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商璟煜看了看她:「什麼事?」

「我想單獨和你說!」喬筱曉咬著嘴唇說。

商璟煜沒吭聲,他不太喜歡這種吞吞吐吐的女人,真的很煩。

「去吧!」我說。

商璟煜這才點頭。

兩個人進了一間客房,門被關上的那一刻,我在想,喬筱曉對商璟煜是不是有心思?

想過之後,又覺得有沒有無所謂,反正我在這,有又怎麼樣?

我倒是該關心下,姜教授手裡有關於李肅的什麼東西,會惹來殺身之禍?

還有顧離,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他是知道了什麼要被滅口,還有那個小女孩…

一樁樁一件件事,不想還好,一想,就跟團亂麻一樣,攪的人心神不寧的。



這邊,喬筱曉和商璟煜相顧無言。

商璟煜不耐煩的靠在門上,一副你快開口,不然老子就走了的架勢。

「我…」喬筱曉咬了咬嘴唇。

商璟煜依舊沒吭聲。

喬筱曉想了想才說:「我記得外公剛回國的時候,是從首都轉機的,本來我以為他當天就能到,可是沒想到他在那多待了一天,所以我覺得…」

喬筱曉把鑰匙交給商璟煜,商璟煜看了看,鑰匙上有英文的字母縮寫,是不是哪個銀行的。

「保險柜?」商璟煜拿著鑰匙說。

喬筱曉點頭。

「我去查!」商璟煜就要出門。

动力之王 喬筱曉想了想到底還是沒追。



看到商璟煜出來,我眯了眯眼睛。

「你先去睡,我還有事!」商璟煜說。

我點頭。

他就出了門。

喬筱曉出來的時候眼睛紅紅的,衣服的扣子也解開幾顆,幾縷髮絲凌亂不堪。

我看了她一眼,果然一開始看起來不爽的人到底也好不到哪裡去。

「凌安姐!」喬筱曉叫了我一聲。

「嗯?」

「沒什麼!」喬筱曉沖我笑了一下。

我也笑了一下,沒理她回了房間。

在我面前表演被強迫么?商璟煜可不是飢不擇食的。

商璟煜當天沒回來,第二天我才知道他昨晚就坐飛機去了首都。

我心裡越發疑惑,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商璟煜這麼掛心?

我想不通,又給我奶奶打了個電話,可惜奶奶的電話依舊打不通。

或許是去了一個沒有電的地方。我只能這麼猜想。

奶奶也失蹤很長一段時間了,我不由的擔心,到底是她需要辦的事花費時間長,還是奶奶根本就出事了?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我就打算回奶奶的老房子去看看,可是剛出門,車子走了一會兒,大約快去市區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

李叔?他在這做什麼?

出於好奇我探頭看了一下,居然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那個帶走顧離的小女孩。

「停車!」司機停好車,我下了車,走到他們近一點的地方想聽聽他們說什麼。

「欣妹,聽爺爺一句勸,趕緊走,別在回來了!」李叔的聲音帶著乞求和無奈。

「爺爺,我既然回來了,就沒打算這麼回去!」

李欣妹氣勢逼人。

「老爺已經知道,你留在這討不到什麼好處,少爺也不會放過你!」李叔繼續勸。

李欣妹笑了一下,如果是別人興許會覺得她笑起來好看,畢竟眼前女孩子看起來只有十歲。可李叔知道啊,她其實都29歲了,比商璟煜還要大兩歲。

「爺爺,你知道我為什麼回來!」李欣妹悠悠的說。

「你…「李叔當然知道無非就是為了商璟煜,可是李叔也不覺得李欣妹對商璟煜是純粹的愛情,事實上,李欣妹的性格早已經扭曲變態。

「既然爺爺已經知道,就麻煩告訴商璟煜,我回來了!」李欣妹說完就走。

李叔無奈的嘆口氣:「你以為少爺不知道嗎!」可惜李欣妹已經走遠,沒聽到他的話。

我悄悄的跟了上去。

一下午,李欣妹逛了幾家店,買了些衣服,還和幾個售貨員吵了一架,直到傍晚才有車來接她。

我打了個車跟上,車子一直走到郊外,才在一處平房門口停下。

李欣妹進去后,就有人關了大門。

平房蓋的不錯,紅磚牆很高,根本爬不進去。

我想了想,還是給商璟煜打電話,卻沒有為人接,小鐘的也不通,我一咬牙,只好撥了楚言的電話,或許正如他說的,我們可以合作。

楚言聽到我的電話有些意外,而且情緒有些不太對,不過我沒有多問,只說要談合作。

楚言掛了電話,一件件的穿衣服,李娜起身:「是誰的電話?」

楚言沒理她。

「是不是凌安?她不是有商璟煜了嗎,為什麼還要勾引你?這個賤人…」李娜咬牙憤憤的說。

楚言抬頭看了李娜一眼,李娜到嘴的話就都說不出來了。

「你…你看我做什麼…我…我說的都是實話。」

「姐姐還躺在病床上,卻勾引自己的姐夫,你也是個賤人,明明訂婚了還和自己名義小姨子搞在一起,我也是個賤人!」

楚言涼薄的說完,又笑了一下補充:「我和凌安沒有你想的那麼齷蹉,我們再也沒有可能了!」

說完,拿著自己的外套出了門。

「楚言…」李娜的聲音被隔絕在門裡,她氣的扔了枕頭,可惜無濟於事。

李娜剛想罵幾句,忽然一陣劇烈的咳嗽,咳的她感覺自己的肺都快掉出來了。

也不知道怎麼了,她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好,李娜去醫院查過,醫生只說她營養不良其他的沒什麼。

又一陣劇烈的咳嗽,接著是一陣陣冷意,李娜扯了被子蓋在身上,卻還是冷。

看來得換家醫院瞧瞧。李娜恨恨的想。 天剛擦黑的時候,楚言到了,我把裡面的情況說了一遍。

「真沒想到你會找我來!」楚言說。

「我們只是合作!」

「我知道!」楚言眼底劃過一抹黯然,我假裝沒看見,這個時候說什麼都太扯,重要的是先把顧離救出來,至於那個李欣妹,我暫時還沒想好怎麼辦,畢竟她還是李叔的孫女,既然商

爺爺也知道,我想還是交給商家去解決的好。

「現在最重要的是救出顧離!」我一邊說一邊觀察裡面的情況。

「你還挺關心他!」楚言說。

我沒吭聲,我覺得他肯定想歪了,或許還有別的,但其實這些都與我無關。

我就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在迷霧中待太久了,再這樣下去,我會魔怔,而且,我本意上不想看見顧離就那麼死了,無論他是不是罪大惡極,起碼,他沒有傷害過我。

「想怎麼辦?」楚言問。「李欣妹手裡有一個黑色小罈子,顧離就在那裡面,我想把罈子偷過來!」我雖然這麼說,可是終究沒有把握,這個院子高牆大院門外還有人守著,在不驚動這些人的情況

下很難做到。

「我去拿!」楚言顯然很有信心。

我知道他拿了不二神的死魂珠,其實我也想著趁這個機會看看他的實力。

「好!」

「不過…」

「我知道,等救出顧離,他的情報我們共享!」

「好!」楚言看了看四周:「會開車嗎?」

我點頭:「會!」

「你去車裡等我!」

「嗯!」我上了車,楚言消失在夜色中,我知道我的伎倆被看穿了,楚言暫時還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可是那有什麼用,即使他不想也暴露了,能那麼輕易進去,又拿到罈子,他

絕對不簡單。

就在我緊張的盯著巷子口的時候,突然電話響了,我看了下居然是商璟煜。

「在哪?」

「我…我在念念!」

「是么!」商璟煜問。

我一陣陣的心虛:「是…啊…」

「我在首都,可能要晚幾天回去!」商璟煜的聲音有些疲憊。

「…好!」

掛了電話,我還是心虛。

楚言已經進去有一會兒了,就在我以為他出事了的時候,一個人影跑過來上了車。

「開車!」

我趕緊啟動了車子,也就是我們剛剛開始走,後面已經傳來一陣叫喊聲。

我開車技術不差,但是比起商璟煜還差遠了,尤其後面還有追兵,加上路況不熟悉,車子好幾次險些撞到路邊的樹上。

「換一下,我來開!」楚言說完,穩住方向盤,我慢慢的往他座位移動。

忽然,後面的車子一撞,我重心不穩,人就朝楚言跌去,楚言的還握著方向盤,我的身體那麼一跌,幾乎整個身子都壓在他手臂上,楚言皺了皺眉卻沒吭一聲。

「快!」

楚言說完,我也不在磨嘰,迅速的爬起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做到的,不過好在挪到了楚言的位置,而楚言的身體就靈活多了,他也很快到了駕駛座。

「抓緊了!」

楚言說完,一踩油門。我緊緊的抓著安全扶手,在商璟煜的訓練下,即使車開的快,我也沒有多大反應,後面幾輛車起先已經追上了我們,本來想包抄,楚言開車撞了又面的一輛,那輛車因為

路窄,一個不穩撞在了路邊的樹上。

另一輛被楚言逼進了路邊的玉米地,最後一輛車還是趕上了我們,車窗放下,一個很魁梧的男人掏出來一隻手槍,對準了我們…

「楚言,槍!」我急了。

「楚言眯了眯眼睛,在那人開槍的時候放慢了速度,我們總算躲過一劫,可是那輛車還在前面,並且橫著停了下來攔在了我們的面前。

「怎麼辦?」路太窄,我們根本過不去,而且對方拿著手槍,我和楚言可都是血肉之軀。

「他們看到我們了,不能留活口!」楚言把車停了下來。

「在車裡,把門鎖好,千萬不要出來。」楚言拉開車門。

「小心!」

楚言沖我笑了一下:「好!」

然後,我就看見他雙手舉過頭頂朝前面那車去了,那輛車裡也下來兩個人,拿著槍警惕的看著楚言。

我更是緊張的不行。

楚言似乎和那些人說了什麼,然後我就看見,那兩個人忽然一動不動了!隔的遠,我看不清發生了什麼,很快楚言把那兩個人放進車裡,緊接著他又搬了塊石頭,關好門,做完這一切他才朝我們車走過來,與此同時前面那輛車緩緩的開動,我

看了看它的方向,旁邊是條不大的河,等楚言走過來,那輛車也滑進了河裡,一點點下沉,很快水面上只盪起一圈淺淺的漣漪!

我呆了。楚言拉開車門,上車,發動車子,一直走了十幾分鐘,我才緩過來,四周靜悄悄的,天也完全黑了下來,因為剛剛躲避那些追來的車,我們完全偏離了方向,不知道到了

哪裡,如今只在一條小路上艱難的前行,兩邊都是莊稼,黑漆漆的,看起來十分駭人。

我咽了咽口水,神經緊緊的綳著。

「喝點水!」楚言拿出一瓶水遞給我。

我接過來,手有點抖。

「你在發抖!」楚言的聲音讓我精神一震。

沒錯,我就是怕了,怕楚言。

到今天我才認清,他早就不是從前的楚言了,雖然我覺得剛剛那兩個人死有餘辜,可是動手殺人的是楚言啊。

我完全無法接受他和記憶中那個溫文爾雅的楚言重疊,或許這麼久了,我一直說要與他勢不兩立,但是我還沒有真正的接受,楚言真的會變成那個樣子。

「我…太緊張了!」我說。

「不是緊張,你怕我是不是?」楚言問。

我沒吭聲。

楚言笑了一下:「商璟煜沒殺過人嗎?」

我一時難以回答,因為根本沒法思考,商璟煜有沒有殺過人。

楚言什麼都沒問了。

「我們在前面停一下,把顧離放出來!」

我說。

楚言果然停了車,把罈子抱出來,放在路邊,有車燈照著,看的還算清楚。楚言看了看罈子,直接伸手打開了蓋子,可就在蓋子打開的一剎那,裡面忽然竄出一個東西,接著就是楚言的一聲悶哼… 我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的時候,楚言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我感覺有什麼東西擦著我的臉頰游過去了。

沒錯,就是游,而且和那個東西接觸的時候,我的臉頰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冰冰涼涼的。

就在我發獃的時候,楚言已經一腳踢了過去,然後他一把將我拉在身後。

等我看清我們前面那東西時,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渾身的雞皮疙瘩瞬間就起來了。

我們前面是一條只有不到一米的蛇,身體只有小孩胳膊粗細,卻長了三顆頭,最詭異的是每一顆蛇頭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