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呸!拉什麼關係呢!”高通罵道:“這是我兄弟!我跟他認識的時候你還在陰司玩泥巴呢!兄弟,既然你開口了,我就放這臉長在痣上的傢伙一馬!”

張誠差點沒笑出聲來,陰兵校尉青面獠牙,一張臉的確像是長在痣上。

他憋住笑,看着幾人緩緩說道:“幾位大人,其實這官位不重要,我主要是想看看你們對妮妮到底有多重視,既然你們的態度這麼端正,那我也就放心了。”

陰兵校尉急忙問道:“兄弟,可是選擇我閻羅殿?”

高通急聲說道:“張誠,你可要考慮清楚了,去我們判官府纔是最好的選擇。”

張誠一攤手,“你們對着我嚷嚷什麼,又不是我去,我剛纔就說過了,想去哪全看妮妮自己的意思。”

尼瑪!陰兵校尉跟高通同時晃了晃,感情我們剛纔爭了半天都白爭了?你這是拿我們當猴耍啊!

見張誠的目光看向自己,妮妮猶豫着說道:“大哥哥,妮妮真的要去嗎?”

張誠點點頭,認真的說道:“你放心,閻羅殿跟判官府都對你這麼重視,不管你最後選擇哪兒,以後都是前途無量。”

說完之後,張誠擡起頭看向高通和謝必安,嚴肅的說道:“七爺,高大人,妮妮年紀小、心思單純,如果硬把她推上高位,反而對她不利,所以這官位還是算了,我只有幾點要求,懇請二位能答應……” 聽了黑子的話,張偉的的臉色立刻變得難看起來,他沒想到黑子竟然會這麼做!當然,他也沒想到,這一切都是蕭晨設計好的!直到現在,他還在感謝蕭晨替他在黑子面前說話呢!

黑子到底說了什麼,竟讓讓張偉立刻就慌了神?

原來,黑子的話是:“如果你不選擇贊成我的提議的話,那我就直接將你與我合作一起坑魏芳華的事告訴她。”

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讓張偉如坐鍼氈!張偉不能不急啊,他現在剛剛背叛了魏芳華,損人利己,現在正想着怎麼修補關係呢,但是如果讓魏芳華知道這件事的話,那什麼修補關係就都成了泡影,甚至會與魏芳華結成死敵!

沒錯,這也正是蕭晨想要的,既然張偉自己不願意繼續破壞他和魏芳華之間那脆弱的同盟關係,那自己就幫他破壞!

當然,只是這樣還不足以讓張偉乖乖就範,畢竟假如張偉贊同黑子的提議,那和直接與魏芳華撕破臉皮也沒有什麼區別了,所以?頂?點?小說?這個時候就要給張偉一個臺階,讓他順順當當的走下來!要是真把他逼得急了來個魚死網破,那可就真是不值得了。

於是,就在黑子和張偉說完話之後,蕭晨接着對張偉說道:“張哥,黑子哥已經將計劃告訴我了,但是我實在是不忍心我們三十三號島的人自相殘殺,但是黑子哥的提議由必須執行,所以我給黑子哥提了一個建議。”蕭晨說道這裏,擡頭望了張偉一眼。正巧,張偉也望了過來。蕭晨衝着張偉一笑,繼續在意識裏說道,“我是這樣想的,你肯定不想和那個魏芳華徹底鬧翻,但是又要贊成黑子哥的提議,於是我就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什麼辦法?蕭晨你快說,將來我張偉定有厚報!”張偉焦急的問道。

“很簡單,你先贊同黑子哥的提議。然後你再建議由我們四個中級執行者去探索溫泉旅館,老孟帶着張倩和黃旭還有村民們繼續往深山裏逃,畢竟殭屍早晚會蔓延過來的!”說道這裏,蕭晨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想,魏芳華之所以不願意同意這個提議,就是怕自己被當成炮灰,但是現在我們這麼多人一起行動,黑子哥還和你們兩個簽訂了互助協議,我想這樣一來她就不會再害怕了!這樣一來你在魏芳華眼中的印象甚至還會有所提升!”

“哈哈,這個主意簡直太好了,蕭晨這次算我欠你的!以後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張偉豪爽的說道。他也沒想到蕭晨竟然會有這麼好的一個主意,這樣一來,他就兩邊都不得罪了!至於許諾蕭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跟他說,哼,詛咒世界裏,最不能相信的就是諾言!除非是向着界碑立誓!

公共頻道里,張偉可謂是眉飛色舞,誇誇其談,終於又讓他找回了三十三號島隊長的感覺。當然,最主要的他可沒有忘,先是同意了黑子的提議,見到魏芳華的臉色一變,又趕緊將蕭晨告訴她的提議說了出來,果然,魏芳華的臉色又變好了,而且對他很感激的樣子。張偉馬上偷偷瞥了一眼黑子,見黑子沒有什麼表示,才真正相信了蕭晨的話。

同時也決定找機會真正給蕭晨一點好處,和陳宏看重的人處好關係還是很有幫助的,起碼在他做了什麼壞事的時候,蕭晨可以在陳宏面前幫他說說好話。

終於,七名執行者的任務都定了下來,包括蕭晨在內的四名中級執行者去溫泉旅館探索一下事情的始末,孟國慶則帶着剩下的人繼續向山裏逃。至於回合,就交給黑子了。黑子取出了一滴自己的血液,放在了孟國慶的身上,這樣他就可以進行定位,撕裂空間時就可以直接來到孟國慶身邊,所以說這四個去探索溫泉旅館的執行者必須依靠黑子才能真正的回到大部隊,否則以溫泉旅館外面的那一大堆殭屍,恐怕沒有誰能突圍跑出來。

至於進去就簡單多了,衆人一起出手,直接衝進去,然後立刻找地方藏起來。相對於非源頭殭屍來說,大多數感染殭屍雖然也擁有詛咒能力,但是都太弱,而且不能感應到執行者的位置,只有源頭殭屍纔有這個能力。但是在溫泉旅館外面有一大片空地,想要用同樣的方法從裏向外跑則是癡人說夢。但是這個直接衝進去的方法也有很大的弊端,那就是會將大量的殭屍引到溫泉旅館內部,這樣一來到時候探索旅館內部的時候就會有些麻煩了,畢竟現在已經可以肯定,殭屍出現的源頭一定在旅館內部,雖然不知道小溫泉那裏的那隻源頭殭屍是怎麼跑到那裏的,但是從它穿着一身溫泉旅館的工作服就可以看出來,那隻殭屍可定也是溫泉旅館的人!

至於說溫泉旅館內部爲什麼會出現殭屍,衆人也都有了猜測,那就是人性的貪婪惹來的!溫泉旅館在挖地基的時候挖到了一座古墓,這是衆所周知的。雖說那些縣城來的專家說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但是這並不能說明什麼,並不是只有大墓中才能出殭屍,詛咒世界的安排誰能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所以,衆人猜測,很可能是旅館中有人對墓葬中的財富起了心思,甚至本身就是盜墓集團的人混進了旅館,然後在旅館中繼續向下挖掘,從而引出了殭屍!

這個猜測無疑十分合理,但是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敢肯定,畢竟詛咒世界的安排從來都是出乎意料的。

既然已經分配好了任務,蕭晨幾人就上路了,孟國慶他們則是要在休息一會,村民中有幾個小孩子根本跑不動了,只能慢慢用走的,晚一點出發也沒什麼問題。

蕭晨四人的路程十分驚險,雖然按照黑子的提議,繞過了有源頭殭屍的那條路,走了一個遠路,但是還是碰上了一些麻煩。

就比如現在,蕭晨他們已經被一羣殭屍包圍了,整整十三隻殭屍!將衆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張偉,這次交給你了,這裏面只有你和魏芳華的詛咒之物比較適合對付鬼潮,先一件一件用。”黑子淡淡的開口說道。

張偉聽見黑子發話了,也不遲疑,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最強詛咒之物,一個卷軸!接着,張偉將其衝着殭屍羣打開,同時詛咒之力輸入!只見那副卷軸正是一副山水畫,而此時,山水畫中伸出了數十條樹枝!直接將十幾只殭屍捆了個嚴嚴實實,就連他們的空間移動都沒有用了!

然後,那些樹枝有被收回了山水畫中,連帶着那些被捆住的殭屍也都拉回了山水畫之中!張偉的這件詛咒之物竟然是少見的封印類詛咒之物!

其實說封印類詛咒之物,就是禁錮類詛咒之物的一種進階。封印類詛咒之物可以直接將鬼魂封印,而且效果比之禁錮好了太多!像是這些低級殭屍,恐怕想出去都要至少一天後!而且張偉有權決定將它們安放在哪裏!當然,必須是張偉去過的地方!就是說張偉完全可以將它們全部放在李家村!畢竟那裏所有人都不會在回去了,放在那裏也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這就是封印類詛咒之物的強大之處。

蕭晨有些羨慕的看了一眼張偉手中的畫,張偉也真不愧是資深中級執行者,竟然有這麼一件珍貴的詛咒之物,就是相比自己的詛咒之眼也不遑多讓。

就在蕭晨還在羨慕張偉時,還在突然給蕭晨發來了意識通話:“蕭晨,接下來的路纔會是困難的開始,雖然我本不想讓你過來探索溫泉旅館,但是你自己堅持要來,我就給你提個醒。你要記住,永遠不要冒險,在這樣的鬼潮中,愛冒險的人絕對是死的最快的。

還有雖然殭屍類詛咒任務比較難,但是卻也有它的好處,那就是演練!要知道,頂級難度的任務世界是不會要求執行者的等級的,也就是說,就算是低級執行者,也有可能會參加頂級難度的任務!

而頂級難度的任務裏,無疑都不會只涉及鬼魂,倒是後,那個任務世界的背景很可能會是高緯度的空間!在那些空間裏,這是鬼魂不如狗,惡靈遍地走,就好像《通靈者》一樣!小白在任務馬上要結束的時候還能碰上一隻低等惡靈。

而殭屍潮,遠遠比不上低級難度任務世界裏的鬼潮,正好可以讓你積累一些經驗。我之所以能兩次參加《通靈者》而不死,最主要的就是我在剛剛晉升中級執行者時執行了一次殭屍類任務!這對於日後參加頂級難度的詛咒任務幫助非常大!所以,接下來你要儘可能的觀察,這裏面除了你之外,我們三個都執行過頂級難度的任務,對付鬼潮也有一份自己的心德,至於能學到多少,就看你的天賦了。”

蕭晨聽了黑子的話,不由得一愣,沒想到參加殭屍類任務還有這種好處,看來自己要多多學習了。想到這裏,蕭晨的眼中不由亮起了一道光芒:“殭屍潮,我來了!” “什麼要求?”陰兵校尉跟高通同時問道,謝必安也將目光投向他。

“第一……”張誠舉起一根手指,“我知道在地府不光有陰司,好像還有一個叫幽冥鬼蜮的地方,你們不用搖頭,我不多問,我只是想說,既然我把妮妮交給你們,那你們就一定要把她保護好,不能讓她受到傷害。”

“這是自然……”謝必安沉聲說道:“只要去了閻羅殿,本尊自會保她周全。”

高通也說道:“這一點你大可不必擔心,不管她最後選哪,都一定會受到很好的保護,畢竟是有希望成爲鬼仙的苗子,誰也不希望她出問題。”

“好!”張誠點點頭,其實這一點他並不怎麼擔心,陰司畢竟是陰司,要是連個鬼魂都保護不了,也不會存在千萬年了。

“第二點……”張誠接着說道:“剛纔你們答應幫妮妮一家團聚,不管她父親是否已經轉世輪迴,最後至少要有個說法,我知道這也許有點困難,所以我希望不管妮妮最後選擇哪兒,閻羅殿和判官府都能出手幫忙,完成她這個心願。”

“這個……”高通有些猶豫,查詢生死簿畢竟不是小事,如果人去了判官府還好說,但是如果去了閻羅殿,他就有些不情願了。

還是謝必安率先點頭,“這一點本尊可以答應,就算不是本尊徒弟,這小女孩以後也可能成爲陰司的中流砥柱,修行之人最忌心結,幫她一家團聚,對她修爲也有好處。”

“七爺果然大氣,佩服!”張誠挑起一根大拇指。

見謝必安都開口了,高通也只得嘆口氣,“好吧,我們判官府也答應就是了,接着說下一點吧。”

“下一點……”張誠撓了撓頭,“我暫時還沒想好,以後再說吧。”

陰兵校尉盯着他,疑惑的說道:“這就完了?你就不想趁機再撈點好處?”

張誠板着臉說道:“我剛纔就說過了,我一切都是爲了妮妮考慮,你把我張誠看成什麼人了!”

好吧……

大家同時瞅了瞅張誠鼓囊囊的衣兜,閉上了嘴。

“我們也不能在陽間逗留太久,這小女孩何去何從,是不是也該給個答案了?”謝必安淡淡的說道。

張誠點點頭,回頭看向妮妮,“妮妮,剛纔這幾位叔叔的態度你也看見了,你自己選吧。”

妮妮一臉的懵懂,一雙大眼睛在幾人間轉來轉去,然後求助般的回頭看向自己的母親。

而她母親只是對她微微一笑,眼中滿是鼓勵和支持。

“大哥哥……”妮妮猶豫了很久,才低聲說道:“要不妮妮就去白臉叔叔那兒吧……”

白臉叔叔?

張誠掃了一眼,目光最後定在了謝必安的身上,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其實這結果他早就猜到了,高通這傢伙開始就騙了妮妮,在孩子心裏留下了極其不好的印象,肯定是沒機會的了。

而陰兵校尉雖然長相恐怖,卻更加襯托出謝必安的平和雅緻,加上謝必安從開始到現在都沒多說話,顯出一種高高在上的氣質,在妮妮心中肯定是印象最好的一個。

而且說心裏話,他也覺得妮妮跟隨謝必安應該是最好的選擇,不說別的,白無常是自己師父,以後在陰司誰敢欺負。

謝必安雖然話不多,但態度一直很明確,毫無疑問他是真心喜歡妮妮。

再從張誠自身的角度來講,判官府已經對自己示好,如果妮妮去了只是錦上添花,這樣還不如去閻羅殿,以後就算白無常不會出手幫忙,但是有妮妮在中間,也算是有個情分在,在遇到有人背後告黑狀也不怕了。

反正現在是妮妮自己選的,就算判官府那邊再不樂意也沒辦法。

想到這,張誠對着高通聳了聳肩,滿臉遺憾的說道:“男神,孩子自己願意去閻羅殿,我也沒辦法了。”

高通的胖臉一陣抽搐,最後長嘆一聲,“算了算了,反正我也盡力了,這次閻羅殿可是撿了個大便宜。”

謝必安飄到妮妮身前,沉聲說道:“以後你就是我謝必安的弟子了,跪下叫師父吧。”

妮妮看了看張誠,又看了看母親,見兩人都點頭,才跪在地上,對着謝必安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低聲喚道:“師父……”

謝必安冰冷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左手微動,妮妮就從地上站了起來,而謝必安的手中也飛出一縷黑氣,鑽進了妮妮的身體裏。

只是眨眼時間,妮妮的鬼身上就泌出了許多黑灰色的煙氣,而原本駁雜不堪的鬼力就瞬間變得精純起來,雖然不如張誠,但是也可與自然修煉的鬼首相媲美了。

此時的妮妮才真正達到鬼首下品的實力,小小的身軀上迸發出一股極強的氣勢,龐大的鬼氣噴涌而出,在身周環繞幾圈之後又收斂入體內,一雙大眼睛閃爍着漆黑的光芒。

臥槽……這也太牛逼了吧!洗髓經啊!

見謝必安一擡手就提升了妮妮的實力,屋裏的人都驚得張大了嘴。

不愧是白無常!不愧是陰司四大鬼將之一!手段當真恐怖!

張誠驚訝之餘也是滿心喜悅,真心爲妮妮找到一位好師父而高興。

“果真是塊璞玉……”謝必安點了點頭,對着妮妮沉聲說道:“從今以後,你就是我謝必安的弟子,在外行事不可弱了我們閻羅殿的氣勢。”

妮妮乖巧的點點頭,“知道了,師父……”

謝必安滿意的笑了笑,轉身朝着黑色水潭走去。

“大哥哥……”妮妮回頭看着張誠,甜甜一笑,“你可要早點來看妮妮,妮妮在下面等着你。”

“好好好!”張誠笑道:“跟着你師父好好修煉,大哥哥有機會就來看你!”

妮妮的母親飄飛到張誠身前,跪拜在地,誠懇的說道:“大人,我們母女多虧了你才能重聚,如今又給妮妮找到這麼好的歸宿,此等大恩,我無以爲報,請受我三拜!”

妮妮一見,也“噗通!”一聲跪在母親旁邊,“大哥哥,妮妮不會說話,但是你跟媽媽,是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兩個人了,妮妮也給你磕頭了!”

“使不得!使不得!”張誠連忙用鬼力拖住她們,讓母女二人拜不下去,“我幫你們可不是爲了這些,只要你們以後好好的,我就滿足了。” 黑子告訴蕭晨,殭屍類任務雖然難,但是一旦活下來,獲得的好處絕對不小!其主要原因就是相當於模擬頂級難度任務中的鬼潮!讓執行者對鬼潮有一定的認識,可以在頂級難度詛咒任務中獲得更大的生存希望!

於是,蕭晨就開始刻意的觀察其他三名執行者的行動,從中吸取經驗。因爲在鬼潮中,不管你有多強大,永遠不可能獨子對抗!這樣一來,就需要有配合。

就像現在,四人的站位也是有一定講究的。張偉由於剛剛用過自己的最強詛咒之物,而且另一件詛咒之物是屬於防禦類型的,所以自然就站在了隊伍的中間。

蕭晨的詛咒之物,詛咒尺子基本是沒有什麼用,殭屍的右手還沒來得及實驗是什麼類型的詛咒之物(在任務世界裏,動用詛咒之物要按照任務獎勵扣除詛咒之力,實驗的話太不划算),所以目前能派上用場的只有詛咒之眼,詛咒之眼屬於遠程禁錮類詛咒之物,所以蕭晨就站在了隊伍的最後。準確的說是張偉的左後方。

黑子是整個隊伍裏最強的存在,自然就站在了隊伍的最前方。要知道,黑子除了最強的暗影之手外,可還有兩件特異類詛咒之物!雖然不像是張偉和魏芳華的最強詛咒之物那樣的羣攻類型,但是也是很強的詛咒之物。

魏芳華則由於最強詛咒之物還沒有動用,就站在了張偉的旁邊,而且接下來也不準備動用她的那件詛咒之物,等到溫泉旅館外面,碰上大批的殭屍時再用。要知道,張偉曾經去過一次溫泉旅館,十分清楚那裏的殭屍到底有多少,雖然他第一次去時將一部分殭屍轉移到了山下,但是還有至少五六十隻殭屍在溫泉旅館外面徘徊!

整個隊伍的指揮權暫時交給了蕭晨,畢竟他的詛咒之眼可以看見潛行中的殭屍,可以儘量避開大多數殭屍。像上次那樣被十幾只殭屍包圍,只能說是意外。

就這樣,幾人一路前進,一直向着溫泉旅館的方向進發。途中也有過幾次遇見殭屍,但是還沒等蕭晨等人出手,就被黑子一個人解決掉了。黑子一共出手兩次,第一次用的,自然是暗影之手,這個時候用,等到了溫泉旅館,詛咒之物也就完全冷卻了。雖然寄生類詛咒之物在理論上來說可以使用無限的次數,但是那時要受到鬼魂反噬的!使用第二次,反噬的力量還不是很強,但是一旦使用的次數多了,甚至可以直接將執行者反噬至暈!不要以爲暈倒不算什麼大事,要是真暈倒在鬼魂面前,那可就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了。

不僅僅是這樣,一旦執行者因爲鬼魂反噬而暈倒,除非自己醒來,否則是絕對叫不醒的!就是說很可能一直到任務結束,整個人都沒有醒!就好像東方小白,也是類似的情況。

另一件詛咒之物,是一隻鈴鐺,是一件特異類的詛咒之物,使用時輸入詛咒之力,在輕輕搖晃,發出的聲音會將一切隱形的鬼魂從隱身狀態被顯現出來。當然,也有一定的驅鬼能力,而且是羣攻的,但是效用就小了很多,甚至比不上一些低級的驅鬼類詛咒之物。這也是特異類詛咒之物的缺點,大多數的驅鬼能力都比較弱。這一點比不上寄生類的詛咒之物,但是它卻有一些令人心動的能力,所以價值要比驅鬼類的詛咒之物高很多。

見識了黑子的詛咒之物後,蕭晨也終於明白了爲什麼黑子被成爲整個詛咒世界高級執行者下的第一人了。就憑這兩件詛咒之物,黑子的實力就不是張偉和魏芳華可比的,更何況,黑子的第三件詛咒之物還一直沒有用過!而且據說這第三件詛咒之物纔是他的殺手鐗!

就在從張偉那裏聽說了這個消息之後,蕭晨愣了好半天,暗影之手不是黑子的最強詛咒之物嗎?怎麼還冒出個殺手鐗來!但是張偉信誓旦旦的話卻讓蕭晨不得不信,他覺得張偉剛剛受了他的好處,應該不會在這種事上騙他,那對他自己也沒有好處。

可惜這件詛咒之物的作用就連張偉也不清楚,甚至整個三十三號島,好像也只有陳宏和孔凡兩個人知道這件詛咒之物的作用。而三十三號島以外的人,甚至都不知道黑子還有這樣一件詛咒之物!就好像魏芳華,雖然知道黑子一共有三件詛咒之物,但是卻也沒有見過黑子使用那第三件詛咒之物,還一直以爲黑子像她一樣,第三件詛咒之物只是一件低級詛咒之物,不用是實在派不上用場呢。

蕭晨對於黑子的實力先是一番羨慕,又是一陣憂慮。既然僅僅只是中級執行者的黑子已經這樣強了,那身爲高級執行者的陳宏還有比陳宏還厲害的孔凡,到底會有多強?那頂級執行者又會有多強?在往上,傳說中的詛咒世界三巨頭之一的惡靈言者又會多麼?自己要救東方小白,先不說達到三巨頭的程度,但是至少也要有頂級執行者的實力!看來拯救東方小白的任務任重而道遠啊!但是東方小白卻不一定堅持得了那麼久,所以這更加堅定了蕭晨實行自己瘋狂計劃的決心,這也是蕭晨能想到的唯一一個可以快速增強自己實力的捷徑!

雖然這個辦法很冒險,但是這裏可是詛咒世界!在這裏,哪有不冒險的?哪一次任務裏不是九死一生?就算是熬到了頂級執行者的地步,也不是就絕對不會死了!只是頂級執行者很難死在那些非頂級難度的任務裏,但是在頂級難度的任務世界中,哪怕是三巨頭級別的強者,也絕對不敢輕視,他們也是人,也會死!

眼看着就要到溫泉旅館了,蕭晨也收起了心思,不再去想自己那個瘋狂的計劃,而是專心應付眼前的情況。畢竟這個殭屍潮既然能作爲頂級難度任務裏鬼潮的演習,自然也是相當可怕的。因爲根據蕭晨目前所知的,在鬼潮中,執行者的死亡機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而且死去的執行者大多數都是高級執行者!未達到高級執行者實力的人,參加頂級難度的任務,純粹是炮灰,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甚至熬不到見到傳說中的鬼潮就已經死了!

像是上次《通靈者》任務中,東方小白就沒有經歷鬼潮,只有黑子跟着孔凡和陳宏一起經歷了鬼潮,否則,陳宏的靈媒體質也不會受到那麼嚴重的創傷,連惡靈接近都沒有發現,還使得東方小白被惡靈附體。

在鬼潮中,能活下來的都是幸運的,雖然沒有傳出頂級執行者死於鬼潮,但是那主要是目前頂級執行者的數量太少!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是不是頂級執行者。或許就有一個並不出名的頂級執行者死於鬼潮而不爲人所知也說不定!

總之,一句話,鬼潮是詛咒世界最恐怖的詛咒之一!至於爲什麼說之一,那是因爲還有幾個恐怖可以和鬼潮並列!但是目前這些距離蕭晨太過遙遠,所以蕭晨並不知道。

遠遠的,蕭晨已經可以透過樹木的空隙看見溫泉旅館的影子了。只不過,憑藉蕭晨的詛咒之眼,自然可以看見溫泉旅館門口晃盪的自然不是人,而是殭屍!

就在溫泉旅館的大門之前,就有至少三十隻殭屍!這還不算張偉來過一次,通過詛咒之物送到山下十幾只!這麼多殭屍,要是隻有一個人的話,那麼就只有逃走這一個辦法了。但是爲了這次探索,執行者們可是直接出動了所有的中級執行者!留在村民那邊的,只有老孟還算是一個戰力,至於另外兩人,不做累贅就算好的了。

四名中級執行者一起動手,估計門前的這些殭屍還算不上是阻礙。重要的是進入溫泉旅館之後!不管蕭晨的兩種猜測中那個是正確的,但是溫泉旅館裏,至少會有一個大傢伙,而且不會比小溫泉那裏的那隻源頭殭屍弱!

而且在溫泉旅館裏面,也至少有三十幾只殭屍,只不過不會像眼下這麼集中罷了。但是就是因爲他們不集中,纔是麻煩。要是都聚集在一起,那麼只要由蕭晨三人壓制,將殭屍全部收到張偉的詛咒之物中,在全部送下山就好了。雖然這些殭屍很可能還會回來,但是至少也可以拖延一段時間。

但是旅館內部的殭屍全都是分散開的,在加上殭屍們神出鬼沒,搞搞偷襲什麼的,想着就煩人!不要說什麼蕭晨可以看見殭屍,那是指正在移動中,將自己藏身於亞空間的殭屍,要是殭屍突然從拐角出現,蕭晨有沒有透視眼,怎麼看?

再說蕭晨只有一隻眼睛可以看見殭屍,根本做不到三百六十度無死角,不然當初和黑子一起對付源頭殭屍的時候也不會被一隻普通殭屍偷襲了。

但是這些現在說還有些早,不管有多少困難,溫泉旅館他們是一定要進的,所以就在黑子的一聲令下,四名執行者直接衝向了殭屍羣,齊齊取出詛咒之物,對向了殭屍們! 只見四人同時取出詛咒之物,張偉自然是拿出了他的那幅畫,黑子也取出了他的鈴鐺,畢竟在殭屍羣中,羣攻類詛咒之物還是比較好用的。至於魏芳華,自然是取出了自己的最強詛咒之物,那把梳子!這把梳子也是一件特異類詛咒之物,只要向其中輸入詛咒之力,再向下揮動,就會“梳”出一堆頭髮,然後將執行者要對付的鬼魂纏起來。

倒是蕭晨,讓所有人意外,並沒有使用詛咒之眼,而是取出了自己剛剛得到的殭屍的右手!其實蕭晨想的是,既然自己的詛咒之眼是個體攻擊的詛咒之物,那麼在現在這種情況下用出來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倒不如接着這個機會測試一下自己新得到的這件詛咒之物。雖然這件詛咒之物很可能只會伴隨自己這一個任務世界,就會由於自己的計劃而遺失在這個任務中,但是在蕭晨沒有發動自己的瘋狂計劃之前,自然要讓它發揮一下餘熱,貢獻一下自己的力量。

讓蕭晨沒有想到的是,這件詛咒之物的威力遠超他的想象!旅館門前的那些殭屍,先是被黑子的鈴鐺詛咒之物鎮住了,再又被魏芳華的梳子梳出的頭髮給纏住了。當然由於殭屍太多,詛咒之物的力量太過分散,所以並沒有對殭屍們造成什麼傷害,也沒有殭屍被驅走。但是他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真正關鍵的在於張偉,只要他一下子將這些殭屍都收入畫中,在送到山下,那樣一來對他們接下來的行動計劃很有幫助。

哪成想蕭晨這一出手,那隻殭屍的右手直接散發出一股,將三十多隻殭屍驅走了近一半!要知道,他的詛咒之物是驅鬼類的詛咒之物,效果僅僅是驅鬼。雖然將殭屍驅走了,但是隻是將他們趕入了高層次的空間罷了,過一段時間,殭屍們還會出現!這也是讓張偉動手的意義所在,誰能想到蕭晨新得到的這件詛咒之物的力量會這麼強呢?

親手造成了這一幕的蕭晨也嚇了一跳,他這次驅鬼,僅僅只用了四秒鐘的時間,一共用掉了一百二十點詛咒之力。按照蕭晨本來的想法,只要這次驅鬼能夠不賠本就行,畢竟他只是爲了試驗一下這件新到手的詛咒之物。

但是一旦他的詛咒之力透支了,那麼他迎來的將是身體屬性的全面下降!也就是說,他將變得十分虛弱,甚至比不上一個老頭!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由於殭屍的右手這件詛咒之物的威力超乎所有人的想像,竟爲他帶來了300點的獎勵!這樣一來他的詛咒之力不降反升,竟然直接升到了280點!

可是接下來麻煩,蕭晨的這次失誤雖然錯不在他,但是卻打亂了衆人的全盤計劃,可以說,他是闖了大禍了。雖然本來的計劃裏就是由黑子使用暗影之手將所有人傳送到孟國慶那裏,但是那卻需要大量的詛咒之力,要是能在這個時候開闢一個沒有殭屍的通道,自然是非常完美的,但是就這麼被蕭晨給破壞了。

蕭晨也知道自己闖禍了,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但是這時,黑子開口了:“白山!還在等什麼,快出手!”聽見黑子的吩咐,張偉也沒有猶豫,立即展開那幅山水畫,將剩下的殭屍收了進去。

黑子沒有責怪蕭晨,畢竟這也不是蕭晨的錯,而是直接吩咐衆人跟着他一起上。既然已經惹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想必裏面的殭屍應該也已經知道了。雖然鬼魂沒有智商,但是殺戮是他們的本性,這一點,是永遠不會變的。

只要發現了蕭晨他們這些闖入者,那麼他們絕對不會客氣,肯定是直接撲上來咬兩口!雖然他們四個人加起來一共有十一件詛咒之物,但是眼下已經用了四件,還剩下七件。其中兩件詛咒之物是寄生類的詛咒之物,可以使用兩次。也就是說,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裏,蕭晨等四名執行者只有九次出手的機會,一旦超過了這個次數,那麼就將面臨彈盡糧絕的危險,就像當初的魏芳華獨自一人面對源頭殭屍一樣。

當然,這裏面的兩件寄生類詛咒之物可能會在增加一兩次透支的機會,但是在黑子昏倒前,一定要將衆人帶回去!否則就算逃了出去,也必將陷入殭屍們無窮無盡的追殺當中。

所以,他們的動作一定要快!再快!趕在詛咒之物用盡之前逃出去,也要趕在那些被蕭晨驅除的殭屍返回之前逃出去!

衆人飛快的跑進了溫泉旅館,但是很快,問題又出現了,他們雖然進到了溫泉旅館內部,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走!這個問題在之前就考慮過,但是當時由於張偉進來過一次,說自己瞭解地形,再加上當初是準備打持久戰的,準備在溫泉旅館裏至少要呆上一兩天,再通過黑子回到大部隊。當然,要是直接找到源頭詛咒之物就好了,那樣就可以直接面對源頭殭屍,而不用擔心這些二三代殭屍了。

但是,進來之後張偉才發現,自己還是太自大了。

從溫泉旅館的大門進入之後,是一個接待大廳,兩邊還有幾個小型的會客室,就和一些大公司一樣。當時,張偉沒有在這裏停留,而是直接衝了進去,畢竟外面還有那麼多殭屍在窺視他呢。往裏走,則是一排排的浴室。畢竟這裏是一個溫泉旅館,溫泉纔是真正的重點。溫泉旅館內,有各式各樣的溫泉。有可供幾十人一起泡的大型溫泉,也有單獨隔開,只有三五人一起泡的小型溫泉。當初張偉就是躲在一件小型溫泉室裏的。

但是這些都不是主要的,因爲既然有人將溫泉旅館地下的墓葬挖了出來,而且小溫泉那裏的源頭殭屍還穿着溫泉旅館的工作服,就說明這些溫泉室裏,是不可能有什麼線索的。畢竟他們不可能在衆目睽睽之下盜墓吧!

所以,他們挖掘的地方一定是一個員工的辦公室!總之,一定是一個很少有人去的地方!但是這樣的地方在哪裏呢?張偉當時剛剛從溫泉室中出來,就直接被黑子帶回了村子,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走。

但是這些都不是問題的關鍵!畢竟他們只要搜索一樓就行,盜墓總不會在二樓挖地吧。可是黑子等人放眼望去,根本數不清到底有多少間員工辦公室!

這可不是誇大其詞,也不知道當時建立溫泉旅館的老闆是怎麼想的,竟然爲每一個溫泉室都配備了一個專門的服務間!就連那些只能泡兩三個人的小溫泉室,都有這樣的服務間!這麼一算,再加上按摩房之類的房間,他們是真數不清到底有多少房間需要搜索了!

“要是實在不行,我們就按照原來的計劃,長期作戰,在這裏呆上一兩天好了,反正旅館的二樓肯定會有食物。”張偉提議道。

“不行,想在計劃有變,我們必須加快行動!不知道你們發現了沒有,我們在旅館這裏走了這麼久了,卻連一隻殭屍都沒有看見!”黑子面色嚴肅的說道。

聽到黑子的話,張偉也沉思了起來。總之,這樣的變化不會是一件好事,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何況在詛咒世界裏,能小心兩點的,都不要只小心一點,因爲說不上就是因爲少小心了一點,就死在這裏了!

“我們必須儘快找到在這裏的源頭殭屍,不管它屬於蕭晨的那種猜測,都要儘快找到!我懷疑,這次任務的難度恐怕很快就要異變了!”黑子好像是嫌衆人不夠害怕一樣,竟然又爆出一個大料!

“什麼,難度異變?”這回,沒有人能在保持鎮定了。要是難度發生異變,那這次任務就會變成高級難度的詛咒任務,這可是質的飛躍!要是那樣的話,他們還能活下來麼?

蕭晨聽見黑子竟然說難度異變,不由得在心裏苦笑一聲:“難道我真的就這麼點背?一共就執行了兩次任務,兩次任務都要發生難度異變?”

魏芳華也打起了退堂鼓:“要不我們快離開這裏吧,要是真出來一隻高級難度的殭屍,恐怕我們就真成了來送菜的了。”張偉也在一旁贊同的點頭。

“不用,我說是快要發生難度異變了,那就是異變還沒有發生,如果我們加快速度的話,還是有機會阻止難度異變的!”黑子沒有同意魏芳華的建議,而是一腳踹開一個雜物間,到裏面看了一圈後走了出來,繼續說道,“你們也快點,要是真發生難度異變的話,逃到哪裏都沒有用!”

蕭晨對黑子十分佩服,覺得黑子說的很有道理,於是立刻有樣學樣,照着黑子的樣子開始搜查除開溫泉室的一切房間。主要的目標就是那些比較小的,人流少的房間。

魏芳華和張偉無奈,只好加快了搜查的速度。他們能成功阻止難度的異變嗎? 看着母女二人感激的目光,張誠心中充滿了滿足感,這種感覺是賺多少錢、裝多少逼都比不上的。

妮妮和她母親對自己不是畏懼也不是崇拜,而是感激,發自內心的感激。

原來幫助別人的感覺這麼好……

張誠摸了摸妮妮的腦袋,柔聲說道:“妮妮,你已經是大孩子了,去了陰司之後一定要聽媽媽的話,聽你師父的話,不要淘氣……但是如果有人欺負你,你也不能像以前那樣了,越是這樣別人就覺得你越好欺負,打不過就找你師父,要是你師父打不過就通知大哥哥,大哥哥到時候帶人下來幫你!”

一聽這話,陰兵校尉猛撇嘴,放眼整個陰司,修爲能蓋過七爺的屈指可數,你說的是十殿閻王還是崔判官?而且要是七爺都打不過,通知你又有個屁用!

妮妮雙眼發亮的看着張誠,重重的點了點小腦袋,“大哥哥,妮妮記住了!”

“好……那走吧……”張誠最後抱了抱妮妮瘦弱的身子,對着謝必安的背影說道:“七爺,這孩子就交給你了,麻煩以後多照顧點!”

“無需多言……”謝必安頭也不回,身體在水潭中緩緩下沉,很快就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