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畢竟,只有成為一個普通人,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溶於大千世界中,你才能夠體會到酸甜苦辣,才能夠體會到五味人生,才能夠讓自己的心境完美。

可劍破天卻偏偏帶著自己的光環到處浪,與其說是歷練自己的心境,到不如說是在外面遊玩兒了,那還能歷練個屁啊!

如果他真的採取了正確的方法,這次林逸恐怕沒有這麼簡單輕鬆就能搞定他!

林逸跟神府嘀咕了兩句之後,便抬頭神情輕蔑的看向了劍破天僅剩的一名隨從,冷冷的笑道:「如果你不想死的話,我建議你馬上滾蛋,否則,我不介意今天多殺你一個!」

話落。

林逸便上前一步走到了劍破天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劍破天的頭髮,就拖著對方朝著白俊傑走了過去。

那僅剩的一名隨從見狀,上前走了一小步,似乎想要衝上去救人,可當林逸扭頭的瞬間,那名隨從卻瞬間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再也不敢妄動。

他的主子都不是林逸的對手,他上前又能怎麼樣呢?除了送死之外,恐怕不會有任何的意義。

「廢物,還想偷襲老子,給我跪下!」

林逸瞪著眼睛,宛如在呵斥奴才一般,大聲呵斥道。

「砰!」

幾乎是在林逸聲音響起的瞬間,這名隨從便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幾乎沒有絲毫的遲疑。

林逸見狀玩味一笑,也不在跟對方計較了,繼續抓著劍破天的頭髮走到了白俊傑的面前,咧嘴狂妄的笑道:「你一共打了我兄弟兩次,賠禮道歉吧!」

「老大,不,不用,不用,也不是多大的事兒!」

劍破天一聽,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慌忙擺手尷尬的笑道,這可是他心中多年的偶像啊!讓他給自己道歉,白俊傑還真有些接受不了。

「瑪德,讓你道歉呢,沒聽到啊?」

可林逸卻管不了那麼多了,鬆開劍破天的頭髮抬手就是兩個耳巴子狠狠的打在了劍破天的腦袋上,如同呵斥奴才一般,不滿的呵斥道。

兩個耳巴子下去,已經處於崩潰的劍破天幾乎是本能的對著白俊傑呢喃到:「對不起!」

「呵呵,沒事兒,沒事兒。」

劍破天一臉尷尬的訕笑道。

「以後出門低調一點!」

林逸不爽的呵斥道,隨後沒有絲毫客氣直接從對方的大手上擄走了儲物戒指,然後看著客棧老闆笑道:「你這裡損失一共多少錢,我賠你!」

「啊! 邪少的億萬女人 不,不要錢,不要錢,我自己修修就行了,不要錢!」

掌柜的一聽,腦袋頓時搖的如同撥浪鼓一般,慌忙賠笑道,開玩笑,連劍破天都能夠搞定的人物,就算是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找林逸要錢啊!

「說吧!該多少錢,就是多少錢,我林逸從來不欠任何人的人情!」

林逸態度鑒定的說道,這個世界上人情賬可是最難償還的,只要能用錢解決的事兒,他林逸從來不喜歡拖欠。

客棧老闆一看林逸的態度如此堅定,倒是有些不敢忤逆林逸了,萬一激怒了林逸那後果他可承受不起,急忙咧嘴笑道:「既然,既然這樣,那,那就給三百萬靈晶吧!」

「三百萬靈晶?夠嗎?」

林逸看了一下四周的一地狼藉,有些懷疑的問道,不管是在任何一個地方,敢號稱是第一的場所,那裝修什麼的可一定都是極為奢侈的。

雖然他跟劍破天之間的打鬥結束的很快,可對整個客廳的損傷卻是不小啊!地板幾乎都被掀了一層,更何況還有不少的東西都被打成了幾分,根本無從去計算啊!

「夠了,夠了,只多不少,只多不少!」

客棧老闆點頭哈腰的盯著林逸訕笑道。

林逸見狀也懶得墨跡,直接從劍破天的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三百萬靈晶就扔給了對方,隨後扭頭把儲物戒指扔給了白俊傑笑道:「這是你的補償!」 「什?什麼?我的補償?」

白俊傑下意識的接住了劍破天那精美的儲物戒指,不敢置信的尖叫了起來。

雖然劍破天今天的表現有點差強人意,甚至可以說是有點讓人失望,可他畢竟是名滿天下,畢竟是強悍了這麼多年,他的收藏,他的儲物戒指,用腳後跟想也知道裡面的東西一定是無比恐怖可怕的,甚至,某些宗門都無法與之相比吧!

可現在,林逸竟然沒有任何的遲疑,就把這儲物戒指扔給了自己,白俊傑如何能不震驚呢?

這手筆也實在太大了一些啊!

周圍的客人們跟客棧的老闆一聽,也全部都是一臉的獃滯,隨後看向白俊傑的目光都充滿了濃濃的羨慕之色啊!沒有任何的掩飾,就是那麼赤果果的羨慕啊!

不但有實力這麼恐怖的一個老大,而且,這老大還如此的大氣,簡直要羨慕死人了啊!

「當然,他打的是你又不是我,不給你補償,給誰補償?」

林逸看著白俊傑目瞪口呆的樣子,沒好氣的笑道,隨後扭頭看著美艷不可方物的青娘笑道:「夫人,為夫這樣做你應該沒有意見吧?」

「當然,這是你的性格,我也已經習慣了,我想你身邊的朋友,應該都比你富有吧!」

青娘聞言,卻是有些無奈的笑道,作為一名商人,作為林逸的夫人,她實在是覺得林逸有些太敗家了。

帝逆洪荒 劍破天的儲物戒指有多恐怖,在場眾人雖然不清楚,可卻也能夠肯定,絕對是無可怕的啊!

只是現在東西已經送出去了,如果她在這裡生氣,不但讓林逸的好意變的很尷尬,而且也會有損林逸的面子,作為一名八面玲瓏的女人,她自然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小白,你可真是運氣好啊!跟了這麼一個好老大,我看下半輩子,你都不用為自己的修行資源而發愁了啊!」

青娘盯著白俊傑調侃道。

白俊傑一聽,心頭一抖,急忙上前看著青娘笑道:「大嫂,我的老大當然是好老大,剛好你準備打造自己的商會,肯定需要大量的資源,這儲物戒指你拿著好了,當是小弟的入股!」

「咯咯,我可不敢,既然你老大給你的,你就拿著吧!至於股份,看在夫君的面子上,我送你百分之五便是了!不過你可以要記住你老大對你的好了,如果以後讓我知道你敢做什麼對不起我夫君的事兒,我青娘下半輩子什麼都不做,就只找你一個人的麻煩!」

青娘盯著白俊傑,神情兇狠的威脅到。

「呵呵,那不能,那不能,我跟老大好歹也是生死之交,歷經過幾次兇險了,就算是我死,我都不會出賣老大的!」

白俊傑神情嚴肅的盯著青娘保證到。

「好了,都是一家人,說這些見外的話做什麼?對了,你的商會叫什麼名字,準備什麼時候開業?」

林逸盯著青娘笑問道,此時,他剛剛斬殺了劍破天這樣名滿天下的人物,倒是一個打廣告的大好時機,雖然他很相信青娘的實力,可能夠趁機討好一下自己的夫人,在林逸看來,也是一件好事兒嘛!

「開商會?」

周圍眾人一聽,果然,都是眼睛亮,詫異的看向了青娘。

而聰明伶俐的青娘也在瞬間明白了林逸的用途,當即抿嘴優雅的笑道:「我的夫君人中之雄,戰鬥力彪炳,猶如天上的神龍一般,我看商會的名字就叫做龍騰商會吧!如何?」

青娘盯著林逸反問道。

「龍騰?」

林逸一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這個名字,不管是在風水上,還是字面意思上都十分的不錯,神龍若是騰飛,那自然是凌駕於所有人之上。

而且,龍族的強大,那更是眾所周知的,不管是在那個位面,那個小世界,龍組幾乎都可以說是最頂尖的物種。

話落。

林逸看著周圍眾人淡淡的笑道:「諸位,現在我夫人既然已經取好了名字,那麼龍騰商會肯定會儘快開業的,到時候還請諸位來捧個人場啊!」

眾人一聽,紛紛一臉討好的笑了起來,開玩笑,之前的劍破天是何等的高傲!別說是邀請他們了,甚至是這些人出現在劍破天的面前,都讓劍破天有種噁心的感覺。

可現在,林逸這可等同於是在邀請他們參加龍騰商會的開業典禮啊!

總裁的新婚掛名妻 這可是一分殊榮,簡直讓他們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林少是吧!不知道龍騰上會什麼時候開業呢?」

「就是,您說個時間,到時候我們一定去光顧!」

「對,您把時間地點說出來,我們也要廣邀好友一起前去湊熱鬧啊!」

眾人紛紛盯著林逸跟青娘激動的笑道。

青娘一聽,頓時面色大喜啊!這商會最怕的就是沒有人,沒有名氣,可現在多好的一個宣傳機會啊!

林逸斬殺劍破天的消息肯定會如颶風一般瞬間席捲整個太白天,而她只要此時說出有關商會的事情,那麼不出一天的功夫,龍騰商會的大名肯定也會在整個太白天響起。

最重要的是有林逸這麼一個恐怖的靠山在,任何人想要打擊,打壓她的龍騰上會恐怕都會考慮一下後果。

而且,一旦六翅黑魔被林逸殺的消息也報出來,那簡直就是驚濤駭浪,恐怕沒有那個家族敢招惹他們龍騰商會,最少,在林逸活著的時候,沒有人敢招惹龍騰商會。

當即,青娘再度恢復了往日的精明,上前一步,鳳眸緩緩掃過眼前的眾人,神情驕傲的笑道:「諸位,我想你們之中應該有不少人認識我青娘,我之前呢是九通商會的人,只是極陽真君想要打我的注意,被我的夫君林逸殺了!」

「什麼?極陽真君被殺了?」

眾人一聽,個個都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無盡的驚悚啊!

極陽真君是什麼人,他們實在太清楚了,那可是老牌強者啊!如果不是他們剛剛親眼見到林逸無比輕鬆的斬殺了劍破天,恐怕跟本沒有人會相信這個消息。 正當人群中吵雜一片的時候,青娘繼續說道:「極陽真君的身份地位,我想諸位也清楚,所以,商會想要把我交出去,給極陽真君的師傅,用我的心性命來平復對方的怒火,我的夫君自然不願意,所以,他殺了六翅黑魔,然後踏平了九通商會在天龍峽谷的分會!」

「轟轟!!!!」

這消息簡直就像是幾百枚炸彈同時在眾人的腦海中炸響了一般,每個人都驚悚到了極致,都是目瞪口呆,一臉的不敢置信啊!

踏平九通商會的分會,這消息太勁爆了。

「等等,你,你說極陽真君的師傅是六翅黑魔?」

有人敏銳的察覺到了問題的關鍵點,盯著青娘無比驚悚的尖叫了起來。

「什麼?極陽真君的師傅?」

「十二黑魔之一的六翅黑魔?」

眾人一聽,全部都視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啊!

實在是十二黑魔的身份地位太過恐怖了一些,甚至都在劍破天之上啊!

可現在,青娘竟然說林逸殺了十二黑魔之一的六翅黑魔,這個消息眾人實在接受不了。

「我想應該很快就會傳開的,另外,我已經決定,龍騰商會的總部就建在前九通商會分會所在的抵擋,暫定三天之後正式營業!」

青娘盯著眼前的眾人信心滿滿的冷笑道。

有關十二黑魔的消息,她根本無需多言,要不了多久,九通商會活下來的人就會成為他們的活招牌。

「三天?時間是不是有點趕了?」

林逸聞言,卻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有些擔心的問道,畢竟他林逸如果要做,自然不可能是過家家隨便弄一下,肯定要弄的像樣了啊!

三天的時間,整個商會要重新規劃,建造,還要鋪貨,尋找各種渠道,時間在林逸看來實在有些太緊張了。

「夫君放心,我心中有數,這些年,青娘在外面也有些面子,你只要放手讓青娘做,三天之後我保證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青娘看著林逸抿嘴,仔細慢慢的笑道。

「咳咳,如果三天兩夜呢?」

林逸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有些不自然的訕笑道。

青娘一聽,那如水一般溫柔的眸子里頓時就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盯著林逸撅著嘴巴,有些羞澀的說道:「夫君,那恐怕不行了,你也聽到了,我已經當著眾人的面兒把話說出去了,如果三天之後咱們的商會不能如其開業,那影響多大啊!你就辛苦一下,要不晚上你去白少的房間啊?」

「咳咳,大嫂,我有一門娃娃親,還請嫂嫂饒我一命!」

白俊傑一聽,頓時身體一抖,神情惶恐的盯著青娘哀求道,開玩笑,剛剛林逸吃了多少那種果子,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啊!

這晚上要是去了他的房間,那不是要了他的老命啊!

「好了,別皮了,大不了老子晚上修行好了吧!你現在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可以說出來!」

林逸沒好氣的抱怨道。

「咯咯,沒有任何需要幫助的地方,你就等著三天後,屬於咱們夫妻的商會開業就行了!」

青娘抿嘴狡黠的壞笑道。

「行吧!你安排,走吧!」

林逸一臉的無奈啊!本以為今天能吃頓好的呢,誰曾想竟然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諸位,還請大家三天後,去我們夫妻的商會玩玩兒,到時候我自會送上好禮的!」

林逸雖然心裡不爽,不過到不好弄的太過難看,畢竟打開門做生意,這場面話還是要說的。

「多謝林少邀請,我等自然準時赴約!」

眾人一聽,紛紛抱拳,一臉恭敬的盯著林逸笑道。

如果之前青娘所說的戰績都是真的話,那林逸可就是太白天最炙手可熱的人物,沒有之一啊!能夠被這樣的人物親自邀請去參加開業典禮,這可是一種無上的榮耀。

甚至弄不好,將來都可能成為他們吹噓一輩子的資本。

「那行,到時候我們夫妻恭候諸位的大駕光臨,今天就暫時先行離開了!」

林逸抱拳淡淡的笑道。

「到時候諸位可要早點來!」

青娘見狀,也抱拳學著林逸的樣子,豪情十足的倒是看門的林逸神情微微一怔,實在太漂了。

「哈哈,林少,林夫人放心,我等自會一早就到!」

「不錯,這等盛會,乃是我整個太白天之夫,我們自然會早早的趕到!」

「到時候我會喊上親朋好友,一起去捧場的。」

眾人紛紛盯著林逸夫妻兩個,激動的笑道。

「那好,告辭!」

林逸也不在墨跡了,溫和一笑,便抓住了青娘的小手一起朝著外民啊走去。

眾人見狀,那簡直就像是平民見到了帝王一般,紛紛宮頸的讓開了一條通道,讓林逸一行人離開。

十分鐘后。

問詢急匆匆趕來的李霸聽著大廳內正在討論有關林逸的事情,整個人頓時急眼了,急忙一把抓住了旁邊的一人焦急的問道:「林少呢?林少去哪裡了?」

「瑪德你是誰啊?」

被抓住肩膀的中年男子頓時不爽了,一甩肩膀,起身盯著李霸不善的問道。

可當看清楚李霸的樣子,這中年男子頓時面色一變,神情瞬間就惶恐到了極致啊!

作為天龍峽谷的人,如果連李家的公子都不認識,那可真算是白混了。

「霸,霸王,我,我不知道是你啊!」

中年男子面色蒼白如雪,雙腿打顫,無比緊張的盯著李霸哆嗦道。

「我問你林少呢?」

李霸咬著槽牙,神情猙獰再度質問道。

「走,走了,殺了劍破天就帶著他的夫人跟一個小年輕人一起走了!」

中年男子背靠在桌子上,勉強不讓自己倒下,顫抖到。

「什麼?你說他殺了劍破天?」

李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他一路追尋林逸剛從九通商會的分部追了過來,可謂是馬不停蹄一刻都沒有耽誤啊!

可現在,他追過來了,竟然又隕落了一名天才。

「他,剛剛才殺了六翅黑魔,才滅了九通商會的分部,如何能有時間殺了劍破天?你莫不是在說謊騙我?」

李霸伸手抓住了對方的衣領,齜牙咧嘴,神情猙獰的怒吼道。 「沒,沒有啊!霸王,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問其他人啊!他們剛剛可都在這裡啊!林少殺了霸王,僅僅只是用了一招啊!」

被抓住衣領的中年男子,無比緊張恐懼的盯著李霸解釋道,畢竟李霸站在整個太白天,那幾乎就是太子爺一般的存在啊!

誰要是熱的他不高興了,那在這天龍峽谷也就算是混到頭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