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如果司厲霆要排列粉絲,那麼林均絕對是他頭號粉絲。

這一點不管他是助理也好,副總裁也罷,他永遠都會記得在大雪飛揚之中,司厲霆給了他新生。

司厲霆冷著一張臉,向來在外人面前是喜怒不行於色,倒是顧錦嘴角掛起淺淺微笑。

「當然是來談你的終生大事了,譚太太,譚小姐,詹先生,請坐。」

顧錦顯然就是在中間打圓場的那人,不然司厲霆身上的冷意會把場面弄得最僵。

當初譚父調戲了顧錦導致高爾夫球場被收購,如今他的家人都在這裡,氣氛本來就不算太好。

譚晴和顧錦在電話里通過話,也在訂婚現場見過顧錦,私下吃飯倒是頭一回。

她打量著這個讓她們家發生重大變化的女人,她只化了淡妝,所裸露出的皮膚吹彈可破。

聽說生孩子也沒幾個月,身材比起沒生孩子的女人都要好很多。

這樣的女人連自己這個女人都有些羨慕,怪不得會讓司厲霆傾心相許。

似乎感覺到她停留在顧錦身上的目光,司厲霆鷹隼的目光朝著譚晴掃來。

那樣帶著攻擊性的目光,嚇得譚晴連忙移開了視線。

「你對我老婆有興趣?」

對於停留在顧錦身上的視線太久,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是司厲霆防範的重災區。

譚晴都懵了,足足停頓了三秒鐘才反應過來司厲霆的意思。

「我性別女。」她說了幾個字。

「你要對我家蘇蘇有興趣,就別怪我送你去當人妖。」司厲霆毫不客氣。

顧錦扶額,這本來就尷尬的氣氛,被司厲霆這麼一鬧更加尷尬。

林均對她們來說也不是什麼外人,除了沒有血緣關係之外,林均相當於是親人的存在。

知道林家人混賬,不是個東西,婚姻大事是最重要的時刻,他自己家的家人指望不上,顧錦才特地帶著司厲霆過來。

是為了林均的事情,司厲霆還是很同意來的,不能讓人瞧不起林均。

這好不容易來了吧,一句話就將氣氛降到最低。

譚晴:「……」

這都要怪之前分開的時候,顧錦確實很招人喜歡,不僅有男人要照顧她,商場上一個女強人也對她有保護欲。

正好被司厲霆看到,當時他還在假扮史密斯,氣得跳腳也不能出來。

顧錦花了很多心力才打發那人的追求,從那以後,別說是男人,就連女人也成了司厲霆防範的對象。

「譚小姐,你不要往心裡去,我家先生開玩笑的。」顧錦笑著道。

偏偏司厲霆對什麼都可以無所謂,唯獨對顧錦特別執著,這次人販子事件讓他更加敏感。

他冷著一張臉,「我從來不開玩笑,你要是對蘇蘇……」

畢竟這位是大佬,林均的偶像,大家都不知道怎麼接下去。

這時候就看到顧錦叉起水果沙拉裡面的水果塞到了司厲霆嘴裡,「好吃嗎?厲霆哥哥?」

司厲霆的注意力被分散,嚼了兩口,「好吃,蘇蘇喂的最好吃了。」

不太熟悉司厲霆的人全都懵了,這是傳說中那位商業帝王?難道不是一隻大狼狗?

顧錦還伸手在他頭上摸了摸,「喜歡吃就多吃點。」

言下之意就是你吃東西就好,其他不該說的話就不要說了。

林均早就見怪不怪,這些年來他的免疫力已經提高到看到這樣的事情也能熟視無睹。

顧錦笑得燦爛,「譚小姐,我家先生最喜歡和人開玩笑了,你不要當真。」

她搶在司厲霆開口反駁之前往他嘴裡塞了一口火龍果。

譚晴這才反應過來,好吧,什麼商業奇才,鐵血手腕,就是一個妻奴啊!

「咳咳,沒什麼,今天是為了洛洛和林副總的婚事,我們還是進入主題吧。」

譚晴很聰明的轉移了話題,服務員這才開始慢慢上菜。

「之前林副總已經將房子和車子都寫在了洛洛的名下,我的意思,那就算是聘禮了。」

譚家人並不認為譚洛汐找到林均,就要林均花很多錢來娶她,從而占林均的便宜。

她們在乎的事譚洛汐的幸福,是林均這個人,而非他的身份。

甚至她們私心是不希望林均出太多聘禮,譚家家境目前來說不是太好,她們沒辦法拿出和聘禮相當的陪嫁。

可以說譚家人十分良心,完全不是林家人那種專門為了錢才來談的。

司厲霆一拍桌子,「不行!我帝凰副總裁娶老婆怎能如此寒酸?」

平時司厲霆不會和林均說什麼,他這個人向來只做不說,這個時候就能體現了。

「爺……」

「這件事你不用管了,聘禮我和蘇蘇來下就好。」

林均張了張嘴,最後什麼都沒有說,這已經是他私人範疇,可他對司厲霆習慣性的服從。

顧錦趕緊又給自家的大狼狗順順毛,「說話就說話,幹嘛要這麼兇巴巴的,你不是帶了禮單的么?」

司厲霆將禮單遞給顧錦,生怕顧錦又埋怨他態度不好。

他的溫柔只有在顧錦面前管用,其他人又不是蘇蘇,他溫柔不起來有什麼辦法?

林均沒想到司厲霆竟然還專門準備了禮單,他對自己做的早就超過上司對下屬的關心。

顧錦將禮單展開,溫柔的遞給譚媽媽,「譚太太,你看看禮單,哪裡不滿意咱們再修改。

孩子婚姻大事就只有這樣一次,一定要準備周全,你們有什麼異議一定要提出來。

我們今天來並不是為了走走過場,而是作為林副總的家人來談婚論嫁,你們不要拘束。

我家先生別看他兇巴巴,其實他脾氣很好,這禮單都是他親自擬出來的。」

顧錦這番話可以說是說到了人的心坎裡面,她的姿態放得很低,讓人覺得很舒服。

不過她家先生脾氣好那就未必了,興許就只當著她的面才好。

林均聽到司厲霆親自給他擬禮單,心中也是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幾人一過目,眼睛都瞪直了。

譚媽媽差點咬掉了自己的舌頭,她喝了一杯茶冷靜冷靜。

「司先生,你確定沒有拿錯禮單?這真是給洛洛的?」

司厲霆雙手環胸,表情冷淡,因為是長輩,他口氣還算好。

「沒有。」

一般A市的聘禮不過就是車子房子和首飾現金什麼的,至於車子房子林均早就買了,其它什麼譚家人也就不再要求。

誰知道司厲霆這份禮單,要車子?沒有。

因為上面寫著飛機,游輪,海島木屋。

那個木屋是很著名的一個海島景點的,遊客入住五萬一晚,整套房子售價九位數。

其次現金,十億。

首飾他直接丟了一個品牌給譚洛汐,那個品牌就是當下最火的奢侈品之一,沒想到也是屬於帝凰的。

這聘禮的價格……

「怎麼?你們不滿意?」司厲霆冷眼掃來。

譚家人瘋狂搖頭,想了一下又覺得不對。

「司先生,這聘禮是不是太多了一點,我們是嫁女兒,不是賣女兒,你這聘禮太好,讓我們有些心理壓力。」譚晴捂著自己的胸口,表示受到了極大的撞擊。 小七是一路跑過來的,跑得太急,頭上還有一層密密麻麻的薄汗。

顧家這幾個姐妹身體都有問題,最好的應該是顧錦,但現在體質也變得很差。

卡特從兜里掏出手絹紳士的給她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水,「七小姐身體不好,慢點跑,我也不會離開。」

小七抓著他的袖子,兩眼冒著光,「吶,吶,大哥哥,你還有什麼哥哥弟弟嗎?和你長得很像的。」

「我們家的人都是金色頭髮,藍色雙眼,零零碎碎算上去有幾十人,不知道七小姐問的是誰?」

果然要胡說八道還得看卡特的,他說這話也沒有騙人,只是說了一個籠統的大概而已。

「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大哥哥,你有沒有全家福?有照片的話我一定會認識的。」

「我們家族很大,因為經商的關係,全世界各地都有,難得有時間大家會見面,更不要說聚在一起照全家福了。」

小七還是不死心,「那你家在哪?」

「紐約。」

「這麼遠。」小七的臉上一片失望之色,她並不想要這樣的結果。

突然小七想到了什麼,「對了,我雖然沒有他的名字,但我有他的畫像。」

小七翻出來一張她自己手繪的油畫,「你看看你認不認識他?」

「這上面的少年只有十幾歲吧,和現在是有些區別的,你有沒有近照?」

「我已經十五年沒有見到他了,這個還是憑著記憶畫下來的,你什麼時候回紐約,我……」

「七丫頭,你身體很差,經不起長途跋涉奔波,好了,該問的都問了,我和他還有事要談。」穆塵是時候打斷。

小七垂著腦袋臉上,「塵哥哥,我就想再見他一次。」

「有緣一定會見面。」

穆塵摸了摸她的頭,「我答應你,一定會讓你見到他。」

等換心之後,他會成全她們。

哪怕是小七要嫁給他,他不介意親手給小七定做嫁衣。

現在不行,他絕對不能讓小七受到任何刺激。

「那塵哥哥,我現在就不打擾你們啦……」

小七是很乖巧的女孩,尤其是很聽穆塵的話,穆塵說什麼她都會相信。

送走小七,穆塵這才鬆了一口氣,「剛剛你說得很好。」

「你怎麼打算的?」卡特點燃一支雪茄,他剛剛的表現顯然已經讓穆塵信任。

穆塵接著他的火,狠狠吸了一口,煙霧瀰漫。

「取心給她換心,等她身體恢復再安排她和司厲霆見面。

小七永遠不會知道她的心臟來源,到時候司厲霆失去心愛之人,看到小七,一定會愛上她。」

這就是穆塵的打算,聽上去殘忍至極,可卻是愛小七愛到了極致。

哪怕他雙手沾滿血腥,他也只為還她一片暖陽。

這樣的愛太偉大也太深厚。

「那你呢?你愛她。」

「我說了,我只想要她幸福,如果她的幸福只有那個人才能給,我會成全。」

穆塵知道卡特和司厲霆的關係,所以他並不忌憚自己要對顧錦下手的事情。

甚至從某些方面來說,他和穆塵是一條線上的。

但穆塵並不知道卡特愛上顧錦的事情,這是他千算萬算沒算到的一環,也正是因為這一環,他的計劃註定是不能成功的。

「只是可惜顧錦,她註定要成為悲劇。」卡特淡淡道,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如果她需要換心,司厲霆也會不顧一切替她找到心源的。」

「恕我直言,你以前不是說過她們還有一個姐妹,為什麼不用她的?」

「她的身體不好,三姐妹只有顧錦身體最好,我想要最健康的心源給小七。」

卡特輕笑一聲,「真是殘忍呢……」

他很慶幸自己來了歐洲,否則哪天顧錦是怎麼死的他都不知道。

「今天很晚了,就在薔薇堡住下吧。」

正是卡特想要的,「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不管什麼時候來,這裡的薔薇都開得很漂亮。」

夜色下的薔薇堡更是漂亮得不像是現實,放眼望去就是童話世界才會有得場景。

穆塵為她打造了一個童話世界,讓小七就像是童話中的睡美人一般活著。

卡特來到花園,花園中有許多形狀各異的燈,小七喜歡這樣的風格,那她會喜歡嗎?

腦中又想到了顧錦的小臉,那個聰明卻又倔強的女人。

「大哥哥,你在看花嗎?」

卡特轉身,一眼就看到了小七,基因真的是很神奇的東西,明明她和顧錦一模一樣,性格卻不相同。

對顧錦卡特會有生理需求,但看到小七的時候,他完全沒有這樣的感覺。

「這裡的薔薇很漂亮呢。」

「是啊,小時候我喜歡看童話故事,特別喜歡薔薇繞滿整個城堡的畫面。

塵哥哥就真的給我種植了很多薔薇,還特地研發了一種冬天也不會凋零的轉基因薔薇,十多年過去了,整個薔薇堡都被薔薇所包裹,真漂亮。」

小七提到穆塵的時候小臉上永遠都是眉飛色舞的表情,暖暖的很漂亮,像是小太陽。

「七小姐現在的身體怎麼樣了?」

「這次醒來我覺得好多了,除了偶爾會有些不舒服,不過好像也可以適應這顆心臟了呢。」

看來她還不知道這顆心臟並不是最佳和她身體契合的,要是不出事倒還好,一旦出事,她很有可能當場斃命。

穆塵那麼愛她,自然不捨得讓她出現任何風險。

「這顆心臟是怎麼來的?」

「幾年前穆塵哥哥花費了很大的力氣給我找到的,那是一個出車禍的年輕女孩,她自願將身體器官捐獻出來。」

小七撫著自己的胸口,「真的很感謝她將這顆心臟給我,不然我一定活不過十八歲的。」

車禍?自願?

估計也只是穆塵隨便的一句話而已,即便是他生生剜掉人的心,也不可能告訴她的。

「你真的很想要見他一面?要是你和我去紐約,說不定就可以見到他了。」

「是啊,可是我身體不太好,無法和你一起去紐約。」小七小臉可憐巴巴。

卡特此刻就像是一個誘惑人的魔鬼,「那你豈不是要一輩子都留在這裡?一輩子都見不到他。」

「我真的很想要見他,可穆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