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顧九九悶悶地別開頭:「你來幹什麼!」

北冥夜勾唇,淡淡挑眉:「我要是不來,你不得把我二姐這裡都給哭淹水了?」

「哼!誰要你假好心!」顧九九還在生氣。

「好啦,你們兩個快走吧。太晚了,我要睡覺了。」北冥蘭嫌棄地說道。

「北冥蘭,我今晚要在你這裡睡!」顧九九剛剛這麼說,突然就傳來兩聲「不行!」

她氣鼓鼓地瞪著坑人兩姐弟。

北冥夜的臉上慢慢地爬上一抹暗紅。

北冥蘭笑著說:「我睡相不好,有人在我睡不著,小四都來接你了,你就快回去吧!」

北冥蘭都這麼說了,顧九九也不好意思繼續待下去。

她悶悶地站起來,感覺被北冥蘭給坑慘了,氣鼓鼓地就往外面沖。

「人我可給你勸好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北冥蘭笑著說。

「謝謝二姐!」北冥夜難得的道謝。

他扭頭大步流星的去追顧九九。

顧九九站在電梯間,伸手拚命按著電梯按鈕。

好不容易電梯來了,顧九九急忙站進去,在電梯門就要關上的那一瞬間,有一隻修長的大手有力地擋住了電梯門,接著就露出了北冥夜那張禍國殃民的臉。

顧九九眼睛盯著自己的腳尖,心裡罵自己簡直弱爆了!

明明出軌的是他,自己為什麼反而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這麼一想,她心裡的底氣就足了些,抬起頭微微揚起下巴。

北冥夜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你愛上我了?」

顧九九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波斯貓一樣,立刻炸毛,臉紅脖子粗地朝他吼道:「誰愛上你了?自戀狂!」

北冥夜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盯著她笑:「那是誰剛才在說我愛上北冥夜了?」

顧九九傲嬌地別開頭:「你年紀大了,耳朵背了,聽錯了吧?」

電梯叮咚一聲到了一樓,顧九九剛剛要出電梯,背後突然伸出一隻大手攬住她的腰,把她往電梯間的牆壁上一帶。

緊接著北冥夜欣長的身軀壓了過來,單手撐著牆,把她困在自己和電梯牆壁之間。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俊臉在她的眼前漸漸放大,他語氣不疾不徐,帶著幾分慵懶地說:「顧九九,你敢撒謊,嗯?」

在他靠近的時候,顧九九整個人的呼吸都亂了,小心臟一直呯呯地直跳。

北冥夜這麼犯規的壁咚她,她的戰鬥力一瞬間就化為零了,看都不敢看他,心虛地把臉別在一旁,結結巴巴地說:「誰……誰撒謊了啊?」

北冥夜低低沉沉地輕笑了一聲,愈發靠近,他的薄唇幾乎是貼著她的唇在說話:「你,你在撒謊,你這個小妖精!」

顧九九腦子嗡的一下,臉紅得就像是煮熟的蝦子,想也不想的一把推開他,低著頭就朝外跑,只聽見北冥夜在身後爽朗的笑聲。

天啊,她剛才是怎麼回事?

居然在北冥夜靠近的時候,她居然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她一定是發燒了,不然臉怎麼會這麼燙?

北冥夜把車開到她的面前,顧九九乖巧地爬上車。

一路上,她覺得都快要窒息了,汽車裡的氣氛怪怪的,北冥夜身上那股熟悉的清淡的味道一直往她的鼻子里鑽。

顧九九覺得很熱,呼吸也漸漸加重,垂著頭手足無措。

偏偏北冥夜還在等綠燈的時候,伸手在她額頭上摸了摸,似笑非笑地問道:「怎麼這麼燙?發燒了?」

他大著舌頭,故意把「發燒」這個詞說得含糊不清,聽起來就像是「發騷」。

顧九九窘迫極了,一把擋開他的手,擰開了汽車的冷氣。

直到冷風吹出來,她才覺得舒服點,能呼吸了。

汽車剛剛在錦繡苑停下,顧九九解開安全帶,嗖的一下就溜下了車,那模樣就像是落荒而逃的兔子。

北冥夜被她四下逃竄的模樣給逗笑了,鎖了車,把手斜插在褲袋,步伐悠閑慵懶地跟上她。

進門,看到顧九九的鞋子亂踢在門口,他笑了笑,換鞋,然後把顧九九的高跟鞋擺好放進鞋櫃。

走到客廳沒見到她,剛想上樓,就看到她傻傻地站在餐廳。

北冥夜走過去一看,臉上浮現一抹暗紅。

桌上吃完的碗碟還沒有收拾,一片狼藉。

「那個……」北冥夜剛想解釋,自己是因為急著去找她才沒有收拾。

誰知道顧九九突然就扭頭,眼睛都紅了:「北冥夜,你好過分!」

北冥夜心想我怎麼過分了?

他嘴裡還是討好地說:「我這不是沒時間洗碗嗎?你彆氣了,我馬上就去洗。」

他在心裡嘆息,這真是一物降一物啊,顧九九在他面前掉幾顆金豆豆,他就急得撓頭抓腮的了。

偏偏顧九九一點兒也不買賬,萬般委屈地沖著他吼道:「你太過分了!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北冥夜愣了下,不就沒洗碗嗎?至於這麼生氣?

他急忙攔住她,討好地哄道:「我錯了行不行?我馬上就收拾,你在這裡坐著盯著我,要沒洗乾淨立刻返工,怎麼樣?」

顧九九重重地吸了吸鼻子,心裡的委屈無限放大,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樣砸落,這下北冥夜徹底慌了。

「別哭了。」

「不要哭了,嗯?」

他急得翻來覆去只會說這兩句話。

「那個女人吃了我做的菜,我恨死你了!」顧九九突然這麼說。

北冥夜一愣,用力地眨了幾下眼睛,心裡斷定顧九九這是吃醋了。 他強忍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興奮:「九九,我說這些菜都是我自己吃光的你信不信?」

顧九九擦了把眼淚,委屈地說:「你帶別的女人回家,我恨死你了!」

「沒有別的女人!」北冥夜就差跪下賭咒發誓了,他的背上就急得起了一層薄汗。

「我連那個女人叫什麼都不知道,就是想氣氣你,看你是不是不在乎我,我才帶她回來的。你一生氣跑出去,我就把她給丟出去了,真的!」北冥夜急得不住地解釋。

顧九九還是哭個不停,完全不聽解釋。

北冥夜嘆氣,這下還是真是自己作死。

他耐著性子解釋:「你看,你剛跑到二姐家,我就跟著來了,我哪裡有時間跟她獨處啊?我壓根就不認識她!」

他急得團團轉,解釋了半天,顧九九好不容易不哭了,可還是不肯相信他。

北冥夜低聲下氣地哄了她半天,顧九九才勉勉強強原諒了他。

「前幾天,我看你們公司搞活動,請了女明星?」顧九九突然這麼問。

「哪個女明星啊?」北冥夜裝傻。

「就是挽著你手臂的那個。」顧九九噘嘴。

「那是公關部那群人搞的,我當時就罵他們不好好做事,盡搞些沒用的噱頭!你放心,以後我方圓三米之內,絕對沒有異性靠近。」北冥夜振振有詞地說。

「誰信你?」顧九九輕輕地說。

北冥夜又是拍胸脯又是保證的:「九九,你放心,我說到做到,以後你就看我的表現吧!」

當晚,北冥夜的確怒刷存在感,結結實實表現了一番。

結果是第二天北冥夜容光煥發地去上班了,顧九九則拖著快斷了的腰和腿起床。

她想起昨晚北冥夜過分的熱情,這傢伙說什麼要好好跟她道歉,其實就是變著法子佔盡她的便宜。

顧九九打開電腦,登錄了她的微博。

她註冊的這個微博名字叫「溫暖流年」,她並沒有告訴別人,只是偷偷在上面寫一些她的心情。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她有了一個粉絲,時不時的會評論她的微博。

一來二去的,她就和那個人在評論里聊上了。

但是她並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只當是普通的一個談得來的網友而已。

顧九九發了條微博,說自己原本以為她不會喜歡某男,可是當看到某男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她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非常生氣,非常憤怒,還非常委屈。

結果在某男姐姐的誘拐下,她承認自己喜歡某男,而陰險的某男竟然一直在電話里偷聽!

她覺得自己好尷尬,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某男了。

她寫完之後,就點擊了發送。

此時在帝豪集團的總裁辦公室里,北冥夜的電腦叮咚一聲,彈出一條窗口,上面寫著「溫暖流年更新了微博」。

北冥夜立刻趕走了正在口若懸河的彙報工作的幾個經理。

「四少,這個計劃書我還沒有講解完。」經理委屈地說。

「沒講完就繼續講,你出門可以一直講到你的辦公室門口。我現在有十萬火急的事情要做,別來煩我!」

北冥夜不耐煩地說完就開始趕人。

他有些激動地打開那個彈窗,他在錦繡苑的電腦里偷偷動了手腳。

顧九九在電腦上網的一切痕迹,都會發送到他辦公室的電腦里。

當他發現顧九九註冊了微博小號,他立刻毫不猶豫的註冊了賬號,關注了她。

她叫「溫暖流年」,他就叫「有你剛好」。

當他看完了顧九九的微博,嘴巴都要笑到耳後根了。

他立刻動起手指,在這條微博下面評論。

「愛情本來就是沒有道理的,你既然了解了自己的心意,就該順從自己的心,試著去好好愛某男,你們一定會很幸福。」

寫完之後,北冥夜又看了一遍,確定沒有問題之後,點擊了發送。

錦繡苑這邊,顧九九收到了來自「有你剛好」的評論。

她看了一遍,回了一條。

「可是某男曾經和我說好只有一年,我又不敢愛他。還有他這個人看似優秀,其實是個幼稚鬼,自戀狂!如果我說愛上他,他一定不知道會怎麼整我呢!」

電腦叮咚一聲,「溫暖流年」回復了評論。

「幼稚鬼?自戀狂?」北冥夜氣得咬牙切齒,這個女人就是這麼跟別人說他的嗎?真是氣死他了!

顧九九等了好久都沒有收到「有你剛好」的回復,她有些戀戀不捨的關上電腦。

網上這個「有你剛好」幾乎她的每條微博都會評論,會關心鼓勵她,讓她的精神覺得振奮。

她把這個秘密偷偷告訴了北冥蘭,北冥蘭黑眸一轉,笑著說:「有時候一些話在現實中不敢說的,在網上可以大膽的說出來。你當時在虛擬世界的一個發泄對象好了,反正他也閑得無聊。」

顧九九不開心:「「有你剛好」怎麼會是閑得無聊?他說話很風趣的,有些話也講得好有道理。」

北冥蘭哈哈一笑:「你這麼說,我還以為你喜歡這個「有你剛好」呢!」



北冥夜說要去紐約出差,順便帶顧九九一起去旅遊。

顧九九原本懶懶的不想去,北冥夜告訴她,北冥蘭還有宋景辰他們也會一起去玩,人多熱鬧著呢,顧九九這才勉強答應了。

顧九九跟北冥夜走進了機場的VIP通道,沈助理、秘書陳小姐,還有帝豪集團的精英團隊已經在那裡等著了。

顧九九找了半天都沒有看到北冥蘭,心裡失望得很。

北冥夜人五人六的被一群精英人員給簇擁著在面前走,那些人一個個男的全都西裝革履,女的清一色的職業套裝。

北冥夜走在最前面,氣場強大,神態逼人。

顧九九可憐兮兮的掉在隊伍最後面,像是被遺棄的小狗一樣。

倒是陳秘書笑眯眯地走到後面來跟她說:「二小姐他們要晚一天才到。」

顧九九奇道:「你怎麼知道我在找北冥蘭?」

陳秘書笑道:「是四少讓我告訴你的。」

顧九九朝著走在最前面的英俊男子撅撅嘴:「誰要問他來著?」 顧九九之前在帝豪集團,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上過幾天班,也算是帝豪集團的員工。

當然精明的陳秘書心知肚明顧九九的身份,和她也算是認識的老同事,所以相處起來也不會覺得陌生。

到紐約的飛機時間長達十幾個小時,顧九九看了一部電影后就無聊地躺下睡覺了。

頭等艙的座位十分的寬敞,就算把腳放直,躺著睡也沒問題。

北冥夜坐在飛機上看了厚厚的一疊文件,把紐約分公司的事情都處理得差不多了,低頭時才發現顧九九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睡著了。

她側著睡,小嘴微張,吐氣如蘭。

長長的睫毛在眼窩下打下了一圈漂亮的陰影,臉蛋粉撲撲的。怎麼看怎麼可愛。

北冥夜想,怎麼看著看著就讓他想起了大姐家的孩子,三歲的囡囡呢?一樣的可愛!

北冥夜看了一會兒就看入了迷,像個傻子一樣心滿意足地看著她的睡顏。

陳秘書貼心地拿了一條毯子過來,輕聲道:「四少……」

北冥夜立刻扭頭對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陳秘書急忙閉嘴,無聲地指了指手上的毯子。

北冥夜接過,小心翼翼地蓋在顧九九的身上,然後繼續像個傻子一樣地看著顧九九睡覺。

陳秘書有些愣住,雖然知道大老闆和這個顧小姐關係曖昧,但這麼貼心的大老闆還是第一次看到。

打從一開始顧小姐到帝豪集團來做清潔工,接著又變成了法語翻譯,陳秘書那時候就知道顧小姐不一般。

哪個清潔工的午餐是和總裁一起吃的?

帝豪集團沒有發展法國業務,大老闆為了照顧到顧小姐是學習法語的,變著花樣的找各種法語文件給她翻譯。

顧小姐性格靦腆,和大老闆那種張揚的性格竟然能夠神奇的互補。

陳秘書開始想,也許將來顧小姐真的能成為他們的老闆娘也不一定呢?

十幾個小時的無聊飛行,下飛機的時候,顧九九睡得有點迷糊了,腦袋暈乎乎的。

出了機艙門,一股冷風迎面吹來,她冷得縮了縮脖子。

北冥夜像是變魔術一樣的從包里拿出一個漂亮的紅色披風,給顧九九披在身上,把她的頭髮給整理出來,低頭說:「這幾天紐約不比帝都暖和,你可別感冒了。」

在去酒店的路上,顧九九和北冥夜坐在汽車後排,秘書陳小姐坐在前排。

她像個嚮導一樣,不時的給顧九九介紹紐約的建築物和風土人情。

「陳小姐好厲害,怎麼什麼時候知道?」顧九九滿臉崇拜地說。

「我大學是在紐約讀的,所以了解一些。」陳秘書解釋。

顧九九吐了吐舌頭:「我大學是在巴黎讀的,可是我除了學校那附近的街區比較熟,其他地方我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