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啪的一聲!

童澤華怒道,「我是絕對不會讓她入主董事會的。」

「那咱們得想辦法把股份給弄回來呀。」岳薇雯說,「那個羅騰,可是童阮阮那邊的人,我們要是不把股份要回來,那些股份早晚又得落在童阮阮的手裡。自己家的東西落到外人手裡,我們都受了這麼多年的窩囊氣了,還不夠嗎?」

「我也想把股份要回來,可是那個羅騰看起來是聰明人,怎麼會輕而易舉的讓我們收回股份。」童澤華不是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可是那個羅騰不是好對付的。

岳薇雯說,「老公,辦法不是沒有,只是要看你願不願意做了,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會幫你的。」

岳薇雯輕輕拍了拍童澤華的手,「我們是一家人,關鍵時刻要團結一致,現在童阮阮又回來了,要是任由著她勢力增大,那麼對我們來說會越來越被動的。」

童澤華聽到她們的話,也覺得有道理。

「先吃飯吧,到時候我們再談。」

岳薇雯跟童雨馨兩個人,彼此眼神對視了一下,然後沒有再多說什麼,吃起了晚飯。

……

吃完晚飯之後,三個人回到房間里商討了一些事情,包括怎麼把羅騰手裡的股份再低價收回來,大概上商討有一個多小時。

結束之後,童澤華有些頭疼,於是一個人去花園裡走了走。

安靜的氛圍,讓他的心情放鬆了不少。

岳薇雯一回來,處處都是壓抑。

忽然,他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

童澤華微微皺了皺眉頭,豎起耳朵仔細聽,這聲音好像是一陣啜泣。

童澤華順著聲音走了過去,牆角處坐著一個女人,手臂抱著膝蓋,正在哭泣。

一看到童澤華,孫小悅嚇了一跳,「老……老爺。」

她的聲音有些結結巴巴。

童澤華有些詫異,「你怎麼了?」

他發現她的臉通紅,還腫了起來。

孫小悅跌跌撞撞的從地上起來,她幾乎是扶著牆根站起來的,都有些站不穩,「老爺,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這裡,我先走了。」

孫小悅轉身要走。

「等一下。」童澤華握住她的手。

「哎呀。」孫小悅忽然叫了一聲,甩開他的手,然後用手捂著自己的手腕,嚇得避開了童澤華的眼睛。

總裁老公惹不得 童澤華有些震驚,「發生什麼事了?」

他上前攔住她的去路,看到她狼狽的模樣,又想到剛剛他碰到她的手腕,她好像很痛的樣子,於是強行將她的手抓了過來,掀開袖子一看,她的手腕上竟然是傷。

還有她的臉也是腫的,好像被打過。

「發生什麼事了?是誰弄的?」

孫小悅好像很害怕的樣子,她搖搖頭,「沒有,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胡說,摔能摔成這個樣子?」忽然,童澤華想到什麼,「是夫人對不對?」

孫小悅一驚,連忙說道,「老爺,真的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了,跟夫人和小姐沒關係。」

「還有小姐?」童澤華沒有想到還有童雨馨,有些不可置信。 「沒有,沒有。」孫小悅一臉的慌張,「真的沒有,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你別問了。」

孫小悅忽然哭了起來。

童澤華多多少少也是知道的,岳薇雯肯定不會放過孫小悅,她在這裡一定會受委屈的,只是他一直沒有看到,今天還是第一次。

「小悅,抱歉,你在這裡受委屈了。你放心,我會跟夫人好好說說的,讓她不再刁難你。」

「千萬不要。」孫小悅好像很害怕一樣,急忙勸道,「求求你不要告訴夫人,要不然她更加不會放過我了,我可以忍忍的,沒有關係。」

童澤華嘆了一口氣。

忽然,孫小悅想到什麼,她擦了擦臉上的眼淚,說道,「對了,今天有一封信是送給您的,郵差還說一定要讓你親自拆開。」

安蘇娜姆 孫小悅從懷裡掏出了一個信封,遞給了他。

童澤華將信封接了過來,這信封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信怎麼在你這裡?」

孫小悅說,「今天郵差送來的,我正好籤收,說是一定要讓您親自開封。我看平時夫人都喜歡把所有的郵件拆開。對方既然說了讓您親自拆開,肯定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就偷偷藏起來,親手交給你,這樣夫人就沒機會拆這封信了。」

看到孫小悅一臉害怕的模樣,她藏起這封信需要多大的勇氣啊?

童澤華的心不自覺的柔軟,「小悅,你放心,這個月我會給你加薪水的,算是補償你,你現在先回房休息吧。」

孫小悅點點頭,「好的,不過老爺,你千萬不要跟夫人提到我,要不然她會不高興的。」

孫小悅咬著唇瓣,然後轉身離開。

童澤華輕輕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

看來真是不該讓小悅留下,她留在這裡只會吃苦頭而已。

童澤華看了一眼手裡的信,裡面硬邦邦的,好像是厚厚的卡片質感。

他將信給拆開,發現裡面是幾張照片。

童澤華眼底閃過一絲疑惑,然後將照片拿了出來。

當童澤華看到照片上的內容,他愣住了。

這照片上面,是童雨馨跟岳薇雯。

童澤華將照片全部看完了。

童雨馨帶著岳薇雯去醫院看那種病?

岳薇雯得了那種病嗎?

童澤華忽然打了個哆嗦。

如果真的得了那種病也不奇怪,畢竟她之前和那三個又臟又臭的男人……

想到這裡,童澤華覺得很噁心,他緊捏著手裡的照片,心裡憤怒但是又疑惑,這照片是誰拍的?

這上面並沒有寄信人和地址。

童澤華將照片收了起來,然後去了保安室,調攝像頭,看看到底是誰送來的信。

保安調了錄像給他看,童澤華髮現今天的確是有一個郵差來送郵件,當時孫小悅正在門口擦大門。

郵差給了她一些郵件,跟她說了些什麼,孫小悅點點頭,等郵差走了之後,孫小悅左右看了看,然後將其中一封信塞進了懷裡。

緊接著,岳薇雯走了出來,孫小悅嚇得往後退了幾步,將手裡剩下的郵件遞給了她。

岳薇雯一看到孫小悅,好像跟她說了一些什麼,可不像是正常的說話,而是在訓斥,孫小悅一直低著頭,不停的往後退。

岳薇雯一開始是訓斥孫小悅,到最後動手動腳了,用手不停的捏著孫小悅的胳膊。

即便是隔著視頻都覺得很用力。

孫小悅很疼,但是也不敢動彈,岳薇雯捏夠了,鬆開了手,然後撕開了手裡的郵件,走了進去。

畫面里,孫小悅將門擦好之後就走了。

看到這些,童澤華心裡很複雜,也很氣憤。

這個岳薇雯平時趁他不在的時候,就是這麼欺負小悅的?

他看到的肯定還是冰山一角,今天小悅的臉都腫了,手臂上還有傷,岳薇雯肯定對她更過分。聽書包

還有雨馨,雖然說雨馨是他的女兒,可是也是岳薇雯的女兒,她自然是幫著岳薇雯。

不過看小悅頂著這麼大的壓力,偷偷的把幫他把信藏起來,童澤華心裡很感動。

自己的妻子和女兒對待他,還沒一個僕人對他用心。

童澤華不知道這個郵差是誰,不過這照片肯定是有心之人故意拍給他看的,說不定跟童阮阮有關,畢竟童阮阮回來報復他們了。

雖然偷拍照片手段很卑劣,可是照片上的內容,卻讓童澤華心裡很不安。

照片上面有醫院的名字,童澤華拿出手機,打個電話過去。

……

深夜。

童澤華從床上起來,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岳薇雯,小聲的喚了她幾聲,「薇雯,薇雯?」

岳薇雯睡得很死,一動不動。

童澤華打開燈,從床上起來,穿好了衣服。

他給岳薇雯下了安眠藥,也給童雨馨下了一點,現在她們母女兩個睡得很沉,打雷都打不醒。

童澤華穿好衣服之後,偷偷摸摸的出了房門。

孫小悅睡得正熟,忽然,一隻大手捂住了她的嘴。

孫小悅猛的睜開眼睛,嚇了一跳。

「噓,別怕,是我。」童澤華開口。

孫小悅聽到他的聲音,鬆了一口氣,伸手將燈打開。

童澤華已經縮回了手。

孫小悅從床上坐了起來,「老爺,這麼晚了,你……」

「小悅,你陪我去個地方。

孫小悅疑惑道,「去哪裡?發生什麼事了嗎?夫人呢?」

「你先穿衣服,跟我來,我等你,快點。」

孫小悅點點頭,從床上起來。

她住的房間,只是一個幾平米的僕人房而已,她換衣服也只是在房間里換,童澤華在這裡她不好脫衣服,尷尬的站在衣櫃旁邊,有些害羞。

童澤華笑了笑,然後將身子轉了過去,背對著她。

孫小悅害羞的將自己的衣服脫了,然後打開衣櫃從裡面拿衣服。

然而童澤華雖然已經背對著她,但是他正好面對著一塊鏡子,鏡子裡面折射出孫小悅美麗的身體。

這身體年輕充滿活力,每一寸都是這樣的令人動心。

他不是沒有過女人,年輕漂亮的那些女明星女模特,都上趕著往他身上貼,可是那些人,雖然很美麗,很誘人,卻都充滿著一股讓他不會一直留戀的氣息。

但是小悅跟她們不一樣,小悅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淳樸,讓人舒服的氣息,更重要的是,她很像一個人。

一個令他一直以來多少都有些愧對的女人。

童澤華喉結輕輕一動,不禁的有些燥熱,他想要避開眼神,可是他的視線卻被這樣的畫面給吸走了,沒有辦法從鏡子上面移開。

孫小悅穿好了衣服,童澤華心裡覺得更空了。

「老爺,好了。」

童澤華轉過身子面對孫小悅,忍不住盯著她看。

孫小悅的整張臉都有些通紅,「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

「沒什麼,我們走吧。」童澤華握住了孫小悅的手。

孫小悅害羞一笑。

走到門口,管家正在等他們,「老爺。」

這管家是童澤華的人,自然是幫著童澤華的,「車已經備好了,需要讓司機開車送您嗎?」 「不必了。」童澤華說,「夫人和小姐那裡你看著點,有什麼動靜的話立刻打電話給我,聽到了嗎?」

管家點點頭,「好的,您放心。」

然後,童澤華帶著孫小悅上了車離開。

……

「老爺,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呀?都這麼晚了,夫人和小姐要是知道的話……」

「你放心。」童澤華打斷她的話,「她們不會知道的,我會保護你的。」

「老爺,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孫小悅一臉擔心的看著他。

童澤華一隻手扶著方向盤,另一隻手忽然握住了孫小悅的手,說道,「小悅,這些天委屈你了,我知道岳薇雯肯定對你很過分。」

孫小悅笑了笑,「沒關係的,能夠在這裡工作我已經很開心了,而且能夠看到你,我也很開心。」

孫小悅羞紅著臉,忽然將頭轉過一邊。

看到孫小悅的反應,童澤華心裡突然泛起了漣漪,「小悅,你在這裡受委屈,是為了我嗎?」

「老爺,我知道你對我很好,能夠在這裡當一個女僕,看到你,我就已經很開心了,其他的我不求,我只希望可以照顧你。」

「……」

雖然童澤華見的女人多了,或許孫小悅是看中他的錢,但是此時此刻,童澤華心裡還是有些被觸動到了。

畢竟孫小悅年輕漂亮,而且這張臉,勾起了他很多的回憶,所以他不由自主的有些嚮往孫小悅美麗的身體。

……

童澤華開著車到了醫院裡。

這是一家私人醫院。

醫生已經在這裡等他。

童澤華這個時間點來,也是避免岳薇雯她們發現。

他是來檢查身體的。

畢竟岳薇雯染上了那種病,而岳薇雯回來之後,童澤華也跟她發生了一兩次關係,畢竟他們是夫妻,他雖然不想,但是也不得不去做。

雖然過程中,他的確覺得有點奇怪,而岳薇雯好像也有點閃躲的樣子,兩個人各懷心思,但還是做了。

現在想來,難怪曾經那麼熱情的岳薇雯,卻有點閃躲,原來她是心虛。

今天看到那些照片,他也不是完全相信,所以他讓人去醫院查了,雖然醫生一開始被岳薇雯收買,不敢多說什麼,但是在逼問之下,醫生也不得不說出實情。

岳薇雯的確是染上那種病,而且還收買了他們,不准他們說出去。

不過,他們作為醫生,也的確不能將患者的病情隨便說出去。

總之,童澤華已經確定岳薇雯得了那種病。

要是自己也染上了,他會氣瘋了不可。

經過了一番檢查之後,檢測結果顯示,童澤華染上了。

不過,沒有岳薇雯嚴重,他是比較輕微的,可以治癒,只要定期吃藥,口服加外用,並且一個月不要過親密生活,是可以康復的。

童澤華心裡很惱,不過得知發現及時,是可以治癒的,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孫小悅在等待童澤華的過程中,童澤華也吩咐了醫生將孫小悅帶去檢查,給她治療一下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