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席秋怡租的房子就是三房兩廳,杜美華和席國強住一間,一間是席錦榮和張文玲,還剩下一間,是家裡來客人了,可住在這裡,現在也暫時是空著。

杜美華看了環境后,覺得也不咋滴,跟宋家沒法比,錢也已經給了,她也不好再當著席秋怡的面說些什麼。

席秋怡還特地帶著杜美華到樓下,熟悉一下附近的環境,走了十多分鐘,席秋怡見杜美華也沒吱聲,就大概猜到幾分杜美華心裡的想法,不過她表面上當什麼都不知道。

等將附近的環境熟悉的差不多了,席秋怡就提出要回去了,理由是擔心宋大媽無法照顧好兩個孩子。

她都這麼說了,杜美華也沒理由去攔著,不讓她回去。

杜美華回到出租屋,將東西都擺放好,衣服掛好。

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

她直接對張文玲下達命令:「今天你去買菜做中午飯。」

張文玲哪怕是很不爽杜美華的態度,她臉上沒有表現出來,而是說:「阿姨我做菜的廚藝一般般,如果要是做得不好吃,你也別……」

『嫌棄』二字都還沒說出口呢,就被杜美華打斷:「廚藝一般般難道就不會動動腦子,想辦法把菜做得好吃一點嗎?」

被她這麼一嗆,張文玲一時語塞,無助的目光投向了席錦榮。

「媽,要我說,能有飯菜吃就已經很不錯了,你還挑好不好吃,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媽你自己動手做飯了,再讓文玲給你打下手,行嗎?」

自從杜美華待在監獄后,她就一直沒機會動手做菜,出來后,她又住在宋家,做飯什麼的,都是宋大媽一個人承包了,她的廚藝早就已經生鏽了,要讓她下廚,恐怕連她自己都不太想吃。

為了將做飯的責任又推回給張文玲,她就故作幾分生氣的樣子,瞥著席錦榮,「你看看你,這人都還沒進門呢,你就知道偏心於她,你之前還老說我偏心秋怡,你再看看你自己現在是什麼樣子,跟我之前有什麼區別?」 黃然回到了北京,給了香香一份新代碼資料,香香如獲至寶。而汽車公司的事情已經開始正式運行,黃然在郊區買下了四千畝土地,華夏汽車公司就要建立在這裡,基地的建設在緊張的進行著,龐大的建築隊伍讓工程火速的進行著,而全自動化生產線也在湘江快速的生產著,湘江的那條生產線日產量雖然達到了上千台。但是國內需要的大巴車卻是一個巨大的數字,包括城內公交在內,全國需要的大巴車幾千萬輛,僅僅北京市就有需要上百萬這個數字可是巨大的。

如果汽車公司建好以後,日產量將達到幾萬兩,甚至十萬兩。這樣的速度可謂是飛快的,但是想想全國這麼多公交大巴,還有全世界這麼多,這個速度就慢了很多,原材料也緊急的從各地運到了北京,而在汽車公司周圍,還建立了一個原材料加工廠,專門生產新能源大巴的專用材料。

而黃海濤這個時候也完全恢復了過來,自己的公司倒閉了,但是自己卻有機會管理一個國際化的大公司,這對黃海濤而言又是一種重生。汽車公司分地上和地下,地上的是汽車組裝車間,而地下的部分就是零件生產車間,還有零點電池組的生產車間。而工廠裡面的工人全部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一個個精神力十足……

黃然和黃海濤慢慢的走在工廠裡面,看著忙碌的工人,兩個人笑了笑,魅狐這個時候一身職業裝,手裡拿著一份檔案,一副女秘書的打扮,而她現在的身份就是黃然的女秘書。

「黃叔,這裡以後就交給你了,基地的建設估計沒有一個月是完不了工,這段時間你就多*心了,而周圍的原材料加工廠會快一些,等工廠建好以後,我們就投入生產,我也要回湘江了,有什麼事情可以去公司的分部找葉經理和吳經理,他們負責我們公司北京分部的事情……」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黃總,你就放心吧!這裡交給我我肯定能打理好的……」黃海濤笑著說。

「黃叔,不是說好了不讓你叫我老闆嗎?多彆扭啊,以後叫我小然就行了……」黃然笑著說。

「哎,這可不行,這是規矩,出門在外,如果我喊你小然,大家還以為我是老總呢……」黃海濤笑著說。

「呵呵,這樣吧!公眾場合你喊我黃總,平時你就叫我小然吧!」黃然笑了笑說。

「恩,好吧……」黃海濤笑了笑說。

「恩,那就行,我先走了,這裡就交給你了……」黃然笑了笑,帶著魅狐離開了,而黃海濤繼續視察工廠。

「呵呵,你還真有當老闆的潛質……」魅狐坐在車上,看著黃然笑了笑。

「嘿嘿,你的秘書當的也不錯啊……」黃然笑了笑。

「我這個秘書不合格啊!我沒事幹啊……」魅狐笑著說。

郭藥師 「怎麼才能算是合格啊……」黃然看著魅狐笑著說。

「我前幾天才看到一句話,形容的非常得體……」魅狐這個時候笑了笑。

「什麼話啊……」黃然好奇的問。

「嘿嘿,有事秘書干,沒事幹秘書,這樣的才算是好秘書……」魅狐看著黃然,笑著說。

「哎呦,沒想到你著幾天,好的沒有學會,全學的壞的啊!」黃然聽到這句話,差點噴出來,然後笑著說。

「哼,你就符合後半句……」魅狐這個時候小嘴撅的老高,那個可愛勁讓黃然笑了笑。

「好,你既然想工作那就讓你工作,反正你也吃不了虧……」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這才對嗎?每天讓我閑著,我都快發霉了……」魅狐這個時候笑著說,臉上露出燦爛的神色。黃然看了看魅狐,笑了笑……

「蕭姐姐,你們倆來了……」在華夏公司的分部,吳珍珍和葉凝正在討論什麼,看到黃然和蕭媚來,笑著說。

「呵呵,這裡搞得不錯嘛!」黃然笑了笑,看著周圍的裝修。

「呵呵,這是我親自設計的,怎麼樣……」葉凝聽到黃然的誇獎,笑著說。

「恩,還是我家葉凝厲害,來,讓老公親一個……」黃然笑了笑,抱著葉凝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吳珍珍和蕭媚看到這一幕都笑了……

「哎呀,周圍這麼多人呢,我現在可是總經理,要注意形象的……」葉凝趕緊整理了一下面容,看了看周圍,笑著說。

「嘿嘿,誰敢說,誰敢笑……」黃然可愛的看著周圍,周圍的那些工作的女孩們一個個都捂著嘴巴,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好了,你這樣的表情你嚇唬誰啊你……」吳珍珍這個時候笑了笑說。

「嘿嘿,珍珍,你們這裡怎麼全是女孩啊……」黃然此刻好奇的問。

「女孩怎麼了,女孩就不能幹大事了嗎?我就是全要女孩,我們女人要翻身做主人了……」葉凝這個時候自豪的說。

「你小心我給你全收了……」黃然這個時候湊到葉凝的耳邊,輕輕的說。

「你敢……」葉凝此刻看著黃然,掐著小蠻腰,一副潑婦的樣子。

「不敢,不敢……」黃然趕緊笑著說,周圍的女孩笑著說,他們沒想到這個帥氣有名的董事長這麼隨和,一點架子都沒有……

「好了,都繼續工作吧!」黃然笑了笑,對周圍的人擺了擺手,然後他們四個人走進了經理辦公室。

「小凝,珍珍,我要會湘江了,那邊還有一大堆事情需要辦呢,我必須回去處理,你們兩個要照顧好自己啊……」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恩,你就放心吧!不過你要經常來看我們啊!」葉凝笑著說,吳珍珍也看著黃然。

「恩,好的,我會經常來看你們的,有什麼事情打電話就行了,還有,古武術別忘了練習……」黃然笑了笑,回來的這幾天,黃然讓葉凝和吳珍珍學習古武術,有魅狐的幫助,他們輕而易舉的就產生了真氣,雖然沒有打通全身經脈,但是也算是古武之人了。

「恩,我們會好好修鍊的……」兩個人笑了笑,想起修鍊古武術就能像魅狐那樣青春永存,她們心裡也很興奮……

「恩,你們就別送我們了,我們兩個下午的飛機,你們也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而且還要上學……」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說,魅狐也點點頭。

「好吧!但是你到了湘江給我們打電話啊……」葉凝笑著說。

「好的……」黃然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和魅狐走出了辦公室。葉凝和吳珍珍看著兩個人,輕輕的笑了笑,然後又繼續工作,她們心裡也想為黃然分擔一些,不想做一個漂亮的花瓶。

黃然和魅狐坐上了回湘江的飛機,而那十輛大巴車黃然卻送給了國家,這幾輛車是第一批生產的十輛車,而且裝修豪華,更重要的是安全系統很厲害,進入北京後有進入一番改裝,加上防彈玻璃,安全系統也提升了等級。以後這十輛車就算是國家專用車,供領導乘坐,這也算是為華夏汽車坐了宣傳……

「老闆,你可回來了,你在不回來我就沒法收拾了,好多公司的代表都等著你呢……」葉雲看到黃然,趕緊說到。

「恩,他們等什麼啊!不是有柳總他們嗎?」黃然好奇的問。

「哎呀,柳總他們也不知道你的計劃,不敢胡亂的簽合同啊!這裡的每一份合同,都關係著巨大的利潤,她們可不敢亂來……」葉雲笑著說。

「哎呀,她們怎麼這麼笨啊!我讓他們找她們,就是為了鍛煉晴兒,賺錢多少無所謂了,我們還害怕沒有錢賺嗎?再說那些公司給的價格也不是亂來的,他們敢亂來嗎?」黃然這個時候笑了笑,輕輕的說。

「那現在怎麼辦啊……」葉雲笑著說。

「還讓他們找柳總他們,這麼多人,都閑著啊!我去找她們……」黃然笑了笑,和魅狐向辦公室走去……

經理辦公室,一個很大的房間,柳晴他們全部在這裡面,五個人正忙碌的看文件,柳晴始終面帶微笑。而張穎看一會就發獃一會,然後看了看周圍。龍雅琪卻滿臉的嚴肅。美惠子和美奈子兩姐妹卻顯得有條不紊,看著文件,不時的那筆簽字……

「我回來了……」黃然和魅狐走了進來,這個聲音驚醒了五個人。

「哎呀,你可回來了,我現在腦子都亂了……」張穎這個時候可愛的說。

「好了,休息一下,慢慢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蕭媚,是你們的大姐……」黃然笑著說,五個人看到蕭媚,就知道又是黃然的女人……

「蕭姐姐好……」張穎可愛說,其他人也慢慢的問好。

「呵呵,我正要說你們呢,外面這麼多公司來談合作的事情,你們怎麼不去和他們談啊……」黃然笑著說。

「我們不是害怕吃虧嗎?我們又沒有談過生意……」龍雅琪這個時候撅著嘴巴說。

「呵呵,別害怕,他們也不敢亂給,我給你們一個底線,我們算是技術入股,最低分成百分之二十,你們去和他們談,能漲多少就看你們的本事了,多鍛煉才能成熟嗎?」黃然笑著說。

「還要我們去談啊……」張穎撅著嘴巴說。

「呵呵,這麼快就放棄了,要是不想去就不去,老公能養得起你,你喜歡做什麼工作就告訴我……」黃然笑著說。

「真的啊!我真不會做什麼生意啊!要不我做我們公司的網路安全主管……」張穎笑著說,現在她的黑客技術已經非常厲害了,經常跟黃然學習,現在她的技術已經到了八級巔峰,突破九級也是很快的事情,黃然的新代碼可是全部都告訴了她,一有時間她就纏著黃然教給她黑客技術……

「好……」黃然笑了笑摸了摸張穎的腦袋,輕輕的笑了笑。大家也樂了起來……

(最後一天雙倍,多給點花花吧!過了這兩天,笑笑肯定拼了,都給大家補回來……) 這時張文玲又出來充當老好人,「好了,你也別為了我跟阿姨爭吵了,是我的不太對,阿姨你也別跟錦榮生氣了,好嗎?我這就去買菜做飯。」

說著,她就出門去。

見狀,席錦榮也跟著跑了出去。

這把杜美華氣得渾身直顫,手指指著席錦榮離去背影,「你……你看看他,就是犯渾,當初對陶紅雲也是如此,現在張文玲都還沒進我們席家的門呢,要是讓張文玲進我們家,那不是更把我們給氣死了?」

「唉,兒孫有兒孫福,咱們不管他算了。」

「你說不管就不管?敢情兒子不是你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反正我看張文玲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比陶紅雲都還不如,我是不會同意讓她嫁到我們席家的。」

九重華錦 席國強見她非這麼堅持,自己也不好再說,默默地繼續把家裡打掃了。

「席國強,我可告訴你了,張文玲現在是跟我們住,你可不許偏袒她,更不能聽信她的話,我是不會同意她嫁到我們席家來。」

「錦榮都為了她跟陶紅雲離婚了,你現在還不讓她進門,她又還跟咱們兒子住在一起,這合適嗎?往後要是有什麼的,人家爸媽上門來說,那也是我們家沒道理。」畢竟都在一起,就得要對人家張文玲負責。

「哼,她爸媽要是敢上門,那我就要好好地問一下她爸媽,到底是怎麼教育女兒的,這麼不要臉,去插足人家的婚姻。」

席國強無奈地看著她,「你這又是何必呢!我看錦榮是非要跟張文玲在一起,往後兩家都是親戚,你沒必要把兩家關係搞得這麼不好。」

「哼,我這麼做還都是因為張文玲,她做什麼都不好啊,非要勾搭咱們兒子,還讓他跟陶紅雲離婚,一分錢都沒得到,如果說,她真是想跟咱們兒子在一起,那就等等唄,等到錦榮主動跟陶紅雲離婚後,再在一起,現在咱們的日子也不會過得緊巴巴的。」

說到底對張文玲有意見,就是覺得張文玲就是惹禍精。

「我就覺得你沒必要惦記以前的日子,現在婚都已經離了,陶紅雲都已經有了她自己的生活,錦榮也是他自己的生活,你說得再多,也改變不了什麼。」

「誰說改變不了什麼的?如果要是錦榮肯跟陶紅雲複合,那不就什麼都事沒了嗎?錢還是咱們的家,孫子也可以天天見著,這不是挺好的嗎?」

席國強看著她,不出聲,而心裡暗道:可關鍵是錦榮不喜歡陶紅雲,喜歡的是張文玲,錦榮和陶紅雲根本就不能複合。

「不行,我一有空,我還要經常到陶紅雲面前走動走動,不能讓其他人看上陶紅雲了。」她光是一想到陶紅雲被其他男人看上了,身上的錢也是屬於那個男人的,她就覺得慪氣,渾身不自在。

「你偶爾出現在陶紅雲面前還行,就當是去看孫子,你要是出現數次過多了,陶紅雲肯定會知道你的心思,她會對你反感的。」

「她反感什麼?她養著的兩個孩子就是我的孫子,我想天天看著我的孫子,難道就不行嗎?」杜美華不以為然地說道,「就算陶紅雲知道我在想什麼,她也不敢對我怎麼樣,難道她敢不讓我見孫子嗎?不敢,她要是敢,我就去告她,我才不怕她呢!」

面對杜美華的蠻不講理,席國強這麼多年來也無法去改變她,最終只有他妥協——閉嘴的份。

另外一邊,張文玲又是掛著溫柔的外表,繼續在席錦榮面前給杜美華上眼藥……

……

往後的兩天,席秋怡過極舒坦的,宋多金雖然忙,但也會回來吃飯,而她婆婆也因為她爸媽他們都不在了,人也輕鬆了不少。

一有時間,席秋怡就愛跑到唐小芯身邊,拉著唐小芯聊天。

走的時候,席秋怡突然想起,「嫂子謝謝你給我出了這麼好的主意。」給她爸媽租房子,然後把她爸媽送過去,那都是唐小芯幫她想的。

「這又不是什麼大事,也不值得你跟我說謝謝。」

回到了家,席秋怡就看見宋多金難得下早班,就問他是不是事情都忙完了。

宋多金面容陰沉,「張文玲跑到我們公司應聘了。」

「什麼?」席秋怡錯愕看著他,繼而,連忙問他,「張文玲是怎麼知道你的公司在哪的?還有,她去應聘,你有沒有篩選下來?」

「聘請人員的事,我是交給底下的人做,下面的人見張文玲條件還不算,就留了她,她在我們公司上幾天班后,我才知道張文玲的存在。」

「你的意思是現在不能隨意辭退她了嗎?」

「也不是不可以,就是試用期三個月,要是不滿意的話,再讓她走人就是了。」

「那也太久了。」張文玲原本就是不懷好意,讓張文玲待在公司這麼久,她不放心。

對了,她想起來了,之前有一陣子,張文玲老出去,剛開始她還以為張文玲只不過出去走走而已,又再加上張文玲找沒找到工作,連一個字都沒跟他們提。

現在看來,張文玲是有計劃和目的的。

「要不你就找一個張文玲犯錯的事,讓她走人就得了,不要等到三個月。」

宋多金:「合同都簽了,你說怎麼找麻煩,讓她走人?」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說怎麼辦?明知道張文玲不是什麼好東西,還繼續留她在公司,那不是給自己麻煩嗎?」

她說的,難道他不知道嗎?只是眼下籤了三個月的合同,沒辦法將張文玲趕出公司。

席秋怡靈光一閃,跟他提議:「要不找嫂子想想辦法?」

「公司的事,嫂子一般都不怎麼管的,別因為這一點小事去找她,要不我再找一個員工盯著她,一有什麼動靜就通知我,再來就是讓張文玲負責一些不太重要的事,量她也鬧不出多大的風浪。」

他都這麼說了,席秋怡哪怕心裡再怎麼抵觸張文玲,她也不好再發作了。

這個張文玲也太有心機了。 回到湘江,黃然他們的生活忙碌了起來,就連魅狐都派出去和那些公司談判了,百分之二十的底線,雖然看起來不高,但是黃然他們僅僅的是出技術,而原材料、生產、銷售都和黃然沒關係,更重要的那些公司的新產品的核心,零點電池組要從黃然手中購買,所以黃然的利潤大的可怕。

來到公司很多,而在北京華夏軍火公司也在秘密的建設著,現在黃然要忙碌一件事情,那就是招人,現在華夏科技公司的人手明顯不夠,不單單是科研人員,還有行政人員,這些都需要一大批人才。華夏科技公司的分部暫時設置兩個,一個在北京一個在上海,而海外分部暫時還沒有這個打算,而黃然更是拒絕了海外的所有合作,就連艾琳娜的梅隆家族他都沒有合作……

華夏科技有限公司大型招聘會,在北京、上海、湘江三個地方展開了,而黃然魅狐和柳晴被派到了上海、北京有吳珍珍和葉凝兩個人,湘江有黃然親自坐鎮。轟轟烈烈的招聘展開了,華夏科技公司的未來是一個明白人就能看的出來,而這段時間更是風光無限,一大批有志青年正向報名,這裡面還有許多大公司的精英人員……

一份份簡歷擺在幾個人的面前,黃然揉了揉腦袋,這些簡歷實在是太多了。

「雅琪,讓下面的人打電話,讓這些人明天來面試,這些簡歷我的不看了,畢竟是行政人員,不是科研人員。」黃然輕輕的說到。科研人員的招聘不用這麼麻煩,李升雲給的一份長長的名單,黃然輕而易舉的就搞定了,現在華夏科技的科研人員達到了幾千人,而這裡面年輕人最多……

「好的……」龍雅琪笑了笑,看了看眼前厚厚的簡歷,不由的搖了搖頭,不當家不知道勞累,這個時候她才知道做生意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我去下面看看……」黃然笑了笑,走出了辦公室,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然後走進地下基地。

「老闆,你來了……」葉雲笑了笑迎接了上來。

「恩,怎麼樣……」黃然看著周圍,笑著說。

「這幾天我們全力生產,騰龍客車豪華型已經生產了八千台,但是客運公司的訂單式兩萬台,還差一萬二千台,還需要十二天。而湘江公交公司的訂單就太多了,他們的第一筆訂單就達到了五萬台,我們正在設計車型……」葉雲輕輕的笑了笑說。

「恩,加快進程,畢竟是我們的第一筆訂單,一定要做好……」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老闆,你就放心吧!我們的質量一定是最好的……」葉雲輕輕的笑了笑,這第一批訂單就讓黃然的科技公司大賺了一筆,豪華大巴車的售價達到了二百五十三萬人民幣一輛,第一筆訂單就是幾個省市的客運公司,兩萬台的訂單,僅僅這第一筆聲音,就讓華夏科技公司賺了幾百億,這樣的賺錢速度,真是快的嚇人。

其實更大的訂單是全國各地的公交公司畢竟豪華大巴的價格太貴,雖然節省油料,但是這樣的價格還是有點高,而零點電池組的公交車價格就便宜多了,五十萬的售價讓全國各地的訂單送了上來,不用國家強制執行,那些公交公司就主動求上門來。

「對了,科研小組的進程現在怎麼樣,那些公司的科研人員在這裡還習慣吧!」黃然輕輕的問到。

「恩,我們的地下五層專門供他們研究,進程很快,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有第一批研究成果,我們的研究人員這在加快研究,零點電池組二代的研究也已經展開,二代零點電動機也在研究當中,加入了新型渦輪增壓技術、微型定速系統,估計還需要一段時間……」葉雲慢慢的說。

「恩,要加快二代電動機的研究,尤其是大型電動機的進程……」黃然輕輕的笑著說。

「恩……」葉雲輕輕的點了點頭,現在地下基地十層差不多都快用完了,最後兩層是絕密層,除了黃然和少數人能進去,就連葉雲都不知道裡面研究的是什麼,他僅僅知道裡面前一段時間來了一大批的研究人員,這些日子再也沒有出來過……

「恩,大家辛苦了,我下去看看……」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走了下去,葉雲看著黃然的背影,笑了笑。

「隊長……」地下十層的守衛看到黃然的到來,一個個精神的喊著。

「恩,大家辛苦了……」黃然行了一個禮,大家都笑了笑,僅僅這兩層就有五十名經過第一階段特訓的龍牙,還有十名第二階段訓練的龍牙,加上這裡先進的防護措施,任何人想偷偷的進去那都是不可能的。

黃然穿過一道有一道門,來到了科研中心,這是一個巨大的房間,在房間中間有一個巨大的支架,中間有一個直徑大約兩米,看起來像一個圓球的東西,而許多工作人員正在那裡研究者,一個個老者緊張的在哪裡計算著,就連黃然進來都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

「大家好,現在進程怎麼樣……」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說。這個時候大家才反應過來,看了看黃然,笑了笑。這個時候一個老者慢慢的走了過來……

「黃總,你給的資料真實太齊全了,我沒想到這輩子竟然能有這樣的機遇,雖然研究才剛剛開始,但是我相信用不了半年的時間,我們肯定能成功……」老者激動的說。

「恩,大家辛苦了,你們是國家的驕傲,我們年輕人永遠不會忘記你們的……」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呵呵,我們國家有了這件東西,我想很快就不用在忍氣吞聲了,現在就連那些小國家也該縷一縷老虎的鬍子,我看見我就生氣……」老者氣憤的說。

「呵呵,不用擔心,很快我們就不再受那些國家的欺負,我們中國必將站在世界的巔峰,天朝之國,很快就會恢復了……」黃然笑了笑,大家聽到這話也笑了笑。

「呵呵,等這件東西研究成功,你們的名字會永遠刻在祖國的豐碑之上……」黃然讚歎的說。

「呵呵,黃總客氣了,要不是有你的資料,我們別說研究這個項目了,就連想都不敢想啊!我們這些人,來到時候還不願意過來呢,但是現在,你想趕他們走都趕不走啊……」老人看著忙碌的人群,笑著說。

「呵呵,張老你客氣了,不用害怕資金,不管缺什麼,只要你們提的出口,我就一定給你們辦到,你們就放心的搞研究……」黃然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