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叔叔,我媽喜歡吃草莓味的棒棒糖!」亮亮突然在背後大聲喊道。

顧忘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其實,有一個亮亮,也很不錯,顧忘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柔和。

沒多久,兩個人在一條小道兒上遇見了。瞬間,林月覺得有些尷尬。她不知道該和這個男人說什麼。

「那個,今天謝謝你,替我參加亮亮的家長會。」林月低聲說道,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顧忘的眼睛,林月只要一對上那雙眼睛,就會無法自拔。

「沒事,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顧忘笑了笑。

林月愣了一下,隨即恢復以前的表情。

這哪是他應該做的,他又不是亮亮的親生父親。林月踢著路邊的小石子,不說話。

「咕!」

突然,女人的肚子叫了一下,瞬間,林月臉紅了。

該死的,肚子怎麼這麼不爭氣,多好的氣氛,幹嘛要出聲!

林月使勁兒低著頭,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永遠消失在顧忘面前。

太丟人了!

「喏!」突然,顧忘拿出一顆棒棒糖,草莓味的。

林月驚呆了。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喜歡吃草莓味的棒棒糖?

女人接過棒棒糖,什麼也沒說,直接剝了起來。此時的林月只想將糖趕緊塞進嘴裡,不要讓肚子再叫了,太丟人了。

男人和女人並肩走著,周圍十分安靜。

「林月!」突然,顧忘拉住女人的手。

林月緩緩轉過身子,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緊張。

「怎…怎麼了?」林月忽閃忽閃的眨巴著一雙大眼睛。

「你是怎麼想的?」顧忘直截了當的問道。

他相信,這個女人對他是有感覺的,只是她沒有辦法面對自己的真心,或是因為孩子,又或是因為林夫人。

「什麼,怎麼想的?」林月故意裝作沒聽懂的樣子。

「林月,我覺得你應該能看的出來,我對你,和對其他人不一樣,所以,我喜歡你。」顧忘認真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面對這麼直白的告白,林月瞬間有種被雷劈的感覺。這好像是她第一次心動,還是面對一個相處不到一個月的男人。

「你呢?你是怎麼想的?可以做我女朋友么?」顧忘緊緊地握住女人的小手。

「我……」

林月很想說「我願意」,可是女人的矜持,讓她猶豫了很久。

「我願……」

「林月!」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打斷了林月還未說出的話。

「林月,顧總,你們怎麼在這裡?」阿強氣喘吁吁的問道。

「哦,我們就是正好碰到了。」林月趕忙回答。

顧忘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又看了看旁邊的林月,他不知道林月為什麼要說謊。明明剛才通話的時候,他說的很清楚,他是專門來接她的!

「哦,這樣啊,林月,聽說你受傷了,怎麼樣了?」阿強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林月。

「沒事沒事,放心吧,我好著呢。」林月尷尬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看著面前阿強和林月之間的互動,顧忘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這,該不會是,他的情敵吧?

顧忘狐疑的看著阿強。可是阿強的心思,全在林月的身上,完全不顧旁邊顧忘的存在。

「不早了,回家吧。」顧忘突然說道。

「啊?不早了,阿強,那我們先回家了啊。」林月輕輕拍了拍阿強的肩膀。

她竟然碰那個男人!

頓時,顧忘撇了撇嘴。

「哎!」顧忘在背後大聲喊道。

林月被嚇了一跳,趕忙回過頭來看著顧忘。

「剛才,那個人,你們是什麼關係?」顧忘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林月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告訴他,阿強就是之前追求過她,後來被她拒絕的男人。嗯,好像也沒有必要。

「他就是經常去花園幫林夫人搬花的人,林夫人特喜歡他。」林月低聲回答。

顧忘看了看後面那個阿強,眼睛里有一絲嫉妒。

「明天我也去花園幫忙吧。」 「顧總,您歇著吧,沒事,這些花我來搬。」林夫人趕忙上前攔著。

從他一進門,林夫人就感覺不對勁,果不其然,竟然整了這一出。

「林夫人,以後我來幫你搬花,不需要別人。」顧忘抬起頭,認真的看著面前的林夫人。

林夫人不知道顧忘為什麼會冷不伶仃的說出這麼一番話,但是她相信,絕對不是沒有緣由的。

「顧總,你可是顧氏的總裁,每天那麼忙……」林夫人吞吞吐吐著。

「我是說我在這裡的日子裡。」顧忘補充著。

林夫人狐疑的看著面前的顧忘,有些不知所措。一個大型公司的總裁,到她的花園裡搬花,這要是傳了出去,不僅她出名了,整個小山村都出名了。

天色漸黑,顧忘看著自己的戰果,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可是旁邊的林夫人,卻一臉尷尬的模樣。

終於,兩個人走出了花園。

一路上,林夫人都在向顧忘道謝,可是顧忘卻一直回答「都是應該的」,這讓林夫人有些糾結。

「外婆,爸爸,你們回來了。」亮亮突然跑了出來。

林夫人愣了愣,隨即恢復以前的表情。

這個孩子,竟然這麼明目張胆的喊人家「爸爸」!

「亮亮,喊叔叔!」林月在廚房裡大聲喊道。

聽到女人的聲音,顧忘趕忙走向廚房。

「你怎麼又在做飯,去,休息去,我來做。」顧忘直接將女人推到一邊。

看著廚藝如此嫻熟的顧忘,林月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她好像已經習慣了他對自己做的所有事情。

看著林月對廚房裡顧忘的痴迷模樣,林夫人慢慢湊近。

「哎,你是怎麼想的?」林夫人輕輕拍了拍林月的肩膀,眼睛撇向廚房裡的顧忘。

瞬間,林月尷尬了。

沒錯,她喜歡那個男人,可是她始終不相信一見鍾情。人家都說,一見鍾情,鐘的是臉,可若是有一天自己人老珠黃了,顧忘還不是一樣嫌棄她。

「我不知道。」林月低下了頭,有些為難。

看著面前猶豫的女人,林夫人心裡清楚了。

若是不喜歡,又怎麼會這麼糾結?

「來來來,吃飯了,嘗嘗我的手藝!」顧忘笑著將菜端到餐桌上。

「哇,爸爸,好香啊,以後你天天做飯給我吃好不好?」亮亮天真的問道。

愛情毒藥 「哎,亮亮,爸爸很忙!」林月低聲說道,推了推孩子的胳膊。

頓時,林夫人愣了,顧忘也愣了,空氣安靜了。

「媽,你剛才說什麼?」亮亮狐疑的看著面前的林月。

林月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趕忙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肉給孩子。

「我是說叔叔很忙,趕緊吃飯吧。」林月解釋著。

剛才自己真的是腦袋瓦特了,怎麼會說出「爸爸」兩個字。

林月突然覺得有些頭疼。

飯後,林夫人和亮亮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林月在房間里塗抹著藥膏。顧忘走過去,一把搶過女人手中的藥膏。

「我來幫你塗。」顧忘一邊吹著女人膝蓋上的傷口一邊說道。

林月看著面前的男人,臉上浮現一抹幸福又欣慰的笑容。

「叮叮叮……」

顧忘看了看來電顯示,是山貓。

「喂,大哥,你什麼時候回來,再不回來,那些股東又要搞事情了。」山貓著急地說道。

顧忘早就知道那些股東會搞出動靜,所以一直在算著回去的日子。這幾天在這裡看了看那些花,沒什麼大問題,再加上林夫人的人品,他明天就可以放心的回去。

「好,我知道了,明天回去。」顧忘直接說道。

聽著男人的這句話,林月心中一驚,有些失落。

是不是應該為他舉辦一個歡送會?林月的眼睛黯淡了。

「林月,我明天要回去了。」顧忘認真的看著面前的女人,有些不舍。

「嗯。」林月低下頭,不再看男人的眼睛。

「你,跟我回去好不好?」顧忘緊緊地握住女人的手。

林月一下子驚呆了。這個男人竟然要把自己帶到他家裡?

「那個,我明天還要上班。」林月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

而此時的顧忘,心裡卻是一陣欣喜。她並沒有直接拒絕。

「沒事的媽媽,你可以請假啊,再說了,爸爸這麼有錢,你也可以辭職嘛。」亮亮突然出現在門口。

顧忘看了看孩子,直接向他豎起了大拇指。

就是喜歡這麼直接又善良的孩子。

林月看了看顧忘,又看了看孩子,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明明亮亮和自己相處的時間比較長,為什麼現在卻幫這個男人說話?

「亮亮,別胡說,顧總是你叔叔。」林月趕忙糾正。

亮亮緩緩走到林月身邊,坐在兩個人中間。三個人看起來真的像一家人。林夫人看著不遠出處三個人,嘴角處勾起一抹弧度。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

林夫人轉身走進房間。

「咚咚咚!」林夫人趕忙起身。

「夫人,我想和你聊聊,在客廳,您方便么?」顧忘客氣的問道。

林夫人二話沒說,直接走向客廳。

「我想問一下,你是怎麼認識林月的?」顧忘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明天就要走了,有些事情,也該弄清楚了。

林夫人早就知道,顧忘遲早會問她這個問題,只不過沒有想到,這一天竟會來的這麼早。

「我是在河邊找到她的,那時候的她,渾身是傷……」林夫人回憶著。

顧忘聽得很認真,生怕錯過每一個細節。而林夫人說的也很詳細。

「林月是一個好姑娘,希望你能好好待她。」林夫人期待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顧忘愣了一下,原來她早就看出來了。

「林夫人,不瞞你說,其實林月之前叫趙以諾,是我的妻子。」顧忘解釋著。

兩個人在客廳里聊了很久,才回到房間。

看著熟睡的林月,顧忘一陣心疼,不知道這麼長時間,她到底經歷多少痛苦?

男人輕輕撫摸著女人的頭髮,突然,林月直接抓住顧忘的右手,放在自己的懷裡,咂了咂嘴,彷彿做了一個香甜的美夢。

顧忘笑了笑。

這個女人,這一點還真是沒變。 「爸爸,你真的要走嗎?」亮亮不捨得抓住男人的胳膊,一臉撒嬌的模樣。

林月在旁邊看著顧忘,期待著他的答案。

「爸爸公司里還有事,得回去一趟。」顧忘蹲下,輕輕親吻了孩子的額頭。

亮亮嘟了嘟嘴,一副無奈又撇嘴的模樣。

因為顧忘要走,亮亮今天特意請了一天的假,林夫人今天也沒有去花園。

整個飯桌上,氣氛很是尷尬。雖然顧忘才住了一個星期,但是家裡的每一個人都把他當成了親人。

「林夫人,我要謝謝你,這杯,我敬你。」顧忘站起來,將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

「那我就以茶代酒。」林夫人笑了笑。

林夫人從來都不喝酒,她只喜歡喝茶。

顧忘看了看旁邊的林月,有些不舍,又有些期待。

「林月,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帶著亮亮去我那裡。」顧忘小心翼翼的說道。

林月多麼想立即答應他的提議,可是她無法將林夫人一個人留在這裡。

「不了,我覺得這裡挺好,況且,我還要工作。」林月看了看對面的林夫人。

瞬間,顧忘有些失落,亮亮也有些不開心。

「林月,今天你就跟顧總一起過去吧,正好我有事情需要你去城裡處理。」林夫人突然說道。

顧忘的眼睛突然打量,直勾勾的看著面前的林月。林月看了看林夫人,心領神會。林夫人一般很少讓人去城裡,這次竟然主動讓她去,那就說明這件事情非同小可。

「喏,這些花,送給一個叫小諾的人,你只要說是林夫人送的,她就知道了,切記,你一定要親自交到她的手上。」林夫人說的很認真,很嚴肅。

林月不知道這些花到底有多重要,也不知道那個小諾是誰,但是只要是林夫人說的,她就會義不容辭的馬上去做。

「媽媽,這次你跟爸爸回去,一定要打扮的漂亮一點,別給爸爸丟人。」亮亮輕輕拍了拍女人的堅持。

林月愣了愣。

這個小傢伙,竟然嫌棄自己!

「沒事,你怎麼樣,我都喜歡。」顧忘緊緊攬著女人的肩膀。

林月趕忙鬆開男人的手,向後退了幾步。 我老婆是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