坐在椅子上,微微側過臉去看向窗外。

「嗯嗯嗯!這樣就可以了,中途你要是累了,稍微換下姿勢也可以。」

王嘉嘉馬上拿起了畫板,眯著一隻眼睛,用畫筆比了一下構圖就準備開始畫了。

半個小時后,盛雪落忍不住眯著眼睛開始打瞌睡了,腦袋一沉一沉的。

「小落哥哥,我畫好了!」王嘉嘉滿意地看著自己的畫板。

小落哥哥長得太好看了,根本不需要刻意地擺姿勢,只是隨隨便便坐在那裡,就不知道秒殺了多少大牌的模特。

王嘉嘉今天畫起來,覺得簡直就是靈感大爆發。

看著少年俊美的側臉,她的心就好像是小鹿亂撞,激動得都快要飛出胸腔了!

「嗯?已經畫好了嗎?」盛雪落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頓時睡意全消。

「已經畫好了!」王嘉嘉滿眼興奮地把畫板遞過去,「小落哥哥,你快看!」

盛雪落驚訝地看著畫板,一副栩栩如生的素描畫躍然紙上。

只見一個身體修長,長相俊美的少年斜倚著看著窗外,四周是漫天飛舞的花瓣,構圖十分的唯美。

「小落哥哥,你喜歡嗎?」王嘉嘉害羞地問道。

「喜歡,你把我畫得太好看了。」盛雪落滿意地說。

「我……我想把這幅畫送給小落哥哥,還希望你不要嫌棄。」王嘉嘉一張小臉滿滿都是紅暈地看著盛雪落說道。

「真的送給我嗎?」盛雪落還真的挺喜歡這副自己的素描畫的。

「嗯!」王嘉嘉十分激動地點頭。

太好了,小落哥哥喜歡她的畫!

這是不是代表著,小落哥哥也開始喜歡她了呢?

「小落哥哥,你坐了這麼久,肯定口渴了吧?我去給你準備鮮榨果汁!」

說完,王嘉嘉就興高采烈地走了。

「雪落。」身後忽然傳來一個奶聲奶氣的稚嫩聲音。

盛雪落轉頭,就看到小奶娃走出來了。

她急忙跑過去,問:「小秦天,你和王掌柜談什麼了,怎麼談了那麼久?」

「是白墨表哥吩咐的事情。」孟星寒回答得臉不紅,心不跳,把鍋全部甩給白墨。

「哦。對了,霧影呢?」盛雪落左右看了看,沒看到霧影的出現。

「他還有事,就先走了。」

盛雪落滿眼疑惑地看著他,問道:「霧影怎麼會在這裡?他是一直在跟著我們嗎?而且他為什麼好像很聽你話的樣子?」

「他是受了星寒少爺的吩咐,來保護我們的。」

聞言,盛雪落的眼睛刷的就亮了,看著小奶娃,滿眼期待地說道:「是孟星寒叫他來的?孟星寒他人呢?他是不是也來緬甸了?」

孟星寒目光沉沉地看著她,抿了抿唇:「不知道。」

「我自己打電話問他。」盛雪落拿出手機,快速地翻出孟星寒的號碼撥出去。

可是……

「您好,您所撥打的號碼已關機。」

依舊是關機中。

盛雪落垂頭喪氣地放下電話,一張小臉上滿滿都是失望的神情。

孟星寒到底去哪裡了?

為什麼電話一直都打不通?

看著女孩搭聳著腦袋,無比失望的樣子,孟星寒強忍住想把她拉入懷裡,好好安慰一番的衝動,聲音清冷地問道:「你手裡拿的是什麼?」

「什麼?」盛雪落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立刻被轉移了注意力。

她高興地說道:「啊,這個是王嘉嘉給我畫的素描。」

孟星寒眼眸微垂,看著那張素描畫,沉默了片刻,然後遲疑著問:「這個是……定情信物?」

「啊?」盛雪落一臉懵逼地看著他。

孟星寒抬起頭來,一雙烏黑深邃的眼睛看著她,聲音低低地說道:「那個王嘉嘉,該不會以為你是個男人,她就喜歡上你了吧?」

「啊?不會吧?」盛雪落愣了一下,聲音弱弱地說:「可是她還是個孩子啊?」

孟星寒沉默了一會兒,挑眉道:「她十六歲,不小了。」

「呃……這個……」盛雪落扯了扯嘴角,說:「你一定是想多啦,她就是人比較熱情,找我陪她玩罷了。」 孟星寒神色複雜地看了盛雪落一會兒,淡薄的唇角動了動,卻最終還是沒說什麼。

盛雪落歪著腦袋看著他,等了半天,始終也不見他說話。

她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開口問道:「小秦天,你怎麼了?」

孟星寒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語氣幽幽地說:「怎麼連女孩子也喜歡你?」

「啥?」盛雪落一臉不解地看著他。

孟星寒很是無奈地看著她,聲音低低地說:「你不會沒看出來王嘉嘉喜歡你吧?」

「怎麼可能!肯定是你想多了。」盛雪落滿頭黑線地看著他,努力解釋道:「估計王嘉嘉就是為人太熱情了,對誰都是一樣的。」

「哦,那她怎麼沒給我做飯呢?」孟星寒冷著一張臉問。

盛雪落理所當然地攤手,「那是因為你剛才和王掌柜一直在書房裡談事情啊!」

孟星寒目光微垂看著她,聲音清冷道:「那這幅畫又怎麼解釋?」

盛雪落撇撇嘴,一臉不認同的表情,說道:「這是她學校老師布置的作業,她說只想畫最好看的,我就是她覺得最好看的人,所以她才畫我。」

盛雪落說完,還不忘得意洋洋地朝著孟星寒做了個鬼臉。

就在盛雪落覺得自己已經說服小奶娃的時候,旁邊又傳來了一個非常興奮的女聲。

「小落哥哥,我給你做了鮮榨果汁來!」

孟星寒沖著盛雪落挑了下眉毛。

盛雪落:「……」

王嘉嘉小臉紅撲撲地跑過來,手裡還端著一大壺的果汁。

六宮無妃 「小落哥哥,你喜歡什麼口味的?我給你做了西瓜、蘋果還有橙子味的。」

盛雪落看了旁邊的小奶娃一樣,滿臉尷尬地沖著王嘉嘉說道:「我……我不是很喜歡喝西瓜味的……」

「你不喜歡啊?」王嘉嘉滿眼失落地說了一聲,隨即又快速地抬起頭,滿眼亮晶晶地說:「沒關係,還有蘋果和橙子味的,我現在就去給你拿啊,你等等我,很快就回來!」

說完,王嘉嘉又一溜煙跑不見了。

孟星寒沉默了一會兒,聲音低沉地說道:「你現在還覺得她不喜歡你嗎?」

盛雪落:「……」

第一次被一個女孩子喜歡,盛雪落覺得自己好像渣女啊!

她抓了抓腦袋,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忽然眼睛一亮,滿眼期待地看著小奶娃問道:「小秦天,我們不是要去玉石大會嗎?到底什麼時候走,不如現在就走吧?」

孟星寒挑眉看著她,「你這是想跑路?」

盛雪落:「呵呵,人艱不拆!」

「王掌柜已經去準備了,馬上就可以出發了。」孟星寒終於大發慈悲地說了一句。

「那就好。」盛雪落鬆了口氣。

被一個這麼熱情的女孩子喜歡,她覺得自己真是亞歷山大!

王掌柜很快就出現了,這一次他一改之前傲慢的態度,非常恭敬地走到孟星寒面前,彎了彎腰,說道:「車子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可以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