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柳晴看了看大家。

「看什麼,快點挖……」舌蘭臉色一變,立刻嚴肅的說。葉凝他們咬了咬牙,用手中的工具開始挖墳,舌蘭在一邊笑著,用軍刀修著自己長長的指甲。幾個女孩很快就挖開了墳墓,這些都是新墳,裡面的棺材還很好,估計下葬還沒有幾天……

「打開棺材,把裡面的屍體搬出來,背起來跟我走……」舌蘭好像說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女孩們此刻也不多說,慢慢的打開棺材,裡面各種各樣的死人,屍體還沒有腐爛,看樣子才死了幾天……

「還愣著幹什麼,就你們這樣樣子還當殺手,回家去吧!丟人,不想參加訓練的趕緊走,沒有人攔著你們,也不知道老大從哪裡弄來的你們這群人,還有退出的權力,我們當初訓練的時候,可沒有這麼好的待遇……」舌蘭有點氣憤的說,當初他們幾千名孩子在一起,誰有退出的權力啊!都是踩著別人的屍體走過來的,最胡就剩下他們幾十個人……

艾琳娜什麼都沒有說,把那具屍體背在自己的身上,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美惠子和美奈子也沒有說什麼,其他女孩這個時候雖然有點難受,但是一想自己來的目的,忍者嘔吐的感覺,背上了屍體……

冰冷的屍體在自己身上,散發著一股難聞的味道,特別是那種冰冷的屍氣,讓幾個女孩臉色蒼白,吃的東西全部吐了出來,但是一個個都咬著牙,慢慢的背著屍體走著……

「把屍體綁在架子上,擺出各種各樣的姿勢哦……」舌蘭領著他們來到一個空曠的場地,那裡有很多木頭架子,看樣子已經用了很多次……

女孩們把屍體放了下來,此刻很多人都感覺渾身發軟,一點力氣都沒有,但是看到舌蘭一臉鄙視的表情,一個個都沒有停下來,雖然他們很害怕,但是他們更像完成訓練……

屍體被擺成一個又一個姿勢,形態都不一樣,舌蘭笑著來到大家面前,看著幾個人……

「下面我交給你們,怎樣出刀,你們的任務就是把每一個姿勢出一萬刀……」舌蘭笑著說,然後來到一個屍體旁邊,手裡猛的向前刺去,速度很快,軍刀猛的刺進一個屍體的脖子裡面,然後快速的拔出……

「記住,出刀要講究快、准、狠……」舌蘭慢慢的講解著,張穎他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人臉色都綠了,一個個雙手顫抖著……

「刺……」舌蘭的聲音響了起來,除了艾琳娜,美惠子美奈子。其他的女孩一個個都不敢刺下去,但是舌蘭卻不停的*著他們。

「不想刺的可以走,沒人*迫你們,你們就是一群垃圾,你們不適合,回家過家家吧!我雖然不知道你們是什麼人,但是我想你們一定不是普通人,回去吧!你們不行,這個行業你們幹不了……」舌蘭冷冷的說,那種語氣讓人聽到簡直就像殺了他……

「啊……」葉凝大喊一聲,手裡的刀快速的刺進那具屍體的肚子上,刀子進入屍體的那種感覺,讓葉凝害怕的閉上眼睛,大喊著不停的出著到……

「啊……」所有的女孩都動了,他們不想拖累老公,更不想落後與別人,一個個好像生離死別一樣,刀子狠狠的刺進屍體裡面,舌蘭看到這一幕,輕輕的笑了笑,這些女孩比當初自己強多了,當初自己經歷這個訓練的時候,可是被教官打著才進行下去……

「嗚……」張穎看著那具屍體暴露的眼球,在看看那具屍體的肚子被自己刺得一個又一個洞,忍不住蹲下來哭了起來,接著就是趙依依、柳晴和葉凝他們雖然恐懼,但是還是忍住眼淚,一個個渾身顫抖的,強自壓下心中的恐懼……

麻木,所有的女孩經過幾天的訓練,都麻木了第一天他們都很恐懼,晚上甚至做惡夢驚醒,第二天就好多了,第三天就能安穩的睡覺了。一個星期以後,所有的女孩都沒有感覺了,這種訓練已經適應了,屍體被千刀萬剮,一直到最後變成膿水不能用,那個時候女孩們必須把屍體弄下來,親自活化,從此他們的生活就富裕起來,自己去找屍體,自己每天要不停的聯繫各種出刀的姿勢,這樣的生活一直堅持一個月,一個月以後,這些女孩渾身都散發著一種死氣,眼神更是恐怖,那些普通人如果被他們看一眼,估計都會渾身發軟。

女孩們開始巨大的轉變,不知道三個月以後,她們會變成什麼樣子。那個時候,她們也許會變成另一幅摸樣……

而在東山,這段時間卻發生了很多事情,突然一大批殺手進入東山,刺殺東山高官,還有龍幫老大,還有雇傭兵開始在東山搗亂,黃然知道那些家族的報復來了。很多國家聯合起來,打壓東山經濟,停止一切多東山的經濟活動,也不允許東山的任何商品進入這些國家,許多大的集團開始從東山撤離,而華夏公司也遭到那些國家的封鎖……

許多公司宣布停止想華夏公司提供資源,而各國政府打出中國威脅論,紛紛停止與中國的經濟合作,很多需要進口的資源在中國快速的漲價,中國也趕緊找著緊急會議,來商討這些事情。此刻黃然才知道那些家族的威力,他們這一招還真狠,中國雖然有一個華夏公司,但是有些資源還是需要進口的,這一次事件,對於中國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而有一些小國這個時候也不敢亂動,也停止了向中國的資源輸出,整個中國好像一夜之間變得孤立無援似地,而中國老百姓這個時候卻出奇的沒有鬧騰,而是等待著政府的解釋,他們也知道,現在對於整個中華民族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華夏公司總裁蕭媚發表聲明,將加快科技研究,用最快的時間研究出新的替代品,而中國政府也開始在聯合國抗議……

而就在危急關頭,印尼的舉動徹底的激怒了黃然,十月三號,印尼大規模暴亂有開始了,大批華人被屠殺,這次暴亂來的很快,波及範圍也很廣,很多華人被屠殺,華人商鋪被少,華人的婦女被*,而印尼政府卻在那裡裝聾作啞,中國政府緊急出動軍隊,派專機感到印尼,護送中國公民回國,一大批華人華僑離開了這個奮鬥的地方……

「開會……」黃然一群打在桌子上,那張桌子被打成碎片,而殘月兩隻眼睛通紅,咬著牙,走了出去………

「印尼猴子,老子不讓你們付出代價老子就不叫太子,老子就不是娘養的……」黃然咬著牙,他知道是自己害了自己的這些同胞,印度的暴動,沒有政府的縱容他們不敢這麼亂來,這個世界上,也只有印尼這個傻*政府才會幹這麼蠢的事情,龍幫現在氣勢正凶,這個時候得罪他,這不是找死嗎?所有的國家都準備看印尼的笑話,而那些財團也開始準備對付龍幫的事情……

殘月召集所有的高層人員,噩夢也來到這裡,還有黑衣衛的老大戰狼,還有從大陸來的很多代表都集中在黃然的小樓裡面,看著黃然……

「今天的新聞都看了吧!印尼那群你猴子,他們這是找死,老子要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我們的國家不能隨意的發動戰爭,但是我們是黑社會,我們是壞人,我們誰都不怕,老子就是要殺光這群混蛋……」黃然看著大家狠狠地說。

「老大,下命令吧!去印尼,我這條命就算丟在那裡,也無所謂……」殘月拍了拍胸脯,豪氣的說。

「我也是……」

「我也是……」所有的人都用渴望的眼神看著黃然,一個個充滿了期待。黃然點點頭……

「好,下面我來分配作戰任務……」黃然點了點頭,開始宣布作戰計劃,他這次不僅要大印尼,自己的老窩更要守護好,一千機甲,在老窩就留了五百,足夠應付一切情況了,現在東山所有的軍隊都開始了行動,那些大財團弄的雇傭兵也被慢慢的清除著……

(四更了,爽快的章節又該開始了,印尼這個王八蛋,老子要好好玩他們,這龜孫子殺了不少我們中國人,嘿嘿,大家多多支持,想怎麼玩大家提意見,可以在群裡面提意見哦,支持正版啊!今天六更,現在都四更了,也該花花支持了吧!今天可是都沒有漲花花呢,還有打賞) 第二天,席薇檸睡到了自然醒,掀開窗帘,外面的光線太過於刺眼,她下意識閉著眼睛,等到慢慢適應了光線后,她再睜開了眼。

刷牙洗臉下去。

看見唐小芯和席錦琛坐著餐桌上,她小跑過去跟他們打招呼。

昨晚唐小芯和席錦琛都沒睡好,眼皮下黑印子非常明顯,立即就把席薇檸嚇到了:「爸、媽你們昨晚做賊了嗎? 總裁,我不伺候 怎麼這個樣子?」

「還不是你爸,翻來覆去的,打擾我睡覺。」唐小芯當然不可能會將真正原因告訴她,省得她擔心。

席錦琛也很配合唐小芯,認了個錯。

唐小芯又說了幾句埋怨的話,然後這件事就翻篇了。

吃過中午飯,席薇檸覺得待在家裡無聊,想跟席錦琛到公司去逛一逛。

席錦琛當然不會拒絕她,帶著女兒就去上班了。

唐小芯在家裡補覺。

到了公司,席薇檸發現電視上見到的明星,通通在她爸的公司看到。

尤其是之前還演過一部言情劇,她特別喜歡的男演員,見到他本人,席薇檸很激動,化身為小迷妹,恨不得撲過去。

索性,她還有點理智,不然真給她爸丟臉了。

於是席薇檸跟席錦琛提議,要當男演員的助理,體驗生活。

席錦琛搖頭,一口就拒絕了她。

「為什麼啊?」

席錦琛欲言又止,最後說:「這件事除非你媽答應,否則你還是乖乖待在家裡。」

席薇檸可憐兮兮的扁著嘴,「爸,你覺得你是妻管嚴,你很光榮嗎?」意思就是,你怎麼連一點小事情都要問老婆啊!

聞言,席錦琛忍不住笑了:「我覺得聽從你媽媽的話,還是挺不錯的。」

更何況,他也擔心,萬一席薇檸在外面,陷入了昏睡,那怎麼辦?

又萬一有別有用心的人,利用這一點,將女兒綁架,或是欺負了,那怎麼辦?

「哼!」席薇檸不滿嘟了嘟嘴。

反正不管什麼時候,她爸都會聽從她媽媽的話。

算了,大不了回去磨她媽媽去。

很快就到了下午五點多,席錦琛帶著席薇檸回家。

席薇檸一進家門,就拉著唐小芯,提了這件事。

唐小芯想也不想就對她搖頭:「不行,你還是待在家裡吧!你就當是陪陪媽媽,行嗎?」

「媽!」席薇檸眼中流轉著複雜的光澤:「你們是不是擔心我的身體會出事?」

在醫院沒檢查出什麼毛病,她大大咧咧,也沒放在心上。

但是,通過她爸媽的行為以及言語,她大概能猜到一點。

「小檸檬,爸媽就只有你這麼一個孩子,你可不能有什麼事,我和你爸會承受不了的。」

「媽!」席薇檸絞盡腦汁去想法子,支支吾吾:「我……我真的沒事,我就是喜歡睡覺而已,我身體好得很,真的,我沒騙你們,我如果真的有不舒服,我就一定會告訴你們的。」

「……」

「所以,你們就讓我影視城唄,我就想著去體驗生活。」

「你想體驗什麼樣的生活?我讓人去安排,帶你去。」

席薇檸聽的明白,她媽媽的意思就是,她要去體驗生活可以,身邊必須要有人跟著,還要將一切有危險的東西,都隱蔽了。

那樣的話,多沒意思啊!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她要是不同意,估計她爸媽也不會讓她外出。

「行!我就想去影視城。」

反正比一直待在家裡,要好的多。

「好!」唐小芯著手就去安排這些事宜。

第二天,席薇檸外出,身邊帶著一個小跟班毛惠妮。

還有專車將她們兩個人送到影視城。

到了影視城門口,又有專門劇組的製作人招待她們。

席薇檸手裡拿著照相機,邊走邊拍攝。

大概十多分鐘后,席薇檸就覺得特別無聊了。

覺得電視劇里的景象,和她現實中看到的,不太一樣。

比如高手站在屋頂上,現實生活中就是不到一米高的屋檐。

清宮劇中的紅牆,不過就是一面牆,根本就不是隔了多遠。

製作人見她覺得無聊,就提議,讓她到劇組看去拍戲。

一聽這個,席薇檸總算是有點興趣,點頭說好。

拍攝的是古裝戲,看著演員吊威亞,席薇檸覺得特別好玩。

跟製作人說,想試一試。

製作人正要點頭,毛惠妮就不同意,還說:「老闆和老闆娘交代了,不許你玩這麼危險的事。」

「哪裡危險了?不是有保護設施嗎?」

「還是不行!」

「毛惠妮你再這樣的話,我明天就不帶你出門了。」

「薇檸……」這樣她就失業了。

「我吊威亞的事,我不會告訴我爸媽的,他們不知道,我也玩的開心,你也保得住工作,這是對大家都有好處的事。」

席薇檸不斷遊說之下,毛惠妮終於抵抗不住,點頭了。

製作人跟工作人員商量,還仔細叮囑,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出差錯。

就在這時,助理跑來說,找不到舞蹈演員。

席薇檸眼睛閃閃發亮,像個在課堂上學習的小學生一樣,舉手說:「我會跳舞。」

製作人看了她,感到有些為難:「那個角色有點辛苦。」

「我不怕吃苦。」

見她執意這樣,製作人只能安排化妝師,幫她化妝。

心想:反正不行,大不了就再換人,但不管怎樣,就是不能把投資人的女兒給得罪了。

兩個小時后,席薇檸花了妝容,白皙的五官顯得更加精緻,驚艷動人,一身薄紗白裙,緩緩而來。

毛惠妮都看待了,之前的席薇檸就像是鄰家女孩,現在就像個成熟而嬌媚的舞娘,白裙又為席薇檸添加了一絲的仙氣。

好看到爆鏡。

席薇檸特別認真的聽著導演說戲。

正式拍攝時,席薇檸先是在舞一段,再來半空中旋轉。

所有的動作都是一氣呵成。

不管是舞姿還是神情,所有想要表達的意思,完全到位,簡稱完美!

毛惠妮雖是不懂拍照技術,但她將席薇檸拍出美得驚艷。

席薇檸從影視城回家,人已經熟睡在車上。

到了席家,任由毛惠妮怎麼喊她,都是喊不醒。

當即急壞了,她拿起手機給唐小芯撥打過去。

唐小芯慌忙帶著阿姨出來。

……晚安了,小仙女們! 三個人將席薇檸好不容易弄到樓上的房間。

唐小芯喘了幾口氣后,跟毛惠妮道謝。

毛惠妮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席太太,我其實也沒做什麼事。」

「像我家小檸檬今天的樣子,你不能對其他人說,知道嗎?」

「嗯!」毛惠妮跟她保證:「我誰都不會說的。」

「好。」

唐小芯讓阿姨送毛惠妮出去。

席薇檸睡到了第二天再醒來。

覺得整個人很累,腦袋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

見自己身上穿的是睡衣,可昨晚她記得自己沒洗澡啊。

干坐著五分鐘,沒那麼昏沉了,就去洗澡。

下去時,唐小芯告訴她,「今晚要去陸家吃飯。」

「啊?我能不去嗎?」

「之前都已經答應了,不能不去。」

「好吧!」席薇檸撇了撇嘴。

為了讓自己女兒漂漂亮亮,唐小芯決定今天帶她外出做護理,化妝打扮之類。

折騰到了下午四點多,她們母女才出發去陸家。

一個小時后,她們到了陸家,就連她爸爸也到了。

三人一起進去。

蘇玉蘭熱情招待他們,陸志儒又是與席錦琛單獨相處,兩個人在談事。

唐小芯就被蘇玉蘭拉到一旁去閑聊。

剩下席薇檸一個人,尷尬的坐在沙發上。

不遠處還有陸璟碩和陸雨柔。

無奈之下,席薇檸只好拿出自己的手機,無聊的給喬澤雲發信息。

錦繡棄妻 可能是席薇檸聊得太投入了,就連陸璟碩坐到她身邊,她都沒察覺。

直到陸璟碩問她:「跟誰在聊天?」

其實他餘光有看見,她是在給喬澤雲發信息。

「沒誰,就是一個朋友。」席薇檸下意識回答他的話,瞬息間覺得有點不對勁,聲音好像……

一抬頭,就看見陸璟碩離自己只有一巴掌的距離,當即嚇到她了,身體往後仰去。

「你沒事幹嘛坐在這裡?」

「我有問你話,你沒回答我,我就坐到這裡來了。」陸璟碩忍不住反問她:「這好像是我家,我坐哪,應該都沒什麼問題的吧!」

「哦!」那行吧!她走,就好啦!

席薇檸剛一站起來,她手腕就被陸璟碩攥住。

心一驚,驚異看著他,「你要幹嘛?」

「我有這麼恐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