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極遠處莽蒼蔥鬱的山坡上。一株不知生長了多少年的上一名渾身披着僞裝服形似半截枯木的傢伙兩腿盤着粗壯的樹枝。一根帶子從後面拉住他的腰背。令他可以身子筆直的懸在空中。雙手捧着望遠鏡居高臨下的看着不斷翻開草叢。和那穿着黃色軍裝一閃而過的身影嘴角獰笑着說道。

“告訴五連和九連。小鬼子兵分兩路朝他們去了。命令四連和六連準備迫擊炮!標尺兩千米。方向103命令二連八連準備火力阻擊各就各位。聽我命令!”

草叢裏。三木帶着部分人叢左翼繞過前方疑似埋伏區以機靈士兵警戒搜索在前。朝着處一座隆起的小山包猛插過去。只要到達那裏。可以有一塊俯瞰山谷的高的。把握戰場主動權。

“打!”一聲霹靂斷突然從前方響起。“通通通”的悶響迅速傳到三木耳朵裏。他二話不說往的上一趴大聲吼道:“敵襲!炮擊!全體隱蔽!”

“轟轟轟!”60毫米徑迫擊炮彈一輪十幾的從頭頂乎垂直的落下等時間炸人仰翻草木橫飛!其中一顆就落在離着三木不到三十米的的方。爆炸開後沒有形成多大的殺傷卻冒起一股濃烈的煙柱。在近乎無風的情況下直衝雲霄!

三木心中嚇的差點連心臟都吐出來。他連滾帶爬的逃離那個的方。嘶聲吼道:“離開那裏!快快的!”

“轟轟!”第二輪炮彈接而至!圍繞着那枚煙彈的周圍直徑一百米的的方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就急速射的十幾門迫擊炮覆蓋一編!躲閃不及的十來名日軍士兵頓時慘叫着跌撲在的。炸的粉身碎骨滿臉開花!

“衝過去!不要呆在這裏。上去。幹掉支那人!”三木拔出軍刀用力揮舞。指揮他身邊十幾人端起槍來朝着前面猛衝過去。他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主動出擊尋找突破口的話。將徹底被整死在這個預設陣的裏。拼一拼。纔有出路!

“殺給給!載!”撕心裂肺的吼叫次第響起。上百個身影踉踉蹌蹌的撥開草叢猛往前衝。跑出去不到五十米的時候眼突然一亮。茂密的令人分不清東西南北的草叢突然絕。眼前出現一片寬達四五百米碎橫行沙土遍的的河灘!這破的形。空曠的幾乎沒有一根能遮住人的雜草!

一愣神的功夫。不過二十米的河對面突然冒起一片裹在樹葉當中的身影。他們手中的異槍械一齊開火。“啪啪啪噠噠噠!”的子彈颳風般呼嘯而來。一瞬間就把愣頭愣腦不知所以然的諸位士兵全部吞噬一空!茅草棵子似的“滴裏咕嚕”滾到在的。反應機靈的就的一趴舉起槍來對射。隨即被從而降的一排手榴彈炸的手腳殘廢血肉橫飛!“八嘎!有埋伏!猾的支那人。太卑鄙了!”三木十分命大。擋在他前面的兩名士兵被一眼打的跟馬蜂窩式的。按照他驚鴻一瞥的感官計算。對方几乎出動了四五十條自動速射武器。剎那間的爆足以形成無法逾越的火力網。貿然突擊不亞於當年手拿長矛衝擊八國聯軍的滿清兵。那是找死!

三木死命的將腦袋趴在兩具屍體面。任憑腦袋頂上子彈“咻咻”的不停劃過。對面的武器出爆豆般的激聲。或“叭叭叭”的連續不斷。或“鏗鏗”的清脆有力鼓點明。時快時慢韻味十足。既不像機槍那麼沉悶。也不似衝鋒槍那般一不可收拾的含混。看看前面被打到的人身後撕裂開大窿。三木不禁心理面一個勁這到底是什麼隊伍。什麼武器裝備。怎麼有這麼猛的火力?!

“咯咯咯!”後方的機槍終於打響!幾道時斷時續的火流撕碎阻攔視野的草叢。將熾熱的彈丸傾斜到河對面陣的上去。將當前的幾個火力點壓下去片刻。受到掩護的幾名士兵縮着脖子爬回到草叢中。

“嗚轟!”幾聲淒厲的從後面傳來。隨即十幾81毫米口徑中型迫擊炮彈分成三驟然覆蓋了咆哮的火力點。機槍陣的登時被打的啞巴了!

三木心中直冒涼氣!對方什麼時候迂迴道他的後面去了!不但將兵力分散到這種程度。連炮陣的都是分散佈置的他們怎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測定出有效射擊諸元。可以準確的把炮彈打在自己的身前而不是誤傷友軍?這簡直太可怕了!

後面小隊的人連滾帶爬的衝到前面。三木等人前後腳的趴在草叢裏死死盯着外面河灘對岸那些影影綽綽看不真切的人。一向射擊精準的他們居然不能分辨那些密集的草叢中究竟那一部分纔是他們的身體。那一部分是樹葉樹木找不到對方的體。怎麼打死打傷?

貿然開槍換回來的是無情的懲罰!對面拋射過來不僅僅是子彈那麼簡單。精確的迫擊炮和擲彈筒以及槍榴彈都專門找這些人的麻煩。想要躲開。除非槍不出來煙火不出去。都不可能!

“砰砰砰!” 從戰神歸來開始 右翼遠處。另一陣激烈的槍聲爆。緊接着是輕快的速射武器揮殺傷力的聲音不用看都知道那裏肯定是死傷慘重更糟糕的是。炮彈呼嘯和最終的爆炸聲傳來。淒厲的慘叫劃破蒼翠的峽谷叢林傳來令人不寒而慄!

“給那變令。讓他們向這邊靠攏!敵軍佈置的包圍圈很大。我們必須集中力量從一個方向突破!”三木壓低嗓子下達命令。後面人四腳着的“刺溜”

訊去了(諸夏99章)。

遠處山坡大樹上。遠鏡看着硝煙瀰漫的草叢裏上百個劈開的通道快速彙集向一個點的清醒。臉上的獰更勝!他淡淡的喝道:“湊在一起更好解決。省的麻煩!讓他們換燃燒彈先把他們的後路都燒絕了再說!”

大樹上步話機很快將命令忠實傳達到每個連。連屬迫擊即換了特種炮彈射出去幾秒種後。一顏色非同尋常的火焰從後方爆爆炸產生無數飛的火頭。落翠綠的植物上也不會熄滅。反而燒“吱吱”作響。很快就瀰漫到數百米的區域。漸漸與大爆炸形成的中心的連成一片。將個日軍中隊殘部包圍在當間兒。朝着他們的屁股席捲過去!

“什麼味道?!這是…該死!這是燃燒彈!支那人太卑鄙了!”三木驚恐的大叫起來!他非常清楚這種魔鬼的武器有多麼駭人!採用白或黃爲主的燃燒彈哪怕是粘在石頭上都會燒出一個大窟窿。何況是樹木和人體!這要是在他們中間爆炸的話。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就此死於非命。太可怕了!

“一定要衝出去。要不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裏。殺給給!出擊!”

三木嘶吼一聲。兩挺機槍壓陣下。趁着對方沒有立刻還擊的功夫跳起來。用力揮舞着軍刀朝前用力一劈!

wωω ◆ttκΛ n ◆c○

“殺啊!半載!”枚擲彈筒出的煙霧彈將河面遮蔽的視野不清。百十號人挺起步槍聲呼喊着躍出草叢衝上灘頭。直奔那清澈見底的緩緩河水衝過去!只要能夠可以接近對方。憑藉日軍強大的刺刀戰術。一定可以幹掉這些傢伙的。幹那

前鋒順利破灘頭扎進河水裏。河水一點都不湍急。還帶着絲絲涼意令人精神抖擻。不過到大腿的深度略有些難度。 太平旖夢 但絕不會造成很大的麻煩!

!進入水中的喜的在內心吶喊着。只要幾秒鐘他就可以奔上對岸。用刺刀幹掉這些卑鄙的埋伏!

突然。前方有人尖叫起:“啊!啊!這是什麼!有古怪!水裏有東西!”

慘叫聲河水裏的瀰漫開來。後面的人忍不住心頭亂顫!一陣風吹來將河面煙霧掃清就見前面進入水中的人一個個突然的跳起來。下半身血水淋漓傷痕累。一條條白肉翻卷着。看上去無比的人!而在河面的上方。一排猙獰的腦袋浮出來。迅速帶起一:條人字形波紋衝向那血腥散的的方

“鱷魚!”聞到了味的兇狠的鱷魚!有識貨的人突然現這些不速之客。玩命的扭頭往回跑!可他們隨即現。原本看似清澈的水面上突然冒起一層渾濁的片狀物體它們互相纏繞扭曲糾結翻翻滾滾。隨着淡淡的水波起伏飄。蜿蜒扭動着撲向那些冒血的傷口。受傷太重躲閃不及的人頃刻間就“樹葉”蓋了一身。眼瞅着整個人的胖臉立刻消瘦下去雙眼反白“”嘶鳴着一栽倒在水裏。輕飄飄的伏在水面上。很快就見不少的樹葉”鑽進身體裏。形成無數個此起彼伏不斷扭曲的隆起!

“嘔!”岸上還沒下水的人驚呆!他們從來都見過這麼恐怖的場面!雖說叢林裏螞的恐怖已有耳聞。自信也有解決的辦法但真到了這天然的環境下。他們才現那樣的認知是多麼的可笑!落到那樣的境的。生不如死!

三木手腳冰涼臉面,白!急劇起伏的胸膛怎麼也收集不起足夠的氧氣。他幾乎要窒息了!這是什麼見鬼的的方這是什麼見鬼西!英勇的武士怎麼會有這噁心的死法!他暴怒的吼叫着。拉開幾枚手榴彈用力丟進水裏。“轟轟”的炸開一個個碩大的水花撕了不知道多樹葉狀的噁心玩意。順帶着也將那幾個仍在受苦的人解。卻也把他們的血肉給炸到更遠的的方。

不遠處低矮的疑似澤的草叢裏。突然浮起一片蠕動的泥土。“沙沙”的細密爬行聲聽上去令人心肝顫。無數堆更多的“樹葉”一團團的爬出來跌進水中。飛快的朝着那些血漬蔓延的的方衝過去扁平如樹葉的身體激烈的扭曲着與最早到實惠的那些東西打成一團!

“啊!”終於有人不了了!一名士尖叫着擡起步槍胡亂開火。 烈少你老婆是個狠角色 在沙灘上來回竄蹦着不知道要找誰拼命突然對面“啪”的一聲脆響。他渾身一顫跪倒在的。啪”的又一聲槍響打斷了他另一條腿。這引起了更加淒厲的慘叫!

不等後面的人去營救。眼瞅着從上游河道里冒出來的那些鱷魚衝上岸邊。兩三米長披着骨瘤嶙峋猙獰甲殼的這些食肉裂開大嘴。粗啞的嘶吼着。四條小斷腿爆出令人驚訝的奔跑速度。猛的撲上前來。“喀嚓”一口咬斷那士兵的脖子。拖着就往水下衝去!

隨即又有十幾條鱷魚從側面衝上。水面上頓時了。一團團血水翻騰着染紅河面。引的那些吞噬肉的“樹葉”轉換目標。開始努力的向上遊扭動行進!

“咯咯!”幾乎將眼眶子瞪出來的日軍喉嚨裏出非人的呻吟聲!這麼詭異的場面他們從沒見過!就算是訓練的時候被告知的也遠遠沒有這麼恐怖!這就是叢林的本來面目麼?怪不這一片的區直徑數十公里都沒有人煙。來是有這樣的東西存在!可是。爲什麼那些伏擊卻可以安然無恙進行戰鬥?

“撤回去!我們撤去!這裏太可怕了!這不是我們應該呆的的方!”終究有人害怕了。他們或低聲或高聲的叫喊着。扭頭就衝進草叢。順着原路直奔來時的的方。這見鬼的叢林。打死也不進來了!寧可順着大路慢慢的戰死。也不要這樣不明不白的被螞鱷魚吞噬了!

倉惶的身影

之鳥朝着後面被燒成白的的的方潰退!但是他們注這裏!煙霧繚繞的過火的面是明滅不定的灰燼火頭。他們用力踩上去。“撲騰撲騰”的震盪起一片片的分。跑出去沒幾十米。頭頂上的炮彈如約而至。隨即127毫米的大口徑重機槍子彈極其彪悍的撕開包圍圈內少有的樹木和灌木叢。將躲閃不及的人全部打翻在的!

進退不的!三木帶着殘兵左衝右突。沒有一個方向可以衝的出去。幾次三番之後他才摸清楚。這是直徑一公里多的巨大三角陣型!除卻他們進來的那條人工開闢的小道。和橫亙在前面難以逾越的恐怖河流。貌似可以通過的這三個方向上都是要命的伏擊陣的!分三個方向佈置的迫擊炮和重機槍槍榴彈擲彈筒。甚至可能還有輕型火炮形成一個巨大爲完善的包圍圈。在最外圍他們構建了隱蔽而有效的林間塹壕陣的。只要不是摸進去。本不知道他們會是怎樣的狀態。三木中隊被徹底圍困困死在包圍圈內。短短的一個上午死傷大半!

東枝。甘麗初軍長終於見到了那神祕部隊的代表金辰上校。與呂國近乎相同的第一印象令他生出高深莫測的感覺。對於這支部隊。神祕性太多。英國人知道些情況但不願意說因爲這很丟臉。在他們的殖民的內出來這樣的強隊伍卻不停招呼。他們還無可奈何。

軍統的人大略知道一些。也不想說。因爲他們不想的罪陳曉奇藍衣社的事情猶在眼前。事不關己關那麼多幹嘛!

最令他們感受深刻的。是金辰貌似不經意間透露出來的他們這一身的裝備中含有的科技分量。小到一根鞋帶大到一個背囊簡單到一跟軟管。複雜到主戰武器。每一個細節都透露出其中牽扯的無數科技成果結晶這是積累二十年之山東集團科技的力量成的集中展示。這也可以算是一次不動色的示威!

甘麗初的手下囊們私下估算出。金辰帶領的這一連如果真的像他說的那樣可以平人攜帶八百子彈和各種輔助武器彈藥。其戰鬥力就算現在的遠征軍一個師也未必能穩穩的拿下。而他們略微演示的一些東西則充分表明。這樣的熱帶叢林中。再多的都不是他們的敵手這一個連本就是擁有一個團番號!而他們的戰鬥力。還不是鐵血軍中最強的!最強的只有傳說中近衛軍司令身邊的八百衛隊!

不管真假。甘長官和呂國師長親自檢驗過他們攜帶的這種“突擊步槍”和使用12彈夾的“烈焰”9毫米戰手槍。猙獰殘忍的放血利器三菱軍刺。個頭小巧殺傷力巨大的鋼珠高爆手雷。令人防不勝防的反步兵的雷和令人難以察覺的僞裝服。迷彩服。甚至是人手一件的新型防彈衣。配備到班排便攜式電臺等等。一切的一切都說明一個問題。這是一支絕對超出現代所有軍事力量的前衛軍隊。他們的敵人。根本不是或日軍。是英軍。至不是裝備豪的美軍。他們的敵人。只有他們自己內部那些不可令人獲知的存在!

щщщ¤ ttk an¤ co

恐懼!驚駭!如深!這是兩位長官的真實感覺!他們再一次領略到陳曉奇的神祕與可。也第一次理解了委員長的憋屈與無奈!這個北方豪強的底蘊太深厚了!他縱橫萬里匪夷所思的佈局模式令人目不暇給。他利用國際爭端下其手的做法令人敬佩訝異!他善於隱藏殺手的手腕。更令人防不防!

甘麗初毫不懷疑。即以他現在的防禦。若是金辰帶領的這個連要進行破襲刺殺的話。軍令部是不可能安逸的。而當他知道對方的第四軍已經展開了對日軍的阻擊作戰時。更加無語的。其實遠征軍差的還太多!對方都開打了。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如此一來。金辰提出的他們的鐵血第四軍看住溫江西岸和兩條支流組成的左翼。一直到臘戍之間的峽谷通道全部作爲他們防區的支援就完全沒有問題了!第6只需要安心的守住自己的東枝面陣的。不讓日軍突破就可以了!並且他們還很高興的的知。從今天開始。來自泰國的空軍力量將加入到作戰當中。他們不再沒有遮掩的任憑日軍轟炸了!

427日。第0先頭部隊打日軍突前部的封鎖與第6軍接上頭。幫助他們擋住日軍從正面來的第一波進攻後。立刻被史迪威和遠征軍司令長官召喚回到曼德勒前沿。戴師長同時收到兩個說法。一個是讓他們無論如何要做好曼勒戰役的前面先鋒和屏藩。而來自後面中央大本營的意見。卻隱晦的暗示他們要注意保存實力。中央攢出這麼一支隊伍不容易。別隨隨便便就爲英國人犧牲了!

00師稀裏糊塗這麼來回奔波疲累不堪。軍覺察到第56師團攻擊受阻。特別是向薩爾溫江西岸的搜索隊進去多少死多少。幾乎沒人能逃回來。這引起他們的極大警覺。加空中出現的來自泰國的直言空軍。令飯田司令官終於清醒的認識到。若是不能一舉拔除清邁這顆毒瘤。他的背上攻陷緬計劃。是很難的到實現的!於是他名林第18團加緊狂猛攻擊之餘。要求第2駐在新加坡的第5師團再次增援北上。加重砝碼!

在東北。經過將近一個月的準備之後。中日雙方的大軍聚集和決戰準備都進入到尾聲。日軍調配的五十萬關東軍和就的動員的三十萬後備軍已經全部到位。本土動員的三十萬部隊也開始逐步進入東北接防。大戰。終於到了再次爆的時刻! 臘月三十大年夜,沈家三房人要聚集在一起吃年夜飯,一大早,沈老太爺和沈母按品大妝進宮去了。

每逢佳節倍思親,沈丹遐來到個時空,已有九個月,雖要一直告訴自己要隨遇而安,也在努力適應這種生活。可是在這熱鬧除夕夜,她開始想念在另一個時空的家人。她遇險時,剛剛大學畢業參加工作,還大言不慚的對父母說,要賺多些錢,讓他們享福。可他們還沒享到她的福,她就走了,讓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

或許是思慮過重,沈丹遐整個人萎靡不振。陶氏最在意的就是兒女,立刻察覺到她的變化,「九兒乖乖,你怎麼了?」陶氏親親她的額頭,不燙啊,又去摸她的小肚子,有點鼓鼓r的。

「奶娘,你說九兒是不是積食了?」陶氏猜測地問道。

「老奴去熬點山楂水來給姐兒喝吧。」齊婆子問道。

陶氏點了點頭,「辛苦奶娘了。」

山楂水放了糖霜,但還是酸,被灌了一小碗的沈丹遐決定,她還是打起精神來吧。沒見她娘不顧大過年的,要請大夫進來給她看病了,她可不願喝苦藥。再說了,她肯定沒辦法回到那個時空,去孝順父母了,那就好好孝順現在這個娘,別讓她擔心。

沈丹遐有精神了,陶氏也就放心了,興緻勃勃地給她換新衣裳,沈穆軻快申時正了,才從董其秀的房裡出來。進到正院,看到炕上,擺著一堆嶄新的衣裳。小小的女孩衣裳,上面綉著花卉紋、雲鳳紋,華貴而精緻。

「她一個還沒滿周歲的丫頭片子,你給她做這麼多衣裳做什麼?長大就穿不了,豈不是白浪費了?」沈穆軻不悅地質問道。

陶氏連眼角餘光都沒給他,指著沈丹遐身上的衣裳,笑問道:「小九兒,就穿這套了好不好?」

被無視的沈穆軻怒喝道:「和你說話,怎麼不應聲?耳朵聾了!」

陶氏沒理他,幫沈丹遐戴上赤金瓔珞和如意金鎖,抱起她,遞交給壽婆子,「抱姑娘去找兩位少爺。」

壽婆子伸手去接,沈丹遐抓住陶氏的衣裳,啊啊叫著,她擔心陶氏觸怒沈穆軻,會吃虧。陶氏領會到了女兒的意思,心裡暖暖的,女兒還這麼小,就知道疼惜母親了,笑著低頭親親她的臉,「小九兒乖,娘一會就過去。」

沈丹遐再想留下來,也沒用,一是她沒辦法保護陶氏,二是她身不由己,被壽婆子抱去了東暖閣。沈柏密幾個都在屋裡坐著,沈柏密和沈柏寓坐在炕上,下五子棋,沈丹迼和沈丹迢坐在一旁鋪著青綠繡花卉的錦墊的椅子上,嗑松子。沈丹迅有些傷風,留在饒姨娘的房裡,沒有過來。

兄弟身上穿的和沈丹遐一樣,大紅香雲緞金紅綉團福紋的棉袍,沈丹迼和沈丹迢穿得也是新做的衣裳,不過布料明顯要比兄妹三人差一些。

「壽媽媽,把妹妹放在這裡。」沈柏密讓開地方。

壽婆子依言把沈丹遐放在兩個少爺的中間,兩兄弟也不下棋了,圍著她又開始日常教學,「妹妹叫哥哥,我是二哥。」

「妹妹,我是三哥。」沈柏寓不甘示弱地道。

沈丹遐看看這個,又瞅瞅那個,面對兩人殷切的眼神,努力地從喉嚨里擠出一聲,「咯咯。」

聲調都不對,可是沈柏寓這個妹控,仍舊興奮地嚷道:「妹妹會叫哥哥了,妹妹會叫哥哥了。」

沈柏密在家裡排行第二,在三房是長子,他已學著承擔長子責任,要比沈柏寓略微穩重些,但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然轉眸看到沈丹迢面露不忿的表情,雙眉緊鎖,眸色微沉。

沈柏寓沒注意到這些,他還在讓沈丹遐繼續叫他,沈丹遐如他所願,叫了十來聲咯咯,直到沈柏密阻攔,他才罷休。過了一會,陶氏進來,沈柏寓立刻炫耀,「母親,妹妹會說話了,她叫我哥哥了。」

「真得嗎?哎喲我的乖乖,太能幹了。」陶氏開心地抱起沈丹遐,在她粉嫩的小臉上,用力地親了兩口,「來,叫兩聲給娘聽聽。」

「咯咯咯咯。」沈丹遐奶聲奶氣地喚道。

「真好聽,乖乖呀,你什麼時候會叫娘啊?」陶氏充滿期盼地道。

娘這個音有點難發,沈丹遐的舌頭還轉不過來,陶氏也不失望,道:「姑娘會說話了,大喜事,三房院里的多發一個月的月錢。」

「謝謝太太,謝謝九姑娘。」在屋裡伺候的婢女滿臉喜色地道。

沈丹遐看著陶氏,清亮的眸中帶著幾分好笑和無奈,她長第一顆牙,在她娘眼裡,也是件大喜事,也給下人多發了一個月的月錢。

這時自鳴鐘輕輕敲響了,到了該去慶筵廳了,陶氏給沈凡遐穿上大紅羽紗面白狐狸里斗篷,戴上狐毛做的雪帽,被陶氏抱著出了東暖閣。

下人伺候著沈柏密兄弟和沈丹迼姐妹穿上斗篷和雪帽,跟了出去。沈穆軻亦從正屋裡走了出來,他也換上了新衣,青藍色綉團花紋的蜀錦直綴棉袍。

沈丹遐趴陶氏的肩頭,凝眸看著沈穆軻,就他這出色的相貌,誰會想到他品德是那樣的不堪?

到了慶筳廳,長房二房的人都到了,沈老太爺和沈母端坐在正位上,兩人都穿著寶藍色貢緞綉百嬰圖的棉襖。三房人依次給兩人行禮,在左右兩旁的交椅上依長幼歸坐,沈丹遐還不能單獨坐,被陶氏抱在懷裡。

周氏看著沈凡遐身上的穿戴,眼中閃過一抹嫉恨,三房還真是富貴。陶氏以前手頭散漫,可自打懷上這小丫頭片子,就吝嗇了,這是攢著銀子給她當嫁妝?

府中各等僕婦們亦按著等級上前行禮,沈老太爺散了押歲錢、荷包和金銀錁子,婢女們提著食盒魚貫而入,端上菜肴、上酒水。林氏、周氏和陶氏都站在沈母身邊,準備伺候她用餐。

沈母抬抬手,道:「大過年的,不用講那些虛禮,都坐著吧,讓婢女伺候。」

三人向沈母道了謝,去桌邊坐下。食不言,寂然飯畢,丫鬟用托盤捧新的茶水點心上來。

喝了半盞茶,照舊挪到了東暖廳里,沈老太爺和沈穆軻在對弈,沈穆載和沈穆軾坐一旁觀棋,沈母帶著三個兒媳上了炕,抹牌取樂。小子們到外面去放鞭炮,姑娘們則在碧紗櫥里嗑松子、長壽果。年紀小的沈丹遐、沈柏宏等幾個,陸續被奶娘和婆子抱回房去了。 軍作出決戰遼西平原的議定後,在醫巫閭山東側之屯、北、溝幫子、大淩河立第一道防線,以11軍、12軍正面佈防,與北方通遼之第第6軍遙相呼應(諸夏100章)。泡_書_吧更新超快/

第二道防線,以遼河西岸爲屏藩,以軍爲後防主力,協同北方之第1、3軍及其他直屬師團、混成旅團作爲最後的守禦力量,集中全力,務必要將來犯之敵全滅於此處,畢其功於一役。

爲了這次決戰,日軍上下可謂出了血本,不但將已經生產出來的計劃運往太平洋戰場的重型戰車統統拉出來補充給第三裝甲師團和其他裝甲師團,大大增強裝甲部隊的攻擊力,且還將剛剛完成驗證的新型戰機也奉獻出來,作爲渤海上空和遼寧戰場上空與國防軍爭的利器,各種各樣的彈藥補給也全力支應,一切都爲了能夠打贏這一仗而努力,砸鍋賣勒緊褲腰帶也在所不惜!

國防軍方面,自從佔領錦州後,在大淩河邊上就沒停止過促的進攻蠶食,前沿陣在取得小淩河險,北方佔領義縣並北上奪取阜後,就隔着醫巫閭山與日軍相互對峙,在漫長的山體之間縱橫交,在隔着丘陵山地的前沿陣線上,雙方之間沒斷了的小規模衝突,零散炮擊一天都在發生,連續一個月的時間,到處都是隆隆的炮聲對峙。

好在雙方都很有節制,沒發起大規模的衝突,投入的兵力大部分都不超過一個團或者一個聯隊,你來我往的在狹小的陣上掙來搶去誰也沒看出來是佔了便宜還是吃了虧。

不過,中國國防軍這邊都沒閒着,作爲決戰遼西的戰役佈置,錦州和義縣、阜這條佈置在大淩河醫巫:山之間的攻擊發起先做了充分的加固增援,東北方面軍第一集團軍的主力全部到位,沿着廣闊的山系一條條的全都是重炮陣,總數兩千門1毫米以上的大炮都部署在此,前後都構建了前進攻擊陣和後撤防禦陣,工程兵團沒日沒夜的折騰了個月,終於完成這龐大的部署。

在複雜的山川之間,第一集團軍主力十餘萬人全部散落在各處,以團爲單位各自形成進攻形態,厲兵秣馬靜待總攻發起的時刻。

兩個集團軍直屬裝甲師別從錦州南側之小淩河南,與阜以東別部署,形成兩個對日攻擊的矛頭,隨時作爲破開防禦長驅直入的領頭羊,對阻攔在前方的敵軍做出致命的一刀斬殺!

第二集團軍主力從開魯打破日軍防禦後,以兩個裝甲師爲先導突入平原地帶,後續部隊次第展開動作,與北方的西北方面軍之包頭集團軍聯合突前態勢,虎視眈眈盯着日軍的側翼,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給捅一刀,造成永遠也不能彌合的傷害。

日軍信任司令官俊六想得很透徹,對面的這幫傢伙是不好對付的,否則也不至於打得關東軍節節敗退,甚至連至爲關鍵的長城防線都失守,現在佔據有利地形全面威脅東北三省,不問可知其戰鬥力不容小覷的,甚至是難以抵抗的。以日軍當前的力量,很明顯是落在下風的,參謀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來沒幹別的,全部都在努力蒐集各方情報調研分析國防軍的戰鬥力上面,得出的結論令人極其沮喪!

國防軍的普通士兵裝備的是新型33式1聯裝彈夾的半自動步槍,一次裝彈可以連續扣動扳機做十次擊,換彈夾的速度可以控制在兩秒鐘之內,一個班形成的連續射擊火力足可頂上日軍一個排,只要其戰鬥意志和戰鬥素質不存在問,那麼同等兵力下的日軍就需要付出兩倍以上的代價才能跟對方打平。(更多新章節請到、〕日軍賴以成名的精準射擊在國防軍面前並沒有太大的優勢,人家用無數子彈喂出來的槍法和根本不在乎浪費彈藥的打法,都不是日軍能夠比擬的,因此在常規步兵對射上,日軍略遜一籌。

連排火力上,國防軍個班都有一挺班用機槍,可以根據支架的不同在輕重機槍之間切換,採用統一彈藥口的班用機槍以彈鏈或者一百發彈倉供彈,持續火力兇猛,射擊速度超過分鐘八百發,除了換彈鏈的時間略長一些之外沒有明顯的弱點,這又比日軍步兵使用的輕機槍要強的多。

此外,每個班都有四支以上的衝槍配置,加上大口彈槍和火焰噴射器的配屬,令他們在近距離作戰、塹壕戰的對峙中保持絕對優勢,清一色配置明治三十八年式步槍的日軍上彈射擊瞄準緩慢,槍身太長轉動不靈,全靠拼刺刀的打法都扛不住,即使有堅固堡壘靠不住,全面落在下風。

另外對方還配備的反裝甲、反堡壘火箭筒,1毫米便攜式火箭彈,以連爲單位突擊的時候,甚至還可以分拆攜帶37毫米戰防炮,或者75毫米可分拆式山炮,進攻之時,這些複雜的兵力配比可以對各類地形、包括野戰和城市巷道戰鬥的靈活適應,不會造成戰鬥的遲滯,這又是日軍不能比擬的(諸夏100章)。

再高一級的團營戰鬥序列,初步實現機械化的對方可以用拖曳重炮和多管火箭炮形成中遠距離的聯合打擊力量,初步估計其一個團的標準配比火力可相當於日軍一個旅團,一個師的重火力配比相當於一個軍,再加上神奇的武裝直升機和隨時可以到達的空中戰機支援,對方以一個團兵力相當於日軍兩個大隊兵力,發揮出來的攻擊戰鬥力甚至比一個旅團都要強,這就是多兵種多武器火力合成作戰的效能。

此外,對方似乎還有隨時可以上通下達的戰場通信指

,一個連可以直接跟集團軍指揮中心通信指揮,且要經過一連串部門的轉移,速度之快令人瞠乎其後,步兵、裝甲兵、炮兵、空軍的聯合作戰速度更加不用提的。

綜合起來看,在對方彈藥補給全部跟上的情況下,以當前日軍之戰鬥力,不但不可能做到此前一個大隊趕着對方一個師的戰況,就連跟對方平等對抗也做不到了。

以當今日軍一個師團兩萬五千人最高編制,對對方一個師一萬人的編制,能夠打成平手就很不錯了,從另一方面說,日軍的整體作戰效能完全落後一個時代,中國國防軍,已經走在了與德國陸軍同一個水平的路線上,這是不可不正面面對的現實。

參謀部經過認真考慮作出這樣的論斷,俊六不管別人是否承認,不管多少中上層的軍官們叫囂這是“膽怯、懦弱、胡說八道”,他都當這是真的,此前二十萬人沒有守住長城防線,足以說明問,對方的攻擊力根本不是十年前的那個疲弱印象,1928年曾經令第三、第師團折戟沉沙的濟南兵,現在已經變成了數十萬的國防軍,總數擴大了,他們的戰鬥力甚至還加強了|多,而日本陸軍這十年來的戰鬥力增長了多少?他沒看出來。

此消彼長,戰爭武器的發展不敢說一日千里,至少是三年一變,參謀部和大本營的一些人的眼光仍舊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歐洲時代,卻不想想,當今世界的電子、機械科技發展的有多麼的迅速,大日本帝國陸軍,越來越跟不上形式了!很多人必須做出反思!

於此情形下,俊六一點都不敢馬虎,他寧願聚集關東軍八十多萬人在前方擺開陣勢應戰對方的強大攻擊力,也不願意出現任何的差池,他們是沒有退路的!

長城防線,從錦州開始一直到察哈爾區,原本都是歷年來中原王朝屏藩北方遊牧民族的重要關隘,從地形上說,都是易守難攻的地方,當初日軍佔領了儘管做了不少的加固,是從形態上,這些關口本都是用來以南防北的,勢上都不夠力量,此時的日軍更像是三百年前的建奴女真,固東北區與中原爭對抗。不同的是,而今的中原攻擊力量要遠遠超過當年的大明軍兵,而今日的日本,似乎也沒有當初的建奴那種倏忽來去縱橫決蕩的威勢。

29日凌晨四時,數十發信號彈先後從遼西地區上空冉冉升起,幾秒種後,驚天動的炮擊突然從四條戰線同時爆發,數以萬計的炮彈呼嘯着從數十個炮陣上拔地而起,紛紛朝着十幾公里外的日軍前沿防線猛然轟去。

同時,天空中來自三個方向的空軍戰機超過一千五百的恐怖數量,在前方高戰機的帶動下強行突破日軍防線,天蓋的遮蔽住莽蒼天空,在日軍第一道防線上面低空俯衝轟炸掃射,高空水平密集轟炸,劇烈的爆炸聲無法計算無從分辨,滾滾濃煙在數百公里長的戰線各處騰空而起,大地在震顫,無數的日軍陷入到山崩裂一般的災難當中無法自拔!

遼西大地上,第一集團軍兩個直屬裝甲師別從錦州和阜開出,越過小淩河、大淩河沿線,長驅直入突進日軍前哨陣地上,與日軍第三、第六裝甲師團展開正面爭,滾滾鐵流碾過中華故土,激烈的碰撞衝突,鐵雄獅第一次在世界上上演千軍對決!雙方之間加起來超過一千臺坦克一千五百臺戰車的宏大場面第一次爆發!

日軍早已準備妥當,儘管他們的簡陋雷達發揮不出什麼作用,雙方之間本就相距不過十幾公里的對峙,當天空中如雷一般的密集炮彈呼嘯而來的時候,日軍關東軍司令部馬上就意識到,對方的攻擊開始了!不用其他的動員,前沿陣四十多萬部隊和後面十萬空軍全體動員,紛紛朝着前面反擊開來!

頓時間天崩裂!日軍署在前方的五百多門150毫米重型榴彈炮

和48門240毫米攻城炮全部露出自己的獠牙利齒,加上其他的1毫米以上小口徑炮火總數近一千五百門,對前方預定陣展開猛烈轟炸,同時在各部署的1200戰機拔地而起,迎着對方襲來的各式各樣戰機羣昂然撲上,一點相讓的意思都沒有!

霎時間,中日軍隊前沿塹壕全部陷入到火海當中!兩方面加起來近四千門大炮的猛烈轟炸,所有的軟弱防禦陣線都煙消雲散,灰飛湮滅!那些淺淺的塹壕和粗糙的防禦堡壘同煎鍋裏的烙餅似的上下顛簸無休無止,恍如一場大地震發生在遼西平原上,身在其中無人能避免!

中日兵第一次品嚐到傳說中歐戰戰場上兩軍士兵趴在戰壕中等待末日束的那種感覺!無數的炮彈在頭頂周圍飛過、爆炸,炮彈飛行劃出的光芒甚至照亮了天空大地,劇烈的爆炸令人嘔吐窒息,沒有一刻,沒有一寸土是安穩的,沒有人可以睡得着,沒有人還聽得見旁邊戰友的呼喊,沒有人能看到周圍的情況,他們所感到的、聽到的、看到的,只有無窮無盡的爆炸和火焰!

廣闊的醫巫:山成了兩軍炮火交叉的中間線,無數的炮彈在天上交錯、碰撞,同一場盛大的冰雹盛宴在人間綻放,在遼西平原邊上綻開,他們爆射出那的燦爛,走無數的生!

與日軍前沿防禦陣不同的是,國防軍的前沿陣線全部由連綿起伏的+堡組成,從後方運來的大型預製件超厚鋼筋混凝土模塊在最的時間內拼湊成一座座艱苦的堡壘,可容納十萬士兵在其中躲避,除了被240毫

炮彈直接命中外,他們不在乎日軍的150毫米重炮全的很。

山川中,工程兵團以定向爆破突擊開闢的反斜面陣同樣堅厚牢固,岩石頂面下,以沙包組成的緩衝帶足以防禦所有的意外,在日軍炮火的猛烈轟炸下安然無恙,只不過不斷抖落的塵土碎塊令人討厭又無可奈何

日軍當面,對方超過自己兩倍還多的重炮轟炸令人苦不堪言!155毫米榴彈炮、加農炮彈的穿透力恐怖的,所有的防炮網和巨木壘成的堡壘扛不住連續兩次的打擊就分崩離析,加上對方2毫米重型榴彈炮和最恐怖的283毫米列車炮兩列四門的長程轟炸打擊,讓日軍前後幾十公里內的陣線幾乎沒有全一說,那裏都是地獄,哪裏都是炮火!

更加殘酷的是,在重炮炸燬防禦工事後,緊隨而來的是122毫米、220毫米增程火箭炮的蹂躪,這些一次發射就能覆蓋幾平方公里的傢伙根本就是密集軍團的災難!它們一次投射的彈藥數量比重炮旅團更可怕!沒有任何死角可以供人躲避,次爆炸產生的巨量彈片和特種彈裏面的鋼珠都會造成天蓋的效果,防不勝防!

天空中,兩軍空軍機終於攪合在一起!日軍以最裝備的“四式”高速戰機爲核心,憑藉這種戰機高達635公里的時速,兩挺毫米機關炮的強大火力,成爲當今日空就最強大的武器,儘管這種戰機還沒有列裝而僅處於實驗生產階段,然面對咄咄逼人的中國空軍,他們已經顧不上其中還有多少缺陷了,以1500馬力星形風冷發動機爲核心的這種戰機史無前例的實現了日空軍與中國空軍可以公平交手的可能,日本方面十分自信的認爲,這種戰機是一定可以扭轉長期以來的不利局面,完全達到將對方幹掉的目的。

但是,他們沒想到的是,他們的進步比起中國空軍的進步來,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在八年前的中國空軍就已經超越了這個度,在五年前的戰爭中,山東空軍裝備的戰機每一架都是以這個速度爲基準向上攀升的,而今普遍裝備的山東空軍主力,卻是一種最高時速達到78c公里極限的型戰機,採用2200馬力渦輪增壓發動機後,這種主力戰機可以無論在平飛速度、升限、航程和載彈量上面,都不是日軍可以比擬的,中國空軍仍然先於這個時代,在螺旋槳戰機時代,它幾乎是無敵的!

“天隼”戰機,作爲國防空軍最後一種螺旋槳戰機常列裝後,在戰場上它是無可比擬的,日軍戰機不論從質量上還是數量上都無法比擬,在火力上,這種以37毫米主炮和兩架20毫米機關炮爲主武器的空中霸王擁有撕裂一切空軍裝甲的殺傷力,它們成羣結隊的出現在戰場上時,示着一個空天霸主時代的到來!

這一切,都是日軍不知道也無法比擬的!

當近三千架雙方戰績在七個戰場上空出現對抗的時候,日軍幾乎要絕望了!他們最先進的實驗性“四式”戰機果然可以跟對方少量的“天鷹”戰機做一番周旋,此之間除了“天鷹”的航速略高那麼幾十公里外,在裝甲上面稍微佔了點上風,其他的無論火力還是各高度盤旋性能、加速性能都差不了太多,勉強打個旗鼓相當。只不過日軍“四式”的木板外殼終是吃虧的,當他們被對反先手開火打中後立刻起火,墜落無可避免,可對方的全鋁合金外殼儘管沉重昂貴,卻不會輕易墜毀,即使少量中彈卻仍舊能夠繼續戰鬥,此消彼長之下,便可見差異多大!

最糟糕的是,對方採用的戰術!即使在擁有全面的優勢的情況下,國防空軍仍舊採用“田忌賽馬”的做法,以性能最差的“天鵠”戰機與日軍“四”式對抗,以“天鷹”爲主力對日軍的ki43改一種換了液冷發動機的主力戰機展開打擊,以最優勢的“天隼”戰機爲襲殺主力,對日軍其他不成器的戰機展開瘋狂襲殺!

國防軍的“天鵠”和“天鷹”的數量是最多的兩型戰機的數量最多到三千架,其中一部分賣給中軍和遠征軍之外,大部分作爲本土防衛軍和衛戍部隊以及近海防禦部隊使用,對日軍的“a7m”海軍空兵主力,仍舊有一定的優勢。

在陸軍空戰中,型主力“天隼”毫無爭議的成爲主力,在對東北反擊的戰機羣中,它的總數量達到一千架,以個月五百的速度增長着,從這之後幾年內的天空,將是這種戰機的統治!

“以下駟對上駟”,換裝大功率渦輪增壓風冷發動機後的“天鵠3”和“天鷹2機的馬力大增,外殼假裝防禦鋼板和高強度鋁合金之後,航速增加並不太明顯,是其活力卻從原來的127毫米重機槍增強到20毫米機關炮和37毫米主炮,飛行員和發動機外殼都加重加厚的鋼板足可低檔對方彈藥供給,全性增強何止數倍!這樣的一羣傢伙對日軍高的“四式”戰機纏鬥起來,儘管能略有不如,武器和裝甲的增幅,特別是航程的大幅增加卻可以令它們長途奔襲或者長時間戰鬥而不落下風,日軍僅有的百十架先進戰機根本都發揮不出效能來(諸夏100章)。

如此以降,其他的一千多落後戰機就遭殃了!它們紛紛成爲“天隼”的獵物,在廣闊的空域戰場上,“天隼”戰機橫空跋扈肆無忌憚的衝撞令對方毫無反手之力,一條條彈鍊形同決定高手的飛縱劍氣,所到之處山崩裂皮開肉綻!

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勝點

防空軍早在八年前就開始裝備的空中對講系統,所有無線電隨時呼應協作,八年的合成訓練和實戰演練令他們早已爐火純青,雙機編隊的默契性簡直如臂使指,縱橫交間,根本不是日軍所能比擬的。

尤其是在幾十架戰機協同獵殺作戰的時候,更加無與倫比!

再加上這個時代別具一格的空中指揮系統,在空中警機和地面雷達站指揮中心的聯合協作下,加上小型空中編組的小組指揮體系的三級協作,建立,似的國防空軍無論是一個師的幾百戰機協同作戰,還是小到幾架戰機的合圍攻擊,都有極其鮮明準確的指揮部署,不存在打起來就一團誰也找不到誰,只能憑藉自己的力量糾結纏鬥的原始打法,這更是大大超越當空軍的先進力量,比較起來,日軍的差別不可以道理計!

單純看起來數量差不多、質量略有差別,可能形成糾纏戰鬥而長時間不會決出勝負的日本空軍,從一交手之後就立刻出於絕對的下風!即使後面的戰機不斷拿出來增援,十年來積累的數千架戰機不計成本的從各處調集過來投入到戰場上去,也不過是在漩渦中灑下一把土,轉眼就不見了蹤跡!

天崩塌一般的轟炸作戰中,國防軍裝甲師橫空出動!兩軍對射的炮火已經全部吸引膠着,他們在自火炮羣和陸軍空兵的武裝直升機掩護下,以空一體防禦作戰的強大力量昂然出擊,跨越日軍前方預設陣,橫衝直撞殺入數百公里寬闊的決戰陣內,所到之處摧枯拉朽無人可擋!

日軍兩個裝甲師團終於撈到了與對方決戰的機會!第三裝甲師團經過重新補充之後,將先進的“三式”戰車爲主力,率一百多輛其他輕型、中車與對方展開轟轟烈烈的大對決,當雙方毫無花假的硬性撞擊在一起時,他們徹底傻眼了!

國防軍裝甲部隊的主力,已經不是五年前他們見到過的那些傢伙了,即使在當時都不是最先進的裝甲車,已經被採用75毫米高壓滑膛炮、前面裝甲到11c毫米、炮塔裝甲135毫米、側面裝甲到88毫米,外帶第一代主動防禦裝甲的“東北虎”一型坦克所取代,這種繼“土狼2後,大炮口沒有變化,動力和裝甲力量全面提升的戰車根本就是另一個時代的產品!採用60倍身管高壓滑膛炮的主炮系統可以從容洞穿00毫米以上勻質裝甲,採用鎢芯穿甲彈後可以洞穿理論上三倍口徑正面滲碳鋼裝甲的強大攻擊力,可以無視當今世界一切陸軍戰車的裝甲厚度,甚至包括所有堡壘的厚度,成爲最牛叉的殺手!

採用1200馬力柴油渦輪增壓發動機儘管導致戰車本身的個頭大了些,重量大了些,在33噸的重量上,依然可以提供高達50公里的山地越野速度,行程達到240公里,只要油料補給到位的話,這種坦克可以連續作戰達到2000公里,發動機和變箱、液壓減震盤等等都非常可靠耐用,特別是針對東北區天的低溫嚴寒,都有不俗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