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楊臨嘉還是拒絕了馬寧,就說改天再聚。

馬寧目光忍不住瞅了他幾眼,再看席薇檸的態度,與楊臨嘉對比,到是顯得楊臨嘉態度比較在乎,眼前的女孩子。

於是他就主動跟席薇檸介紹自己。

席薇檸也禮貌上說:「我叫席薇檸。」

「你們兩個認識多久了?」馬寧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反問席薇檸。

「認識沒多久,兩天。」

「兩天?」他怎麼就不信呢?

他了解楊臨嘉,特別理智的人,不是什麼一見鍾情的主,怎麼會對一個認識兩天的女孩子,這麼在意呢?

百思不得其解。

「趕緊走吧!」楊臨嘉催促他,「你的朋友還在等你呢!」

「好吧!下次再聯繫。」

馬寧跟楊臨嘉揮了揮手,就帶著女伴走了。

楊臨嘉勾著溫和的笑容,跟席薇檸解釋:「他性格就是比較隨意,也喜歡自來熟。」

席薇檸只是笑了笑,對於不是很熟的人,她從不發表自己心裡的想法。

兩個人一路行走,到了莊子的湖邊。

旁邊有桌子和椅子,服務員走來,詢問他們要喝什麼。

席薇檸禮貌上笑了笑,就說白開水。

後面她的目光,就一直盯著湖面的彩鯉魚,忍不住走神。

直到楊臨嘉將魚食遞給了她,席薇檸才回神,接過魚食,「謝謝。」

楊臨嘉順勢坐在她身邊。

「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聽他這麼一問,席薇檸愕然看向他,蠕了蠕唇,然後說:「不是。」

頓了頓后,她又還說:「我沒有討厭你,只是我們兩個的相親,是我爸媽一手操辦的,我呢,是有男朋友了,雖然,我爸媽不是很喜歡他,所以……很抱歉,我們兩個是不可能的。」

「你父母,到底是為什麼不喜歡你男朋友?」楊臨嘉聽了她的話,倒也不生氣,仍然是性子溫文爾雅。

「可能是不符合他們的眼緣吧!尤其是我爸,他特別反對,我們兩個在一起。」

「那你男朋友呢?有沒有試著去讓你父母,對他的印象,有所改變呢?」

席薇檸想到了這一陣子,殷億鑫都不跟自己聯繫,而楊臨嘉所說的,更沒有。

不過,她還是忍不住為殷億鑫說好話,「可能是在忙,等忙完了,再會去見我爸媽。」

「我倒覺得,哪怕是再忙,這畢竟是終身大事,應該在百忙之中,抽空出來見你父母的。」楊臨嘉原本是想放棄的,不過他方才看見她的神色,閃過了黯然,想必她和她男朋友的感情,有問題。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願意等,她跟她男朋友分手之後,他再追求她。

現在,他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待在她身邊。

席薇檸不禁想到了,她媽媽與她說的話,也或許殷億鑫,是真的不重視他們之間的感情。

而且,如果殷億鑫真要是想見雙方父母,她父母就算是心裡不同意,他們兩個在一起,但也會為了她,勉強接受殷億鑫的存在。

可殷億鑫連人影都沒出現,在她父母面前。

又如何讓她的父母,能去接受他們的感情呢?

說到底,是她愛殷億鑫,多過殷億鑫愛她。

「你不高興了?」

楊臨嘉見她半晌也不說話,就反問她。

「沒有。」這種事情,她不可能會怪楊臨嘉。

「我們兩個是相親認識的,或許你對我們兩個的關係,非常抵觸,其實我們可以交朋友。」可以從朋友的關係,去相處,去了解彼此。

他也是難得喜歡上一個女孩子,他不想隨隨便便就這麼放棄了。

席薇檸是想到她爸媽,可能以後還尋個什麼理由和借口,讓楊臨嘉約她,兩個人當朋友,關係也不會很尷尬。

楊臨嘉見她點頭了,心底宛如花兒綻放一般,極為高興。

他臉上沒表現出來。

兩個人不知不覺就開始閑聊。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這時,有個穿衣打扮華麗,手拎名牌包包的女人,怒氣沖沖朝他們走來。

席薇檸的視線是無意間看到她,就忍不住對楊臨嘉說,「那個女人是不是認識你?」

楊臨嘉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他語氣略顯冷淡:「就是從小到大認識的朋友。」

「是嗎?」她怎麼覺得,對方的眼神極為強烈,就好像是自己,就是他們之間的第三者一樣。

「嗯!」

席薇檸不自覺又瞅了楊臨嘉一眼,表示自己不相信。

「是真的,我不騙你。」楊臨嘉看著她的眼神,極為堅定。

「……」行吧!她先相信他。

程亦珊一到他們身邊,目光傲慢透著銳利,仔細在席薇檸臉上瞅了幾眼,隨後見席薇檸一身都是地攤貨,立即很嫌棄地轉開了。

在一觸及楊臨嘉時,眼底立即蓄滿了愛意。

楊臨嘉:我可以先當朋友!

作者親媽:你就是在挖牆腳

楊臨嘉:是,又怎樣?不可以嗎?

殷億鑫:你當我不存在的嗎?

楊臨嘉:原本就沒當你存在,好嗎? 夜慢慢的靜下來,而神秘之地的夜更加的安靜,沒有喧鬧的雜訊,沒有煩人的燈光。透過窗戶,能清晰的看到優美的群星,一閃一閃的顯得格外的憂鬱和安詳……

一個大房間裡面,除了吳珍珍和小蝶沒有在這裡,其他的女孩都集中在這裡面。房間裡面充滿了誘惑的喘息聲,黃丹玲摟著黃然的肩膀,小嘴微微張開,動人的呻吟聲早就控制不住,而在旁邊,趙依依早就癱軟的倒在床上,而其他女孩卻在哪裡激情的相互親吻著,黃然的全身上下都被女孩溫柔的嘴唇所覆蓋……

糜爛、墮落這就是顯示的寫照,一個晚上,黃然都沒有停一下,強悍的身體素質征服了一個又一個女人,但是這麼多女人,也讓黃然累得夠嗆,早上的時候,黃然終於抱著魅狐的身子噴發了出來,魅狐的身體一顫,一股熱流衝擊著自己最敏感的內部,讓她達到了巔峰……

喘息聲到處都是,黃然躺在床上,幾個女孩都幸福的趴在黃然的身上,黃然看了看自己的女人,幸福的笑了笑。張穎這個時候又動了起來,小嘴慢慢的親吻著黃然的身體,黃然的小黃龍又挺了起來,張穎抬起頭看了看,滿意的笑了笑,然後慢慢的騎了上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黃然才結束了戰鬥,慢慢的穿上衣服,女孩們雖然很疲憊,但是走穿了起來。

「媚兒,徐潔就交給你了,好好的教他,等到了我要求的目標后,你就讓浩然帶著她出去,只有經歷真正的磨難,她才能去找無言……」黃然溫柔的說,魅狐輕輕的點點頭。

「夫君,讓我們陪你去吧!」美惠子和美奈子兩個人用渴望的眼神慢慢的說,黃然輕輕的搖了搖頭。

「聽話,在這裡等我回來,知道嗎?誰要是不聽話,我回來打她屁股……」黃然笑了笑,走了出去,幾個女孩也跟著走了出去……

「寶寶睡了嗎?」吳珍珍的房間裡面,黃然看著吳珍珍,輕輕的問,吳珍珍看了看身邊的小寶寶,輕輕的點點頭。

「那就不用叫醒他們了,我要走了,孩子的名字我想好了,老大黃天宇,老二黃天琪……」黃然看著兩個可愛的雙胞胎,幸福的說。

「恩,你早點回來,我和寶寶都會想你的……」吳珍珍輕輕的說,語氣裡面充滿了溫柔。

「我會的……」黃然來到吳珍珍的身邊,和吳珍珍來了一個深情的熱吻。最後在吳珍珍依依不捨的眼光下,慢慢的離開了房間……

黃然走了,離開了神秘之地,所有的人都充滿了不舍,但是他們知道黃然一旦認定的事情,是誰也阻止不了的。

「回去吧!老公是大禍害,不會有事情的,如果真的有什麼意外,我要讓所有人陪葬……」魅狐這個時候狠狠的說,其他女人這個時候也點點頭,如果黃然真的有什麼事情,不知道這些女人會做出什麼讓人發狂的事情。

黃然走出神秘之地,回頭看了看自己家人呆的地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眼神中留露出憂鬱,這種神色很少出現在黃然的眼中,但是此刻黃然的心中就是憂鬱。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後飛快的消失在樹林裡面……

「不好了,黃然的家人和女人全部無故失蹤,而剛才華夏公司發出聲明,現在華夏公司的事情被柳家他們幾個大家族來管理,醫院裡黃然的父母和孩子也失蹤了……」一名特工這個時候對李升雲彙報說。

「什麼……」李升雲這個時候驚訝的說,滿臉的不信任。然後趕緊打開電視,新聞中正報道著華夏公司的最新情況,華夏公司所有的產業都被合理的安排到位,而黃然的女人和家人都突然失蹤,好像一夜之間消失了一樣……

「趕緊給我差,一定要查到黃然女人的下落,快去……」李升雲大聲的說,那個特工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而華夏公司的事情震動了全國甚至整個世界,本來華夏公司就受到別人的注意。而黃然前些日子做的事情,更是讓華夏公司成為全世界的焦點,他的一舉一動都受到人們的關注,而此刻黃然的家人突然失蹤,讓人們更是聯想翩翩……

而美國鷹派知道這個消息,更是憤怒異常,本來想報復黃然,結果黃然的家人和女人卻一夜之間消失。公司也交給了幾個大家族,這幾個大家族他們可不會輕易去招惹,他們可不是想黃然一樣,短短的時間暴富,每一個家族都用雄厚的歷史,特別是龍家和趙家,在中國的勢力更是強大。古武家族是任何人都不願意招惹的,柳家也積累了很多年,底蘊豐厚,而張穎家更是勢力龐大。葉家又是新興的新貴,梅隴家族就更不要提了。

而中國政府這個時候也緊急召開會議,關於華夏公司的事情,早已經升為國家的高度,他們強悍的科研能了可是國家發展的重要工具,而軍火公司裡面的那些新型軍火更是成為了秘密武器。

「小李,你也知道這次叫你來是什麼事情吧!說吧!對於華夏科技公司,你們怎麼看……」老人這個時候輕輕的問。

「主席,我認為依然保持友好的局面比較好,這樣對我國的發展最有利……」李升雲慢慢的說,其他人都看著李升雲。

「為什麼,把他們受為國有不是更好嗎?」老人神秘的笑了笑,慢慢的問。

「主席,華夏公司這個巨無霸,不是我們說收回就收回的,別說幾大家族不同意,估計就連那些員工都不同意,那些人都是黃然一手提拔上來的,對於黃然也是絕對的忠心的,而黃然給他們的待遇也是國家不敢給的……」李升雲慢慢的說。

「呵呵,李將軍這麼說就不對了,那些人不久是因為黃然給他們的待遇好嗎?如果我們收回了華夏公司,我們完全可以給他們更好的待遇,我想他們不會有什麼意見吧!至於那些大家族,他們敢喝國家作對嗎?我們只要給他們足夠的利益,那我們就能把華夏公司這個巨無霸掌握在手裡面,對國家可是很有利的……」一名年輕人這個時候慢慢的說,臉上寫滿了傲氣,對於黃然這個暴發戶,他從心眼裡面看不起。

「主席,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因為黃然還活著……」李升雲嚴肅的說了一句話,僅僅這一句話,就讓所有人的閉嘴,包括那個年輕人。黃然是什麼人,超級恐怖分子,敢炮轟白宮的狂人,他還活著,誰感碰他的東西,惹急了,他在中國鬧騰一遍,那就得不償失了……

「呵呵,看樣子小傢伙的威名還真是管用啊!好,那就和華夏公司打好關係吧!掌握在幾個大家族手裡也並沒有壞處,不管掌握在手裡,華夏公司都是一個賺錢的巨無霸,對國家都有利……」老人輕輕的笑了笑,滿意的說,其他人點點頭,他們不敢做其他的事情,因為黃然還活著,這點就足夠了……

「小李,全力調查黃然的家人的去向,他們突然消失,不知道小傢伙有會搞什麼,現在我們徹底的失去了對小傢伙的掌握,他這樣的人,不管到哪裡,都會創造另一個華夏公司,這點是毋庸置疑的,希望他不會做對不起國家的事情吧!要不然還真不好對付啊!」老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慢慢的說。李升雲點點頭。

華夏公司這個巨無霸,已經不能輕易的撼動他的位置了,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世界,華夏公司都不是能輕易的撼動的,真正的富可敵國,而黑道的那些人也不敢輕易的動手,猴子可是掌控著整個湘江黑幫,他的手下,都被他訓練成了精銳的特種兵,更別說還有一些老龍牙,而幾大家族在背後隱藏著,特別是龍家和趙家,他們的實力可是沒有人願意去測試。而華夏公司在民眾眼裡面的威望更是高的離譜,武義縣現在被建設成了一個經濟城市,好比世外桃源一樣,真正做到了零污染,這段時間正在申請縣升市的問題。

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華夏軍校的秘密也被世人所知,華夏軍校是華夏公司的產業這一點,就震驚了全國,而華夏公司也承認了這件事情,並且承擔以後華夏軍校的所有開支。華夏軍校可是一個銷金窟,中國政府根本就拿不出這麼多錢,估計這個世界上都沒有一個國家願意每年無償的掏出上幾千億的資金投入到學校教育上面吧!

華夏公司已經深入民心,華夏公司的產品已經漫步全中國,新能源產品已經讓所有人都嘗到了新能源的好處,能進入華夏公司工作也成為所有年輕人的夢想,高額的工資不是其他企業可以比的……

而此刻的黃然,卻出現在非洲雨林,穿著一身迷彩服,臉上掛著邪邪的笑容,猶如一個幽靈一樣,在雨林中穿梭著,他現在要儘快找到軍師他們,他要領導者龍牙戰鬥,要把龍牙帶出去,整個非洲都被多國聯軍包圍,多國聯軍竟然實行小鬼子大掃蕩的政策,包圍圈一點點的縮小,龍牙的戰士也突圍過,但是都以失敗而告終,這次那些國家是下了狠心,實行掃蕩政策,黃然必須解決這個困局……

(二更了,今天封推,大家多給花花哦,嘿嘿,笑笑會更加努力了,後面會更加精彩的,笑笑可是很拚命了我們五月份都要考大證,又要複習又要寫作,累哦!但是你們多多支持,我就有動力,現在都沒有一個盟主,嗚嗚,傷心哦) 「臨嘉,我們一群人都在一起吃飯,你怎麼不過去呢?」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要不是馬寧說漏嘴,她都還不知道,楊臨嘉是跟一個女人在一起約會。

「我這邊有事。」楊臨嘉暗忖:回去非要把馬寧罵一頓,把程亦珊招來了。

「能有什麼啊?」程亦珊隨即把名牌包包,撂在一旁的座位上,剛好那位置就是擺放了,席薇檸四十塊錢的背包。

名牌包包與雜牌包包,一對比之下,程亦珊心裡頗有成就感。

覺得席薇檸,根本就不是她對手。

楊臨嘉語氣有些冰冷:「你沒看見,我跟我朋友在一起嗎?」

「你朋友,我都見過,她是誰啊?」程亦珊不屑打量著席薇檸。

「我啊,誰都不是,估計我的名字,你也不想知道,我也就不給你,自我介紹了。」對於程亦珊這種人,席薇檸向來也不愛搭理,如果要是對方的態度,過於拽的話,那她也不介意,讓對方見識一下,自己的厲害之處。

席薇檸故意也學著程亦珊的動作,上下打量了程亦珊一眼,隨後笑靨如花,對楊臨嘉說:「難怪你不想跟馬寧一起吃飯,原來經常都是遇到,這種自以為是的女人,要是我,肯定也吃不下飯了。」

一聽,程亦珊怒火中燒,一副不好惹的表情,瞪著席薇檸,「你什麼身份,還敢來這麼說我,哼,你該不會因為,臨嘉對你有好感,你就可以在我面前嘚瑟,你知道其他的女人,也是這樣,下場是什麼?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像你這種人,不就是貪圖錢嗎?我給一百萬,你拿著錢,就離開臨嘉。」說著,程亦珊從包里,取出支票,就在支票上寫好了數目,爽快撕下,遞給了席薇檸,「這可是像你這種人,要奮鬥一輩子,才能賺到的數目,趁我現在還沒改變主意,趕緊拿著走人。」

席薇檸看了一眼,眼前的支票,不禁又朝楊臨嘉看了一眼。

這情節,擺明就是小說或電視上演的。

沒想到,居然她碰到了。

她該說是幸運呢?還是高興呢?

楊臨嘉面容一點一點往下沉。

先不說他與席薇檸,目前只是朋友關係,但程亦珊的舉止,也太沒將他放在眼裡了吧!

還是以為他,看在兩家都認識的份上,他不會跟她生氣?

「你要還是不要?」程亦珊見席薇檸半天沒反應,就很不耐煩反問她。

「要,怎麼不要呢?」這是白給她的錢,她當然是要了。

就在席薇檸伸手時,程亦珊拿著支票的手,一縮。

「你這是幹嘛?你要反悔嗎?」

「我沒反悔,我只是警告你,拿了錢,就該辦到,離臨嘉遠遠的,別再讓我看到你,否則,我見你一次,我就找人修理你一次。」

「拿了錢,自然也是辦事。」席薇檸再次伸手,卻被楊臨嘉阻止了。「你還差那一點錢嗎?」

「啊?」席薇檸看著他,愣了愣,隨即說:「錢誰還會嫌多?」

「那我給你好了。」

「可是……」程亦珊的錢,看起來很好賺的樣子。

「程亦珊,你該離開了。」楊臨嘉語氣薄涼。

「臨嘉,我這是在幫你,像她這種女人,根本就是為了錢,才接近你的。」

「她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比你還要清楚,不用你幫我測試她的人品。」

「你這個樣子,叔叔和阿姨知道嗎?他們要是知道了,也肯定不會讓你和她在一起的。」

「這就是我的事,跟你沒關係。」

「怎麼沒關係?我喜歡你。」你卻從來都不在意我。

「你喜歡我?難道我就要喜歡你了嗎?」楊臨嘉語氣夾帶著不快與冰冷。

「你……」程亦珊欲言又止,最後將這一切,怪到席薇檸頭上。

如果不是席薇檸的出現,那楊臨嘉也不會這樣對她。

「程家好歹也是有名氣的家族,你三番四次打斷我和朋友相處,你們程家的素質,可真好啊!」

任誰一聽,都知道,楊臨嘉就是在嘲諷她。

被他當著席薇檸的面,這麼數落自己,程亦珊也難以下台,最後氣狠狠瞪著席薇檸,拎著自己的包包,轉身就走了。

「你們兩家是認識的,你這樣跟她說話,會不會不太好?」席薇檸問楊臨嘉。

她可不想當什麼紅顏禍水。

楊臨嘉深呼吸,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面容的冰冷也褪去,取而代之就是令人沐浴春風底下的溫和,「沒什麼,她老是這樣,我如果再不驅趕她,她就會越來越得寸進尺。」

席薇檸低眸,情緒有些低落,喃喃:「但她就是喜歡你啊!」

「我不覺得,她對我,就是喜歡,我倒覺得,更多得像是一種佔有。」

他跟程亦珊認識的時間不短,但他沒搭理過程亦珊,但像程亦珊這種天驕之女,要什麼,都必須要得到,得不到就會要毀了的性格。

是個人,都受不了。

況且,他真的,對她沒有半分意思。

更沒必要再容忍程亦珊了。

「是這樣嗎?」席薇檸抬頭看他,眼底有些茫然,

「嗯!」

之後,楊臨嘉準時,將席薇檸送回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