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Daniel慌張地擺擺手:「我…我是說單純的睡覺」

肖瀾嘴角上揚走到床前把地上的外套撿起來撣了撣:「不用了,我還得回公司處理一些事情」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說著Daniel開始脫衣服,

肖瀾臉紅地別開臉,站到旁邊,

「你不能去」

Daniel一邊穿衣服一邊反問:「為什麼?我已經很久沒回公司了」

肖瀾:「你……還生著病」

Daniel抿嘴一笑,邊說邊走向肖瀾:「已經好了,在你走進我房間的那一刻就好了「,運動鞋、T恤衫,Daniel穿著一身清爽的少年裝站到面紅耳赤的肖瀾面前…… 第一百四十五章胎記

「肖瀾」

「嗯?….怎麼了?」

Daniel湊近肖瀾的臉,玩味地盯著他的眼睛,

肖瀾此刻心中七上八下,非常忐忑,緊張的喉結上下滑動著,

「我…臉上有東西嗎?為什麼這麼看著我」

Daniel越湊越近,笑著說:「你知不知道你的臉現在很紅?這是為什麼?」說著盯著肖瀾的唇瓣,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忍不住吻上去,

「…….明知故問!」肖瀾嗔怪道

手忙腳亂地躲開Daniel的撩撥走出房間,他又羞又惱,怪自己在Daniel面前為什麼越來越沒有定力,

看著肖瀾惱羞成怒的背影,Daniel笑著趕緊跟了上去,

肖瀾徑直下樓還未走到大廳中央,看見沈騰風塵僕僕地走進來,

「唷,肖瀾來了」

肖瀾連忙低頭打招呼:「叔叔您好!」

尾隨在後面的Daniel看到爸爸風塵僕僕地回來有些驚訝:「爸,今天怎麼這麼早?」

沈騰:「公司會議提前開完,後面的事交給你龍舅去處理了」回頭看著肖瀾的模樣,

「肖瀾,你這是準備走嗎?」

肖瀾:「對,準備回公司,和經理還有個會議要開」

Daniel聽到後轉身走到一旁給王岩打電話:「岩哥,今天可不可以讓肖瀾休息,有什麼事推到明天可以嗎?」

辦公室里,王岩看到手機屏幕的那一秒就猜到肖瀾肯定跑去Daniel家裡去了,

「行,但是有個條件,上次和你提的那個電影你得答應我出演」

「.……」

沉默了半響,

王岩:「拍幾個鏡頭而已,怎麼?不願意?那就算(了),我現在打電話叫肖……」

Daniel:「成,我答應你」

趁著Daniel打電話,沈騰把肖瀾叫到一邊,壓低聲音:「謝謝你這次能來看我兒子,你消失這麼久,我兒子擔心得不得了」

肖瀾低頭:「對不起,這段時間比較忙,手上的事情比較棘手,所以才沒保持聯繫」

沈騰笑著拍了拍肖瀾的肩:「我想問一下,你和我兒子……現在是在交往嗎?」

肖瀾超緊張地咽了一下喉嚨,整個人的神經都緊繃了,

沈騰:「你不用那麼緊張,只要你們對彼此是真心的,叔叔都支持!」

沈騰越過肖瀾看了一眼打完電話正走過來的兒子Daniel,

沈騰:「你對我兒子……」

肖瀾沉思了一會兒:「叔叔,我和Daniel只是………」

Daniel無意間聽到這裡,他不想聽到後面的答案,向前打斷,

「肖瀾,岩哥說你今天可以不用去公司了,他可以幫你處理,我剛剛打電話和王岩說你現在我家」

肖瀾遲疑:「但是……….」

沈騰:「肖瀾,你難得來一次,留下來吃飯吧,今天我掌勺」

Daniel:「太好了,我爸難得燒一回菜,你一定會喜歡的!」

重生浪潮之巔 「對啊,小瀾留下來吃飯吧」

此時Aabigale一邊說著牽著小玫的手走進大廳,

盛情難卻,肖瀾只好留下來了,

Aabigale面帶笑容看著肖瀾:「小瀾別走了吧,我們家小玫可想你留下來了呢」剛說完小玫就小跑到肖瀾面前撒嬌地抱著他:「肖瀾哥哥再陪陪小玫好嗎?」

女兒奴的肖瀾一把將小玫抱起,寵溺的戳了一下小玫的額頭:「好,肖瀾哥哥不走了,那麻煩你們了」

沈騰:「一家人客氣什麼,行,那我去換身衣服這就下廚」

Aabigale跟在沈騰身後:「老公,我給你做助手」

說著兩人甜蜜地牽著手向樓上走去,

Daniel看著肖瀾逗小玫時露出燦爛的笑臉,心裡十分高興:「來一杯鮮榨果汁還是咖啡?」

肖瀾:「果汁吧」

小玫:「我也要和哥哥一樣的,謝謝Daniel哥哥!嘻嘻!」

Daniel做個鬼臉:「好!你個小黏皮糖!」

肖瀾見大家都走開,客廳里只有一位和藹可親的傭人阿姨正在打掃衛生,便抱著小玫走到後花園,把她放在長椅上,蹲下來環顧四周,見沒人在附近,悄悄地問小玫:「小玫,上次和哥哥的約定你還記得嗎?」

小玫點點頭,擺擺小手,小聲說到:「小玫記得,小玫一次都沒有用過」

肖瀾看她呆萌可愛的模樣心都快被融化了,寵溺地撫摸小玫的頭髮:「真乖,以後不管肖瀾哥哥在不在小玫身邊,小玫記得一定不能使用異能暴露自己,要保護好自己知道嗎?不然哥哥會擔心的」

「Daniel哥哥和Aabigale阿姨面前也不行嗎?他們對小玫可好了」小玫天真地問道,

肖瀾咽了一下喉嚨,眼神溫柔但卻有力:「現在還不可以,如果你露出異能,萬一被壞人發現,Daniel哥哥和Aabigale阿姨就危險了,答應哥哥絕對不能露出異能好嗎?」

小玫鄭重地點了點頭:「好」

肖瀾笑了:「真乖!」

小玫盯著肖瀾的腹部,隔著衣服,用小手放在肖瀾的傷疤處:「肖瀾哥哥,這裡還疼嗎?」

肖瀾回憶起那晚被沃斯木體的尾巴刺進身體里錐心般的痛苦,微笑著說:「早就不疼了……..你怎麼知道哥哥這裡受傷了?」

小玫:「我聽到了」

肖瀾正覺得奇妙,想繼續問,

這時,「聽到什麼了?」Daniel端著果汁走進花園,

肖瀾向小玫眨了眨眼睛,小玫馬上會意,

「你們在這幹什麼?」Daniel一邊問,遞給肖瀾果汁后:「吶,小黏皮糖,你的果汁」

肖瀾:「我看你這花園很雅緻,就想進來看看,欣賞一下」

Daniel:「是嗎?(Daniel環顧了一下,沒覺得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只是花花草草緊蹙有秩而已,平時都是媽媽和傭人阿姨在打理,他沒怎麼注意)」

肖瀾:「我覺得挺有大自然的氣派,空氣里充滿了花香和泥土的青澀」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小玫只是認真地喝著果汁,

Daniel終於問出口:「呃,這次回來還要出去出差嗎?」

小玫:「哥哥,我去找Aabigale阿姨了」

「好」兩人異口同聲,

目送她蹦蹦跳跳走後,

肖瀾喝了一口果汁:「現在還不確定,說不定明天我就得走,公司需要出差的事挺多的,也沒有其他人能代替我」

Daniel炸毛:「這麼急嗎?你這才剛回來就要走?就不能讓其他人去嗎?」

肖瀾被他這模樣逗笑,嗤笑道:「你這麼激動幹什麼?怎麼?捨不得我走?」

「當然了!!!我等了這麼久……」說完心裡的話,Daniel臉刷地一下就紅了,

兩人心照不宣地害羞對視著,此時無聲勝有聲,千言萬語化作微風,吹向日落西山的遠方,

肖瀾的臉也彷彿被天邊烈焰般的晚霞映紅了……

晚上吃晚餐時,肖瀾解開了領帶,衣領自然敞開,沈騰洗完手出來坐下時無意間瞟見了肖瀾脖頸右下方的紅色胎記,突然想起和幾十年前照片里看見的那個嬰兒的胎記位置相同,再仔細看,圖樣也幾乎一模一樣!!!

沈騰心裡咯噔一下:難道……..

Aabigale感覺老公看肖瀾的表情和眼神有些不對勁:「老公,老公!」

沈騰回過神:「哎」

Aabigale:「你怎麼了?」

沈騰:「我沒事,沒事,快吃飯,大家吃飯,喜歡多吃點」,他低頭扒了一口飯,看著肖瀾的眉眼又看看Daniel的眉眼,不敢細想,手有些微微顫抖,他鎮定了一會兒裝作漫不經心地問:「小瀾,你脖子上怎麼紅了一塊,被蚊子咬了?」

肖瀾摸了摸:「奧,沒有,這個記號我從記事起就一直在,應該是胎記」

聽到這裡沈騰心裡的滋味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回憶起之前調查肖瀾的事,他從小就不受肖戰喜愛,年少時離家出走一個人在外生活,孤苦伶仃,無依無靠,年少的肖瀾咬牙克服一切困難,努力勤工儉學這才堅持到大學畢業……

想到這裡沈騰氣憤填膺,他放下手中的碗筷,但是卻面帶微笑:「你們慢慢吃,我去樓上打個電話,剛剛想起公司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忘記了沒交代清楚」

Aabigale意味深長地看著沈騰,

肖瀾禮貌地回應:「好的,您忙」

小玫:「叔叔,等下小玫還可以聽故事嗎?」

沈騰寵溺地說:「當然可以,等下叔叔來房間講給你聽」

轉過身,沈騰的笑容消失,步履匆匆地上樓后,輕輕移動書房的隔間按鈕,密室門打開,沈騰走進后,門自動關上,此刻密室燈光亮起,一張老舊木桌后的牆上掛著一幅女人的畫像—-關靜。

二十多年前,一個風和日麗的清晨,關靜赴約來到景市江邊的柳樹下,她摸著自己的肚子,淚水凝聚模糊了她的雙眼,

不遠處沈騰手捧鮮花,朝氣煥發地走到關靜面前,內心無比激動,今天是交往的第九十九天,他買了九十九朵玫瑰遞到心愛的人面前,

「靜兒,送給你」

關靜抬起頭看見微風中的少年手捧鮮花緊張激動的模樣破涕為笑,沈騰以為關靜因為感動才哭的,他蹲下來心疼地將關靜攬入懷中,

沈騰:「傻瓜,哭什麼」

關靜:「謝謝你騰哥,謝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

沈騰微笑:「我也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

這一天他們約會吃著冰激凌坐過山車,玩遍遊戲樂園的所有機器,沈騰沒有放過關靜喜歡的所有娃娃機,只要關靜喜歡,他全部夾出來送給她,打槍的時候一槍一個準,贏了超多禮品,老闆的「半壁江山」都快被沈騰和關靜收入囊中,搞得最後遊戲樂園老闆的臉都快綠成「翔」了。

過鬼屋的時候,關靜十分膽大,非常鎮靜,旁邊的沈騰卻嚇得一直在嚎叫,被「鬼」摸到時嚇得都彈跳起來,一路上喉嚨都快喊啞了,「啊!這是個什麼?!……天哪!剛剛是什麼摸我腳踝了!……..別!別!別!!!………走開快走開!啊!!!」終於挨到出口盡頭了還被石壁里傳來的詭異聲嚇到,關靜出來后看到沈騰那張慘白的臉笑得直不起腰,眼淚都出來了……

這一天兩人直接玩到天黑,沈騰護送關靜到樓下,兩人站在路燈下戀戀不捨,

沈騰扁嘴:「真不想走,回去又看不到你了」

關靜看著男朋友乾淨的臉,心中愧疚萬分,已懷有身孕的自己怎麼還配得上沈騰的愛?如果註定我們不會有結果就讓美好停留在今天吧……

關靜踮起腳尖親吻男友,沈騰閉上眼幸福地笑了,兩人在道路旁路燈下忘情地擁吻著,很久才分開……

兩天過後沈騰收到了一封簡訊:騰哥,我們家移民了,以後我也不會再回來了,對不起,忘了我吧….

沈騰衝出家門,滿世界瘋狂地尋找關靜,但是關靜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從此杳無音信,當再找到時,已經是她的墳墓墓碑屹立在面前,他沒想到那天後一別便是陰陽兩隔……

沈騰痛徹心扉后,心如死灰地守在關靜墓前,陪著她,一個月過後看見肖戰手捧鮮花給關靜的墳墓上香,他衝上去對著肖戰就是一頓掄打,肖戰看到沈騰的臉也頓時怒火中燒,兩人嘶吼扭打在一起,

肖戰大吼:「你為什麼要讓她一個人?!為什麼要拋棄她!!為什麼!」

沈騰:「你竟然問我為什麼?你問問你自己幹了什麼?」

肖戰:「我愛她,我有錯嗎?!」

沈騰:「你放屁!!你愛她你還傷害她?!」

沈騰狠狠地控訴:「都是因為你害得關靜懷孕,都是因為你關靜才會死!死的人為什麼不是你!為什麼不是你?!」

肖戰聽了這些話愧疚地留下眼淚,他停止還手,任由沈騰拳腳相向,兩人在關靜的墓碑前痛苦萬分,昔日朝夕相處的兄弟反目成仇,沈騰恨不得殺了肖戰,

終於,守陵人聽到打鬥聲趕到墓前及時制止,肖戰被送進醫院搶救,沈騰也被關進了警察局,自那之後兩人沒有再去關靜的墓前也不再相見……. 楚歡手裡夾著香煙,將房門推開后,卻只站在門口,對江一笑著問:「一姐,什麼事情哈?」

「你進來行嗎?」江一生氣的說。

「不行,我也想進來,可條件不允許啊。」楚歡說著,揮了揮手裡的香煙。

江一面色頓時陰冷下來,死死盯著楚歡的眼睛。

楚歡瞬間有些害怕了,急忙將手裡的香煙丟在了地上,嘿嘿笑著說:「嘿嘿,一姐哈,我錯了,錯了還不行嗎?我這就進來。」

一腳將煙蒂踩滅之後,楚歡急忙進門。

房門被順手關起來后,楚歡好奇問:「說吧一姐,有什麼吩咐?」

「你通知余天,我通知劉拓,立即來我辦公室開會。」

楚歡貌似覺察到了什麼,急忙開心的笑著說:「好,我這就做。」

丟下這話后,楚歡迅速開始忙了起來。

十分鐘后,劉拓與余天兩人才相繼趕來。

劉拓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和幾個手下喝酒呢。所以來的時候,還有點醉洶洶的。

看到江一,劉拓打了一個酒嗝,咧開嘴笑著說:「一姐,什麼事情呀?」

「我允許你這幾天喝酒了嗎?難道將我說過的話當放屁了是吧?」

劉拓有點尷尬了,紅著臉,不好意思的笑著說:「一姐,我這不是太閑了嗎?沒事的,我沒喝醉,我的酒量你也是知道的。」

「好了,罰你兩個月工資。」說完,江一順著旁邊余天看去。

余天見狀,連忙起身,在地上踏了兩個正步,信誓旦旦的說:「一姐,我沒喝酒,我保證我沒喝酒,你看看,我現在還能走正步。」

江一有點無語,忍不住問:「我有這麼讓你們害怕嗎?」

「姐,我們本來就收入低,現在全靠著這點工資活命。你這動不動就扣工資,我能不害怕嗎?」余天差不多眼淚都掉下來的說。

江一始終板著臉,臉上沒有半點兒笑容。

這時候旁邊劉拓也急忙說:「姐,我承認我喝酒犯錯了,但是兩個月的工資,這也太狠了點吧?你知道我最近都吃的什麼嗎?天天都是泡麵,火腿腸都不敢加了。你這直接扣掉我兩個月工資,呵呵,我下個月是不是要啃土了啊?」

江一冷喝一聲:「閉嘴,你們少在我面前哭窮。別以為我不知道,儘管你們表面上的確沒多少錢,但是你們一個個都比總閣主有錢的多。咱們誅神,最窮的就是總閣主,他身上全身上下,什麼時候裝過百元的鈔票?」

這話,幾個人倒也是贊同的。

江一則繼續說:「就說你吧劉拓,你敢說你吃泡麵不加火腿腸嗎?你手腕上的這個手錶,少說也有小几十萬吧?還有脖子上的金鏈子,家裡住的房子,那也不是數以萬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