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此事兒父親會周旋。」謝昶知曉她看似淡然,實則性子剛烈,倘若真的強來的話,到時候只會兩敗俱傷。

韶華起身朝著謝昶恭敬地行禮道,「女兒多謝父親。」

謝昶笑道,「原本此事兒便是要問過你的,若你不願,我自是不會答應。」

「父親,母親的事兒?」韶華抬眸看向謝昶。

「如今還不是時候。」謝昶接著說道,「你只管去忙自個的便是了。」

「是。」韶華多少是明白謝昶的心思的,故而便恭順地應下了。

待韶華離去之後,謝昶嘆了口氣,而後看向屏風后。

重織錦繡 「大皇子,華兒不願意,我自然也不會強扭了她。」謝昶的語氣透著低沉,顯然是做了決定。

拓跋玦似是早猜到結果如此,面上依舊掛著淺笑,「本王求娶之心已決,定然不會輕易放棄。」

謝昶也只是垂眸不語,端看拓跋玦的本事了。

拓跋玦出了謝昶的書房,回了他如今歇息之處,便見侍從早已經等著他。

「殿下,大王傳來密函。」侍從恭敬地將密函遞給他。

拓跋玦接過,看過之後便丟在了一側,「只說本王會儘快回去。」

「是。」侍從應道,便退了下去。

韶華回去之後,便見謝詁已經到了。

她淺笑道,「二哥。」

「大妹妹,正巧我有事與你說。」謝詁看著她說道。

二人便入了花廳,相繼落座之後,謝詁便直截了當地說道,「這大皇子怕是要在府上久住了。」

「嗯。」韶華點頭道。

「如今外頭可都傳,大皇子此行乃是為了大妹妹。」謝詁看向韶華說道。

韶華當即便明白了謝詁前來之意,接著說道,「二哥覺得如何?」

「端看妹妹可否願意了。」謝詁低聲道。

韶華見謝詁是來詢問,也是在表明態度的,淺笑道,「妹妹在此多謝二哥了。」

「大妹妹何出此言?」謝詁見韶華明白了,便也不久留,閑聊了幾句便離去了。

謝歡等謝詁離去之後,才過來。

「大姐。」

「四妹妹。」韶華見謝歡的氣色好了不少,也便放心了。

謝歡想了想,還是說了,「三姐今兒個過來了。」

「三妹妹如今的心思四妹妹可是明白?」韶華也不想謝歡被牽扯進去。

「妹妹明白。」謝歡是看出來的。

「此事兒,四妹妹只裝作不知。」韶華淺笑道。

「大姐放心。」謝歡連忙應道。

韶華繼續道,「明日我要出去一趟,四妹妹可是要與我一同出去?」韶華看著她說道。

「大姐要去何處?」謝歡如今跟著韶華,多少也不喜歡待在府上,總是想著往外頭走。

因著韶華得了老夫人與謝昶的應允,可以隨意出入,在閨閣女子中,那也是難得的。

謝歡也便隨著韶華經常出府,久而久之,便也不愛在府上待著了。

韶華接著說道,「去一趟袁家。」

「哦。」謝歡嘴角勉強扯出一絲的笑容來。

韶華看著她,「難道四妹妹不願意去?」

「哎。」謝歡幽幽地嘆了口氣,「不過是不知該如何面對袁二小姐。」

「人各有志。」韶華淡淡道,「道不同不相為謀。」

謝歡沉默了半晌,似是明白了,「多謝大姐提點。」

「那四妹妹便早些回去歇息吧。」韶華見謝歡想明白了,低聲道。

「大姐也早些歇息。」謝歡說罷,便離去了。

韶華等她離開,才轉身去了書房。

巧鳳走了過來,「大小姐,大皇子在外頭。」

「請。」韶華深吸了一口氣,低聲道。

「是。」巧鳳便退了下去。

鄭嬤嬤上前,「大小姐,這大皇子前來,難道是知曉了您的心思?」

「想來是。」韶華卻也不知曉拓跋玦究竟何意。

這是拓跋玦第二次來到她的院子,等入了廳堂之後,並未坐下,而是靜立著。

韶華上前,「臣女參見大皇子。」

「華妹妹不必多禮。」拓跋玦溫聲道。

韶華斂眸道,「大皇子請。」

拓跋玦見她無動於衷,雙眸微沉,便緩緩地坐下。

韶華只是恭敬地立著,只等著他開口。

拓跋玦揚聲一笑,和顏悅色地說道,「華妹妹何必如此拘禮呢?你我之間,無需如此。」

韶華也只是恭順地坐下,開口道,「禮不可廢。」

「看來華妹妹待我還是如此的見外。」拓跋玦略有些無奈道。

韶華並未回應。

過了半晌,拓跋玦又開口道,「明日我正好要去袁家,聽說華妹妹與袁家多有來往。「

「何不讓臣女家兄長陪同呢?」韶華抬眸看向拓跋玦說道,「畢竟男女有別。」

拓跋玦接著說道,「如此也好。」

韶華見拓跋玦便這樣爽快地答應了,卻也不知他前來所為何意?只等著他繼續,未料到他起身便走了。

她愣了愣,便恭送他離去。

鄭嬤嬤不解地目送著他離去的身影,等回了書房之後,她才開口,「大小姐,這大皇子究竟何意?『

「不知。」韶華一時也猜不透。

只不過她卻覺得有些奇怪,她明日要去袁家,也不過是臨時起意,為何拓跋玦也正要去呢?難道真的是巧合不成?

她抬眸看了一眼鄭嬤嬤,沉默了半晌。

鄭嬤嬤見她正在沉思,便安靜地退了下去。

書房內也只剩下她一人。

素日,倘若沒有旁的事情,韶華也只喜歡獨自待在書房內。

如今書房內只剩下她一人,她正想著明日要不要去袁家,便見巧鳳垂眸入內。

「大小姐,沈三公子來了。」

韶華挑眉,「到底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大小姐,與沈三公子一同前來的還有袁大公子。」巧鳳接著說道。

「我知道了。」韶華點頭道。

巧鳳便退了下去,自是先請人入內。

韶華稍作8收拾,這才出了書房,去了廳堂。

沈煜今兒個難得穿了一身墨色長袍,正側著身子立在廳堂中央。

袁陌塵則是一身淺色長衫,二人並未落座,只是在等著他。

待瞧見韶華出來,二人對視了一眼,便一同看著她。

韶華上前,微微福身,「袁大哥,沈三公子。」

沈煜挑眉,依舊習慣地蒙著面紗,並未開口。

袁陌塵溫聲道,「華妹妹,我不過是作陪罷了。」

韶華愣了愣,淺笑道,「茉姐姐在邊關如何了?」

「自在的很。」袁陌塵笑著回道。

韶華微微點頭,「倒是羨慕茉姐姐能這般洒脫。」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袁陌塵看著她,「聽說大皇子如今在府上?」

「正是。」韶華看著他,「倒是巧了,大皇子明兒個要去袁大哥的府上。」

「哦?」這倒是讓袁陌塵有些意外,畢竟袁家戍守邊關,北蠻與夕照戰事頻繁,算來,袁家與北蠻是有深仇的。

袁陌塵低笑了一聲,這拓跋玦倒是個厲害的人物。

沈煜也只是看向她,只等著她將目光落在自個的身上。

見她只顧著與袁陌塵閑聊,他手中握著的摺扇微微動了動,掩唇輕咳了幾聲。

袁陌塵這才笑道,「既然來了,但說無妨。」

這話顯然是對沈煜說的。

韶華這才一愣,抬眸看向他。

四目相對,也不知怎的,韶華只覺得心莫名地一陣心慌,連忙收回視線,低聲道,「沈三公子有事?」

沈煜見她如此,眉目間閃過一抹華光,這才開口道,「你可是要遠嫁?」

「此事由不得我。」韶華坦然道。

沈煜直視著她,過了半晌才開口,「莫要忘記了那血珊瑚手釧。」

「我不是已經物歸原主了?」韶華卻也不知沈煜究竟是何心思,她不願意嫁給拓跋玦,更加不想與沈煜有任何的牽扯。

袁陌塵見狀,笑著轉身出了屋子。

廳堂內,只剩下沈煜與韶華二人。

沈煜定定地看著她,過了許久之後才說道,「我不逼你。」

韶華只是轉身,並未看他,「沈三公子倘若為了此事前來,那便不送了。」

沈煜見她如此,也只是淡然一笑,自袖中拿出一個錦盒來,放在了她身側的矮几上,「過幾日會有宮宴,倘若陛下賜婚,你可打開此物。」

「這是?」韶華轉身不解地看著他。

沈煜已然轉身離去。

韶華盯著那鎖著的錦盒,正要問起,便聽到沈煜傳來的聲音,「血珊瑚手釧便能打開此物。」

「這……」韶華見他已經消失不見了。

她低頭看著那錦盒,想著那血珊瑚手釧,之前不是已經還給他了,難不成還要主動問他舀回來?

袁陌塵見沈煜出來,便笑道,「何必如此麻煩?」

「走吧。」沈煜淡淡道。

袁陌塵便點頭,與他一同離去,並未出府,而是直接去了謝詁那處。

鄭嬤嬤見她怔愣地立於廳堂內,小心地上前,「大小姐,袁大公子與沈三公子去了二爺那處。」

「嗯。」韶華這才回過神來,便將那錦盒收了起來。

「大小姐,這是沈三公子讓老奴交給您的。」鄭嬤嬤說著便將手中的另一個錦盒遞給了她。

她看向鄭嬤嬤,狐疑地接過錦盒,等打開之後,雙眸閃過一抹驚訝。

鄭嬤嬤瞧著那錦盒內的東西,也是詫異不已,低聲道,「大小姐,這沈三公子是何意?」 韶華只說沈煜當真有心。

她將那許久未見的血珊瑚手釧拿了出來,盯著看了許久,才又重新放了回去。

「大小姐,這沈三公子這……」鄭嬤嬤看著她,難道對大小姐是真心的?

韶華卻覺得沈煜心思深沉,全然看不透,也不知如此做所為何意?

不過她如今更擔心的還是拓跋玦,他難道真的為了讓自個嫁過去,與皇帝談了什麼?

北蠻與夕照常年征戰不斷,邊關那處雖然有袁家鎮守,不過朝堂中卻也是紛爭不斷的。

黨派的爭鬥,從未停止過。

謝家表面保持中立,可是終究也抵不過門閥世家的利益。

韶華如今的地位,不知被多少人算計。

天才雙寶:巨星媽咪超給力 而她每走的一步,都要謹慎才是。

韶華沉默了半晌,便將兩個錦盒都獨自收了起來。

沈煜與袁陌塵去了謝詁的院子,謝詁看著二人,爽朗一笑。

袁陌塵隨即坐下,他雖對韶華有心,卻也無法,畢竟沈煜在側,他也只能甘當陪襯了。

謝詁突然慶幸自個與韶華乃是兄妹,否則……

「拓跋玦可不好對付。」謝詁低聲道。

沈煜挑眉,神色淡然,並未對此表達意見。

謝詁低笑了一聲,接著說道,「他昨日與大妹妹見了一面,今兒個便又去了。」

「我卻瞧不出他對華妹妹的真心來。」袁陌塵低聲說道。

謝詁笑了笑,「看得出來,那便不是真的了。」

的確如此。

袁陌塵在想,倘若拓跋玦真的有了這個意思,那麼他是從何時開始算計的呢?

而謝詁則是在想著,沈煜該如何化解呢?

不,應當是該如何阻止才是?

他看向沈煜,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地笑意。

沈煜不以為然,只是在謝詁這處略坐了一會。

「是了,席敬要前去邊關。」謝詁看向沈煜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