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行,這樣下去,直接活活被炸死在這裏了。

唐若目光幽深,雙手一張,一個巨型的水球在前面形成,她在全屋的白煙中感受了一下樓下衆人的位置與門的位置,高喊了一聲:“全都站起來!”

田海下去之後,就聽得唐若如此聲音,不敢怠慢,扶起劉兵,迅速無比的拉起他手中的藤蔓。

藤蔓之前已經裹着三人,這麼一拉,就把其他人也拉了起來。

唐若立刻把水球從自己面前往樓下迅速地推了出去!

水球被實體精神力裹着,體積大到直徑三米左右,它彈到樓下,在五人的面前,一個撞擊,把五人全都撞出了門口,最後爆破在牆面上,涌出了大量的水流。(好看的小說

剛纔的險象迭生讓田海出了門口都沒有放下警惕:“你們快走。”說着就要往回再去找唐若。

這一進一出才三、四分鐘的時間,已經發生這麼多意外,如果唐若繼續待在裏面,也不知道會再發生什麼!

但田海才轉身,門口不遠處再次“砰!”一聲,熱浪再次涌了出來,如果不是剛纔水球的浸溼,這爆炸聲音也許更加響。

五人瞬間又是瞬間往前一撲。

這次精神力沒有包裹住衆人,五人身上都被炸彈碎片與玻璃碎片弄傷。

這棟別墅的發出的爆破聲音太多,導致有些人都關注起來。

但是這裏實在是偏僻,就算有人看,也就零星幾個人而已。

實驗室發生爆炸,是否只是實驗出了意外?

別墅二樓,唐若見水球把人推了出去,精神力一掃,也不準備再糾纏,打算讓自己脫身便成。

站起時,離她不遠的這邊丟過來一個手榴彈!

唐若即便反應夠快,也只能縱身往前一撲,撲倒在地,險險躲了過去。

緊接着滾過來的又是一個拔了保險絲的手榴彈!

“砰!砰!砰!”手榴彈一直滾過來,唐若一路用精神力裹着自己往前滾,再次用精神力感受對手的位置。

樓道千瘡百孔,不斷強烈的氣流衝擊之下,就算有精神力層層阻隔也已經對她造成大量傷害。

不過,還是不能停下,一定要先躍出這個別墅!

最後一聲響聲過後,唐若精神力延伸出去,到了一個男人面前準備一擊爆入他腦中時,聽到前面男人的聲音:“小若,你和白七沒有在h市嗎,爲何在這裏,你們不是在王朝酒店過了一晚就去歐洲渡蜜月了嗎,小若,我是爸爸啊,你聽到了嗎?”

白家小七,王朝酒店,歐洲蜜月,這三則確實跟那時候在門口見這個身體的後孃得到的信息是一樣的……

唐若一個擡頭一怔的瞬間,手臂上一痛。

只見一個男人拿着針筒扎進自己的手臂,迅速無比的將裏面的液體一推而盡。

“顧鬱澤……”隔着濃濃白色煙霧,對方帶着防毒面具,唐若還是清楚猜到了的對方的身份。

這與早上一樣的淡青色衣領,這強大金屬的異能,也只有顧鬱澤能做到。

這個穿透自己精神力而來的針,也只有異能強化金屬纔可以。

然而這個名字才從口中吐出來,她就感覺腦中一股力道刺入。

這個……是精神力。

曹敏沒有去會議室!他們果然知道自己等人現在要闖實驗室,等待自己等人的是一個將計就計的牢籠!

腦袋,針尖一般的刺痛,五臟六腑中似乎有一股氣流也一同涌入了腦中。

唐若頭一仰,瞳孔驀地收縮:“啊——”

給她注射的這個……是曹敏提煉的高純度晶核能量嗎……自己這是要被逼着晉級嗎?!

她精神力瞬間暴亂,四處亂放,在二樓的所有人都感覺腦中一陣白光閃過,往地上跌坐而去,不僅有精神力入侵,旁邊還有精神力實體的藍晶體滿場飛射。

“她的精神力果然可以變出實體……”曹敏抓起一根精神力實體藍晶,目光閃過一絲不可思議。

不過曹敏與顧鬱澤異能強大,清醒的情況下,腦中白光也只是一下就過去,沒有被實質控制住,頭痛的範圍也都在忍受範圍。

那些藍色晶體飛舞在空中,對他們來說也不是什麼大阻礙。

顧鬱澤雙手一握,把這股力量從身上驅除後,快速再把未完的液體都推送到了唐若體內,拔了針,看見唐若面部都扭曲了,身體全部蜷縮在一起,瞬間伸手抱住了她,將她抱了起來:“曹敏,趕快走!”

說着一腳踹開地上曹敏從h市帶過來的唐若生父,就往二樓的最裏面房間裏走去。

尾隨其來的是剛纔就在這裏一起打鬥的範雲江,他扶着被唐若所傷的董琴琴,最後的是曹敏,她走過時,唐父伸手抓住了她的腳,口中嘔血不止,聲音顫抖卻死纏不放道:“你們得帶上我一起,你答應過的……”

“好。”曹敏伸手一提,把地上的男人提了起來,再次往前走去。

很快幾人就直接從最裏面房間後面躍了出去。

外頭早已經備有實驗車。

曹敏的實驗室在最別墅區最裏面,隔個焚屍場而已,而焚屍場不遠處就是直接被封死的北門。

封死也好,不封死也罷,焚屍附近就是周家的天下。

她們想過設個陷阱,就想過從北門逃脫這一步。

北門的門守衛看見實驗車出來,連詢問登記都沒有,迅速無比的將門打開,讓車開了出去。

末世晝短,車出去之後,覺得此刻日夕都已經準備西沉了。

我發現寫局面混亂的打鬥難度很大啊,每次一混亂,小貞也開始混亂……

下一本,本來聽羣裏小天使的意見打算開網遊文,還跟編輯報備了一下,現在想想,不如還是開滿屏都是心機戲的謀鬥古言文吧? 門外的五人撲在地上待眩暈過去之後,再次撲身回了別墅裏頭。

裏面一片狼藉,早已經看不出之前的模樣。

裏面正在燃燒的木製傢俱也能看出當時爆炸的激烈程度。

五人開始還是小心翼翼的圍在一起貓腰前進尋找敵人與唐若。

而然,過了一分鐘之後,卻聽得清晰的“滴滴滴滴”聲傳來。

“這個聲音?”

“好像是……”

“是炸彈!”

“快跑!”

五人又齊齊的往門口撲了出去。

“砰!”

爆炸聲音響徹整個別墅區。

“轟!”

別墅整個塌下,濃煙噴出,塵土揚起直上雲霄。

之前的屋內爆炸比起這次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朱明賢開了鎖往回走,聽得這個巨響,心中疙瘩一下,暗道:不好,直接轉身就往回跑。

跑到實驗室面前,看見這個畫面,簡直嚇傻了!

五個隊友趴在地上,從頭到尾都是灰白的塵土,連衣服的顏色都看不出來。

“潘哥,小劉!”他朝着衆人撲過去,“你們怎麼樣?”說着也不敢動他們,就怕對方已經骨折什麼的,自己移動再來個意外。

與他一起跑過來的自然還有基地巡邏兵。

“怎麼了,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

一隊巡邏人員一看,也震驚無比。

好傢伙,整個房子全炸了。

朱明賢每個都摸了一下脈搏,見衆人都還有呼吸,立刻朝着巡邏人員叫道:“趕快,叫救護人員啊,去叫治癒系!”說着塞掏出身上所有的物資都塞到巡邏人員手上,急躁無比,“快,請去通知12棟別墅的衆人!”

他說話的時候,田海手一抓,抓住了朱明賢的褲腳。

“我姐……”炸彈的衝擊力太大,近距離的爆炸連耳膜都被震傷,田海若不是異能比他們強大,此刻也吐不出話來了,“她不裏面……”

朱明賢臉色一變,更加快速的朝着那些巡邏人員喊道:“再請你們在醫護人員來之前,幫我照顧下他們!”

說着,直接自己扒開腿往別墅區的軍大院跑去。

剛纔田海的話已經說得夠清楚了,唐若不在裏面,也不再外面,那特定出危險了!

房子已經被炸成這樣子,她不在裏面……

尋人跟救援一樣,節省最少的時間才能能加確保目標的安全!

朱明賢覺得自己這一輩子都沒有跑這麼快過,如今他只恨自己爲何不是速度異能!

最後一次的爆炸聲太大,大到讓隔音超級好的會議室都聽到了響聲。

白七聽到之後,再看遲到7分鐘還沒有來的曹敏位置,立刻目光一冷,站了起來。

“小七,你要去哪裏?”錢將見他大步往外走,喚他。

他一個站起,胡浩天也跟着站了起來,跟在大步往外頭。

“都怎麼了,還開會不開會呢?”周樹光坐在座椅上,看着兩人,刺了一句,“會議室這樣進進出出好像全都是這兩個人帶頭起來的。”

胡父也站了起來,走的時候聽見周樹光這麼一句,哼了一聲:“沒有貢獻之人,就算每天坐着老實等待着,也不受別人歡迎!”

“你……”

白七出了會議室後,速度就很快的往別墅區最後一棟別墅跑去。

胡浩天往後追,一路沒有追上他。

胡父與錢金鑫出來的時候,兩個人影都不見了,門口的守衛看見兩人一閃而過,還是目瞪口呆着。

“怎麼了?”胡父問錢金鑫。

錢金鑫搖頭:“不知道,我們去看看。”

說着就招祕書準備車。

朱明賢往這邊跑,白七與胡浩天往那邊跑。

沒幾分鐘,三人撞了個滿懷。

白七一看朱明賢的模樣,停了一步,抓住他讓兩個人繼續往前跑,一刻都不停頓:“小若呢?!”

胡浩天看朱明賢都快口吐白沫了,直接一勾,把他的手臂掛在自己肩膀上:“怎麼了,他們人呢?!”

“炸彈……小唐不見了……”朱明賢被兩人架着,腳步都騰空了,喘了口氣迅速的吐出這幾個字。

“快,不用管我,你們快過去,我回去給你們備車!”待他完整的吐出這句話時,自己已經雙腳在地,白七與胡浩天已經人都不見了。

再往上看去,兩人已經飛身而起,踩上屋頂往那邊“飛”過去了。

“備車……對,備車!”朱明賢怔了怔神,再次往自家的大院跑去。

白七與胡浩天過來的時候,連醫護人員都沒有過來,幾個巡邏人員也纔剛剛搞清楚狀況,搜索了一下房子裏還有沒有幸存者而已。

現在正準備通知他們大院裏的人呢,一看,還沒有通知,人已經到了。

於是,巡邏人員張口向白七問道:“他們是你們的隊友嗎?爲何在實驗室這裏發生爆炸?”見白七一腳跳進還燒着旺火的廢墟里,叫道,“我們檢查過了,裏面沒有人了……你們是不是一夥的……”

話又沒有往,白七一躍而來,抓着他問道:“他們有沒有事情?”

“沒,都有呼吸……”

巡邏人員話還是沒有完,白七伸手一放:“照顧他們!”腳步一邁,直接往北門“飛”走了。

“這個人,怎麼都是答非所問的?”巡邏人員自語了一句,準備向自己的同時報備,一轉首,看見了巨大的臉在自己面前,嚇得魂都差點飛走,“你做什麼,要嚇死我嗎。”

胡浩天也很急切:“你們叫了治癒系異能者沒有?通知醫護人員沒有?趕快啊,有沒有車?借用一輛啊!”他的嘴巴像機關槍一樣,砰砰砰不停,“這裏實驗室怎麼會發生爆炸,裏面的曹博士呢,看見去哪裏沒有?你們什麼時候過來的,看見什麼前因後果沒有,曾經有誰在這裏出入,爆炸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裏有沒有監視器的,能不能查看?”

田海在地上趴了一下,現在恢復了一些力氣,耳鳴的狀態也好了一些,聽得胡浩天的聲音,搖搖晃晃的爬起來。

胡浩天看見地上的田海動了,連忙去扶起他:“阿海,你沒事吧,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胡隊,我姐沒有出來……也一直沒有從這裏過去……如果被帶走了……應該是別墅從後面出去的……快去……”田海的臉上也全是傷口,由此看出他傷得真不輕,但他記掛最多的還是唐若。樂文小說網值得您收藏

曹敏的目標就是唐若,如今真的被她帶走,後果不堪設想!

胡浩天擡頭看白七奔去的方向,想着田海給的信息:他們從別墅的後面出去,如果由此再去基地外面,只能從北門出去了……

他把田海交到巡邏人員的手上,一把扯下代表自己身份的軍章,拍到那巡邏人員身上:“我以少尉的身份命令你,好好照顧他們!再去通知我們大院中的衆人!如果有一個你們閃失造成的危害,我會追究到底!”

“是,是!”

巡邏人員想敬禮,被胡浩天阻止掉:“不要再搞這些虛了。”他很趕時間,“阿海你在這裏照顧下他們,我去把你白哥那裏看看。”胡浩天說着,邁開步子放出異能,也是直接“飛”過這棟廢墟別墅,往北門“飛”過去。

巡邏人員看見他們兩人“飛”着而來,“飛”着而去,其中精彩之處,讓人見之忘俗。抖了抖眼,也露出很羨慕的神色:“什麼時候,我也能像這樣的飛啊……”

旁邊的同伴道:“首先,你得有個異能!”

巡邏人員:“……”

普通人就算窮其一生,怎能達到異能者的高度呢?!

首輔夫人黑化日常 白七的速度很快,他一路沒有下地的“飛”到了北門邊。

那些守門人員看見他一路鬼一樣的飄過來,睜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擦了擦眼再看過去……那邊的畫面還是隻能用飄來形容。

他們直接嚇傻嚇呆嚇死掉了!

“那個是什麼東西!”

這個王爺很荒唐 守門人員舉着槍,覺得自己等人肯定在焚屍場附近待太久,見鬼了!

因爲此刻白七的表情太過駭人,一身黑衣,肅穆的臉上居然讓人真的看出了殺氣還有那滿身的煞氣,簡直跟那些索命的厲鬼是一模一樣的。

“會不會是三級喪屍?”

“到底射擊不射擊?”

“是鬼也好,是三級喪屍也好,子彈對這兩樣東西有用嗎?!”

這邊守門人員全都嚴陣以待。

那邊,那“鬼”越飄越近,越飛越高,看他的模樣似乎還想繞過城牆,飛出基地。

守門人員又統統看得瞠目結舌,呆若木雞。

щщщ● ttκΛ n● ¢O

“我覺得,他……他不是三級喪屍。”

“對,確實沒這麼帥的喪屍。”

“也不像是鬼……”

“不是,他是那個傳說中的基地第一人,白彥啊!”

那些守門人員各自對望了眼,知道是個人了,那就好辦了,於是快速無比的跑上前去:“等下!白少請停下來!北門禁止通行。”

就算不禁止通行,也要經過守門人員登記才能出去啊,哪裏可以這麼“飛”過去,以後人人都這樣,基地還要不要章規了?!

白七向下掃過一眼,繼續往城牆上飛過去。

“白少,你再不停下來,我們要開槍了!”守門人員大喊。

城牆上的聚集手也已經準備好,對準白七身體的全部部位等待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