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孫權從其言,即遣人送信給魯肅,使求救於劉備。魯肅領命,不敢耽擱,隨即修書使人送與劉備。

劉備看了魯肅的書信,不好推脫,拿不定主意,便留使者於館舍,

時諸葛亮在江陵郡巡察,龐統、馬謖在深山中練兵,劉備差人去請來孔明、龐統等,一起商議應對之法。

諸葛亮到公安以後,與龐統、馬謖一起覲見劉備。

劉備出示魯肅書信,諸葛亮、龐統將相繼看畢,孔明開口說道:

「主公,亮有一計,也不消動江南之兵,也不必動荊州之兵,可自使曹操不敢正覷東南。」

諸葛亮尚不知馬騰已經到了許昌,便讓回書與魯肅,教他高枕無憂,若但有北兵侵犯,皇叔自有退兵之策。

使者拿著回信去了,劉備心中也沒有底,就問諸葛亮道:

「今曹操起三十萬大軍,會合肥之眾,一擁而來,攻向江東,軍師不動一兵一卒,有何妙計可以退之?莫非是坐山觀虎鬥?」

諸葛亮笑著說:

「孫劉聯盟抗曹,曹操進犯江東,主公自不能袖手!曹操平生所慮者,乃西涼之兵也。今曹操南征,馬騰與主公同受衣帶詔,理當并力討賊!主公可作一書,派心腹之人,往結馬騰,使其興兵入關中,則曹操又何暇下江南乎?」

劉備大喜,隨即問道:「軍師,何人可往西涼一行?」諸葛亮並沒有作答,只是目視馬謖,示意劉備。

劉備會意,對馬謖說道:

「幼常,荊州新定,新份屬同宗,不如前往西涼,說服馬騰進兵關中!你也不必急於回返,可留在西涼,助馬騰一臂之力。」

馬謖早就看到了諸葛亮與劉備的小動作,知道諸葛亮有意讓自己前往西涼一行,但猜不到他的用意。

俗話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馬謖自己倒有心外出遊歷一番。

但他與沙冬在武陵新婚不到三月,劉備就調他前來江陵協助龐統練兵,馬謖心中就覺得有點對不起她。

前幾天父母送來一個好消息,說沙冬已經有喜,馬謖心中的激動勁還沒有過去,正準備請假回去探視。

這樣一來,他回去以後都不知怎麼和她說,這次前往西涼路途遙遠,還要協助馬騰,不知何年才能回來,正不知如何作答,龐統卻站起來說道:

「主公,自從幼常前來協助練兵,得心應手,事半功倍,訓練效果非常之好,眼看就能派上用場,現在已經到了緊要關頭,幼常確實不好離開!主公只是給馬騰送一封書信而已,遣一心腹人前往即可,幼常親往相助,如果顯露才華,反而引起馬騰的猜忌之心!」 龐統雖然是副軍師,但也是中郎將,因為主管的是更加機密的軍略,其地位並不比主管政略的諸葛亮稍低。

馬謖這個贊軍校尉,可是正兒八經的軍職,是專門給龐統配備的助手。

因為馬謖經驗豐富,在剛開始的時候,確實發揮了很大作用,但現在練兵已經走上正軌,他其實就是一個督導作用了,並不是不可或缺。

他們這些文人謀士,做事最是認真!

龐統對諸葛亮的小動作看的很清楚,對不通過自己直接調用馬謖非常不爽,也不管劉備的臉色,直接就提出了反對意見,並不會因為自己是諸葛亮推薦的而有所忍讓。

馬謖聽了劉備的問話,本來就有些拿不定主意,看到龐統搶先說話,而且與孔明意見相左,有些針鋒相對,他可不想參與到兩個軍師的對立中,更加不好說什麼了。

馬謖索性先不開口,而是轉頭看向孔明,等他出來說話,然後再作道理。

諸葛亮畢竟與劉備在一起的時間比龐統長得多,他們配合默契。

因為劉備能夠在荊襄立足,全靠諸葛亮的謀划,他對自己的未來非常期待,常問諸葛亮一些以後的打算。

諸葛亮談到平定西川以後的戰略布局時,也曾設想連接西涼馬騰,對出使馬騰的人選,兩人一致認為馬良兄弟都合適,除了他們本身的才幹,與馬騰是同宗也是一個主要因素。

但現在是要鼓動馬騰興兵,自然是精通兵法的馬謖更為合適,所以,劉備才非常配合地說出了那一番話。

現在劉備還沒有入西川,這次就是為了給曹操添點亂,並不是頭等大事。

劉備本來想著隨便派出一個心腹衛士給馬騰送信就行了,誰知道諸葛亮卻還是主張馬謖前往,

劉備知道諸葛亮的布局,自然不會提出異議,按照諸葛亮的意思,還讓馬謖協助馬騰用兵。

諸葛亮讓馬謖前往,自然有他自己的小九九。他不得已把平定西川的功勞讓給了龐統,自己專心打理政務,但並不意味著他不想插手軍事。

其實,諸葛亮心中始終認為,以他自己的才幹,軍政一把抓也是小菜一碟!但現在他不具備專權的條件,只能把自己的好友龐統推出來分享!

劉備全力準備謀取西川,就差一個契機,在諸葛亮看來,一旦找到合適的借口,龐統助劉備謀奪西川並沒有什麼難度。

諸葛亮自然不想讓龐統專美於前,所以,在平定西川以後,漢中和西涼的攻略,諸葛亮非常想要親自動手。

功勞倒在其次,諸葛亮要想實現自己的戰略布局,不想打無把握之仗,就要提前謀划。

首先,就是了解秦川之地的地理山川情況。道聽途說,以諸葛亮的謹慎,自然不會採用,這可能釀成大禍!所以,諸葛亮想讓馬謖親自前往考察。

早在《隆中對》中,諸葛亮就把秦川當做了復興漢室的主戰場,而荊襄只是曹、孫、劉三家角力的地方,需要維持一個相對的平衡,一旦打破平衡,很可能會被另外兩家聯手針對,所以,荊州軍馬僅僅能起到牽製作用!

諸葛亮本來想悄悄和馬謖談一下這次出使的真正目的,一看龐統有些誤會,只得開口說道:

「士元,你不要誤解了我的意思!我提議讓馬謖出使西涼,並不是想要拆你的台,我和主公早就有意讓他前往西涼一行,除了說服馬騰興兵,還擔負著考察山川地理、風土人情的重任,軍中再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如果你真的忙不過來,可以讓主公另外給你調撥人手。」

龐統其實對劉備調用馬謖並無看法,只是對孔明的故作神秘有些不滿,既有較勁的意思在內,同時也藉機看看自己在劉備心目中的份量。

現在諸葛亮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龐統自然明白其中利害,他也不想止步於西川,非常渴望在秦川建功立業。

龐統心中明白,馬謖還真是最合適的人選,他考察得到的情報,肯定不會隱瞞自己,到底誰能夠憑著這些資料建功立業,現在還說不定!

因此,龐統馬上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轉過頭對馬謖說道:

「幼常才華橫溢,得到主公和軍師的看重,我也跟著沾光了!你放心前往吧,回來我置酒給你接風!」說完以後,三人的眼光,齊刷刷地注視著馬謖。

馬謖心中發苦,知道已經無法拒絕,只得施禮回答道:

「我願意前往西涼,感謝兩位軍師的厚愛,必不負主公厚望!」

劉備一見馬謖表態,就對他說道:

「幼常,事不遲疑,我先書寫書信,你回去準備一下,這次還是把你的衛隊帶上,確保自己的安全!」

馬謖辭別三人,一個人回到自己的住處,拿出一張簡略的大漢地形圖,查找前往西涼的路線,正考慮如何隱藏行蹤,儘快到達西涼。

無巧不成書,馬謖的三哥馬賢,前來拜訪馬謖,他可是難得一見的大忙人。

馬謖接入,一談之下才知道,馬賢這次來公安,是給自己新建立的西涼商隊送行。

原來,馬賢近年來生意做的越來越大,但他還是不滿足!

因為連年的戰爭,各地對馬匹的徵用太多,導致運輸能力嚴重不足,大大限制了他商業的發展。

馬賢謀劃了很久,決定自己參與做騾馬生意,建立一個商隊,前往西涼販運馬匹。

馬謖一聽,這倒是一個好主意,連忙和三哥商量,自己要帶著衛隊,跟隨商隊一起前往西涼。

有了馬謖出面,可以利用馬家和馬騰的關係,馬賢又調整了計劃,派幾個心腹人手,準備到西涼開設馬家商鋪,建立自己的生意。

馬謖自然非常支持,他還準備在西涼建立幾個情報點備用,因為他知道,以後在秦川的曹、劉大戰中,肯定少不了自己的身影!

馬謖兄弟商量好了事情,他也顧不得回家辭行,就讓三哥馬賢代為轉告父母和妻子,自己隨即啟程,前往西涼。

……

…… 曹操雖然瞞住了馬騰到來的消息,但調動軍馬動靜不小,他南征的消息,早就不是秘密。

這次南征,曹操吸取了赤壁大敗的教訓,並沒有集結三十萬大軍一起前往合肥,而是讓李典、樂進統兩萬軍馬,先到合肥與張遼匯合。

李典和樂進的任務,並不是攻佔廬江郡城,而是仿效當年周瑜攻陷江陵郡的計策,先把廬江郡的外圍縣城和隘口,都掃蕩乾淨了,然後再集結軍馬攻打一個孤立的廬江城。

上次赤壁大敗而歸,曹操回到許昌以後,做了深刻的反思。

他自起兵以來,一直都是以多勝少,以弱勝強。

平定整個北方以後,曹操接收了袁紹的數十萬軍隊,但曹操並沒有全盤接收,經過精選以後,只留下了不到一半。

儘管如此,曹操的軍隊在北方經過了數年的征戰,軍隊的數量和戰鬥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可以說軍力鼎盛。

隨著實力的提升,曹操的野心膨脹,這才盡起大軍,想要用絕對的實力,逼迫劉備和孫權投降,不戰而屈人之兵,一統天下。

如果劉備和孫權不自量力,他準備用絕對的實力碾壓他們。

但因為曹操本人和部下的心態發生了改變,過於倚仗強大的軍事實力,反而疏於謀划和防範,因而著了周瑜的道。

這次赤壁慘敗,曹操不但兵力損失慘重,而且糧草軍資的消耗,並不比他平定整個北方耗費的小,讓他難以承受,遲遲不能起兵報仇!

痛定思痛,曹操覺得還是要走精兵路線,決定不再依靠兵力優勢征戰江東。

這次出兵合肥,雖然說是三十萬,其實曹操只是準備了八萬大軍,李典、樂進帶兩萬大軍先行,打得廬江守將吃不住勁以後,孫權自然帶兵增援。

到那個時候,曹操再統大軍前往,進行決戰。

李典、樂進不負曹操所望,在廬江郡各地橫行,各縣的官府和錢糧,全部被曹軍奪走。

鎮守廬江的是江東老將程普,他有些坐不住了,也只有他才能夠鎮住江東這些驕兵悍將。

自從曹操南征的消息傳來,孫權就增加了廬江的守衛力量,兵力由原來的五千增加到一萬,他還把呂蒙、蔣欽、周泰、凌統等能戰之將全部派過來,自然是準備最後與曹操在此決戰。

也不是孫權兵馬不足,小小廬江城,要想久守,也只能駐紮這麼多軍隊了。

但廬江城一面臨水,易守難攻,如果曹操要想強攻拿下城池,損傷肯定不小。

因此,曹操打的主意就是長期圍困,迫使江東軍撤退,如果孫權要想解圍,只有另外集結軍馬,在城外與曹操決一高低,敗者只能退走。

程普雖然兵馬數量處於劣勢,但李典和樂進兵分數路,給與了他各個擊破的機會。

程普為了保持士氣,自然容不得曹軍橫行,曾經數次出兵襲擊,但因為曹軍騎兵的巨大機動能力,程普反而落入李典和樂進的計謀之中,折損了不少軍馬,已經向孫權發出了求援信。

孫權接到程普的求援信同時,也接到了諸葛亮給魯肅的回信。

信中,諸葛亮信誓旦旦地告訴魯肅,江東不需要動用兵馬,只要緊守城池即可。荊州因練兵未成,也不會出兵攻擊襄陽,但一月之後,西北會有大變故,曹操如果攻不破城池,唯有主動退兵。

接到諸葛亮的回信,魯肅自然猜出,諸葛亮是要說服馬騰起兵進攻長安,他對諸葛亮信心十足。

在他剛要說服孫權堅守不出的時候,他得到一個不確定的的消息,西涼馬騰似乎率兵到了許昌,這樣一來,孔明的計劃就很有可能無法執行。

在魯肅看來,諸葛亮有鬼神莫測之機,發生奇迹也是可能的,他也無法做出正確的判定,就直接把諸葛亮的來信報給孫權,讓他自己判斷。

孫權接到程普和諸葛亮的信件以後,召集手下文臣武將議事,雖然對諸葛亮的判斷將信將疑,但手下文臣都不想與曹操死磕,贊同暫時不大動刀兵。

江東一些將領,則認為不應該堅守不出,失了銳氣,久守必失。

孫權沒有辦法,要想起大軍決戰,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就算是準備糧草軍資,有要十天半個月。

孫權最後決定,先等一等再說。但對程普的求援也給與了回應,派甘寧領兩千軍馬前往協助守城。

程普發出求援信,其實是因為連續兩次小敗,想要堅守不出。但手下呂蒙、周泰等一班將領有些不服,相繼向程普請戰,要和李典、樂進決戰。

程普也不好一直回絕,只得以兵力不足為名,向孫權求援。

甘寧帶來了兩千軍馬,也帶來了孫權固守待援的命令,這堵住了呂蒙等人的請戰。

因為廬江郡山川眾多,水網密布,道路崎嶇,行軍不便,李典和樂進本來就是在釣程普這條大魚,並沒有全力清掃外圍,一轉眼一個月過去了,因為程普不上鉤,雙方進入相持階段。

……

……

馬謖帶著一百餘衛士,加入到馬叔常的商隊之中,很快就和商隊成員打成一片。

因為軍中本來就戰馬缺乏,馬謖並不能給衛士們配齊馬匹,就索性全部步行,把十餘馬匹留給了馬良的衛隊。

雖然沒有馬匹代步,但行進的速度並沒有多大影響,因為商隊走的都是山路為主,馬匹都是用來拉貨,也只能緩緩而行。

現在馬謖衛隊的武力有強大了不少,因為沙摩柯要刷聲望,雖然劉備採取了懷柔政策,但雄溪部落沒有撈著將官的名額,部落幾個和龔力齊名的勇士,有幾個動了心思,想要追隨馬謖,在戰場上博取功名。

馬謖自然是來者不拒,又僱用了賀雲和方山兩位勇士,加上邢道榮,就有了三員勇將,如此武力,就算是被大軍包圍,要想突圍而出也不是難事。

馬叔常選定的線路,是穿過襄陽,從上庸、漢中、武都、最後到達天水城。

天水城就是這次馬謖的目的地,因為馬騰大軍就是在此鎮守,馬謖可以前去送信。 襄陽是荊州重鎮,被曹操佔領以後,非常重視,留下重兵鎮守,就算是赤壁兵敗以後,周瑜也沒有能夠攻下襄陽。

曹仁從江陵主動敗退下來,主要原因就是要保存實力,固守襄陽這個戰略重地。

他為人穩重,對襄陽戒備森嚴,馬家的商隊有數百人馬之多,要想偷過襄陽,難度可不小。

在馬謖看來,這襄陽是第一道關卡,商隊只能從山中小路偷過。

鳳舞隋末 上次曹操南征,馬謖帶領私兵追隨劉備不及,潛往當陽之時,就是從山中小路穿過的,但不知道商隊會採用什麼法子。

馬謖可不怕曹軍的攔截,他手下雖然只有一百餘衛士,但因為有了邢道榮、賀雲、方山這三員猛將,千軍萬馬也攔不住他。

但馬謖也不敢輕易動手,暴露自己倒在其次,主要怕連累商隊受損,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準備動用武力的。

因此,他把通過關卡的事情,全部交給了商隊負責人馬劍合。

馬劍合是馬謖的族兄,已經年近四十,因為年齡相差較大,他們平常打交道並不多,彼此並不熟悉。

他對馬劍合的了解,還停留在幼年時的記憶之中,那時候的馬劍合,也練得一身武藝,但不務正業,專門結交一班狐朋狗友,在外面偷雞摸狗、吃喝玩樂,在馬家可沒有什麼好名聲。

獵罪者 馬叔常把馬家商業發展起來之後,需要大量的人手,都是從族人中挑選的,聽說馬劍合也進入了商隊之中。

所謂「浪子回頭金不換」,馬劍合改邪歸正以後,因為結交的朋友多,在商業中很快就嶄露頭角,受到了馬叔常的重用。

兵王棄少 這次開闢西涼販馬的商業通道,因為路途遙遠,並不太平,精通武藝的馬劍合,自然就是最合適的人選。

進入襄陽以後,馬劍合併沒有轉入山路中潛行,還是在官道上大搖大擺的前進,就算是遇到重要關口的曹操守軍,也是非常容易的通過了檢查。

馬謖不是多事之人,但還是對馬劍合刮目相看,對他通過關口的方法非常感興趣!

畢竟作為一個將軍,馬謖早晚要領兵出征,如果能讓部隊神不知鬼不覺通過敵方的關卡,肯定能夠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中午休息的時候,馬謖和馬劍合坐在一起用飯,他再也忍不住了,向他打聽過關的方法。

原來,這一路過關的方法,並不是馬劍合自己決定的,而是馬叔常早就安排好的。

馬謖在江東之時,為了收集情報,曾經牽線讓馬叔常與孫朗開展了生意上的合作,商隊有了孫朗的金字招牌,在江東地界省去了不少麻煩事,等於減少了很多的支出,效益自然就提高了!

也許是受到了與孫朗合作的啟發,馬叔常的生意,已經與多個勢力的官方開展了合作,就算是曹操也不例外,在襄陽的合作對象,他找的是上庸太守蒯祺。

馬謖不由對三哥馬叔常有點佩服了,他找的人非常恰當!

蒯祺雖然是上庸太守,但他作為蒯良和蒯越最小的弟弟,在嫡長子掌權的世家大族,可不是什麼掌上明珠,他並沒有多大話語權。

曹操赤壁戰敗,江陵被劉備佔領,族長蒯越怕受到清算,舉家從江陵北遷,因為土地是無法帶走的,蒯家的財富大幅度縮水,蒯祺的日子也不好過。

「千里當官只為財!」,讀書人當官都是為了錢,而商人們為了錢不擇手段,為了「錢」這個共同的目標,官商勾結是必然的結果。

蒯祺是諸葛亮的姐夫,因為與諸葛亮的關係結識了馬良,通過馬良的牽線,馬叔常能夠與蒯祺開展商業合作,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知道了馬叔常周密的安排以後,馬謖放下心來,再也不管別的事情,跟著商隊前進。

馬家有兄弟兩個出仕,在劉備集團的分量不輕,馬劍合與蒯家接上頭以後,無意中透露了馬謖的消息。

蒯祺可不怕受到牽連,他還是諸葛亮的姐夫,曹操也不在乎這些,照樣任命他為上庸太守。

蒯祺親自設宴款待馬謖,兩人如同多年好友,高談闊論,根本就沒有一點敵對勢力的尷尬。

三國時期,世家大族都是有選擇的與各大勢力合作,絕不會在一顆樹上弔死,因此,即便是親兄弟,也可以分別進入敵對勢力為官。

因為商隊第一次前往西涼,能否成功,馬叔常心裡也沒有底,攜帶的貨物並不多,主要是西北緊缺的布匹、茶葉和鹽巴等,因此,商隊的行路速度很快,只有數天功夫,就進入了漢中郡。

馬叔常謀划頗深,在上庸有蒯祺這個合作者,在漢中他找的是閻圃。

閻圃深得張魯信任,在漢中任功曹之職,張魯政權是****,在正一教內,閻圃更是身份崇高,是僅次於張魯這個「師君」的「治頭大祭酒」。

有了閻圃這塊金字招牌,馬叔常的商隊在漢中郡各處暢通無阻,很快就進入了漢中城。

閻圃是張魯手下有名的謀士,他出手幫助馬叔常,並不完全是為了錢,他主要是為了結交馬家兄弟,給馬良和馬謖留下香火之情,給自己留下一些後手。

達到漢中以後,不知道閻圃從哪裡得到消息,知道馬謖與商隊在一起,就在漢中設宴,熱情款待馬謖。

也許是猜到了馬謖的意圖,在宴席上,閻圃特意透露了馬騰已經率五千西涼騎兵到了許昌就任征南將軍之職,西涼軍馬,現在由馬騰的長子馬超統領。

這個消息對馬劍合的商隊沒有影響,但對馬謖來說,就是當頭一盆冷水,讓他一下子心都涼了。

馬騰不在西涼,倒不是什麼大事,因為他與馬超是同齡人,有更多的共同語言,馬謖還是有把握說服馬超興兵攻擊曹操的!

現在問題是,馬騰是帶著馬超的兩個弟弟在許昌任職,相當於一家人在許昌做人質,這事情就相當難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