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走到哪殺到那,根本沒人能接得住陳默一招。

就算是那看起來很強大的BOSS在陳默手中也僅僅是掙扎了片刻後便被陳默輕易殺死。

什麼是無敵?

這就是無敵!

“閣主的強大已經是非人的存在了。”

開始戰鬥前,有人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南州勢力第一是我們星空一脈,南州,不,是整個天下,實力第一絕對是閣主!”

旁邊人忍不住點頭跟着說道。

“世界不同了,跟對了人,只要我們夠努力,那未來就絕對是光明的!”

“殺,遵閣主令,殺個片甲不留。”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們是玩家,他們是怪物,天生註定爲敵,絕不可心慈手軟!”

“……!”

這一刻,衆人全都爆發出了最強的戰鬥力,在衆多怪物間砍殺着。

那些怪物雖然在陳默手中弱不禁風,但是對於他們來說依然是勁敵,是需要他們全力以赴去面對的。

那些怪物對於陳默來說已經沒有了用處,就算殺死也得不到經驗和掉落,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卻是每一隻都是大補。

升級的光芒不斷的閃爍,在廣場上,縱然是漸漸蔓延過來的毒氣瘴氣都遮擋不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一個小時後,整個廣場上的戰鬥徹底結束,趙楓和他的手下最少的也升了兩級。

滿地的屍體和掉落便是他們的戰果。

“收拾戰場,回去!”

陳默開口,收起那些高級掉落,隨後率先一步下山。

趙楓安排了人開始忙碌後,他也跟在陳默身後向山下走去。

“閣主,這一戰南瘴山算不算平定下來了?”

趙楓忍不住問道。

“哪有那麼容易!”

陳默搖頭,說道:“十日前是第一波,這是第二波,後面肯定還有,而且一次比一次出現的怪物更多,上一次加起來不過是一個堂主七百多弟子罷了,這一次呢?一個護法,十個堂主,數千弟子,這麼計算下來,你覺得下次會出現多少?”

“數千弟子?”趙楓愣住了,根據他的觀察,山上剛剛頂多也就是一千多小魔宮弟子,怎麼可能會有數千?

“我爲什麼讓丁成空帶人來?”陳默輕笑,道:“山外也有小魔宮弟子駐紮營地,他們的降臨並非全都降臨在山上,這還只是還是,接下來的降臨很多堂主級的高手都會降臨在山外,畢竟到了更高一級的時候,堂主都不算什麼了。”

“我明白了!”趙楓恍然。

陳默輕輕搖頭,沒有多說什麼,繼續往前走去。

這一次升級的速度出乎他的預料,那些堂主級也給他貢獻了大量的經驗,特別是那護法,高達七十級,雖然只是藍色BOSS,但是越超多等級殺怪給的經驗堪稱恐怖。

‘而今小怪等級已經不如我,殺了也沒經驗了,既如此,乾脆讓勢力內的人來解決,特別是最後一次降臨時,到了那個時候,數十萬的怪物,整個南州城的玩家都得調動起來。而我,只需趁機殺死那些高等級的BOSS,以如今這升級速度來看,小魔宮平定之後,我絕對可以達到理想的等級!’

陳默一邊下山一邊眼神閃爍着。

………

“聽說了嗎?南瘴山發生大事了,出了一個超級大的公開副本!”

“什麼是公開副本?”

“公開副本就是副本存在在南瘴山,所有人都可以去殺怪的意思,無論是經驗還是掉落,都遠超外界。”

“什麼?還有這種事情?”

“不錯,但是很可惜啊,南瘴山早就已經被星空一脈給包圍起來了,根本不讓咱們進去啊。”

“不會吧?星空一脈名聲極好,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

“勢大壓人,這不是正常的事情麼?你想啊,那南大商學院的副本,至今還都是星空一脈把持着,除了星空一脈的人,誰進去過?對於低等級的人來說,那副本能極快的加速追上前人的速度,可星空一脈不還是依然霸佔着呢麼?”

“瞎扯!”

“沒錯,別聽他瞎扯,我們都是小勢力的人,之前幫主去星空拜訪了之後,星空已經給我們開放了商學院副本的進入權限!”

“這個人不是什麼好東西,老頭子,壞得很,整天說星空一脈的壞話,也不知道星空一脈哪裏得罪了他!”

荒原古道,一處茶攤,一個老者正和一羣路過的人瞎扯着,他言語間對星空一脈充滿了厭惡。

“整個南州都是姓陳的了,這老頭,能活到現在當真是個奇蹟啊!”

茶攤最外方,一個身穿戰鎧的男子忍不住呢喃道。

在他的旁邊還坐着另外兩人,一個身材高大,身穿古風長袍的胖子,一個長相清秀,但容貌一般的女子。

“說不得那陳默是個善人呢?”胖子笑呵呵的說道。

“哼,善人?若是善人能在遊戲開始三個月的時間發展到這一步?”旁邊女子忍不住冷哼一聲。

“不錯!”

戰鎧男子輕笑,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道:“上位者無小善,你說那陳默有一顆救世的心我或許信,那是大善。但你說他優柔寡斷對一個老頭下不去手,那我可不信!能在開局走到這一步的,那個又是善人?”

“別廢話了!”

那女子再次開口,冷笑一聲,說道:“他是什麼人並不重要,無論是什麼人,我們去投靠他,難道他還不要?和整個時代比起來,他並不算什麼,看看咱們的等級,已經解封到60級了,這代表什麼?代表這一時代已經有人抵達60級!那纔是真正的王者,纔是真正舉世難尋的人傑,和那人比起來,他陳默可不算什麼!”

“倒也是這個理,可惜了,咱們苟活到現在,要什麼沒什麼,爲了活下去連過去的裝備都賣出去了,若非如此,咱們也能趁機去尋那人傑早一步投靠,以咱們等級的優勢,肯定能得到重視,待到那等人物崛起之後,咱們都是有功之臣啊!”

胖子忍不住感慨一句。

“足夠了!”

戰鎧男子扔掉手中的碗,譏諷般的笑道:“以我們的等級和掌握的關於遊戲的信息,忽悠一個陳默還不是輕而易舉?到時候讓他們把我們供起來,趁機撈一比大的,等到100級破境之後,我們隨時可以捨棄這裏去尋找那真正的人傑!”

…… 南瘴山臨時駐地,陳默回到帳篷後便開始再次陷入修行狀態。

修煉永遠不是最難的,最難的修心!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修行之路,如千萬人過獨木橋,千難萬險。

經歷了前世數百年時光,陳默見多了一朝得勢便肆意發泄慾望,不在修煉反而是去大肆收斂財富或美人的那種人。

但是,那種人往往最終的結果就是一個死字。

並非是因爲得罪人,而是實力被人追上,你想要的別人也想要,而別人想得到的話最快的方法就是殺你。

因此,修行最難在於修心。

一旦擁有了無敵的實力,那心中的慾望就會千百倍的爆發出來,擁有力量就是擁有一切。

予取予奪,盡在掌握。

就像如今的陳默,以陳默在南州的地位和實力,他完全可以學古之皇帝選妃一樣將整個南州最漂亮的一批女人聚集起來供他發泄。

但是他不會那麼做。

一是陳默如今實力增長到這一步,對於慾望也有了明顯的壓制效果,不會如同一開始一樣不發泄就等於死亡。

二則是陳默歷經數百年光陰,早已形成了自己獨特的修行意志,獨特的道心。

朱兔 朝聞道,夕死可矣!

女人,陳默不缺。

若是他想,隨時可以找一大批的女人來發泄煉獄純陽勁的副作用,可陳默還是想繼續壓制,直到壓制不住的時候。

煉獄純陽,純陽二字纔是關鍵。

若能將體內陽氣積攢到極限,積攢到不得不爆發的時候,陳默相信,收益絕對會比自己胡亂發泄來的強。

百級破境時便是一個坎,陳默不想浪費時間去度過那個坎,他想試試,試試以煉獄純陽勁的力量能否直接破境。

數日的修行後,陳默再次提升兩級,達到62級。

而這天,丁成空打斷了陳默的修行。

“閣主!”

丁成空單膝跪在帳篷外,口鼻流血,頭髮凌亂,整個人受傷不輕。

陳默拉開帳篷看了看丁成空後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丁成空的實力在陳默看來一般般,但是這個一般般是以陳默的眼光去看的,事實上以丁成空的實力,在南州罕有人能敵。

高達五十以上的等級,一身的藍裝,這種實力,怎麼會被人打成這樣?

“誰幹的?”陳默問道。

“三個人!”

丁成空沉默片刻,說道:“一個年輕人,一個胖子,一個女人,他們聲稱自己掌握天大的祕密,等級更是高達62級,想要加入我們星空一脈,我們不信,所以我便試了試他們的實力。”

“你輸了?”陳默道。

“是!”丁成空底下了頭。

“帶我去看看!”

陳默淡淡的點頭,睹了一眼丁成空,倒也沒有開口訓斥。

當丁成空說出62級的時候,陳默便已經知道了對方是什麼來歷。

上個遊戲時代的人!

絕對沒有其他的可能性。

這一時代,陳默自信自己是升級最快的人,那三人就算再快也不可能比自己快,而且就算比自己快,那他們爲何偏偏都是62級?

巧合?

不!

這存在着必然性。

若是陳默依然還不知上個遊戲時代的事情的話,或許陳默會詫異,會驚訝,甚至會震驚。

冰山總裁的近身兵王 可知道了上個遊戲時代後,陳默心中唯有好奇。

上個遊戲時代到底發生了什麼?

若上個遊戲時代真的參與到這個時代中了,那陳默沒可能前世時一點兒都不知道,畢竟陳默也是登頂過的人,縱然登頂的時間很晚。

前世時陳默便知道,第一序列的那些強者都存在着一些不爲人知的祕密,在第一次異域戰場開始的時候,也就是陳珂前往異域戰場身死之前的時候,在末世表面之下是隱藏着一些不爲人知的重大祕密的。

陳默如今已經知道,那祕密肯定就是上個遊戲時代的人。

可爲什麼在第一次異域戰場結束之後就再也沒了上個遊戲時代的人?

爲什麼後面陳默聽都沒有聽說過了?

這其中必然隱藏了一些祕密,可究竟是什麼祕密陳默卻有些摸不着頭腦。

之前韓霜那便宜父親來的時候陳默也有詢問,但是那老傢伙始終不願意透露分毫,所以陳默更加的好奇了。

上個遊戲時代,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那個時期,又發生了什麼?

他們參與到這個遊戲時代,又爲了什麼?

他們有多少人?

等等等!

這些都是陳默好奇的地方,隨着韓霜和她那便宜父親一起離開,陳默本以爲短時間內肯定沒辦法在接觸到上個遊戲時代的人,可陳默萬萬沒想到的是,如今竟然有人送上門來了。

而且,讓陳默比較驚訝的地方在於丁成空的傷勢。

陳默也是踏入過祖境的人,是老祖級人物,是聖主級地位擁有者,對於人心和形勢他比誰都敏感,就例如眼前。

陳默雖然沒有見到人,但是在他心中已經確定了那三人絕對混的不好,起碼實力不強。

本來陳默還以爲上個遊戲時代的人都強的如同韓霜那便宜父親一樣,可這一刻陳默明白了,什麼時代都有混的不好的人啊。

若丁成空口中的那三人真的很強的話,他們完全沒有必要手下留情,直接弄死丁成空等人,讓陳默手底下無人可用,到時候陳默迫於他們的實力也不得不聽他們的將他們供起來。

可丁成空雖然輸了卻傷勢不重,這足以說明問題。

在他人看來或許是那三人想加入星空所以不會下死手,可陳默的眼光卻不是常人能比的。

一眼未看,只看了丁成空的傷勢後,便確定了那三人的底細!

……

營地中心位置,一處帳篷前,一張矮桌邊,一男一女和一個胖子坐在那裏,喝着酒吃着肉,一副我就是大爺的樣子。

在他們周圍,密密麻麻的圍着一堆人,這些人都是聯盟的精銳,但是高層沒有下令他們便也就沒有動手,只是將場中心那三人團團圍起來。

撥開前面擋着的人,陳默帶着丁成空走進包圍圈中看向那三人。

“你就是陳默?”

三人轉頭看了過來,那女人正要說話,旁邊身穿戰鎧的男人忽然伸手壓住了女人的手,轉而問道。

“被包圍起來,雖色厲內荏,但終是夠冷靜,有點意思!”

陳默嘴角勾起一絲殘忍的笑容。 “你什麼意思?”

三人中,胖子臉色一變,站起身看向陳默。

“沒什麼意思!”

陳默輕笑,看着面色大變的三人,一揮手說道:“抓起來!”

“什麼?”

“你怎麼敢?”

“你知道你這是在做什麼麼?”

三人驚怒,站起身警惕的看向周圍,但是周圍的人那裏聽他們廢話,陳默既然下令了,身爲聯盟精銳的衆人便不會猶豫。

“上,抓起來!”

丁成空也跟着喊了一聲。

衆人齊齊衝了上去,三人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雖然他們瞬間爆發打飛了幾人,但是人太多了,他們根本沒辦法反抗。

一堆人圍上去將三人按倒在地,隨後丁成空更是拎着一柄狼牙棒在那女人驚恐的目光中狠狠的砸了下去。

“嘿,你不是能耐麼?你不是瞧不起男人麼?”

丁成空殘忍一笑,看着女人血淋淋的雙腿,隨後對押着女人的人說道:“把她的胳膊也給我按好!”

“不要!”

女人驚恐,怒聲道:“你們瘋了,你們知道我們是什麼人麼?你們敢這樣,你們不得好死!”

“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