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翠綠色的枝葉,紅通通的果實,離得老遠林楠也能看到,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大個,但看起來真的很精緻,在翠綠色的枝葉中顯得格外的刺眼。

靠近海邊,海風吹來,帶著一絲絲的海腥味,整個果園的枝葉也在飄蕩,帶動著這些果子也在風中搖曳,確實別有一番風味。

整個小山丘,都被鐵絲網包裹,足有丈許高度,林楠掃了一眼,還真是有些森嚴之感,一眼就看到三四個攝像頭,同時果園內,林楠感覺到好幾股氣息,就在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隱匿著,估計這就是黑車司機所言的安保人員。

動用這麼多人來守護這片果園,還有那麼多的監控器,這決然不是普通的果園,讓林楠相信了不少。

不過,接下來林楠有些犯難了,儘管有些確認了,但眼下的情況讓他不知道該如何。

顯然,這裡的主人不怎麼好客,小山丘封住,連帶著唯一的大門也鎖死了,此刻雖然找到了大門但卻進不去。

「有人嗎?」無奈,林楠只能開口叫了一聲。

林楠這一開口,能夠明顯發現周圍隱匿的幾道身影有了動靜,不過卻也沒有貿然出來,他們的職責是守護這片果園,不是來打交道,普通的事情,自然有人來處理。

很快,果園內傳來狗叫聲,同時也有著一道不怎麼高興的蒼老聲音,帶著不滿之意。

「幹什麼的,這裡謝絕參觀,也不見客。」

老人的聲音傳來,林楠甚至都看不到人,只能在依稀之中看到距離大門位置約莫一百米左右的位置有著一座被果樹包裹的小木屋,老人的聲音就是從那裡傳來。

真若是沒有理會,林楠還真沒有辦法,聽到這道聲音,林楠當即連忙開口。

「大叔你好,請問這裡是煙富8號蘋果種植基地嗎?」

不過這句話一出,對方便傳來一陣非常不友善的聲音來。

「不是,別在這裡煩。」老人的聲音再度傳來,聲音還算是響亮,但卻很不客氣。

一時間,林楠顯得有些尷尬,沒想到這老人這般態度,尤其是聽到老人竟然直接否認了,難道真的是自己搞錯了?

「兄弟,絕對沒錯,就是這裡,否則普通果園哪能有這種的,我之前就聽說這裡的人脾氣不好,看來是真的,想要妄圖得到煙富8號估計有些難度了。」黑車司機也上前,對於這片地方,不少人都存在較大的好奇心,尤其是對這傳說中的煙富8號,吃到的人非富即貴,放到古代堪稱為御用的蘋果,他自然也很想見識見識。

「這老頭估計就是煙富系列的創始人了,人稱富士王,咱們現在市面上吃到的紅富士,大部分都是他研製的品種,屬於咱們華夏自己的高端蘋果品牌,只不過脾氣太臭了。」黑車司機補充說道。

聞此言,林楠心中不由微微一愣,顯然沒想到這老頭還有這個身份,如此的話林楠更是要找到這老頭好好聊聊了,這可是真正的蘋果大師級人物,說不得合力之下能夠創造出超品質的蘋果來。

很快,林楠從黑車司機這裡得到更多的關於這位富士王的消息,一心從事蘋果的科研工作數十年,雖然本身只是一個普通的老農,但卻因為驚人的天賦,搗鼓出整個煙富系列,創造了富士王的傳說。

王永年,一代蘋果富士大王,提起他的名字,估計所有人的果農們都應該知道,在這個領域內堪稱是一個神話傳說,在台煙市,更是大名鼎鼎,幾乎是家喻戶曉的人物,只不過為人太低調,哪怕是年過六十,依舊不停歇,居住在這種地方,並且在三年前研製出了煙富8號。

不過這個煙富8號在很多人眼中並不算成功,這位富士王老人一怒之下幾乎是斷絕了外界的干擾,一心躲在這裡潛心研究,這估計也是他出言不客氣的由來,根本不喜歡人打擾。 雖然易陽說的很硬氣,不過結果很顯然,並沒有什麼作用,這位經理甚至笑了一下,只不過這個笑容怎麼看都不是歉意的笑容。

「我們的圖書館是全國連鎖的,所有都會遵守法律,您可能是有所誤解,這樣,給這位老爺子一張免費借書卡,以後您來看什麼書都可以免費拿回去。」

得,易陽是看出來了,店大欺客這個詞兒什麼行業都通用,要不怎麼現在正規看書的地兒都在學校呢,就這種,還好意思說是圖書館,整個就是一個書店,還是那種比較有傲氣的書店,這幸虧是現代社會,估計要是古代都能把他打出去。

五分鐘,警察來了,不得不說,帝都的警察在效率這一點讓還是不錯的,出警基本上十分鐘以內會到達報案地點,其他的嗎,就要看來的人了。

「誰報的警?」

「我。」

易陽出來把事情說了一下,其實他知道,警察來了也沒什麼用,就是協調一下,這種事情對他們來說都覺得浪費時間,除非是被人傳到媒體上,要不然不會認真處理的。

「警察同志,既然你們來了,我就把包打開給你們看一下,也好證明我的清白。」

易陽把包拿下來,把書掏出來放到桌子上。

「還說沒偷,沒偷這是什麼?」

保安看到是書,也沒看是什麼書,直接就嚷嚷起來了,虧的易陽之前還覺得他挺有禮貌。

「好好看看,是你們的書嗎。」

保安不知道,經理知道這本書是今天簽售會上的書。

「注意態度,這位先生,你看就是一場誤會,就這麼算了吧,警察同志也挺累的,我之前和朱局長聊天的時候,他還說了基層警察的難處,我聽了都覺得心裡難受啊。」

這一手不怎麼高明,但是好用,警察顯然知道朱局長是誰,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都說秉公執法,如果每個公務人員都秉公執法了,哪裡還會有貪污腐敗。

易陽看大家都不說話,看著警察,包括看熱鬧的人,兩個警察年齡看起來也不大,臉上焦急的模樣都有了,易陽心就軟了,這和自己家孩子差不多,沒必要為難他們。

「這樣,警察同志,你們先離開吧,我們自己解決。」

警察看了周圍這麼多人,還有人在拍照,就這麼走了恐怕也不行,但是不走真要是處理一個弄不好他們就成了罪人,一邊可能是輿論,一邊是領導,哪邊都不好應付。

正想著呢,外面來人了。

「麻煩讓一下,謝謝。」

剛開始大家以為是看熱鬧的,不過抱著不惹事,讓就讓唄,把人讓了進來。

「老闆。」

「嗯,你和他們交涉吧。」

「我是易世界公司法律顧問,這是我的名片,現在由我來負責解決這件事情。」

律師的話讓大家聽到了重點,易世界,這些年最火的娛樂公司,剛才律師叫那位老闆,易陽的身份就顯而易見了。

「那就是易陽大叔嗎?我見到活的了,媽媽啊,我替你圓夢了,我見到你偶像了。」

討論的人很多,這位嗓門最大,易陽聽的最清楚,活的?他很想問問自己是什麼時候沒的。

書店的經理也意識到自己惹事兒了,誰能想到一個大爺竟然是個大人物呢,他們這圖書館,雖然有些官方的背景,但是和易世界比起來,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他現在就想怎麼把這事兒解決掉。

「易總,您看就是誤會,這個人我一會兒就給他開除了,您看成不成。」

易陽都沒看他,也沒說話,本來沒多大事兒,總是因為一些自以為是的人把事情鬧大。

以前易陽也聽說過什麼狗眼看人低,這些年也沒碰到過,買房買車都客氣的很,沒想到老了老了碰到了,要不怎麼說,沒有碰到這種情節的重生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呢,

「佟律師,這裡交給你了,有什麼問題聯繫公司處理,對了,讓人調查一下某些公司有沒有什麼違規的問題,如果有的話為國家做一些貢獻,別讓違法犯罪之人逍遙法外。」

拿著自己的書包,易陽走了出去,大家自動讓出了一條道路,顯然沒有人願意在這個時候觸霉頭,現在去要簽名合照,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沒臉嗎。

所謂的圖書館的經理,這個時候早就沒有了傲氣,想要張嘴喊一下,結果什麼都沒說出來,他知道,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他能解決的了,自己的命運也註定了,工作丟了不算,如果這位一定追究下去,用一些手段,恐怕自己進監獄都有可能。

「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周子怡看著易陽出去剛三個小時就回來了,挺納悶兒的,她知道自己男人,想做一件事情三天熱度還是有的,今天一算路程估計一個小時熱度都沒有。

「別提了,書沒看成,還惹了一肚子氣。」

易陽把事情說了一下,周子怡一邊聽一邊給他泡茶。

「就這事兒至於嗎,他願意看就看唄,你這人該較真的地方不較真兒,這種事情惹自己生氣,喝茶。」

回到了家,易陽到底是心裡舒服了一些,氣也消了不少。

「我就是覺得這些人怎麼能這樣呢?你說這是我,如果是一個家庭條件不好的,碰到這種事情自尊心該受到多大的打擊,明明只要好好說就能解決的事情,為什麼一定要把自己的優越感凸出來呢?」

周子怡以為易陽是一輩子沒受過這種待遇,所有感覺心裡接受不了,其實她不知道,易陽也是想到了上輩子的自己,上輩子他省吃儉用全用在了學習上,唱歌賺的錢也就夠他學各種知識,所以穿著什麼的就不太講究,因為這個不知道被多少人看不起,今天的事情勾起了他的回憶。

明明明川正好睡醒了,兩個孩子下樓就看到了爺爺,剛起來的迷茫一下就沒了,直接衝過來到了爺爺的懷裡。

「爺爺,吃桃。」

「爺爺,吃蘋果。」

「吃桃。」

「吃蘋果。」

兩個孩子開始了一場桃和蘋果的爭論,看到自己的孫子孫女易陽才有了笑容,要是軒轅也在就好了,可惜,節目錄完,他們就搬回家了。 棲霞山入口,林楠有些無奈,這位富士大王態度不怎麼友善,根本不歡迎人,想從這裡弄到煙富8號看起來有些難度了。

「其他地方能不能搞到煙富8號?」林楠開口詢問這個黑車司機,他也就是買那麼幾棵果樹苗而已,沒必要那麼麻煩,不過這黑車司機卻直接搖頭。

「整個台煙市,也就這個地方有煙富8號,以前雖然也有其他果園嘗試種植,不過無一例外全部失敗了,只有這裡能夠成功,其他地方種植的都變成普通貨色。」

林楠無語,再度打量著這片小山丘,一時間有些犯難了,眼下別說買果樹苗,就連進都進不去。

「大叔,能夠和您聊兩句嗎?我也是種植果樹的,知道咱這有最新品種的煙富8號,特地想來跟您取取經的。」林楠不死心,再度開口,態度誠懇,不管怎麼說幾千里的趕過來,至少要見見吧。

不管很顯然,這位富士大王很煩躁,根本不予理會,林楠接連喊了幾聲,竟然都沒有再回應,隱約中林楠能夠看到那道聲音在那座綠色的木屋外忙碌著,但就是不理會自己。

「好了,別在這裡大呼小叫的了,趕緊走吧。」就在林楠還準備繼續的時候,一名身著黑衣的年輕男子出現在大門口,對林楠冷聲說道。

看到這個架勢,林楠倒是還好,先前就察覺到這裡有一些若隱若現的波動,有人在周圍默默看守著,不覺得太奇怪,不過黑車司機卻是嚇了一大跳。

「我去,這什麼情況?」黑車司機哪見過著架勢,這黑衣男子一看就不簡單,渾身的冰冷氣息,一臉的生人莫近之勢,這玩意就和電視里放的一樣。

「小兄弟,咱們還是走吧。」

林楠有些無奈,真不知道這裡有多大的秘密,按理說即便是煙富8號也不應該有這麼大的陣仗吧,這名黑衣男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不屬於保安範疇,在林楠看來應該算是保鏢之類的,一臉冷峻的表情也能看出一二,有些實力的。

而且,還不是這一個,單單大門口位置,林楠就感覺到五六股氣息,其他更遠處林楠還不知道,這小小的果園搞這麼大的陣仗,想不讓人好奇都難。

「快走吧,這裡不安全。」眼看著林楠還有些不願意離去,黑衣男子再度開口提醒了一句。

這句話,頓時讓林楠微楞。

不安全?什麼意思?

一時間,林楠想到了很多,難道這裡要發生什麼事情?否則何以會這麼說,而且看他們的這種架勢,擺明著是在防備著什麼。

「你好,我就是一個搞科研的果農,來自雙流縣的,能不能見見王教授?」林楠再度開口,難得有人能夠說上兩句話。

黑衣男子依舊搖頭,直接催促林楠趕緊離去,不要再這裡晃悠,一點餘地都沒得商量,更是讓林楠感覺這其中發生了什麼。

沒有辦法,林楠回到車上,目光依舊在這裡打量著,直接告訴林楠這裡不簡單。

「前面看看找個地方把我放下,你就在這附近等我,今天你車我包了,哪怕是不跑車,也再給你一千塊。」林楠考慮少卿,直接開口說道。

既然來了,空手而回也不是林楠的作風,既然這裡有事情要發生,林楠倒是要看看這其中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自己索性就在附近這個好位置慢慢等待著好了。

黑車司機一聽林楠竟然還不死心,原本還想勸說下,畢竟看這架勢感覺不對勁,不過一聽一千塊的包車費,頓時所有的意見都消失了,臉上樂開了花。

「好好,前面就有一個魚塘,距離這裡五百米左右,正好能看到這裡,索性咱們就在這裡釣魚好了,我車裡正好還有工具。」黑車司機笑著說道,這個時候他也不管林楠要幹什麼,反正不犯法,給錢就行。

「哦?那好!」林楠也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準備如此充足,反正閑著也沒事,釣釣魚也不錯,權當陶冶下情操了。

幾分鐘后,車子來到一個池塘邊上,距離棲霞山不過數百米遠,以林楠的眼力,依舊能夠看的清楚,將車停好,帶上釣竿,連小板凳都是全套的,選了一個合適的位置,正好一邊休閑一邊打量著這座小山丘。

「我說兄弟,你這到底是幹啥的,該不會是什麼警察吧?」池塘邊上,黑車司機就坐在林楠身邊,眼看著林楠這般不肯罷休,忍不住有著一些特殊的猜測。

林楠聞言輕笑一聲,這人聯繫蠻豐富。

「就是一個果農,聽說這台煙市有這種最頂級的好品種,才特意趕來的。」林楠笑道,隨即和這個司機閑聊了起來。

黑車司機,不意味著人也黑,相反這人看起來很熱情,雖然這其中有著錢的作用,但林楠能夠區分好與壞,這人也很健談,反正林楠也沒事,漸漸的也對煙富8號有著更多的了解,之前網路上查到的,有著太多的虛假。

台煙市,號稱蘋果之都,有著太多的蘋果,幾乎家家戶戶都可能與蘋果打交道,就連其他的水果也有著一些,但凡是這裡出產的蘋果,全部打著煙富紅富士的口號,更甚至還有著很多打著煙富8號的名頭。

而實際上,按照司機所言,真正好的產品,也就那麼不到千畝地而已,而且也只是煙富6號而已,煙富8號只有小山丘這麼一點點而已,外面怎麼可能種的出來,完全都是虛假的,也就騙騙一些外來者而已,他們這裡的人都知道。

甚至他還勸林楠放棄煙富8號,畢竟這東西連富士大王都沒有真正研究成果,哪怕是他帶回去幾棵果樹苗也沒用,無法真正種植,倒不如考慮煙富6號,很好搞,他就有認識的人種植這種東西,價格也不貴。

不過林楠堅持了下來,要搞就搞最好的,反正也不著急。

隨即林楠也不吝嗇,從攜帶的背包內拿出一隻催生符改進過的蘋果,說實話賣相不好,在這個蘋果之都內一點都不顯眼,這位司機一開始都有些不想要。 在這蘋果之都,哪家缺少蘋果?大馬路兩側到處也都是蘋果園,更甚者連他們所在的這個池塘邊上也有著幾棵不小的蘋果樹,有著一些果實掛著,只不過無人問津,而今林楠拿出的這隻蘋果看起來還沒有這無人問津的好。

「這玩意我們這家家戶戶都不缺,我也不想吃。」黑車司機說道,推遲了一句,對這玩意真心沒興趣。

看出了他的心思,林楠輕笑一聲。

「我這蘋果可是我親手培育出來的新品種,可能賣相不怎麼好看,但我估計應該比你們這裡最好的蘋果還要好不少。」

黑車司機聽林楠這麼說,一臉好奇的打量著林楠手中的蘋果,不過實在是看不出什麼特別的東西來,總覺得有些不放心。

「這個我吃好了,再給你一個,不好吃你隨便丟了好了。」林楠笑道,也不客氣,直接自己啃了起來,隨手又給他拿了一個,見林楠都這般客氣了,黑車司機這才接了過來,還告訴林楠自家院子里就種了幾棵煙富6號,絕對的好果子,若不是沒帶,一定給林楠好好嘗嘗,至於林楠所說的什麼好東西,他壓根就不相信。

看著林楠吃的那麼起勁,自己坐在這裡也無聊,隨即也跟著吃了起來,也就在這一瞬間,剛剛第一口而已,這位黑車司機就傻眼了,作為蘋果之都的台煙市人,吃蘋果就和吃飯沒啥區別,啥飯好不好吃,心裡肯定是最清楚。

看著手中這賣相極為不好的東西,又看了看林楠,黑車司機感覺自己好像有些丟臉了。

更甚者是覺得滿是難以置信之感,這怎麼可能呢?

一定是錯覺,估計是此刻跑了大半天的活,又渴又累的,產生了幻覺,這丑不拉幾的東西怎麼會比自家的還好吃?

抱著極大的懷疑,黑車司機再度咬了下去,小心翼翼的,要好好品嘗下,不能搞錯了。

然而,一口下去,還是那個味。

一定是自己搞錯了……黑車司機自己安慰了一聲。

……

一直到最後,林楠手裡的蘋果才吃了一半,而他手中的蘋果已然完全下肚了,而這一刻也徹底清醒了,根本不是自己有渴又累的問題,實在是這個蘋果比自己以前吃的都好吃太多了。

這一刻,黑車司機看向林楠的眼神都變了!

「兄弟,你真的只是個果農?不是什麼牛/逼專家教授啥的?」黑車司機問道,就一個普通果農能出手如此大方?他以前也是一個果農,也不見得怎麼賺錢,不還是現在干起了黑車司機的活。

更何況,一個果農能搞出這種好東西?

「貨真價實,我就是一個種地賣菜的,順帶搞點果樹種種。」林楠笑著說道,不管他信不信。

「說說看,我這蘋果咋樣?」

黑車司機自然不相信林楠的身份,不過一提這蘋果,頓時就來了精神。

「這真是你培育的?雖然賣相很差,但這味道著實不錯,比我吃過的最好吃的煙富6號好的多。」黑車司機說道,一臉的喜色,並且告訴林楠,其實他吃過一隻煙富8號的蘋果,他家就在這附近,跑的這個地方也稍多一些,一次偶然間有人從這裡出來,帶出來一小袋,估計是滾落了一個在車裡,被他偷偷嘗了。

當時的感覺,確實是非常好吃,比煙富6號明顯提升了一個檔次,但眼下和林楠這個蘋果相比,明顯就又差了一兩個檔次,感覺非常的明顯。

用他的話來說,整天吃蘋果,哪怕是那些所謂的專家教授什麼的都沒有他們對這些蘋果摸得透徹,什麼口味,什麼品種,咬上一口就知道了。

為此,他非常的肯定的告訴林楠,這東西比煙富8號更好!

同時,他看向林楠的眼神也變了不少,這東西可是稀罕玩意,一旦種植出來,蘋果的價格不用多說,市場更是火爆,若是能夠搞點這種果樹苗來種植,一旦成熟收穫,絕對是大賺特賺啊,比自己開這黑車要好太多了。

「我說兄弟,您看看能不能賣點果樹苗給我啊,您放心,我保證讓咱這種蘋果在這台煙市發揚光大。」黑車司機笑道。

這人的心思,林楠清楚,不過這玩意可不是隨意買賣的,一般人也買不起,他也不打算賣,只能先找個借口搪塞過去。

「抱歉,這東西也暫時還在試驗中,沒辦法量產,等有機會的話或許可以。」林楠笑道。

黑車司機一聽就有些泄氣了,不過難得碰到這麼一個牛/逼的人,竟然能夠搞出這種蘋果,自然也讓他熱情了很多,一直坐在林楠身前熱情交談著。

與此同時,就在林楠二人從小山丘蘋果園門口離去的時候,蘋果園內的那間小木屋內,富士大王王大年坐在一旁,身邊還聚集著幾名黑衣男子,和林楠在大門口看到的那人類似。

「他們走了,看樣子應該是慕名而來的人,不是那些人。」一名黑衣男子彙報道。

王大年坐在主位上,臉色一直都不怎麼好看,甚至是帶著怒意。

「你們的消息到底準不準,別到時候瞎耽擱功夫,我這裡正到了關鍵時刻,可不想陪你們在這裡乾耗著時間。」王大年不滿的說道。

自從前幾天開始,這群人就來到這裡,雖然是自己大兒子派來保護自己和這片果園的,但王大年依舊很不爽,對他而言,安安靜靜的搞研究,將真正的煙富8號完善好,比什麼都實在。

「老爺子您放心,消息肯定不假,那群人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您的科研成果,先生也是擔心,這才讓我們都過來的。」為首一名黑衣人沉聲說道。

王大年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不過看了一眼這群人,最終什麼都沒有多說,只是嘆了一口氣。

他只是想安安靜靜的把自己的專研做好,讓自己最為期待的煙富8號真正問世,給全世界帶來最好的蘋果,哪曾想竟然引來其他的事情,而今眼看著一切就要完成,他實在是不想被任何人任何事情打擾!

尤其是眼下這個關鍵時刻,因為這件事直接將他的試驗給停了下來! 「圖越文化?和我們有業務往來嗎?」

易陽因為那天的事情,在家裡兩天沒出門,有孩子們陪著他覺得心情好,然後就接到了有個什麼圖越文化請求拜訪的電話。

「沒有,不過和您還是有點兒關係,就是那個圖書館的老闆,估計是來求和的。」

「不見。」

易陽氣兒剛順一些,聽到這個瞬間就不開心了,他現在想起那家所謂的圖書館就難受,他就想不明白,這樣的地方也能叫圖書館?

圖越文化的老闆得到答覆之後,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他接到電話就第一時間來了帝都,而且還找了關係,結果聽到是惹了易世界,還是老闆,這些關係就斷了,有幾個還算不錯的,告訴他最好快點兒解決,要不然真的惹怒了對方,什麼結果不好說。