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為首的魔衛大統領,出竅期巔峰!

十大魔衛小統領,出竅期修為!

元嬰期,近兩百位!

金丹期,過兩千位!

剩下的,也全部是築基期巔峰!

如此陣容,哪個隊伍能敵?

數十年在魔山中的淬鍊,尤其是魔氣的侵蝕,讓他們現在更是類似於魔頭一般的存在。

此刻,一群魔頭得到主人的命令,準備殺戮,準備嗜血。

目標,蓉城外的真元石礦脈!

蓉城外,真元石礦脈中,葉焱親自坐鎮,四千名葉氏戰隊嚴陣以待,隨時可戰。

周圍,瀾嵩郡王府與瀾寇親王府大軍依舊守護在周圍,軍權落入葉焱手中。

瀾嵩郡王府瀾寇親王徹底臣服葉焱之下,甘願驅使。

而今,兩人從此地離去,各自返回屬地,開始進行一番安排。

臣服之事,還不曾暴露。

一旦爆發,對於天瀾國而言,勢必石破天驚,在此之前他們需要為葉焱做更多的鋪墊。

得知葉氏的根基來歷之後,二人再沒有任何的不甘心,和葉焱接觸的越多,也是覺得他的深不可測。

一切,都井井有條,向著最好的方向發展著。

然而,盤主在臨時搭建的一座石殿內,葉焱總覺得心生不寧,彷彿有什麼危機在靠近一般。

這種感覺,揮之不散,始終縈繞在心底深處。

神識放開,葉焱仔細打量,周圍並沒有什麼異常。

「肯定不對勁!」葉焱沉聲自語。

修鍊者,心靈上的特殊感覺一般都不會錯,葉焱更不會錯。

「小心,今晚不對勁!」葉焱沉聲開口,聲音直接在真元石礦脈上的姜維秦放老村長等人耳邊響起。

當即,鎮守在各處的幾人紛紛睜開眼開,滿是警惕的看向周圍。

然而,他們並沒有發現什麼。

「怎麼了小焱?」老村長傳音問道,姜維秦放二人的神識也籠罩在葉焱這裡。

「不知道,但肯定不對勁,有危險降臨,通知所有人隨時準備動手!」葉焱沉聲。

老村長等人一聽,臉色也凝重了起來。

葉焱,就是他們的主心骨,一直以來葉焱創造了太多的奇迹。

他的判斷,一般都不會錯。

「準備,警戒!」姜維秦放當即安排起來。

原本各地休息的葉氏戰隊全部凝聚起來,保持作戰狀態。

然而即便是如此,葉焱心底的那股危機感依舊不曾消散。

「肯定還有大麻煩!」葉焱自語,臉色之極。

「蠻晟,隱匿在我們周圍,隨時準備動手!」葉焱傳訊蠻晟,他的一千人戰隊之前就趕來,但不曾顯露,一直在隱藏著。

同時,左右兩側大軍中,葉焱也做出了安排。

四位出竅期高手招到身邊,一萬五千人的大軍,同樣做好了隨時出戰的準備。

這一刻,葉焱幾乎動用了自己眼下所有能調動的力量進行布置,迎接接下來可能出現的莫大危機。

不知道是什麼,但絕對危險,恐怖。

這麼多年了,這是葉焱第一次有著這種感覺!

不同尋常! 真元石礦脈上,此刻聚集了七位出竅期高手,四千人的葉氏戰隊。

不遠處,一萬五千人的大軍嚴陣以待,此刻得到命令,全部在暗暗準備著,周圍更有蠻晟的一千人戰隊候命。

但是,葉焱此刻依舊覺得心中不安!

這股心悸感,彷彿被什麼惡魔盯上了一般。

「難道真要有分神期高手對我出手?」葉焱自語,猜測著。

雖然自己的戰隊聯合起來不畏懼分神期,但真若是分神期高手直接襲殺自己,以自己金丹期巔峰的實力,還真危險。

「應該不會,整個靈鷲國的分神期高手也就那麼幾位,這種廝殺正常而言不會出動。」想到分神期高手之後,葉焱又很快搖頭否決了這個念頭。

「那是怎麼回事?」

葉焱百思不得其解,但為了安全,還是悄然間做出了安排。

在真元石礦脈一地,悄然布置了遮掩法陣,以待關鍵時刻逃命。

從葉氏寶庫中取出的一件特殊的殺傷性寶物也直接悄然間扣在手心。

夜,很靜!

整個真元石礦脈上都籠罩著一股特殊的氣息,無人敢休息。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

終於,就在黎明之前,原本一直雙眼微閉的葉焱陡然間睜開雙眼。

隨即身邊的姜維秦放通天閣老人等七位出竅期高手齊齊睜開眼睛。

「終於到了!」葉焱沉聲,站起身來。

雖然還不曾看到,但那股陰冷的氣息,殺氣,他感覺到了。

「準備,戰!」一瞬間,葉焱的聲音響起,覆蓋整個真元石礦脈。

一瞬間,葉氏戰隊升空,一支支戰隊井然有序,早已有著各自的位置,戰意滔天!

周圍,另外兩支大軍同樣一瞬間警覺,快速動了起來。

所有人齊齊看向從西南方向傳遞過來的那股滔天陰冷氣息,殺氣!

不多時,兩座漆黑戰船出現在出竅期高手的探查中,感受的到其中的冷意,寒意,哪怕是出竅期高手也忍不住一陣心悸。

瀾嵩郡王府的一位出竅期高手更是瞬間臉色大變。

「竟然是他們!」

當看到葉焱等人的目光看過去之後,這人連忙開口解釋了一聲,臉色依舊不好看。

「靈鷲國數十年前最恐怖的殺戮機器,靈鷲國國主當年就是靠著這支隊伍稱霸靈鷲國,靈鷲魔衛!」

此言一出,就連姜維秦放幾人也都瞬間想了起來。

魔衛雖然數十年沒有消息,但依舊被一些人記得。

當年早就的殺戮,無數。

魔衛,也被人暗暗成為魔鬼之隊,是靈鷲國國主手中最恐怖的隊伍。

「當年這支魔衛曾經以五千人之數,屠戮一支五萬人的大軍!」姜維臉色鐵青,沉聲介紹道。

「倒在它手中的強大氏族,至少有五個!」

葉焱臉色凝重,他不敢小覷,如此戰績哪怕是此刻的葉氏戰隊也不一定能夠取得。

一群人神色凝重,不是很好看。

隨著兩座戰船的靠近,滾滾魔氣涌動。

只有五千人的隊伍,但渾身散發的氣息,猶如一頭頭深淵惡魔冒出,渾身氣息,讓人懼怕。

滾滾魔氣,更是讓人難以忍受。

虛界修真者體內的真元力,和這種魔力完全格格不入。

魔氣之中,帶著狂暴,陰冷,血腥等負面情緒,讓人心神不寧,讓人心底悸動。

見狀,葉焱都忍不住有些駭然。

終於明白為何心底會有這種特殊感覺了。

「戰!」一聲爆喝,瞬間在整個真元石礦脈響起。

剎那間,葉氏戰隊齊聲怒吼一聲。

「戰!」

氣息一樣很強,戰意更是高昂。

然而和滾滾魔氣相比,不如!

修為上的差距太大,這是層次的問題。

再度靠近,兩座漆黑戰船停了下來,一道道漆黑身影魚貫而出。

五千人,不言不語,隊形整齊,渾身黑衣包裹,魔氣環繞,看上去格外的瘮人。

整個隊伍,和葉氏戰隊一樣,看上去渾然一體!

「好強!」只是一眼,葉焱就看出了這種戰隊的可怕。

這一刻,他徹底收起了之前對這個世界戰隊聯擊之法的小覷。

眼前的這個魔衛,絕對不單單是普通聯擊之法那麼簡單。

他們周圍釋放的滾滾魔氣,有著類似陣法之效,可攻,可防,極為詭異與強大。

為首之人,葉焱看的真切,身上的魔氣最盛。

其他十人,也一個個魔氣滾滾。

看不清面容,但實力擺在那裡。

是這群魔衛的首領!

「還想抵抗?」為首高大魔衛大統領冷聲開口,充滿了陰森之意。

魔衛動手,絕不留活口。

正常而言,得知魔衛出動,一個個的早該驚恐逃遁,然後他們喜歡在這些人絕望之中進行屠戮,讓他們知道魔的可怕。

但眼下,竟然沒有。

「哼!」聞言,葉焱直接冷哼一聲。

雙方相隔不過一兩千米而已,不算遠,彼此看的真切。

「裝神弄鬼!」

佳餚記 對面,魔衛大統領聽到葉焱這話,直接笑了出來。

「桀桀……」

「看來我魔衛太久沒有出來了,讓你們都忘記了魔衛的手段了!」

「既然如此,那送你等入魔!」

剎那間,魔衛大統領陡然間一揮手,剎那間五千名魔衛瞬間渾身爆發出更強氣息,滾滾魔氣更是遮天蔽日。

剎那間,以魔衛為中心,快速擴散開來。

方圓千米距離,瞬間被包裹。

葉焱見狀,臉色微微一變,毫不遲疑開口怒吼。

「殺!」

「轟隆!」一瞬間,身後四千人戰隊齊齊爆發,一股超強力量入體,讓葉焱掌握。

眼看著滾滾魔氣籠罩而來,葉焱手中的長刀驟然間斬落而下。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葉焱臉色驟變。

「蓬!」巨大刀影竟然直接轟擊在滾滾魔氣之上,絲毫沒有接觸到魔衛,被攔截而下。

儘管長刀所過之地滾滾魔氣被斬開一些,但根本沒有傷到魔衛大軍分毫。

短暫停頓之後,漫天魔氣彷彿有著魔性一般,再度蜂擁而來,直奔葉焱等人,想要將眾人完全籠入其中。

見狀,葉焱臉色更為難看。

剎那間,一隻巨掌陡然間拍出,長刀無用,以掌嘗試。

「蓬!」巨掌落下,魔氣再度被拍散一些,但和之前一樣,根本沒有觸碰到魔衛分毫,巨掌再度被提前攔截。

更為可怕的是,隨著魔氣的涌動,魔氣中的魔衛消失了,哪怕是葉焱也無法看清!

幾乎等若是隱身,無法再進行探查!

「桀桀……一切的反抗都是無用的,你們註定要成為魔氣的養料!」魔衛大統領的聲音再度響起,充滿了不屑之意。

隨即,就在距離葉焱等人千米的魔氣之中,陡然間一支漆黑魔戟,瞬間打出,直接對準著葉氏戰隊。

如此突兀而出,讓葉焱等大為意外。

「蓬!」葉氏戰隊上方,魔戟被攔了下來。

然而一瞬間,數支負責防守的戰隊成員一個個臉色煞白不已。

這一擊,太強了,超乎了想象! 真元石礦脈上方,葉氏戰隊遭遇首個巨大危機,讓葉焱臉色煞白不已。

戰隊之前,魔氣滾滾,不斷湧現而來。

魔戟爆發,突兀而來,更是攜帶超強之威。

一擊,讓眾人受創不輕,強大的可怕。

這還是葉焱創立戰隊以來遭遇的最強危機。

「一起動手,轟散魔氣!」葉焱沉聲爆喝。

剎那間,渾身氣息再度暴漲,手中的長刀一刀刀的斬落而下。

「殺!」

周圍兩側,兩支大軍連忙而動。

剎那間,漫天的攻擊對準著漆黑魔氣團。

「轟隆隆!」

「蓬!」

巨響爆發,一次次的轟擊在魔氣團之上。

頓時,魔氣翻滾,不斷擴散的魔氣遭到阻擊,甚至被轟散了一些,上面更是有著一道道幽光不斷閃爍個不停,抵禦著無數道轟擊的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