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有了那株千年衫草,他可以煉製出提升先天之力的丹藥,如今葉飛的實力,想要再度提升沒有這些天才地寶,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樣最好,我已經通知了直升機,葉大師請稍等片刻。」衛秘書此時也是鬆了口氣,向著葉飛點頭開口道。

他的任務就是將葉飛帶去軍區,至於其他的事情,並不是他考慮的範圍,至於這次的大比,這個葉飛想要奪冠,在衛秘書看來是絕對不可能的。

此人的實力雖強,但軍區大比可不是教官之間的比試,重點還是在學員身上。

就在二人交談之時,院中的吳運兒,此時忽然走上前來,站在了葉飛的面前。

「我想成為你的弟子,能不能與你一起前往軍區。」吳運兒很是直接,眼中的那股倔強之意,讓葉飛隱約似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葉飛轉過頭來,看了眼前的女孩一眼,隨即輕輕搖了搖頭。

「你吳家的祭壇,已經被我完全封住。」

「接下來的幾天你爺爺的身體會恢復如常,而你也會同樣重新成為一個外勁武者,根本不用跟著我,在吳家也能得到最好的修鍊。」葉飛沉吟少許之後,如似開口說道。

他此刻已經感受到了,眼前這個女孩身上的力量,正在慢慢的流逝,最多一天的時機,她應該就能恢復正常。

「不要,我想成為的弟子!」吳運兒盯著葉飛,立刻反駁道。

一旁眾人的吳家眾人,臉上不免露出尷尬之色,這世間哪有強行要被人當自己師傅這一說?

如此同時,吳家大院門外,一陣呼呼的螺旋聲,從半空之中傳來,顯然是衛秘書通知的直升機已經到了。

吳家大院位於安城郊區,門前有著足夠的空地停機,衛秘書見狀也是隨即向著葉飛點了點頭,他自己則是轉身離開了大院。

吳家那小姑娘的去留,衛秘書並不關心,他只需把葉飛安全帶到軍區即可。

「吳根生,此事你怎麼看?」葉飛沒有回應眼前的女孩,而是轉眼望向後方的吳家家主。

對於收徒弟的事情,他確實沒有想過,而且葉飛身居醫聖的傳承,他深知武道一途前路茫茫,以他如今的實力,還沒有資格收徒。

此時他只是有些不忍,直接拒絕眼前這個小姑娘。

吳根生聞言,也是連忙走上前來,先是向著葉飛抬手一拜,隨即把目光移到了吳運兒身上。

「我這孫女個性好強,老朽有個兩全之法,不知葉大師可否答應?」吳根生臉上的表情恭謹,他此時眼中的暗淡之色,已經退去了大半。

隨著祭壇的封印,吳家人身上怪異的變化,正如葉飛所說正在慢慢的恢復如常。

「說來聽聽。」葉飛目光一閃,低聲開口道。

「葉大師這次前往燕京軍區,反正也是去執教,待老朽過兩天讓人把運兒送去軍區,跟隨那些軍人一起在您手下修行,您覺得如何?」吳根生抬頭望著葉飛,緩緩開口說道。

活了這麼多年,吳根生豈是愚笨之輩,他知道想要葉飛收徒是不可能的,但這個要求他相信眼前之人不會拒絕。

葉飛在聽完后,臉上閃過一縷思索之色,隨後看了那吳運兒一眼,也只能無奈地點點頭。

就算他不答應,只要吳家人將這丫頭送過去,想要塞給他也不是什麼難事。

「這件事,你自己安排吧。」

「但我需要讓你知道,在葉某的手下修行,所有的事情都會一視同仁,可不會因為你是吳家人而有什麼優待。」葉飛深深地看了吳運兒一眼,臉上的表情也是多了幾分認真之色。

現在的吳運兒,還是築基中期的強者,但很快會退化為外勁武者,想要從新修鍊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是的,我知道,多謝師傅!」吳運兒眼中露出激動之色,連忙向著也得抬手一拜。

無論如何,只要能夠在葉飛手下,她相信自己總有一天,也能成為像師傅一樣的強者,到了那個時候,她就能永遠地守護吳家了。 葉飛看了吳家眾人一眼,隨即淡笑一聲,也是不在多言,轉身向著大院的門外走去。

吳家前院之內,吳運兒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見到葉飛轉身離去,只能欲言又止,眼中的激動之色,逐漸被一片堅韌所替代。

「運兒,三天後爺爺就送你去燕京軍區,能不能跟在葉大師身邊,就看你的造化了。」吳根生走上前來,輕撫著自己孫女的腦袋,一臉的慈愛之色。

在他的心中,自然是非常希望自己孫女能夠得償所願,而且與葉飛搭上關係,對於吳家來說可謂是有著數之不盡的好處。

「謝謝爺爺,運兒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吳運兒輕握著雙拳,臉上的堅韌之色更濃了幾分。

而此時葉飛已經走出了吳家,吳家大院門前不遠處,直升機已經等候多時。

遠處直升機旁的衛秘書面帶微笑,向著葉飛微微點頭,同時打開了直升機的艙門,做了個請的的手勢。

葉飛臉上的表情平靜,沒有多說什麼,隨著此人一起上了直升機。

「葉大師,我們直接前往軍區吧,有位老朋友等候你多時了。」直升機內衛秘臉上的笑容親和,轉過低聲開口道。

葉飛目光一閃,心中有了幾分猜測,只是片刻的思索之後沒有多問,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一路無話,直升機劃過安城市的上空,直指燕京大軍區而去,淮江省距離燕京並不算太遠,從江東乘坐客機前往也僅僅只需兩個小時。

而他們的起點是安城市,行程上縮短了一段不小的距離,直升機很快飛入燕京市上空。

燕京大軍區,位於燕京北郊的深山之內,四周人跡稀少,彷彿是與世隔絕的狀態,但佔地面積可謂極大,北郊外的山脈幾乎都是軍區禁地。

很快直升機進入北郊深山,降落在了一個圓形的起降台之上,葉飛走下直升機后,前方不遠處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緩步向他走來。

「你來了,最近還好嗎?」一道溫柔中帶著幾分凌厲的聲音,落入了葉飛的耳邊。

在他的前方不遠處,一位身穿淡色紅衣的女子,正一臉的笑容走到了他的跟前。

「我有個問題想問很久了,為什麼你朱家之人,都喜歡穿紅色的衣服。」葉飛淡笑一聲,目光落在眼前之人身上低聲開口道。

這位紅衣女子,正是許久未見的朱紅無疑,自從上一次燕京一別之後,二人之間就在沒有聯繫。

「呵,你不是認識我朱家家主嗎,怎麼不去問她。」朱紅輕抿著嘴唇,臉上的笑容更盛了幾分,再次見到葉飛她似乎很是開心。

「嗯,下次見面確實得問問。」故作認真的神情,點頭開口回應道。

前方的朱紅聽到這話,忍不住再次捂嘴一笑,再次見到葉飛,她的心中可謂感觸良多。

記得二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眼前之人還是個內勁武者,如今過去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已經成為了官方邀請來的教官。

一番交談之後,在朱紅的帶領下,二人一同向著軍區內部走去。

那位衛秘書在進入軍區之後,很快就消失了蹤影,接待葉飛的事情,似乎全部交在了朱紅的身上。

一路上朱紅也將此地的情況,向葉飛詳細介紹了一遍,這次官方請他來此執教,針對的並非是普通軍人,而是從各大軍區精心挑選出來的強者。

這些人集合在一起,成立了一個名叫隱龍的特別的行動大隊,專門處理一些特殊事件。

可以說這些人是燕京大軍區內的中堅力量,當然還有著一些如呂良一樣的官方強者,也同樣身處軍區之內,不過這些人很少露面。

「我想知道,衛秘書口中所說的那個軍區大比,什麼時候舉行?」葉飛轉頭看了朱紅一眼,邊走邊開口問道。

對於這些人的實力,葉飛並沒有過多的關心,他肯來到這裡,完全是為了那些法器獎勵,以及衛秘書口中所說的那株千年衫草。

「你是說隱龍大比嗎,好像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開始了。」

「聽說到時候,我華夏軍魂傅老會親自到場,你來此一定也是想見見這位百年前就成名的強者吧?」朱紅臉上的表情,此時多了幾分崇拜之色。

但凡燕京大軍區內之內,對於傅老這個名字,可謂如雷貫耳,儘管很少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但對於這位國之軍魂,每個人心中都是帶著發自內心的崇拜。

「並不是,我來此是為了那株千年衫草。」葉飛聳了聳肩,如似開口回應道。

朱紅聞言身子一頓,可謂是愣了半響,轉頭望向葉飛的目光,如同在看待一個怪物一般。

在反應過來之後,朱紅忍不住搖頭苦笑,眼前這個人儘管如今已經是先天強者,但性子似乎一點都沒變。

「你想要在大比中拔得頭籌,幾乎是不可能的。」朱紅沉默了片刻后,也是直接開口道。

「哦,此話怎講?」葉飛對於朱紅口中那人,可謂是沒有半點興趣,他此刻關心的只有他的獎勵。

一旁的朱紅暗嘆一聲,隨即再次移步,向著前方走去,同時也緩緩道出緣由。

燕京大軍區內,隱龍特別大隊,可分為六個小組,軍區大比也是這六個小組之間的較量,而上面交給葉飛的那組人,實力是整個隱龍大隊內最弱的。

比起其他五個小組,這第六組整體實力,差的可不止一星半點。

「最弱的…具體什麼實力?」葉飛眉頭微皺,還有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若真是如朱紅口中所說,那衛秘書之前說的,不是明白擺著在坑他么。

腹黑寶寶養成計劃 「先帶你去訓練場看看吧,具體什麼情況,以你的實力一眼就能看出來。」朱紅說著步伐同時加快了幾分,向著前方快步而去。

葉飛臉上的表情如常,沒有任何猶豫,很快跟在了此女身後。

二人穿過前方的普通駐紮地之後,直接向著大山深處前進,大約過去十來分鐘,朱紅口中所說的那個訓練場,已經落入了葉飛的視線之中。

訓練場很大,整體呈橢圓形,中間有數個練武台,場內軍用設備很是完善,除了一般的體內訓練區之外,還有專門的修鍊吐納之地。

「培養這些人,應該花費了不少的資源吧。」葉飛目光掃過場內,忍不住低語道。

整個訓練場上,足以三十多位化境宗師,其中還有三位築基強者,最差的幾位也有著內勁巔峰的實力,這樣的陣容足以媲美一個超級武道世家。

「嗯,這些人都是從華夏各大軍區,精心挑選出來的。」朱紅面露微笑,輕輕點了點頭。

隨著二人走進,場內的眾人也是察覺到了二人的身影,在看到朱紅之後,場內的眾人很快停止了手中的訓練。

「集合!」一聲大喝忽然在場內響起,聲音中帶著幾分渾厚之力,瞬間傳遍整個訓練場。

話音未來,訓練場內的眾人,便是全部迅速聚集,很快便是排成縱隊站在了葉飛二人跟前。

這些人個個身材魁梧,體能上怕是遠超同等級的武者,而且紀律性極強,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帶著身為軍人因有的嚴峻之色。

「隱龍大隊集合完畢,請指導員指示。」為首色是一位大約三十齣頭的男子,臉上菱角分明,相貌頗為不俗,望向朱紅的目光中,隱約帶著絲絲異樣的光芒。

「很好,隱龍六組出列。」朱紅臉上的表情,此時也是變得嚴肅了幾分。

葉飛面帶淡笑,他早就猜測這種在軍區有著不俗的身份,沒想到她居然是特別大隊的指導員,能夠管理這些人,足以證明她本是的戰力不凡。

相比起上一次見到,朱紅本是的實力,有了明顯的提升,已經踏入了化境之列。

但此女的戰力,怕是遠非如此,朱雀焰的強悍之處,葉飛在朱時水的身上,已經領教過很多次。

「是!」前方的人群之中,傳來一聲回應。

緊接著五個內勁實力的男子,從人群中踏步而出,這幾人恰好就是整個大隊內,為數不多的那幾位內勁武者。

相比起其他成員,這幾人眼中的光幕,明顯暗淡了許多,出列的同時這幾人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難看。

朱紅看了這幾人一眼,隨即再次開口道:「這位是你們新來的教官,以後你們六組的訓練,將由他一人負責,如果你們實力仍舊無法突破,六組將會面臨解散。」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軍區的修鍊資源有限,這些內勁武者確實有些拖下整個大隊的整體實力。

出列的這幾人,也是同時把目光落在了葉飛身上,一看其只是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時,臉上的表情再次暗淡了不少。

「不如直接解散算了,留著他們也是浪費資源,何必弄個毛頭小子來裝裝樣子。」人群之中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此言一出,場內的眾人,都是忍不住有些憋笑。

前方出列的六組幾人,臉上頓時露出憤怒之色,心中儘管氣憤,但此時也是無法反駁。 訓練場內朱紅的眉頭輕皺,目光落在前方人群中的,那位有著築基實力的男子身上,方才那句話顯然是出自他的口中。

「魏超,出列!」朱紅輕喝一聲,眼中明顯露出不悅之色。

「是。」此人回應一聲,同時立刻走出了人群。

此人出列之後,輕撇了前方的葉飛一眼,眼中滿是不屑之色。

儘管他們平時訓練有素,但身為築基強者,骨子裡傲氣是不可磨滅的,而且平時在軍區內,正在管理他們人幾乎沒有。

「他是你們的教官,你剛才說什麼?」朱紅盯著眼前之人,低聲斥喝道。

全世界都想圈養我[綜] 魏超低哼一聲,沒有再看前方的葉飛一眼,而是再次向前走了一步,抬頭望向眼前的朱紅。

「報告,這小子只配成為那廢物六組的教官,想要指導我們怕是沒那個資格。」魏超面色不改,毫不示弱地開口回應道。

這些人很多曾受教與華夏其他大區的先天強者,想要得到他們的認可,自然不是簡單的事情。

訓練場內的其他人小組,此時臉上的表情,都是同時露出輕蔑之色,一個毛頭小子當他們的教官,傳出去怕是連那些普通的士兵都會笑話他們。

「魏超,你就憑你剛才的話語,我就有權利將你逐出軍區,你可敢再說一遍。」朱紅面色嚴肅,盯著眼前之人一字一句地開口道。

一旁的葉飛此刻面色沉靜,對於眼前之人的話語,他並沒有過多的放在心上,一個築基小輩不值得他放在眼中。

此時葉飛的目光,落在那個所謂廢物六組幾人身上,他的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精光。

「這幾人資質極差,按照正常來講,是絕不可能踏入內勁的。」葉飛內心暗道,臉上同時露出了思索之色。

他這個時候才明白,為什麼之前朱紅他想要奪魁是絕不可能的,這幾人就算利用丹藥強行提升,怕是也無法踏入化境,更別人其他的小組內還有築基強者。

就在葉飛思索之色,他的耳邊再次傳來一道刺耳的聲音。

「小子,身為一個男人,敢不敢不要躲在女人後面,有種出來與你魏爺一戰。」魏超沒有理會朱紅,而是轉頭把目光落在葉飛身上。

「你…」朱紅眼中怒意見顯,全身的氣勢下意識地凝聚。

今天是她第一天帶葉飛進入軍區,就發生這樣的事情,無論從那方面來講,朱紅面子上都有些掛不住。

葉飛眉頭微皺,伸手擋在了朱紅的跟前,他自己則是向前走了兩步。

「你想要與葉某一戰?」葉飛面色沉靜,掃了此人一眼開口道。

「是的,要是魏爺贏了,你立刻給爺滾出軍區,這裡可不是你們這些紈絝子弟玩樂的地方。」魏超目光一橫,盯著葉飛沉聲開口道。

對於葉飛的身份,他並不太清楚,但能夠出現在這裡,多半是因為背後有著武道家族勢力的原因,這種紈絝子弟他見得多了。

「要是你輸了又如何。」葉飛淡笑一聲,眼中閃過一道微光,心中同時多出了一個想法。

這次的軍區大比,他可謂是志在必得,若是能夠在此之前,除掉一些實力強勁的對手,他手下的六組想要拔得頭籌,也並非不可能之事。

「我不會輸,要是連你都贏不了,魏爺也沒臉在隱龍大隊呆了!」魏超低哼一聲,全身氣勢同時一凝,屬於築基強者的氣息頓時爆發出來。

訓練場的眾人,見此情景紛紛讓開道來,圍繞在了那魏超周圍方圓百米之外,練武場內處處可以變成較量的場地,並非要前往中間的練武台。

葉飛嘴角露出微笑,他等得就是這句話,少一個築基強者對後面的大比來說,如同是直接少了一個大砍。

一旁的朱紅臉上不免露出焦急之色,她可是深知葉飛的實力,這場比試可謂是毫無意義可言。

「葉飛…此事。」

「不用多說,葉某自有分寸,放心此人死不了的。」葉飛開口將朱紅的話語打斷,同時已經走進了比試場地之內。

後方的朱紅見狀,一臉的無奈之色,只能輕輕搖了搖頭,心中默念但願葉飛不要下手太狠。

前方的那位魏超,同時也是聽到了葉飛的話語,頓時面色咧嘴咬牙,臉色略顯得有些發青,眼中的怒意見顯。

「小王八蛋,到現在還敢口出狂言,看你魏爺不打斷你的腿。」魏怒喝一聲,身形隨即閃動,那速度之快帶起一陣呼嘯之聲。

幾乎是在眨眼之間,此人便是已經衝到了葉飛身前,抬手就是猛然一拳轟來。

這一拳的力度之大,隱約有音爆之聲傳來,築基強者的全力一拳,其內蘊含的力量可想而知,顯然這魏超並沒有打算手下留情。

「那小子竟然沒有躲開,腦殼壞掉了吧。」

「魏超的那一拳之力,整個隱龍大隊內,能夠接下的人不會超過三個,這小子怕是要涼了…」

「…」

一旁的眾人在議論的同時,大多數人望向葉飛的目光中,此刻不免多了幾分憐憫之色。

葉飛身形沒有後退半步,更是連護體罡氣,都未曾施展而出,那驚天的一拳穩穩地砸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砰!」一聲震耳的悶響傳來,渾厚的反震之力,向著四周猛然橫掃。

只見在眾人的目光之下,葉飛的身子始終一動不動,如同一塊堅硬無比的磐石一般,那一拳之力雖強,但還不足以破開他的防禦。

「怎麼可能!」魏超瞪大了雙眼,一臉的難以置信之色。

此時他手臂之上,傳來的正真酸麻之感,彷彿在不斷地提醒著他,眼前之人的防禦力,究竟有著多麼恐怖。

「你真沒資格讓葉某動手,何必要自找麻煩。」葉飛輕輕搖了搖頭,淡淡的聲音傳遍整個練武場。

他的話音剛落,眼中忽然閃過一道寒芒,沒等那魏超反應過來,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此人的臉上。

魏超面容一陣扭曲,在這股力量之下,整個人被直接扇飛了出去,在半空中一臉噴出數口鮮血,最終劃出一道弧線,砸在了地面之上。

葉飛的這一巴掌,力度可謂不俗,直接廢了此人一身的真氣,這魏超除了保住性命之外,基本上已經廢了。

整個練武場內,一時間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在同一時間,紛紛聚焦在了葉飛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