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哦!小雲說她……」

「小姐突然說她想要吃糖醋排骨!」

小雲一本正經的打斷了夏熏溪的話,很是認真的看著兩雙懷疑的眼神說到:「小姐說心情不好!」

「我什麼時候……」

夏熏溪有些疑惑,正發問,還沒有說出來的時候,小雲已經很認真的說到了!

「還說沒有,我最近經常看著仙界拿著手機發獃!不就是一個演員嗎?還是我們旗下的,要我說小姐就應該去找他!」

「這……」

一個演員嗎?

也是啊!

夏熏溪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陳菲德說到:「回去吧!順路買一點排骨,讓秦姐做!」

「你……」陳菲德有些好奇看著夏熏溪,忍不住多看了小雲一眼,看著她心虛的移開視線,只能嘆了一口氣!

一路上。車上的氣氛有些沉默!

夏熏溪此刻正靠在車椅背上閉目養神!

陳菲德一心開車!

小雲看了一下兩人的反應,最後還是拿出了手機開始看各種的行程安排,忍不住又多看了夏熏溪一眼!

「我說……你不要用這樣偷偷摸摸的眼神看我。你有事就直接說!」

夏熏溪被看的有些受不了,猛的睜開了眼睛,很是認真的看著她說到:「我以為你不是這麼扭捏的人!」

「我就是想要問一下小姐對於我剛才的提議到底怎麼樣?」

「提議啊……」夏熏溪淡淡的一笑,帶著自己看不懂的苦澀!

「你忘記了,他可是我的男神。男神嘛,只需要在手機上刷刷他的消息就行了!太過接近他的生活少了神秘感,我擔心自己到時候會轉粉!」

「轉粉就轉粉!我真的覺得沒有人配的上小姐你一直粉來著!」

「是嗎?看來我在你心中的地位還挺高的嘛!可是我不覺得,其實拋開出生來說。也許我還不如他們呢!」

「身份也是小姐的一種財富啊!」

小雲有些懵懂的看著夏熏溪,實在是不能理解她的惆悵!

「算了,不跟你說他了!你不會理解我這種心情的!」夏熏溪有些心煩的揮了揮手。

陳菲德從後車鏡中不由的多看了夏熏溪一眼,她的這種自卑感好像從回到夏家之後就開始了!

在她回來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有這樣的想法!

沒有了蕭閻雲的生活。好像一下子又恢復到了以前的那種三點一線,總是覺得少了一點什麼!

刺客饒命 下半年的計劃已經提上了章程,只是人卻是沒有找到!

眼見著拍攝的時間越來越近,指定的人還沒有到!林炫淂也有些著急! 老祖渡劫失敗之后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夏總會這麼著急!

如果是一般的拍攝計劃。他倒是可以隨便調整,可是這個董事長親自安排的,他竟然連提起的勇氣都沒有!

林炫淂看著站在自己面前低著頭的小寒,忍不住怒吼道:「他是你帶的藝人,你竟然跟我說你聯繫不上他!他的經紀人你聯繫過了沒有!」

「已經聯繫過了!只是他說最近在外面,回去之後就會去找雲哥的!」

小寒有些小心翼翼的看著林炫淂。

嗯?這個理由嘛!編的連自己都不相信,竟然說出來騙林總,這不是找死嘛!唉!還以為雲哥在夏總這裡沒戲了呢!沒有想到……

怎麼之前都沒有一個信兒的!

「你之前怎麼不早點向我彙報!」

林炫淂氣得想要拍桌子。就看到小寒的頭低的更低了!

「我……我以為他怎麼著也會回我消息的!」

「行了。下去吧!拍攝的行程已經確定,不能修改,這幾個億可不是你我能賠得起的,出去找跟他身形差不多的人,背影的地方先拍著,這段時間你先找到人再說!」

「好好好……」

小寒深深的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他怎麼就知道上層會突然下這種通知,以前拍戲也是會先給雲哥劇本讓他選的!

雖然不是一線的資源,但是至少可以選擇一下!如今……竟然是連選擇的餘地都沒有了~

雖然知道這樣做可以提高雲哥的曝光率,但是莫名的還是覺得有些不滿,這種方法好像是對付那種不入流的三線演員的感覺!

他們雲哥雖然沒有多少的流量,至少也還有幾百萬的粉絲好吧,這……

小寒告訴自己不要胡思亂想,現在緊要任務是將這邊的情況告訴當事人!

「蕭生,小寒已經發了好多消息跟郵件了,想要叫你回去!看來是公司那邊出了什麼事了!」

「聽說是給我安排了好幾個角色!」蕭閻雲眉眼一挑,看著莫雲說到:「看一下接下來的行程安排,時間空出來吧!」

「蕭生這是要回去了嗎?」莫雲看了一眼正坐在辦公桌後面努力工作的蕭閻雲,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我覺得蕭生現在已經很厲害了!有些領域……」

「你知道我做這一行不是因為想要紅,單純的喜歡而已!而且……星辰確實不錯,比其它地方簡單一點!」

蕭閻雲阻止了莫雲的話,看著外面已經暗下來的天空,心情有些複雜!

那個人為自己選的角色啊!

他倒是想要看看是不是真的跟她所說的一樣。

反正是他們拍攝,到時候能不能播放出來就不是自己的事情了,不過這倒是一個很好的磨練的機會呢!

蕭閻雲淡淡的一笑,然後就埋頭開始處理手中的工作。想要離開,就必須將這半年的事情安排好,看來這段時間又要加班了!

「跟老爺夫人說一聲。最近我都會很忙,就不回去了!」

莫雲從蕭閻雲的房間裡面出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看著那認真的側臉,有些無奈的癟了癟嘴!她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蕭閻雲離開的主要理由!

他這麼不想回家。不過只是因為最近夫人總是讓他看一些女子的照片,怒了!卻又無力反駁,找了一個正大光明的理由逃走!

以前的他可是不會理會這種不在他同意的情況下安排的拍攝工作的。畢竟他不只是一個演員! 於氏工作室,梁景銳查著梁氏的資料,以及喬語的一切,突然,門外響起敲門聲。

「進來!」梁景銳冷冷道。

路靜猶豫了一下,但是想到信中的交代:「第一步,要讓他相信,你們曾經是相識的人,只是後來他們家走了,所以你們才分開了!」想到這裡,路靜咬咬牙,堅定地走了進去,裝出一副驚喜的樣子道:「於大哥,我前段時間回了趟家,整理東西的時候突然發現了這個。」說著,路靜將藏在身後的東西遞給了梁景銳,不知不覺,她的手心裡全是汗,希望他不要起疑才好!

梁景銳奇怪地看著她手裡的東西,冷聲道:「這是什麼?」

路靜笑道:「是你的一些照片!」

梁景銳一聽,立即拿起那個信封,打開看了起來,只見照片上是他小時候的樣子,大概十一二歲,旁邊還站著一個小女孩,他急切地看了看,然後抬頭問道:「照片中的小女孩是誰?你怎麼會有這些照片?等等~」梁景銳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當初他就是看路靜有點熟悉的感覺,所以才留下了她,難道他們真的認識,可是,我是誰?

「我是誰?」梁景銳急切道。

「呃,於大哥,其實我也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路靜為難道,這點為什麼那個男人沒有說,現在要怎麼辦?算了,先敷衍過去。

「照片中的小女孩是我,當時我只有七八歲,所以不太記得了,後來見到你,所以才覺得有點眼熟,原來小的時候我們認識的!」路靜勉強說完,就看到梁景銳一片失望之色,不過有線索總比沒線索好。

路靜看梁景銳彷彿相信了自己,暗暗鬆了口氣!她也不知道那個男人是從哪裡得到這些照片的,只聽他提到,這是梁景銳和青梅竹馬的照片,現在也只能按照他說的做了,已經開頭了,就只能繼續下去!

梁景銳又看了看手裡的照片,接著抬頭看了看路靜,淡淡道:「你好像變化好大!」

「呵呵~」路靜乾笑了聲,道,「女大十八變嘛,現在變醜了!」

梁景銳贊同的點了點頭,路靜尷尬地笑了一下。

「你老家在哪?又為什麼會有我們的合影?」

路靜趕緊按照信中的說道:「我們小時候是鄰居,只是後來你們家生意越做越大,就搬到了帝都,漸漸地就不再聯繫了!」

梁景銳心裡又信了幾分,因為他確實對商界的事很熟悉,想了想,梁景銳抬頭道:「路靜,如果有時間的話,能不能帶我去老家那裡看看?」

「呃!」路靜楞了一下,因為她想起了信中的交代:「第二步,設法帶他去老家那裡,這個可能有點難度!」可是,這一步就這麼輕易地實現了嗎?

而梁景銳以為路靜是為難,沉吟道:「你剛從老家來,確實是有點為難你了,這樣吧,你什麼時候想回去,告訴我一聲就行了,或者把地址給我,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啊,不不不,可以的,就是我要和學校請個假,後天可以嗎?訂後天去Y省的機票?」

梁景銳點點頭,道:「機票我來訂吧,你把地址給我!」

路靜將信中交代的地址寫了下來,其實,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是這個地址,而她根本不會知道,這個地址是顧棣隨手寫的,離帝都遠遠地地方,在南方一個城市裡。

看著地址,梁景銳收好,道:「那麻煩你了,現在我先給你放個假,你去收拾東西吧!」

路靜點點頭,壓著心中的興奮,離開了梁景銳的辦公室!

一離開梁景銳的視線範圍,路靜突然清醒了過來,不由得撫著額頭,這一離開,得不少的時間,要怎麼和哥哥交代,而且時間還那麼急?

算了,還是先去哥哥那裡探個口風吧!

暗夜總部,路靜來到哥哥的休息的房間,幸好,哥哥在,路靜猶豫地走到哥哥的後背,正要突然出聲嚇一嚇他,誰知路青突然轉身,反嚇一頓,道:「路靜!」

路靜嚇了一跳,捶了哥哥一下,撒嬌道:「哥哥,你嚇死我了,我可再也不要見你了!」

路青笑著摸了摸妹妹的頭,寵溺道:「瞎說什麼呢?」

路靜笑著沒有說話,隨即想到了什麼,躊躇道:「哥哥,你~你了解梁景銳總裁嗎?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還有,他有沒有青梅竹馬之類的女朋友?」

路青奇怪地看著妹妹,道:「怎麼突然對梁總裁感興趣了?」

路靜搖了搖哥哥的胳膊,嬌聲道:「這不是我們教授講了幾個梁總裁在商場上的經典案列嘛,所以有點好奇罷了!」

路青一想,也是,妹妹學的工商管理,是會接觸到這些,隨即回憶了下,道:「梁總裁是一個很有個人魅力的人,可以說,沒有他,就沒有我們兄妹的今天,否則,你哥還在街頭和人打架爭地盤呢!至於他的感情生活,他確實有一個青梅竹馬,叫蘇媛媛,可惜兩人最後分開了,現在,他最愛的人是喬總裁!」

路靜心裡難過,沉默著不願意說話,路青看著妹妹,突然話鋒一轉,道:「靜靜,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男人可以那樣愛一個女人,喬總裁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人,他們很般配,最重要的是,他們之間的愛情,沒有任何人可以破壞!」

路青想到蘇媛媛,顧予寒,心中一嘆,就怕妹妹從崇拜變成仰慕,那樣,苦的可是靜靜!

而路靜卻只聽到一句「喬總裁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人」,她咬咬唇,那是不是那個神秘的男人也是愛著喬語?所以才說他們目標相同?

這一刻,路靜覺得自己的內心湧上了一股嫉妒,她嫉妒那個叫喬語的人!

路青點了點妹妹的頭,道:「想什麼呢?我說的都記下了沒?」

路靜回神,點點頭,道:「記下了,哥哥,哦對了,哥哥,我們系過兩天要去南方一個大公司參觀實習,我要離開一段時間!」路靜裝作無意地道。

路青聞言,眉頭一皺,道:「大概多長時間?」

「一個學期吧!」

路青不放心道:「怎麼這麼長時間,你才大二,這麼早實習嗎?都有誰去?」

路靜搖了搖哥哥的胳膊,道:「哎呀,你就放心吧,哥哥,我們一起十個人,男生女生都有,還有三個老師帶著我們,很安全的!」路靜覺得,一個謊言果然要用無數個謊言來圓,她都編的連自己都相信了!

路青聽完,稍稍放了心,叮囑道:「去了后,有什麼事記得打電話,要注意安全……」

路靜聽得都快睡著了,每次都這樣,總當自己是小孩子,不放心自己!

「到時候我去送送你!」路青終於說完了,可是路靜卻立即清醒了過來,立即道:「不用了,哥哥,到時候我和老師同學在一起,多難為情!」可千萬不能去,要是哥哥看到梁景銳,還不什麼都完了!

路青狐疑地看著妹妹,道:「你有什麼事瞞著我嗎?」

路靜搖搖頭,看著起疑心的哥哥,只好咬牙道:「哥哥,我喜歡上了一個同學,這次也會去,所以~」路靜心裡再次祈禱著!

路青笑了笑,道:「還害羞了,那行,你可千萬給我記住,談戀愛可以,可不許太親密了!」

路靜紅著臉點了點頭,心裡卻暗暗地鬆了口氣,終於搞定哥哥了!

晚上,梁景銳獨自在家,他看著手裡的照片,下午他找人鑒定過了,照片不是合成的,不怪他謹慎,除了自己,他誰都不信,確定這照片是真的,梁景銳心裡很激動,也許自己馬上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誰了?

可是,眼前閃過路靜的面容,和照片里的對了對,梁景銳總覺得兩人相差太大,不過,也許真的是長大了吧,樣貌有了很大的變化!

想到這一去,也許會不少時間,梁景銳總覺得自己放不下一個人,那就是喬語!

想到這裡,梁景銳立即起身,拿起車鑰匙,來到了梁氏,將車停在梁氏大樓對面,梁景銳靜靜地看著,那裡只有一個守門的門衛,他知道,喬語可能早都回家了!可是,即使這樣,他也捨不得離開,他不知道喬語住在那裡,他只能來到這裡,就這樣獃獃地看著梁氏的大門!

一整夜!

第二天,梁景銳安排好工作室的一切,訂好機票,他摩挲著手裡的照片,希望這一次,可以找到自己的身份。

次日,梁景銳來到機場,遠遠地就看到了焦急地等在原地的路靜,立即走了過去,歉意道:「對不起,來晚了!」

「啊,沒關係,我們快走吧,馬上開始檢票了!」

梁景銳點點頭,拉過路靜的行李,處理好一切瑣事,路靜甜蜜地看著忙碌的梁景銳,腦海里閃過信上的最後一句話:「第三步,設法留住梁景銳,直到他愛上了你!」

她相信,時間可以帶走一切,也會改變一切,比如說——愛情! 「什麼!探班!」

林炫淂被驚了一跳,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平日很難的一見的夏總!

誰能想到她從國外出差回來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探班呢!這樣一來自己這邊豈不是要曝光了!

「怎麼了?有什麼不行嗎?」

夏熏溪有些好奇的看著略微有些緊張的林炫淂,不由的露出了幾分狐疑!

「沒……沒有!只是覺得夏總剛回來,就如此辛苦,有些佩服而已!嘿嘿……」

林炫淂露出了一個不怎麼好看的微笑,有些緊張的說到:「要不這一次的探班,我跟夏總一起去吧!」

「不用了!有小雲他們陪著!我又不會迷路!」夏熏溪難得的的說了一句冷笑話,轉身大步的朝著外面走去!

曾經聽說過有些人只有演技沒有顏值,而有些人只有顏值沒有演技……

剛才林炫淂的表情有些奇怪啊!不會是……

不知道為為什麼。只要一想到自己粉的男神竟然只是一個顏值派,夏熏溪的心情莫名的變得有些複雜!

「這是怎麼了?」

正去幫夏熏溪拿了一些資料回來的小雲看著臉色有些不好看的夏熏溪,忍不住有些好奇的看著陳菲德問到!

烈少你老婆是個狠角色 「沒怎麼!可能是……」

陳菲德的眼神變得有些深邃,什麼找替身什麼的,他可是非常期待蕭閻雲完美的形象唄破壞掉!

這樣說不定以後她就不會有事沒事就想著自己無關緊要的人了!

陳菲德的心情很好,所以難免速度就快了一點,到劇組的時候,比之前竟然還多了半個小時呢!惹來小雲頻頻好奇的目光!

小雲看著徘徊在門口的夏熏溪,再看了一眼身邊默不作聲的陳菲德,總覺得他們之間的氣氛怪怪的!

「來了就進去吧!站在這裡幹什麼!」

陳菲德看了一眼那封閉起來的環境,淡淡的勾了勾嘴角!他可是聽說了,這兩個月蕭閻雲根本就沒有回來過!

「算了。我突然覺得有些累了!我先回去了!」

夏熏溪猛的轉身,大步的朝著那輛黑色的轎車走去!

陳菲德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她這是打算自欺欺人了!

我今天就讓你看一下你心中的男神有沒有你說的那麼完美!

「也不急在這一時了,看一下就回去!走吧!」陳菲德看著那關上的門,踏前了一步對著站在那裡的保鏢們亮了身份!

夏熏溪看著陳菲德的樣子,幾不可察的皺了一下眉頭,對於突然變得主動的陳菲德有些不滿!

好像自己才是他老闆吧!他這是覺得自己可以掌控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