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嗯,我會注意的。」看著方鴻維,不禁感慨,她真的希望自己身邊的人都能夠長命百歲,這樣她就不是頻繁面對親人的離去。

過後方鴻維要回家吃飯。

由席錦琛親自送他回去。

唐小芯也送他們出門,轉身,席麗瓊就站在她身後。

「爺爺的事,很抱歉,沒能讓你回去。」

「沒關係的,我清明節再回去給爺爺上香,也是一樣的。」對老人家的孝心,大部分都是在行動上和心上。

「工廠的事,你解決了嗎?」席麗瓊也是聽說知道工廠出了訂單下滑的事,又見唐小芯一回來就忙著去處理工廠的事了,於是就關心問了這麼一句。

「已經沒問題了。」

三天後,甘淑英帶著張大鵬來了城裡,目的就是加盟席家滷味店的招牌。

唐小芯先是帶他們倆公婆參加了工廠,再帶他們到了粵香大飯店吃飯。

合同是由梁旺牛送到唐小芯手裡,她也順手就看了一下,覺得沒什麼問題,她就給了甘淑英。

甘淑英向來就很信任她,拿過了合同,就簽上自己的名字。

唐小芯拿起旁邊的杯子:「祝你以後生意興隆,財源廣進。」

「彼此彼此!」甘淑英笑道。

甘淑英還要回去處理店裡的事宜,就不方便多留幾天,她當天下午四點坐車回去,是由唐小芯送他們倆公婆。

甘淑英在走之前,跟唐小芯說起席錦榮和席國強兩個大男人帶著兩個小孩子的事,狀況百出,盡鬧出了很多的笑話。

「他們鬧出什麼樣的笑話,都跟我沒關係。」

甘淑英想了想:「也是。」

然而,只能說唐小芯想得太過於簡單了,在甘淑英走後的第三天,也是席錦琛正式去單位上班的第一天,席國強帶著兩個孩子出現了。

這還是唐小芯從工廠下班回家才知道的。

因為席國強之前要跟席錦琛脫離父子關係的事,唐小芯現在看到他,都不太想跟他打招呼,於是她也不打算勉強自己,直接從席國強面前走過去。

席國強嫌棄:「真是沒禮貌,沒家教,看見長輩了,也不知道打招呼。」

唐小芯毫不客氣,直接懟他:「都脫離父子關係了,還喊什麼呀!」

「你……」席國強當即被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唐小芯掃了一眼席國強腳下的行李以及席帶娣和席棟樑兩個,「無事不登三寶殿,你帶著兩個孩子跑來這裡,該不會打算在這邊住下吧!」 黃然被眼前這個女人的目光給深深的吸引住了,這個時候他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好像在這個世界上什麼都沒有眼前這個女人重要。

黃然大腦里的精神力這個時候突然快速的運行著,飛快進鑽進黃然的眼睛中,黃然感覺猛的一震,然後快速的後退。想起剛才的情況,黃然出了一身冷汗。雖然僅僅兩三秒中,但是如果碰見高手,自己不知道要死多少次!

「恩……」在場的所有人看到黃然反應過來都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然後滿臉驚訝的看著黃然,而那個女人更是好奇的看著黃然,臉上依舊是那副笑眯眯的面容。

「你剛才對我做了什麼……」黃然看著眼前這個女人,憤怒的說著。

「呵呵,小帥哥生氣了!我剛才沒有對你作什麼啊!只是你一直盯著奴家看,奴家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嘻嘻,是不是看上奴家了……」那個女人輕輕的一笑,然後用那充滿魅惑的聲音說到。

「好小子,在魅狐的眼光下僅僅迷惑了兩三秒,真是好樣的……」這個時候那個像猴子一樣的老頭說到。

「哼……」魅狐聽到老頭的話,扭著頭,屁股一扭一扭的走開了。

「哈哈,好了,有小朋友到來,今天也是一件高興地事情,我們就不再這裡浪費時間了!老規矩,沒人一天,輪著來!今天就不算了,我帶著小傢伙熟悉一下環境……」這個時候那個好像老大的老頭笑著說。

「哎,小傢伙,真希望你能在這裡多留一些日子,老夫我的絕學可是很多啊!」那個猴子一樣的老頭笑著說。

「呵呵……」黃然笑了笑,仔細的打量著周圍的人,每一個自己都看不清實力,自己在這些人手中,就好像一個玩具一樣,只能任憑擺布。

「好了,小傢伙,走,我帶你四處看看……」那個老人慢慢的走到黃然的身邊,笑著說。

「那就多些長輩了……」黃然客氣的說。

「哎,既然你來到這裡,我們就是你的師父了,我先給你介紹一下,我是你的大師傅,你可以叫我龍師父,我是龍家的人。這位是你的二師父,你可以叫李師傅……」龍一天一個個給黃然介紹著。

這裡的人,有龍家的人,有李家的人,有張家的人,還有趙家人。四大古武家族的長輩都在這裡,而那個看上去六十多歲的老婆婆,叫冷如冰,是龍一天的夫人。那個看上去二十多歲的女人,大家都叫他魅狐。那個像猴子一樣的老頭,竟然真的姓侯,和他作對的那個女人,大家都叫她金拐夫人。

「呵呵,好了,你們都回去吧!明天按順序,一個個來,規矩你們都懂,我先帶小傢伙下去了……」龍一天笑著說,然後領著黃然去參觀這個地方了。

「小傢伙,其實這個地方也沒有什麼好參觀的,除了我們幾個老傢伙的住所,也就一個大的練武場,都是我們幾個老傢伙閑著沒事比武的地方,我看你這個小傢伙真氣並不雄厚,但是實力還不錯,你讓我很好奇啊……」龍一天笑著說。

「呵呵,龍師傅說笑了,小子在你們手裡,連反手的機會都沒有,那還能稱得上實力不錯啊!」黃然笑了笑,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這小子,你知道我們修鍊了多少年了嗎?我們的零頭都比你的年齡大,你還不知足啊!」龍一天看著黃然,搖著頭笑著說到。

「啊,不會吧!我看師傅們都很年輕啊!」黃然好奇的問到。

「呵呵,年輕,我今年都一百三十八歲了,就是龍瑄見了我還得喊我一聲爺爺呢,我們這裡最年輕的也就是你魅狐師父,她的年齡我不太清楚,但是年紀也不小了,來這裡都已經三十年了……」龍一天笑著說到。

「不會吧!魅狐師父看上去才20多歲啊!」黃然驚訝的說。

「呵呵,那是因為你魅狐師父修鍊的功法的原因,能使她的容顏一隻保持在20多歲,除非有一天散功了,不然到死也是那種模樣……」龍一天笑著說。

「天哪,還有這種功法啊!」黃然這個時候感嘆的說。

「呵呵,小傢伙,這個世界上你不了解的還很多,以後你會慢慢的了解的!」龍一天笑著說。

兩個人一邊說一邊看著周圍,黃然也好奇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最後龍一天領著黃然來到一個巨大的山洞,山洞一看就是人工開鑿的,裡面裝修的也很不錯。

「這就是你的住處,晚上你就在這裡休息吧!明天你先去你冷師父那裡,她的住所剛才你記住了吧!記住不要去遲到,早上六點,明天你就是她的人……」龍一天笑著說,然後慢慢的走出了黃然的住所。

黃然看著周圍,想起今天遇到的一切,不由的搖了搖頭,真是一群老瘋子。一個比一個邪,對於以後的生活,黃然也充滿了期待和好奇。

躺在床上,黃然慢慢的睡去,既來之,則安之。一切都不必去在乎。第二天五點半,猛的睜開眼睛。然後快速的洗漱了一遍,然後來到了冷如冰的住所。

「冷師父,我來了……」黃然客氣的說到。

「進來吧!沒想到你還挺準時的……」冷如冰那個蒼老的聲音慢慢的響了起來,黃然笑了笑,走進了冷如冰的山洞。

一進山洞,黃然就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這哪是山洞啊!這件事就是一個大型的科研基地,到處都是穿著白大褂的研究人員,冷如冰也穿著白色的工作服,看到黃然進來臉上布滿了笑容。

「冷師父,我們今天要幹什麼啊!」黃然看了看周圍的一切,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呵呵,先給你檢查一下身體,你配合我的工作就行了……」冷如冰輕輕的笑了笑,笑容是那麼的和藹,這樣的笑容不由的讓黃然送了一口氣。

「我要怎麼配合啊!」黃然笑了笑問到。

「呵呵,去裡面,讓工作人員給你消消毒,然後聽從指揮……」冷如冰指了指旁邊的消毒室,輕輕的說。

「哦……」黃然應了一聲,這個時候一個年齡二十多歲的女孩來到黃然身邊,輕輕的說:「請跟我來……」

「把衣服都脫了……」女孩冷冰冰的說。黃然看著女孩,並沒有動手……

「還愣著幹什麼,把衣服脫了……」女孩看到黃然沒有動作,冷冰冰的說。

「啊!都脫啊!」黃然看著女孩問到。

「都脫,快點,不要浪費時間……」女孩這個時候不在理黃然,快速的在消毒室裡面按著很多按鈕,黃然看了看周圍,一咬牙,慢慢的脫起了衣服。

「你怎麼還有一件啊!」過了一會兒女孩看著黃然,然後大聲的問。黃然此刻只剩下一個三角褲,在那裡站著。

「這個就不用了吧!」黃然看著女孩,尷尬的說。

「你這人怎麼這麼麻煩啊!趕緊給我脫……」女孩這個時候明顯有點生氣,直接用手去拉黃然的三角褲。

「不用了,我還是自己來吧!」黃然感覺擋住女孩的手,然後再女孩的註釋下,一點點的脫下自己最後一塊遮羞布。

女孩的臉上的神色還是老樣子,然後彎下腰把黃然的衣服收拾好,裝進一個袋子里,然後拎著袋子走了出去,消毒室的門也被關住了。

「哎,怎麼消毒啊!」黃然此刻大聲的喊著。然後好奇的看著周圍,這個時候消毒室裡面發生了變化,從牆壁里伸出許多許多噴頭。

黃然還沒有反應過來,從噴頭裡面就噴出五顏六色的液體,黃然趕緊閉上眼睛,這個時候黃然感覺自己的全身好像被火燒了一樣,渾身發熱。好像掉了一層皮一樣。過了一會兒那種液體不再噴出,黃然才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看著身上,皮膚都好像要掉一層的樣子,這個時候從噴頭裡面噴出了許多清水,開始給黃然沖洗身體。黃然仔細的沖洗著自己的身體,這個時候才露出輕鬆的表情……

清水沖洗完畢,還有熱風給黃然吹開身體,但是消毒室的門並沒有打開,消毒室周圍的環境一變,瞬間變成了一個大火爐,溫度不斷的升高。

萬界最強狂帝 「不會吧!高溫消毒,你們想吃熟的啊!」黃然此刻大聲的喊道,發出了一聲聲感嘆。溫度越來越高,黃然只好運行著真氣和精神力,這才能抵擋住高溫的燒烤。皮膚好像要爆炸了一樣,黃然渾身卻沒有一絲汗水,精神力這個時候好像甘泉一樣,在身體裡面一遍遍運行,消除著這種變態的折磨。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周圍的溫度才慢慢的降了下來,黃然這個時候才鬆了一口氣,第一天就這麼干,以後的日子會是怎麼樣啊!

「啊,還有啊!」黃然的慘叫聲又傳了出來,高純度的酒精不要錢似地噴了出來,然後就是高純度的消毒液體,一個小時以後,消毒室的門慢慢的打開了。黃然好像被剝了一層皮,表情好像是一個剛被強暴的小姑娘,冷如冰看著黃然,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對擺了擺手,兩個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員走到了黃然身邊……

「小傢伙,怎麼樣,還不錯吧!好了,別再那裡站著了,趕緊躺在那個玻璃槽中,我們的事情還沒有開始呢!」冷如冰笑著說。黃然看著冷如冰,雖然她還是那副和藹的笑容,但是黃然卻渾身打了一個哆嗦,冷如冰輕輕的笑了笑。黃然就好像一個木偶一樣被兩個工作人員架到了營養槽中…… 「你都已經把你媽和陶紅雲送進去監獄待著,兩個孩子又沒人帶,席錦榮又要做生意,就只好我帶孩子了,我一個大男人的,照顧孩子太辛苦了,我就想著把兩個孩子送來你這裡。」

聽著席國強如此理直氣壯的話,唐小芯心底立即冒出了火苗,「我又不是他們的父母,養他們又不是我的責任。」她憑什麼要給陶紅雲和席錦榮養孩子呀!她腦子又不是被驢給踢了。

「是呀!養他們不是你的責任,可你把陶紅雲送進了監獄,那養他們就是你的責任了。」

唐小芯目光嘲諷地看著席國強:這人是姓賴的吧!臉皮也太厚了吧!

「我看你是覺得我好欺負吧!」唐小芯雙手一抱,眉梢微微一挑,透著冰冷:「陶紅雲和杜美華坐牢,那都是她們應得的,誰讓她們失手害死了爺爺,還有,同意報公咹的事,也不只有我一個人,還有大姑媽呢,你憑什麼把孩子送我來這裡,而不是送去大姑媽那裡?」

「你……你管我送去哪裡,總之我送來這裡,你就得要養著他們。」

「不可能。」唐小芯毫不留情面一口就拒絕了他。

「唐小芯你心地也太狠毒了,兩個孩子就是無辜的,你都已經對陶紅雲干出那樣的事了,你還好意思拒絕不養他們。」

「……」任由席國強怎麼說她,唐小芯一副懶得搭理席國強的表情。

到了最後,席國強自己說到了口乾,惱羞成怒:「唐小芯你也太沒禮貌了,過門都是客,而且我還是你長輩,你連一杯水都不給我端,你太過分了。」

「家裡的水,我們也是辛辛苦苦挑回來的,你要是想喝,自己動手。」

唐小芯回到了大廳,看了一眼時鐘,然後開始準備晚飯。

晚飯做好,席錦琛帶著俊哥兒和小檸檬回家。

席國強厚臉皮,帶著席棟樑和席帶娣,就是不走,非要坐下來吃飯。

就連唐小芯不給他們準備碗筷,席國強就自己跑到廚房找碗筷。

席棟樑一拿到了筷子,就不斷夾自己面前的五花肉,結果筷子一滑,又掉回去,他又去夾,好幾次都是掉下去,一下子就不耐煩了,伸手就去碟子抓。

這下唐小芯看不過去了,眉頭一皺,抿著嘴。

小檸檬嘟著嘴,生氣指著席棟樑:「你好臟呀!走開,不要跟我們一起吃飯。」

俊哥兒還添了一句:「他吃飯之前都沒洗手。」

「哇,媽媽,那是我愛吃的五花肉,你看他,我都不敢吃了。」小檸檬轉頭就跟唐小芯告狀,試圖就想著讓唐小芯出面,把席棟樑和席帶娣趕出去。

「行了,他們要吃,就讓他們吃吧!」唐小芯溫柔哄著她:「你就當是打發乞丐吧!」

雖然她說出這樣的話有點傷人,可這都怪席國強把人帶到她面前,而且還故意不帶著席棟樑和席帶娣去洗手再吃飯,還用手抓五花肉吃,席國強根本就是存心噁心她的。

「那吃完飯能不能把他們趕走呀!」小檸檬說。

她討厭席棟樑他們,就是因為他們的媽媽才會害死了太爺爺,還害爸爸媽媽,大姑媽他們那麼傷心。

「當然可以。」唐小芯想也不想就說。

太好了!小檸檬非常開心,勉強忍住了噁心,知道粒粒皆辛苦,把自己碗里的米飯吃完后,她再下地去玩丟石子。

很快俊哥兒也吃飯,陪小檸檬一起玩。

唐小芯放下筷子,目光斜看了席錦琛一眼。

席錦琛也回看了她,他很明白她這是什麼意思。

等唐小芯一走開。

席錦琛:「你該走了。」這話是對席國強說。

「我不走。」

席國強厚臉皮把最後一塊五花肉吃了,還不覺得滿足,還將剩下的魚肉也吃了。

「你不走,那就請你們出去。」

「你要是敢把我趕走,我立即就報公咹,說你這個不孝子,還孝順父母,到時丟臉的可是你們。」

聞言,席錦琛眉頭一蹙,他怎麼聽,都覺得應該是他媽媽的手段才對,怎麼就成了他爸的手段了?

「你到底想怎樣?」他並不是怕席國強報公咹,而是他總覺得席國強這次是有目的,所以他就直接反問席國強。

「我不想怎麼樣,我缺錢,帶著兩個孫子也不方便做事,你總得要給我養老,必須要給我錢。」

「我記得爺爺在還沒過世之前跟你們說過,當初媽把我撫恤金領了,這已經意味著我已經給你們養老了,所以,現在我已經沒有要給你養老的義務了,麻煩你帶著錦榮的兩個孩子回家去。」

「我不走,你害你媽坐牢兩年,我現在就是孤家寡人,回到家,一大堆的家務活,我一個大男人怎麼干啊!我這邊好吃好喝,還有住的地方,還不用操心別的事,我說什麼都不走了。」

「你不走,也要走。」這裡不歡迎他。

「我反正不管,我就是不走。」索性席國強把筷子一甩,穩穩地坐著不動。

「你最好不要招惹我。」對他而言,他跟席國強可沒什麼父子之情。

「我……」席國強一對視席錦琛那雙警告冷峻的雙眸,瞬息間,他內心一顫,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咽了咽口水。

席棟樑和席帶娣也感覺到席錦琛身上迸發出的寒氣,兩個瑟瑟發抖地縮到了席國強懷裡。

席棟樑:「爺爺,我怕……」

「爺爺,我也害怕。」膽小如鼠的席帶娣一邊說,身體還不斷地發抖。

「席錦琛你夠了,你嚇到了他們。」席國強勉強壓制了內心的恐懼,這才開口。

「如果不想被我嚇到,那帶著他們趕緊走。」

「我就不走。」

席錦琛目光冰冷看了他一眼,沒說話,便收拾碗筷去洗。

席國強倒是一臉瞧不起他的模樣,得意的說:「你也真沒半點當男人的尊嚴,洗碗筷都應該是女人該乾的活,我跟你媽過日子,這些都是你媽敢的。」

「你要是懷念她的話,你可以到監獄去找她。」冷不丁的話,嗆的席國強面色鐵青,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冷師父啊,你能告訴我,你要幹什麼嗎?」黃然看著身上插大密密麻麻的線頭,可憐的說。

「呵呵,小傢伙,你就放心吧!你師父我可是英國牛津大學的生物學博士、基因學博士、人體潛力學的博士……」冷如冰慢慢的說。

「啊……」黃然聽到這個消息,心一下子涼了半截,這些知識他自己也懂,他可知道這些人要作甚什麼,自己完全變成了小白鼠了!

「師父,你可要小心點啊!我的小命可經不起你折騰啊!」黃然慢慢的說。

「呵呵,放心吧!」冷如冰笑了笑。然後對周圍的工作人員擺了擺手。

「開始全面檢查……」

「X射線掃描……」

「核磁共振檢測……」

一道道程序井井有條的執行著。黃然躺在那裡一動不動,只是心裡默默祈禱著。冷如冰看著一個個數據,臉上慢慢的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報告教授,檢測完畢……」那個冷冰冰的女人慢慢的說。

「恩,我看到,小傢伙的數據,還真是一個小怪物啊!」冷如冰慢慢的說。

「是啊教授,身體強度達到了160,是普通人的十幾倍左右。而他的大腦活躍程度更是誇張……」那個女人看著數據,慢慢的說。

「是啊!你看這篇紅色區域,就是大腦開發程度,一般人只有百分之幾,而小傢伙的開發程度竟然到了百分之三十幾,更重要的他的大腦活躍程度要比一般人強大的多,按照理論上講,小傢伙已經不能稱為人了……」冷如冰看著躺在營養槽裡面的黃然,輕輕的說。

「教授,那麼下面我們還要繼續嗎?」那個女人冷冰冰的說。

「當然要繼續了,既然有這麼好的實驗材料,我們怎麼能不進行呢!」冷如冰笑了笑。

「好……」那個女人點了點頭。

「進行潛能計劃……」那個女人大聲的說。工作人員這個時候好像一個個機器人一樣,按著不同的按鈕。黃然這個時候感覺渾身好像被無數螞蟻咬了一樣,渾身忽冷忽熱的。電流通過無數密密麻麻的電線進入黃然的每一個穴位,電流的程度也一會大一會兒小,黃然感覺渾身都快崩潰了。這個時候黃然的精神力突然運行了起來,真氣也運行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