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此地距離龍不算遠,若是有外人闖入,龍城內會很快知曉。」幽白生回過頭來,掃了葉飛一眼,隨之直言開口道。

說罷,他不在廢話,移步向著前方走去,已然臨近了那道幽光屏障。

下一刻,只見此人周身氣息一凝,緩緩抬起了右臂,掌中有寸芒閃過,劃破了掌心,一道血霧散出,融入了前方的屏障之上。

「嗡。」

「呼嘯……」

前方屏障,為之陡然一顫。

緊接著,可見那血霧瀰漫之處,有陣陣靈光閃過,同時一道入口緩緩打開。

「走吧,嫡系血脈,打開此地屏障,短時間內龍城那邊不會察覺。」幽白生緩緩開口,隨即沒有猶豫,直接踏入了前方入口之內,其身形很快消失無蹤。

後方葉飛見此情景,隨即身形閃動,此刻也是同時踏入。

隨著二人進入,那幽光屏障上的入口,幾乎是在瞬間,很快恢復如常,最終完全消失無蹤。

師父,我來了 不多時,二人已然穿過了屏障,四周空氣中一股難掩的力量,隨之瞬間包裹了葉飛的全身,這股了力量並非靈氣,也不是魔煞之力,但與外界不同,他可以將其吸收。

「初始之力。」

「不論還是靈力,還是魔煞之力,都能完美地融合。」葉飛低喃一聲,心中不禁有些稱奇。

他隨即抬頭望向前方,可見有山脈,丘壑,縱橫,前方山林內,有蘊藏生機,鳥獸蟲蟻隨處可見,相比起外界,有如世外桃源一般。

「此地,不錯。」葉飛嘴角泛起淡笑。

在他的前方,幽白生聞言,此時忍不住聳了聳肩膀。

「當然。」

「此地,傳聞是萬界之始,你認知的中的幾大實界,都是由此地繁衍誕生,我族時代守護於此,傳承不下萬年之久。」

幽白生緩緩開口,隨即移步向著前方走去。

說罷,二人沒有多言,穿過前方山脈,順著溪流而上,不多時一處極為礦闊的岩地,落入了二人的視線之中。

老祖渡劫失敗之后 岩地內,多是空空如也。

唯有前方中心,可見一抹綠意,靈識掃過之後,那是一顆矮小的樹苗,如同還未長發的楊柳一般,孤獨地矗立在岩地的中心。

「這就是實界神樹?」二人走進,葉飛不禁愣在原地、

天地初開之靈,與他想象中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你以為呢。」

「一顆參天古樹?還是足矣遮天天地的古藤?」

「誰告訴你,實界神樹不能是一顆小樹苗了。」

幽白生瞥了身旁葉飛一眼,隨之這直言開口道。

「額,只是與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樣。」葉飛稍有沉吟,隨即低聲回應道。

說罷,他上前一步,隨之靈識橫掃,將整個小樹苗包裹,一番查探之下,發現這樹苗看似不大,但其下方的根須卻是極為龐大。

無數密密麻麻的根須,向著四面八方伸延,同樣向著地底扎去,就連葉飛的靈識,都無法探查到根須的盡頭。

從那些根須內,有源源不斷的力量,不知從何處吸徹而來,最終融入這株小樹苗內,但卻是不見其成長半分么,似乎這恐怖的力量,僅僅只能勉強維持其生長一般。

「這實界神樹,傳聞開始不是這樣的。」

「古樹之上,曾孕育一顆神果,但不知在什麼時候,此果幻化成靈,逃離了我冥龍界,才使得這神樹營養不#良,落入這般。」幽白生面露思索之色,隨即開口解釋道。

葉飛聞言,不禁面色一怔。

「神果?」 嬌寵令 他的眼中有微光忽閃,如此恐怖的初始之力,結成的神果,其內蘊藏了多麼可怕的力量可謂不言而喻。

稍有思索,葉飛隨即收回靈識,暫時將此事拋在腦後。

再其一旁,幽白生隨即上前一步,掃了前方神樹一眼,隨即收回目光,望向身旁的葉飛。

「你在神樹下盤膝,盡量吸取神樹的力量,十天的時間應該夠了。」幽白生此刻低聲開口,聲音中透著幾分懶散之意。

聽聞此言,葉飛此刻微微點頭。

在他方才的查探之下,這顆神樹單單是一根根須內,蘊藏的力量他若是能夠完全吸收,怕是都能踏入界主之列,而此樹的根須,怕是足有上萬條之多。

說罷,葉飛不在多言,上前移步之後,便是緩緩坐下盤膝。

「沙沙……」『

他的耳邊,有陣陣沙沙聲傳來,可見那神樹的樹枝,彷彿有靈一般,慢慢的向著其周身伸延,將其整個人包裹在了其內。

頓時一股熟悉之感,出現在葉飛的心神之中。

「這是?」

「給葉某吸。」

葉飛稍有沉吟,隨之瞬間反應過來。

此刻無需他刻意的吸取,這顆實界神樹,竟是自然而然的將其樹枝內存儲的力量,融入了他的體內,使得他的傷勢,幾乎是在幾息之間便是復原。

「果然是寶樹。」葉飛不禁暗道。

若是修行之路上,有此神樹相伴,他怕是早就踏入了界主之列,甚至有可能摸到了帝境的門檻。

至於心中的那種熟悉之感,此刻葉飛懶得多想。

而此時,實界神樹前方不遠處,幽白生望著眼前的情景,不禁是愣在了原地,他下意識揉了揉雙眼,隨即再次抬頭望去。

目光所致,只見那神樹的樹枝,將葉飛完全包裹之後,又有新的樹枝纏繞而來,彷彿將其在裹成了一個樹果一般。

「難道此人是?」

「不可能,若真是神樹的神果,龍城那邊定會察覺,而且眼前的神樹,也不可能只是這種反應。」幽白生稍有思索,便是很快否定了心中想法。

神樹與神果,分離了盡千年,一旦融合眼前的小樹苗,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絕不僅僅只是包裹眼前之人而言。

稍有思索,幽白生隨即不在多想。

只見他掃了前方神樹一眼,便是轉身退出了百丈之遠,矗立與一處古樹之下,此刻同樣盤膝而坐,選擇了為前方之人護法。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

轉眼一天過去。

……

冥龍界,龍城城內。

此刻,一處閣樓之中,只見一位身穿白色長衫,相貌而頗為不凡,五官端正,留有一頭而紅髮的青年,此時抬頭望向遠處的天空。

其目光掃去的方向,正是那龍城南郊。

「少主,二少主帶外人已經進入聖地,過去一天了,是否通知族老他們?」不多時,前方閣樓門前,只見一位身形高大,氣勢不凡的男子,此刻上前抬手一拜。

前方青年聞言,此刻臉上閃過一絲妖異的笑容。

「不急。」

「此事,動靜在鬧大一些才好,你立刻召集族人,一旦有動靜傳出,隨本少主一起殺入聖地,定要在族老等人趕到之前,除掉幽白生。」

這紅髮青年,此刻緩緩開口,眼中閃過一絲狠辣之色。

他這次前去,一定要正好卡在不早不晚的時刻,即時斬殺了那幽白生,待族老等人趕到之時,最多也只責罰兩句了事。

「屬下領命。」前方男子不敢怠慢,連忙抬手開口。

說罷,轉身退去,很快消失在了閣樓前方。

閣樓內,那紅髮青年,此時抬頭凝望遠方,臉上的笑容隨之更盛了幾分。

龍城南郊。

隨著一天的的時間過去,此刻冥龍族聖地之內,已然出現了變化,空氣中的那股奇異之力,開始逐漸變得狂躁起來。

山脈盡頭,那處岩地平原,中心神樹的四周,此刻掀起了一道能量風暴。

「他不會,被這股力量,直接輾碎了吧。」遠處古樹下,此刻幽白生抬頭望去,忍不住開口低喃道。

實界神樹的力量,此刻形成風暴,其內蘊藏的威勢,可謂足以驚天。

至少此時,幽白生是不敢太過的靠近。

「呼,呼嘯。」

「轟!」

忽然間,前方神樹的方向,隨之有一道雷霆之力,此刻陡然衝天而起。

「嗯,這是仙根之力,藉助神樹的力量,應該可以重回太初,凝聚雷霆真意。」幽白生在看到這股力量之後,懸著的心此時放了下來。

此刻所見,至少那葉飛,抗住了神樹風暴的壓力。

一旦凝聚雷霆真意,將其穩固之後,憑藉這道力量,足以轟開不朽界門。

「聖地法陣,給本少主封!」那幽白生在反應過來之後,便是隨即上前一步,抬手之下掌中迅速掐訣,一道印訣破空而出。

半空之中,可見一道幽光天幕臨近,同樣掩蓋了天地,將那股雷霆之力封在聖地之內。

如此一來,此地的動靜,不會被龍城之人察覺。

做完這一切之後,幽白生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他平復了一下#體內的力量,隨之抬頭向著前方望去,這一眼望去,頓時心中不禁一涼。 「嗚,嗚咽。」

「呼……」

就在這時,一道冰凌之意,隨之破空而出,此刻直衝蒼穹,爆發出刺骨的寒意。

「這!」

「又有一道仙根之力。」

「聖地封印,以龍嫡系血脈為引,給本少主封。」幽白生此刻來不及多想,連忙再度起身,他的身形踏空而起,體內的力量隨之遠轉到了極致。

隨著兩道真意傳出之下,下方神樹內,此刻逐漸歸於平靜。

目光所致,可見那神樹風暴內的力量,開始向著天空之中的兩道真意之力凝聚,隨之時間的流逝,那兩股真意之勢,竟是化作兩把閃動的長劍。

「真意實體化!」

「此人,有大帝之資,若是踏入界主至了,百年內定能進入帝境。」此刻半空之中,幽白生不禁目光一凝,臉上露出興奮之色。

想到此處,他也是不遺餘力地開始幫助壓制著兩道氣息,此刻若是有人膽敢前來打擾,幽白生定會拚死一戰。

他隱忍了這麼多年,眼前之人無疑是他最後的希望。

……

而此時,下方神樹之內,葉飛臉上的神情嚴肅,他的心神極為擊中,此刻儘可能地吸收著四周的磅礴之力,以體內的九道極致之力為基礎,開始瘋狂地煉化融合。

「雷念,冰融。」

「兩把本命意劍,足矣破空不朽界門,不過竟是如此,還遠遠不夠。」神樹之內,葉飛臉上露出果斷之色,體內的五行極致之力開始運轉。

四周神樹的力量,彷彿源源不斷一般,這等天賜良機葉飛不會錯過。

時間轉眼,已然過去三天。

「嗖。」

「呼哧!」

忽然間,有破開之聲傳來。

第三道極致之力,隨之化作真意,此刻陡然衝天而起。

「金罡。」

葉飛低喝一聲,金色的光芒,此刻在半空之中凝聚,隨著他體內源源不斷的力量煉化通入,第三把本面意劍,隨之凝聚成型。

此時上方半空,那幽白生已然是徹底愣在了原地。

隨著三把意劍的凝聚成型,他掌控的封印之力,已然有些無法承受,這等恐怖的力量波動,一旦衝破了封印,龍城那邊定會瞬間知曉。

即時,麻煩怕是大了。

「木臨。」

不等幽白生穩住氣息,下方神樹內,隨之再次傳來一聲低語。

「還,還有?」

「這有完沒完,已經四到真意之劍了!」幽白生此時面色漲紅,忍不住低喝一聲,他體內的力量,隨之全部爆發,在不敢有半點隱藏。

索性著聖地古陣,本身極為玄妙,有著鎮壓界主之力,此刻倒也能勉強掩蓋。

但此時,半空之中,幽白生下意識地低頭望向下方,這只是三天過去,下方之人就凝聚了四道真意之劍,他此刻心中不免有些沒底。

「應……應該沒了吧。」幽白生低喃一聲,背後已然被冷汗浸透。

在他的理解中,踏入仙境有仙劫降臨,而渡過仙劫之後,才會凝聚出這等極致之力,按理說一位武修,應該只有一道才對。

畢竟雜而不精,一旦修鍊過於龐雜,最終多半會死在仙劫之下。

而此刻,下方之人的情況,已然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又是三天過去。

南郊聖地。

這幾天,幽白生每時每刻,可謂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抬頭望去,前方半空之中,已然出現了六道真意之劍。

而下方之人,似乎還沒有開不朽之門的打算。

「噗。」

半空之中,可見那幽白生,身形忍不住一顫,一口鮮血噴出,他的臉色略顯蒼白,擋住六道真意之劍的氣息,顯然是他的極限了。

若是在多出一道,聖地的封印,定會隨之出現裂痕。

轉眼,第七天過去,下方葉飛似乎也明白,第七道極致之力不能輕出,他將剩餘的力量,開始在自己的體內瘋狂壓縮。

直到實在鎮壓不住,最後的三劍怕是會齊出,即時便是他破不朽門之時。

哪怕被龍城察覺,那也是在他踏界主之列后。

聖地半空,此刻幽白生還在苦苦支撐,他並不知曉,此時聖地屏障前,已然潛伏了不少族中強者,為首的紅髮青年,目光掃向屏障之內,眼中露出陰冷之色。

「只要有半點氣息外泄,便是你幽白生的死期。」紅髮青年低喃一聲,他已然做過了完全準備。

此刻埋伏此地的族中強者,想要斬殺那幽白生,最多三息之間足矣。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很快又是兩天過去。

……

南郊聖地,那處岩地中心,實界神樹的能量風暴,幾乎襲卷了整個廣闊岩地,其內暗藏的毀滅之意,讓人聞之生畏。

「火鱗劍。」

「九重符劍。」

「魔煞古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