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不是比賽的嗎?怎麼開始聊天了?」

溫若蘭撅著小嘴,不滿的抱怨道。

「哼!可不是,以為自己能夠代表中醫出戰就了不起了,竟然當眾聊天,我看這傢伙完全就是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

陳學東聞言,悄然出現在了溫若蘭的背後,眼神不爽的盯著林逸呵斥道,這次林逸可算是把他的風頭搶光了,讓他破顏面掃地,現在不但有機會打擊一下林逸,更能夠順便拍一下溫若蘭的馬屁,他自然是無比樂意了。

「嗯?管你什麼事兒?」

溫若蘭猛的扭頭,眼神冷漠,宛如看待白痴一樣盯著陳學東質問道。

「你……我這也是為你好啊!」

被嗆的差點氣死過去的陳學東,一臉委屈的盯著溫若蘭說道。

「呵呵……你可可拉倒吧!滾遠一點,本小姐看著你就心煩!」

溫若蘭毫不客氣的呵斥道。 雖然兩人的聲音不大,可在周圍畢竟還有不少人離的比較近,此時目光都下意識的看向了陳學東,那一雙雙眼睛簡直就像是大耳巴子一樣讓陳學東難受。

「哼!你以為他會喜歡你?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陳學東袖子一甩,氣急敗壞的轉身離開。

「他不喜歡我,難道我就不能喜歡他了嗎?傻比!」

溫若蘭冷冰冰的呵斥道,隨後再度轉身,目光靜靜的看向了站在比賽場地上的林逸。

「有請兩位病人!」

唐納德的聲音再度響起,打斷了所有人。

隨後有四名護士抬著兩個擔架走了上來,在擔架上則是放著兩名包紮的跟粽子一樣的傷者。

「你是男生,應該不介意讓我先選吧?」

Selina抿嘴狡猾的偷笑道。

「當然!請便!」

林逸淡淡的笑道,雖然兩人的身體素質,病症可能會有些許的差距,但是這個差距絕對不會太大,否則,這場比賽就有失公允了,陸青等人怕是也不會同意的,再者,自己身懷驚世醫術,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Selina一聽,那亮晶晶的大眼睛頓時猛的一亮,看向林逸的眼神兒充滿了濃濃的溫柔,俏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之後,便開始觀察兩個病人了,外傷好治內傷尤為困難,足足來回挑選了五分鐘,Selin才挑選好屬於自己的病人,看著林逸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啊!」

「無需客氣,遠來是客!」

林逸淡淡一笑道。

Selina見狀扭頭看向了唐納德笑道:「我們已經挑選好了,可以開始了。」

唐納德微微點頭,隨後開口高聲吼道:「現在開始計時,比賽時間一個小時。」

話落。

Selina一掃之前的柔柔弱弱,整個人好像一下子變成了一個雷厲風行的女醫生,直接解開了患者的繃帶,開始動用西醫的包紮技術重新幫助患者清晰傷口,她的動作乾淨利落,十分的完美,便是林逸看的都忍不住眼前一亮,渾然沒有想到,Selina竟然會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要知道,平常一些女生,一看到這血淋淋的畫面,恐怕第一時間就被嚇傻了,是斷然不可能有如此好的心理素質的。

「我去老陸林前輩這是怎麼了?為什麼還不開始啊?」

「可不是,人家都已經在包紮傷口了,這次的比賽,可不是誰能夠看出病情就行了啊!」

「哼!那Selina我剛剛調查過了,是聯合國衛生組織協會的一個天才,在西醫上面的造詣非常驚人,可現在這林逸還敢如此大意難道是想要輸掉這比賽不成?「陳學東找到機會打擊林逸,自然不會放過,當即冷冰冰的呵斥道。

眾人一聽,頓時面色驟變,這一次的比賽對他們來說實在太過重要,幾乎每個人都拼勁了全力,如果能夠得到認可到還好,若是輸了中醫以後怕是要一蹶不振了。

陸青的雖然心裡也焦急萬分,不過對於林逸他卻是有絕對的信心跟把握,當即淡淡的冷笑道:「諸位無需擔憂,我恩師的手段你們也看到了,神乎其技,堪稱是當世活神仙,不管他怎麼樣,這次的比賽我相信,勝利者一定是他!」

「呵呵,陸老,您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啊!怎麼著?合著林少站在哪裡不動,光憑藉氣場就能夠贏?再者說了,就算是贏咱們也的贏的明明白白啊!讓那些西方人明白咱們中醫治病救人的道理在哪裡啊!否則,想要得到世界衛生組織的認可,我看有些困難啊!」

陳學東依舊沒有放過林逸的意思,盯著陸青冷冰冰的嘲諷到。

「學東退下,從現在開始,你要是再敢廢一句話,老子就讓你滾出陳家!」

陳志華一聽,頓時老臉一沉,瞪著蒼老的眸子,氣憤填膺的盯著陳學東怒吼了起來,之前林逸賜下的丹藥有多厲害他可是深有體會,別的不說,光憑藉林逸這一手煉丹的技藝,那都不是他們陳家能夠招惹的,可陳學東倒好,竟然敢接二連三的挑釁林逸,這不是想要找死?

甚至萬一讓林逸不爽,弄不好他們整個陳家都會跟著倒霉的,再者,在場的名宿前輩可都得過林逸的好處,正所謂,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他們拿了林逸那麼多的好處自然會站在林逸那邊,萬一因此讓他們陳家走到了林逸的對立面,那對他們來說可是一場滅頂之災,陳志華如何能夠不驚恐,不恐懼呢?

陳學東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見過陳志華如此憤怒過,如今一看,整個人也是面色驟變,不敢在吭聲了。

Selina在給病人包紮好之後,隨意的抬頭看了林逸一眼,當看到林逸竟然無動於衷的時候,整個人也愣住了,那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滿了濃濃的詫異之色,驚呼道:「林先生,您為什麼不開始?」

林逸聞言淡淡一笑道:「你是外來人,我華夏速來都是禮儀之邦,我讓你三十分鐘!」

「什麼?」

圍觀的眾人全部都傻眼了。

讓三十分鐘?這簡直就是瘋了!

在這種情況下,三十分鐘,幾乎能夠改變一個人的比賽結果了。

「林前輩,不可大意啊!」

「就是,林前輩,這次可是我們所有人的花費了十幾年的心血啊!」

不少人聞言,更是激動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實在是這次的事情對於華夏中醫界來說太過重要,一旦錯過,他們此生怕是都不可能看到中醫得到世界衛生組織的認可了。

Selina一聽,整個人也明顯一愣,隨後不滿的冷哼一聲,便不在廢話,低頭開始處理眼前的病人,在她看來林逸實在太自大了,她可是西方醫學界的天才,可現在,林逸竟然敢說讓她十分鐘?

這簡直就是自己尋思路。

周圍眾人焦急的勸說,林逸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依舊神色平靜的站在哪裡無動於衷,他林逸既然親自出手了,自然不會如此簡單的贏,他要贏,就要震驚四座,讓人們真正見識到中醫的厲害之處。 時間慢慢的過去,連陸青的額頭上都浮現了一絲緊張的汗水,實在是Selina的動作太快了,外傷都已經包紮完畢,現在已經開始動用大型醫療器材檢測患者的內傷,開始做出進一步的治療了,西醫之所以能夠引起全世界的重視並的得到大力的推廣,並不是因為他的治療效果比中醫好,而是他的治療時間會比較短暫一些。

例如一些小的毛病,在動用抗生素的情況下很快都可以得到壓制,但是中醫從來都是主張治病調節一起來,每一次的治病,同樣也是一次對身體的調節,最重要的是中醫使用的都是一些純天然的藥材,以及一些非常古老的手法,這些東西對於人體沒有任何的壞處,甚至還能夠增強人的免疫力,可治療的過程有的時候卻不如西醫來的那麼明顯。

現如今,時間都已經過去了接近一半了,可林逸竟然依舊未動,正如陳學東所說,林逸再厲害,總不能就那麼站在哪裡就能夠贏得這次的比賽吧!

「秦小姐,你說這個大壞蛋,這次能不能贏的比賽?」

溫若蘭站在秦芸雨的旁邊,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問道。

秦芸雨一聽,明顯神情一怔,似乎跟本沒有想到溫若蘭竟然會對她提問,稍微詫異了片刻之後,緩緩開口宛如風中的鮮花一般,優雅的淺笑道:「我不知道他的實力,不過他的神色一直很平靜,我想,應該會贏。」

「呵呵,秦小姐觀察入微若蘭佩服,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雖然他有的時候不太正經,不過他的強大倒是毋庸置疑!」

溫若蘭的嘴角同樣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說道。

「咳咳,那個小洋馬,對不住了啊!我要開始了。」

林逸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白凈的大手一抖,三枚銀針就如同暗器一般狠狠的落在了傷者的身上。

「我去!這是做什麼?謀殺嗎?竟然把三根銀針刺進了患者的體內?」

「歐買噶的,難道這樣就能夠治病?中醫實在太匪夷所思了,尊敬的唐納德先生,我懷疑他是不是在進行謀殺?」

一名名坐在裁判席位上的西醫學者,紛紛瞪著眼睛無比震驚的尖叫了起來,他們見過很多治病的方法,可是卻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匪夷所思的。

Selina一聽,林逸竟然叫她小洋馬,頓時一怒,那絕美的小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羞怒之色,她非常喜愛華夏的文化,所以對於中文可是非常精通的,洋馬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她同樣也知道的很清楚,可當她看到林逸那白凈的大手宛如在北極飛舞的極光一樣美麗炫目的時候,她卻愣住了,連到嘴邊上的呵斥也下意識的停止了。

美麗,帥氣,是Selina心中唯一的想法,以至於整個人完全看痴了,她從來沒有想過,一個醫生在治病的時候,竟然可以帥到這種地步,簡直刷新了她對醫生的認知。

陸青,陳志華等人一看林逸終於開始動手了,這心裡的緊張也慢慢的都鬆懈開來。

只見林逸就像是一個在表演的魔術師一樣,白凈的大手隨意的上下翻飛,充滿著剛柔並進的感覺,神情嚴肅,銀針飛落,整個過程眼花繚亂快的眾人都無法看清楚。

「好了!」

正當眾人無比詫異的時候,林逸突然收手,淡淡的笑道。

「什麼?好了?」

在場所有人都傻眼了。

唐納德也愣住了,對著話筒問道:「林先生,你的意思,你面前的病人已經被治好了?」

也難怪眾人詫異,畢竟林逸治病的時間實在太短暫了,甚至連給病人進行傷口清洗,包紮都不曾做過,可現在竟然就說已經治好了,眾人如何能不詫異,不震驚呢?

「我說小子,你是不是沒睡醒啊?」

「就是,丫的隨便丟幾根銀針就把病人治好了?別給治死了啊?」

「可不是,如果中醫都像你這麼隨便糊弄人的話,我想我還是看西醫比較好一些啊!」

圍觀的人群都忍不住發出一道道差異不滿的聲音,盯著林逸嘲諷道。

這一切對於普通人來說,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以至於他們根本無法相信,林逸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夠把病人治好。

「林先生,您可真是會開玩笑,如果你的病人真的被你治好的話,我Selina願意答應你任何條件。」

Selina杏眼怒瞪,一臉鄙夷的盯著林逸冷冰冰的呵斥道。

林逸聞言,下意識的看向了Selina的某處,雖然她的身高在西方人之中並不算是突出,甚至有點矮小的感覺,不過該有的地方倒是不小。

剛剛還一臉憤怒的Selina一看林逸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看向自己的哪裡,一張臉也瞬間紅的像是能夠滴出血一樣,盯著林逸臭罵道:「你混蛋!」

「呵呵,貌似女生都這麼說。」林逸莫著自己的鼻尖兒,似乎一點生氣的意思都沒有,淡淡的笑道,隨後扭頭看向了坐在評委台上的唐納德自信滿滿的說道:「唐先生,現在可是在比賽階段,時間對於我們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我既然已經說好了,你們難道不應該派人上前查看嗎?」

「我去!你丫的還知道時間重要啊!知道重要還在哪裡墨跡半個小時才動手?」

連脾氣一向還不錯的唐納德此時看向林逸的眼神兒都有些不爽了,不過正如林逸所說,參賽選手都已經完畢了,他們自然也不能不派人查看,當即扭頭看向了旁邊的兩名評委笑道:「你們上去看一下吧!」

「這……好吧!」

兩名評委同時眼神兒不善的看了林逸一眼,而後起身朝著病人走去。

在送上來的時候,為了減少病人的痛苦,這兩人都是被打了麻藥的,現在還處於昏迷之中,檢查起來倒還算是比較省心,只是當走到病人面前的時候,兩名評委的神情卻猛的一震,宛如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之前病人被抬上來是什麼情況,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的,面色蒼白,毫無血色,眉頭緊皺,哪怕處於昏迷之中,似乎也能夠感受到痛苦。 可現在呢?

面色紅潤,眉頭舒展,簡直就像是一個氣血昌盛之人睡著了一般,哪裡還有一點病人的模樣?

「難道,他真的把病人治好了?」

兩名評委都是一臉的詫異,隨後急忙上前,小心翼翼的解開了帶著鮮血的外衣,當看到那已經癒合的十分完美的傷口,一道刺耳的尖叫驟然響起。

「買噶的,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唐納德一臉震驚的尖叫道,如果這患者死掉的話,他可是也有一定的責任的。

「沒,沒事兒,很好,病人沒有任何問題,我們接著檢查!」

兩名評委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隨後壓下心中的震驚,在繼續檢查其他地方的傷口。

結果……眾人就見到了無比怪異的一幕,驚訝的尖叫聲十秒鐘響起一次,震驚的尖叫五秒鐘發出一次。

那傢伙,簡直就像是一名考古學家發現了神明的墳墓一般,似乎每每總有驚奇之處,不少人聽著兩人那誇張的聲音,看著那誇張的表情,都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直接站了起來,盯著躺著的病人觀看。

五分鐘后。

兩名西醫檢查完畢了,眼神不善的看了林逸一眼之後,扭頭看著唐納德說道:「他作弊,我建議取消他的比賽資格。」

「什麼?作弊?」

陸青等人愣住了。

林逸也傻眼了,他所做的一切可都是在比賽的規則之內啊!這何談作弊呢?

「哦?怎麼個作弊法?你們把話說清楚,我希望比賽是絕對公正的。」

唐納德的一聽,林逸竟然作弊了,那帶有一絲威嚴的臉頰上也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沉聲質問道。

「我們懷疑,這根本不是我們之前的病人,因為他的軀體一點病症都沒有了完美的簡直就像是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一樣,似乎從來就沒有得過病。」

「不錯,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在在我們的監視之下把病人掉包的,不過我卻可以肯定,他作弊了,否則,除非他是活著的神明。」

兩名評委一臉嚴肅的盯著唐納德說道。

每一位病人的病情到底有多嚴重,他們這些評委可都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一開始,對於外傷他們僅僅只是有些驚訝,可當看到內傷的時候,他們卻幾乎可以認定林逸一定是作弊了。

兩人都是在國際上威名赫赫的西醫,也見識過很多厲害的醫生,可是卻從來沒有見過那個醫生的醫術有如此神奇的地方。

再加上他們對華夏的一些錯誤認知,使得他們在腦海里第一個念頭就是林逸調包了,把患者給替換了,現在這個只是跟之前那個長的比較相似而已。

「什麼?你們胡說,這一切都是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治好的,怎麼可能作弊?」

「就是,你們的人一直在四周監控,你要有本事,你來作弊啊?」

老中醫們一聽,頓時都不樂意了,紛紛指著那兩名評委抗議道。

陸青見狀,上前一步,看著唐納德跟兩名評委沉聲說道:「林少乃是我的恩師,他醫術驚人,那是我可以作證的,還請諸位不要妄自猜測,你們做不到,不代表我的恩師做不到!」

唐納德一聽,林逸竟然是陸青的師父,不禁神情一怔,心情瞬間凝重到了極點,陸青那可不單單是在華夏有威望,在國際上也有著巨大的影響力,可現在竟然說一個看起來不過一二十歲的年輕人是他的師父,如果此事當真,那林逸絕對是有恐怖的實力的。

兩名評委也愣住了,陸青他們當然也認識。

「諸位,不要爭吵了,指紋跟DNA是不會騙人的,之前已經採集過他們兩人的指紋跟DNA我會再重新做一次檢查。」唐納德打斷了眾人,隨後對著林逸微微恭敬,歉意的說道:「林先生,這次的事情真的非常冒昧,不過事關重大,還請林先生不要介意。」

林逸雙手一攤,咧嘴無所謂的笑道:「當然,你們可以隨意檢查。」

唐納德聞言,悄悄的吐了一口濁氣,急忙扭頭看向了旁邊的兩名工作人員,兩人微微欠身,便拿著醫療器材走了上去。

「你們說這林先生是不是真的把人給治好了啊?」

「我看玄乎啊!這時間實在太短了吧!就那麼隨便扎幾下就能夠把病治好的話,還要醫院做什麼呢?」

「不好說啊!咱們華夏針灸文化源遠流長,存在了幾千年,到現在依舊還有著不錯的效果,這說明針灸之術的確博大精深,你們想想有什麼東西能夠流傳幾千年還不滅絕的呢?」

圍觀的人們,紛紛開口嘀咕道。

而此時,兩名檢測的醫生臉上也是充滿了濃濃的震驚,放下了手中的儀器。

「如何?」

兩名評委同時開口問道。

唐納德也把目光看向了兩人。

「指紋百分百吻合。」

「DNA百分百吻合。」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什麼?這,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神奇的治病手段?」

「不錯,我也不信,我也不信,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一定是作弊了,一定是作弊了。」

兩名評委一聽,頓時就像是鞭炮被點燃了一般,直接炸了起來,指著林逸呵斥道。

「好了,都給我閉嘴,一切都按照規矩來!」

唐阿德看向林逸的目光充滿了濃濃的凝重敬畏之色,沉聲說道,他對於華夏的文化了解程度甚至比一般的華夏人都要恐怖,也知道華夏可能會存在一些能人異士,否則,又怎麼會答應前來參加這次交流大會呢?

「你們沒有見過就是不可能嗎?」

林逸嘴角噙著一抹冷漠的笑意,盯著兩名評委淡淡的質問道,隨後,手臂一揮,指著唐納德說道:「你氣血盈虧,而且面色紅漲,多暗斑,得痔瘡應該有兩年了,而且曾經做過手術。」

「什麼?你,你怎麼知道的?」

唐納德瞪著眼睛驚呆了,這事兒可一直都是他的秘密啊!便是他的妻子女兒都不知曉。 林逸沒有理會一臉震驚的唐阿德,白凈的大手再度指向了兩名評委。

「你心胸狹窄,易怒,有輕微的精神病,我看你的皮膚內沉澱有藥物,應該是服用過一些精神類的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