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你說這些血紅花會不會開在這個峽谷裡面,你看這個峽谷這麼寬陽光完全能夠照射進去」

「我覺得有可能,可以派遣飛機下去」

歌賽也提議道!很快飛機開始向下緩緩的降落,在降落到地下峽谷一半的時候,突然看見峽谷地面上長滿了紅色閃閃發光的花朵,猶如夜空中的星星似的一閃一閃的,大伙兒都沒這美麗的花朵給吸引住了。

「這!這肯定是血紅花,你看紅的跟血一樣的顏色而且還在閃光,肯定錯不了」

「看來這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立馬操控無人機進行採摘」

姜辰快速的下達命令道!

而飛機正在緩緩降落伸出機械手臂準備採摘的時候,突然峽谷地動山搖了起來,因為無人飛機身上是裝有聲音傳送裝置的,此刻無人機所捕捉到的聲音能夠第一時間傳遞到姜辰他們耳朵裡面來。

「我去!這什麼聲音該不會是地震了吧!」

「不像是地震,如果地震了我們這兒好歹也有點感覺啊!可能是峽谷塌方啥的!」

正當周圍的將領們正在小聲的議論的時候,突然有人尖叫了起來。

「卧槽!你們快看!」

而當大家回過頭盯著屏幕看的時候,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條,只見兩條巨大的岩蛇一千一后的吐著蛇頭信子,盯著無人機四下晃動著。

「這!這尼瑪這就是岩蛇這麼巨大,我們的無人機已經算夠大的了,在這個岩蛇面前完全像是一個玩具,看情況這個蛇並不是那麼兇殘啊!他們盯著無人飛機在跳舞,怎麼他們眼睛變紅了啊!」

「不行!我頭好暈這怎麼會事兒」

現場有將領開始感覺頭暈眼花了起來。

「快別看他的眼睛,他們在迷幻我們呢!這傢伙居然通過攝像機都能遠程迷幻厲害了」

歌賽頓時轉過頭說道!

姜辰也趕忙轉過了頭,而下一秒只聽見耳機裡面傳來「砰」的一聲在看屏幕上,好像是食道看樣子應該是岩蛇直接一口把這架無人飛機給吞了。

「我的天這到底是什麼怪物,飛機頭吞著東西吃了能消化嗎?」

「就是!我萬萬沒想到這個岩蛇會這麼巨大,感覺比龍都大了,一口能吞掉龍不?」

現場的這些將領們都有些害怕的議論了起來。

而歌賽則抱著手臂搖頭道!

「看來這回家之路還不是那麼容易呢!」

「我也覺得,這東西並不是那麼好解決啊!實在不行就導彈直接轟炸吧!」

姜辰下了一個決定道!

「導彈轟炸,你不怕這導彈把下面的花給炸了,而且導彈只能鎖定大概範圍的,這些岩蛇全部都躲在深達上百米的峽谷中,這玩意兒比防空洞都厲害,搞不好一顆都炸不到他們,要是到時候把他們激怒了,離開岩蛇谷那可就完蛋了」

歌賽趕忙反對者姜辰的提議道!

「那你說怎麼辦?」

姜辰此刻也有些拿捏不準辦法道!

「我覺得啊!我們可以先派遣一些小型飛行器偵查器過去,先摸清這個岩蛇的生活屬性,要知道蛇是冷血動物,他們肯定是要曬太陽的,而在曬太陽的時候,正是他們最愜意的時候,他們曬太陽不可能會躲在峽谷裡面曬,肯定會在外面來曬的,到時候我們可以鎖定他們,然後對他們進行導彈打擊,而且還不會炸毀峽谷裡面的花」

「看來果然讓你當國王是我最準確的選擇啊!因為你的智商和思維太超前了,行了就按你說得做,那我們明天再說,畢竟這個事情也不急」

當天下午姜辰又去處理堆在那裡的各種事情,因為自己現在還是國王就得處理大部分,不過現在也讓歌賽開始在幫自己分擔一些了, 而下午的時候一支導彈裝甲部隊也出發了,畢竟無人飛行器不比無人飛機續航力肯定不是那麼高,如果要返航蓄力的話太過麻煩,所以這支裝甲部隊,直接開在了岩蛇谷外圍當然還算是絕對安全的位置駐紮了起來。

等第二天一到中午就可以派遣這些偵查的飛行器,然後在鎖定目標對阻攔姜辰他們回家之路的傢伙進行精確打擊。

第二日上午這群將領早早的便來到了指揮室,而今天晚霞公主和夜歌公主也來了,昨天他們去處理天都城的事情去了,當他晚上聽姜辰說了這個岩蛇的事情以後,也是驚訝的長大了嘴巴說今天無論如何也要來親自看看。

上午10點鐘的時候,十多台無人飛行器開始陸續出發,因為他們體積小巧就只有一隻鴿子那麼大,就算是被岩蛇看見了,也應該構成不了什麼威脅,就好比岩蛇實力在強也是高射炮打蚊子白忙一場的。

「發現岩蛇的蹤跡沒有在峽谷外圍」

姜辰拿著無線對講機詢問道!

「報告國王殿下,目前在外面好像還沒有發現岩蛇的蹤跡,看情況這些岩蛇平時都是生活在峽谷裡面的,我們正在加大排查的力度,會隨時跟你彙報的」

「好的!都把眼睛給放尖點」

說著姜辰放下了無線對講機隨之嘆了口氣道!

「要是那群傢伙真的是平時生活在峽谷下面,還真有些不好辦呢!而且現在我擔心的問題是,這個岩蛇具體有多少條,能不能以往打盡了,別到時候藏個一兩條讓我們進去的話反而還會有危險」

「這個一條蛇不至於吧!未必能當一個諸神之都厲害,不過我覺得現在國王將軍打仗太簡單不過了,以前我見我父親打仗還得親自上前線去指揮,專門有情報兵,和旗兵揮舞旗幟傳遞命令,甚至年輕的時候,還要親自衝鋒呢!現在可好,遠在千里之外拿個小小的耳機就能指揮作戰了,而且還能把前線的東西看的清清楚楚,我現在還真懼怕戰爭了,你說你把這些高科技的東西帶來了天下大陸,要是到時候一旦發生戰爭不知道傷亡會有多大。」

夜歌公主坐在姜辰旁邊不由得感慨道!

「你所擔心的問題也是我們現代人所擔心的問題,我們現代人大部分國家都有核武器了,但是你可能會覺得你投一顆原子彈,他投一顆院子彈幾下就把世界給毀滅了,其實並不是這樣的,是有了這麼強大的武器以後大家都不敢輕易的發動戰爭了,一旦有些摩擦都是大家坐下來商量談何,畢竟沒有人能夠承受核打擊的威力。」

「而現在這種遠程導彈戰爭都還不是我們現代人最厲害的和最理想的戰爭,我們現代人最理想的戰爭就好比那個死靈法師一樣,製造生產一排排機器人為我們打仗,聽從我們指揮,無論從力量和靈活還有服從都遠超過人類的各方面實力,你想想一群不怕死不用醫治,賠錢吃飯絕對服從你的強大士兵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那你們現代人完全可以製造啊!為什麼不製造呢!」

晚霞公主發表著好奇道!

「不是不製造是不敢製造,因為人類怕的是機器人經過人類不斷的研究和開發怕他們有一天會迸發出自己的思想,和人類成為了敵人,那這不就是人類自食惡果嗎?自己吃掉自己所種下的苦果,因此沒有一個人敢冒這種風險,還有我們現代人可以克隆了」

「克隆是什麼啊?」

夜歌公主立馬開口問道!因為在他們這個世界可能克隆這兩個字都還沒有聽說過呢!

「這個啊!我該怎麼跟你解釋呢,打個比方吧!世界上絕對沒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哪怕雙胞胎也有區別的,而克隆就可以做到,就是提取你身上的細胞,然後培養出一個和你一模一樣的人出來,最開始我們把這個用在醫學上,就是人老了的時候很多器官會壞死,而就可以採用另外一個人的器官來延續生命」

「這個方法很好啊!而且搞不好還可以永生呢」

晚霞公主第一次聽到這個是既震驚有好奇。

「那如果說這個和你一模一樣的人,他留著和你一樣的血液有著和你一樣的思想,那你們兩誰是公主呢?到底誰真誰假呢?她也是一條生命啊!她也有愛情和你一起搶老公一起生小孩兒?所以這個克隆人有太多太多難以解決的因素了因此這個被我們現代世界給禁止了」

「原來如此!剛開始聽著還挺驚訝和興奮的後面聽你這麼一說越來越恐怖如果真有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人跟我搶你,我都不知道我搶不搶得過」

而正在夜歌公主笑著說道的時候,耳機裡面突然傳來了聲音。

「報告國王殿下我們已經找到了岩蛇了,我的天啊!他們在一塊很平緩的岩石山上曬太陽,現場可能有幾十隻,我的天太恐怖了還有一隻金色的,不知道是不是蛇王」

「快!快打開屏幕」

說著那邊很快傳來了畫面,十幾台小型設備傳遞迴來的各個角度的畫面讓姜辰他們再次吃了一驚,這這麼多巨大的蛇看著讓人不由得後背發麻啊!

「那條金蛇不出所料的話應該是他們的蛇王了,你看他比普通的岩蛇還要巨大一些也在這群蛇的中間,那現在正是天賜良機這麼多蛇全部集中在這裡,那麼好所有炮火準備給我瞄準這一塊堆蛇進行炮火攻擊」

歌賽這個時候下達了命令道!

「等一下!用威力巨大穿甲導彈配合汽油燃燒彈打,我怕一般的導彈弄不死這群傢伙,畢竟是岩蛇,不是一般的蛇」

「那行!就按你說得做!瞄準目標準近施行精準打擊」

歌賽開始再次下達命令,而這一刻姜辰的心也懸了起來,難道這些蛇真的能夠一網打盡嗎?答案當然是未知的,不過姜辰內心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感覺事情可能沒那麼簡單。 「大哥,嫂子沒事吧?」山貓問道,這件事他跟周陽也是剛剛才知道。

顧忘沒有回答。

怎麼會沒事,趙以諾這幾天一直處於自責中,不吃飯不睡覺,嘴裡一直念叨著她的助理陳菲的名字,他真怕時間長了,她會真的抑鬱。

「大哥,嫂子現在在哪裡?」旁邊的周陽急忙問道。

「在醫院。」顧忘回答。

已經連續三天了,趙以諾一直待在陳菲待過的病房裡,跪在地上,不願意起來。

周陽二話沒說,直接跑了出去。路上,她又給上官娜娜撥了過去,果然,上官娜娜放下懷裡的孩子,也立即趕往醫院。

「嫂子,陳菲已經走了,你又何必待在這裡浪費時間!」病房裡,周陽對著地上的趙以諾,大聲喊道。

「以諾姐,快起來吧,地上涼。」說著,上官娜娜便要去扶趙以諾。

「別碰我!我是罪人!」趙以諾有氣無力的說著。

看著面前的她一副疲憊不堪的模樣,周陽只覺得很是心疼。

上次她們三個姐妹聚在一起,已經是一個月之前了,沒想到這次,竟然會是為了陳菲的意外而再次聚到一起。

「趙以諾,你他媽的給我起來!你以為你這樣,陳菲就能醒過來么?」上官娜娜忍不住了,直接吼了出來。

她從來沒有見過趙以諾這麼痛苦過,即使之前和顧忘鬧彆扭,他們倆最多的也不過只是冷戰,可是這次,很明顯,趙以諾早就將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了。

「嫂子,你這樣子,人家陳菲在天上也不會高興的。」周陽提醒著她說道。

「陳菲!」

趙以諾又哭了起來,好像她的眼淚永遠也流不完似的……

看著地上的人,上官娜娜和周陽不再勸說……

「怎麼辦?」周陽向旁邊的上官娜娜問道。

「我也沒有辦法了。」上官娜娜回答。

她們倆算是看出來了,在趙以諾的心裡,早就已經將自己定義為一個殺死陳菲的兇手了。 遙望行止 不管別人怎麼勸說和安慰,都無濟於事。

「要不然,我們就用些非常手段。」上官娜娜轉過身子,看著面前的周陽,認真的說道。

周陽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后,一臉期待的看著上官娜娜,想知道她有什麼辦法。

「我們直接把她綁回家!」

這樣……真的可以么?周陽狐疑的看著地上的趙以諾,有些猶豫。

為什麼她就這麼不聽勸!周陽嘆了口氣。

思考了很久,終於,兩個女人達成共識。

「你們幹嘛?放開我!我不走!我要在這裡陪陳菲!」 想把我說給你看 趙以諾一邊掙扎著一邊嚷嚷著。

「陪什麼陪,人家陳菲不在這裡好么!」上官娜娜用盡吃奶的力氣,一邊回答一邊抱著趙以諾的大腿離開病房。

「放開我!不然我就對你們不客氣了!」趙以諾大聲吼道。

上官娜娜和周陽早就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自然也不會對趙以諾的威脅放在心上。

「啊!」

突然,上官娜娜大聲尖叫,臉上極其痛苦。

「怎麼了?」周陽趕忙問道。

上官娜娜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胳膊上留下了一排牙齒印,沒錯,趙以諾狠狠的咬了她一口。瞬間,她的胳膊就流血了。

「你怎麼樣?快,放下她!趕緊去找醫生。」說著,周陽就要放下趙以諾。

此時,她們兩個女人,一個抬著趙以諾的兩隻胳膊,另一個抬著趙以諾的兩條腿,畫面看起來很是丟人。

「不行!趕緊走!先把她抬進車子里!」上官娜娜吼道。

沒有絲毫猶豫的,上官娜娜加快了步伐,走向車子。看著她一副隱忍的模樣,周陽有些心痛。

很快,在兩個女人的努力之下,趙以諾終於被塞進了車子里,而此時,上官娜娜的胳膊上,可不是只有一排牙印那麼簡單,她的胳膊一直在流血。

「快,趕緊的,去找醫生……」

「回家!」還沒等周陽把話說完,上官娜娜突然大聲喊道。

「娜娜,你的胳膊……」

「沒事,家裡有葯。」上官娜娜回答。

她是怕這個趙以諾在自己去找醫生擦藥的時間裡,再生出什麼事端!

「陳菲,你在哪裡啊?我不要文件了,你快回來好不好?」旁邊的趙以諾一邊嘀咕著一邊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周陽,快開車。」

很快,車子發動,可是她們兩個女人卻不知道要去哪裡。

回家?回誰的家?林夫人家?現在家裡還有個孩子,要是亮亮看到自己母親變成這麼一副頹廢的模樣,心裡自然會很難受。回上官娜娜的家?可是她家裡還有個未滿周歲的孩子,更不方便。

「回我家吧!」突然,周陽說道。

「不要,我不要回家!我要去找陳菲!」趙以諾突然像發了瘋似的亂吼亂叫著。

真是不讓人省心啊!兩個女人看了看她,各自嘆了口氣。

很快,車子停在周陽的別墅門口。

「這是哪裡?」趙以諾環顧著四周,低聲不安的問道。

「這是我家。」周陽回答。

「你是誰啊?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趙以諾驚訝的喊道。

大概是陳菲的死亡帶給趙以諾的打擊太大了,以至於趙以諾的記憶有時候會出現問題。

「我是周陽!」

「周陽是誰啊?是不是你害死了陳菲?是不是,你說啊!」趙以諾一邊死死地掐著周陽的脖子一邊吼道。

如今,她的心智已經完全混亂。

看著面前自己曾經敬佩的以諾姐,上官娜娜有些心寒。她突然為周陽的安全而感到擔心。

「周陽,我怕她會傷到你。」她認真的看著面前的周陽說道,一邊幫周陽掰開趙以諾的手。

「嫂子,你放手啊!」周陽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去扒趙以諾的手。

「沒,沒關係。」終於掙脫了趙以諾的手后,周陽氣喘吁吁的回答道。

「陳菲呢?她去哪裡了?怎麼還沒有回來?」緊接著,趙以諾問道。

「陳菲已經死了!趙以諾,你他媽的快給我醒醒!」上官娜娜狠狠的吼道。

一下子,周圍安靜了,空氣凝固了,氣氛有些尷尬。

「你騙人!陳菲沒有死!她只是去旅遊了,她說她很累,她想休息一下。」趙以諾摳著自己的手指呢喃著。 很快一顆高速旋轉的穿甲導彈直接從天而降對著岩蛇群中心的黃金岩蛇快速的衝撞了過去。

而看到這畫面,指揮室里所有人的心都提緊了起來,只要這一發能夠正中靶心的話,能夠把這個岩蛇王給擊殺的話,那身邊的這些小羅羅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而這可冒著火星子的導彈如同一顆小行星即將撞擊上去的時候,只看上一秒還慵懶的曬著太陽的岩蛇王,突然眼睛一睜,他的整個眼珠都是金色的,直接騰空而起,立了起來,面對衝天而降的導彈,只見他直接張著血盆大口一口將這顆導彈給直接吞了進去。

「我的天啦!這什麼情況,居然敢直接拿嘴巴吞導彈,該不會他們以為這是食物,或者是石頭有人在攻擊他們吧!」

夜歌公主瞬間尖叫了起來。

「這應該是一個好事情,搞不好他以為只是普通的什麼石塊,這下吞進肚子裡面去了,這不死都得死了,果然這畜生始終是畜生啊!沒有思想導彈都吞」

歌賽漏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道!

而下一秒讓在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只聽見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起,這條岩蛇鼻孔的兩個洞噴出一團巨大的火花,身上的如同岩石般的蛇皮掉了一些青苔和皮屑下來,然後什麼事兒都沒有,繼續趴了下去曬太陽慵懶的睡覺,而身旁的這些普通岩蛇,愣是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是的。

指揮室的人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震驚了三秒之後姜辰率先開口道!

「這群傢伙絕非只是畜生那麼簡單,他們肯定是有思想的,而且你們難道沒看出這是一種挑釁嗎?根本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直接把我們的導彈給吞了繼續睡覺」

「對!我也覺得!看來這些岩蛇果然不是普通的生物」

夜歌公主也在一旁附和道!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好像我們如此先進的武器對他們一點用都沒有」

晚霞公主看向了姜辰想看他接下來怎麼做。

「哼!有點意思既然一顆你能接住的話,那10顆,上百顆你能接住嗎,調集所有炮火給我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