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想吃,卻又不得不吃。

姜別很心疼,就想著是不是找個這方面的專家或營養師問一下,怎樣才能讓樂小橙吃的好吃的高興?最好他學著做幾個菜,這樣晚上還能給樂小橙加個餐。

姜別越想越覺得可行,給趙助理打了個電話,「問問哪裡有教做孕婦飯的,幫我約個時間。」

趙助理驚得一口水噴在了文件上,靠,姜總來真的?靠,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果橙小姐懷孕了!

天,這真是個讓人震驚又驚喜的消息!趙助理是真的為樂果橙而感到高興。

這個時候樂果橙正和朱葉一起逛街,即便是常年混在男人堆里的朱葉,也有一顆愛美的心。她和姜別同齡,今年也二十六了,比樂果橙大了七歲。不過兩個人特別能聊得來,她一見到樂果橙就忍不住手痒痒,想捏捏她的臉蛋。

「果橙,你皮膚真好,粉嫩粉嫩的,真跟嬰兒的肌膚似的。」朱葉十分羨慕。

樂果橙躲開她的魔爪,這個朱葉什麼都好,卻愛對她動手動腳,太招人喜歡了怎麼破?愁人!

「葉子姐,你皮膚也很好呀!」樂果橙這聲稱讚並不作偽,朱葉皮膚並不白,但也不黑,是那種蜜棗色,那種非常健康的顏色,配上她淺栗色的短髮,十分俏麗。

朱葉擺手,「你就別哄我開心了,我自己什麼樣還不知道嗎?你看我的毛孔多粗?還長了斑,年紀大了,不行嘍!」

樂果橙嘴角直抽抽,不知道還以為她七老八十呢,她多大?不就二十六嗎?鮮花怒放一般的年紀呦!

「你那是曬斑,護理一下就能消除了,而且就一點點,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誰又不能趴她臉上看去。

「一點點也是斑!」每每照鏡子看到了就特別心煩,尤其是她不是那種白皮膚的,稍不注意,整張臉還能看嗎?而且她從事的又是這樣的工作,難免要風吹日晒。

「果橙呀,你有沒有好的護膚品牌給我推薦?」朱葉看著樂果橙吹彈可破的肌膚,羨慕的不要不要的。她也不奢求能和樂果橙一樣了,能有她一半的皮膚狀態她就知足了。

「好呀,不過我也不知道哪種適合你,我用的是SYK,挺不錯的,你問下專櫃的服務員,可以試試。」樂果橙熱心介紹。

兩個人又殺到化妝品樓層,塗塗抹抹試試,等姜別來接樂果橙的時候,就見兩人腳邊都放了七八個袋子,不由咋舌。

當然他才不會傻的表現出來呢,「怎麼就買了這麼點?還要再買點嗎?」他對樂果橙說,一副哥有的是錢模樣。

樂果橙搖搖頭,「不買了,逛累了。」

姜別牽著她的手,「沒關係,回頭讓他們把新品送到家裡給你挑選。」

朱葉羨慕的不要不要的,打趣,「小姜總趕緊把你家小妞領走吧,別在這刺激我了。」在單身狗面前撒狗糧真的好嗎?

樂果橙抿著嘴笑,「葉子姐這麼優秀,脫單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朱葉撇撇嘴,「可惜都是歪瓜裂棗,沒一個能和小姜總媲美的。」讓眼光被慣的高高的她,如何能接受?

「我覺得秦征他們就很不錯呀!」樂果橙擠眉弄眼的提建議。

「兔子不吃窩邊草,姐我是個有原則的人。」朱葉翻了個不雅的白眼,然後擺手,「你們趕緊走,別擱這眼氣我了。」

樂果橙又笑了起來,關心的問:「真不要我們送你?」

朱葉特爽快的搖頭,「不用,我還能丟了不成,你們趕緊走吧,你現在是孕婦,回家歇著去吧。」

樂果橙揮手和朱葉告別,姜別只對她點了下頭,還和當初做隊友時一樣,並沒有多說什麼。他一手拎著袋子,一手摟著樂果橙,「奶奶說家裡已經燉好了雞湯,問你還想吃什麼。」

樂果橙頓時就蔫了,「我想吃米線,想吃鐵板魷魚,可你壓根就不讓我吃。」還問什麼呢?樂果橙無比怨念,「能不喝雞湯嗎?」她現在一聞到雞湯的味就想吐,實在是這幾天喝得太多啦!

「乖,那都是垃圾食品,咱不吃哈。」姜別哄著。

樂果橙覺得可委屈了,「可是我就是想吃。」人家都懷孕了,連吃口想吃的都不行,人家傷心鳥。

姜別繼續哄,「想吃咱們就再多一段時間,你現在不是特殊時期嗎?等生完寶寶,你想吃什麼都行。爺奶也是為了你好,老人家跑那麼遠的路去買土雞,辛辛苦苦燉那麼久,多少你喝點呀!」

見她還是噘嘴,就說:「要不給爺奶打個電話,咱們在外面吃完再回去?我帶你去吃小龍蝦,先說好了,這是最後一頓小龍蝦了。咱們晚些回去,回到家你再喝一碗雞湯。」

「好吧!」樂果橙這才不情願的答應,無比怨念的捏捏自己的臉,「你看我都胖這麼多了,前天蘇青婉她們都說我長胖了。姜別哥哥,不是說要控制胎兒體重嗎?我怕到時候不好生。」

姜別瞅空看了樂果橙兩眼,十分肯定的說:「哪有胖了?我怎麼瞧著還瘦了一點點呢?你現在是一人吃兩人補,不怕,而且你現在的月份還淺,醫生說的是到了後期要控制飲食,防止胎兒過大不好生,放心,還早著呢。」

對於這些孕婦須知,姜別知道的可多啦!

樂果橙被他說的啞口無言,嘟嘟囔囔著往商場外走,出門才走幾步就愣住了,那不是,不是——羅依荷嗎?

「姜別哥哥,快看,你表妹,那個男人是誰?」樂果橙有點懵。

姜別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只看了一眼就沒興趣了,「哦,是她男朋友吧!」

「男朋友?!」樂果橙驚呼一聲,「她不是比你還小的嗎?那個男人得有四十了吧?你別和我說是真愛哈!」

姜別慢條斯理的說:「也可能他才三十,只是人長得老相些。」

「你可拉倒吧,眼角的皺紋都能夾死蒼蠅了,頭髮都成地中海了,說他三十你信么?」樂果橙反駁,反正她是不信的。

姜別又瞥了一眼,「那是別人的事,跟咱們沒關係,乖,趕緊走了。」 那邊羅依荷也看到了姜別和樂果橙,身子明顯一僵,笑容也凝固了。

垂著眼眸的樂果橙沒有察覺,姜別則淡淡的瞥了一眼,扶著樂果橙上了車。他的嘴角勾了一下,眼底的諷刺一閃而過。

和羅依荷在一起的男人姜別雖然沒打過交道,卻是認識的,上上個月老婆才去世的某富豪,年齡也只不過比他大舅才小三四歲,現在羅依荷和他在一起,所表示的意義還不一目了然嗎?

羅依荷不是他們捧在手心裡寵著的嗎?現在倒是捨得送給個年齡足以做她父親的男人的懷裡,所謂的疼愛都是假的嗎?

姜別很看不上羅家的行事,本來就不是一路人,早晚也會漸行漸遠。

羅依荷難道就想嫁給個老男人嗎?哪怕這個男人非常有錢。

可她沒有辦法,她不能不聽爸媽的話,她到底不是羅家的親生女兒,沒有任性的權利。離開了羅家她就得過苦日子,她過慣了奢侈的日子,苦日子,就是一般的日子她都過不了。

所以她只能強逼自己笑著和中年大叔約會,好在大叔年紀是大了些,但出手也十分大方,給她買了不少昂貴的包包首飾。

只是她沒想到會遇到姜別表哥,還讓他看到自己最不堪的一面,那一瞬間她真恨不得整個人消失。

還有那個樂果橙,她沒長骨頭嗎整個人都依偎在表哥懷裡?不要臉,太不要臉!

憑什麼樂果橙能傍上又帥又年輕有為的表哥,而她卻只能跟個中年大叔?她有什麼?不就是運氣比自己好一點點嗎?

羅依荷嫉妒的眼珠子都紅了,隨後也十分傷心,她從來沒見過表哥對哪個女人這麼溫柔寵溺,她可以為他死,表哥為什麼就看不到她呢?

「姜別哥哥,你把我送回家就回去吧。」吃完飯,樂果橙清脆的對姜別說。

姜別手一頓,眼神微挑,「嫌棄我?」

樂果橙險些被口水嗆著,嬌嗔的瞪了他一眼,「你要是這樣想也行。」

「難道不是?」姜別牽著她的手,下台階的時候還扶著她的胳膊,提醒她小心。

「不是。」樂果橙真想把他甩開,她一妙齡少女,需要被人攙扶嗎?她是懷孕了不錯,可才兩個多月,她不說別人誰知道?用得著他這樣嗎?

每天被看得死死的,連口氣都不能喘,樂果橙當然不希望姜別在樂家住了。

「咱倆又沒結婚,你天天住我家影響不好——」

「明天就去領證。」姜別打斷她的話。

樂果橙被噎住了,半天才又說:「就算結婚了,你也不好天天住我家,人家會說你是吃軟飯的。」

「那你搬到我那住去。」姜別說,「我在你學校附近也有一套房子,你喜歡什麼樣的風格?我現在就讓人布置。」那套房子他早就準備好了,就等樂小橙什麼時候高興哄她搬進去了。

這是住在哪的問題嗎?她是不想和他住一起好么?樂果橙有些抓狂,她深吸一口氣,磨牙,「你沒有家嗎?成天在外浪把家當旅店像什麼樣子?不知道家裡還有老母親老祖父等著你嗎?你個不孝的,離我遠點,言傳身教,你可別帶壞我閨女。」

樂果橙可大義凜然了。

姜別冷笑,「說來說去你不還是嫌棄我嗎?昨天請你喝奶茶的男生是誰?你是不是對他有意思想移情別戀?樂小橙我告訴你,想都沒別想。」

樂果橙瞠目結舌,「什麼男生?什麼移情別戀?那是我同學!」

昨天中午在學校門口遇到班上的男同學,奶茶店搞活動,買一杯送一杯,他給女朋友買了一杯,另一杯就送給了正好經過的她。

「難道不是嗎?又是吃軟飯,又是不孝子,這難道不是準備踹掉我移情別戀的節奏?」姜別振振有詞。

樂果橙那個氣呀,「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不管了,你愛咋咋地吧,回頭我就告訴小區里的人你是上門女婿。哼!」

甩開他的手大步朝前走,連背影都怒氣沖沖。

姜別追上來,「你慢點,別摔了。」

樂果橙繼續甩開,「你就不能盼我點好?走開,離我遠點。」

「不行,你在哪,我就得在哪。」姜別跟牛皮糖似的。

「哎呀,你煩不煩哪!」樂果橙很生氣。

姜別卻心平氣和了,「不煩,這輩子我都不會煩你!」大手又抓住了她的。

樂果橙聽到這句話,心裡沒來由的甜了一下,不過她可不會輕易被他的甜言蜜語哄騙,「哎呀,你別抓著我,你手心都是汗。」我們橙女王傲嬌著呢。

可是姜別死抓著不放,樂果橙甩了好幾下都沒甩開,氣餒之下只能任他抓著。

抓著抓著樂果橙的氣就消了,兩個人又甜甜蜜蜜的回家了,連剛才因什麼爭吵都忘記了。

半夜,樂果橙就著姜別的手喝水的時候,還想:幸好有姜別在,要不然她還得自己下床倒水喝。

喝飽了往被窩裡一鑽,連燈都不需要自己關了。

其實吧,姜別還是有點用的,當然他要是別控制她吃零食玩手機就好啦!

別看姜別和樂爺爺樂奶奶這般興師動眾,其實知道樂果橙懷孕的人也就那麼幾個,姜家除了姜老爺子和羅靜蕾,也就姜晴好一個人了,連應旭都不知道。

樂家這邊呢?就樂果橙他們一家,沈羽禾也沒告訴,樂姑姑和樂姑父就更加不知道了。

哦,還有姜別的那幾個隊友知道,但他們都是口緊之人,自然不會到處亂說的。

關於姜別曾經的隊友為什麼會來帝都,樂果橙沒問,他們什麼時候走?樂果橙也並不知道。那天之後,其他人她都沒有再見過,但見過朱葉兩次,一次是吃飯,一次是逛街。

既然朱葉還在帝都,樂果橙就推測他們應該都還沒離開帝都,似乎在執行什麼秘密任務。樂果橙不關心這個,她比較在意的是會不會影響到姜別。

姜別現在雖然退役了,但之前是執行過不少任務的,要是被人識破身份,會不會招來報復? 姜別看著樂果橙無憂瑩白的小臉兒,內心深處是憂愁的,小丫頭沒心沒肺,他該怎麼拐她領證呢?總不能真讓孩子做私生子吧!還有爺爺那裡,一天三頓飯的嫌棄他沒用。就連一向對他最疼愛寬容的媽媽,看向他的目光也飽含著不滿。

他,壓力很大呀!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這話一點都不假。

樂果橙接了一個電話,謝文穎的電話,問她借人手,保護一個人,最好她能親自帶隊。

自打接到這個電話,樂果橙的表情是十分嚴肅。龍威保全公司成立以來,接過許多案子,深受僱主滿意。

可這一回卻不一樣,謝家是什麼樣的人家?他家在軍中頗有勢力,連他們都沒有把握需要問她借人,而且一借還是十個,可見這任務有多艱難又危險了!

樂果橙自家人知自家事,龍威的員工雖然武力值高,但也有其短板,比如文憑,比如智謀,比如高科技工具的運用——她一直努力想把她的師兄弟們訓練成既有腦子又能打的高素質人才,但這需要時間。

她欠謝文穎不少人情,人手是必須借的,可是她懷孕了,帶不了隊。其他人都不足以擔此大任,這次任務的危險係數太高,她若不跟著去,她都不確定這十個人還能不能安全回來。

怎麼辦呢?樂果橙快愁死了。

最後只好向姜別求救,姜別答應的倒是爽快,「行,你不是就擔心你家員工的安全嗎?我可以保證讓他們完成任務,還能保證把人一個不少的給你安全帶回了。」

樂果橙很高興,剛要奉上香吻,就聽見姜別又說:「但我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此時的樂果橙可好說話了。

「領證,咱倆把結婚證領了唄!」姜別看著樂果橙說,「只要你答應領證,我立刻就安排人手。」

樂果橙嘴巴張得老大,「你這是趁人之危啊!」

「你就說答應不答應吧?」姜別好整以暇,眉宇間都是自信。是,他是給樂小橙挖坑不假,可也得她願意往裡跳吧?樂小橙若是不跳,他也沒辦法不是?

他這是光明正大的陽謀!

「換一個條件不行嗎?」樂果橙討價還價,「我可以答應你兩個。」她現在還不想領證,領了證她就是已婚人士了,就不是單身貴族了。

姜別緩緩搖頭,「我就這一個條件。」除了一紙結婚證,他什麼都不缺,「你想好了嗎?過了這個村可沒這個店?」

他篤定樂小橙必定會妥協。

果然,樂果橙扁著嘴,「好吧,好吧,我答應你了!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最奸詐了!」

姜別才不在乎呢,只要能達到目的就行唄!「走,現在就去!」他怕樂果橙反悔。

「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等到地方人家都下班了。」樂果橙斜了他一眼,「我都答應了,你還怕我反悔不成?」

姜別心道:我還真就怕你反悔。面上卻不露聲色,「那就明天,明兒一早你也不要去學校了,咱倆去民政局。」

「知道了!」樂果橙有氣無力的應著,問他:「你準備怎麼幫我?」

其實姜別本人就是非常好的人選,但他現在的身份是姜氏集團的總裁,過去的那個身份也不宜讓別人知道。

樂果橙想到的第二個人選是嚴開,他的統籌指揮能力也不差,武力值更是杠杠的。可是大家都知道他是姜別的司機,他也不適合。

姜別一笑,「我給你找個顧柏那種分量的,可行?」

樂果橙眼睛一亮,「行,非常行!看不出你還挺有能耐的嘛!」

「沒有點能耐能是你男人嗎?」姜別得意,看向樂果橙,「現在是不是心甘情願些了。」

樂果橙眨著大大的眼睛萌萌的點頭,「姜別哥哥,你放心好啦,明天一早人家一定會打扮的漂漂亮亮跟你去民政局的。」

既然已經決定了,樂果橙反而不糾結了。不就是張結婚證嗎?早領晚領都是領,領就領了吧,也不好讓她閨女真當私生女。

姜別這才悄然鬆了一口氣,不過結婚證一天沒到手,他的心就不能完全放下來。

第二天一早,姜別穿著西裝,打扮的可成熟帥氣了。一看到樂果橙,頓時又折回房間了,挑來挑去換了件藏青色的薄羊毛衫,露出裡面白色的襯衣領子。和樂果橙身上的毛衫是同款情侶裝。

樂果橙撇撇嘴,沒吱聲。

登記領證其實很快的,先填申請表,然後照相,交了不到十塊錢,半小時就拿證了。當然樂果橙年齡不夠,姜別提前找了關係的。

兩本大紅本本一人一本,姜別看著大紅戳戳的合照,嘴角忍不住上翹。

真好,他和樂小橙結婚了,這輩子無論貧窮富貴,還是疾病困苦,他們都將攜手共度,不離不棄,生死相依,哪怕死了燒成灰,也是躺在一口棺材裡面。

這一刻,姜別真想昭告天下,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結婚了!樂小橙是他的老婆了,合法的,有證的。

樂果橙也在看屬於她的那張結婚證,照片上她和姜別依偎在一起,男的英俊帥氣,女的清純可人,兩人嘴角翹起的弧度都是一模一樣的。樂果橙就想:誰說結婚證件照丑來著?她和姜別的合影就好看極了。

「親愛的姜先生,餘生請指教。」樂果橙嗲嗲的對姜別說,她的眼睛彎成兩輪漂亮的月牙,讓人忍不住靠近親吻。

「親愛的樂小姐,餘生請指教。」姜別的聲音富有磁性,低沉好聽。

兩個人相視而笑,然後姜別就把樂果橙手裡的結婚證抽走了,「哎哎,你不是也有,搶我的幹嗎?」樂果橙十分不滿。

「我幫你收著。」這麼珍貴重要的東西,他要鎖緊保險箱才行。

「我還沒看夠呢,你再讓我看看。」樂果橙伸手來搶。

姜別把手抬高,「我的這張給你看。」把自己的那張給了樂果橙。

明明是一樣的,只是姓名顛倒了一下,樂果橙卻意興闌珊,把結婚證扔給他,「誰要看?沒意思。」

姜別也不介意,把兩張結婚證小心的收好放進文件袋裡,他覺得家裡的保險箱是不是不大安全?他是不是該去銀行租一個?

畢竟這麼重要的東西! 「你該上班去了吧?」樂果橙催姜別。

姜別低頭看了看手錶,才九點多,他十點半的時候有個會議,現在回去正好能趕上。可他一點都不想回去,領證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能不慶祝一下呢?領了證就各走各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領的是離婚證呢。

「走,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姜別迎著初升的太陽眯了眯眼,瞬間有了主意。

樂果橙不大想去,「我還得回學校上課呢。」

姜別握著她的手,「反正都已經請假了,一天不去也沒什麼,走吧,帶你去泡泡溫泉。」

樂果橙,「——」

這才剛領了證就慫恿她逃課,這是要引著她往墮落的深淵走呀!她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嗎?

最終樂果橙還是沒經受住誘惑,被姜別拐去了城郊某山莊。說是山莊,其實是集吃喝玩樂於一體的大型高檔場所。

在車上的時候姜別和樂小橙都打了電話,姜別是打給趙助理的,通知他替他開十點半的會議。樂果橙是打給奶奶的,告訴奶奶她和姜別領結婚證了,晚上是不是要吃一頓慶祝一下。

看到樂果橙給家裡打電話,姜別也想給爺爺也打一個,想了一秒還是放棄了。爺爺若是知道他和樂小橙領證了,肯定更希望她住到姜家來。目前來看樂小橙是沒這個意思,他還是別找罵了。

先瞞著吧,瞞不下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