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陳墨……」項採薇不知道該怎麼勸了。

「我可是本草堂的大股東,不可能毀了它的,老闆你就放寬心吧!」陳墨將項採薇推上前。

無奈之下,項採薇只好去將本草堂的大門給關上。

當大門關上的時候,孫柄等人是徹底絕望了。這位顏值高,心地好的美女老闆娘,顯然是拗不過陳墨這個老闆啊!

看見孫柄等人發愣,陳墨就是一頓飛腿過去,「還愣著幹什麼,趕緊把我的消災費給拿出來,否則今天你們一個個吃不了兜著走。」

幾個混子被揍得哭爹喊娘,卻也不敢就這樣乾耗著,在孫柄的號召下,眾人紛紛掏出兜里的存錢,紅的大鈔,綠的小鈔,一張張皺巴巴的紙幣遞到了孫柄的手裡。

十分鐘后,孫柄就將這些亂糟糟的紙幣給清點出來了。

總共是五千三百六十二塊三毛。

這個數額,跟陳墨提出的一萬塊報酬,可是相差甚遠。

孫柄將手裡的紙幣給整理好,然後顫巍巍的給陳墨遞了過去,「大哥,我們幾個兄弟,就只剩下這點兒家當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別跟我們這些人計較了,我保證,有好漢幫在的一天,這本草堂就絕對不會受到其他人的騷擾。」

「你的口氣倒是挺狂。」陳墨一手接過錢,一手忽然探出,抓在了孫柄的脖頸上。

孫柄大驚失色,急忙道:「大哥,別打我,饒了我吧……」

話說完,他就感到脖頸一松,而原本脖子上掛著的大金項鏈,則是落在了陳墨的手裡。

「這還是純金的,值不少錢吧!」陳墨掂量了一下手裡的金項鏈,冷冷的看著孫柄。

「沒多少錢沒多少錢,大哥你要是喜歡,就拿去吧!」孫柄忙不迭的說道,可心裡卻是在滴血。

這金項鏈買的時候,花了他七八千塊。 軍門衍生暖婚 平日里,他就掛在脖頸上招搖過市臭顯擺,以彰顯他混子的品味。

在剛才湊錢的時候,他就是怕被陳墨惦記,所以才將金項鏈給塞進了衣服里。

沒有想到,最後還是被陳墨給揪了出來。

有了這條價值七八千的金項鏈,再加上那五千多塊的零錢,這一萬塊的消災費,算是只多不少了。

即便如此,陳墨還是讓孫柄將那些混子給搜颳了一遍。

不過這些做小弟的,顯然沒有孫柄那樣的身家。

染成黃金顏色的黃銅項鏈,鋼製的偽白金戒指,百來塊的山寨手錶……看得陳墨一陣無語。

最後,除了錢和孫柄的那條金項鏈,其他東西,陳墨一概沒收。

當孫柄等人互相攙扶著離開之後,陳墨這才對項採薇笑道:「怎麼樣,這事處理的很圓滿吧?」

項採薇卻是憂心忡忡,「你說他們下次要再來,而你又剛好不在店鋪里,那可怎麼辦!」

陳墨不以為然道:「放心吧,他們要再敢過來鬧,我就廢了他們。」

項採薇黛眉微撇,「可他們要是報警的話,那又該如何是好?」

陳墨笑了起來,「這些人全都是街頭混子,就沒幾個乾淨的。要報警的話,他們的案底還不得被翻出來,到時候那代價,可遠比貼錢被我揍一頓要來的大。」

項採薇就無話可說了。

「以後碰到這種事,就交給我來解決,總不能事事都讓項老闆去扛,畢竟這本草堂也有我的一半嘛!」陳墨笑著說道。

項採薇語氣幽怨道:「你總算承認這本草堂有你的一半了!」

陳墨聳了聳肩道:「這白紙黑字的合同我都簽了,不承認也沒法改變結果呀!」

項採薇道:「既然你承認這本草堂是咱們兩人的,那你以後可不能當甩手掌柜,得經常過來。」

「行,以後一得空,我就過來幫忙。」陳墨想了想,又道:「項老闆,你說我們要不要雇個幫工,這樣的話,你的壓力也會小一點兒。」

項採薇毫不猶豫的搖頭,「現在本草堂才剛剛起步,前期運營資金也不是很充足,現在雇傭幫工的話,會加重我們的負擔,所以還是暫時不要吧!」

「可你一個人要撐起這麼大一間店鋪,忙得過來么?」陳墨問道。

項採薇微笑道:「可馨經常會過來幫忙,你不也答應了沒事會過來的嘛,現在是辛苦一點兒,等以後本草堂走上正軌了,會越來越好的。」 項採薇無疑是個勤勞刻苦性格堅韌的女人。

否則的話,也不可能一個人苦苦的支撐了瀕臨倒閉的本草堂好幾年。

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一筆不菲的啟動資金,將本草堂重新裝修,不僅擴大了店面,還舉辦了開張活動,本草堂崛起有望,以項採薇的脾性,怎麼不可能竭盡全力!

這段時間,項採薇平復了心緒,將爺爺留下來,卻被金老三等人砸壞的葯櫃葯床給更換掉,並且親自監督店面裝修,進貨藥材等。

整整半個月,她沒有睡過一個好覺。

雖然身體和精神疲憊不堪,但項採薇的內心卻是充滿了期待與滿足。

期待本草堂能夠重新崛起,再創輝煌。

滿足能夠親手為本草堂的崛起灌溉甘霖。

陳墨不知道項採薇在本草堂里花費了多少心力,但看她有些血絲的眼眸,還有略顯憔悴的面容,也能夠感受到她的付出。

關了本草堂,兩人來到上次吃過的小飯館。

「項老闆,喜歡吃什麼你儘管點,吃不完還可以打包帶走,這頓飯我請客!」陳墨將菜單遞給了項採薇,豪氣道。

「你今晚發了橫財,我才不會跟你客氣。」

項採薇嗔了一句,就拿起菜單看了起來,很快就點了幾樣硬菜,還有兩份滋補靚湯。

折騰了一天,陳墨也不想虧待自己,所以也跟著點了幾道菜。

很快,菜上來了。

「陳墨先生,要不要來一瓶紅酒?」看著桌上的大魚大肉,項採薇建議道。

酒,陳墨是喝的。

不過他一般喝的是師傅自己釀的藥酒米酒,像之前和安東虎一家在飯館里喝的啤酒,他是不怎麼喜歡喝的。

那啤酒口感舒爽,讓人酣暢,但不夠香醇,後勁不足。

這紅酒他倒是沒有喝過,也不知道味道怎麼樣,再看項採薇心情不錯,很有雅興,陳墨也就點頭道:「那就喝一杯。」

小飯館,是沒有什麼幾千上萬的高檔紅酒的。

最好的,也不過幾百塊錢。

今天本草堂的受益不錯,項採薇又對陳墨心存感激,自然也就點那最好的紅酒。

這頓飯陳墨雖然說要請客,但項採薇卻是心中有數,不想讓他破費的。

酒菜備足,兩人也不含糊,推杯換盞,大口吃肉,不亦說乎。

紅酒入喉,微澀,微酸,微甜,唇齒留香。

項採薇平時很少喝酒,壓根就沒有什麼酒量。

這兩杯紅酒下肚,她就臉上微醺,雙頰紅撲撲得像兩朵嬌艷的桃花,「這酒真好喝!」

好喝你就多喝點唄!

陳墨很想這樣說,但看項採薇那醺紅的臉蛋,還有略微迷濛的眼瞳,他只能勸道:「好喝也不能多喝,適量就得了。」

「我今天高興,服務員,再上一瓶紅酒……」項採薇朝著櫃檯那邊的服務員招手。

陳墨趕緊將她的手給拿下,朝著那幾個想過來的服務員歉意的搖搖頭。

「這還剩下小半瓶呢,你真要喝,剩下的都給你喝。喝醉了也沒關係,大不了我送你回去。」陳墨指著剩下的紅酒說道。

這話出口,隔壁幾桌的食客就忍不住在心裡鄙視了一番陳墨。

女人不喝醉,男人沒機會。

看來這個小年輕,也是知曉這句名言,懂得這個套路啊!

只是這女孩嬌艷欲滴,容貌絕麗,是難得一見的美女,就這麼被拱了,有些可惜啊!

鄙夷陳墨的人,男女皆有。

男的顯然是羨慕嫉妒陳墨有如此艷福,竟然有如此國色天香的女朋友。

而那些女人,也同樣是羨慕嫉妒。

只不過羨慕嫉妒的對象是項採薇,這女孩顏值驚人,身材姣好不說,竟然還有一個英俊帥氣的小鮮肉男朋友。

看那強壯有力的胳膊,看那被T恤衫掩蓋住的平坦腰身,看那一雙大長腿……

要是能被這種顏值高,身材好的鮮肉歐巴壓在身下……巫山雲雨……那該是什麼感覺……

旁觀者怎麼天馬行空胡思亂想,陳墨不知道,也管不著。

反正他說這話的時候,內心是沒有任何邪惡想法的。

鋼鐵燃魂 他之所以不怕項採薇喝醉,是因為本草堂重修之後,有專門隔開一個十幾平米的小房間。

在房間裡頭,放了一張簡易的小床,是項採薇平日里休息用的。

要是她真的喝醉了,陳墨可以將人給送到本草堂去,不礙多大事。

既然項採薇今天高興,想要多喝點酒,那就喝吧。

當然,僅限這桌上剩下的小半瓶。

否則要讓她敞開胸懷喝的話,豈不是得喝到醉死。

明天這個美女老闆可還要開張營業呢!

「謝謝陳墨老闆!」

項採薇已經有了醉意,語無倫次的同時,還咧嘴呵呵笑著,就差沒有流口水了。

陳墨看得一陣無言,索性也不去管她,自顧自的收拾著桌上的殘羹剩菜。

等到陳墨風殘雲卷的將東西給吃完,項採薇也把那剩下的小半瓶紅酒幹了。

「服務員,再給我拿酒來。」項採薇臉上紅得像是要滴出血,一雙杏眸迷離,顯然已經是喝醉了。

陳墨站起身來,「別喝了,我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我還要喝酒……」項採薇連聲音都含糊了起來,醉態盡顯。

喝你個大鬼頭。

陳墨走過去,將項採薇從座位上拉起來,「天色不早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還要開鋪呢!」

「對吼,明天還要開鋪,還要開鋪……我要讓本草堂崛起,我要開分店,開到全世界去……」項採薇說著,一隻手還舉得老高,這副模樣,簡直差不多可以說是發酒瘋了。

陳墨沒有想到,這個平日里溫文爾雅,恬淡如水的女孩,喝醉酒之後,竟然會這麼瘋。

「好好好,把分店開到全世界去,你高興就行。」

陳墨一邊敷衍著項採薇,穩住她的情緒,另一邊招來服務員,要將賬單給結了。

一看到服務員,項採薇就甩開了陳墨的手,將那女服務員給扯住,嘴裡叫嚷道:「服務員,再給我開一瓶紅酒。」

「別理她,她喝醉了。」陳墨趕緊結賬,然後拉著酒勁上腦的項採薇走出了飯館。 夏風清爽,吹在人的身上非常舒服,可吹在一個醉酒人的身上,可就不是那麼好受了。

嘔!

項採薇出了門,受了風,二話不說就吐了。

剛剛吃下的什麼桂花醬汁蝦、蒜泥白肉、菠蘿雞丁、豬肉蛋卷等,此刻全都化作一灘穢物,吐在了馬路邊。

好在陳墨身手敏捷,閃避及時,並沒有被波及,只是項採薇身上的連衣裙卻沾染上不少自己的嘔吐物。

得,這下子可有得伺候了!

等項採薇扶著牆稀里嘩啦的吐完,陳墨才走過去,輕輕的按壓著她的後背,為她通穴。

一通按壓之後,項採薇長長的吁了一口氣,沒有再嘔吐,但醉態依舊。

如果有必要,陳墨可以利用針灸之術,加快項採薇體內新陳代謝,將酒精給消化掉,讓她清醒過來。

可那樣一來,勢必會影響到她身體的正常代謝功能。

項採薇喝的酒不多,只要好好休息,睡上一覺,再加上他的推拿,保准第二天跟沒事人一樣。

所以陳墨也就沒給她行針,而是扶著醉醺醺的項採薇往本草堂走去。

帶著項採薇從商業街街頭走到街尾本草堂的途中,陳墨總算是見識到發酒瘋的女人是怎麼樣的。

這一路上,項採薇酒勁上腦,雖然不再嘔吐,但滿嘴胡言亂語,身體左搖右晃,還手舞足蹈,一會兒唱歌,一會兒跳舞,陳墨簡直攔也攔不住。

要不是擔心她第二天頭暈頭疼,陳墨真想給她一記手刀,讓她消停消停。

十幾分鐘的距離,兩人愣是走了半個多小時。

等到了本草堂門口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八點了。

「鑰匙呢,你放哪裡了?」陳墨晃了晃項採薇,問道。

「在……在包包……在包包里……」項採薇醉醺醺的回答道。

陳墨點了點頭,先是扶著她坐在地上,然後才將她手裡的包包給拿過去翻找起來。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五分鐘,陳墨將項採薇包包里的東西全都給倒出來,可壓根就沒有找到鑰匙。

「項老闆,你是不是記錯了,包包裡面沒有鑰匙。」陳墨將項採薇的包包翻了個底朝天,但依舊一無所獲。

「你叫我什麼?」項採薇站了起來,身形搖晃得像是風中楊柳,蔥蔥玉指點著陳墨,嘟囔道。

陳墨只能重複道:「項老闆,我說你包包裡頭沒有鑰匙,是不是放在身上了。」

項採薇再一次答非所問道:「這間本草堂有你的一半,咱倆是大股東,是好朋友,你別叫得那麼生分……叫我……叫我薇薇……」

陳墨完全沒有想到,項採薇竟然這麼不勝酒力。

這大半瓶紅酒下肚,就跟變了個人似得。

早知道她不僅酒量極差,喝多了還會發酒瘋,陳墨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她喝酒的。

可是千金難買早知道,陳墨也沒有辦法,只能任其折騰,「好好好,薇薇,你仔細想想,那本草堂的鑰匙你放哪裡去了?還是說沒有帶出來?」

「嘻嘻,本草堂的鑰匙,我都是隨身攜帶的,沒在包包里,當然就是在身上咯,笨蛋……」項採薇一邊說著,身體還一邊搖搖晃晃,話說完,人就作勢要摔地上。

陳墨連忙伸手去扶,可還沒來得及扶住,項採薇就撲通一聲坐倒在地上。

「疼……」項採薇半眯著眼,嘴裡痛呼出聲。

她今天穿的是一套淡黃色的連衣裙,裙子很長,覆蓋到膝蓋處還有餘,可謂是十分保守的裝扮。

可現在項採薇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兩條腿就順勢張開,裙內的光景頓時一覽無餘。

這種似露未露,半遮半掩的情景,直把陳墨看得血脈噴張,心臟狂跳。

「純白色的……這種雖然比較衛生,但比較容易弄髒,難以清洗,女孩子穿這種,不好,不好!」陳墨一邊觀看,一邊評判,表情很是認真,喉頭卻是上下涌動,吞了一口又一口的口水。

幸虧這裡是商業街的結尾,一到晚上就沒什麼人經過,否則陳墨也不會讓項採薇這樣走光。

當然,陳墨也不是那種會趁人之危,佔人便宜的人,僅僅只是看了十幾眼,他就去扶著項採薇起來了。

「陳墨,你去叫服務員,讓她上酒,我有點渴了……」項採薇站起來之後,整個人都靠在陳墨的身上,嘴裡又開始嘟囔起來。

美人投懷送抱,這本是一件極其幸福的事情。

可陳墨的臉上卻是看不到半點笑意,反而一臉苦相。

奶奶個熊,這等投懷送抱,陳墨寧願不要。

因為此刻的項採薇滿身酒味不說,身上還沾染了不少嘔吐物,那酸爽的味道,簡直無法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