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書架上的書實在太多了,我找的特別專心,突然看見書架上的而一本黃皮書,眼睛一亮。

我剛把那本書從書架裏抽出,身後就突然響起一個清冷的聲音。

“大小姐,你在幹什麼!” 我感覺到心口一緊,迅速地轉過身,就發現身後竟然站着一個窈窕纖細的身影。網

我頓時心裏一沉。

是慕盈。

慕盈會出現在密室裏並不奇怪,畢竟她是候選嫡女,是少數幾個獲准能夠進入密室的慕家人。

我心裏有些慌亂,但還是很快冷靜下來。

我不露聲色的,將剛纔抽出來的書,放在身後,故作平靜道:“慕盈,你也來密室修煉麼?”

“不錯。”慕盈對我的態度依舊不怎麼好,隨口應了一聲,目光止不住地忘我的身後瞥,“大小姐,你手裏拿着的事什麼書?”

我的手不易察覺的微微一顫,但很快,我冷笑道:“我拿什麼書,和你有什麼關係?難道我還需要跟你報備麼?”

我囂張的態度,果然轉移了慕盈的注意力,她恨恨看了我一眼,但很快,她突然笑了,譏諷道:“聽說大長老讓你開始學占卜和命理之術了,看來大小姐是太緊張了,所以特地來這裏惡補一番?”

我冷笑一聲,“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慕盈突然得意地笑了起來,“你難道不知道,你下一次測驗,對手就是我麼?”

我一愣。

我要解開慕家的詛咒,就必須得然給自己的修爲成爲慕家第一人。所以每一次的測驗,其實我就是和慕家現有的人進行對決。

上一次測驗,我就是和鎮邪寺的那些僧人。網在慕家人裏,比那些鎮邪寺裏的和尚還要厲害一個檔次的,就是候選嫡女,慕盈了。

“是麼?”我對此倒是並不在意,只是淡淡道。

“這一次比的可是命理和占卜,真不知道你行不行呢。”慕盈捂着嘴笑,“要知道我可是從下就被三位長老誇獎這方面天賦很好呢。”

我冷眼看着慕盈,真的不知道,這女人爲什麼對我的敵意會那麼重。

“三長老已經在跟大長老申請了。”見我不說話,慕盈只是繼續道,“如果這一次我贏了,就允許旁系脫離嫡系,獨立解開詛咒。”

“什麼?”這下子,我纔是終於變了臉色。

我知道,以三長老爲首,旁系的人早就想要離開慕家。但我沒想到,他們竟然這麼迫不及待,現在就提出了要求。

我眼神一凜。

嫡系的人總是以爲,只要找到了我這個八字純陰、命格奇硬的女孩我,就無論詛咒還是嫡系旁系之間的鬥爭,都會迎刃而解。

但很顯然,並不盡然。

我的歸來,不僅不能解決旁系和嫡系之間的矛盾,反而會將矛盾更嚴重。

黑道總裁的愛人 原本如果是慕盈這個旁系之女,解開了詛咒,成爲了整個慕家修爲最高的人,那旁系的地位肯定也會跟着升高,甚至有可能取代嫡系。

但偏偏,我回來了。旁系就註定什麼都得不到,他們不怨恨纔有鬼,當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反正詛咒對他們來說,很好解開。

“呵呵,看來大長老果然沒和你說呢。”慕盈笑的更加開心,“應該是怕你壓力太大受不了吧,不過你也別有壓力,因爲……”

說道這裏,她的臉色突然扭曲起來,死死地盯着我,“因爲你是絕對不可能贏過我的!”

我根本懶得理會慕盈,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有些無奈道:“慕盈,你到底爲什麼那麼討厭我?”

慕盈沒想到我會突然問她這個,頓時愣了一下,但很快,她雙手握拳,美麗的臉龐微微猙獰,“你少跟我裝傻!我爲什麼討厭你!你難道還不明白麼!”

“我可真是不明白。”我一臉無辜。

見我這樣,慕盈更惱火,朝着而我吼道:“舒淺!你奪走了我的一切!你還有臉問我爲什麼討厭你!”

我一愣,就聽見慕盈繼續吼:“我從小就是作爲嫡女在培養!我他們都說,我是所有候選嫡女裏資質最好的,說不定也能夠解開家裏的詛咒!可你呢!你一出現,我什麼都沒有了!你爲什麼要回來!爲什麼要奪走我存在的意義!”

我看着慕盈,心中震驚。

我是真的沒想到,慕盈是那麼想的。

要知道,成爲解開詛咒的慕家嫡女,就意味着要吃下百石散,從此變成一個不老不死的怪物,永遠只能不斷地修煉,追求玄學的更高境界。

沒有自我,沒有生活,更沒有幸福可言。

我根本沒想到,我想進辦法想要躲開的這一切,竟然還有人當做寶貝一樣渴望。

我看着慕盈,突然覺得她很可憐。

頭狼 她從小就被當做候選嫡女來培養,每天就是修煉和修改命格,人生恐怕根本沒有別的意義,所以在我奪走她的一切的時候,她纔會那麼憤怒。

“對不起。”我輕聲開口。

慕盈原本還一臉憤怒,還想說我什麼,可不想我突然道歉,讓她反而一下子愣住了。

“我並不是要奪走你的一切。”我淡淡看她,“這一切也不是我所想要的,但我希望你明白,就算不成爲嫡女,你的人生也不會因此失去意義。”

說完這些之後,我很快離開了密室,同事不露聲色的將那個修改過去的術法給藏入了懷裏。

我沒有直接回房,只是先去找了慕珩,把這個術法書給他。

“我現在還沒有修習命理之術,所以你修習這個,很可能會遭到報應。”我一臉擔憂的看着慕珩,“但你放心,我會盡快努力學習,不讓你遭到報應。”

任何一個慕家人,只要玄學的某一方面在我之下,就可以不受詛咒安全修習。但偏偏我最近才準備開始學五術之命,我真怕慕珩遭到詛咒。

“好的。”慕珩依舊是神色淡淡,伸手想來接過我手裏的書,可我只是死死捏着,沒有鬆手。

“要不……我們還是換個人來修習這個吧?”我猶豫道,”不一定要是你或者慕家人。”

我真的是太擔心慕珩了。雖然我真的很想救容祁,但如果這會讓慕珩陷入危險,我真的不願意。

“你放心。”慕珩依舊是很平靜的模樣,突然擡手,摸了摸我的腦袋,“我不會有事的。”

說着,他將我手裏的書給抽走。 離開慕珩房間之後,回到房間,容祁還在睡覺,我卻怎麼都睡不着。

最後,我乾脆拿出大長老給我的命理的術法書,開始仔細學習。

只要我在五術之命的修爲上去了,慕珩就不會受到詛咒了。

接下來的幾天,平靜地不像話,我每天就是修煉。容祁一直陪在我身邊,讓我覺得而又幸福,又不捨。

期間,我趁着容祁休息的一日,去找了容則,將所有的事都告訴了他。

他聽得目瞪口呆,最後問我:“淺淺,你確定你要那麼做?說不定你和容祁就根本不會遇見了!”

“這都是不一定的事。”我淡淡一笑,“而且,就算真的這樣,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容則看着我,眼神閃爍,最後道:“好,既然你已經想清楚了,我會想辦法幫你弄到流光爐。”

容則的動作很快,第二天就託人偷偷地將流光爐給送到了慕家。

又過了幾天,慕珩的術法,也修煉的差不多了,我們很快商量決定,當天晚上,就要行動。

這一天,我都魂不守舍的,時不時地就看着容祁怔怔失神,容祁好幾次問我怎麼了,我都是笑着說沒事。

夜晚,我趁着容祁睡下了,再次輕手輕腳的從牀上爬起來,來到地下的密室裏。

密室裏,慕珩他們早就等在那裏了。

葉婉婉被強行灌了藥,靜靜地躺在地上,慕珩已經在四周擺好了陣法,陣眼上是流管爐。

一切都已經準備好,就差我這個當事人了。

慕珩將魂魄出離身體的藥物遞給我,低聲問我:“準備好了麼?”

我想回答準備好了,但開口的剎那,我卻發現我說不出話來。

雖然這幾天我一直在給自己做心理準備,但這一切真的到來的時候,我才發現,我恐怕永遠都不會準備好。

一想到,我可能會親手抹殺我和容祁所有的過去,抹殺我們的孩子,我就難受的不願意移動。

可我知道,我沒有的選。

我深呼吸一口,強迫着自己結果慕珩手裏的藥,一口飲盡。

慕珩也很快動作起來,唸唸有詞,瞬間,地上的八卦圖裏,散發出奪目的金光,流感爐的白煙也在四周不斷地閃耀。

我閉上眼,感受到自己的魂魄,一點點抽離身體。

可就在這時,我突然聽見身後傳來轟的一聲巨響,整個密室都劇烈地搖晃起來。

全場人都是凜然,魂魄還沒來得及離開身體的我,也立刻轉頭,看清身後的景象,頓時就變了臉色!

只見我身後密室的門直接就被人生生炸開,一片廢墟之中,門外正站着一個修長的身影。

認出那道身影的時候,我只覺得腦袋裏轟的一聲。

“容祁……”我臉色蒼白,呢喃出一個名字。

不錯,此時炸開了密室,站在外面的,正是容祁。

或許是我今天一天的魂不守舍引起了他的注意力,他竟然醒過來了,還一路跟到了這裏。

此時,他正鐵青着臉,死死地瞪着我,目光迅速的掃過地上的葉婉婉和流光爐,他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

“舒淺!你在幹什麼!”他怒吼一聲,就衝到我面前,齜目欲裂,死死地握住我的肩膀,“你特麼的是不是瘋了!”

聰明如容祁,看到這個景象,顯然已經明白過來,我們想要做什麼。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眼淚流下。

“舒淺!”見我只是哭,容祁黑眸裏的怒火更甚,死死的抓住我,“我不許你那麼做聽到沒有!不許去改變過去!萬一我們遇不見了呢!”

我滿眼是淚,不斷地搖頭。

對不起……容祁……

真的對不起……

容祁更着急,剛想說什麼,我就聽見身後的慕珩着急地喊道:“姐!來不及了!你快一點!”

我宛若冷水澆頭,如夢初醒。

舒淺,你不能再猶豫了,這是你唯一能夠救下容祁的機會!能拿到你真的要眼睜睜地看着他魂飛魄散麼!

不!

絕對不可以!

念此,我心中最後一絲不忍和猶豫終於褪去,我咬着牙,突然在丹田裏凝聚靈力,朝着容祁一掌劈去。

容祁此時的鬼氣是暫時正常的,但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我會對他動手,被劈了一措手不及,人一個踉蹌,就後退了幾步,難以置信地看着我。

“舒淺,你……”

可就是他失神的這個瞬間,我已經一鼓作氣,讓自己的魂魄,在藥效之下,迅速地離開了身體。

我剎那間,我感覺自己輕飄飄的,低頭就看見自己的身體已經癱軟在地上。

“舒淺!”我聽見容祁撕心裂肺的怒吼,我擡起頭,就發現他正想朝着我的魂魄衝來,伸手想將我的魂魄抓回去。

可已經來不及了。

我的身體劃過他的手,已經迅速地落入了葉婉婉的身體裏我。

與此同時,流光爐裏的白煙大作,將我四周都重做一片白霧。

最後一刻,我只來得及擡頭,看向容祁最後一眼。

容祁此時也明白已經來不及了,沒有再繼續朝着我衝來,只是怔怔地站在原地,兩眼無神的看着我,嘴裏輕聲地呢喃:“舒淺……爲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對我……”

剎那間,我直覺而自己的心臟好像要裂開一樣的絞痛。

我總是看見容祁生氣,但卻從來沒有看見過他這樣的神色。

這個神色,就好像一個因爲做錯了事而被丟棄的孩子。

帶着心痛,帶着自責,帶着不知所措……

我開口想跟容祁說什麼,可已經來不及了。

我迅速地感覺到四周的霧氣散開來,下一秒,我整個人跌入一片黑暗之中。

閉上眼的最後一顆,我只能感覺到眼角有淚,通過葉婉婉的身體,流下。

再見了,我的容祁……

……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穿越了,但這一次我感覺比上次要我踏實很多,或許是因爲葉婉婉的身體實在保存的太好了。

當我再次睜開眼的時候,我發現我自己躺在一張精緻華美的牀上。

來之前,經過討論,我們決定讓我穿越葉婉婉當初潛入容家的前幾天,所以我現在所在的位置,我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葉婉婉的閨房。

我剛準備起身,就趕到身後一陣懶洋洋的聲音。

“婉婉,你醒了?” 聽到這個聲音的剎那,我的背部一僵,刷的轉過身,就看見一個妖嬈嫵媚的女人,正坐在我桌邊的桌子上,悠哉的喝茶。

是葉青眉。

我看見葉青眉的剎那,就氣得恨不得上去撕了她的臉。但我顯然不能那麼做,因爲我現在是葉婉婉。

“姑母。”我乖巧地學着記憶裏葉婉婉稱呼葉青眉的樣子,喚了一聲。

“嗯。”讓我鬆了一口氣的是,葉青眉似乎沒有發現我的異常,淡淡道,“明天就要去李家村了,你準備的怎麼樣了?”

我愣了一下。

此時的葉婉婉,不是應該準備出發去潛入容家,去那個什麼李家村幹嘛?

我正疑惑間,就聽見葉青眉繼續道:“我已經派人確認過了,容祁明天就會經過那個村子,一切我會安排好,你到時候只要負責引起他的注意就好。”

我愣了一下,我之前好像的確聽說過,葉婉婉是假扮成一個落難少女,最後被容祁給救了回來,難道這也是葉家人安排的套路?

“你別擔心了。” 重生貴女毒妻 見我出神不說話,葉青眉變以爲我是緊張,又開口,“我會安排一個人在暗中幫助你,你只要好好做你要做的事就好了。”

葉青眉的話絲毫沒有讓我趕到舒心,反而整個神經都繃緊了。

原來當初除了葉婉婉,還有別的葉家人在背地裏幫助她?那我要阻止下毒,豈不是還要防着這個背後之人?

“姑母,那個人是誰啊?”我忍不住小心翼翼地試探道。

可葉青眉只是淡淡斜了我一眼,“這你就別管了,你不知道可以更入戲,你到時候只需要記得,好好將這蠱蟲給容祁種下。”

聽到蠱蟲這個關鍵字,我又精神了幾分,就看見葉青眉小心翼翼的將一個綠色的小瓶子,遞給我。

我結過瓶子,正在想要不要直接將這瓶子給捏碎,就聽見葉青眉開口:“這蠱蟲的瓶子上做了封印,在我遠程解開封印之前,你打不開,也摔不碎,所以你不用擔心,帶在身上就好。”

我聽的又是一陣絕望。

我沒想到,葉家人竟然那麼的小心翼翼。

但想想也是,這可是他們唯一的毒蠱,如果碎了,他們可是最後一點勝算都沒有了。

我也不敢有太多的表情,只是乖乖將瓶子收下了。

“婉婉啊。”葉青眉看着我,語重心長的開口,“我們葉家,可就靠你了啊。”

“是,姑母。”

好不容易告別了葉青眉之後,我終於離開了葉家。

一離開葉家,我就趕緊感受了一下我體內的靈力。

葉婉婉活着的時候,畢竟還年輕,靈力並不是很充沛,我適應了一會兒這個身體之後,坐着馬車,顛簸了一天一夜,終於到了葉青眉說的那個李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